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我能听到别人的秘密全本小说推荐

我能听到别人的秘密全本小说推荐

不在意中人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不在意中人”创作的《我能听到别人的秘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穿越后,林越每天都能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低语,向他倾诉着种种秘闻。小到邻家少女的心事,大到天道之谜,每日坚持不断,随机播报。他本想平淡度过一生,奈何在这个凡人如草芥的仙侠王朝世界,一个无权无势的凡夫俗子,命运早已不在自己的掌控中。所以,他也只好不当人了。“皇后娘娘,您也不想你叛国的秘密被人知道吧?”......

主角:林越子秋   更新:2024-03-13 08:2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越子秋的现代都市小说《我能听到别人的秘密全本小说推荐》,由网络作家“不在意中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书荒的小伙伴们看过来!这里有一本“不在意中人”创作的《我能听到别人的秘密》小说等着你们呢!本书的精彩内容:穿越后,林越每天都能听到一个声音在耳边低语,向他倾诉着种种秘闻。小到邻家少女的心事,大到天道之谜,每日坚持不断,随机播报。他本想平淡度过一生,奈何在这个凡人如草芥的仙侠王朝世界,一个无权无势的凡夫俗子,命运早已不在自己的掌控中。所以,他也只好不当人了。“皇后娘娘,您也不想你叛国的秘密被人知道吧?”......

《我能听到别人的秘密全本小说推荐》精彩片段


黑袍神秘人默然站在原地,注视着林越,低沉道:“看来这是引诱我的局?你是什么……嗯?”

他忽然震惊失声道:“皇子!?你竟然是皇子?”

“哦?”

林越微微挑眉,轻轻颔首道:“果然认出来了啊,看来你见过皇子?”

他的众生相已经用在了别人身上,特意伪装成南云宗太上长老,否则也难引此人入局。

而且他本就想趁此机会暴露身份,试探一下其他皇子势力的反应,只是没想到此人居然这么快就辨认出来了,显然是见过皇子不止一次的,否则也没法分辨出皇子的气息。

“殿下居然这般弱小?”

黑袍神秘人低沉道:“莫非殿下就是在上月才觉醒没多久的那位皇子?”

“是我。”林越平静颔首。

只要不是傻子,发现他是皇子,气息又只有五行天关,还在凉州地界,那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刚刚觉醒的那位皇子。

皇子血脉觉醒的异象遍布天下,自然是人尽皆知。

“卑职见过殿下。”

黑袍神秘人当即拱手,深深揖礼,随即说道:“不知殿下如此大费周折地让微臣来此,有何指教?”

“我让你来?”林越看着他,“难道不是你需要武修天才,特意找过来的吗?你想寻的天才就是本宫,现在你找到了,就在你眼前,你待如何?”

黑袍神秘人沉默了一下,说道:“看来南云宗太上长老蓝姬,也是殿下找人假扮的吧,真正的蓝姬已经被殿下抓住了?”

林越淡声道:“等会儿自然会送你去见她。”

“殿下可知,卑职是在为何人效力?”黑袍神秘人缓缓道。

“十二皇子?”林越说道。

黑袍神秘人微微一怔,随即说道:“看来殿下虽然出身民间,但对皇族也不是一无所知。”

他拱手道:“既然殿下知晓那就好办了,卑职与诸位皇子相比虽然微不足道,但毕竟是为十二皇子殿下做事的,卑职的小命只是个屁,可殿下您也不希望在入帝鸿城之前,就与十二皇子闹得不愉快吧?”

“有道理。”

林越微微颔首,说道:“我一个出自民间的皇子,没有半点根基,确实不能得罪其他皇子。”

黑袍神秘人心中嗤笑不已,不过还是恭敬道:“殿下果然明理。”

林越又看向了红枫湖大长老,说道:“此二人方才是从你门派驻地那边过来的,可有对红枫湖行不法之事?”

红枫湖大长老还沉浸在林越是皇子的惊骇之中,闻言顿时激动地跪了下来,叩首说道:“殿下明鉴,此二人在我派连杀三名真传弟子,还当众打断了掌门的腿,请殿下做主啊!”

虽说这是提前安排好的,但红枫湖也没想到来人居然一言不合就杀人,心中自然憋屈愤怒。

若是平日,自然不敢多说半句,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

但此时发现这位来历不明的公子,居然是传说中高高在上的皇子,当然有胆子说了。

“哦?杀人了?”

林越面无表情地看着那黑袍神秘人,淡声道:“我给十二皇子面子,本想放过你,但你不给本宫面子,还杀了本宫麾下之人,这账该怎么算呢?”

“殿下。”那黑袍神秘人顿时说道:“卑职事先并不知道他们是您麾下之人,否则……”

“一句不知,就能将罪则脱得一干二净吗?”

林越直接打断了他的话。

那黑袍神秘人沉默了一下,沉声道:“那殿下想怎么样?”

“杀人偿命,无可厚非。”

林越漠然看了他一眼,当即挥袖道:“动手,活捉这二人,择日处死。”

“走!”

黑袍神秘人怒喝一声,骤然化为一道黑光冲天而起,就要逃离。

那黑袍面具人也化为一道黑雾飞向府邸之外。

就在这时——

一道道白茫茫的雾气陡然凭空出现,化为一片庞大的迷雾,顷刻间便将这二人都笼罩在其中,上下四方尽皆合拢。

这二人气息爆发开来,但就像是陷入琥珀中的虫豸,拼命挣扎也无法脱困。

尤其是那黑袍面具之人,浑身都爆发出黑霾,狂暴的力量更是让空气都炸开一圈圈巨大的涟漪,迸发的真劲环绕不休,却根本无法撼动这看似轻薄的雾气。

很快,随着雾气收拢,一道道法宝绳索随之飞入其中,这二人便无法动弹了。

随着雾气坠落,也逐渐变淡,显露出其中被绳索彻底束缚的二人。

那黑袍神秘人低垂着头跪在地面上,身上的黑袍已然破裂,兜帽也已脱落,脸上那层薄薄的黑雾也已经散去。

“虚空雾相?天地法理?”

他缓缓抬起头,冷声道:“原来是贪天门的求剑舟?十六皇子倒台之后,贪天门余孽居然另择新主了?”

那是一张颇为苍老,且有些腐朽溃烂的面容,就像是腐烂的木头一般。

林越微微眯起眼睛。

对方居然这般轻易就认出来了?

“你是……”

这时,林越身旁忽然出现一名老者的身影,赫然是大师父。

只见大师父死死地盯着跪在地上的黑袍老者,似乎是认出了对方,喃喃道:“承王府的管事?傀儡之身?”

贪天门众人也纷纷现身,俱是盯着那腐烂如朽木般的黑袍老者,显然认出了对方。

“果然是贪天门余孽。”

那黑袍老者扫了一眼众人,随即看向林越缓缓道:“殿下,这只是卑职的一具傀儡身罢了,虽说还没到期限有些可惜,但殿下要毁就毁吧。”

“承王府管事?”林越轻声道。

“殿下,十二皇子封王以后的名号便是承王。”大师父说道:“而此人看面容则是承王府的管事,这应该只是他的众多傀儡身之一。”

“只是傀儡?”林越微微皱眉。

“一缕分神所化。”大师父叹了口气,“我等曾经随十六皇子与此人斗过,但也从未见过此人真身。”

那承王府管事则是嗤笑道:“与我斗?倘若是你贪天门二代弟子说这话倒也没错,而你们这些三代弟子不过是玩些欺诈阴诡之术,充其量和我的傀儡身玩一玩罢了。”

林越微微皱眉,说道:“看来是问不出什么了。”

他原本想用死亡威胁加上皇子身份,再使一些手段,从此人口中套出情报。

但现在看来,只是傀儡身的话,对方又岂会在意?

“殿下要留下卑职这具傀儡身,是想用来劈成木柴烧火吗?”

承王府管事恭恭敬敬道:“既然皇子殿下这般要求,卑职自然义不容辞,任由殿下处理此身。”

谁都听得出来,他在阴阳怪气地讽刺。

“待会儿就让你当柴火,放心。”

林越瞥了他一眼,看着同样跪在一旁的黑袍面具人,“看看那人是不是生死棋。”

大师父屈指一弹,顿时有一道光芒击碎了其脸上的面具。

面具碎片落下,显露出了一张晦暗而苍白的年轻男子面容,双眸呆滞无神,苍白的皮肤下隐隐可见如蚯蚓般缓缓蠕动的细小血管,但看上去却是黑色的。

“果然是生死棋。”大师父微微颔首。

“嗯?”

百里凤至却是忽然开口道:“殿下,我见过此人。”

承王府管事眼神豁然幽冷。

“你见过?”林越转头看向百里凤至。

“末将在六年前见过这张脸。”

百里凤至颔首道:“那是一位从京州来的重臣之子,末将也不清楚其身份,只知道其携带着‘从龙令’,来西北边关参军,镇守西北关,为了击杀妖物,积攒功德。”

“从龙令?”大师父说道:“那定然是朝中重臣的后代,祖上曾跟随陛下打天下,以从龙之功得赐这块令牌。”

“哦?”

林越打量着那化作生死棋的年轻男子,说道:“如此重臣的后代,居然会被十二皇子的人,变成行尸走肉般的生死棋?”

承王府管事眼神冰冷地盯着百里凤至,低沉道:“看来你就是那位西北关大统领,百里凤至?”

百里凤至平静道:“我已递交了致仕辞表,早已不是什么统领,只是殿下的随身亲卫罢了。”

“既无官职,也无家臣血契,不过是一介草民罢了。”

承王府管事冷哼一声,寒声道:“百里凤至,看来你不止是择主的眼光不行,眼神似乎也不太好,这生死棋乃是我替承王殿下搜寻的武修天才,你看错了。”

百里凤至没理会他。

只是转而对林越拱手道:“殿下,即使化作生死棋,连生机气息都不复存在,但血脉却是不会消失的,倘若找到其生父,即可检验血脉真伪。”

林越略一沉吟,心中已然明白。

倘若这生死棋过去真的是某位朝中重臣之子,十二皇子麾下之人敢将其子化作生死棋,一旦被发现,十二皇子无疑会与那位重臣结仇。

固然不可能仅凭这点事就威胁到十二皇子,但至少也能令其结下一个颇有分量的仇敌。

所以,十二皇子一旦得知,定会来阻止,毁尸灭迹,甚至灭掉知情之人……

故而,现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立刻躲藏起来,避免被十二皇子发现,等待准备充分之后,悄然入京。

这也算是一张颇有分量的底牌了。

或许可以凭此结交那位重臣,又或是结交与十二皇子敌对的其他势力。

“既然如此……”

林越冷然盯着承王府管事,豁然喝道:“立刻杀了此人!”

此人只是一具傀儡之身,或许真身相隔万里也能知晓傀儡所经历的一切,一旦上报十二皇子,恐怕就会派人前来追杀!

大师父抬起手,隔空一握,白茫茫的雾气顿时汹涌地朝着承王府管事的傀儡身渗透而去。

“轰!”

同时更有日月星辰四象元气当空汇聚,令上方天空化作缓缓流淌的夜幕,无尽星光闪烁,太阳日光与太阴月光同时落下,将大量元气化作一只光芒大手,携带着沛然之力抓向了承王府管事的傀儡身!

四象天关巅峰的手段,一把捏死一个普通四象层次且无法反抗的傀儡身,自然是轻而易举。

浩荡光芒覆盖之下,这具傀儡身忽然抬起了头,唇角泛起一丝似有若无的笑意。

刹那间,光芒大手一把抓住了傀儡身就要将其彻底捏成粉末。

然而——

正在合拢的光芒大手忽然颤抖了起来,再也无法合拢,似乎其中握着的不是一块腐朽的烂木头,而是一块坚固无比的神铁!

大师父脸色一变。

“我该叫你十七弟吧?”

一个温润和煦的男子声音忽然从光芒大手之中响起,这声音极为平和,令人如沐春风,生不出敌意。

而林越却是瞳孔骤然一缩。

下一刻,一缕无形的波动悄然扩散,光芒大手忽然粉碎了,重新化为四象元气消散无踪,就连那天地法理构成的茫茫雾气也迅速变得稀薄了几分!

而淡淡的雾气中,那腐烂如朽木的傀儡身,此时身体已然站了起来,面容处则是重新浮现出了一张略显虚幻的脸。

那是一张温文尔雅的男子面容,剑眉星目,气度不凡,只是微笑间便有一种温润如玉的儒雅气质。

“神念降临?”

大师父等贪天门之人立刻明白发生什么事情了。

显然是有一位神念上达到不可思议之境地的可怕存在,透过这具傀儡之身,将一缕神念降了下来!

“你是……十二皇子?”

林越猜到了对方的身份,缓缓开口。

这就是传说中的夏鸿氏皇子?

十二皇子明明疑似是万毒魔祖转世,居然如此温和近人,丝毫想象不到这样一个人,竟然是毒道魔祖?

“你应该叫我十二哥。”温文尔雅的男子微笑道。

而贪天门众人则是万分警惕起来,纷纷运转法力,做好了准备。

林越深吸一口气,说道:“没想到第一个见到的皇子就是你,这样也好。”

十二皇子看着林越,微笑道:“十七弟,皇兄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只要你答应了,本王就放过这里所有的人,留他们一命,可好?”

他的口气,如同是在聊一件小到不能再小的琐事。

就像是哥哥和弟弟说,你把这个鸡蛋让给我吃,我今天就不欺负你了。

贪天门众人的性命,仿佛已经在他的手中了。

“你说什么?”林越脸色低沉。

“只是一件小事罢了。”

十二皇子脸上的笑容如沐春风,看了一眼跪在旁边的生死棋,温和道:“十七弟只需要将这枚生死棋交给我即可。”

林越缓缓道:“我若不交,你就杀了这里所有人?”

“除了你。”

十二皇子微笑道:“你我兄弟,本王自然不会做那兄弟相残之事,你若是执意要这颗生死棋,本王再出子应对便是,只是……”

他随和的目光扫过周围众人,轻声道:“你这一子下了,本王可就要吃掉你周围的所有子了。”

林越默然。

这个十二皇子,竟然将这一切都视为棋盘上吃与被吃的棋子!

“十七弟,落子无悔,你选吧。”十二皇子温和地看着林越。


小说《我能听到别人的秘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十四弟?

在场众人顿时明白,居然又来了一位皇子!

十四皇子?

据传十四皇子乃是神霄派的大人物转世,所以神霄派早早就公开支持十四皇子了。

这传闻果然不假。

此时这位被十二皇子称为曾经的神霄首徒的涂道长,竟然持有十四皇子的分神信物,请出了十四皇子的雷霆化身!

“承王兄果然神念惊人。”

十四皇子的雷霆化身轻声道:“仅凭这么一具破烂傀儡的联系,竟能附身强行降临一丝神念,当真了不起。”

“上次十四弟晚了一步,这次倒是挺快。”十二皇子温声道:“看来,你还没放弃天云子?”

“与承王兄无关。”

十四皇子的雷霆化身淡漠道:“承王兄此时还不退去,莫非是在等臣弟强行毁掉这傀儡?那臣弟就冒犯了。”

“不劳烦十四弟了。”十二皇子丝毫没有动怒,只是温和地笑道:“既然十四弟出面,这天云子的命便让你多留几年吧。”

随即,那黑袍傀儡脸上的虚幻面容开始逐渐消散。

在消散之前,十二皇子又瞥了林越一眼,微笑道:“十七弟,为兄忠告你一句,不想死,就别来帝鸿城,正好你想救那天云子,不是吗?哈哈……”

轻笑声中,十二皇子的神念消散无踪。

只剩下一具毫无气息的傀儡之身,倒了下来。

林越微微皱眉,又咳嗽了起来。

这十二皇子的最后一句话,又是什么意思?

庭院内,只剩下十四皇子的雷霆化身。

“见过震王殿下。”

众人纷纷朝着雷霆化身,拱手揖礼。

十四皇子的封王称号,便是震王。

而十四皇子没有理会,只是看向涂道长,淡淡道:“天云子,我给你神念信物,是给你一次保命的机会,你倒是会挑时机。”

“殿下。”

涂道长笑着拱手道:“这么多年,神霄派和殿下您都未曾找到解毒之法,老道也没剩几年了,保不保命又能如何,今日殿下出手,正好有机会让承王吃一个大亏。”

“吃一个大亏?”

十四皇子眼眸中有一抹霹雳闪过,“说说看。”

“老道也不甚清楚。”涂道长看向林越,说道:“只是十七殿下方才以这生死棋的性命威胁承王,承王也真的没敢动手,恐怕这生死棋有什么秘密。”

“生死棋?”

十四皇子闻言打量着那跪在一旁无法动弹的生死棋,看着那张面孔,忽然轻咦一声,说道:“这不是恒国公府的嫡长子吗?居然在这里?”

“殿下认识?”涂道长问道。

“早已选定的下一任恒国公,本王自然见过。”

十四皇子眯起眼睛,“恒国公的嫡长子在六年前因为罪孽缠身,急需化解,特意去了西凉的西北雄关参军,积攒功德来抵消罪孽,归途中却莫名失踪……看来是承王的手笔?果真好手段。”

随即,雷霆化身又看向了林越,“十七弟又是如何看出来的?”

林越用力咳嗽了几声,缓解下来之后,才说道:“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赌一把而已。”

“我起初发现这生死棋是重臣之子后,以为十二皇子降临之后会消灭证据,没想到他只想保住这枚生死棋。”

他缓缓道:“所以我猜测这枚生死棋可能对十二皇子颇为重要,就以此威胁,果然赌成功了。”

当然,实际上他已经了解这生死棋的秘密了。

“十七弟倒是聪颖胆大。”

十四皇子微微颔首,说道:“这生死棋之事若是为恒国公所知,必然能让恒国公和承王对上,足以让承王头疼了。”

老道讶然道:“虽是嫡长子,但恒国公也非不智之人,真的会为了一个已死的嫡长子,跟承王对上?”

“你当年就无心过问朝堂之事,也不好好修炼,现在还是如此。”十四皇子微微摇头。

“难道你不知道,恒国公的嫡长子,体内已经种下了恒国公的血脉传承印记?”

他说道:“一旦现任恒国公身死,血脉传承之力就会优先进入这嫡长子的血脉,这生死棋就会获得恒国公的传承血脉,且被掌握在承王手中,恒国公府也会从此衰落,此消彼长,承王势力也会扩大不少。”

林越咳嗽了一声,问道:“听说国公的传承血脉也能修炼古神之道,只传一人?”

十四皇子微微颔首,“诸位公侯的传承血脉都极为特殊,只要获得传承,很快就能拥有极高的道行。”

林越若有所思。

随即问道:“我若是杀了这生死棋,他体内的恒国公传承印记就会消散?”

“不错。”

十四皇子说道:“但本王看在你与承王对上的份上,劝你暂时不要杀他,这生死棋一旦死亡,就会化为药汁溃散,难辨血脉,如果你要入帝鸿城,借助这没死的生死棋,就可以与恒国公搭上关系。”

林越明白他的意思。

皇子都是敌对的。

但敌人的敌人是朋友,有机会帮一把打击敌人,也很正常。

况且,他太弱小了,即使帮他也没什么压力。

“我要入帝鸿城,皇兄可愿意相助?”林越拱手问道。

“有打击承王的机会,本王自然不会拒绝。”

十四皇子淡淡道:“不过,仅凭你现在的实力,即使来了帝鸿城也难以立足,即使搭上恒国公这个靠山,也要懂得韬光养晦。”

林越没说什么,因为他又咳嗽了起来。

“殿下。”

涂道长忍不住说道:“他中了承王所下的毒,您能不能帮忙化解?”

“无心气而已。”十四皇子淡淡道:“我化解不了,况且这毒并无害处,反而对他有不小的好处,只是会咳嗽罢了,正好磨炼心神,也有好处。”

林越集中精神,缓解咳嗽之后,说道:“我去京州途中,想来会遭到十二皇子的截杀,皇兄可知该如何应对?”

“本王会尽量牵制住他。”

十四皇子说道:“你回帝鸿城,乃是太子决断,承王不可能明着违抗,没有诏书,大修行者不可能出手,他明面上的人手也不可能动用,所以来截杀你的,只可能是他养在暗中的修行者。”

“殿下。”

涂道长开口道:“那管事应该是天生教高层,天生教想来是承王在暗中的最强势力,即使不能派遣大修行者,四象层次也有不少强者。”

十四皇子微微颔首,又看了林越一眼,说道:“倘若怕死,还是躲起来,别来帝鸿城为好。”

林越沉吟了一下,问道:“我有一件事想请教皇兄。”

“说吧。”十四皇子看着他。

涂道长摇头道:“你这小子,又想问我身上的毒该怎么解是吧?”

林越微微皱眉,对十四皇子拱手道:“还请皇兄赐教。”

十四皇子注视着他,说道:“听说你和天云子关系亲近,看来还真是如此,你当真想知道?”

“是。”林越颔首道。

十四皇子沉吟了一下,说道:“天云子所中的离别苦,乃是心相至毒,解毒的方法目前已知的就四种。”

“有四种?”

林越眼睛一亮。

“第一。”

十四皇子说道:“神皇陛下出手,自然能解毒,毋容置疑,但父皇自从十五年前出巡归来后,就已经闭关了,你回去也未必能见到父皇。”

林越没说话。

他根本没指望过这个方法。

“第二就是让承王亲自解了。”

十四皇子说道:“但这是不可能的,承王不可能放过天云子。”

“为何?”林越皱眉道。

“天云子乃是神霄派千百年一见的奇才,将来对他的威胁很大。”十四皇子低沉道。

林越微微一怔,但想起涂道长的秘密,也觉得很正常。

十四皇子瞥了涂道长一眼,说道:“当年你若是不那般惫懒,非要过什么闲云野鹤的凡俗生活,也不会如此了。”

涂道长没说话,只是呵呵一笑,但笑容却是透着苦涩。

“第三呢?”林越问道。

“第三,只要二皇子出手也必然能解。”十四皇子肯定地说道。

随即又说道:“倘若八皇子出手,也有可能解。”

二皇子必然能解?

八皇子也有可能?

林越微微皱眉,问道:“二皇子和八皇子有可能出手相助吗?”

十四皇子缓缓摇头道:“二皇子从未出手救过任何人,甚至从未出手,八皇子与我敌对,更不可能救我神霄派的天才。”

林越皱起眉头。

一个从未出手,一个更是敌人。

他对此根本不抱希望。

“那第四个方法呢?”林越鼓起最后一丝希望。

“第四个方法……”

十四皇子看着他,眼神有些奇异,并未开口,而是以神念传音,告诉了他一段话。

林越听完,不由得怔住了。

随即皱眉道:“皇兄所言可是真的?”

十四皇子淡淡道:“若是常人,此法无用也无害,你尚且弱小,又与承王敌对,我巴不得你好好成长对付他,何必要针对你?”

林越沉默了下来。

“总之,本王已经将方法都告诉你了。”十四皇子淡然道:“你若能为本王挽回天云子这般奇才,对本王也是大好事。”

随即,他又看了一眼天云子,这具雷霆化身便开始消散了。

“记住,活着更重要……”

待丝丝缕缕的电光散去,那漂浮玉佩也随之粉碎化为齑粉,飘然落下。

林越站在原地,皱眉思索着十四皇子所说的第四个方法。

“殿下?”

百里凤至轻声开口道:“十四皇子方才神念传音说了什么?他也是皇子,与您终究是敌对关系,您可别中计。”

林越微微颔首,“我知道。”

涂道长叹了口气,说道:“我就不问你这小子是怎么知道老道中毒的事情了,刚才震王殿下和你说的第四个方法是什么?”

“没什么……咳咳,咳咳……”

一句话没说完,林越又微微弯着腰,开始用力地咳嗽了起来。

涂老道看得皱起眉头,眼神中有些心疼,拍了拍他的后背,说道:“别想其他的了,集中心神。”

过了一会儿,林越缓解之后,这才看向涂老道,问道:“你所中的离别苦,大修行者或者更高,都没法帮你吸出来吗?”

“别想了。”

涂老道摇头道:“吸出来很简单,谁都能做到,我神霄派掌门也试过,但在吸出来的瞬间,就会回归到我体内,他把毒封在自己体内都没用,这是心相至毒,只针对我一个人,没办法的。”

林越默然。

涂老道这番说法,也让他更加相信十四皇子所说的方法了。

“没关系的,傻孩子。”

涂老道伸手摸了摸林越的脑袋,眼神有些欣慰地说道:“我这一生也活了好几十年了,中毒也有十八年了,至少还有几年时间好活,我已经知足了,凡夫俗子大多也就活这么长罢了。”

凡夫俗子……吗?

林越没有说话,因为他又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这一刻,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殿下。”

大师父拱手问道:“按照震王殿下所说,十二皇子派遣的人恐怕很快就会追过来了,我们可要撤离?”

“出发吧。”林越说道:“十二皇子那边肯定能感知到生死棋所在的方位,我们全速赶往京州。”

“直接入帝鸿城吗?”大师父问道。

“不。”林越摇头道:“到时候就留在京州,京州已经足够安全了。”

大师父轻轻颔首道:“确实,京州在天道之眼的监察之下,殿下的身份在京州,确实足够安全了。”

林越没说什么。

他去京州,是因为知道——

只要进了京州,恒国公就能感应到生死棋体内的传承印记,再加上十四皇子必然会提前与恒国公交涉,到时候,恒国公自然会来见他。

连十二皇子都会忌惮的恒国公,就是一个强有力的靠山。

而且,他没打算去帝鸿城。

“可惜,殿下原本再修炼一两年,说不定能打破四象天关,到时候就能加入人祖殿外殿,也更方便联姻。”大师父惋惜地摇头道。

惋惜我没联姻是吧……林越看了他一眼,说道:“大师父,现在也一样,只要顺利,也有恒国公这座靠山。”

“殿下说的是。”大师父有些发愁。

林越忽然看了看周围,问道:“对了,小鱼呢?之前不是还在?”

大师父等人沉默了一下,大师父才开口道:“方才十二皇子降临时,我将小鱼送到其他别院去了。”

林越微微挑眉。

难道是怕十二皇子认出小鱼是十六皇子的孙女?

他也没问,只是说道:“出发吧。”

“是。”

……

秋日高原,苍穹澄澈。

红枫湖后山,庞大的府邸再次化为一座飞舟,轰然腾空而起,犹如巨鲸般游弋而去。

飞舟甲板上。

林越站在甲板边缘,望着下方不断掠过的风景,看着还未去过的凉州城,倒也没什么可留恋的。

只是这咳嗽,一不小心分神就会发作。

毕竟,他除了修炼之外,也不可能一直保持全神贯注的状态。

“看你咳的,来,喝口酒。”

涂老道拿着两壶酒来到林越身旁,递给他一壶酒,“止咳的。”

林越无言以对地看了涂老道一眼,有这么当长辈的嘛,他咳嗽都咳成这样了,还递壶酒过来。

不过,他还是接过酒喝了一口。

“是不是好多了?”

涂老道哈哈一笑,也灌了一口,然后随意问道:“震王殿下和你说的第四个方法是什么?”

小说《我能听到别人的秘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