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推介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

精品推介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

风月都相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蓝蝶廖仲清,也是实力派作者“风月都相关”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当然没睡!更不会撒谎。她柔声回他:“快了。”贺沧澜轻声笑了出来:“那就是没睡!聊聊吧!”蓝蝶的心咚了一下,自己可以听见的心跳,她说:“好!”沉默了一会,始终无人再开口。男人长臂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没什么要问我的?”蓝蝶迅速把手抽走:“你多大了?”贺沧澜唇角一勾:“29,狮子座。”“哪个学校毕业?”......

主角:蓝蝶廖仲清   更新:2024-07-12 19: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蓝蝶廖仲清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推介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由网络作家“风月都相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此书充满了励志精神,主要人物分别是蓝蝶廖仲清,也是实力派作者“风月都相关”执笔书写的。简介如下:当然没睡!更不会撒谎。她柔声回他:“快了。”贺沧澜轻声笑了出来:“那就是没睡!聊聊吧!”蓝蝶的心咚了一下,自己可以听见的心跳,她说:“好!”沉默了一会,始终无人再开口。男人长臂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没什么要问我的?”蓝蝶迅速把手抽走:“你多大了?”贺沧澜唇角一勾:“29,狮子座。”“哪个学校毕业?”......

《精品推介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精彩片段


[看到这里的宝,可能有疑惑,蓝蝶怎么了?被贺沧澜强吻几次了,还能和对方心平气和相处,难道不得拨打幺幺零嘛^_^]

贺沧澜这种男人,如果他想,就绝对不会缺各种爱慕他的女人,还都是尤物级别的女人。

至于他会做什么样的选择,那全凭他本人的喜好。

他周围多的是玩·弄感情的子弟,早就有明确的结婚对象,依然在外面花天酒地,但照样多的是数不清的清纯佳人飞蛾扑火。

但,绝对有从一而终忠于爱情的男人,要相信!才会得到!

而贺沧澜,正是那个喜欢自由追逐爱情的人。

长期接受m国文化熏陶,他对爱情的追求相当有自己的坚持和原则。

他只喜欢自己想要的!像猎人一样,有明确的目标。骨子里带着对默认联姻的排斥。

不管有没有蓝蝶的出现,他都不会选择汪书仪。

仅见了一面,他就觉得对她没有什么感觉。

如果遇不到让他有感觉的,一生孤独他也有胆去尝试。

而那个让他有感觉的女孩,只一出现,他便已果断出手,并用自己的方式去独占对方。

19岁的大三女生蓝蝶,处于人生的艰难时刻。但她绝对也有自己爱情的标准和幻想。

对于贺沧澜,她从未从其他方面去否定他,哪怕他一次次强吻她。说明她不是完全没感觉的。

这是她为什么明知贺沧澜对她有想法,依然不排斥和他见面的原因。

她之所以拒绝,不是因为不喜欢,而是因为清醒。

阶层差距太大,可能终其一生也入不了贺家的门。她怕成为那个笑柄!

而贺沧澜的一次次不解释,更让她误以为他只是想把她变成金丝雀,仅此而已!

她只是在是否成为他的金丝雀之间纠结摇摆……

因为她明白,从恋爱顺利到婚姻,对她和贺沧澜来说,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

蓝蝶知道此时此刻,和他非要较某些真没用,便也不再多说什么。

贺沧澜看着那个纤柔娇媚的少女,穿着雪白的蕾丝裙睡衣,乌黑如瀑的秀发,柔顺地披垂下来,显得露出来的皮肤,更加雪玉无瑕。

她像一只乖乖的小兽一样,慢慢地挪走了靠枕,把自己一侧的枕头,悄悄搬到了床的最边沿上。

摆明了,要远离他的枕头,能有多远是多远。

贺沧澜表面不动声色,心里却暗暗发笑,床是两米五的,蓝蝶的如意算盘打的挺好!

可是,他会给她机会吗?他自己都不确定!

眼看着那个散发着兰花清香的柔软身子,默默躺在了最边上,蜷缩着,绝美的面庞,在黑发间迷离而生动。

她刻意地闭上了眼睛,纤长浓密的睫毛,像风中忽闪的美丽蝶翼,微微的颤抖……

贺沧澜喉结轻轻滚了一下,感觉喉咙里一阵阵的发干。

他端起她喝完水的杯子出门,来到二楼饮水处,接了杯温水,控制速度慢慢饮下。

直到心情重新恢复了平静,他回到了卧室,关上灯,只留一盏十分昏暗的小夜灯亮着。

和衣躺下,他侧目看着那个刻意远离她的背影,身段曲线玲珑起伏,夜光勾勒下,极富美感。

“蓝蝶,睡了吗?”

当然没睡!更不会撒谎。她柔声回他:“快了。”

贺沧澜轻声笑了出来:“那就是没睡!聊聊吧!”

蓝蝶的心咚了一下,自己可以听见的心跳,她说:“好!”

沉默了一会,始终无人再开口。男人长臂轻轻碰了碰她的手“没什么要问我的?”

蓝蝶迅速把手抽走:“你多大了?”

贺沧澜唇角一勾:“29,狮子座。”

“哪个学校毕业?”

贺沧澜无语,查户口呢。

不过,还是老老实实回答了:“麻省理工双硕,在职读博。”

学历上被碾压了!蓝蝶抿了抿唇:“挺厉害的!”

“你想继续读吗?”贺沧澜明显身体靠了过来。

蓝蝶默默地往床边又缩了缩:“我想,但是现实不允许,所以我会先选择工作。”

贺沧澜点了点头:“我可以帮你!”

“不用!你大可不必!”蓝蝶眼中已经有泪光翻涌,好在是深夜,不用刻意去隐藏。

“贺沧澜!”

“嗯?”

“我不想,被包……养!”她的声音压的很低,明显带了隐忍。

男人宽阔温暖的胸膛,靠了过来,轻轻把她拢进怀里。

一只劲瘦的长臂,搭在她的腰上,大手覆盖在她的小腹上给她轻揉着:“还疼吗?”

蓝蝶没有挣扎,话语已经是带了哭腔:“别这样好吗?”

贺沧澜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谁想!”一会,低沉的声音传来:“蓝蝶,别多想,睡吧,晚安!”

他身体的分寸感拿捏的很好。

只是轻轻拢住了她,却并没有贴紧,两个身体之间,隔了一定的安全距离。

只是把一只手臂搭了过来,大手一直覆盖在她的小腹上,为她暖着。

热源很舒服,睡意也渐渐袭来,蓝蝶不再追问,很快便又沉沉睡了过去。

他身上的青松香,仿佛带着催眠的作用,有他在身边,这一觉,蓝蝶睡的特别踏实。

一觉醒来,已经日上三竿,只有自己躺在床上,身边的人,早已不见。

那双大手,也换成了一个很可爱的卡通暖水袋。

蓝蝶起身,环视了一下睡了一晚的这间卧室。

大床,衣柜,沙发,钢琴。

巨大的落地窗前,是一处设计高雅的休闲区,可品茶,休息,赏景。

窗外正对着一处花园,园内蔷薇满架,奇石林立,小桥流水,种满荷花的池塘和观景台,极其风雅。

她暗暗叹了一声“好美,”心情很好,推开房门,已经有一位五十多岁的面善阿姨在等待:

“蓝小姐,您醒了?先洗漱,我去安排早餐。”

“请问,怎么称呼您?”

“叫我兰姨就好,我在贺家多年了,二少出国前,都是我在带。”

“哦!那他人呢?”蓝蝶心里想着,嘴一顺就说出来了。

“二少一早就出去了!很忙!有事找我就好。蓝小姐先洗漱吃早饭,十点会有家庭医生过来给您针灸!”

针灸?蓝蝶眼睛一转,看来昨晚已经做过一次了,所以腹痛才会缓解。

她礼貌地笑了笑:“谢谢兰姨!”

……


甚至,退一万步,在他对她有兴趣的时候,国内国外,天涯海角,她都逃无可逃。只要他想!

她永远猜不透那个男人在想什么!

她心仪他,仰慕他,却从不敢奢望去独占他。

锦园是一处地处京市主城区核心地段的四合院,与澜庭苑、清园都离得很近。

古色古香,清雅别致。重点是,布置的极富艺术气息。

她忍住不去想,是不是他早有让她过来的想法,所以按照她的喜好来布置的。

她要学会把这种自作多情的想法掐灭。

司机姓黄,蓝蝶喊他黄叔。

“蓝小姐,这是贺先生让办好交给您的。我先走了,要出行随时喊我。”

蓝蝶结果纸袋:“谢谢黄叔,再见!”

她看了一下,里面是锦园大大小小房门的钥匙,标的清清楚楚。

红色的不动产权证格外显眼。

她默了默,似乎猜到了什么。

打开,产权人处,唯一产权人蓝蝶的名字,刺痛了她的眼。

这里的房价,她心知肚明。

她觉得,她一辈子也还不清廖仲清了!

她应该要称呼他一声贺金山了,或者,“金主”会更合适一些。

奶奶慢悠悠地从正厅走出来:“小蝶,你回来了。”

“嗯!”蓝蝶的心咚咚跳,她完全不清楚廖仲清是怎么安排人和自己家人沟通的。

“有空的时候陪奶奶去买些花吧,那个小花园种的都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的。”奶奶笑眯眯的。

“好。”蓝蝶犹豫着,不敢去问。

“蓝田呢?”

“屋里看书呢,最近迷上写小说了。”

“我去看看。”蓝蝶一溜烟地跑进了正厅,找到那个临窗而立的帅小伙:“问你个事。”

“姐,什么事?”蓝田放下书。

“谁去接的你们,怎么说的?”

……

蓝田放下书,跳到蓝蝶身边,俯身滴溜溜看着蓝蝶的脸:“姐,有什么事瞒我们?你脸红了!”

“去去去,不说就算了。”蓝蝶嘟起嘴,不理他。

“是谢叔叔,你台长。”蓝田斜靠着窗台,微眯着眼。

长时间卧床加化疗,他的脸上有一种病态的白。

阳光打进来,带着病容的脸,有几许透明。

自从生病,蓝家破产,蓝田慢慢地很少与外界接触,朋友也变得越来越少。

目前,他只有奶奶和蓝蝶了。

以及,一个他一直联系的网友,对方是个活泼开朗的女孩子,一直鼓励他战胜病魔。

两人一直网上单纯的联系着,连彼此的样子都不清楚。

蓝蝶脸变柔和:“然后呢?”

“谢叔叔看了奶奶,特别夸奖了你的工作,说以后可能工作会加班什么的,女孩子家,住的离电视台近方便。”

蓝蝶认真的听着,暗想廖仲清面子真是大的很,连京视谢台长都能亲自上门“睁眼说瞎话”,当说客。

蓝田继续说着:“然后就聊到这套房子,谢叔叔说朋友出国闲置着,可以租给咱们,真好咱们也给维护着,租金就直接从你工资里扣。”

说到这里,蓝田有点不好意思:“姐,我的小说这次应该能赚到点钱,没钱花和我说,我养你啊。”

蓝蝶笑的眼睛弯弯,有蓝田这句话就够了!只要他身体健健康康的,比什么都强。

午后的阳光暖暖的,蓝田靠在窗前构思小说,蓝蝶陪奶奶在花园里的摇椅上坐着,陪奶奶晒太阳,赏花。

如果,牺牲掉自己的爱情,换来家人的岁月静好,蓝蝶觉得,值得。

第二日,新闻30分直播结束,蓝蝶收拾好物品,在办公室门口,遇见了台长助理,说贵宾会客厅有人找。

小说《那一夜烟火,绽放心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蓝蝶正笑着呢,台长谢天华轻敲了一下她的脑袋:

“小丫头,傻乐什么呢?还不快去准备!”

“嗯嗯,谢谢谢叔叔!马上去!”

三个谢字出口,和结巴了一样。

小姑娘欢快地跑了出去,轻盈的身段,飘扬的裙角,像极了一只美丽又快乐的蝴蝶!

“唉!”谢天华轻轻叹息了一声。

如果没有家庭的变故,小蝴蝶本该就是这样的快乐……

一档精品的文化节目,让蓝蝶和贺沧澜的母亲崔慕锦教授意外相遇。

崔慕锦在文学界是数得着的专家,为人比较低调,加上贺建波地位的缘故,很难公开参加电视台的节目。

若不是谢台长亲自登门邀请了多次,又仔细斟酌了节目的文化含金量,她是断不会抛头露面的。

崔慕锦对那个穿着蓝色裙子的女孩印象颇深。

年龄不大的女孩子,在采访三位到场学者的时候,思路清晰,出口成章,丝毫不怯场。

她本是一个镶边的角色,说白了就是给主持人董姐打下手的,却处处配合周到。

不抢主持人的风头,又能恰到好处的配合,得体又优越的形象,让人很难不注意到她。

和台上的优雅端庄不同,下了节目的她又是另一幅样子。

走路轻盈,说话温柔,带着属于她19岁的天真,言语神情里不时流露着少女的娇俏和生动。

“哪所学校的?”崔慕锦语调温和。

蓝蝶礼貌回答:“崔教授,我是京大的大三学生,在台里实习。”

崔慕锦笑了笑:“怪不得,原来是京大的学子。哪个系的?”

“播音主持系!”

台长谢天华走过来寒暄,蓝蝶礼貌告别后,识趣地走了。

“原蓝生集团的小千金,很优秀的小姑娘,芭蕾舞跳的尤其棒。家中变故,父母突然离世,挺可怜的。”

谢天华见崔慕锦似乎对蓝蝶有点兴趣,便简单介绍了一嘴。

“挺可惜的!”崔慕锦淡淡回应了一句,便转移了话题。

对于这个层面的人物,任何人的悲欢离合,只要不关系到自己家族的利益,向来漠不关心,连谈资都不需要。

而让崔慕锦格外多看了蓝蝶一眼的原因,是因为大儿子贺挽澜的女儿贺南之,正值青春叛逆期。

学芭蕾舞学的厌烦,文化课也不上心,急需一位年龄相差不大,品学兼优又会跳舞的伴读。

能进入贺家家门做伴读的,非过五关斩六将,根本是踏不进第一道门槛的。

很快,蓝蝶从小到大所有的资料,便已经被人送到了崔慕锦手里。

清清白白,品学优异,芭蕾公主,落难千金。这便是蓝蝶在崔慕锦脑海中的初印象。

门响,播音主持系的院长进来了。

崔慕锦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家常,聊到学术,又自然而然地聊到了院里的学生。

“系里有挺出挑的学生吗?”

“还真有!一直是全国校花榜首!”院长浅笑。

“没想到王院长一介巾帼,也关注颜值啊!”崔慕锦打趣。

“那当然,播音主持嘛,颜值差了对不起观众!”

王院长打开了话题,聊到最后,把她眼中出挑的那位学生的名字报了出来:

“播音主持系的蓝蝶!”

崔慕锦轻轻“哦”了一声。

蓝蝶是在大约一周后接到了贺家总管的电话,以及王院长的电话说明。

她很庆幸这样的馅饼砸到了自己头上!

贺家开出的价格很高,但有一点,需要先和贺南之见面,对方同意后,才可以签订伴读协议。

到贺家那天,蓝蝶穿了一件白色衬衣,黑色半裙,中规中矩的打扮。

除非出镜需要,她向来不爱化浓妆,只淡淡涂了点隔离,用了粉色唇釉,便一身清爽的出发了。

直到进了贺家澜庭苑的门,蓝蝶才明白,有些差距,与生俱来,耗尽一生,也窥探不见别人的冰山一角。

她已经见惯各种大场合和世面,仍然觉得在这种家庭面前,还是浅薄了。

家庭的原因,贺南之看起来规规矩矩,不过,那也只是看起来。

小姑娘十六七的样子,只比蓝蝶小三岁。

“你们两个聊聊!”贺挽澜的妻子苏婉很是温柔:“南南,要懂礼貌!”

苏婉和蓝蝶笑着点头后,便出了门。

“你是校花级别吧?”贺南之上下打量着蓝蝶。

“没错。”蓝蝶笑意真诚。

“挺不谦虚啊,有什么资本拿出来亮一亮?”贺南之一脸漫不经心。

“能踏进贺家的门,坐在这里和你说话,就是资本!”蓝蝶依然惯有的软音,却不卑不亢,自信大方。

“吆喝!”贺南之不由重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位让她眼前大亮的美人。

以前来的伴读,在贺南之的面前,总会十分拘谨,言谈中也透着不自信。

今天的小姐姐,不仅人长得美,更是在话语上不经意的碾压她。

她喜欢!

“怎么称呼你?”贺南之挑着眉。

“南南,我叫蓝蝶!”

南南?贺南之嘻嘻笑了一下:“你真不见外,居然叫我南南!”

蓝蝶浅笑:“我也不希望你见外,你可以直接叫我蓝蝶!我有很多你这个年龄的秘密,会和你分享!”

吆西,成功拿捏!

苏婉再次进来时,两个人已经开心的聊了起来。

贺南之说:“妈妈,我希望有空的时候和蓝蝶去京大看看!”

苏婉赞赏的看了蓝蝶一眼:“好!”

在小厅签合同的时候,蓝蝶隐约听到外面人声,其中一句是:“沧澜回来了!”

忙碌了一周的贺沧澜,从香港回来了!

白衬衣,黑西裤,庄重沉稳的样子,在院子里层叠的假山旁,自带了一份风雅。

正与母亲崔慕锦闲谈的他,无意间抬头,便瞥见了从小厅里出来的蓝蝶。

白衬衣,黑裙子,清新纯净,不染纤尘的样子,与他的装扮,倒像是刻意说好了的。

他轻轻皱起了眉。

蓝蝶也看见了他!

心里是波涛翻涌的震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

苏婉陪着她走了过来。

走近时,蓝蝶礼貌道别:“崔教授,再见!”

崔慕锦淡淡地应了一声。

对于无关紧要的人物,她显然没有介绍给贺沧澜的必要。

蓝蝶看也没看他一眼,径直地往澜庭苑的正门走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