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父亲入赘后,我看上后妈的儿子了

精品父亲入赘后,我看上后妈的儿子了

浮白载笔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父亲入赘后,我看上后妈的儿子了》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浮白载笔”,主要人物有叶妩顾郁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推拒着男模贴过来的胸膛,说道:“不好意思,我先走了。”男模一把握住她的指尖,暧昧说道:“说好了等我下班的,不许偷偷走哦。”叶妩没说话,转身跳下舞台。她追了几步出去,可惜没追上。回过头去,却发现许凌霄站在一旁,正冲着她耸肩膀。那意思好似在说:你非要作死,我帮不了你。……顾郁北一个人站在员工......

主角:叶妩顾郁北   更新:2024-07-10 14:2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妩顾郁北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父亲入赘后,我看上后妈的儿子了》,由网络作家“浮白载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父亲入赘后,我看上后妈的儿子了》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浮白载笔”,主要人物有叶妩顾郁北,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推拒着男模贴过来的胸膛,说道:“不好意思,我先走了。”男模一把握住她的指尖,暧昧说道:“说好了等我下班的,不许偷偷走哦。”叶妩没说话,转身跳下舞台。她追了几步出去,可惜没追上。回过头去,却发现许凌霄站在一旁,正冲着她耸肩膀。那意思好似在说:你非要作死,我帮不了你。……顾郁北一个人站在员工......

《精品父亲入赘后,我看上后妈的儿子了》精彩片段


女孩的身材很好,手放在男模的腹肌上,男模低下头和女孩近距离的接触,这个角度看过去,像是吻在了一起。

下面的人都在起哄。

男模放在女孩腰上的手也越来越大胆……

隔着人群虽看不清楚舞台上的两人的长相,也知道场面有多刺激。

许凌霄说:“真没想到,这酒吧被你经营的还挺好。”

苏沐晴一脸自豪,“那是当然。走,我带你们俩去凑凑热闹。”

说着,苏沐晴扒开了人群,带着两人来到舞池边上。

只一眼,许凌霄的表情就变得玩味了起来。

顾郁北的视线也刚好锁在了舞台上那个曼妙的身影上。

叶妩被男模从身后抱住,两个人的身体几乎贴在了一起,随着节奏摆动,热辣至极……

许凌霄打趣道:“那不是你的小跟班吗?怎么两天不见,就变心了?”

顾郁北的脸色微沉,嘴角明显抽动一下,像是在冷笑。

之前她不是还死缠烂打黏着他,甩都甩不掉的吗?

一转眼的功夫,就又搭上别的男人。

原来她的喜欢,也不过如此。

叶妩跳出了一身的热汗,鬓角的碎发都湿了。

台下付妍和众人一起欢呼,“小野猫,小野猫……”

俊男美女的组合,在台上简直是杀疯了。

叶妩口渴的厉害,转身面向男模,示意自己想要下台了。

许是男模误会了叶妩的意思,以为她是在索吻,十分配合。

就在男模要吻下来的同时,叶妩猛然间在底下的人群里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顾郁北一身黑色西装,单手插兜,在一众‘妖魔鬼怪’中间十分的显眼。

叶妩看过去的时候,顾郁北已经转身。

叶妩的手推拒着男模贴过来的胸膛,说道:“不好意思,我先走了。”

男模一把握住她的指尖,暧昧说道:“说好了等我下班的,不许偷偷走哦。”

叶妩没说话,转身跳下舞台。

她追了几步出去,可惜没追上。

回过头去,却发现许凌霄站在一旁,正冲着她耸肩膀。

那意思好似在说:你非要作死,我帮不了你。

……

顾郁北一个人站在员工通道里,低头抽着烟。

刚从台上跳完舞下来的男模们,带着一身汗味,三三两两的从顾郁北的身前经过。

劣质的香水味和汗味交杂在一起,让顾郁北微不可查的皱起了眉头。

“沈弈,你等等我。”

不远处一个男模喊住了刚好走到顾郁北身前的那一位。

顾郁北一眼就认出,这个叫沈弈的正是刚刚和叶妩贴身热舞的那一位。

沈弈停下了脚步,等了同事一会儿,然后两人一起往后台里走去。

直到那些男模的背影彻底消失,顾郁北的一颗烟也终于抽完。

他盯着沈弈离去的方向,将烟头捻灭。

片刻后,拿出手机打给了这家酒吧的另一位股东。

“纪栩,你和苏沐晴合开的那家酒吧里,有个员工叫沈弈的?”

纪栩道:“对啊,他可是我们店里的‘活招牌’,怎么了?”

顾郁北面无表情道:“想办法,让他滚。”

“啊这……沈弈他是哪里得罪你了吗?你让我辞退他?”

“对,他没得罪我,看不惯而已……”

纪栩:“……”

……

叶妩满酒吧找了一圈,最后在走廊里看到了顾郁北的身影。

许凌霄和苏沐晴都在。

她一脸心虚的朝着几人走过去,可顾郁北却根本不想搭理她。

“你怎么来了?”

叶妩声如蚊呐,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顾郁北一脸冷漠,冷笑道:“性感小野猫儿?”


就连一旁的许凌霄都忍不住跟着笑出了声,还是苏沐晴推了他一下,他才勉强忍住。

叶妩的脸腾的一下烧了起来,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算了。

她怎么也没想到顾郁北竟然会来这种地方。

还看到她和男模贴身热舞,怪不得人家开口就嘲讽,确实丢人现眼的很。

说话间,项然和付妍也找过来了。

项然一看到叶妩和顾郁北站在一起,就一肚子的气。

他瞪着顾郁北的方向,问叶妩:“你怎么和他在一起?”

也不知道为什么,项然每每遇见顾郁北都如临大敌。

还没等叶妩开口解释,项然拉起她就往外走,“我们走。”

项然刚走出去两步,却发现叶妩没动。

他回过头去,这才发现叶妩的手臂同样被顾郁北握在手里。

叶妩的一只手臂同时被两个人握住,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跟谁走了,傻傻的看完项然,又去看顾郁北。

顾郁北此时的表情异常冷静。

而项然像是突然被激怒的小狮子一般,挑衅道:“你凭什么不让她走?你是她什么人?”

顾郁北冷漠道:“我是他家长。”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

就连叶妩自己都不敢相信听到了什么。

顾郁北继续说道:“一个女孩子,这么晚了还在外面,不安全。”

项然不服气,怒道:“草!我和她打小就在一个澡盆子里洗澡了,倒是你,你算她哪门子的家长?她他妈跟你在一起才不安全吧!”

这一次,顾郁北没有说话。

可他眼神犀利,攥着叶妩手腕的手更是没有松开,气势当仁不让。

见叶妩不吭声,项然干脆将矛头对准叶妩。

“叶妩,你说句话,你到底跟不跟我走?”

叶妩也犹豫了。

同时,顾郁北也在看她。

慢慢地,她将自己的手腕从项然的掌心里抽了出来。

这动作已然说明了一切。

项然看着空空的手掌心,不可置信的看向她,“叶妩!”

顾郁北也懒得再和他废话,拉起叶妩手就往走廊的另一头走去。

项然形只影单地站在走廊的正中间,眼睛里红血色遍布。

他冲着叶妩喊道:“叶妩,你要是真跟他走,从此我就当没你这个朋友!”

可叶妩并没有回头。

项然一脚踹开旁边的门,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付妍愣了一下,赶紧去追项然。

走廊里只剩许凌霄夫妻。

许凌霄一副看好戏的架势,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郁北上一次这么疯还是因为宋姩吧?”

苏沐晴也弯起了眼睛,不言而喻。

……

从酒吧里出来。

叶妩一直被顾郁北带到了他的车前。

刚到停车场,顾郁北就将叶妩一把推压在了自己的车上。

这一路,叶妩被迫跟上他的脚步,本就气喘吁吁。

突然被她压在车门上,满脸的惊慌失措。

顾郁北脸色阴郁,只盯着她也不说话。

叶妩的胸口更是起伏的厉害。

就在叶妩以为顾郁北又要骂他不自爱时,嘴唇上突然传来的轻微碾压感,让她瞬间失去了一切反应。

顾郁北吻上来的时候,叶妩的大脑空白一片。

事情发生太突然了,还没等叶妩好好的品尝一下他的味道,顾郁北略带凉意的嘴唇就已经离开了她,并没有继续深入。

叶妩后知后觉的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似在回味。

刚刚,她是在做梦吗?

顾郁北亲了她?

叶妩一脸的呆相,殊不知她舔嘴唇的动作到底有多么的惹火。


叶妩眨了眨眼,狡黠道:“你在快艇上亲了我,我总得亲回来,这样才算公平。”

顾郁北被她的这套理论说的猝不及防,不可置信的盯着她。

而“占了便宜”的叶妩,终于心安理得的重新躺下,一脸满足的看着他。

“你的嘴唇好软哦,我想再亲一次。”

顾郁北:“……”

……

江允站在走廊里,将一杯咖啡递给刚从病房里出来的顾郁北。

江允道:“你说的那个可疑的女孩儿,我叫人去查了,压根没这个人,是不是你看错了?”

顾郁北没有回答。

片刻后,他还是对江允说:“找不到就算了,既然氧气瓶已经沉入大海,就算是找到了,也没证据能证明氧气瓶被人动了手脚。”

江允抻着脖子往病房里看了一眼:“大侄女怎么样了?她醒了吗?”

顾郁北眼神中一抹讥诮闪过,也只是哼了一声。

她不光醒了,一睁眼就又现了原形,仿佛天生的坏痞子。

江允看着顾郁北这副表情,也跟着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落水时看你紧张的样子,我都以为你看上她了……”

江允的话不说还好,一出口,顾郁北很明显地怔了一下。

他很快收敛了面上的表情,转身往出口处走去。

江允跟上他,“我们都走了,她一个人在医院里没事吗?”

顾郁北冷淡道:“有人比我们更关心他,放心,她死不了。”

“你这话里话外的……怎么透着股酸味呢?谁比我们更关心她,男的女的啊?”江允忍不住追问。

顾郁北没理他。

转眼间,人已经出了医院。

……

叶妩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

病床前的椅子里早已经换了人,项然正把一把薯条往嘴里塞。

一睁眼,没有看到顾郁北,叶妩有些失望。

不过,项然也很快发现她醒来,立刻放下了薯条,凑到病床前问:“叶妩,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叶妩朝着他身后看了一眼,病房里空荡荡的,早就没了顾郁北的身影了……

叶妩哑着嗓音说道:“怎么是你?你怎么来了?”

项然则一脸茫然,“不然呢?不是我还能是谁?”

这一次,叶妩没回答。

叶妩低头给顾郁北发了一条微信:【你走了吗?】

没想到,这一次顾郁北回复的出奇的快,【嗯,到机场了。】

叶妩的心情瞬间不美好了。

就连一旁的项然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项然沉着脸,终于问出了压抑在胸口里的话,“叶妩,你昨晚和谁在一起?”

叶妩根本不看项然,回答的遮遮掩掩,“我昨晚一直昏睡着,怎么?你见到我的救命恩人了吗?”

“那倒没有,我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走了。”

叶妩这才松了口气,故意岔开话题道:“有吃的吗?我快要饿死了。”

项然这才想起叶妩好久没吃东西了,将手里仅剩下的几根薯条递到她面前,“这个行吗?”

叶妩:“……”

……

叶妩吃饱了,躺在病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她突然打断正在打游戏的项然,问:“项然,假如一个女孩子突然亲了你,而你又没躲开,这种情况下,是不是就能证明你喜欢她?”

项然抬起头来,不明白叶妩为什么会问这个。

叶妩赶忙解释:“就是假设,假设……”

项然半信半疑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这才说道:“多半是喜欢她吧,或者就是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不过如果不是我喜欢的类型,等反应过来以后,我可能会生气……”

叶妩心情瞬间好多了。

顾郁北好像没有生气耶,那是不是就能说明,离自己成功的计划又进了一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