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精品篇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

精品篇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

西奈栖息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讲述主角江禾江黎的甜蜜故事,作者“西奈栖息耐”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听着门口传来的女声,他揉了揉发昏的脑袋。“我这是,重生了?\...

主角:江禾江黎   更新:2024-06-10 22: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江禾江黎的现代都市小说《精品篇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由网络作家“西奈栖息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讲述主角江禾江黎的甜蜜故事,作者“西奈栖息耐”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听着门口传来的女声,他揉了揉发昏的脑袋。“我这是,重生了?\...

《精品篇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精彩片段


当江姿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时,众人已经在客厅等待多时。

“我先回去休息了.....”

江姿刚想上楼,却被江秦叫住。

“等等,你弟弟的成人礼,你去哪里了?”

江秦十分气愤,刚才合影的时候,才发现居然少了一个人,这像什么样子?!

就连在学校上课的五妹江鹤都被叫了回来!

江母刘茹也有些焦急的上前,拉住江姿的手,她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居然让江姿变成这副模样。

“小姿,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要吓妈妈好吗?”

此时江姿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众人,一字一句的说道。

“我去看小禾了....”

砰的一声巨响,江秦直接将一只名贵杯子狠狠摔在地上。

“谁让你去见他的!!”

就连一旁的江黎也是死死的攥着手心,指甲都掐到肉里也没有丝毫感觉。

江禾!你为什么打扰我的生活!!为什么!!

你为什么不死在那里!你早就该死在那里才对!!!

为什么,为什么要一次次的出现在我的生活里!!!!

此时的江黎,内心对江禾的怨毒简直要溢出来。

他不明白,一个已经离开的人,为什么还会影响这个属于他,属于他一个人的家庭!!!

“今天是小禾的生日......”

此话一出,现场顿时鸦雀无声,就连江秦准备骂出口的话,都被堵住嘴里。

他们居然没想过,两人当年被抱错,生日自然是同一天......

要是让外界知道,他们江家为一个假少爷办了如此隆重的成人礼,却把亲生儿子赶出家门,不知道会传出多少流言蜚语。

刘茹的眼眶也是瞬间红了,她这个做母亲的,居然忘了亲生儿子的生日。

但她似乎忘记了,之前她便因为江黎一个发烧,便将江禾一个人留在家里,陪着江黎在外面过生日.....

现在想起来,是不是有些,晚了.....

“我先回去了.....”

江姿的神情依旧落寞,她到现在也不敢相信,江禾居然当着她的面,把她亲手拼好的木偶扔掉。

可是,可是明明之前不是这样的!

明明之前无论发生什么,江禾都会听她的话!

江禾会把她送的木偶,小心的摆在床头......

可为什么,这一切都变了?

她不过是,不过是训斥了他两句......

但她为什么要训斥江禾来着,好像就是因为那个木偶。

因为江黎不小心把木偶的手臂摔断了。

可江黎也不是故意的,他说他只是觉得好奇,想看看罢了。

突然,江姿像是想到什么一样。

江黎明明什么都不缺,为什么要唯独要江禾的木偶?

难道......

这时,将自己锁在房间的江姿彻底慌了。

她不肯相信江黎会那么做.......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原来,她的心,真的是偏的.....

人就是这样,偏心与成见,就如同一座大山,站在山顶的人,又怎么会觉得自己不对?

只有站在山脚的人,才能清楚的人知道,那座大山,到底有多高......

而江禾,一直是山脚的那个人.....

“对不起,对不起.......”

江姿靠着墙壁瘫坐在地上,将自己的头埋进臂膀,死死的抱紧双腿。

此时的刘茹也是慌了,连忙让司机备车,她要去找江禾!!

“行了,今天太晚了,明天我和你们一起去。”

说罢,江秦便起身离开。

没办法,刘茹也只好在江煌的搀扶下回到房间。

随着大厅的人逐渐走光,唯有留在原地的江鹤有些不理解。

她能清楚的感受到,这个家对江禾的偏见。

就好像,无论江禾做什么事,都是错的。

可是她不敢说出来,因为她曾经只是为江禾说了一句,便被臭骂一顿。

只是那一次,明明不是江禾哥哥的错......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

当所有人都认为你是错的时候,那你就是错的!

江煌推开江姿的房门,却发现江姿正蹲坐在墙角。

没有办法,她也只能叹息了一声。

“二妹,明天跟小禾说清楚就好,先睡觉好吗?”

但江姿却是摇了摇头说道。

“他不会原谅我们了.....”

当江禾亲手将木偶扔掉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江禾是真的,真的不在乎了......

江煌见状,也只是眉头紧皱。

凭什么要他原谅自己?他偷自己首饰,还针对小黎难道不是事实吗?!

小说《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当姜心醒来时,已经天色昏暗。

感受着身上的毯子,以及桌面上的眼镜,姜心微微一笑。

“这小子,还挺贴心。”

此时的江禾,已经回到孤儿院,他准备把摆摊的想法实施,但却被启动资金难住。

江禾坐在门栏上,自嘲的笑了笑,这算是出师未捷身先死吗?

但随即又起身,像是做出某种决定。

钱的事,自然是不能跟院长说。

那便去打工吧,之前江禾便算过,大概需要四千块,便可以撑起一个小摊。

那么这四千块,便要靠他自己了。

经过这段时间的复习,江禾有信心在接下来的期中考试获得一个好名次,到时候获得奖学金的概率也能大些。

两千块钱虽然不多,但对于现在的江禾来说,无异于是一笔巨款。

突然,几辆豪车,浩浩荡荡的向着江禾所在的位置驶来。

作为城中村的存在,孤儿院的位置算不上偏僻,但周围的居民大多数都是来海市打工的工人,住在这里,也不过是图个水电房租便宜。

可这几辆豪车,实在是与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周围下班的居民,也都纷纷向着她们投来好奇的目光。

当江禾注意到几人时,已经为时已晚,刚想把大门关上,就被刘茹叫住。

“等等小禾!!”

刘茹着急忙慌的打开车门便向着江禾跑去。

叹息一声,江禾终究还是没有选择直接将大门关上,要是不跟这群人说清楚,怕是会没完没了。

刘茹见江禾没有关门,内心也是松了一口气。

“怎么了刘阿姨?找我有什么事吗?”

此话一出,刘茹的心就好像被狠狠的刺痛,她没想到,江禾居然连妈妈都不肯叫她......

“小...小禾,我是妈妈啊!”

“先说找我有什么事?”

江禾只想赶紧把几人赶走。

此时身后的江煌,江姿,以及,江黎才缓缓出现在江禾的面前。

江黎更是眼眶微红,伸手想要拉住江禾,却被江禾直接甩开。

“妈的,一个大男人,天天装可怜,恶不恶心?别特么碰我!”

瞬间,江黎直接愣在原地,他哪里被别人这么骂过,眼神之中的怨毒更是一闪而过。

刘茹也是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江禾,在她的印象里,江禾从来没有骂过人。

江禾看着面前有些呆滞的几人,倒是觉得心情舒畅不少。

果然,把脏话讲出来,心就干净了。

“江禾哥哥,只要你肯回来,你让我干什么我都愿意!哪怕是让我离开这个家!”

又来了,看着面前无比做作的江黎,江禾表示这种表演,他早就看腻了。

当初他也是被江黎这副伪神的面孔所欺骗,还想着跟这个所谓的弟弟好好相处。

谁知道,这江黎居然诬陷他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来往,还说自己找人打他。

当时无论他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

那时候,江黎就是这么说的,表面上向着他,其实就是在坐实他的罪名。

“小黎,你哥哥不是那种人,对吧小禾?”

刘茹连忙制止江黎,接着满眼恳求的看向江禾,她相信江禾不会真的赶江黎走,之前在医院的那番话,都不过是气话罢了。

“呃,要是你们就为了这个事,那我就不奉陪了。”

这件事,他已经非常明确的说过,有他没我,有我没他。

怎么,都到这种程度了,还在装死?

只有江姿知道,江禾说的一切都不是气话。

“等等!妈妈是来给你送生日礼物的!”

此时刘茹也才反应过来,连忙掏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

“小禾,这是......”

刘茹话还没说完便被江禾打断。

“拿回去吧,我生日已经过了。”

说完,便直接关上大门离去。

明明昨天才是他的生日,今天送礼物算什么事?

还有,真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

昨天晚上江姿穿的那么隆重,不就是为了参加江黎的生日宴?

还真是好笑,把亲生儿子赶走,不就是为了那个江黎舒心吗?现在才来找他,不是犯贱?

“小禾!!小禾你开门!!”

但无论刘茹怎么呼唤,始终没有人应答,没有办法,几人也只好悻悻而归。

回去的路上,江黎就坐在刘茹的身边,虽然嘴上安慰着刘茹,嘴角却是抑制不住的上扬。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江姿突然认真的看着面前的江黎。

“江黎,你之前是不是故意弄坏江禾的木偶?”

此话一出,宽敞的车厢顿时陷入一片寂静.......

小说《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之前江禾没能进海高,便是他搞的鬼,他散布谣言,说江禾与校外不三不四的混混来往,还冤枉江禾要找人打他。

这才让江秦没把江禾送进海高,怕江禾败坏了江家的名声。

“江禾!我能让你去不成一次,就能让你一辈子都去不了海高!!”

与此同时,包厢内的江禾却是毫不犹豫的拒绝。

“不用了,二中挺好的。”

其实之前江秦要给他转学,他本就不想去,只是不想拒绝江秦,惹江秦不高兴才勉强同意罢了。

再说了,二中的校长与老师对他都很不错,也有一群很可爱的同学,为什么要去一所人生地不熟的高中呢?

能不能考上一所好大学,全在个人。

全在于你想不想,不管身处何处,只要努力就一定会有回报!这也是江禾对待自己的人生态度。

他才不会像江黎那样,成为一个只知道耍心眼,装可怜的寄生虫。

恶心!

江秦也是叹了一口气。

“小禾啊,这二中与海高的差距可是不小,以你的成绩怕是......”

“成绩?这不用你操心。”

江禾只是淡淡的说道。

但一听是关于江禾的高考,刘茹也是忍不住再次出声。

“小禾啊,要不还是听你爸的,这成绩还是很.....”

在刘茹的印象里,江禾的成绩好像一直都是垫底的来着。

“是不是你好儿子江黎说我成绩垫底啊?”

江禾一眼就看穿刘茹的心思,他就知道,肯定是江黎那小子搞的鬼。

不过这也不能全怪江黎,哪有父母从来不关心自己亲生儿子成绩的?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

之前从来不管,问都不问,现在关心,是不是太晚了?

“啊?小黎他......”

刘茹一时间也是哑口无言,她对江禾的成绩好像从来都是从江黎口中得知的。

“我上一次模拟,海市前两百,应该不比你儿子江黎差吧?”

江禾喝了一口水,他记得江黎的成绩虽然不错,但在整个海市,也才堪堪能排到五百多名左右。

此话一出,江秦也是一惊,这怎么可能!

其实二中与海高的差距还是很大的,全市全一百,基本上全被海高包圆了。

江禾作为二中前二十,才堪堪挤进前二百。

而二中前十,才能挤进前一百,还是靠后的位置。

“小禾你不会在骗我们吧?”

此话一出,江秦也立即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

只是江禾对此依旧并不在意,他对于这些偏见,早就习以为常。

要是江黎说他考了全海市前两百,估计她们现在都得大摆筵席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不就是觉得我说谎吗?”

江禾大大咧咧的说道。

就当众人以为江禾要拿出什么证据的时候,江禾却是两手一摊。

“我为什么要让你们相信?”

江禾表示,你们是谁?很熟吗?为什么要证明给你们看?

见此情景,江姿也是连忙站出来打圆场。

“既然小禾不想去海高,那就不去好了,二中也不错。”

“是啊是啊,先吃饭吧。”

至此,原本有些紧张的气氛,才再次缓和下来。

突然,门外传来一声沉闷的倒地声。

众人也是纷纷放下筷子,江秦起身开门一看,居然是江黎昏倒在门口!!!

“小黎!!”

刘茹一看江黎晕倒,甚至额角都因为刚才的撞击,生成一大片淤青。

“快...快送医院!!”

江秦也是连忙抱起地上的江黎便匆匆向着门口跑去。

当江姿与江煌反应过来的时候,人都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她们两个与江禾。

小说《前世惨死,重生摆烂后他们都慌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但当刘茹再次赶到医院时,却发现江禾早已消失不见......

而她们也一连找了几天,才在学校找到江禾。

此时的江禾正坐在教室的椅子上,拼命的刷题。

这几天他的进步很大,之前他的底子就非常好,只是被那一家人耽误罢了。

现在江禾回到属于他的孤儿院,孤儿院的院长是一个年近七十岁的老婆婆,见江禾回来,也没有说什么,只表示,孤儿院的房间,一直为江禾留着。

江禾这时才知道,原来还有人,在默默无闻的角落里,爱着他。

正好,他现在长大了,也能为孤儿院出一份力。

说实话,现在国家的生活越来越好,孤儿也越来越少,虽然还是会有就是,毕竟无论哪个时代,总会有不负责的人。

不过孤儿的存在越来越少,这也是江禾愿意看到的,只有真正经历过,才知道孤儿到底有多苦。

突然,教室的大门被打开,校长对着座位上的学生们问道。

“江禾出来一下?”

校长自然是认识江禾的,就是不知道他身后的几人,来找江禾什么事。

江禾也是连忙放下手中的书本,校长来找他有什么事?

“怎么了校长?”

“这几个人自称是你的母亲和姐姐,你认识她们吗?”

校长也知道江禾从小便是孤儿,所以还带了两个保安跟在身后,生怕这几个人是什么人贩子。

班上的众人也有些好奇的看向门外。

“哇,这几个人是谁啊?都好漂亮!”

确实,不论是江煌这个商业女强人,还是刘茹这个贵妇人,都是极为吸睛的存在。

就连她们身后的三姐江姜,哪怕带着墨镜,也难掩其气质。

“小禾,你这几天都去哪里了?”

刘茹一把便拉住江禾的手,眼泪更是直接落了下来。

但江禾却是一点面子都没给,直接将手抽了回来。

“我不认识你们,请你们离开!”

说完,便直接回到教室。

校长见状,也是拦住想要冲进教室的刘茹。

“既然不认识,还请你们不要乱来,请你们离开!”

说完便要带着保安赶走几人。

毕竟是江家不允许江禾说他是江家人,所以到现在,除了江家人,谁也不知道,江禾就是江家走失十六年的小少爷。

“我是他的母亲!你们放开我!”

刘茹还想说什么,但看着面前的保安,也只能慢慢离去。

直到把几人带到校外,校长才安心离去,还叮嘱门口的保安,不要让几人进来。

一直没有发话的三姐江姜一把将脸上的墨镜摘下。

要是有人在她身边的话,一定会认出来,她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顶流歌手,江姜!

江姜本身的条件就极为不错,加上有江家在背后撑腰,自然是顺风顺水,现在甚至接了好几个大制作的电影客串,为正式进入影视圈铺路。

歌曲影视两把抓,才能在娱乐圈立于不败之地。

“这个江禾,还真是得寸进尺,居然敢说不认识我们?!”

江姜气愤的看着学校的大门,但她似乎忘了,是江家不允许江禾将他是江家人的事情告诉别人。

现在居然怪罪起江禾?

“行了,我们先回去吧,等明天再来。”

“啊?还要来啊?照我说,就等一段时间,等一段时间他自然就知道错了。”

江姜确定,江禾不过是在耍欲擒故纵的小把戏罢了。

等晾他几天,他就会乖乖回来了。

“这.....”

刘茹还想说些什么,却被江姜不由分说,直接一把拉走。

江煌也是看了眼江禾教室所在的方向。

虽然她对这个弟弟确实很愧疚,但他曾经偷过她的首饰不假,万一这真的是江禾欲擒故纵的手段怎么办?

要不就先等几天,说不定江禾真的会乖乖上门道歉,求她们要自己回来。

“快走啊大姐!你忘了今天是小黎的生日吗?”

就算江黎与她们江家没有血缘关系,但江黎可是救过她的命,当年她因为贪玩走丢,不小心掉进水里,要不是江黎,她现在肯定活不到现在。

加上十几年的相处,她可不觉得,仅仅是血缘关系,就能打破她和江黎的感情。

而坐在窗口,看着几人离去的江禾,也是没说什么。

但他也搞不明白,这几个人还来干什么?没有他的家,不是更好吗?

江秦也不会动不动就暴怒,刘茹也不会嫌弃这嫌弃那,几个姐姐也不会看她不顺眼。

怎么想都不应该回来找他吧?

突然,江禾双眼一黑,接着又是一阵耳鸣,随后便直挺挺的倒在自己的课桌前。

最后,只能听见同学们的惊呼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