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阅读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全本阅读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高口碑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作者“橘子软糖”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姜芙萧荆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定。听闻白杏的话她点点头,取来一张信笺开始写字。萧荆还不知道自己将要掉马,心里只惦记着小姑娘喜不喜欢吃杏子。晚上姜芙又做梦了,这次是在树上。她躺在树干上,身下是悬空的,对高处的恐惧让她紧紧抱着树干,眼圈沁红。只是那树干,突然间变成萧荆的模样。她搂着他的脖子,双腿也环在他的腰上。有风吹来,......

主角:姜芙萧荆   更新:2024-06-11 09: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萧荆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阅读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高口碑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作者“橘子软糖”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姜芙萧荆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定。听闻白杏的话她点点头,取来一张信笺开始写字。萧荆还不知道自己将要掉马,心里只惦记着小姑娘喜不喜欢吃杏子。晚上姜芙又做梦了,这次是在树上。她躺在树干上,身下是悬空的,对高处的恐惧让她紧紧抱着树干,眼圈沁红。只是那树干,突然间变成萧荆的模样。她搂着他的脖子,双腿也环在他的腰上。有风吹来,......

《全本阅读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彩片段


“怎......怎么了?”

“没怎么,就是怕姑娘还害怕,您放心吧,有萧大人在,林学士出不来的。”

“嗯。”

姜芙低下头闷哼了一声,在白杏没注意的地方,她的耳根悄悄红了。

不管是不是巧合,萧荆这次又救了她一回。

她好像没那么怕他了。

因着林学士的事,大房消停了几天。

最近许蕴忙着陪几个哥哥,也没给姜芙下帖子,她和白杏就窝在二房,看看医书制制香。

说起来前几次出门,姜芙还让白杏去医馆买了套银针和几种药材,她开始练习针灸和制药了。

“也不知道夫人会不会医术,她不会是什么神医传人吧?”

姜二爷和秋娘去世的早,白杏也只比姜芙大了一岁,对两人的印象不深。

在她记忆中,秋娘就是个很温柔娴静的女人,姜老夫人不喜她,她也不会往前凑,跟姜二爷关在二房里过自己的小日子。

若不是他们去世后,姑娘从遗物中翻出了医书和香谱,恐怕这些东西要永远压箱底了。

“或许吧。”

姜芙没多想,她已经沉浸在针灸的玄妙中,如果有机会能亲自给人看病就好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这天白杏突然告诉她一个消息。

“隔壁好像住进来人了,我刚才从墙根底下过听到了说话的声音。”

“是吗?”

姜芙在连针灸解毒,整个人屏气凝神,听到白杏的话她随口敷衍了一句。

白杏也没在意,知道自家姑娘沉迷医术,耸了耸肩悄悄退了出去。

隔壁,萧荆站在杏树下,抬头看着头顶黄澄澄的杏子,仿佛还能透过杏子看到小姑娘嘴馋的模样。

他嘴角忍不住噙了几分笑意。

“爷?要不我摘点给姜四姑娘送去?”

小厮趁机献殷勤,被萧荆一个冷眼扫过来,乖乖闭嘴。

萧荆自然也想光明正大送进去,可他的身份目前只能给她惹来麻烦。

再等等......

“摘筐熟透的,悄悄递过去,别让她那个丫鬟发现。”

“是。”

白杏拿饭回来,就拎着一筐杏子,姜芙眼睛圆瞪。

“你摘的?”

白杏差点被自家姑娘的话吓得扔掉筐子,“哎呦我的姑娘哎,您可冤枉婢子了,上次被那边的人骂过,我哪里敢再偷摘,这是在墙根发现的,婢子猜是不是隔壁的邻居送给姑娘的?”

姜芙拧眉,“可是我又不认得他们。”

她到现在还不知隔壁住了谁。

白杏挠了挠头,觉得也是,“可他们给我们送杏子做什么,也可能是送给邻居的见面礼,话说咱们隔壁是长公主府,这京城只有一个长公主吧,就是不知道是谁了,要不姑娘问问许姑娘,是不是之前见过姑娘,所以才送东西?”

姜芙出了两次门,也算有些见识了,或许哪次见过人也不一定。

听闻白杏的话她点点头,取来一张信笺开始写字。

萧荆还不知道自己将要掉马,心里只惦记着小姑娘喜不喜欢吃杏子。

晚上姜芙又做梦了,这次是在树上。

她躺在树干上,身下是悬空的,对高处的恐惧让她紧紧抱着树干,眼圈沁红。

只是那树干,突然间变成萧荆的模样。

她搂着他的脖子,双腿也环在他的腰上。

有风吹来,萧荆的发尾扫在她的脸颊,痒得她身子微微颤抖。

“乖,别怕。”

男人倚靠在树上,腿抵着树干,姜芙趴在他怀里,听着他在耳边安慰,不自然的想挪开。

“嗯!”

她腿刚动了两下,就听到男人闷哼一声。


“爷可是要睡了?”

萧荆用完晚膳就命下人铺床,以往他都会在书房待到半夜,这会儿外面天光还大亮,实在是反常。

“嗯。”

萧荆身子微僵,梳洗过的发尾带着潮湿,或许是下人眼中的疑惑太明显,他右手握拳抵在嘴边轻咳了一声。

“今日累了。”

“是了,爷每日办差实在辛苦,是该好好休息。”

下人不疑有他,铺好床就退出去,还小心帮他关好门。

躺在床上,萧荆闭上眼,想着小姑娘的样子,逼自己入睡。

梦里的花厅和现实中一样,只是月季繁茂的花苞堆满了半间屋子,两人就躺在这堆花丛中。

姜芙在上,萧荆在下。

萧荆睁开眼就看到小姑娘娇媚的脸。

“萧三爷?”

姜芙素手按着男人的胸膛,声音怯生生的。

以前不知他的身份,她可以随意与他相处。

如今知道他是活生生的人,性子还那样冷淡,她就害怕了。

小姑娘乖乖软软的趴在他怀里,几朵月季在她身后绽放,衬得她越发娇媚。

萧荆喉头一痒,伸手揽住她的腰,将人往前贴了贴。

虽是梦中,可触感却很真实,甚至萧荆还能闻到她身上甜甜的香味。

花枝伸出来,有朵月季落在她脸颊,小姑娘面若芙蓉,被那月季衬得宛如花妖。

萧荆眸色渐深,指腹碾着花瓣在她唇上晕染出绯色。

他白日时就想这样做了。

她的唇那样软,比这花瓣还要娇嫩,引得人想要蹂躏。

姜芙吓坏了。

明明梦中更过分的都做过,可那会儿她不知道萧荆的身份,自然不怕他。

但如今知道他是萧玉璋的小叔,白日时还对她冷着脸,晚上却入梦来欺负她。

姜芙小性子上来,张嘴咬了他一口。

但她那力气跟猫儿一样,指腹被她牙磨着,不疼还带着痒,萧荆往里探了探,抵着她的舌,几滴涎水从嘴边落下,姜芙眼神微怔,杏眼如小鹿般惊慌,挣扎着将他推开。

梦境倏然转为黑暗,萧荆睁开眼,将手伸到眼前,黑暗中死死盯着。

上一瞬他还抱着小姑娘,下一瞬怀里就空了。

他就这样可怕,现实中怕他就罢了,就连梦里也开始抗拒他。

......

“姑娘,要不我去求大太太给您找个大夫吧,总这样不是法子。”

白杏进门就看到姜芙围着被子,神情恹恹的坐在床上。

原本娇艳的面容也像打了蔫的花苞一样,憔悴的很。

“嗯。”

姜芙小脑袋点了点,松了口。

她竟然咬了他。

太可怕了。

她实在不想再梦到萧荆了。

大房。

昨日姜瑶和姜琳出去逛街,错过了萧家退亲的热闹,这会儿两人依偎在严氏身边,表情颇为遗憾。

“早知道昨日就不出门了,也不知道萧家是怎么羞辱她的,而且竟然还是萧家三爷来退亲,姜芙何德何能!”

明明是坏事,姜瑶眼圈却要嫉妒红了。

毕竟那可是萧荆啊,平日哪能见得到,姜芙还真是好运气!

姜家两房总共四个小辈,姜瑶是姜大太太亲生的女儿,行二,上面还有个哥哥姜琦。

姜琦早早娶妻,妻子是严氏的娘家侄女,他在外地做知县,无召不得回京。

姜瑶比姜芙大了一岁,今年已经十七。

严氏对这唯一的女儿很是宠爱,还没及笄就给她相看人家,只是如今姜府没落,姜家大爷虽然袭了爵,但忠勇伯府也只剩个空壳子。

他在翰林院挂了个闲差,平日上朝都排不上号。

姜瑶的亲事高不成低不就,又有姜芙的亲事在上面压着,严氏憋着劲要给女儿挑个更好的。

可京城除了王公贵族,哪个能比得过萧家,姜瑶就这样蹉跎了。

再说姜琳,她只比姜瑶小几个月,是姜大爷的妾室所出。

严氏善妒,姜家大爷后院只有这一个妾室,还是严氏的陪嫁侍女,所以姜琳从小就是姜瑶的小跟班,对她唯首是瞻。

听到姜瑶的话,姜琳附和道,“萧家三爷那样的人物自然看不上姜芙,倒是二姐跟他很是相配。”

“琳儿莫要打趣我!”

姜瑶捂着脸嗔了姜琳一眼,可仔细看过去,她眼底却是藏不住的势在必得。

姜琳的话让严氏也有些意动。

“琳儿说得没错,若瑶儿嫁给萧荆,咱们姜家也能更进一步。”

以前姜芙跟萧玉璋有婚约,严氏不敢想,现在萧家退了亲,她自然就没了顾虑。

“谢家刚送来帖子,三日后举办赏荷宴,如今谢家简在帝心,他办宴会萧家定会捧场,到时候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争取让萧三爷看上你。”

说着,严氏从身边婆子手里拿出几张名帖递给姜瑶姐妹二人。

“怎么是三张?”两人都有些惊讶。

“谢家也请了姜芙。”严氏答道。

“请她做什么?她刚被退亲,名声都坏完了,去谢家出丑吗?”

姜瑶嘟着嘴很是不满,她可不想被姜芙连累。

“这赏荷宴是谢大姑娘主办的,你又不是没听说过她的名声,最是个面面俱到的,既然邀请姜府的姑娘,自然不会漏了姜芙。

我儿放心,姜芙被萧家厌弃,已不足为惧。”

知女莫若母,严氏自然知道姜瑶在想什么。

姜芙那张媚色倾城的脸,任谁看了都会心动,不然她也不会关她十多年了,就怕萧大公子见了动春心。

但如今亲事已退,就算萧大公子想反悔,世子夫人也会拼死拦着他。

毕竟这亲事退的不光彩。

姜芙无依无靠,身后没有助力,日后只能做妾,哪里配做她女儿的阻力。

姜瑶被严氏说服,转怒为喜,“娘说得对,她才不配我上心呢,去参加宴会也好,姜芙从未出门见过人,她那胆小如鼠的性子肯定会被人嫌弃。”

只要想到姜芙会在众人面前出丑,姜瑶就兴奋的不行。

这宴会,姜芙必须参加!

几个裁缝娘子来了二房,给姜芙量体裁衣。

“王妈妈,这是要做什么?”

二房还从未来过这么多人,白杏有些警惕。

王妈妈轻蔑的哼了一声,“太太心善,允四姑娘去参加谢家的宴会,这不,还让人给四姑娘置办新衣呢。”

“宴会?我家姑娘也能去?”

白杏又喜又忧,喜的是她家姑娘终于能出门,说不定这次出去还有机会去药堂找大夫看看魇症。

但忧的是,自家姑娘刚被萧家退亲,外面的人不知道会怎么说她呢,姑娘性子这样软,万一被欺负了怎么办?

白杏又发愁了。

“我还能骗你不成,锦绣坊的衣服可不便宜,若不是为了去谢家,四姑娘可没有机会穿这样的好料子。”

王妈妈语气讥讽,她抬着下巴趾高气昂的看着一旁看书的小姑娘。

四姑娘美则美矣,可性子实在上不得台面,日后也是个做妾的玩意儿。

她撇撇嘴,眼神越发鄙夷。

姜芙后知后觉抬起头,知道这婆子是在嘲讽她,她倒不觉得难受,反正她们的轻视厌弃也不能让她少块肉。

姜芙揉揉脖子,将看了大半的书阖上,这是母亲留给她的香谱,这些年她不知翻了多少遍,书上的香方都已经倒背如流,只是从没上手做过。

她手痒的很。

赏荷宴姜芙不感兴趣,但她想出门买香料。

想到这,姜芙心头意动,对着白杏说道,“那就去吧。”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姑娘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三爷欺负你了?”

从马车上下来,白杏就看出姜芙的异常。

萧家三爷那样凶,姑娘跟他共处那么久,肯定害怕极了。

“......嗯。”

姜芙低着头,口中支支吾吾,她这副心虚的模样落在白杏眼中就成了害怕。

她就知道!

姑娘真可怜。

“下次姑娘怕就带着我,婢子脸皮厚,在前面替您撑着。”

白杏扶着她,苦口婆心的叮嘱着。

她虽然也怕白杏,可不能留姑娘一人面对‘猛兽。’

姜芙眉眼弯弯,被她逗笑,“好。”

白杏才不会欺负她......

不对,他最会‘欺负’她了。

姜芙低头咬唇,想到那些绮梦,小脸更红了。

还好白杏光顾着控诉白杏,没扭头看她,不然白杏恶霸的名声就要进一步坐实了。

......

姜家大房。

自从姜芙入宫,严氏母女就坐不住了。

几人抓心挠腮想要知道宫里的事,既想看姜芙出丑,又怕她得罪贵人连累姜家。

母女两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屋里急得团团转。

“娘,这小贱人怎么还不回来,不会真得罪贵人挨罚了吧?”

姜瑶眼中含着恶意,出口就是刻薄的话。

一旁的姜琳悄悄抬头,被她嫉恨的表情吓得心头一跳。

姜瑶好像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姜芙还真是厉害。

姜琳心里是羡慕姜芙的,明明都是毫无助力的姜家女,姜芙还被萧家退亲,可她转头就攀上了许蕴,如今连皇宫都能进得去了。

姜琳心里后悔,早知道就去跟姜芙交好了,说不定今日她也能跟着进宫。

“回来了回来了,四姑娘回来了。”

就在严氏母女彻底失去耐心的时候,王妈妈从门外跑进来,她气喘吁吁的,脸色却兴奋的不行。

“太太,二姑娘,四姑娘刚从后门进来。”

严氏起身,“车夫呢,快让他进来。”

她进不了宫,车夫应该能知道些事吧。

王妈妈拍了拍胸口,让自己呼吸顺畅些,“老奴正要跟您说这事呢,送四姑娘回来的不是老刘头,那马车没标记,也不知是哪家的,将四姑娘送回来就悄悄走了,这么隐秘,您说会不会是四姑娘的情郎啊?”

“情郎?”

姜瑶激动了。

“娘,王妈妈说得对,肯定是姜芙跟人私会去了,宫宴哪里会需要这么久,说不定她今日出门就是为了会情郎呢。”

姜瑶神情兴奋,可严氏却不这样想。

姜芙太邪门了,她们母女接连几次在她身上栽了跟头,万一这次又是误会呢。

“看清楚了?会不会是许家的马车?”

姜芙跟许蕴关系好,许蕴送她回来也是有可能的。

王妈妈摇头,“不是许家,车帘掀开时,老奴看到了一双黑色云靴,虽没看清楚人,但老奴能肯定是个男人,而且四姑娘下马车脸色绯红,像......”

她突然闭上嘴。

姜瑶连忙追问,“像什么,你这老婆子快说啊!”

王妈妈语气鄙夷,“像......像被男人滋润过一般。”

“嚇!”

到底是未出闺阁的少女,姜瑶脸一下子就红了。

姜琳也红着脸,但却忍不住竖起耳朵听王妈妈往下说。

“太太,四姑娘做这事是给姜家丢人啊,二姑娘正是说亲的时候,若四姑娘私会情郎的事传出去,二姑娘三姑娘名声都得受连累。”

听到对自己有影响,姜瑶急了。

“娘,这小贱人不守贞洁,得将她浸猪笼!”

她还要嫁给白杏呢,怎么能被姜芙拖累了。

严氏黑沉着脸,姜瑶就是她半条命,姜芙毁了自己她不管,但若毁了她的瑶儿,她杀了她都不为过。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姜芙主仆待在角落里,注意她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谢婵,跟林雪燕等人说话时,眼神时不时瞥向院门处。

“谢姐姐可是在看三爷来没来?”

林雪燕是个藏不住话的,见谢婵眼神缥缈,笑着打趣她。

谢婵表情微凝,眼中闪过不快,但很快恢复如常,“自然要等人到齐了才能开宴。”

“是了,还是谢姐姐想得周到,就是不知三爷今日有没有空,还有萧玉璋,我都好几日没见他了。”

林雪燕嘟着嘴,她今日本还想着让萧玉璋看看姜芙有多丑呢,哪想到姜四长得这样美,把一园子的贵女全比下去了,她这会儿也说不清到底想不想萧玉璋来了。

“姑娘,三爷来了。”

谢婵的婢女说了一声,原本嘈杂的湖边倏然安静了下来。

此时姜瑶姜琳姐妹也走到了姜芙身边。

白杏今日穿得依然是一身黑衣,他性子冷淡,又偏爱黑色,愈发显得不易亲近。

只是白杏的身份摆在这,多得是想要扑上去的贵女,更何况他长相丰神俊美,京城无人能出其右。

院门离湖中心有很长一段路,倒是姜芙角落偏僻挨着院门,白杏一进来她就看到了。

梦里她敢胆大咬他,可到了现实中姜芙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她拉着白杏的袖子,竭力往她身后躲,盼着白杏别看到她。

可她不知,她太耀眼,白杏进门眼神就锁定了她。

见到小姑娘怕极他的模样,白杏的眉眼一下子就压下来。

他生气了!

白杏周身散发出冷气,不仅姜芙发现了,姜瑶离得近,也立马感受到了。

她兴奋的攥紧拳头,看着姜芙突然开口。

“四妹妹,你的帕子掉了。”

“我没有......”

姜芙下意识反驳,她今日出门得急,根本没来得及带帕子。

只是抬头看到姜瑶充满恶意的眼神,还有周围针落可闻的静谧,她心头一凉。

姜瑶是故意的。

今日来参加宴会的贵女哪个不是奔着白杏跟萧玉璋来的,她的身份本就尴尬,姜瑶这样一喊,倒像是她故意使小动作引起白杏注意一样。

姜芙捏紧了白杏的袖子,眼圈气得发红。

她不是第一次被姜瑶欺负,可从未像今日这样生气过。

白杏是她心中的隐秘,他们在梦中做尽亲密的事,可现实中也不过才见两面而已。

姜芙怕他,想躲着他,根本不想与他扯上关系。

“不是我的帕子!”

小姑娘声音里夹着哭腔,眼神却极倔强,白杏冷硬的心忍不住颤了一下。

她这样软的性子,一定是受了大委屈,才会这样生气。

白杏转身居高临下睨了姜瑶一眼,将姜瑶脸上的得意吓得瞬间消散。

“三爷......我......我看着帕子从她身上掉出来的。”

“二姑娘说谎!我家姑娘今日根本就没带帕子!”

白杏也气急了,梗着脖子替姜芙辩驳。

姜瑶想出口骂她,但白杏的冷眼盯着,姜瑶耸了耸脖子有些心虚。

“反正就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不是她的是谁的。”

她声音越来越小,周围的贵女们也渐渐反应过来,这是姜瑶想要陷害姜芙呢。

这姜家还真是上不得台面,一家人都能背刺。

不过看到姜芙娇媚的脸,她们又将那几分同情咽了下去。

这样的容貌,不知萧三爷会不会留意。

众人屏着呼吸看向白杏,却见白杏从姜瑶身上收回眼神,抬腿往湖中心走,看都没看姜芙一眼。

满园子的贵女都放下心来,她们就说,萧家三爷向来不近女色,冷漠无情,怎么会因为姜芙有几分姿色就注意她。

只是众人不知,白杏衣袖间的手已经紧紧攥住。

“小门小户就是事多,谢姐姐你下次可别再请她们了,不够丢人的。”

林雪燕一脸鄙夷,很是看不上姜家姐妹,完全忘了姜芙等人能来还是她撺掇的谢婵下帖子。

谢婵没回话,只是那脸色并不好看。

还好接下来的宴会进行顺利,白杏坐在主位,谢婵坐在他身边,两人俨然一对璧人。

姜芙依然坐在角落里,她耷拉着头,神情郁郁。

白杏知道自家姑娘被冤枉了不高兴,遂变着花样哄她。

“等回了府婢子给姑娘做桃花糕可好?”

她跟厨房的何妈妈关系不错,可以偷偷用会小厨房,姑娘平日不开心的时候吃到点心就开心了。

姜芙绞了绞手指,勉强扯出点笑意,“嗯。”

姜瑶一直盯着这边,见姜芙笑了,她差点把指甲掐断。

刚才没算计到她,还连累自己被白杏瞪了,姜瑶心中的嫉恨达到顶峰。

正好这会儿谢婵起身,邀贵女们一同赏荷。

谢家的宅子极大,光这园心湖就占了数十亩地。

说起来这本不是谢家的宅院,上一任主人是叶家。

叶老太医跟谢老太爷同是先帝在时的太医,只不过叶老太医触怒圣颜被满门抄斩,此后叶家的宅子就归给了谢家。

而叶老太医死后,谢老太爷一路高升,凭借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在京城人人敬重。

谢婵跟白杏介绍着湖中的荷花,白杏时不时应一声,态度冷淡。

他这会儿正惦记着小姑娘,她胆子那样小,也不知刚才哭了没有。

“这株并蒂莲已经开了百年,听祖父说先帝就极喜欢,每逢花开都会来看一眼......”

众人走到那株并蒂莲处,谢婵温声说着。

并蒂莲就在姜芙旁边,谢婵说时她也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姜瑶见她离湖边极近,眼神亮了亮。

她们这边是个死角,旁边又有姜琳挡着,再加上众人的目光都在谢婵那,根本没人注意到这边。

姜瑶伸手猛地推了姜芙一把,小姑娘身子摇晃,不受控制的落入湖水中。

“嘭!”

“落水了,我家姑娘落水了!”

白杏声音惊惶,打断了园子里的安静。

这湖水极深,姜芙不会凫水,腥凉的湖水灌入口鼻,她挥着手胡乱挣扎着,身子不断往下沉。

谢婵眼中浮现一抹怒气,自己好不容易能和白杏说上话,却被这姜四打断好几回,她压着怒火,沉声唤侍卫,“快救人!”

可还不等侍卫过来,她身边的人就果断跳下去,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赛龙舟是京城一年一度的盛会,许蕴的三个哥哥也都回来了。

因着许家是跟小太子一组,许家公子们每隔两日就会进宫一次,皇上专门辟了一个湖出来,给太子练习。

这是太子第一次参加赛龙舟,不求夺冠,但成绩也不能太差。

许蕴跟着几个哥哥入宫,她不耐烦在日头底下看着,带着丫鬟去了摘星殿。

“公主,许家姑娘来了。”

许皇后共有一儿一女,小太子年仅十二,是皇上唯一的皇子。

除了小太子,她还有个女儿。

明月公主听到宫女的禀报,从榻上起身。

她年纪比许蕴还要稍大一些,一身素衣,头上也没佩戴太多首饰,只用根玉簪挽住头发。

只是和她的素净形成对比的是她脸上的红斑,大片的红斑从眼睛蔓延到耳际,衬得她宛如恶鬼。

许蕴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明月公主连忙从宫女手中接过面纱,只是那面纱盖得住脸,却盖不住眼睛,几片红斑还是露了出来。

“表妹怎么有空入宫来了?”

明月公主声音温柔,微微垂着头,不想让脸上的红斑露出来。

许蕴似是看不出她的难堪,上前挽住她的胳膊,“自然是想表姐了啊。”

“促狭鬼!”

明月公主没什么玩伴,旁人看到她的脸都会做噩梦,只有许蕴不害怕她。

许蕴进宫的日子是她最开心的时候。

“表姐你不知,最近我又认识了一个很有趣的小姑娘,若你见了也定会喜欢她。”

许蕴拉着明月公主的手跟她说姜芙,还把姜芙送她的香珠给明月公主闻。

“看,这就是阿芙妹妹做的,我知道表姐喜欢玫瑰香,特地给你挑出来的。”

明月公主伸手接过,她虽因容貌有瑕整日关在宫殿里,但帝后宠爱,她吃穿用度都是最好的,自然练就了一双火眼。

玫瑰香珠入手,明月公主就知这是极品。

“很好闻。”

“是吧!阿芙妹妹真的很厉害。”

许蕴笑眯了眼,明月公主夸姜芙,比夸她还要高兴。

毕竟她可是第一个知道姜芙特别之处的人。

明月公主从未见过许蕴这副模样,心里对姜芙产生了好奇。

“若有机会......”

她想说若有机会见一见那姜四姑娘,但想到自己鬼刹般的脸,明月公主闭上了嘴。

“这玉镯是母后赏赐我的,你替我送给姜四姑娘,她的香珠我很喜欢。”

“好!”许蕴当没听出明月公主的话外音,笑着接过。

两人说了半天话,临近午膳的时候许蕴离开了。

明月公主不习惯在旁人面前摘掉面纱,许蕴来宫里这么多次,都没用过午膳。

她很心疼这个表姐,明明是金枝玉叶,却要缩在宫殿里,见人都要小心翼翼。

若叶老太医还活着就好了,他医术比谢老太爷还好,说不定有办法治表姐的红斑。

然而叶家满门抄斩已经近三十年,说这些早就没有了意义。

许蕴从摘星殿出来,在宫门口遇到了萧荆。

她和萧荆并未见过几次,更谈不上说话了。

许蕴弯腰行了个礼就要离开,却被男人叫住。

“许大姑娘。”

“萧三爷?”

许蕴表情有些诧异。

他们应该不熟吧?

“赛龙舟那天,许家可定好包厢了?”

许家虽然出了个皇后,但京城显赫的家族多得是。

看赛龙舟最好的包厢早就被人提前定下,许家还真不一定能抢得过。

许蕴不懂萧荆为何会问她这个,一头雾水的点头,“母亲已经定了御景楼的乙字包厢。”

御景楼的包厢分甲乙丙三级,甲字包厢视野最为宽广,可也最为难定,只有三间早就被权贵们抢光了。

就连这间乙字包厢都是许夫人提前半年才定上的。

萧荆了然,从怀中掏出一块牌子。

“这是甲字包厢的牌子,萧某要比赛用不上,空着也是浪费,许大姑娘可以多请些闺阁好友一起观看。”

“啊?”

许蕴盯着手中的牌子,这下是真的懵了。

萧荆怎么会送牌子给她?

而且还是御景楼最难订的甲字包厢。

丫鬟春雨脑子活泛,想到了一个可能。

“姑娘,您说会不会是萧三爷喜欢您?”

“说什么浑话!他眼瞎了才能看上我!”

许蕴还是有几分自知之明的,萧荆不近女色肯定是眼光甚高,自己容貌一般,家世也平平,萧荆怎么会看上她。

不过小丫鬟的话也给她提供了一条思路,萧荆让她邀请闺阁好友,她平日里玩得朋友确实有几个,但能称得上好友的也只有姜芙一人。

难道萧荆真正的目的是姜芙?

许蕴越想越觉得有道理,之前萧荆跳水去救姜芙她就觉得奇怪了。

萧家三爷是什么样的人,贵女死在他面前他都不会眨下眼睛的,哪里会好心救人。

他救姜芙不是因为离得近,而是他看上了姜芙。

许蕴死死捂住嘴,压下口中的惊叹。

阿芙妹妹那样的美貌性子,萧荆喜欢再正常不过。

只是阿芙妹妹是萧玉璋退过亲的未婚妻啊,差点要叫他小叔叔的,他怎么能下得去手。

许蕴纠结的看着手中的牌子,只觉得这是块烫手山芋。

她怎么能把阿芙妹妹那样娇媚的人儿往虎口里送呢。

萧三爷真是个禽兽!

......

姜家大房。

姜瑶和姜琳试着衣服,赛龙舟比谢家的赏荷宴还要热闹,最重要的是京城的郎君公子哥都要参加,是各家女娘选夫婿的时候。

姜瑶挑花了眼,总觉得哪件都差点,衬托不出她的美貌。

“这花样也太老气了,锦绣坊怎么选的料子!”

姜瑶手中的衣裙是个浅绿色的,其实并不老气,只是她看到这绿色就想到姜芙。

若自己有小贱人那张脸,何愁找不到佳婿。

姜瑶眼中恨恨,拿剪刀把那衣裙剪烂心里才顺畅。

“娘,您得早些把姜芙嫁出去了,林学士的身子骨可撑不了多久。”

她要姜芙嫁给糟老头子日日被折磨,当寡妇可不行。

那是享福。

严氏点头,“已经跟你爹说了,等端午过后就设宴请林学士来家里,他见了人自然会来提亲。”

“那就好!”


萧荆给许蕴送过包厢,萧玉璋觉得有三叔发话,许蕴肯定会帮自己把姜芙约出来。

他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心里美滋滋的,根本没注意萧荆的脸越来越黑。

“你想约姜四?”

“嗯!我想跟阿芙妹妹道歉,之前退亲是我错了,我不该因为谣言就误会她,希望她能原谅我,也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嘿嘿......”

“啪!”

萧荆手里的茶杯碎成几瓣,鲜血从指缝中渗出来,砸在地上溅起鲜红的花。

“三......三叔?”

萧玉璋吓了一跳,连忙喊小厮叫大夫。

萧荆握住碎片,眼尾泛起猩红,“云安,送客!”

“三叔!”

萧玉璋被赶出来人都是懵的,他不知道自己怎么得罪萧荆了,接连两次被赶出门,难道是他做了什么错事惹三叔不开心了。

云安看着他反思的模样,都有些可怜他了。

三爷以前多疼大公子啊,可有了姜四姑娘,大公子就成地里的小白菜了。

“大公子,三爷跟许姑娘没有任何关系,以后这话您可别再说了,不然抹黑了三爷的名声,三爷会生气的。”

“......行吧,三叔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

萧玉璋努努嘴,原来萧荆发怒是因为这啊,他缩了缩脖子,自家三叔还真是不近女色,冷血无情,他日后可得注意些,不能让任何女人跟三叔扯上关系。

不过除此之外,萧玉璋心里又有些庆幸。

之前萧荆救了姜芙,他还担心三叔对阿芙妹妹有心思呢,如今看来都是他多想了。

三叔,不会喜欢任何女人!

萧玉璋离开后,云安取来金疮药,“三爷,我给您包扎吧?”

萧荆张开手,茶杯碎片嵌入肉里,掌心血肉模糊,只是看就知道有多疼,可他却面不改色。

“宫里的帖子送过去了吗?”

“送了,说不定这会儿已经到四姑娘手里了。”

“嗯。”

萧荆心里舒服了点,他能猜到小姑娘这些天故意躲着他,加上今日萧玉璋的话,萧荆有些急了。

小姑娘是他的,谁也不能抢。

自己侄子也不行。

姜家大房,严氏看着王妈妈递过来的帖子半天没能回神。

“......你说这是宫里送来的?还是给姜芙的?怎么可能?”

皇后竟然给姜芙送帖子,邀她去宫宴,这一定是她早上还没睡醒。

姜瑶比严氏反应更大,她以前从未把姜芙看在眼里,可是如今姜芙接二连三打她的脸。

这次更是彻底要打肿了。

“王妈妈,这一定是假的对不对,是姜芙伪造的!”

“太太,姑娘,是真的,老奴亲手从公公手里接过来的,而且宫里的帖子,四姑娘哪有本事伪造啊......”

王妈妈吞了吞口水,觉得姜家要变天了。

这个胆小怯弱的四姑娘,怎么就突然入了贵人的眼呢。

“那我呢,我能不能去?”

姜瑶眼巴巴盯着,王妈妈吓得后退几步,“这......这老奴哪敢说......”

旁的帖子也就罢了,皇后亲自让人送来的,姜家是嫌命长才敢昧下。

她们心里都知道,这是皇后给姜芙的,只是难以接受罢了。

“这个贱人!她凭什么!”

还能凭什么,当然是凭她命好,搭上了许蕴,在皇后面前都有了名字。

严氏心里嫉恨,但却不敢使绊子,甚至还要给她好好准备衣服首饰,不然姜芙穿得破破烂烂的出去,旁人都得说她这个做大伯母的面甜心苦。

“早知道那日就不该让她去谢家!”

不去谢家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也不至于现在一发不可收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