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穿成暴君女儿,爹爹靠读心反败为胜高质量小说阅读

穿成暴君女儿,爹爹靠读心反败为胜高质量小说阅读

棠亿亿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推荐《穿成暴君女儿,爹爹靠读心反败为胜》是作者““棠亿亿”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宁熙帝淑嫔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团宠萌宝全家读心术暴君】梓墨穿书了,穿成没几年就要被灭国的熙国的小公主。按照剧情,她没过多久就被皇帝的宠妃给害死。梓墨生无可恋。罢了罢了,她本来就死了,穿成炮灰至少也多活了几天,那也是赚了。反正她父皇是个暴君,没过几年就被男主杀掉,脑袋挂在城门上晾了十天十夜。她现在死,也好过被这个快被杀的暴君连累。听到梓墨心声的暴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会预知未来?他就把她时刻带在身边,谁是奸臣,谁是忠臣,他都可以从她的心声里知道。没满朝文武发现,陛下对这个刚出生的小公主极致宠爱,恨不得时时...

主角:宁熙帝淑嫔   更新:2024-04-05 21:3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熙帝淑嫔的现代都市小说《穿成暴君女儿,爹爹靠读心反败为胜高质量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棠亿亿”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推荐《穿成暴君女儿,爹爹靠读心反败为胜》是作者““棠亿亿”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宁熙帝淑嫔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团宠萌宝全家读心术暴君】梓墨穿书了,穿成没几年就要被灭国的熙国的小公主。按照剧情,她没过多久就被皇帝的宠妃给害死。梓墨生无可恋。罢了罢了,她本来就死了,穿成炮灰至少也多活了几天,那也是赚了。反正她父皇是个暴君,没过几年就被男主杀掉,脑袋挂在城门上晾了十天十夜。她现在死,也好过被这个快被杀的暴君连累。听到梓墨心声的暴君:?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她会预知未来?他就把她时刻带在身边,谁是奸臣,谁是忠臣,他都可以从她的心声里知道。没满朝文武发现,陛下对这个刚出生的小公主极致宠爱,恨不得时时...

《穿成暴君女儿,爹爹靠读心反败为胜高质量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朕何时说让你烧毁?你先起来。”

“谢父皇……”萧临渊战战兢兢站起来。

宁熙帝朝他招手,叫他站得近一些。

“老七,你能痛定思痛,痛改前非,朕很高兴。那些小人书和话本,你也不必扔。凡事都有两面性,朕是清楚这点的。

你能看懂那些小人书和话本,便说明你能听懂看懂那些小国的语言文字,朕刚收服那些小国的土地,如今还并未收服人心,要完全收服人心,还得语言互通。

朕已有计划,在鸿胪寺开设语言学堂,多培养一些精通各方言的人才,现如今最大的难题就是能胜任教学的先生很稀缺,朕看你就很合适。

所以朕决定,让你到鸿胪寺语言学堂,做教授先生,你也好好收收你的性子,稳稳当当干一件正儿八经的事。”

“啊……父……父皇……儿臣……儿臣……”萧临渊吓傻了,他没听错吧。

“怎么,不乐意?”宁熙帝哼唧。

“乐意,乐意!儿臣定不辜负父皇所托,定会认真负责,做好教授先生!”萧临渊激动之下,朝着宁熙帝下跪感谢。

这就是皇家父子,很多时候还得恪守君臣之礼,但是被重视,萧临渊依旧处在震惊和激动中,谁能想到,他前脚还是个被关在宗人府受罚的纨绔,现在竟然成了先生了?

小梓墨也激动了。

【爹啊,你真的是英明神武啊!你竟然知道不一定有治国才能的皇子才是有才学有能力的皇子,这是历朝历代多少个皇帝都不能知道的啊!我七皇兄这人才,也只有在你这里,才不会被浪费掉了!】

【我就说啊,我爹刚登基就御驾亲征,收服了那么多大熙国历任皇帝都没能收服的小国,他不像是个昏庸无能的暴君啊!看来是原著作者乱写,我爹多英明神武啊!】

【太好了,命运的齿轮转得很不错啊,我七皇兄这大才子终究不会被埋没了,父皇真是个伯乐啊!以后七皇兄肯定不会下场那么惨啦!还能成为一代能臣吧,我爹就是牛,我七皇兄也牛!】

此时的萧临渊一边听着小梓墨的心声,一边更确定自己这个妹妹就是自己的福星了,他精通那么多语言和文字,以前父皇都看不到,甚至连他自己都不觉得这是个优点。

结果现在,他因此成了鸿胪寺里的教授先生了,这不就是他的妹妹给他带来的福运啊!

一时间他更加喜欢小梓墨了。

宁熙帝也很高兴,他的女儿又在心里把他夸得天花乱坠呢!而且,虽然他听不到萧临渊和言苍的心声,但是他也在他们的眼里,看到了崇拜之意,他很受用。

更让他喜出望外的是,他一直觉得自己这个儿子是个废物,结果现在知道他是个人才,还是一个能大有为错的人才,这对他来讲,可是一个很大的惊喜啊。

宁熙帝也不拖沓,马上命人到鸿胪寺把袁泽方召进宫来,商量在鸿胪寺设方言学堂之事。

而此时,延禧宫。

七皇子的生母,延禧宫主宫娘娘靓妃着急得踱来踱去。

“翠喜,你说本宫是不是倒霉啊,为什么本宫这个肚子这么不争气,就是生不出女儿呢?生了个臭小子,成日只知道闯祸,一点都没有小闺女乖巧,这不,又被关到宗人府了,真是让人头疼,本宫生的怎么就不是个闺女呢?”

跟在靓妃跟前的翠喜:……

小说《穿成暴君女儿,爹爹靠读心反败为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宁熙帝的耳朵被小梓墨吵得嗡嗡响。

小闺女啊, 你别光顾着喊,快说到底是什么紧急情况啊。

【爹啊,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这时候会因为袁泽方要求停止进口澈水国的棉布,你一气之下就贬他官,撤去他鸿胪寺卿的官职?别啊爹!】

【爹你可要听他的啊!澈水国那是在搞倾销啊!倾销懂吗爹?他们低价给我们熙国出售棉布,于是熙国种棉花的农户因为棉花价格不好就不种了,原本织棉布的布商也因为没有利润就不织了,改行了】

【过不了两年,熙国就无人再种棉花,也无人再纺织棉布,整个熙国的棉布产业都瘫痪了,那时候澈水国再把棉布的价格抬得很高,那熙国老百姓怎么办啊!只能高价跟他们买啊】

【咱们熙国的老百姓,还有朝廷,到时候会因为这一笔开销苦不堪言,影响到了别的地方的开销了,甚至影响到了军饷,澈水国到时候会趁机骚扰边境,死了很多人,爹你也会因此被人称为昏君,连个边关都守不好啊!】

小梓墨着急地在心里呐喊,她真的好恨自己还不会说话啊,张嘴喊出来的咿咿呀呀声都透着着急。

宁熙帝惊出了一身冷汗。

“倾销”这个词他之前是闻所未闻,但小闺女的意思他听明白了。

“小十一,别呀呀了,你还小,咱们不着急学说话。”宁熙帝感觉到小闺女的着急,心疼地拍拍她的后背,他闺女就是好,就是孝顺,但是不能伤到她自己了。

袁泽方进乾清宫后突然觉得自己应该重新想一套措辞,毕竟他之前多次和陛下说禁止进口澈水国棉花的事,刚开口就被陛下打断,因此他觉得先前那套说辞不行。

就在他苦想这次要怎么开口的时候,宁熙帝先开口了。

“袁爱卿,你的意思朕都明白,就照你说的办。”

“啊?”袁泽方愣了愣,吓了一大跳,“陛下,您……您怎么突然同意了?”

皇帝听进去他的建议,他自然是高兴的,可是他也是有些想不通,甚至还掐了掐自己的大腿,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很疼,不是在做梦。

“你说什么胡话,什么叫突然同意?朕之前只是没听你说完话,可曾拒绝过你?”

“这……”袁泽方想了想,确实是这样。

是的,以前皇帝每次都打断他,他才以为皇帝不同意的,但实际上陛下从未说过一句不啊。

一时间,袁泽方激动得手抖。

“这阵子朝廷上的事情太多了,三部尚书的职位至今还空着,姜大学士又去了南越省,朕政务着实是繁忙了些,才耽搁了你说的事,朕并没有不同意,你说得对,就照你说的做,你还有什么要说的?”

宁熙帝觉得袁泽方能想到澈水国的计谋,肯定不只是制止澈水国那么简单,应该还想到了什么应对措施。

一个能让他闺女夸为“忠臣能臣”的人,宁熙帝觉得定不简单。

“你能看出来的事,朕怎会看不出来,熙国老百姓能从澈水国购入低价棉布,定然就不会有人去种植棉花,也不会有人去织棉布了,你是害怕熙国的棉花棉布业因此瘫痪掉对吧,朕不傻,朕早就想到这点了。”见到袁泽方惊讶得答不上话,宁熙帝又补充。

袁泽方听到皇帝这么说,险些喜极而泣,觉得自己真是跟了一个明君啊!他那么努力苦学,考上状元值得了啊。

宁熙帝也看出来袁泽方眼里突然生出来的崇拜之情,心里嗯哼了几声,有些得意。

袁泽方清了清嗓子。

“陛下,老百姓现在频频购入澈水国的低价棉布,需求已经饱和了,但是澈水国如今还想继续低价继续到熙国抛售,臣以为,我们可以用加高关税的方式,强行让澈水国抬高棉布价格,这样一来,就可以停止他们的抛售行为。

另外,咱们熙国老百姓如今手中都有大量的棉布,朝廷可以用比他们的购买价更高的价格回购他们购入的棉布,如此一来,老百姓有钱赚,老百姓高兴,老百姓手里囤的棉布卖给了国库,也能重新刺激老百姓种植棉花,织棉布。

微臣也知道,此等作为会消耗国库很多银钱,但是和让澈水国毁掉咱们熙国的棉布产业比,这些钱,不算什么的,而且棉布放在国库,也可以作为战略物资,我们囤在国库,不会有损失……”

“准了,就按照爱卿说的做。你精通澈水国语言,这件事就交给你联合户部去做,户部尚书的位置如今还空缺着,暂时由你兼任,你把事情办好,朕重重有赏!”宁熙帝很干脆。

消耗国库银钱?他不怕,他不是刚收缴那些个大贪官的金库吗,现在国库充盈得很的。

袁泽方喜出望外,赶紧行礼。

“微臣不求回报!微臣定会替陛下办好这件事!圣上英明啊!”

小梓墨见证了这剧情的扭转也惊呆了。

【啊啊啊啊!我现在有理由怀疑我看的原著其实是同人文,作者对我渣爹这个角色有意见才故意把他写得那么蠢那么坏的吧!我渣爹妥妥的明君啊!作者乱写!】

【原来我渣爹门清啊!袁泽方看出来的事情我渣爹也看出来了啊!渣爹!你太帅了,你是我滴神啊!】

【恭喜渣爹又收服了一个能臣了啊,咱们熙国,以后可定会更加欣欣向荣的!爹爹威武啊!】

宁熙帝这次被小梓墨夸得有些心虚了,他哪里看出来了,还不是听了她的心声作弊了。

不过小家伙一口一个威武,一口一个你是我的神的,听得他也是无比受用。

他闺女夸他啊,他闺女还说他是她的神,这是崇拜啊!而且她后来喊他什么?爹爹?不是渣爹了?想到这里,宁熙帝更加高兴。

他拟好了圣旨,叫袁泽方拿着圣旨行事。袁泽方接旨退下,就见言苍目光灼灼地看着自己。

“言苍,你怎么了?”宁熙帝问。

小说《穿成暴君女儿,爹爹靠读心反败为胜》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梓墨感觉到自己穿成了小婴儿,正被人抱在怀里。

一睁眼,看到的就是金碧辉煌的大殿。

扑面而来的富丽堂皇险些闪瞎了她的眼,前方墙上还挂着金灿灿的“正大光明”牌匾。

这好像是古代皇帝处理政务的乾清宫啊。

哟哟哟,她这是,穿成了皇族?老天待她不薄啊!

这一世,泼天的富贵终于轮到她啦!

梓墨一阵狂喜,一张年轻白皙的美人脸映入眼帘,正是抱她的女人。

【哇,这就是我妈……啊不对,这里是古代,所以应该叫她娘。这就是我娘啊!我娘也太美了吧!她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啊!】

【娘亲,你真是我见过的最美最美的美人啊!美人娘亲贴贴,让我贴贴让我贴贴啊!】

……

抱着小婴儿的淑嫔突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阵稚嫩的声音,猛然一愣。

谁在说话?

她惊愕地低下头,看到怀里的小奶团子并没有张嘴,只是眨巴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看着她。

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好像是听到闺女的心声了,母女连心?

低头的淑嫔又给梓墨一阵美貌暴击。

【啊啊啊啊!我娘亲看我了耶!她看我了耶!这样看娘亲看得更清楚了,真的好美啊!】

【娘亲长得这么美,那我肯定也不差啊!我还是个小公主,简直人生赢家啊!我都不敢想我这一世是怎样滴白富美!】

小梓墨高兴得手舞足蹈,胖嘟嘟的小脸上挤出一个小财迷的笑,看得淑嫔愁容满面。

这时候,一道低沉、威严的声音自上而下传来。

“先帝在世时便再三叮嘱,后宫不许沾染巫蛊之术。淑嫔,你虽长在民间,可进宫后也让教习嬷嬷教过你宫规,你怎可在皇宫之中摆弄那些歪门邪道,祸乱宫闱?”

梓墨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才发现一个穿着黑色龙袍,满脸怒意的年轻男子,皇帝?

淑嫔面露恐惧,抱着小婴儿下跪磕头。

“请陛下明察,臣妾宫里的那些虫子并不是蛊虫,而是蚕虫,是……”

“淑嫔,事到如今,已经证据确凿,你还想狡辩呢。”一道女声打断了淑嫔。

梓墨看到是一个衣着华丽,雍容华贵的年轻女人,正站在皇帝旁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和她娘。

“谁人不知,我们熙国种不了桑树,养不了蚕,你竟然说你在宫里养了蚕虫,你当陛下是傻子?”

“爱妃不必同她多言,来人,将淑嫔打入冷宫。”皇帝直接下令。

没一会儿功夫,梓墨就被一个嬷嬷从美人娘亲怀里夺了过去,她的美人娘亲一边求饶一边被另外两个宫人拖出了大殿。

啊这!不是!这老天爷怎么这么不经夸,玩她呢!

她刚穿成小公主,亲娘就被打入冷宫?那她还能有啥好日子啊?

刚到手的泼天富贵就这么飞了?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啊!

淑嫔?宜妃?巫蛊之术?将淑嫔打入冷宫?

好熟悉……

下一秒,梓墨打了个激灵。

原来她不只是穿越,而是穿书了!

这不是她前几天看的那本叫《将门遗孤的登基之路》的小说的剧情?

那本书写的是男主熙国大将军的独子,在父亲战死后被养在暴君身边,看不惯暴君的昏庸无能,不满暴君一家草菅人命残害百姓,于是蛰伏在暴君身边,卧薪尝胆,待羽翼丰满时弑君登基,诛灭暴君全家,最后成为一代明君的故事。

她很悲催,男主与她无关,她穿成了那个被男主嘎掉的大暴君……的小女儿。

而且她根本活不到暴君一家被男主噶的那天。

在她出生后没多久,她娘亲淑嫔就被暴君最宠爱的妃子污蔑玩弄巫蛊之术,被处死,她则被这宠妃抱回去养,不到一个月就“病”死了。

所以,不远处那个盛怒的皇帝,就是文里那个昏庸无能,残暴无度的反派大暴君宁熙帝,他身边那个衣着华丽的女子,就是原著里那个把她娘和她害死的宜贵妃。

根据现在的剧情进度,她好像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活头了。

她出生了,她死了,享年一个月,这投胎也投得忒寂寞了!

正想着,宜贵妃那张张扬妩媚的脸就在她眼前放大,宜贵妃把她从嬷嬷怀里抱了过去。

“陛下,淑嫔罪大恶极,但小公主毕竟是无辜的,不如就养在臣妾身边吧,臣妾定会照看好她。”

梓墨满心抗拒啊!

【不要啊不要啊!我可千万不要被宜贵妃带走啊!她会在不久后故意把我放在屋外让我受冻,我会马上感染风寒,没几天就噶了啊】

【别人投胎成小公主那都是享福的,我刚投胎成什么公主不好,偏偏投成了这个大暴君的闺女,一出生就要受死啊,呜呜呜……老天爷你不讲武德!连我这么幼小的小宝宝也要欺负啊!说好的尊老爱幼呢,你个渣老天!宝宝的命好苦呜呜呜】

宁熙帝耳边传来奶呼呼的呐喊声:???

谁在说话!

听声音是个小孩子,可大殿内除了宜妃怀里小婴儿,就没别的小孩了。

是她?

可是她才刚出生三天,哪有刚出生的小孩就会说话的。

宁熙帝再看看大殿内的其他人,他们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便确定这声音只有他能听到。

他走到宜贵妃旁边,宜贵妃抱着小婴儿叹了口气。

“真是可怜的孩子啊,刚出生就和亲娘分开,臣妾也不忍心啊,可这也没有办法,淑嫔犯的可是不可饶恕之罪。”

她嘴上说着怜悯的话,低头看小婴儿的时候,眼底藏着一丝杀意。

梓墨小小的身体抖了抖。

【开始了开始了,剧情要开始了!就是宜贵妃这句话,让皇帝决定处死我娘!果然和原著的走向一毛一样啊!】

【啊啊啊啊!那哪里是什么蛊虫啊,我娘没骗人啊,那就是我娘自己培育出来的蚕啊!熙国的土地确实不适合种桑树,但是可以种蒲公英啊,我娘培育出来的蚕是吃蒲公英的啊】

【完了完了完了,我娘真的要死了,死之后不到半个月,她生前住的景阳宫就结出了蚕茧,全天下都知道她被宁熙帝错杀,宁熙帝从此失去民心,落了个大暴君的称号……】

宁熙帝:????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