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全文浏览

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全文浏览

一路笙花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火爆新书《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一路笙花”,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还没走两步,沈唏月和她身边那男人对视一眼,那男人勾唇,伸手将一杯滚烫的奶茶泼在宁蘅的胸前!宁蘅顿时疼的皱紧眉头。沈唏月‘哎哟’一声,“你怎么回事?毛手毛脚的?还不快给人家道歉!”那男伴佯装苦恼,“我这奶茶向来专烫贱人,今天也是不长眼,不知道怎么就烫到她身上了。”宁蘅微微攥紧了手。......

主角:宁萱沈慕白   更新:2024-06-19 20:3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萱沈慕白的现代都市小说《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全文浏览》,由网络作家“一路笙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一路笙花”,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还没走两步,沈唏月和她身边那男人对视一眼,那男人勾唇,伸手将一杯滚烫的奶茶泼在宁蘅的胸前!宁蘅顿时疼的皱紧眉头。沈唏月‘哎哟’一声,“你怎么回事?毛手毛脚的?还不快给人家道歉!”那男伴佯装苦恼,“我这奶茶向来专烫贱人,今天也是不长眼,不知道怎么就烫到她身上了。”宁蘅微微攥紧了手。......

《婚礼现场随机嫁夫,我竟成了总统夫人?全文浏览》精彩片段


看完电影。

天色昏暗下来。

两人吃完饭,前往游乐场。

今晚的游乐园很是热闹,人声云集,来了很多情侣,傅瑾州买了票,两人坐上旋转木马。

傅瑾州看着她如花的笑靥。

漫天烟花绚烂竞相绽放,五彩斑斓的烟火在她眼底荡漾成光。

“小阿蘅。”

女孩歪着脑袋看过来:“嗯?”

男人唇角翕动,压低声音说了一句话。

嘈杂的游乐场人声鼎沸。

淹没了他的声音。

宁蘅眼神迷茫,没有听清。

坐完旋转木马,他又带着她去玩了海盗船,碰碰车,最后带着她上了摩天轮。

宁蘅坐在摩天轮小盒子内,抬眼看着盒子内侧上贴着的标语。

傅瑾州坐在她旁边。

恰巧,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传说,每一个摩天轮的盒子内,都装满了幸福。当我们摩天轮的时候,就是在仰望幸福。幸福有多高,摩天轮就有多高!传说里,一起坐摩天轮的恋人最终会以分手告终,但当摩天轮达到最高点时,如果与恋人接吻,那么就会永远一直走下去!】

宁蘅尴尬的收回视线,“传说都是假的。”

傅瑾州未答,只是忽然看着她的眼睛,“想不想,再试一试?”

又是“试试”。

宁蘅听这两个字头皮发麻。

男人的大手缓缓又轻柔握住她的后脖颈,宁蘅的心一颤,双手推拒在他的胸前,人也往后缩,“唔嗯——”

男人已经俯身攻占了她的唇。

他一只手将她的双手牢牢地缚在身后,另一只手不容抗拒的往前压,温柔含吻。

直到摩天轮降落。

他放开她。

宁蘅侧过脸,喘着气,用手背擦拭湿润的唇角。

傅瑾州喉间低低的笑。

两人下了摩天轮。

宁蘅和他打了声招呼,打算去东边的奶茶店买两杯奶茶。

可不远处——

有几道身影正好停下脚步。

“晞月,那不是你嫂子吗?”沈唏月旁边男伴打趣道。

沈唏月瞥那边一眼,顿时皱紧眉头:“乡巴佬罢了,她也配?!”

沈唏月身后小姐妹说道:“就是!什么玩意儿,也配肖想慕白哥?”

“幸好她没嫁入沈家,不然沈家从此就要蒙上这么个洗不掉的污点!”

来人正是沈唏月和她的小姐妹们。

他们这一帮世家子弟,最是瞧不上宁蘅这种人,鄙薄无知就罢了,还手段卑劣下作,一身骂名。

她也配跻身他们的圈层?

而且,她凭什么一出现就要抢走宁萱的一切?

“走,会会她!”

宁蘅排好队,买好奶茶,刚要回去,便被一行人拦住去路。

沈唏月抱着胸,“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那个被我哥在婚礼上当场抛弃的弃妇啊。”

沈唏月周围的人全都讥诮的哄笑一堂。

沈唏月的男伴上上下下瞥她一眼,以一种极鄙夷的目光看着她:“离得老远我就闻到这乡巴佬身上的土味儿了,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配不配的上沈公子!”

周围哄笑声更大了。

宁蘅握紧了奶茶杯。

她在思考以一对多的可能。

思考结束后,她迈步,径直与他们擦身而过。。

可她还没走两步,沈唏月和她身边那男人对视一眼,那男人勾唇,伸手将一杯滚烫的奶茶泼在宁蘅的胸前!

宁蘅顿时疼的皱紧眉头。

沈唏月‘哎哟’一声,“你怎么回事?毛手毛脚的?还不快给人家道歉!”

那男伴佯装苦恼,“我这奶茶向来专烫贱人,今天也是不长眼,不知道怎么就烫到她身上了。”

宁蘅微微攥紧了手。


话音落下。

宁蘅直接浑身震住。

元卿也瞪大眼睛,瞠目结舌的朝着男人看过去!

宁蘅心头猛地一跳。

许久,才怔怔开口:“你……说什么?”

“宁小姐。”男人眸底晦暗,眸底氤氲着一层意味不明的流光:“我想我的意思不难理解,作为补偿,我娶你。”

宁蘅凌乱了一秒。

男人似乎看出她的表情,接着说:“宁小姐先别急着拒绝,据我所知,宁小姐今天刚在婚礼上经受了一番莫大的羞辱,不日便会传扬千里,声名狼藉。以宁小姐在宁家的尴尬地位,以后的路,怕是更不好走。”

提起这些,宁蘅身子一僵。

“与你无关。”

男人眉目温淡的看着她竖起一身刺的模样。

“现在有了。”

宁蘅抬头。

听见他说:“你嫁我,不会有人再记得这场婚礼上新娘有多难堪,只会有人笑话傅瑾州错过婚礼,却直接丢了老婆。”

“你可以顺理成章离开宁家。”

他嗓音低而缓,像是在说着蛊惑人心的咒语:“你想要的,我都能帮你办到。”

“如何?”

病房内安静的能听到轻缓的呼吸声。

宁蘅心脏狠狠颤了颤。

男人的眼眸像是有一湾漩涡,要将她狠狠吸进去。

她的心跳很快。

但她竭力保持着最后的冷静。

“……既然你知道我的一切,那就应该明白,娶我对你而言没有任何益处。”

“我说了,这是补偿。”

男人稍顿,“或者,你也可以当作……我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妻子。”

宁蘅掐紧指尖。

要么?

要答应么?

答应了,会有家吗?

夕阳的金丝光线从窗外洒进来。

门外云卷云舒,纤云不染。

微风轻拂过眉梢,和风送暖。

她混沌了许久的脑子有些发昏。鬼使神差的,她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好。”

这个字落下,男人菲薄的唇角勾勒起一抹难以察觉的弧度。

“既然如此,那就定了。”

宁蘅蓦地回神,“我……”

他眉眼轻掀,一锤定音:“刚才我的秘书已经将我们的谈话全部录音。宁小姐,答应的事,可就不能反悔了。”

元卿礼貌的冲她颔首,在阁下谈判时录音是他最基本的职业素养和习惯。

男人站起了身,嗓音低沉:“这几天我有点忙,我会叫人照顾你,等你出院的时候,我来接你。”

说完,他大步转身,向着门外的方向走去。

宁蘅看着他的背影,叫住他:“等等。”

男人脚步一顿。

那双漆黑的眸落在她身上,眉目深沉狐疑,又隐含压迫:“嗯?”

宁蘅不由得呼吸一窒。

她轻轻启唇:“可……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男人低低笑了声。

他走到她面前,弯下腰,让视线和她持平在同一高度,浓墨的眸中盛满她的倒影——

“瑾州,傅瑾州。”

窗外的光线无声的剪裁出他笔挺优雅的轮廓。

他一身矜贵从容,萧疏轩举,君子端方。

时间在这一刻定格。

宁蘅恍惚间晃了眼。

·

傅瑾州离开了病房。

元卿跟在他身后跟着,手机铃声响的时候,他还收到了司机的短信,司机在外面等候已久。

【阁下什么时候能出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阁下为何无缘无故要求我去撞人家小姑娘?阁下虽手段非常,但从不伤及无辜。】

【更何况那是平民……】

元卿回想着刚才在病房内那惊心动魄的谈话,回道:【那不是平民,往后,她就是我们的夫人阁下了……】

那边的司机:【???】

傅瑾州蓦地顿了下。

元卿差点撞到他后背,“怎,怎么了?”

傅瑾州道:“往后在她面前,都直接称呼我为先生。”

元卿:“……是。”

看来阁下还是想隐瞒身份。

也是。

不然会吓着她。

·

宁蘅独自待在病房,脑中思绪纷杂。

方才的事,她一时难以消化。

如今。

越是冷静下来。

越是觉得荒唐。

她后悔了。

可,那男人身上气息那样强势凛冽,如若反悔……

她有些烦燥。

这股烦燥一直持续了一整天。

晚间。

电视机打开的时候,里面的娱乐频道正播放着今日的新闻,主持人正绘声绘色说道:“关于今天,宁沈两家联姻,新郎当众逃婚的事,可谓是引起了轩然大波,事关于此,让我们来听听大家的看法。”

“很浪漫啊!谁不想要一个为你当众逃婚的男人呢?”

“我觉得这事男方也做得不对,既然不爱,应该早点告知。非要当众逃婚,新娘也很可怜。”

“我听说宁二小姐和沈大少是从小就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宁大小姐那不就是小三吗?只能说她活该咯……”

宁蘅关掉电视。

她正打算躺着休息,病房门外冲进来一个人。

是苏嫣。

她似乎是急匆匆跑到这里的,语气很急促,“阿蘅,你怎么一声不吭就跑出去了?还不带手机,我找了你一天了,你知道我多担心你吗?”

宁蘅心下愧疚,“对不起……”

苏嫣看着她的全身上下,松了口气,“你现在没事就好。肇事者呢?”

城堡后方是监控盲区。

她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道听途说她遇上车祸。

她差点吓的魂不附体。

“我没事,就让他先走了。”宁蘅刻意隐瞒了多余的部分。

苏嫣叹了口气,在病床前坐了下来,将她的手机递给她,“婚宴结束,宾客已经散清了,你的手机一直响,好像是你爸妈给你打电话和傅瑾州的电话,但我都没接。”

宁蘅‘嗯’了声,薛知棠的未接电话有十个,宁远国一个,傅瑾州六个。

她将手机放到一边,也没有回拨的意思。

苏嫣思忖了半晌,想了想,还是问道:“你和傅瑾州……”

“我和他,已经结束了。”

苏嫣一怔。

这世上大抵没有人比苏嫣更明白,宁蘅有多喜欢傅瑾州。

她曾为他为他放弃出国深造。

她曾为他缺席最重要的舞蹈比赛。

甚至放弃跳舞,学习珠宝设计。

她做梦都渴望嫁给他。

她想,想和他有个家。

她的愿望明明就要实现了。

……可他没有来。

四年爱恋,惨淡收场。

并且不出一日。

新郎逃婚的消息散播出去后,她就会成为整个上流圈,甚至整个国的笑柄。

届时,所有人都会明白,宁家和傅瑾州在宁蘅与她之间,选择了宁蘅。

她将永远在宁蘅面前,抬不起头。

这份屈辱,何其承重?

苏嫣已经眼眶微红,“你决定的事,我改变不了。但我祝福你,往后离了他会更加幸福。”

接下来,苏嫣又陪着她说了很多话。

大多数是安慰她。

到最后,她甚至拿出了手机,“我通讯录里有200个小鲜肉,我一个电话就把他们叫过来!随你挑!”

宁蘅淡笑不语。

将近深夜,苏嫣才准备走。

“你一个人能行吗?”

宁蘅点头,“回去吧,你明天还有工作,晚上回去好好休息。”

“那我明晚来看你。”

“嗯。”

苏嫣走后。

宁蘅打算休息。

即便她白天睡的很久,所以她并没有很快睡着。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

傅瑾州的电话再次打了过来。

这一次。

她点了接通。

“阿蘅。”里面传来傅瑾州急切又担忧的声音,“你怎么一直都不接电话,你那边怎么样了?”

宁蘅瞥了眼绑着绷带的小腿,嗓音依旧很轻:“我没事。”

“那就好。”傅瑾州松了口气:“我还在慕城的医院,萱萱还没醒。”

隔着电话,傅瑾州的声音带着一丝疲惫,“对不起。等我回去后,我会赔给你一场更盛大的婚礼。”

宁蘅没有说话。

她握着手机,一直沉默了很久很久。

傅瑾州心底举棋不定,重新开口道:“阿蘅,萱萱毕竟和我一起长大。你能理解我的,对么?”

是啊。

一起长大。

他们一起长大。

她又算得了什么呢?

宁蘅侧眸,透过医院明净的窗户,凝睇着窗外——

城市昨天刚下了场雨。

地面潮湿,天气放晴,湛蓝色的天空上空偶尔有白鸽飞过,欢快嘶鸣。

今天是个好天气。

她早上醒来的时候,亦是满心欢喜。

顿了顿。

她的嗓音有些漂远:“你还记得……当初你向我求婚的时候,说过的话吗?”

她的声音缱绻若水,细若缠绵。

那天在帝都大学的剧场,他手捧着一束满天星,半跪在她面前。

他是那样的英俊好看。

周围的同学全都迷了眼。

“我携漫天星辰赠于你,却仍觉满天星辰不如你。”

漫天星辰里,你是唯一。

傅瑾州沉默了下来。

两边的空气都寂静了。

半晌后。

电话的那一端,好像忽然又声音传来,是她的弟弟,宁辰,“慕白哥,你快过来!我姐姐醒了,爸妈去叫医生了,你快来看看!”

傅瑾州对着电话,“阿蘅,我现在……”

清软温淡的声音传来:“傅瑾州。”

宁蘅唤他的名字。

傅瑾州一滞。

宁蘅笑了笑,眸底怅然:“我忽然发现,我不是那么喜欢满天星了。”

空气一静。

宁蘅看向窗外,唇角释然。

“不会再有婚礼了。”

“我们结束了。”

傅瑾州浑身一震!

如同平地一声惊雷,他像是被勒紧喉咙,猛地一皱眉,握紧手机,下颌绷紧。

可他刚要说话。

宁蘅已经将电话挂断了。

傅瑾州回拨了过去。

却没再能打通。

宁辰声音在后方催促,“慕白哥,你干嘛呢?快点来啊……”

傅瑾州抿紧唇,也顾不得那么多,只能暂时作罢。

……

宁蘅挂完电话,就接着睡了。

她做了一个梦。

梦里,她又回到了朝奚小镇,养母慈祥的摸着她的头,缓缓说道:“我的囡囡长大了,要嫁人了。“

她扑到母亲怀里,告诉她她谁也不嫁。

她举目望去,满目疮痍,这世上无一人爱她。

养母只是笑呵呵的说:“说什么傻话,爱你的人,不是已经来了吗?”

她顺着养母指着的方向看过去——

远方传来刺目的光芒,她看的并不清晰,只是缓慢的,在病床上睁开了眼睛。

外面已经天光大亮。

这时候,病房的门,再一次被敲响。

来的是元卿——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