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精品文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精品文

东方既白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萧清如许牧舟的古代言情《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东方既白”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们的事,一方面是想看看女儿的态度。另一方面是觉得有些问题越是刻意回避,越会加深存在过的痕迹。他们要是拼命避着江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家清如有多放不下江川呢。哼了一声,得让所有人看看,他们一点都不稀罕江川。错过清如,是他的损失!萧淮书看了眼妹妹,想着还是应该帮好兄弟一把,“妈,吃饭的时候别提倒胃口的人。”......

主角:萧清如许牧舟   更新:2024-07-11 17: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清如许牧舟的现代都市小说《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精品文》,由网络作家“东方既白”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萧清如许牧舟的古代言情《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古代言情,作者“东方既白”所著,主要讲述的是:们的事,一方面是想看看女儿的态度。另一方面是觉得有些问题越是刻意回避,越会加深存在过的痕迹。他们要是拼命避着江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家清如有多放不下江川呢。哼了一声,得让所有人看看,他们一点都不稀罕江川。错过清如,是他的损失!萧淮书看了眼妹妹,想着还是应该帮好兄弟一把,“妈,吃饭的时候别提倒胃口的人。”......

《七零娇娇可人,飞行员他蓄谋已久精品文》精彩片段


萧清如下班回家,听说了江川和杜晚秋的事。

“江川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让他爸帮忙把杜晚秋留在家属院,气得他爸差点和他断绝父子关系。”

“白天的时候,他妈还来咱们家找我唠嗑,说着说着都哭了。”

“你说这江川也真是的,他把杜晚秋留下,不就意味着要负担她的下半辈子了吗?”

“这么重的责任,可不是那么好扛的,而且这一扛还得扛一辈子,不然以后出点什么事,江川不得被人埋怨死?”

一个男人,要怎么负担一个女人的下半生,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也不知道江川是真傻,还是装傻。

幸好清如还没嫁给江川,不然现在非得后悔死。

萧母一边说,一边留意女儿的表情。

见她神色未变,脸上满是坦然,就像在听一个无关紧要之人的消息,并没有因为江川和杜晚秋的事情坏了吃饭的胃口。

萧母心里忍不住高兴,看样子,女儿是真的放下了。

大家同住一个家属院,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可能完全避开江家。

萧母这时候说起他们的事,一方面是想看看女儿的态度。

另一方面是觉得有些问题越是刻意回避,越会加深存在过的痕迹。

他们要是拼命避着江家,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家清如有多放不下江川呢。

哼了一声,得让所有人看看,他们一点都不稀罕江川。

错过清如,是他的损失!

萧淮书看了眼妹妹,想着还是应该帮好兄弟一把,“妈,吃饭的时候别提倒胃口的人。”

“以后也别提,不然我这暴脾气,哪天非得去揍他一顿不可。”

打架要不得,萧母忙说:“行行行,不提了,反正也和咱们家没有关系,爱咋咋地!”

给儿子和女儿一人添了一个馒头,“天气冷就要多吃点,身体才暖和。”

“妈,您也吃。”

萧清如给母亲盛了碗热腾腾的稀饭,再把自己面前的馒头一分为二。

“我一个人吃不完。”

萧母自然而然地接过,“明早上妈给你煮鸡蛋吃,到时候再放点姜和红糖,保准你一整天身子都是暖的。”

因为萧清如在雪地里冻过,萧母就想着帮她调理身体。

要是留下病根就不好了。

“小许带来的那一篮子,够你吃一个月了,等吃完了妈再去供销社买,或者去老乡家里换一点。”

“妈,大家一起吃呗,我一个人吃独食多不好意思。”

“你是病人,而且还是开刀做了手术的,吃点好的补补怎么了?”

“生病的人是我,出力的人却是你们,大家一起补补也挺好的。”

萧父哭笑不得,“咱们家的条件不至于吃不起鸡蛋,不用过得这么紧巴巴的,票据没了就跟我说,我来想办法。”

萧淮书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沓票,“妈,您先拿去用着。”

仔细一看,有粮票,肉票,油票……五花八门。

“你的津贴和票据都自己攒着,以后还要用来娶媳妇呢。”

“钱我攒着呢。”把票放到母亲面前,“我都二十多岁的人了,总不能在家吃白饭。”

“那妈就收下了,有需要的话你跟我拿。”

“行。”

这次萧清如生病,让萧母彻底明白什么叫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于是,大气地说:“我以后每天给你们一人煮一个鸡蛋。”

“别忘了你自己的。”

“我又不上班,吃那么好做什么?”

这话饭桌上的人都不认同。

萧淮书说道:“您怎么没上班?您的上班地点是家里,工作内容是洗衣,做饭,打扫卫生,这哪一样不是辛苦活?吃个鸡蛋怎么了?”

萧清如附和,“您一个人干几份工作,是咱们家贡献最大的人。”

“爸,您得给我妈发工资。”

“我的工资不都上交了吗,哪还发得出来?”

萧母被一双儿女哄得心花怒放,“你爸兜比脸干净,还得我给他发零花钱呢。”

萧父一脸尴尬,“咳,吃饭吧。”

笑着看了眼丈夫,行吧,在孩子们面前给他留点面子。

丈夫体贴,孩子们懂事,并未因为她没有工作,赚不到钱而看不起她,萧母的心啊,暖洋洋的。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好的运气,碰上这样的丈夫和孩子。

“老萧,你多喝点粥,这个好消化。”

“唉,年纪大了只能喝粥了。”

“这话说的,不知道还以为我亏待了你。”

“谁敢这么以为?你跟我说,我去跟他说道说道,晚上吃多了本来就对身体不好,你这是关心我呢。”

“好好吃你的饭。”

看着父母的相处模式,萧清如心里是羡慕的。

父亲在外人面前很有威严,但在家里,他也只是个普通男人。

原本以为,她和江川有青梅竹马的情谊,感情会更好,更深刻。

可终究还是她自作多情了。

虽然现在只想好好跳舞,发展事业,但萧清如的心里还是有一种期盼。

期盼着自己日后的丈夫也能如此。

她所求不多,只要对方人品好,任何时候都能坚定地选择她,就足够了。


江川这一走,直到萧清如喝了粥,又一次睡下也没回来。

因为没有期待,也就没有失望。

入睡前一秒,萧清如忍不住想,这样也好,他做得越过分,自己才能彻彻底底死心。

她不亏欠他,以后她还是坦坦荡荡的萧清如。

一滴泪从紧闭的眼角滑落,掩入鬓发,最后消失无踪。

只留下浅浅的泪痕,证明它曾存在过。

萧母叹了一口气,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孩子,原以为会是天作之合,怎么就走到这一步了呢?

人,真的就这么善变吗?

江川不是不想去看萧清如,只是杜晚秋那边没人照顾,这一耽搁天都黑了。

虽然他和萧清如是订过婚的,但大晚上去她的病房也不合适,只能在安顿好杜晚秋母子以后回家。

休假结束,江川更没时间来看萧清如了。

出院之前,病房里来了个不速之客。

面色苍白的杜晚秋抱着孩子,走到萧清如的身边。

脸上带着柔柔的笑意。

“萧同志,你身体怎么样了?听说那天江同志把你留在了家属楼下,真是抱歉啊,我们也没想到你的情况会这么严重,我替他向你道个歉。”

萧清如的眼里带着嘲讽,她最讨厌阴阳怪气的人。

“你和江川是什么关系,用得着你来替他道歉?他自己没嘴?”

杜晚秋笑着说:“我们是朋友。”

“既然知道是朋友,那就请你注意分寸,不要总打着朋友的幌子,做一些让人误会的事情,要是因为作风问题影响了江川的前途,你对得起他的帮助吗?”

不是在乎江川,单纯就是不想让杜晚秋太得意。

萧清如笑道:“杜同志,你应该不会恩将仇报吧?”

这一刻,杜晚秋心里生出了一丝羞耻感,在萧清如冷淡的目光下,她所有的心思无处遁形。

难堪之后,是隐秘的快意。

原来,萧清如也觉得江川对她好得过分。

是不是心里也曾嫉妒过她?

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捋了捋耳边并不存在的发丝,杜晚秋像是听不懂萧清如的话,很快又恢复了往常的模样。

“多亏了江同志,我和孩子才能平安,我想谢谢他,又怕接触多了萧同志会有意见,既然你们是未婚夫妻,那你帮我转告一声也是一样的。”

萧清如佩服杜晚秋的心性,也深知和她纠缠在一起,无异于引火烧身。

世上的人总是对弱者抱有同情心,如果她真对杜晚秋做点什么,最后损失惨重的人也只会是她自己。

毕竟,杜晚秋没什么可以失去的。

拥有的东西越多,越要爱惜自己的羽毛,这个道理萧清如懂。

自然也就不会着了杜晚秋的道。

眼前的画面怎么看怎么可笑,江川是她名正言顺的未婚夫,现在,却让她面对别的女人的挑衅。

萧清如不能对她做什么,但戳杜晚秋的心窝子还是可以的。

总不能让人觉得她脾气好,就能随意拿捏她啊。

“杜同志,你现在孩子也生了,打算什么时候回老家?”

杜晚秋心里一惊,回什么老家?

她不要回乡下,更不要种地!

家里的婆婆是个强势的,回老家肯定没有好日子过!

萧清如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杜同志,你该不会不想回去吧?”

杜晚秋用力地绷住表情,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怎么会?组织上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

说是这么说,那脸上的恐慌都快藏不住了。

萧清如不关心杜晚秋的去留问题,只要别来膈应她就好。

“杜同志,有病就好好休养,实在没事干可以回家收拾行李。”

虽然一个脏字都没带,但杜晚秋总觉得萧清如是在骂她。

眼泪说来就来,那脆弱的模样,是个人看了都想保护她。

“萧同志,我好心好意带孩子来看你,就算你不喜欢我,你也不能骂人啊。”

萧清如听到了门口传来的脚步声。

因为太过熟悉,哪怕没见到人,她也知道对方是谁。

杜晚秋一哭,怀里的孩子还跟着哭。

病房里瞬间乱成了一团。

江川快速进了病房,外面的冷气裹挟而来。

快速地看了一眼杜晚秋和孩子,最后看着坐在病床边的人,沉声问:“这是怎么回事?”

萧清如的心一路下坠。

她想过江川会站在杜晚秋那边,但没想到他会用质问的语气对待她。

就好像,她真的欺负了杜晚秋母子。

心里自嘲一笑,萧清如,这就是你曾经喜欢的男人。

真的好悲哀啊。

看着江川把那对母子护在身后,萧清如嘲讽一笑,“你觉得是怎么回事?”

“萧清如,我怎么不知道你还会欺负人?”

心里越痛,脸上的笑容就越灿烂,“你怎么知道我欺负的是人?”

江川气得踱了两步。

这还是他认识的萧清如吗?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牙尖嘴利了?

没看到杜同志哭了吗?

就不能得饶人处且饶人?

失望地看着萧清如,“我一直以为你只是吃醋,是小女孩之间的小打小闹,现在看来,是我想错了。”

杜晚秋拉了拉江川的衣摆,“江同志,你不要这么说,是我不该来病房打扰萧同志。”

她越放低姿态,江川就越愧疚。

是因为他,杜晚秋才会被清如欺负。

既然如此,这段时间就暂且分开吧,省得再发生类似的事情。

一切等杜晚秋离开再说。

“清如,你之前说的分手我同意了。”

放在膝盖上的手动了动,萧清如点头,“我会转告长辈,我们已经退婚了,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

退婚,江川从来没这么想过。

恐慌弥上心头。

“清如……”

“哇哇哇!”

孩子又大哭了起来,“江同志,小宝身体不好,不能这么哭的,我知道萧同志不喜欢他,那我先走了。”

孩子哭得一张脸红彤彤的,江川心里的愧疚渐浓,把那丝恐慌压了下去。

“既然这是你想要的,那就这么着吧。”

伸手接过杜晚秋怀里的孩子,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搀扶着杜晚秋。

“我们走。”

“可是萧同志……”

“让她自己冷静冷静吧。”

最后看了一眼萧清如,江川带着那对母子离开。

嘴角弯了弯,明明想要笑的,可为什么眼眶却那么酸?

视线一片模糊。

这一切,真的好可笑啊。


萧母办完出院手续回到病房,身后跟着个高大的男人。

五官和萧清如有些相似,面如刀刻,一身正气,是萧淮书。

风尘仆仆,眉宇之间带着倦色,一看就是刚执行完任务回来。

上上下下将萧清如打量了个遍,萧淮书关切地问:“小妹,你还好吧?刀口疼不疼?”

萧清如眨了眨眼,“早就不疼了,能吃能睡,我好得很。”

做手术怎么可能会不疼?

自家妹妹从小就娇气,这应该是她受过的最大的罪了。

摸了摸萧清如的头,“等你什么时候能正常吃饭了,哥去给你弄条鱼回来补补身体。”

“一言为定,你可不能骗人。”

萧淮书笑道:“我骗谁也不能骗你,你可是我亲妹子啊。”

“好了好了,别贫嘴了,你负责拿东西,我来扶着清如。”

“要不我来背她吧?这里到医院门口好一段路呢,走着多累啊。”

萧母嫌弃道:“别,你笨手笨脚的蹭到她的伤口就不好了。”

“哥,我腿没受伤,可以自己走。”

竖了竖大拇指,“不错,这次没有哭鼻子,还这么坚强,不愧是我萧淮书的妹妹。”

萧清如:“……”

这话说的,怎么好像她是一朵弱不禁风的花?

“回家。”

萧淮书大手提着行李,掂了掂,开玩笑说道:“你们这是把家都搬来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真想把家搬来,你没住过院,不知道在医院里有多不方便。”

“那我是不是应该找个机会体验一下啊?”

“你小子,怎么就长了张乌鸦嘴?”

“什么乌鸦嘴?咱们得讲究科学。”

“闭嘴吧你。”

萧清如抿着嘴笑,江川和杜晚秋带来的阴霾也随之一扫而空。

虽然没了从小一起长大的竹马,但她还有爱她的家人。

人要学会知足!

看到她笑,萧淮书和母亲对视一眼,两人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一家人说着话,离开了病房。

在医院门口看到江川和杜晚秋,萧淮书咬了咬腮帮,暗骂一声晦气。

手突然有些痒是怎么回事?

把行李放进后备箱,落在江川身上的视线充满了危险。

打架是要受处分的,萧清如知道哥哥最护短,连忙拉了拉他的胳膊,“哥,我们回家吧,不要为了不值得的人犯错误。”

不值得三个字就像一把利刃,直直地扎进江川的心里。

抱着孩子的手臂有瞬间地僵硬,可能是察觉到了不舒服,孩子大声哭了起来。

“哇哇哇~”

哭声惊醒了江川,他只能先哄孩子,“是不是弄疼你了?”

“哇哇哇~”

孩子哭得越大声,江川就越着急。

站在旁边的杜晚秋指点他调整姿势,晃悠着胳膊,这才慢慢把孩子哄好。

萧淮书看得一阵火大,要不是妹妹拦着,早就用拳头招呼江川了。

没好气道:“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孩子的爹。”

“和我们无关,别生气,气坏自己的身体就不好了。”

“你和他……”

萧清如眼风都没给江川一个,淡淡地说:“我们已经达成一致,以后不再是未婚夫妻,哥,外人的事你就别管了。”

这可真是个好消息!

萧淮书忍不住笑出声,“好好好,我不说了,狗拿耗子的事情咱们不干。”

虽然医院离家不远,但萧淮书为了让妹妹轻松一些,特意去把父亲的车开了来。

拉开车门,“上车吧。”

“嗯。”

萧清如低头上车,萧母紧随其后,从始至终她们都没多看一眼江川。

这是第一次,萧清如直白地表示她的不满,江川浑身不得劲,总觉得事情的发展不该是这样的。

看着汽车渐渐远去,杜晚秋眼里的嫉妒都快满溢出来了。

为什么萧清如就能那么命好,有好的出身,爱她的家人,体面的工作……

她拥有的东西那么多,少一样又能如何?

江川还在望着汽车离去的方向,突然袖子被扯了扯,“江同志,我们也回去吧。”

轻柔而又带着脆弱的嗓音拉回了江川的思绪,连忙问:“你能走吗?要不我回家骑自行车来接你?”

“能走。”杜晚秋苦笑一声,“不过得麻烦你搭把手。”

江川意会,把胳膊伸过去让杜晚秋抓着。

“江同志,我们这样会不会影响你的前途?”

“怎么这么说?”

“今天萧同志说到了作风问题,我有些担心,如果你这边不方便,那以后你别再管我们母子的事了。”

江川心想,清如还是关心他的。

她和杜晚秋置气,不完全是盲目吃醋。

只这么一想,心情就好了起来,这才是他认识的清如。

清了清嗓子,说道:“特殊情况特殊处理,你刚生了孩子身体虚弱,我搭把手,这不过是人之常情,现在说话做事都要讲证据,捕风捉影的东西当不得真的。”

“要是传几句闲话就能决定一个人的前程,那大家伙什么都别干了,整天打嘴仗都有得忙。”

江川心想,他每次和杜晚秋接触都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连去她家送东西,也是站在门口,从来没有越界过,是经受得住群众的监督的。

若是有人想用这事攻击他,那就打错算盘了。

“不管别人怎么说,只要我们行得正,坐得端,就没什么可顾忌的。”

杜晚秋嘴角弯了弯,“江同志,还是你心胸开阔,我争取向你看齐。”

“你们女孩子心思细,才会更加在意别人的想法,就像清如……”

念过无数次的名字,这会儿说出来却有些别扭。

江川干脆闭了嘴。

不由得又想起了她刚才的话,以及说话时毫不在意的态度。

她是不是真的生气了?

他只是想暂时分开,给她点时间冷静一下,从来没打算真的退婚的。

烦躁地皱了皱眉,清如怎么把退婚的事情说出去了?

这么一来,之后再补救就没那么容易了。

杜晚秋握紧江川的胳膊,一步一步往家里走,眼里带着未知的迷茫。

她不想回乡下,除了江川还有谁能帮助她?

没有了。

她能依靠的,只有他。

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孩子,她也得留在这里。

眼里的迷茫褪去,杜晚秋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