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燕慕夏文章精选阅读

燕慕夏文章精选阅读

深秋菡萏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燕慕夏》,是作者“深秋菡萏”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贺兰云韶慕容翊,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声。“你哦一声就完了?!”莫川有些不爽,自家王爷救了她,她怎么这个态度啊!云韶长出了口气,反驳道:“道谢的话我已经说过了,我说给你家公子钱,他也不要,怎么着?你们还真想让我以身相许啊?”“不是……你这……”莫川一阵无语。慕容翊狠狠地瞪莫川一眼,莫川立刻乖觉地低下了头。他又朝云韶说道:“姑娘别在意,我这下人口无遮拦,不是......

主角:贺兰云韶慕容翊   更新:2024-01-21 09: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贺兰云韶慕容翊的现代都市小说《燕慕夏文章精选阅读》,由网络作家“深秋菡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燕慕夏》,是作者“深秋菡萏”笔下的一部​古代言情,文中的主要角色有贺兰云韶慕容翊,小说详细内容介绍:声。“你哦一声就完了?!”莫川有些不爽,自家王爷救了她,她怎么这个态度啊!云韶长出了口气,反驳道:“道谢的话我已经说过了,我说给你家公子钱,他也不要,怎么着?你们还真想让我以身相许啊?”“不是……你这……”莫川一阵无语。慕容翊狠狠地瞪莫川一眼,莫川立刻乖觉地低下了头。他又朝云韶说道:“姑娘别在意,我这下人口无遮拦,不是......

《燕慕夏文章精选阅读》精彩片段

云韶漫不经心的哦了一声。

“你哦一声就完了?!”莫川有些不爽,自家王爷救了她,她怎么这个态度啊!

云韶长出了口气,反驳道:“道谢的话我已经说过了,我说给你家公子钱,他也不要,怎么着?你们还真想让我以身相许啊?”

“不是……你这……”莫川一阵无语。

慕容翊狠狠地瞪莫川一眼,莫川立刻乖觉地低下了头。

他又朝云韶说道:“姑娘别在意,我这下人口无遮拦,不是有意的。”

云韶淡淡地说道:“我并没在意!是公子太过在意了。”

慕容翊突然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这个姑娘的回答总是出乎他的意料,他也懒得在和云韶搭话,独自吃起了饭。

结果,云韶的肚子不争气的咕噜咕噜响了起来,云韶尴尬的脸都红了。

慕容翊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人,嘴角不自觉的扯了一下,他对莫川说:“再去拿碗饭过来。”

很快,莫川又拿了一碗米饭进来,慕容翊在碗里夹了些菜,拿了一个勺子,端到了床边,他扶起云韶,把碗递给了她。

云韶双手扶着碗,一脸为难道:“我胳膊有伤,抬不起来。”

“什么意思?你还想让我喂你!”

“我看可以,或者让你家下人喂我也行。”

“……”

慕容翊一阵气结,他看了看碗,又看了看莫川,莫川以为慕容翊是让他喂,就走过来端碗,结果慕容翊一个要吃人的眼神看向他,吓得莫川赶紧把碗放下,退到了一边。

慕容翊使了眼色,让莫川出去,莫川一脸疑惑,难道他家王爷要给这个姑娘喂饭?

慕容翊又示意莫川出去,莫川这才肯定,他家王爷真要给人家喂饭,他的下巴差点惊掉,见莫川还杵在这,慕容翊脸色愈加难看,莫川见状,麻溜地走了出去。

慕容翊端起碗,开始给云韶喂饭,他现在真有些后悔救这个女人了,她不仅没想如何报答自己,还一直使唤他干这干那,他到底图什么啊?

吃完饭后,云韶笑着说了声谢谢,慕容翊直接冷哼一声,作为回复,这个女人笑起来虽然有些好看,但总透着一股狡黠,看来平日里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慕容翊把大夫开的治眼睛的药,给云韶上好,云韶觉得眼睛冰冰凉的,舒服了很多,她想睁开眼睛,但被慕容翊阻止了,“药才刚上好,不能睁眼睛,大夫说你的眼一两天就能好了,没什么大碍。”

把药放下后,慕容翊问道:“还没问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云韶不想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便说道:“我叫贺欣,欣喜的欣。”

慕容翊想起了那块玉佩上的字,原来那是她的名字啊!

“你先休息吧!我出去了。”

云韶点了点头,慕容翊离开后,云韶有些庆幸,还好遇到了这位王公子,不然自己可能真的没命了,没想到那个畜牲就这么不想自己回去,才刚离开齐州,就派人刺杀她,看她回去怎么收拾那个畜牲!

第二天一早,慕容翊命人找了辆马车,他来到云韶房内,帮云韶的眼上好药后,就用一条白布把她的眼遮了起来,“你的眼睛还不能接触强光,先用布遮一下吧。”

云韶嗯了一声,随后,慕容翊直接将她打横抱起,往外走去,到了外面,慕容翊把云韶送上了马车,并嘱咐云韶,有事直接喊他就行。

因为,云韶身上有伤,他们脚程慢了很多,本来一天就能到兰城,这下估计要两天了。

中午,一行人路过一个茶棚,慕容翊决定停下来休息一会儿,他端了碗热茶给云韶送到马车上,一掀开马车的帘子,就看到云韶靠在马车一边,好像有些不舒服。

慕容翊放下碗,来到云韶身边问道:“是不是不舒服?”

云韶摇了摇头,说道:“只是头有点晕,不妨事的。”

慕容翊用手摸了摸云韶的额头,这一摸竟发现云韶额头烫得很,“你发烧怎么不说呢?”

“我不都说没事了吗?发烧很正常的。”云韶并不在意,被砍了好几剑,又在水里泡了半宿,不发烧才怪呢,还是赶紧回去要紧。

“这怎么可能正常!”慕容翊有些急躁,他赶紧让侍卫启程,准备去下个城镇。

“你忍着点,我们赶到下个城镇,就给你找大夫。”慕容翊没有下车,他把手帕弄湿,敷在了云韶的额头上,又给她喂了些水。

路上走的很快,一个多时辰就到了城镇,慕容翊赶紧让人去找大夫,大夫看过后,说是伤口发炎引起的高热,大夫给开了些凉血散热的药,又嘱咐慕容翊伤口一定要按时换药,就离开了。

慕容翊命人把药煎好,给云韶服下,又拿来金疮药和消毒的药酒,准备给云韶换药。

“我得给你换药,所以……你得把上衣脱了,不然……”慕容翊怕云韶会难为情,就想解释一下。

“我明白,不用解释!”云韶打断了慕容翊的话,不就脱个衣服吗,还用的着解释半天。

慕容翊帮云韶,褪去衣衫,准备为她清理伤口,“可能有点疼,你忍着点。”

云韶嗯了一声,其实这点疼,对于云韶来说不算什么,比这更重的伤她也受过。

待伤口包扎好,云韶都忍着没叫,慕容翊觉得有些奇怪,别的女子,就是擦破点皮都要吵嚷半天,她怎么忍住不叫的?

还有她这一身伤,恐怕也不是山匪所为,而贺欣的身份恐怕并不简单。

帮云韶穿好衣服后,慕容翊好奇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就是我啊!能是什么人?”

慕容翊冷哼一声,“你右手手掌有老茧,而左手没有,手臂虽纤细,但是肌肉紧实,应该是长期习武之人,而你的伤,一看就是利刃所伤,可山匪的兵器没有这么锋利,你的伤恐怕并非山匪所为。”

云韶噗嗤笑出了声,“那又如何呢?谁又没有秘密呢,你不是也有吗?可你看,我问过你什么吗?”

被云韶这么一说,慕容翊才发现,还真是,她连自己名字都没问过,“你可以问啊!”

“可我并不想知道啊!”云韶才懒得打听呢!又不结亲,问那么多干嘛,“有些事情,没必要非得弄清楚,我们本就是萍水相逢,以后也未必会有交集,你又何必追根究底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