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阅读让你当线人,你怎么混成大哥了?

全集小说阅读让你当线人,你怎么混成大哥了?

抚琴的人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网文大咖“抚琴的人”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让你当线人,你怎么混成大哥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曾彤彤李虎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学,这才发现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的事,可能是因为大家毕业后就各分东西了,消息并不怎么灵通,只是觉得我突然就“失踪”了。不管因为什么,我还挺开心的,有种做了坏事没人发现的感觉,这让我对未来的人生又充满了希望。我又给曾彤彤打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还挺意外的,问我谁啊,我声音低沉地回了一句是我,她一下就听出来了,惊讶地说:“李虎?”我轻轻地“嗯”了一声,还......

主角:曾彤彤李虎   更新:2024-02-16 13: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曾彤彤李虎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阅读让你当线人,你怎么混成大哥了?》,由网络作家“抚琴的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网文大咖“抚琴的人”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让你当线人,你怎么混成大哥了?》,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都市小说,曾彤彤李虎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学,这才发现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的事,可能是因为大家毕业后就各分东西了,消息并不怎么灵通,只是觉得我突然就“失踪”了。不管因为什么,我还挺开心的,有种做了坏事没人发现的感觉,这让我对未来的人生又充满了希望。我又给曾彤彤打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还挺意外的,问我谁啊,我声音低沉地回了一句是我,她一下就听出来了,惊讶地说:“李虎?”我轻轻地“嗯”了一声,还......

《全集小说阅读让你当线人,你怎么混成大哥了?》精彩片段


十八岁那年,有个老流氓调戏我妈,我一气之下剁了他命根子,还捅了他好几刀。

不曾想人送到医院后没救过来,直接没了,所幸法院判我防卫过当,只让我服了三年的有期徒刑。

我爸早年就失踪了,坐牢期间我妈因病去世,据说临死前还不断念叨着我爸的名字,说我爸如果在的话,没人敢欺负我们家,全县乃至全市的流氓都得跪下。

我对那个男人只有一丁点模糊的印象,就记得他挺高挺大,长什么样完全忘了,所以并没把我妈的话放在心上,只当她是病重的时候发了癔症、说了胡话。

总之,这个由我们孤儿寡母组成的家,就这样散了,打那之后我也没什么牵挂了,唯独有个女孩让我想起来就充满遗憾。

那就是我高中的班花曾彤彤。

曾彤彤长得特漂亮,皮肤很白,身上还总是带着若有若无的香味,当时我们班最少有一半的男生都暗恋她。

我俩那会儿是同桌,我经常跟她打闹、斗嘴,时间长了就喜欢她了,我觉得她似乎也对我有意思,所以有一次上课的时候没忍住偷偷拉她手,她也就是试探性地挣脱一下,见挣脱不掉后后便顺从我了,接着脸就红到了脖子根。

那一幕我永远都忘不了。

我打算一毕业就和她表白,我敢发誓,我俩肯定能在一起!

可惜还没来得及表白,我就坐牢了,这成了我最大的遗憾。

出来以后,我试着联系了几个同学,这才发现他们根本不知道我的事,可能是因为大家毕业后就各分东西了,消息并不怎么灵通,只是觉得我突然就“失踪”了。

不管因为什么,我还挺开心的,有种做了坏事没人发现的感觉,这让我对未来的人生又充满了希望。

我又给曾彤彤打电话,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她还挺意外的,问我谁啊,我声音低沉地回了一句是我,她一下就听出来了,惊讶地说:“李虎?”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她就连珠炮一样地问过来:“这些年你去哪了,怎么给你打电话打不通,你大学毕业了吗,最近在干什么?”

她的问话让我又喜又悲,喜的是她还记得我,并且很关心我,悲的是我不知道怎么说,我根本没办法回答她的问题!

我一咬牙,就把电话挂了,后来她还打过来,但我也没有接。

我当时就一个想法,我要搞钱,把我失去的几年都补回来,等到事业有成的那天再联系曾彤彤!

但我万万没有想到,还没等到那天,我俩就见面了,而且场面极其尴尬。

那天过后,我先四处打工攒了点钱,接着就自己开了家洗车店。这行没有什么门槛,就是个力气活,吃得了苦、受得了罪就行。

还记得那天刚开张,我让手底下的工人把毛巾架推出去晒晒(为了节省成本,我只雇了一个工人),手机突然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我接起来,就听里面说道:“李虎是吧,我是市局的王伟,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干好了一个月能赚上万……”

我回了句我是你爹,就按了挂断键,诈骗电话都打到我这来了,真当我坐了几年牢就什么都不懂?

挂了电话,我就往外面走,正好一辆宝马3系开了过来。

工人立刻迎了上去,我也把水枪提起来了,结果宝马停在门口没有进来,主驾驶坐着一个青年,好像正打电话。

副驾驶倒是下来人了,是个女的,穿着一身红色长裙,白皙的皮肤很惹人注意,当时我就暗自寻思:

这女的皮肤怎么这么白,跟曾彤彤都有的一拼了,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她转过脸我看到正脸的时候,直接傻眼了。

她就是曾彤彤。

几年过去,曾彤彤变得更漂亮了,身材比以前成熟了许多,女人味更足了,而且气质更是提升了不知道几个档次。

看到是她,我有点尴尬,因为当时我穿得很破,一身洗得褪色严重的迷彩服,脚上是个破胶皮雨鞋,要多邋遢有多邋遢——洗车的时候,我就穿这一身。

而人家现在看上去比以前更光鲜亮丽。

我不敢去看她的眼睛,本能地想往后退。

不过她认出我来了,很惊讶地问道:“李虎?”

既然跟我打招呼了,我也只好点头笑了一下。

曾彤彤不可思议地看着我,从上看到下,又从下看到上,显然没想到我干这个,眉头稍稍皱了一下,似乎想说什么,但又什么都没有说。

我也不想以这样的状态出现在曾彤彤面前,但又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说道:“好久不见啊!”

曾彤彤点了点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气氛正有些尴尬的时候,她的手机正好响了,便到一边接电话去了。

就在这时,又有其他车过来了,宝马车堵在门口,自己不进还挡别人的道。工人去敲窗户,但那青年摆了摆手,一脸不耐烦的样子。

我只好朝曾彤彤走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就听到她拿着手机说:“……我是真的无了个大语了啊,李虎竟然在这洗车!前段时间他打电话,我还以为他混好了,又回来追我了!我问他最近在干什么,怪不得不肯说……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一个月赚的钱估计都买不起魏亮的一个车轱辘,亏我当初还对他抱了那么大的期望……”

我的身子顿时有些僵了。

时间是一把杀猪刀,不光杀掉岁月,还杀掉了人心。

碎了,全都碎了,那些温暖的、青涩的回忆,还有那张因为偷偷牵手而羞红了脸的面庞,像是阳光下的彩色泡泡,风一吹来,便碎得一塌糊涂。

曾彤彤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慌张地回了下头,发现我就站在身后,也是一脸的不知所措,赶紧找补似的说道:“李虎,我不是那个意思啊……”

我打断她,一字一句地说:“你放心吧,我以后不会再给你打半个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一点都不气了,可能是觉得为了这样的女人不值得吧,甚至还觉得有点可笑,这就是我想了三年的女人吗?

听到我的话后,曾彤彤也来了气,一脸烦躁地说:“不打就不打呗,你吓唬谁?不打正好,我男朋友这个人爱吃醋,让他知道了至少打断你半条腿!”

话还没有说完,宝马的主驾驶车门突然开了,一个戴着金链子、纹着大花臂的青年,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下来。

“知道了大哥……李虎嘛,我记住了……放心,有了他的消息,我第一时间向您汇报……必须的,我要是见了他,立马给他跪下磕仨响头行吧……哈哈哈,开玩笑的,总之您放心吧,我肯定客客气气的,把他请到您老人家面前去……嗯,嗯,肯定不得罪他,现在开始他就是我爹了,谁敢伤他一根汗毛我就和谁玩命……他就是要天上的太阳,我也给摘下来!”

青年挂了电话,来到我和曾彤彤身前。

“咋回事啊彤彤,碰见熟人了?看见你们聊半天了!”青年好奇地问。


“来,把送洪总的东西也搬下来!”胡文瀚冲那辆小型厢货车摆了摆手。

车上下来几个工人,将货箱打开了,吭哧瘪肚地搬下来一个巨大的招财摆件,下面是个红木柜子,上面是个金光灿烂的三腿金蟾,体积之大需要好几个人环抱 ,放在酒吧门口确实很有排面。

“胡总,破费了啊!”洪卫军满面春风。

“哈哈哈,小意思!”胡文瀚咧嘴一笑。

两个江湖大哥勾肩搭背地往里走去,看着真跟好朋友似的,我们一众人也都跟上。

绕过大厅,来到酒吧后方的一条走廊里,这里两边都是办公室,裹着厚厚的隔音棉,基本听不到前面的噪声了。

洪卫军将胡文瀚领进了其中一间办公室。

准确地说,是我的办公室,面积还挺大的,有五六十个平方,装修也挺考究,办公桌、书柜和沙发都是红木的,脚下则是厚厚的羊毛地毯,要多奢侈有多奢侈。

洪卫军引着胡文瀚在沙发上坐下,我们两边的人也都分别站好,别看他俩和和气气,实则气氛剑拔弩张,大家的眼睛都滴溜溜转,时刻盯着对方的动作。

“洪总,李虎真的不杀我啊?”胡文瀚笑呵呵地问着。

“嘿嘿,他有那胆子吗?”

“怎么没有,他刚才都承认啦!”

“他瞎说的,他这人就那样,别人冤枉了他,他也懒得解释,是不是啊李虎?”洪卫军朝我看了过来。

“是。”我面无表情地点点头。

胡文瀚起身,朝我走了过来,伸手拍着我的脸说:“小子,你真不杀我啊?这可是个好机会啊,我就站在你的面前……”

他拍我的时候,力度不算很重,感觉不到疼痛,但侮辱性肯定很强。他表面是在打我,实则是打洪卫军,但不管是在打谁,我都是首当其中的一个。

“去你妈的,少碰老子!”可想而知,我哪能受得了这种气,直接一把就将胡文瀚推开了。

“你他妈怎么跟我大哥说话呢?”齐骏突然冲了过来,一撩身上宽大的风衣,直接拔出一支双管,顶在了我的额头上!

之前在桃园村,齐骏和董星对砍一阵,伤到现在还没有好,身上缠着不少绷带,但他速度真还挺快,现场众人谁都没有反应过来。

或者说,人家早有准备,从一开始就打算这么干,谁能预料到他下一步的行动?

办公室里瞬间安静下来,我也一动不动了。

“老实了?”胡文瀚站在一边,脸上依旧充满笑意。

“老胡,怎么回事啊,就你们有响儿是不是?”还坐在沙发上的洪卫军冷声开口。

紧接着,一个身影从他身边窜出,直接来到我的身前,从腰后摸出一把喷子,顶在了齐骏的脑袋上。

我认识这个人,洪卫军手下的头号战将,负责他旗下最赚钱的洗煤厂,名叫王坤,是个人狠话不多的角色。我听说过他不少故事,成名比齐骏更早,齐骏还在街面上收保护费的时候,他就已经四处揽工程了,这些年跟着洪卫军赚了不少钱。

“咔咔咔——”

与此同时,两边又有好几个人站出来,分别拿出了长短不一的喷子,纷纷指着对方!

看到这个场面,我的脑壳一下就大了。

我以为洪卫军有枪已经是件不得了的事情了,没想到这么多人都有!怪不得市局盯上了我们县,这些人真的是太猖狂了,作为线人的我,本来是出于无奈才加入到这个行业,现在也产生了一种浓浓的愤怒感,恨不得这群家伙都被抓了,还这社会一个清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