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巨著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畅销巨著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姜芙白杏,讲述了​害怕孤独的。如今除了自己,还有阿芙妹妹陪着她,表姐终于开心起来。“明月公主很好的,还请我吃好吃的点心,阿芙很喜欢她。”姜芙杏眼澄澈,说话时会看着人,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的真诚。许蕴握紧她的手,“那我们以后多来看表姐。”“嗯!”姜芙重重点着小脑袋,发髻上的流苏簪子都晃了晃,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鼓起勇气问许蕴。......

主角:姜芙白杏   更新:2024-06-11 09: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白杏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巨著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姜芙白杏,讲述了​害怕孤独的。如今除了自己,还有阿芙妹妹陪着她,表姐终于开心起来。“明月公主很好的,还请我吃好吃的点心,阿芙很喜欢她。”姜芙杏眼澄澈,说话时会看着人,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的真诚。许蕴握紧她的手,“那我们以后多来看表姐。”“嗯!”姜芙重重点着小脑袋,发髻上的流苏簪子都晃了晃,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鼓起勇气问许蕴。......

《畅销巨著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精彩片段


林贵妃点到即止,林雪燕眼神亮了。

“姑姑,我知道了,宋承元!”

这宋承元是宋将军之子,传闻面如鬼煞还克妻,先后克死了三任妻子,在京城恶名昭著,根本无人敢嫁。

若姜芙嫁进去,说不定新婚当晚就被吓死了。

林雪燕越想越激动,但也不至于失了理智,“那我们怎么让宋家去提亲啊?”

林贵妃低头摸了摸小腹,唇角勾起笑意,“这件事本宫会解决。”

“娘娘,谢大姑娘来了。”

门外宫女的声音传进来,林贵妃止住话头,她看向林雪燕低声吩咐,“你先回去吧,今日之事没成之前谁也不许说,知道了吗?”

林雪燕瑟瑟点头,“知道了姑姑。”

“嗯,走吧。”

林雪燕行礼离开,在门口正好和谢婵遇上。

她心中疑惑,姑姑找谢姐姐做什么,难道是生病了?

......

这边姜芙和许蕴也从摘星殿出来。

明月公主很舍不得她们,一直送到门口。

“阿芙妹妹日后也和蕴儿多进宫陪陪我吧,我让御膳房给你做好多小点心吃,都是外面吃不到的。”

姜芙喜欢吃点心,听到明月公主的话她眼神都亮了。

许蕴和明月公主被她逗笑,“表姐,看来你已经把这小馋猫给勾住了。”

“勾住不走了才好呢。”

明月公主很喜欢姜芙,她难得遇见这么可心意的小姑娘,恨不得将她留在宫里作伴。

姜芙羞涩一笑,“不行的,我要回家的。”

“噗!傻姑娘!”

最后出来时,白杏手中提了大包小包,都是明月公主给姜芙准备的点心。

许蕴和姜芙走在前面,此时已经是傍晚,夕阳穿过宫墙落在平整的青石板路上,温暖而肃穆。

“阿芙,今日要谢谢你,表姐许久没这么开心过了。”

明月公主从未出过宫门,摘星殿除了皇后和太子会去,也就只有她会去了。

许蕴知道,明月公主是害怕孤独的。

如今除了自己,还有阿芙妹妹陪着她,表姐终于开心起来。

“明月公主很好的,还请我吃好吃的点心,阿芙很喜欢她。”

姜芙杏眼澄澈,说话时会看着人,让人一眼就看出她的真诚。

许蕴握紧她的手,“那我们以后多来看表姐。”

“嗯!”

姜芙重重点着小脑袋,发髻上的流苏簪子都晃了晃,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鼓起勇气问许蕴。

“公主的脸治不好吗?”

她可听说过,宫里好多太医,尤其谢老太医还有神医的称号。

许蕴神情黯然,“表姐脸上的红斑是从娘胎里带出来的,是胎记,姑母和皇上找遍世间名医也没找到医治的办法,如今也只有谢家能配出些祛斑的药膏,但抹了这么多年也没见效果。”

姜芙低下头,小脸皱巴巴的,许蕴看出她的纠结,以为她在替明月公主伤心,遂捏了捏她的小手。

“世间大夫这么多,说不定日后有人能为表姐医治。”

“蕴姐姐,若明月公主脸上的红斑不是胎记,是中毒呢?”

轰!

......

直到许蕴坐上马车,耳边还在回响着姜芙的话。

不是胎记,是中毒......

若真如姜芙所说,那表姐的脸就有治了!

旁人或许不知,可许蕴作为明月公主的表妹最是知道她的痛苦。

作为大周最尊贵的公主,却被拘在深宫中从未见过生人,太后当她是邪祟转世心怀厌恶,皇上心疼女儿可却从未踏足过摘星殿。

姑母每每提起都要暗自流泪,而太子表弟则少年老成,一心想守护长姐。

马甲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古代言情、宠妻、甜宠、佚名古代言情、宠妻、甜宠、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是最近很多书迷都在追读的,小说以主人公佚名为主线。橘子软糖作者大大更新很给力,这个大大更新速度还不错,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目前已写240941字,小说最新章节第115章 大结局,小说状态连载中,喜欢古代言情、宠妻、甜宠、这本小说的宝宝们快来。

书友评价

服了,男主对待欺负女主的人,除了口头警告,没看到啥惩罚,那些人的惩罚全部都太低了,女主被推下水,被迫嫁给老头子,被绑架,那些人都不用进官府的吗?男主说是靠山,怎么也没见那群人收手,还不是背后该做啥做啥,后面被告发,轻轻惩罚一下又开始作恶

但是没有写为啥会做梦[捂脸][捂脸][捂脸]把这个坑填了就更好了

超级喜欢,超级好看短小精悍

热门章节

第54章 假山后的吻

第55章 再现医术

第56章 三爷对她不一般

第57章 老太太的喜欢

第58章 他配不上

作品试读


刚入夏,京城就已热了起来。

姜家二房的院子早早熏了香,丫鬟白杏匆匆跨入院门,掀开门帘走了进来。

“姑娘可醒了?”

她声音放得很轻,但还是惊扰了床帐后的人。

只见那白色纱帐掀起一角,伸出一只圆润白皙的小脚,朝着外面晃了晃。

白杏知道这是自家姑娘醒来了,遂上前撩开纱帐。

姜芙素手掩着唇打着哈欠,寝衣的领口微微敞开,露出一抹青色的小衣,鼓起的弧度饶是女子都忍不住吞一吞口水。

再看那张脸,尚且稚嫩的面容已初显媚意,慵懒的姿态更是让人禁不住酥到骨子里。

白杏低下头不敢多看,拿起衣服伺候她起身。

“姑娘这样困,可是昨夜又做梦了?”

自从去年及笄,姑娘就夜夜惊梦,每次醒来身上都像水洗过一般,面容更是娇媚的不成样子。

姜芙的哈欠就这样哽在喉中,昨夜的缱绻仿佛还在眼前,就连腰间都似残留着男人掌心的灼热。

她红着脸含糊应了一声,索性白杏急着给她穿衣,没发现她的羞意。

“萧家来人了,大太太让您过去呢。”

小丫鬟的脸上是藏不住的喜意,“姑娘及笄已满一年,萧家这次来定是说大公子跟姑娘成亲的事。”

她手巧,伺候姜芙穿完衣后,又给她挽了个仙螺髻,发髻簪了支金钗,钗尾是只金雀咬着红珠,下坠流苏,动作间轻轻摇曳,越发衬得姜芙明媚动人。

白杏仔细给她上完妆,姜芙眯着眼困得都要睡过去,她眼尾用青黛稍稍勾勒,姑娘家的娇憨掩去了些媚意。

看着她这副心大的模样,白杏又好笑又心疼。

自家姑娘年仅五岁就失了双亲,大房亲厚不足,除非年节平日见都不见姑娘一眼,姜老夫人更是个不管事的,院门一关自顾礼佛,哪管姑娘受了多少委屈。

白杏心里堵着一口气,还好姑娘自小就跟萧家大公子定了亲,萧家风头渐盛,等姑娘嫁进去,看谁还敢小看她。

白杏越想越是这个理,说起萧家来语气万分亲昵。

“我听大房的王妈妈说,大公子已经在朝中担了职务了,就算日后不承爵前途也是不可限量,而且萧家还有三爷呢,大公子这位小叔叔可是了不得,年纪轻轻就掌管了金吾卫,可是天子座下第一人呢。”

她说得眉飞色舞,好似那萧家已经是囊中之物,殊不知姜芙眯蒙着眼,一句也没听进去。

昨夜她被那梦里人翻来覆去的折腾,天亮才睡熟,这会儿脑子正混沌得很,半边身子压在白杏身上,浑似那没骨头的人儿一样。

白杏说得口都干了,但也知晓自家姑娘的性子,叹了口气扶住她。

“姑娘没有助力,日后嫁进萧家定要笼络住大公子的心才行。”

“一定要嫁人吗?”

姜芙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突然开口。

她早晨醒来喜欢喝一盏蜜水,这会儿嗓音也如那蜜一般,甜得入耳。

白杏的心一下就软了,“自然是要嫁人的,不然姑娘日后孤苦无依,难道要去道观里当姑子?”

姜芙嘟囔了一句,“当姑子也没什么不好。”

她每晚做那样荒唐的梦,成亲才要糟。

只是这话跟白杏也不能说。

倒是白杏见她这幅娇憨可爱的模样放下了心,自家姑娘媚色倾城,性子又娇憨可人,只要那萧大公子不瞎,定会喜欢她。

白杏满怀信心扶着姜芙进了大房的院子,却被姜大太太口中的消息砸得眼晕。

“萧......萧家要退亲?怎么会?”

姜大太太严氏睨了堂中人一眼,此时姜芙已经站直了身子,低垂着头手指绞着衣带,不知在想什么,但看模样是极可怜的。

严氏心里此时畅快的很,二房这个孤女生得比大房的姑娘好看就罢了,攀的亲事也惹人羡,还好那萧家明智跟她退了亲。

只是姜芙被退亲,姜家其她姑娘的名声也要受影响,尤其是她的亲生女儿姜瑶已经到了说亲的年纪。

想到这,严氏又看她不顺眼了。

姜芙对严氏的心思一无所知,她这会儿困意消了,肚子就饿了,脑子里酱水鸭、蜜汁肘子、板栗鸡的乱想一通。

这些好菜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她才能吃上,所以每次饿极时脑子就忍不住想。

萧大公子于她而言还不如盘蜜汁肘子吸引人,退亲自然在她心中掀不起波澜。

白杏的话严氏没搭理,倒是她旁边的婆子接过了话头。

这人看着眼生,出口才知身份。

“我家老太太从立春就缠绵病榻,京城的大夫不知看了多少,就连宫里的太医都请遍了,可一直没好,上月世子夫人请了泓济寺的圆光大师,这一看可不得了......”

她说话抑扬顿挫,跟说书一样,就连白杏都被她勾住了情绪。

可婆子悄悄看向堂中,小姑娘依然低着头,一个眼神都没分给她。

婆子深吸一口气,打的腹稿差点忘记,顶着白杏和严氏的目光将剩下的话说完。

“原来啊,我家大公子跟姜四姑娘八字不合,硬要结亲恐怕会危害亲人,我家大公子是个孝顺的,听到大师的话不顾世人非议要来退亲,这事本是萧家做得不对,但老太太年事已高,萧家上下不敢怠慢,只能对不住姜四姑娘。

不过世子夫人说了,当初萧家下的聘礼姜家不必退,除此之外,萧家再赔偿姜四姑娘二成,姜四姑娘意下如何?”

婆子的话看似是商量,实则已经下了决定,跟萧家比起来,姜家这个忠勇伯府已经是没落贵族,萧家愿意赔偿已经是给足了面子。

严氏心中恼火,面上却不敢说什么,只藏着火气怒瞪着姜芙。

姜芙这会儿才回过神,刚才她差点就想起板栗鸡的味道了。

“哦,那就退吧。”

小姑娘甜腻的嗓音说着轻飘飘的话,好似说吃饭那样简单,将婆子剩下的威胁警告都堵在了口中。

婆子憋红了脸,好半天才喘过气来,她肥厚的手掌压着胸口,沉声道,“那麻烦姜四姑娘将信物换回来,我家三爷已经在贵府花厅里等着了。”

萧家这幅迫不及待退亲的模样让严氏侧目,若是她的瑶儿,她拼尽力气也要闹上一场。

可如今退亲的是姜芙,严氏气归气,更多的是看热闹的心思。

“去吧。”

姜芙屈膝行礼,搭着白杏的手走了出去。

花厅离这不远,周围都是大房的人,白杏心里再气也不敢这会儿说话给自家姑娘惹麻烦。

她气鼓鼓的,一路无话,姜芙想着退完亲就去吃午膳,脚步走得很快,几步路就到了花厅。

今日天气正好,蔷薇月季开得绚烂,铺满了整片花墙。

花厅中立着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他脚踩金色祥云纹靴,黑色的官服衬得他气势威严,还未见其貌,就隐隐感受到寒气。

男人听到动静转过身来,逆着光姜芙看清他的相貌。

只见他斜眉入鬓,眸如电闪,丰神俊美的脸上透着冷意,双手垂在身侧,右手还夹着块白玉细细摩挲。

姜芙盯着那双手,腿软的厉害,昨夜他也是这样摩挲着她的腰腹,让她在梦里哭了半宿。

姜芙捏着白杏的手,不敢再踏进去。

造孽啊,她梦中的男人,怎么活了!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姜芙主仆待在角落里,注意她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谢婵,跟林雪燕等人说话时,眼神时不时瞥向院门处。

“谢姐姐可是在看三爷来没来?”

林雪燕是个藏不住话的,见谢婵眼神缥缈,笑着打趣她。

谢婵表情微凝,眼中闪过不快,但很快恢复如常,“自然要等人到齐了才能开宴。”

“是了,还是谢姐姐想得周到,就是不知三爷今日有没有空,还有萧玉璋,我都好几日没见他了。”

林雪燕嘟着嘴,她今日本还想着让萧玉璋看看姜芙有多丑呢,哪想到姜四长得这样美,把一园子的贵女全比下去了,她这会儿也说不清到底想不想萧玉璋来了。

“姑娘,三爷来了。”

谢婵的婢女说了一声,原本嘈杂的湖边倏然安静了下来。

此时姜瑶姜琳姐妹也走到了姜芙身边。

萧荆今日穿得依然是一身黑衣,他性子冷淡,又偏爱黑色,愈发显得不易亲近。

只是萧荆的身份摆在这,多得是想要扑上去的贵女,更何况他长相丰神俊美,京城无人能出其右。

院门离湖中心有很长一段路,倒是姜芙角落偏僻挨着院门,萧荆一进来她就看到了。

梦里她敢胆大咬他,可到了现实中姜芙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她拉着白杏的袖子,竭力往她身后躲,盼着萧荆别看到她。

可她不知,她太耀眼,萧荆进门眼神就锁定了她。

见到小姑娘怕极他的模样,萧荆的眉眼一下子就压下来。

他生气了!

萧荆周身散发出冷气,不仅姜芙发现了,姜瑶离得近,也立马感受到了。

她兴奋的攥紧拳头,看着姜芙突然开口。

“四妹妹,你的帕子掉了。”

“我没有......”

姜芙下意识反驳,她今日出门得急,根本没来得及带帕子。

只是抬头看到姜瑶充满恶意的眼神,还有周围针落可闻的静谧,她心头一凉。

姜瑶是故意的。

今日来参加宴会的贵女哪个不是奔着萧荆跟萧玉璋来的,她的身份本就尴尬,姜瑶这样一喊,倒像是她故意使小动作引起萧荆注意一样。

姜芙捏紧了白杏的袖子,眼圈气得发红。

她不是第一次被姜瑶欺负,可从未像今日这样生气过。

萧荆是她心中的隐秘,他们在梦中做尽亲密的事,可现实中也不过才见两面而已。

姜芙怕他,想躲着他,根本不想与他扯上关系。

“不是我的帕子!”

小姑娘声音里夹着哭腔,眼神却极倔强,萧荆冷硬的心忍不住颤了一下。

她这样软的性子,一定是受了大委屈,才会这样生气。

萧荆转身居高临下睨了姜瑶一眼,将姜瑶脸上的得意吓得瞬间消散。

“三爷......我......我看着帕子从她身上掉出来的。”

“二姑娘说谎!我家姑娘今日根本就没带帕子!”

白杏也气急了,梗着脖子替姜芙辩驳。

姜瑶想出口骂她,但萧荆的冷眼盯着,姜瑶耸了耸脖子有些心虚。

“反正就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不是她的是谁的。”

她声音越来越小,周围的贵女们也渐渐反应过来,这是姜瑶想要陷害姜芙呢。

这姜家还真是上不得台面,一家人都能背刺。

不过看到姜芙娇媚的脸,她们又将那几分同情咽了下去。

这样的容貌,不知萧三爷会不会留意。

众人屏着呼吸看向萧荆,却见萧荆从姜瑶身上收回眼神,抬腿往湖中心走,看都没看姜芙一眼。

满园子的贵女都放下心来,她们就说,萧家三爷向来不近女色,冷漠无情,怎么会因为姜芙有几分姿色就注意她。

只是众人不知,萧荆衣袖间的手已经紧紧攥住。

“小门小户就是事多,谢姐姐你下次可别再请她们了,不够丢人的。”

林雪燕一脸鄙夷,很是看不上姜家姐妹,完全忘了姜芙等人能来还是她撺掇的谢婵下帖子。

谢婵没回话,只是那脸色并不好看。

还好接下来的宴会进行顺利,萧荆坐在主位,谢婵坐在他身边,两人俨然一对璧人。

姜芙依然坐在角落里,她耷拉着头,神情郁郁。

白杏知道自家姑娘被冤枉了不高兴,遂变着花样哄她。

“等回了府婢子给姑娘做桃花糕可好?”

她跟厨房的何妈妈关系不错,可以偷偷用会小厨房,姑娘平日不开心的时候吃到点心就开心了。

姜芙绞了绞手指,勉强扯出点笑意,“嗯。”

姜瑶一直盯着这边,见姜芙笑了,她差点把指甲掐断。

刚才没算计到她,还连累自己被萧荆瞪了,姜瑶心中的嫉恨达到顶峰。

正好这会儿谢婵起身,邀贵女们一同赏荷。

谢家的宅子极大,光这园心湖就占了数十亩地。

说起来这本不是谢家的宅院,上一任主人是叶家。

叶老太医跟谢老太爷同是先帝在时的太医,只不过叶老太医触怒圣颜被满门抄斩,此后叶家的宅子就归给了谢家。

而叶老太医死后,谢老太爷一路高升,凭借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在京城人人敬重。

谢婵跟萧荆介绍着湖中的荷花,萧荆时不时应一声,态度冷淡。

他这会儿正惦记着小姑娘,她胆子那样小,也不知刚才哭了没有。

“这株并蒂莲已经开了百年,听祖父说先帝就极喜欢,每逢花开都会来看一眼......”

众人走到那株并蒂莲处,谢婵温声说着。

并蒂莲就在姜芙旁边,谢婵说时她也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姜瑶见她离湖边极近,眼神亮了亮。

她们这边是个死角,旁边又有姜琳挡着,再加上众人的目光都在谢婵那,根本没人注意到这边。

姜瑶伸手猛地推了姜芙一把,小姑娘身子摇晃,不受控制的落入湖水中。

“嘭!”

“落水了,我家姑娘落水了!”

白杏声音惊惶,打断了园子里的安静。

这湖水极深,姜芙不会凫水,腥凉的湖水灌入口鼻,她挥着手胡乱挣扎着,身子不断往下沉。

谢婵眼中浮现一抹怒气,自己好不容易能和萧荆说上话,却被这姜四打断好几回,她压着怒火,沉声唤侍卫,“快救人!”

可还不等侍卫过来,她身边的人就果断跳下去,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


可更让她震惊的是,为何姜芙会画人骨,难道她也会医术?

姜芙看着众人的目光,默默往后面缩了缩。

谢婵见她这副怯弱的模样,胸口的郁气更重了。

这女人就会装柔弱,连她也看走了眼。

许皇后也看到了这副画,她心里也害怕,但看到皇上赞叹的表情,许皇后勾起唇角表情和煦,“看来这场比试是姜四姑娘胜了,嬷嬷,把奖品给姑娘送去。”

“哎。”

“等等!”

林贵妃没看出皇上的不耐烦,一心想为难姜芙,许皇后偏向姜芙,她就越要跟她作对。

“臣妾怎么没看出是姜四姑娘胜了,谢大姑娘的扑蝶图惟妙惟肖,比这个鬼东西可好看多了,依臣妾看,应是谢大姑娘胜才对,皇后姐姐可不要因着许姑娘和姜四玩得好就偏心。”

林贵妃这话一出,许皇后还没恼呢,谢婵就已经先臊红了脸。

别人不知道,她却是清楚,姜芙的人骨虽然恐怖,可胜她太多,林贵妃的话只是让她更加难堪而已。

“够了!朕觉得姜四姑娘胜,难道爱妃也觉得朕偏心?”

“皇上......”

皇上的语气带着怒意,林贵妃脸色一白,想要撒娇被他冷脸喝住。

“姜四姑娘这副人骨图,若证明是真的,那对我大周的仵作和大夫是帮了大忙,如此利国利民的事,难道不胜?”

林贵妃平日只知道算计争宠,哪想到这人骨图这样珍贵。

皇上的话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脸。

她今日接连出丑,还都是因为姜芙,林贵妃心里彻底恨上了她。

萧荆在旁边感受到林贵妃的寒意,眼眸闪过一抹冷光。

谁也不能伤害小姑娘,林贵妃也不行。

“......是臣妾无知了,这只镯子就当本宫给姜四姑娘赔罪。”

林贵妃能从许皇后斗这么多年,心计自然甚深,她很快就换了笑脸,从手上脱下一只玉镯戴在姜芙手上。

那手保养得当,滑腻凉爽,像冷冰冰的毒蛇,姜芙被她攥住手很不舒服,还好林贵妃很快松开。

“姜四姑娘学过医?”

姜芙年纪最小,站在人群中娇娇弱弱的一只,着实惹人怜爱。

听到谢婵的问话,她微微抬头,“没有啊。”

她确实没学过医,不过是看了几本医书罢了。

谢婵拧眉,这人骨图惟妙惟肖,若是没学过医,怎么能画得如此真实。

姜芙肯定是在说谎。

“那这幅人骨图你怎么解释?”

谢婵还没察觉出来她此时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谢家嫡女贞静贤淑,才学过人,是京城贵女之表率,如今看来,不过尔尔。

倒是这名声不显的姜四姑娘,比之更加沉稳淡定。

众人心思各异,不过都翘首等着姜芙的解释。

姜芙歪了歪头,“家父生前留了许多闲书,我从上面学的。”

“竟是姜二爷画的,难道姜二爷是个神医?”

许蕴作为姜芙最好的小伙伴,自然相信她的话,她平日最爱看话本子,已经脑补姜二爷是个世外高人了。

姜芙心虚嘟囔了一声,“我也不知。”

“也是,姜二爷去世时你还小,定是不清楚的。”

许蕴捏捏她的手表示理解,姜芙的头埋得更深了。

她这副心虚的模样落在萧荆眼中就变成了可怜,他的小姑娘才五岁就失了双亲,跟着小丫鬟常年困在姜府的后院中,吃不饱饭穿不暖衣,谁都可以欺负她。

可她却一点也没长歪,还会画这样厉害的人骨图。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男人们一人一匹马,由众人选出领队,哪队猎到的猎物最多,哪队获胜。

以往都是萧荆夺得头筹,今年有宋承元参与,谁胜谁负就不确定了。

不过认为萧荆胜的人多,还有人开了赌局,姜芙在萧荆那边押了一对金叶子。

许蕴笑着闹她,“这么相信三爷会胜?”

姜芙脸色羞红,不想理她的打趣,可许蕴就喜欢她这副羞恼的模样,两人在围场追跑着打闹起来。

倒是将明月公主留在了赌局那。

“公主,您要压谁?”

开赌局的是京中有名的纨绔,不学无术却对遛狗逗鸟很是精通,这玩笑的东西搬到围场来都开的风生水起。

明月公主面纱遮脸,没人看到她脸上的羞意。

她从袖袋里掏出一串东珠,直接放在了对应宋承元的匣子里。

“压他。”

“嚇!”

明月公主这出手阔绰的样子惊到了纨绔,相较于萧荆,压宋承元的人很少,而且大多只压了个银锞子,哪像明月公主,价值连城的东珠都说压就压。

她就这么相信宋小将军?

纨绔摸了摸下巴,忽地想起来当初救公主的正是宋小将军,公主这是投桃报李给他撑场面呢。

想通了,纨绔也不纠结了。

倒是明月公主的这一手,给宋承元拉了不少的票。

队伍们纷纷进了猎场,萧荆和宋承元打头阵,两个性格同样冷厉的男人相视一眼,竟看出点惺惺相惜的意味,不过两人的眼中都含着战意。

他倒要看看这金吾卫指挥使/战无不胜宋小将军的本事!

两人同时拍了马背,两匹良驹齐头并进,互不相让,将剩下的人都甩在了后面。

这场围猎本就是两人的战场,其余人想参与的心思都没有。

以前他们被萧荆虐,现在又加了个宋承元,只不过虐的更厉害了。

反正有两人在,他们都排不上号,索性也不拼命了,悠闲的骑着马随便猎猎。

就如萧玉璋,他今日的目的就是给姜芙打两只兔子。

他带队领着自己那帮狐朋狗友,浩浩荡荡的进了林子。

“能抓活的,就别打死了,知道吗?”

萧玉璋连声嘱咐着,生怕队友们不记得他的话。

小姑娘都胆子小还心善,再说了兔子养在身边,看到了不就正好想起他了。

萧玉璋想得美,摩拳擦掌兴致冲冲的提箭进去。

后面跟着的都知道他对姜芙的心思,一个个的不停起哄,林子里充满了欢乐的气氛。

前面,萧荆和宋承元不分胜负,你猎个狐狸,他就能抓只鹿,半个时辰过去竟还是平手。

“早听闻萧指挥使百步穿杨,如今见了果不其然。”

宋承元性子虽冷,但英雄见英雄总是会欣赏,惺惺相惜。

萧荆也拱手抱拳,“宋将军也不遑多让。”

说起来,萧荆的功夫不如宋承元,对方是从战场上真正厮杀历练出来的,每支箭都带了杀气。

“那继续!”

宋承元战意蓬勃,遇到旗鼓相当的对手最让人高兴。

他腿夹马腹先行一步,萧荆正要跟上时,突然听到后面的喧闹声。

“兔子就在前面,你们快帮我拦住!”

是萧玉璋。

利箭破风而来,萧荆凝眸,手搭在弓上,先他一步射中兔子。

“中了,中了!”

灰色的兔子被箭钉在树根上,两腿一蹬没了气息。

一声欢呼,人群呼啦啦围上来。

萧玉璋满脸喜意,然而等看到萧荆时他愣住了。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林贵妃捏着精致的长甲,捂着嘴咯咯笑道。

她声音媚而尖,任谁都能听出这是在嘲讽许蕴贪吃。

许蕴撇撇嘴,悄声跟姜芙吐槽,“他们林家人就是这样,刻薄得很,林雪燕和她学了个十成十。”

姜芙悄悄抬头,打量了林贵妃一眼,只见这林贵妃雍容华贵又不失妩媚,一支凤钗插在发髻间,比许皇后看着还要明艳三分。

只是那刻薄劲儿也是真的,姜芙性子胆小,从来都怕招惹这样的人,复又低下头。

那边许皇后看不惯死对头嘲讽自己侄女,开口反击回去。

“能吃是福,我们许家又不是吃不饱饭,何必将自己弄成个病死鬼模样。”

躺枪的‘病死鬼’林雪燕,差点将手里的帕子撕碎。

萧玉璋喜爱美人,她饿瘦点还不是为了嫁给他。

想到萧玉璋,林雪燕看上姜芙,那天在御景楼萧玉璋主动搭讪姜芙的事她之后也听说了。

她费尽心思传出去的谣言,都成了笑话,萧玉璋还特地写信来骂她,可把林雪燕给气坏了。

姜芙!

凭什么她这么能吃,还长这么美,那腰身不盈一握,可胸前鼓鼓,屁股挺翘,每一处都引人嫉妒。

林雪燕嘴里冒酸水,恨不得这脸皮这身子是她的。

席间有这么出众的小姑娘,林贵妃自然也看见了。

她弹了弹长甲,眸底划过一抹凌厉。

“这就是姜四姑娘吧,长得比本宫年轻时还美,萧家退亲真是可惜了。”

御花园静悄悄,谁也不敢说话,林贵妃这话看似是向着姜芙,可知晓她性子的都明白这是戳姜芙伤疤呢。

一个孤女长得再美,没有体面的身份,护得住她的婆家,还不是只能做个玩意儿。

姜芙手里还握着枇杷,听到林贵妃的话她起身行礼,“谢娘娘夸奖,娘娘也很美。”

“咳!”

许皇后没忍住,唇边染了几分笑意,这姜四姑娘果然有趣,若旁人听到林贵妃的话都要吓得跪地磕头了,她倒好竟然直接应下了。

林贵妃脸色青白交替,显然气得不轻。

“好了,本宫和林贵妃平日无聊,今日叫你们是来玩的,不用拘束。”

“呵!皇后娘娘说的是,不过只是玩就太无聊了,不如让姑娘们比试比试,也让我们长长见识,如何?”

林贵妃在众人面前丢了那么大的脸,自然不会放过为难姜芙的机会。

她说完,许皇后看了姜芙一眼,那小姑娘还在低头剥枇杷,完全没听出林贵妃的刁难,她笑了笑答应下来,“好啊,取我那对玉如意来,给姑娘们添个彩头。”

“那我也添一串东珠。”

比赛就这么确定下来。

此时御书房,皇上看着已经在对面站了一刻钟的白杏疑惑道,“燕戈可还有事?”

对这个外甥兼得力臣子,皇上很是宠溺。

他自小被长姐带大,白杏模样肖母,看到他就仿佛看到了几分萧老太太的影子。

白杏素手而立,清咳几声,“听说皇后娘娘在御花园设宴,热闹的很。”

“怎么,你有兴趣?”

皇上眼中疑惑更深。

白杏什么时候对宫宴感兴趣了,而且还都是一群贵女,他从前都是避之不及,今日竟然待在他的御书房不走,就等着过去看看。

皇上脸上闪过玩味,“可是看中哪家的姑娘了,舅舅给你赐婚。”

他自称舅舅,这就是以长辈的身份来替他把关了。

白杏耳根微红,幸好他站在阴影中,皇上没看见。


“姑娘你脸怎么这么红,是不是三爷欺负你了?”

从马车上下来,白杏就看出姜芙的异常。

萧家三爷那样凶,姑娘跟他共处那么久,肯定害怕极了。

“......嗯。”

姜芙低着头,口中支支吾吾,她这副心虚的模样落在白杏眼中就成了害怕。

她就知道!

姑娘真可怜。

“下次姑娘怕就带着我,婢子脸皮厚,在前面替您撑着。”

白杏扶着她,苦口婆心的叮嘱着。

她虽然也怕萧荆,可不能留姑娘一人面对‘猛兽。’

姜芙眉眼弯弯,被她逗笑,“好。”

萧荆才不会欺负她......

不对,他最会‘欺负’她了。

姜芙低头咬唇,想到那些绮梦,小脸更红了。

还好白杏光顾着控诉萧荆,没扭头看她,不然萧荆恶霸的名声就要进一步坐实了。

......

姜家大房。

自从姜芙入宫,严氏母女就坐不住了。

几人抓心挠腮想要知道宫里的事,既想看姜芙出丑,又怕她得罪贵人连累姜家。

母女两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屋里急得团团转。

“娘,这小贱人怎么还不回来,不会真得罪贵人挨罚了吧?”

姜瑶眼中含着恶意,出口就是刻薄的话。

一旁的姜琳悄悄抬头,被她嫉恨的表情吓得心头一跳。

姜瑶好像越来越沉不住气了,姜芙还真是厉害。

姜琳心里是羡慕姜芙的,明明都是毫无助力的姜家女,姜芙还被萧家退亲,可她转头就攀上了许蕴,如今连皇宫都能进得去了。

姜琳心里后悔,早知道就去跟姜芙交好了,说不定今日她也能跟着进宫。

“回来了回来了,四姑娘回来了。”

就在严氏母女彻底失去耐心的时候,王妈妈从门外跑进来,她气喘吁吁的,脸色却兴奋的不行。

“太太,二姑娘,四姑娘刚从后门进来。”

严氏起身,“车夫呢,快让他进来。”

她进不了宫,车夫应该能知道些事吧。

王妈妈拍了拍胸口,让自己呼吸顺畅些,“老奴正要跟您说这事呢,送四姑娘回来的不是老刘头,那马车没标记,也不知是哪家的,将四姑娘送回来就悄悄走了,这么隐秘,您说会不会是四姑娘的情郎啊?”

“情郎?”

姜瑶激动了。

“娘,王妈妈说得对,肯定是姜芙跟人私会去了,宫宴哪里会需要这么久,说不定她今日出门就是为了会情郎呢。”

姜瑶神情兴奋,可严氏却不这样想。

姜芙太邪门了,她们母女接连几次在她身上栽了跟头,万一这次又是误会呢。

“看清楚了?会不会是许家的马车?”

姜芙跟许蕴关系好,许蕴送她回来也是有可能的。

王妈妈摇头,“不是许家,车帘掀开时,老奴看到了一双黑色云靴,虽没看清楚人,但老奴能肯定是个男人,而且四姑娘下马车脸色绯红,像......”

她突然闭上嘴。

姜瑶连忙追问,“像什么,你这老婆子快说啊!”

王妈妈语气鄙夷,“像......像被男人滋润过一般。”

“嚇!”

到底是未出闺阁的少女,姜瑶脸一下子就红了。

姜琳也红着脸,但却忍不住竖起耳朵听王妈妈往下说。

“太太,四姑娘做这事是给姜家丢人啊,二姑娘正是说亲的时候,若四姑娘私会情郎的事传出去,二姑娘三姑娘名声都得受连累。”

听到对自己有影响,姜瑶急了。

“娘,这小贱人不守贞洁,得将她浸猪笼!”

她还要嫁给萧荆呢,怎么能被姜芙拖累了。

严氏黑沉着脸,姜瑶就是她半条命,姜芙毁了自己她不管,但若毁了她的瑶儿,她杀了她都不为过。


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严氏只能盼着姜芙在宫里出丑得罪贵人,让别人替她出气。

宫宴这天,姜芙早早就收拾好。

姜家的马车在侧门出等她,姜家侧门挨着长公主府的后门,姜芙出门时心里有些胆怯。

她怕打开门就看到萧荆。

“白杏,咱们走快点。”

“好。”

小姑娘蹑手蹑脚上了马车,还小声催促车夫赶车,等马车顺利驶出姜家胡同,姜芙的心才落了下来。

“姑娘吃块杏干,离宫里路程可远着呢。”

“好!”

姜芙接过白杏递来的杏干,对杏子也没有那么抗拒了。

马车走后,萧荆带着云安从后门出来,他看着青石板路压过的车轴,眼底浮现几分笑意。

云安不解,“三爷都在门后等半天了,刚才怎么不出来?”

他还以为三爷起那么早,是故意要和姜四姑娘偶遇呢。

萧荆回眸睨了他一眼,“她胆子小。”

他自然是想见姜芙的,但更多的是怕吓到她。

反正进了宫,见面的机会很多,不急在一时。

云安若有所思的点头,他家主子这细腻的心思都用在姜四姑娘身上了。

老房子着火,真是一发不可收拾!

姜芙出来过两次,在京城贵女面前已经混个脸熟。

可她的身份低微,一进宫就被众贵女议论。

“她怎么也来了?”

“许蕴求来的呗,这姜四姑娘还真是好命,许蕴这个眼高于顶的都能与她交好。”

“交好有什么用,在宫里可没人会护着她,许蕴跟她关系越好,有人越是看不惯她。”

几人交换了眼色,将幸灾乐祸藏在眼底。

众所周知,许皇后跟林贵妃就是水火不容。

许蕴看中姜芙,自然让姜芙成了林家的眼中钉。

林贵妃虽没诞下龙子,可在皇上面前极为受宠,处置一个小姑娘还不是轻而易举。

宫宴在御花园举行,姜芙一行人到时,园子里已经坐了不少人。

谢婵、林雪燕和许蕴等人都在。

许蕴见了她,连忙站起身跟她打招呼,“阿芙妹妹,这边!”

林雪燕不屑的冷嗤一声,“许蕴你真是出息了,跟个小家孤女玩一起,不嫌掉分啊!”

许蕴翻了个白眼,“阿芙妹妹可比某些人强多了,赌输了还能赖掉,跟你坐一起我才嫌丢人呢。”

“你!”

林雪燕脸热,上次御景楼的事她回府被狠狠训了一通,甚至宫里的贵妃娘娘都派嬷嬷教训她,如果不是为了参加宫宴,她这会儿还在家里学规矩呢。

林雪燕狠狠甩了甩袖子,转身不再理她。

她想和谢婵说话,却发现谢婵的眼睛盯着姜芙,平静的眼底藏着波涛,林雪燕在其中感受到寒意。

“谢姐姐?”

谢婵闻言敛了敛眸,恢复成以往的娴静模样,“怎么了?”

林雪燕呆呆摇了摇头,她刚才可能是看错了吧。

谢姐姐怎么会有这么可怕的眼神,一定是她看错了。

姜芙走到许蕴身边坐下,许蕴递给她果子吃,“宫里的宴会都无聊的很,你先吃点果子垫垫肚子,姑母应该快来了。”

“好,谢谢蕴姐姐。”

姜芙捏了一颗枇杷,指尖小心剥开皮,枇杷汁水清甜,她两三口就吃完一个。

旁人来宫宴都是为了应酬比美,就她和许蕴埋头吃果子。

许皇后和林贵妃一进来,就看到这番景象。

“怪不得许姑娘长得这么圆润呢,原来是嘴馋啊,不像我家燕儿,吃两口就饱了,生怕腰上长了赘肉变丑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