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集小说上班抓杀人犯,你确定他是交警?

全集小说上班抓杀人犯,你确定他是交警?

似水留年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都市小说《上班抓杀人犯,你确定他是交警?》,由网络作家“似水留年”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徐麟张朝,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秃噜皮了。一个下午,12个贼娃子,比早上还要猛啊!下班之后,徐麟和赵国栋和刘召他们道别一声,就骑着小毛驴离开了一大队。看着他的背影,赵国栋叹息了一声。“他不该在这里的。”刘召沉声说道。“我再查,不管怎么样,都得把这小子给调走,他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更美好的前程。”赵国栋点头说。夜幕降临,徐麟在小区外面吃......

主角:徐麟张朝   更新:2024-05-06 21: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麟张朝的现代都市小说《全集小说上班抓杀人犯,你确定他是交警?》,由网络作家“似水留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都市小说《上班抓杀人犯,你确定他是交警?》,由网络作家“似水留年”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徐麟张朝,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秃噜皮了。一个下午,12个贼娃子,比早上还要猛啊!下班之后,徐麟和赵国栋和刘召他们道别一声,就骑着小毛驴离开了一大队。看着他的背影,赵国栋叹息了一声。“他不该在这里的。”刘召沉声说道。“我再查,不管怎么样,都得把这小子给调走,他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更美好的前程。”赵国栋点头说。夜幕降临,徐麟在小区外面吃......

《全集小说上班抓杀人犯,你确定他是交警?》精彩片段


正在扫视人群的徐麟突然被身后出现的声音吓了一跳,当即转过头,见到是张朝也忍不住乐了起来。

两人伸出手,碰了碰拳头。

“执勤呢!老张,你现在就在站前派出所?”徐麟问道。

“对啊!今天第一天上班。”张朝点头,有些兴奋地说道:“老徐,你算是来着了。我听我们所长说,今天这边来了一个很牛的高手,出手就抓住了三个贼娃子。”

“所长让我们过来学习一下,然后说在这里等着,万一那位高手又抓了人,我们直接带上车。”

“我可告诉你,就是因为咱是新人,是生面孔,才有这样的机会。”

张朝说着,目光扫视一圈,落在了赵国栋的身上。

那严肃的表情,威严的神态,让他习惯性地认为这位就是所长口中的那位高手。

结果刚刚想上前和赵国栋打招呼,他身边的徐麟却如同一只猎豹一样窜了出去。

“啥情况?”

下意识地回头,张朝就看到徐麟来到了一个面相老实木讷的中年人面前,不等对方开口,直接一把就扣住了他的手臂。

“您干什么?”那中年人顿时大声喊了起来:“快来人啊,交警打人了,交警打人了。”

周围的人群听到这话,立刻就围了上来,时不时还指指点点。

张朝懵逼,立刻走过去,开口说道:“老徐,你疯了,快放开!”

结果徐麟神色平静地在这个中年人身上摸了摸,下一刻一个个钱包、手机、首饰等赃物都被他给翻了出来。

“卧槽!”

张朝瞪大了眼珠子,满脸难以置信。

他突然间醒悟,所长说的那位高手,该不会就是徐麟吧?

正在这个时候,徐麟抬起了头,对他说道:“老张,愣着干什么,赶紧把人和赃物都带走。”

“哎哎哎,来了来了。”张朝和另外一个民警当即上前,把那个垂头丧气的贼娃子给控制住。

随即又忍不住开口问道:“老徐,我们张所说的那个高手,该不会是你吧?”

徐麟笑了笑,道:“不出意外,应该是我。”

“牛逼!牛逼!我就知道,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张朝狠狠地夸了两句,接着带着那个贼娃子离开了。

赵国栋看着被带走的贼娃子,站在路口对面竖起了一个大拇指,心中自豪的同时又有些无奈。

“哎!不务正业!”

刘召则是站在十字路口中间,远远地对徐麟咧嘴一笑。

该说不说,这小子是真行,一抓一个准。

来交警队,的确可惜了。

要不按照这小子的火眼金睛和嫉恶如仇的性子,升官还不得坐火箭似的?

杨伟和方伟两个,也都是远远地给徐麟竖起了大拇指。

一个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到了傍晚,张朝整个人都被徐麟的操作给震惊麻了。

短短三个小时的时间,9个贼娃子,只要是从徐麟这边路过的,全部都被逮了起来,而且靠近傍晚这一段盗窃高发期的时间里,他们居然一起失窃报案都没有接到。

很显然,贼娃子们都收到了风声。

张文贵和李东看着自己面前排着队的12个贼娃子,两人对视了半晌,各自的脸上都露出了苦笑。

“张所,这样的人才,必需得要回来。”李东斩钉截铁地说道。

要是把他给调过来,那我保证下季度的表彰大会上,肯定有我们站前派出所的一席之地。

“行,那我试试。”张文贵很是心动地点头。

然而当他打电话给许青山打电话,了解情况的时候,却被许青山警告了一通。

“什么?他被人打压,谁敢啊?这么优秀……行,我知道了。”张文贵叹息了一声,无奈放下了电话,也放弃了调人的想法。

江云市有上百个派出所,他们看上去掌管着一片辖区,可终究级别不高,人微言轻,也怕惹到不该惹的人。

说句实话,这年头谁都不想摊上事。

这边许青山挂了电话,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喝茶的时候差点把自己的嘴巴都烫秃噜皮了。

一个下午,12个贼娃子,比早上还要猛啊!

下班之后,徐麟和赵国栋和刘召他们道别一声,就骑着小毛驴离开了一大队。

看着他的背影,赵国栋叹息了一声。

“他不该在这里的。”刘召沉声说道。

“我再查,不管怎么样,都得把这小子给调走,他应该有更广阔的天地,更美好的前程。”赵国栋点头说。

夜幕降临,徐麟在小区外面吃了碗拉面才回到家。

洗了个澡之后,他穿着睡衣来到客厅,坐在沙发上,拉出了系统面板。

【恭喜宿主,抓捕盗窃犯,获得82点积分。】

【恭喜宿主,抓捕盗窃犯,获得102点积分。】

【恭喜宿主……】……密密麻麻12条提示,足足给他带来了890多点积分,加上早上剩下来的460积分,再次凑足了一次抽奖的数额。

“系统,抽奖!”

【恭喜宿主,获得身体素质提升卡。】

提示音响起,徐麟立刻发现在系统的界面里出现了一张闪烁着金色光芒的卡片。

【身体素质提升卡:全面提升力量、速度、耐力,鬼背、公狗腰、八块腹肌,使宿主拥有让成熟女性神魂颠倒的强悍身躯,俗称——师奶杀手。】

徐麟看完了卡片的作用提示,嘴角抽了抽,这系统有些不正经啊!

不过有这种好东西,用就完事了。

“使用。”

下一刻,徐麟只觉得自己身上涌入了一股特殊的能量,整个人都似乎沉浸在了一片温暖的海洋中。

足足过了近十分钟的时间,当所有异样都散去的时候,他起身来到了镜子前,顿时间被自己的身躯给吓到了。

他身上的肌肉并不是像健美先生那样极具爆炸性,柔韧的线条充满了力量感,八块腹肌、公狗腰、鬼背,全部体现。

加上他本身就有一米八五左右的身高,这身躯简直完美到了极致。

刀削斧凿般的面部沦落,阳光健康的肤色,五官方正,剑眉星目。

有一说一,不说女人了,就连他自己都差点被镜子里的那个帅逼给迷住了。


许青山再次被喷了一个狗血淋头,而徐麟则是在赵国栋的陪同下,来到了医院。

清创缝合之后,小护士满脸通红,呼吸急促地给他包扎好了伤口。

而那个给他缝合的女医生,则是还在用纸巾擦着自己的鼻血。

“这身材,怎么练的,太完美了。”

“姐们儿,我感觉大腿有点热。”

“怎么办,我快站不住了。”

“这位交警哥哥,有没有男朋友,我想给他生一窝小崽子。”

“小丽,你不是快结婚了吗?”

“结个屁,让那个狗东西有多远滚多远,老娘不嫁了。”

“这身材,护士长都快忍不住扑上去了。”

“走,一起过去摸摸。”

……

徐麟本想再休息一会儿,但实在是忍受不了那些虎狼之词,狼狈地逃离了医院。

赵国栋:“有一说一,你小子的身材的确是这个,比我年轻的时候就差那么一点点。”

徐麟:“……”

“赵队,那你咋不去刑侦,来交警队干啥?”

赵国栋脸色一黑:“臭小子,能不能好好聊天?”

徐麟:“不是祖宗吗,怎么又变臭小子了?”

嘎吱!

车子好悬没撞上路边的大树。

接下来的几天,赵国栋按着徐麟,哪里都没让他去。

没办法,这要是放他出去了,万一又抓个罪犯啥的,他的伤口绝对好不了。

这可把徐麟给憋坏了,可没办法,必须执行命令。

他只能天天待在队里值班接电话。

转眼就过去了一周,这天他刚刚来到队里,就找到了赵国栋。

“赵队,帮我查个车牌。”

徐麟说着,把写着一串车牌的小纸片交给赵国栋。

后者一脸狐疑地看了眼车牌,问道:“你小子,别整那些歪门邪道的。告诉你,我不是那样的人,处理不了。”

他以为徐麟是找自己开后门,给人处理违章的。

这种事情,他从来都不屑做,哪怕是自己的老婆都没有帮过忙。

徐麟知道他误会了,立刻说道:“赵队,您误会了。这是当天撞王广平,帮了我的那辆车子。”

“是那辆车?我现在就查,你小子得感谢人家。”

赵国栋二话不说,就打开系统,输入了车牌。

很快,车辆的登记信息就出来了。

“颜瑶,女,29岁,电话:13……,家庭住址:江云市中江1号虹湾别墅……”

“咦!是她?”

见到信息,赵国栋的脸上露出了惊诧的神色。

“赵队,您认识?”徐麟闻言开口问道。

赵国栋:“江云市有名的女强人,中江1号虹湾,就是他们自己的产业。两年前接手家族企业,雷霆手段镇压所有反对者,一手掌控千亿财团。你就说,牛不牛逼?”

徐麟:“……”

“妈妈咪呀,还真是牛逼。”

赵国栋:“我还听说,人家是单身。怎么样,小徐,能不能给咱们交警队争争脸,一举拿下美女总裁?”

徐麟:“赵队,您可拉倒吧!就这样的身份,以后我得绕着走。”

“哈哈哈……”……

玩笑归玩笑,徐麟还是给对方打了一个电话过去。

“喂,您好!”

电话接通,那头传来了一个清冷而又熟悉的声音。

“喂,颜小姐,你好。”

徐麟打了个招呼,接着继续说道:“我是你上周见到过的那个交警,不知道你还有没有印象?”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里,颜瑶一边转动着手里的签字笔,一边接听陌生电话。

听到对方说出身份,并问自己还记不记得的时候,她先是一愣,然后脑海里就浮现出了那一身完美的体魄。

顿时间霞飞双颊,眼眸也微微露出了一丝羞意。

说起来真的挺不好意思的,她就记住了肌肉,没记住长相。

“是这样,我这边要代表我们交警队对你表示感谢。同时,我们也会支付你修车的费用。”徐麟的声音再次响起。

“不……不用了。车,我自己修……好吧,那我们要怎么见面?”终究是扼制不住内心的那一丝迟到的青春悸动,颜瑶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下来。

这边的徐麟也愣住了。

你不是都已经拒绝,怎么突然又答应了?

不过也没有多想,他道:“下午吧,你可以来我队里找我,或者我去找你。”

颜瑶:“下午有个会,不过3点以后有空,到时候我去找你。”

“好,我再交警一大队等您。你到了之后,直接给我打电话,我的号码是138……”徐麟和对方确认好之后,便挂断了电话。

一个早上,又是在办公室里无聊地度过。

中午时分,徐麟来到了食堂吃饭,忽然看到了杨伟和方伟两个人,他顿时眼睛一亮,端着饭菜走了上去。

“杨队,拼个桌。”

两人见到是徐麟,立刻眉开眼笑,给他让出了一个位置。

“小徐,这几天你安生了,我们也都安生了。还是本职工作好啊,不用提心吊胆。”方伟塞了一口饭,边吃边道。

杨伟:“说的是,正常执勤,每天都是美好的一天。”

徐麟:“……”

他感觉两人就是在PUA自己,让自己做一条咸鱼。

不过怎么可能,他可是立志要穿白衬衫的人。

“行了,别废话。下午没什么事,带我出去逛逛,再坐办公室,我都快生锈了。”徐麟没好气地说。

“那不行,没有大队长的允许,我们……”

徐麟不等他说完,就开口道:“还有完没完了,再这么下去,我干脆辞职算了。”

一直被按着,什么时候是个头儿?

他还想着立多点功劳,然后想办法让上面注意到自己,接着转回到市局那边,再狠狠地打击一下林家父女。

这被按在办公室里,别说是立功了,怕是连露脸的机会都没有啊!

“行了行了,下午正好去小湾塘的采沙场那一块,那边收到举报说很多大型的沙土车超载和超速,我们过去看看情况。徐麟,你也一起吧!”

杨伟抬头看了一眼,一边说着,一边露出了笑容。

“得嘞!”

徐麟立刻咧嘴一笑,大口地吃起了饭菜。

“别眉开眼笑的,小祖宗,你给我记住咯,小心点。”背后忽然响起了瓮声瓮气的声音。

徐麟立刻反应过来,转头就看到赵国栋端着饭盆站在身后。

“是,赵队!”徐麟笑了起来。

他终于知道刚刚杨队为什么会突然答应,原来是赵国栋在身后示意了。

“嘿!下午争取一下,积分破个千,再抽一次奖。”……


他抬起头,冷声说道:“说我杀人,那也是你们的一面之词。”

“不,我们有证据。特警队的隋东队长,亲眼看到你把王建成丢出来,他落地之后就没了动静。”

“昏迷,也是没有动静的。”

“徐麟,铁证面前,你再狡辩也没有用!知道反抗法律的后果吗?”李副市长再次拍了一下桌子,语气愤怒地说道。

“铁证?在哪里?”

徐麟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道:“除了那个持枪罪犯,我没有杀任何人。”

“那你来说说看,人是谁杀的?”李副市长阴沉地说。

“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查出来。”

徐麟的回答依旧很平静。

听到他的这句话,夏维海、郭亮、黄伟涵三个人都是神色一动,抬起头对视了一眼,眼神里都闪烁着一丝异样的光彩。

自从王建成死了之后,他们刑侦的人全面出动,结果到目前为止,一点头绪都没有。

人是死在了看守所里,而且后脑的确有伤口,根据法医的检验,伤口也的确是在三天前造成的。

所有的一切,都把苗头指向了徐麟。

王建成的身份摆在那里,所以上面要审查,他们也没办法申辩。

“查?”李副市长露出了一抹冷笑,说道:“徐麟,你以为你是谁?还想查?我告诉你,从今天开始,你做任何事情,都必需要在我们的严密监控之内。”

这话一出,夏维海忽然眼眸一亮,当即拍着桌子说道:“李副市长,既然这小子不承认,那我提议直接把他带进看守所。放心,如果真的是他做的手脚,我们绝不姑息。”

突然听到这句话,不管是黄伟涵还是郭亮,就连李副市长也是有些诧异地看着他。

郭亮在桌子底下隐晦地踢了踢夏维海,可后者根本就没有理会,反而是和李副市长说道:“交给我们,我们保证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包藏祸心的人。”

这话说出来,忽然间郭亮和黄伟涵都愣了愣。

包藏祸心,这说的是谁?

他们瞬间就明白了过来,然后不再言语。

李副市长则是露出了一抹笑容,看了眼徐麟,说道:“好!夏局长,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希望你能给我还有上面的领导一个满意的答复。”

“是!我明白。”夏维海点了点头。

李副市长扫了一眼徐麟,嘴角淡淡冷笑,起身带着自己的秘书离开了会议室。

“这个李铭宇,还真以为自己能一手遮天了?”赵国栋撇嘴,眼神里非常地不爽。

虽说这位主管政法,可即便如此,也不能直接插手案件吧?

你主持审查可以,但如何审查,也是有流程的。

严密监控?

徐麟不是罪犯,凭什么要被监控?

还有夏局等人……

想到此,赵国栋狠狠地瞪了一眼面前的几位。

他是豁出去了,哪怕是这个大队长不当了,也得给徐麟伸冤。

夏维海看了眼赵国栋,淡笑起身,来到徐麟身边问道:“你确定能查出来是谁杀的王建成?”

徐麟闻言,笑着点头:“夏局,我说到做到。”

“好!”夏维海目露精光,问道:“徐麟,现在还能工作吗?”

“完全没有问题。”徐麟露出了开心的笑容,这种被自己人信任的感觉,非常好。

夏维海抬起头来,看了眼郭亮和黄伟涵,微微点了点头。

“那就出发,给我查,一查到底!”

“是!”……

江云市官方四号车,当李铭宇上车之后便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人会送进看守所,交给你们了。”

他只说了一句话便挂断了。


等到他离开之后,郑老眯起了眼睛,眼神深处闪过一丝狠戾。

李铭宇:“领导,这个家伙不能留。”

“先留着,现在不能动,否则容易被巡视组盯上。”郑老摇头……

马振华从夏维海的办公室里出来,立即回到了巡视组的办案驻地。

刚刚进门,两个三十多岁的年轻人就走了上来。

“陈硕,杨晋,你们两个立刻帮我调查一下夏维海。”他直接朝两人说道。

二人都是一愣,前者开口问道:“马组长,那夏维海不是您的老战友吗?难道……他也有问题?”

“不好说,但我要知道那家伙到底在干什么。”马振华说道。

两人点了点头。

接着那个名叫杨晋的男子拿过来一份文件,说道:“马组长,有人实名举报一个交警,说对方暴力执法,打伤多人,还开车撞死了受害者。”

“无法无天,简直是无法无天!”听到这话,马振华气得满脸通红,问道:“那个交警叫什么名字?”

“徐麟。”杨晋立刻回答。

“嗯?”微微皱眉,马振华忽然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下一刻就记起来自己好像在夏维海的嘴里听到过这个名字。

当时,他好像在和一个女孩子打电话。

“查,彻查!”他冷声说道。

陈硕:“是!马组长,我们现在就去。要不然,先把人带回来?”

“不,先看看。抓人必需要慎重,以免打草惊蛇。”

“是!”……

等到二人离去,马振华看着大厅中忙碌的人群,摇头叹道:“老夏,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

就在巡视组的人准备调查徐麟的时候,徐麟正在和黄伟涵以及刑侦支队的兄弟们布控,抓捕林素。

“小徐,为什么要先抓林素?”黄伟涵有些不明白,不应该是先抓林正河的吗?

徐麟:“黄支,抓了林正河,只要他扛住审讯,那我们很难找到证据。但只要我们突破了林素,那就可能直接掌握一些林正河的犯罪证据,到时候突击起来会更容易。”

“好小子。”黄伟涵眼中一亮,笑道:“你果然考虑得比我远。等回头,我一定得帮你弄过来。副支队长的位置,一定给你留着。”

“哈……那我就不客气了。”徐麟咧嘴一笑,权当黄伟涵在开玩笑。

很快,他们就掌握了林素的行踪,然后迅速地行动。

让人有些不可思议的是,他们是在一只鸭子的家里抓到的那个胖女人。

“你们凭什么抓我?”

“我爸是林正河,他一定会整死你们的。”

“放了我,要不然我就去告你们。”……那女人被带到审讯室的时候,依旧还在撒泼。

两个身材纤细的女警,都被她弄得身心俱疲。

徐麟脸色冷漠,黄伟涵亲自推着轮椅,和他一起进入了审讯室。

“林素,好久不见。”

当林素看到徐麟那张熟悉的脸,顿时间满脸狰狞。

“徐麟,原来是你。”见到徐麟的那一刻,林素眼神一凛,忽然间就冷静了下来。

她冷笑道:“你就算抓了我又怎么样,我没有犯法,你们没有任何证据。最多扣留我24小时,你们就得放我出去!”

徐麟:“是吗?原来林大小姐懂法!不过,你似乎有些很健忘啊!”

“嗯……我来帮你回忆一下。”

“王子玉、李晓晓、张馨儿、梁悦……”

随着他口中漫不经心地说出一个个名字,林素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起来,身体也在颤抖。

“我说过,我会亲手抓你。”

徐麟念完了一圈名字,随后看着林素淡漠地说道:“我不但亲手抓你,还能零口供定你的罪。”

短短的一句话,直接打破了林素的心理防线。


路口恢复正常,徐麟也开始自己的本职工作。

龙华路作为一条主干道,连接着闹市区和CBD商业中心,人流量和车流量都非常大,时间来到早上8点,整个路口都变得非常拥堵。

徐麟和赵队两个人站在路口的两侧,指挥着车辆有序地通过。

一旦有违章加塞的,以及电动车违规通行,或者是行人没有按照规定行走的,立刻上前制止。

在他们的指挥下,通行虽然稍微缓慢了一些,但也没有造成堵塞的现象。

时间转眼就过了半个多小时,时间来到早上八点半,早高峰最拥堵的时候来了。

徐麟看着前后那一眼看不到头的车辆,还有路口不断地从四面八方汇聚来的电动车以及行人,脸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徐麟,打起精神,真正的早高峰要来了。”

马路对面的赵国栋通过警务通,对徐麟叮嘱了一句。

“好的赵队。”

他开口回复,远远地对着赵国栋点了点头。

人行道绿灯亮起,对面走过来乌泱泱的数十号人,他当即走到马路中间位置,抬手示意那些准备右转的车辆停下。

随后示意人群快速通过。

远处的赵国栋见到徐麟的指挥,微微点头。

这小子不错,刚刚上手就非常熟练,是个好苗子。

想到如此,他便放下心来,专心指挥自己那边的通行。

然而这个时候,徐麟的目光忽然一凝,锁定住了两个身形。

那两个人是一男一女,并肩而行。

男的戴着一顶鸭舌帽,身形枯瘦,目光锐利。

而女的……赫然是那个刚刚推着电动车离开的女孩。

此时此刻,女孩的脸色有些苍白,眼神里浮现出惊恐的神色。

不对劲!

他心中闪过一个念头,立刻打开被他关闭的善恶之眼,顿时间那个男人的信息浮现出来。

【陈子超,罪恶值106,罪名:绑架杀人……现挟持被害人子女,准备逃离。特殊提示:危险指数3星。】

当看到系统提示的那一刻,徐麟的眼前仿佛出现了一道血光,寒意从心里直接冒出。

尤其是在系统的特殊提示出来后,他身形立刻紧绷了起来。

此时双方的距离在不断接近,眼看着只有不到10米的距离,小女孩发现了徐麟,眼神里闪烁着希望的光芒。

眼泪从眼眶里夺路而出,她微微张嘴,无声地说了两个字:“救我。”

徐麟却好像没有注意到她一般,把挂在胸前的哨子放进嘴里,嘀嘀嘀地吹响了。

“快点,快点通行。马上就要红灯了,大妈,我来扶你。骑电动车的,都慢点。……”

他看起来依旧是在指挥通行,有理有序,没有人会怀疑他的行为。

但是谁也不知道,此时他的心中非常紧张。

近了。

那小姑娘和那个绑架杀人的罪犯距离他已经不到五米,双方马上就要错身而过。

徐麟目不斜视,扫了一眼小姑娘那边,就继续对着后面的人群催促了两句。

双方终于擦肩而过,在那一刹那,他看到了后面的男子一只手放在右边的口袋里,袋子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正对着少女的后腰。

“有武器!”

徐麟心中升起一股寒意。

什么武器?

管制刀具?

还是……枪?

他不敢大意,这可是杀人犯,还是绑架杀人,基本上抓住就是一颗花生米解决问题。

为了活命,这样的人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

而且这个家伙绝对不简单。

大街上挟持人质,若无其事地离开,心理素质简直强大到可怕。

这种人要么无知,要么就是疯子。

不过如果任由对方离开,小姑娘必然会更加危险。

不对,应该说只要是在他周围的人,都会有危险。

时间不等人,在一瞬间徐麟就做出了决定。

当他和那个罪犯错身而过的刹那,他双目中露出了一丝疯狂,猛然间用身体撞开了那个女孩,伸手一把握住了对方的右臂,然后猛地脑袋后仰,直接用自己的脑袋狠狠撞在对方的头上。

咔嚓!

反手扭过对方的手臂,狠狠地朝地上按下去。

所有动作,行云流水,迅如闪电。

嘭!

不到两秒钟的时间,那个罪犯就被徐麟放倒在地上。

周围的人群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给惊呆了,不明白这个交警为啥就要打人。

还有人注意到被撞倒在地的小女孩,立刻去扶起她。

徐麟脑门有些疼痛,双目极为凝重。

他低头看着被自己反过手压着的家伙手里死死地握着一把锋利的剔骨刀,刀把用胶布捆着,想卸下来都不容易。

疯子,亡命徒。

这家伙……绝对是不要命的那种。

刚刚自己如果是下手稍微犹豫一下,或许就会被对方刺伤。

接近30cm的长刀,在阳光的照射下反射出了刺眼的光芒,徐麟也着实被吓出了一身冷汗。

“徐麟,怎么回事?”

赵国栋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不对劲,立刻跑了过来,心里忍不住大骂,这小子怎么又搞事情。

可是当他扒开围观人群,看到徐麟按着那个人的时候,神色就是一变。

尤其是看到对方用胶布捆着剔骨刀的手,眼神里就布满了凝重。

徐麟头也不抬,用尽全身力气控制住嫌疑犯,说道:“赵队,快把他的刀下了。”

赵国栋闻言二话不说就俯下身去,废了好大的劲才把刀给卸下来。

“等等,你别动,我先打电话!”

抬起头,赵国栋拿出手机,却突然发现周围乌压压的人群,有不少人都拿着手机,正在录视频,还有人则是在指指点点。

他立刻大声劝解:“大家都散了,这车来车往的,你们都看热闹不要命吗?赶紧的,都散了!”

百姓们听到这话,一个个都反应过来,匆忙离开。

赵国栋翻出通话记录,拨通了刚刚才打过的那个电话号码。

“喂!老许,再派人过来一趟,这次我们抓住了一个当街行凶的嫌疑人,赶紧过来。”电话接通,他立即开口急促地说道。

“等等……啥玩意儿?当街行凶!”

许青山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看着审讯室里刚刚准备审讯的那个惯偷,再次向赵国栋确认:“老赵,你没开玩笑?”

当街行凶,这绝对是大事,一个不小心就会引起社会恐慌,在这个舆论为王的年代,搞不好很多人都得因此背责。

赵国栋:“许青山,少废话,快过来。”

说完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目光看向徐麟,眼神里五味杂陈。

这小子……

咱明明是交警啊!

为什么干的是刑警,重案的活儿?

小说《上班抓杀人犯,你确定他是交警?》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他脸色有些难看,甚至说有些阴沉。

因为自己的突然到来,并没有给对方造成任何恐慌,相反那人的脸上还露出了一抹淡笑。

徐麟面带微笑,说:“你不该来的。”

杜志奇脸色猛地一沉,他忽然生出了不好的预感,好像这里就像是一个套,正张开网等着自己一样。

“我只是来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勇猛,能够单枪匹马打掉一个罪恶的窝点?”杜志奇沉声说道。

徐麟:“没用的,你再怎么解释都没用。你身上的气味很特别,我在这个牢房里闻到了你留下的气味。”

“哈哈!笑话,我一个刑侦大队长,进来提审犯人不是很正常吗?”杜志奇的心更慌了。

“是很正常。但问题是,我听说昨天中午你来了这里之后,并未提审王建成。昨天下午,他就死了。”

“同一间牢房,你是最后一个见王建成的人,我说的对吗?”

杜志奇眼神里闪烁着阴霾,说道:“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很清醒。”

“是啊!很清醒,因为他的伤口有问题。”徐麟继续微笑,目光一瞬不瞬地看着杜志奇,仿佛看穿了一切。

杜志奇慌了,他忽然抬起手,手中多出了一根针管一样的东西。

然而不等他有任何动作,背后就响起了冷漠的声音。

“老杜,住手!”

黄伟涵站在距离杜志奇五米的位置,手枪指着杜志奇,眼神极为冷厉。

背叛,一直都是他们这支队伍中最为痛恨的。

杜志奇转过头,看到黄伟涵,又看到迅速跑过来的陈华等人,脸色瞬间一片死灰。

他知道自己完了,这辈子都完了。

不止是自己,就连自己的亲人都会遭人白眼,被人唾弃。

不!

他们有可能会被人灭口。

想到此,他几乎毫不犹豫,把针管刺进了自己的脖子,药水瞬间注入到了自己的脖子之中。

“你疯了!”黄伟涵立刻冲上去,但已经迟了。

杜志奇的脸色在下一刻就变得发青,嘴唇呈现紫色。

“老杜,你为什么……”

黄伟涵满脸痛心,抱着杜志奇,声音低沉悲戚。

杜志奇:“老黄,我不恨你。但……我回不了头了,一步走……错,悔不……当初……”

短短的十几秒时间,杜志奇便没了气息。

徐麟双目瞳孔收缩,沉声道:“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许多。这是一场……你死我活的斗争!”

“看来事情比我们想象的要严重许多。”徐麟沉声说道。

难以想象,让一个刑侦大队的大队长甘愿赴死,他们背后的那只黑手该有多强大?

“王八蛋!”

黄伟涵一声怒吼,狠狠地踹了一脚墙面。

徐麟:“黄支,现在还不是发泄愤怒的时候。他们想要我们的命,那我们必须要先一步把他们给拉下马来。”

黄伟涵回过神,看向徐麟问道:“要怎么做?”

徐麟:“距离我进来只有15分钟,他们的人就动手了。看来,他们知道自己留下了破绽。”

“走,去看一下王建成的尸体,等看完尸体之后,我才能最终确认。”

“陈华。”

黄伟涵喊了一声。

陈华走了过来,“黄支。”

“你处理一下杜志奇的尸体。”黄伟涵面带惋惜地说道。

“是!”

……

随后黄伟涵亲自带着徐麟,来到了看守所后方的一个房间中。

房间的空调打得很低,两人进来之后忍不住微微打了个哆嗦。

徐麟的目光停留在盖着白布的尸体上,随后推着轮椅上前,掀开了白布。

王建成已经经过了一系列的解剖,所以此刻白布上和身体上都带着血迹,不过徐麟仅仅只是稍稍有些紧张,随后就恢复了镇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