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全本小说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全本小说

橘子软糖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橘子软糖”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姜芙萧荆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你还想不想让姜四姑娘进门了?”萧玉璋重重点头,“当然想!”“想就只能纳妾!大郎你要明白,现在不是夫人不想去提亲,而是之前退亲的理由将你们架住了,现在只有纳妾这一条路。”说到底还是之前萧玉璋不分青白退亲惹的祸,若他没有听信流言死活闹着退亲,如今也不会这样被动。“只能这样了吗?”萧玉璋不死心。婆子板着脸......

主角:姜芙萧荆   更新:2024-06-11 09: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芙萧荆的现代都市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全本小说》,由网络作家“橘子软糖”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目前已经迎来尾声,本文是作者“橘子软糖”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姜芙萧荆的人设十分讨喜,主要内容讲述的是:,“你还想不想让姜四姑娘进门了?”萧玉璋重重点头,“当然想!”“想就只能纳妾!大郎你要明白,现在不是夫人不想去提亲,而是之前退亲的理由将你们架住了,现在只有纳妾这一条路。”说到底还是之前萧玉璋不分青白退亲惹的祸,若他没有听信流言死活闹着退亲,如今也不会这样被动。“只能这样了吗?”萧玉璋不死心。婆子板着脸......

《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全本小说》精彩片段


萧玉璋惊慌,“我没有,我怎么会作贱阿芙妹妹,我是真心要娶她的!”


他接连反驳,可世子夫人一点也不松口。

“就算娘同意,姜四姑娘也不会嫁给你的!”

“怎么会?”萧玉璋一脸惊诧。

他在京中是数一数二的好郎君,想要嫁给他的人数不胜数,阿芙妹妹肯定也愿意的。

“娘,你是不是不喜欢阿芙妹妹?”

萧玉璋想了半天,只想到一种可能,就是世子夫人不喜欢姜芙,不想她进门。

世子夫人被气了个仰倒,这有了媳妇就忘了娘的蠢儿子,媳妇还没眉目呢,就开始跟她这个当娘的作对了,自己真是白养他了。

“滚滚滚!”

萧玉璋被世子夫人劈头盖脸哄了出来,神情很是委屈。

“娘,您就去姜家提亲嘛,等阿芙妹妹进门,我和她一定会孝顺您的!”

他越说世子夫人越生气,连连挥手让婆子将人赶出去,她这些天都不会想见这蠢儿子了。

几个婆子把萧玉璋给架到了院门外,这些婆子都是世子夫人的亲信,看着萧玉璋长大的。

她们可不忍心见母子两人闹出嫌隙,怕萧玉璋对世子夫人有意见,婆子拉着他的手劝慰。

“大郎,夫人都是为您好,咱们跟姜家退亲本就是无理在先,而且当初还是打着你们俩八字不合克老太太的名头,现在又要去提亲像什么样子?别人怎么看您,怎么看萧家?”

萧玉璋也不是真的蠢,婆子给他说清利弊他也反应了过来。

“那怎么办?我是真心喜欢阿芙妹妹想娶她,如果娶不到她,我就不成亲了!”

“你!”

婆子这会儿终于明白自家夫人糟心的感受了,谁摊上个这样的儿子谁糟心。

可萧玉璋是主,她是仆,她再糟心也只能继续劝。

“大郎不能娶她,可能让她做个妾啊。”

“做妾?”萧玉璋两条眉毛拧在一起,“阿芙妹妹怎么能做妾呢,她要和我并肩站在一起,要做妻子的。”

姜芙那样美好的人儿,萧玉璋可不舍得让她做妾。

而且他们萧家也没有纳妾的先例,在萧玉璋心里,他要娶就娶一人。

婆子被她家小主子这蠢萌的样子都无语住了,“你还想不想让姜四姑娘进门了?”

萧玉璋重重点头,“当然想!”

“想就只能纳妾!大郎你要明白,现在不是夫人不想去提亲,而是之前退亲的理由将你们架住了,现在只有纳妾这一条路。”

说到底还是之前萧玉璋不分青白退亲惹的祸,若他没有听信流言死活闹着退亲,如今也不会这样被动。

“只能这样了吗?”

萧玉璋不死心。

婆子板着脸,“只能这样。”

“......那好吧。”

萧玉璋妥协。

就算阿芙妹妹做妾,他也会好好对她的。

婆子见萧玉璋不再继续发疯,才终于松了口气。

送走他,她就回主院赴命。

世子夫人愁的早膳都吃不下去了,让下人收了,自己则带了丫鬟婆子去找萧老太太。

......

萧玉璋也愁的不行,他今日休沐,本来该在家看看话本子的,但这会儿什么也看不下去。

那话本子被他都快揉烂了,最后重重摔在桌上。

“狗蛋,备车,我要去找三叔!”

萧家数他三叔最聪明,肯定有解决办法。

而且最重要的是,三叔跟阿芙妹妹关系好,说不定可以走走他的路子,说服阿芙妹妹嫁给他。

萧玉璋又来了希望,直接跑到长公主府。

也是到了长公主府,萧玉璋才发现它竟然挨得姜家这样近。



一个脚步虚浮的男人伸手搂住老鸨,花妈妈虽上了年纪但风韵犹存,若不是她早就放话不接客,踏入她房间的男人也少不了。


男人伸手在她身上揩油,花妈妈调笑着将他手拍掉。

“齐爷又不是不知道咱们春风楼的规矩,姑娘们的初夜都是价高者得,您想要......就把这个准备好。”

她比了个银子的手势,惹得男人在她腰后揉了一把。

“你个老货,怕是钻钱眼里去了,行行行,若真的是好货色,爷少不了你的银子。”

他什么都不多,就银子多,全花在女人身上了。

花妈妈趁机推开他,“那您可要多准备点,这可是个贵女呢,若不是得罪了贵人,咱们春风楼可没这个福气收了她。”

花妈妈刚上楼看过,那姑娘虽蒙着脸,可身段却绝美,不愧是世家娇养出的贵女,不是寻常女子可媲美的,就连她们春风楼的花魁,都比不上她分毫。

花妈妈眼中流露出贪婪,她可不管这姑娘是哪家的贵女,只要能给她赚钱,就是她的摇钱树。

角落中,宋家主仆将花妈妈的话听到耳中,宋承元给宋甲使了个眼色,让他去找那两个绑匪,而他去楼上救人。

宋甲点头,悄悄潜入人群中。

楼上,明月公主依然戴着幕篱,她的手脚都被绑住,动都动不了。

“唔......有人吗?”

外面是恩客与女妓的调情声,明月公主怕得颤抖。

她又唤了几次,可仍是没人理她,甚至外面放荡的笑声越来越大,她紧张的缩在床角,眼泪不由得落下来。

“玉红......蕴儿.......”

明月公主此时就盼着许蕴能快点发现她消失了,她心中后悔,不该偷偷跑出来。

可如今,说什么都晚了。

宋承元从窗子里潜进来,就听到床角的小姑娘在默默啜泣。

她和自己一样,也蒙着面,只是从声音中就能听出她的悲伤。

宋承元略微停顿,他不是心善的人,追来春风楼也只是为了打探谁要陷害宋家。

可听着小姑娘害怕的哭泣声,他还是轻抬脚步走了过去。

“别哭了,我带你出去。”

“嗝!”

明月公主哭得入神,完全没注意房间里多了一个人,等宋承元走近开口,她直接吓得打了个哭嗝。

“你......你是谁?”

幕篱透光,明月公主隐约能看到男人的身影。

男人虽然冷淡,但她能感觉到他对自己没有恶意。

只是明月公主这会儿也已经猜出来自己身处何地,青楼里的男人除了龟公就是恩客,眼前的男人会是哪一种?

但不管是哪一种,对她来说都是噩耗。

明月公主费力缩着身子,想要离他远一点。

宋承元没说话,上前用匕首割断她手脚的绳子。

“能走吗?”

“能......能的。”

明月公主起身,因着被绑太久,腿脚有些发麻,她双腿一软就向前扑去。

宋承元下意识伸手接住她,小姑娘娇软的身子就落在他怀中。

“谢......谢谢。”

明月公主从未和人亲近过,更别说是男人,柔软的身子撞入坚硬的胸膛,她立马惊得退出来。

双腿酸软,她手扶着床架。

动作间,幕篱散落,露出下面她戴着面纱的脸以及那双如兔子般惊惶的眼。

她的眼睛极美,烛光在其中点缀,如同散落在银河的星子,宋承元原本还有些不耐的神色也多了惊艳。

男人停顿片刻,复而伸出手,“抓紧我。”

明月公主犹豫了下,最后还是攥住他的袖子。



可心里却在想,反正药丸已经吃完了,日后还不是梦不到他。


等回了府,院门一关,萧荆可抓不住她。

姜芙想得好,可却还是没看清萧荆,这个男人想要的东西,从来不会失手。

......

萧老太太原本上香次日就该离开的,但因着心疾发作,又在寺里多待了两天,等身子养好才回去。

而许蕴知道萧荆想和姜芙多待一会儿,便拖着她也多待了两天。

回城的路上,萧老太太特地把姜芙叫过去,说是怕路上颠簸心疾复发,有姜芙在身边,她也能放心。

姜芙对萧老太太很有好感,应了她的所求。

倒是一开始打着照顾老太太名头的谢婵成了边缘人,她被安排在后面的车上,恨的一路都顺不过气来。

猜出萧荆对姜芙存了心思,老太太看姜芙就越发顺眼。

原本以为三儿子要打光棍呢,现在却动了春心,老太太别提多高兴了。

“姜四姑娘以后要多陪陪老婆子才是。”

“您叫我阿芙就好。”

姜芙虽然跟姜家的长辈不亲,可也不知怎么滴,见萧老太太就觉得亲昵。

她长相好看,性子又乖,很难有不喜欢她的。

萧老太太被她哄得脸笑成朵菊花,“好好,阿芙。”

她之前还错认为萧荆喜欢的是许家的小姑娘,没想到是姜芙。

也难怪萧荆没透出信,姜芙跟萧玉璋订过亲的事确实会让她惹非议。

不过萧老太太活了这把年纪,半截身子都要入土了,对这些名声规矩早就已经看淡,儿子的幸福在她心中比什么都重要。

萧荆从小性子就冷淡,老侯爷去的又早,她一个寡母将他拉扯大,虽然不少他吃穿,可萧荆的性子却已掰不过来。

随着萧老太太年龄增长,她就越担心这个三儿子,就怕自己死后他还是孤身一人。

如今好了,老三有了心仪的人,她也不怕了。

她死后,也会有人陪着他,老太太安心了。

萧家的马车惹眼,当初出城时就吸引了一波人,现在回城也多的是人看热闹。

“谢大姑娘陪了萧老太太这么多天,是不是说明萧老太太属意她当儿媳妇了?”

“肯定的啊,除了谢姑娘,这京城还有谁能配得上三爷!”

众人最关心的就是萧荆跟谢婵的八卦,作为京城最佳的金龟婿,萧荆的亲事一直是京城百姓的热门话题。

萧家的马车所到之处,都围满了许多人,还有不少跟着车到萧家门口的,就为了能亲自看到谢婵从萧家马车上下来。

他们也确实看到了。

不过谢婵是从后面的车上下来的。

“嚇!谢大姑娘竟然没跟老太太坐一辆车,出城的时候可是在一起的啊?”

众人的眼神直白,谢婵握着小丫鬟的手,差点维持不住脸上的淡定。

“哎,也可能是老太太不习惯跟人同车,喜欢自己待着呢,反正谢姑娘是第一个出现在萧老太太身边的人,萧谢两家的亲事啊,必成!”

谢婵在京城的名声太好了,这些年传她和萧荆般配的人本就多,就算她没和萧老太太坐一起,旁人也能给她找到理由。

然而很快他们就被打脸了。

只见萧老太太的车帘被缓缓掀开,从里面下来一个美貌的小姑娘。

虽然京城的贵女们都已经对姜芙很熟悉,可京城的百姓却没见过。

他们齐齐吸了一口气,然后互相打探消息。



林贵妃这话直接将许皇后架到火上烧,好似不原谅林雪燕就是她不大度一样。


然而皇上还就吃林贵妃这一套。

他轻咳两声,对着许皇后道,“贵妃说得没错,雪燕一个小姑娘也是被人哄骗才做了错事,明月只是被人绑了并未出事,皇后就莫再跟她一个小姑娘计较了。”

他说完又看向明月公主,“你也是,明知容貌有瑕却不在宫里好好待着,出去惹了祸事还连累你表妹,幸好没出大事,不然雪燕的名声都得坏了!”

皇上这心就差偏到嗓子眼,许皇后和明月公主两人心都寒了。

许皇后攥紧了手心,目光发寒。

“所以皇上是要护着林雪燕对吗?”

许皇后性子温柔,向来只会顺着他,很少有生气的时候。

皇上先是愧疚,然后变成恼怒。

他给许家的还不多吗,不过是两个小姑娘之间的龃龉,许皇后偏要抓着不放。

皇上黑沉着脸,眼中带着几分不耐烦,“那皇后想怎么样?”

他这话一出,身后装可怜的林贵妃嘴角就忍不住偷偷上扬,得意的瞥了许皇后一眼。

许皇后眸中冷意更甚。

“她敢绑架明月,自然要付出相应的代价,不然传出去别人怎么看明月,怎么看皇上?林雪燕今日敢绑明月,明日是不是就敢绑太子?”

若只是明月公主,皇上或许还不会放在心中,可许皇后搬出了太子,皇上的态度就变了。

他已经不年轻,床笫之事上也开始力不从心,即使每月有半月的时间留在后妃宫里,可这些年诞下龙嗣的依然寥寥无几,即使有孕,生的也都是小公主。

他膝下就太子一个皇子,即使再忌惮也不敢让他出事。

皇上怒意更甚,只是这次是对林雪燕和林贵妃的。

“看看你教的好侄女,你们林家是想造反吗?”

皇上这话极重,刚才还一脸得意的林贵妃慌了,连忙拉着林雪燕跪在地上。

“皇上冤枉啊,臣妾万万不敢有谋逆的心思,皇后姐姐看不惯臣妾和雪燕,罚她便是了,何苦污蔑臣妾想要害太子。”

任她哭得梨花带雨,这次皇上都没有心软。

皇位是他的逆鳞,谁都不能惦记。

而且这些年确实是他太放纵林家,将林家人养的心野了。

皇上冷了脸,“贵妃禁足两月,林牧罚俸一年,下去吧!”

他并没直接处罚林雪燕,可处罚林贵妃跟林尚书比处罚林雪燕要狠多了。

林家这些年风光无限,仗着受宠谁也不放在眼中,现在狠狠栽了个跟头,不用想都知道林雪燕回家下场有多惨。

她趴伏在地上,身子打颤,脸色白得像一张纸,最后怎么走出去的都没有印象。

“啪!废物!”

林贵妃这次是真的怒极,她已经被林雪燕连累了两次,这次更是禁足两个月。

从她进宫就一直顺风顺水,即使没有子嗣,但依然能压许皇后一头,可现在因着林雪燕,皇上已经对她不满。

林贵妃看着林雪燕的眼神带着极致的冷,“若你没有脑子,本宫不介意告诉兄长废了你,省得日后再连累我们!”

林雪燕颤颤发抖,“姑母,我......我知道错了,您再给我一次机会,别让爹爹放弃我......”

林贵妃杀意浓烈,可她还需要林家,只能暂且将怒火压下,“没有下次!”

......

对于林贵妃和林雪燕的处置,许皇后虽然不满意,但也知道这是皇上能做到的极限,脸色终于好看了一些。



“哎,姑娘毕竟是女子,乞巧节那天您还是叫上许大姑娘一起吧,有个伴,旁人撞见也不会乱说什么。”


“知道了。”

......

大房里,严氏母女也在说着乞巧节的事。

姜瑶接连几次闹了笑话,名声也坏了。

之前严氏还想着女儿能嫁给白杏,但被白杏警告过,严氏就断了这个念头。

这些天没出门,就是给姜瑶选婿呢。

“林枫虽然是林家偏支,但已经中了举人,明年下场说不定能求个功名出来,林尚书不是目光短浅的,肯定会拉家中小辈一把,有林家在,林枫前途不可限量,也算配得上我儿了。

乞巧节,我已经跟林夫人约好让你们两个小辈见一面,若是不喜欢,娘再给你相看。”

从一堆画像中,严氏终于挑出了满意的。

姜瑶坐在一旁,听着严氏的话,有些魂不守舍。

前几日林雪燕找上她,两人都因为姜芙栽了跟头出了丑,自然不想让姜芙好看。

再加上这些天京城中的传闻,姜瑶可不愿意看着姜芙嫁给太子,遂答应了林雪燕的计划。

“娘,乞巧节也让琳儿和姜芙一起去吧。”

“带她们做什么?”

严氏不快,姜瑶是去相亲的,姜芙生得那样美,不就被她比下去了嘛。

姜瑶挽住她的胳膊撒娇道,“她们也到了说亲的年纪,娘只让我出门拘着她们,旁人会怎么看我们?娘,您就让她们去吧。”

严氏被她缠得没有办法,而且姜瑶说得也有道理,她要想在贵族圈立足,名声还是很重要的。

“好好好,我答应你便是了。”

......

乞巧节将近,姜芙的荷包也绣好了,靛蓝色的荷包上绣了几簇竹子,绣工说不上好,但针脚还算平整。

姜芙往里面塞了几颗香珠,香珠是用新生的竹叶混着清晨竹尖上的露水做的,带着一股清淡的竹香,很是好闻。

她将荷包塞在袖口中,今日还要去宫里给明月公主针灸,毒素已经排的差不多,明月公主脸上的斑几乎淡得看不见,也恢复了她原本的容貌。

明月公主生得极美,不同于姜芙的娇媚和许蕴的圆润,明月公主是明艳温柔的长相,她只是微微笑着就让人生出好感。

“再扎几次,公主脸上的斑就会彻底没了。”

姜芙收了针,轻声说道。

明月公主是她的第一个病人,治好她的脸,姜芙心里也很开心。

“阿芙妹妹真厉害,我看那谢婵就是沽名钓誉,哪里比得上阿芙妹妹。”

许蕴对谢婵很是不满,整日端着架子,好似自己很厉害一样,还不是被阿芙妹妹给比下去。

姜芙抿抿唇没接话,她不是心眼小的人,可碰到谢婵她总觉得不舒服。

不过许蕴也只是调侃几句,很快就转了话题。

“明日是不是就到乞巧节了?表姐要不要也一起去玩?”

乞巧节又称七夕节,传闻这天夜里少女偷偷藏在南瓜棚下能听到牛郎织女说话,虽未证实过,但也成了未婚郎君娘子相会的日子。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长街已经亮起了灯,各式各样的花灯点燃,京城明亮如白昼。

姜芙跟着严氏母女出来,马车里姜瑶时不时打量她,那眼神带了不甘,又夹杂着恶意,像毒蛇一般。

姜芙扭过她,不看她。

姜瑶冷哼一声,反正这小贱人高兴不了几天了,等她嫁到宋家,能不能活着还不一定呢。

小说《他清冷撩人,娇妻夜夜难眠》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能被许蕴叫做表姐的只有宫里的明月公主,萧荆倒是没想到今日乞巧节明月公主也出来了,而且看两个小姑娘的样子,她还是偷偷出来的。


不过当务之急,是先将人找到。

“就在这边的花灯摊子,我一扭头,表姐就不见了。”

许蕴指着摊位给萧荆看,正在这时,玉红跌跌撞撞从人群中跑过来。

“许姑娘,姜四姑娘,我家公主呢?”

她被人打晕丢在巷子里,刚刚醒过来,这会儿头还闷疼。

可是玉红来不及休息,明月公主不见了,这对她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三爷已经派人去找表姐了,你别慌。”

几人焦灼的等待着,而御景楼中,姜瑶也反应过来她们抓错人了,连忙上楼去找林雪燕。

此时的林雪燕正和谢婵坐在一起喝茶,她神情得意,过了今晚,姜芙就再也不是她的阻碍。

“林姑娘!”

姜瑶推门而入,一脸焦急,林雪燕被她吓了一跳。

“你不知道敲门啊!”

若是往日,姜瑶肯定吓得道歉了,可现在姜芙好好的跟萧荆在一起,而绑匪们抓的会是谁,不会是许蕴吧。

她们敢设计姜芙,是因为姜芙无依无靠,若是设计了许蕴,许家可不会放过她们。

姜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快步走到林雪燕身边低语了几声。

谢婵在一旁垂着头饮茶,只是两人没注意的地方,她的眸子微微颤动。

听到姜瑶的话,林雪燕震怒,“废物!这点小事都做不好!”

“谢姐姐你继续看烟火,我下去一趟。”

林雪燕匆匆交代完就带着姜瑶下楼,谢婵起身看着江边烟火,嘴角勾起一抹肆意的笑。

不管是姜芙还是许蕴,哪个出事她都开心。

别以为她不知道,最近许蕴跟萧荆走得很近,即使萧荆不喜欢许蕴,她也容不下。

就在众人着急找人时,明月公主回来了。

宋承元依然隐在角落中,看着她一步步走向御景楼。

宋甲将那两个绑匪抓住,从他们嘴里撬出来点信息,但都没什么用处。

“小的用了酷刑,那两人只说是林家大姑娘吩咐他们做的,他们抓了人让将军英雄救美,但好像抓错了人。”

“嗯。”

宋承元目光一直追随着明月公主的身影,知道宋家的事与她无关,他心里的郁气散了许多。

只是这个女人是谁,他有些好奇了。

许蕴几人正焦急找人的时候,林雪燕和姜瑶也出来了。

林雪燕看着和萧荆站在一起的姜芙,眉心跳了跳。

前几次她找茬,萧荆都护着姜芙,林雪燕只当是因为姜芙跟萧家订过亲的缘故,可今日是乞巧节,萧荆却依然跟姜芙在一起,难道......

她被自己脑中的猜想吓到,许久才回过神。

林雪燕猛地摇头,不可能的,萧荆绝对不会看上她。

而且喜欢上‘侄媳妇’可不是什么好名声,即使姜芙已经跟萧玉璋退了亲。

林雪燕整理好情绪,带着姜瑶走到几人身边,姜瑶看着萧荆身边的姜芙酸红了眼。

这小贱人命真好,又被她躲过了一劫。

可姜芙在这里,那被绑的人是谁?

不只姜瑶好奇,林雪燕也一脑子雾水。

她的下人可是给她汇报抓住了人,所以抓的是谁?

林雪燕脑子懵懵的,总觉得事态有些控不住了。

“四妹妹,许姑娘,你们这是在找什么?”

姜瑶收到林雪燕的眼神,上前一步问道。



姜芙主仆待在角落里,注意她的人并不多,尤其是谢婵,跟林雪燕等人说话时,眼神时不时瞥向院门处。

“谢姐姐可是在看三爷来没来?”

林雪燕是个藏不住话的,见谢婵眼神缥缈,笑着打趣她。

谢婵表情微凝,眼中闪过不快,但很快恢复如常,“自然要等人到齐了才能开宴。”

“是了,还是谢姐姐想得周到,就是不知三爷今日有没有空,还有萧玉璋,我都好几日没见他了。”

林雪燕嘟着嘴,她今日本还想着让萧玉璋看看姜芙有多丑呢,哪想到姜四长得这样美,把一园子的贵女全比下去了,她这会儿也说不清到底想不想萧玉璋来了。

“姑娘,三爷来了。”

谢婵的婢女说了一声,原本嘈杂的湖边倏然安静了下来。

此时姜瑶姜琳姐妹也走到了姜芙身边。

萧荆今日穿得依然是一身黑衣,他性子冷淡,又偏爱黑色,愈发显得不易亲近。

只是萧荆的身份摆在这,多得是想要扑上去的贵女,更何况他长相丰神俊美,京城无人能出其右。

院门离湖中心有很长一段路,倒是姜芙角落偏僻挨着院门,萧荆一进来她就看到了。

梦里她敢胆大咬他,可到了现实中姜芙看都不敢看他一眼。

她拉着白杏的袖子,竭力往她身后躲,盼着萧荆别看到她。

可她不知,她太耀眼,萧荆进门眼神就锁定了她。

见到小姑娘怕极他的模样,萧荆的眉眼一下子就压下来。

他生气了!

萧荆周身散发出冷气,不仅姜芙发现了,姜瑶离得近,也立马感受到了。

她兴奋的攥紧拳头,看着姜芙突然开口。

“四妹妹,你的帕子掉了。”

“我没有......”

姜芙下意识反驳,她今日出门得急,根本没来得及带帕子。

只是抬头看到姜瑶充满恶意的眼神,还有周围针落可闻的静谧,她心头一凉。

姜瑶是故意的。

今日来参加宴会的贵女哪个不是奔着萧荆跟萧玉璋来的,她的身份本就尴尬,姜瑶这样一喊,倒像是她故意使小动作引起萧荆注意一样。

姜芙捏紧了白杏的袖子,眼圈气得发红。

她不是第一次被姜瑶欺负,可从未像今日这样生气过。

萧荆是她心中的隐秘,他们在梦中做尽亲密的事,可现实中也不过才见两面而已。

姜芙怕他,想躲着他,根本不想与他扯上关系。

“不是我的帕子!”

小姑娘声音里夹着哭腔,眼神却极倔强,萧荆冷硬的心忍不住颤了一下。

她这样软的性子,一定是受了大委屈,才会这样生气。

萧荆转身居高临下睨了姜瑶一眼,将姜瑶脸上的得意吓得瞬间消散。

“三爷......我......我看着帕子从她身上掉出来的。”

“二姑娘说谎!我家姑娘今日根本就没带帕子!”

白杏也气急了,梗着脖子替姜芙辩驳。

姜瑶想出口骂她,但萧荆的冷眼盯着,姜瑶耸了耸脖子有些心虚。

“反正就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不是她的是谁的。”

她声音越来越小,周围的贵女们也渐渐反应过来,这是姜瑶想要陷害姜芙呢。

这姜家还真是上不得台面,一家人都能背刺。

不过看到姜芙娇媚的脸,她们又将那几分同情咽了下去。

这样的容貌,不知萧三爷会不会留意。

众人屏着呼吸看向萧荆,却见萧荆从姜瑶身上收回眼神,抬腿往湖中心走,看都没看姜芙一眼。

满园子的贵女都放下心来,她们就说,萧家三爷向来不近女色,冷漠无情,怎么会因为姜芙有几分姿色就注意她。

只是众人不知,萧荆衣袖间的手已经紧紧攥住。

“小门小户就是事多,谢姐姐你下次可别再请她们了,不够丢人的。”

林雪燕一脸鄙夷,很是看不上姜家姐妹,完全忘了姜芙等人能来还是她撺掇的谢婵下帖子。

谢婵没回话,只是那脸色并不好看。

还好接下来的宴会进行顺利,萧荆坐在主位,谢婵坐在他身边,两人俨然一对璧人。

姜芙依然坐在角落里,她耷拉着头,神情郁郁。

白杏知道自家姑娘被冤枉了不高兴,遂变着花样哄她。

“等回了府婢子给姑娘做桃花糕可好?”

她跟厨房的何妈妈关系不错,可以偷偷用会小厨房,姑娘平日不开心的时候吃到点心就开心了。

姜芙绞了绞手指,勉强扯出点笑意,“嗯。”

姜瑶一直盯着这边,见姜芙笑了,她差点把指甲掐断。

刚才没算计到她,还连累自己被萧荆瞪了,姜瑶心中的嫉恨达到顶峰。

正好这会儿谢婵起身,邀贵女们一同赏荷。

谢家的宅子极大,光这园心湖就占了数十亩地。

说起来这本不是谢家的宅院,上一任主人是叶家。

叶老太医跟谢老太爷同是先帝在时的太医,只不过叶老太医触怒圣颜被满门抄斩,此后叶家的宅子就归给了谢家。

而叶老太医死后,谢老太爷一路高升,凭借一手妙手回春的医术在京城人人敬重。

谢婵跟萧荆介绍着湖中的荷花,萧荆时不时应一声,态度冷淡。

他这会儿正惦记着小姑娘,她胆子那样小,也不知刚才哭了没有。

“这株并蒂莲已经开了百年,听祖父说先帝就极喜欢,每逢花开都会来看一眼......”

众人走到那株并蒂莲处,谢婵温声说着。

并蒂莲就在姜芙旁边,谢婵说时她也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

姜瑶见她离湖边极近,眼神亮了亮。

她们这边是个死角,旁边又有姜琳挡着,再加上众人的目光都在谢婵那,根本没人注意到这边。

姜瑶伸手猛地推了姜芙一把,小姑娘身子摇晃,不受控制的落入湖水中。

“嘭!”

“落水了,我家姑娘落水了!”

白杏声音惊惶,打断了园子里的安静。

这湖水极深,姜芙不会凫水,腥凉的湖水灌入口鼻,她挥着手胡乱挣扎着,身子不断往下沉。

谢婵眼中浮现一抹怒气,自己好不容易能和萧荆说上话,却被这姜四打断好几回,她压着怒火,沉声唤侍卫,“快救人!”

可还不等侍卫过来,她身边的人就果断跳下去,一个猛子扎进了水中。


“倒也不是,只是前几日查到工部铜铁丢失,说不定能在这群贵女身上找到线索。”

皇上就看着他瞎说,工部的事跟这群贵女有什么关系,肯定是这其中有萧荆看中的姑娘。

他生了好奇心,已经坐不住了。

“走,去看看!”

“皇上,三叔。”

萧荆和皇上刚走到御花园,就看到迎面走来的萧玉璋。

他也得了皇后设宴的消息,今日打扮得跟个花蝴蝶一般,心思昭然若揭。

萧荆剑眉微凝,看这个侄子很是不顺眼。

皇上倒是很开心,别看他比萧玉璋长了两辈,可年纪还不如萧世子大,萧玉璋嘴甜讨喜,很得长辈们喜爱。

“大郎也来啦,今日宫里难得热闹,一块过来看看吧。”

“好!”

他带着两人走进御花园,贵女们又惊又喜。

原本她们只想在皇后和贵妃面前露个脸,哪想到皇上都来了,而且还带着萧荆和萧玉璋二人。

贵女们如花的脸上染了绯色,一个个眼含媚意的看着他们,可惜两人的眼神都没落在她们身上,媚眼全抛给了瞎子看。

“皇上,您要来怎么不和臣妾说呢,臣妾就和您一起了。”

林贵妃捏着嗓子,纤腰如细柳般摇曳,直接扭到皇上怀中。

“咳!不过是临时起意。”

皇上推开她,转头望向许皇后。

“这是要玩什么?”

林贵妃当着众人的面被皇上推开,脸色难看的很,许皇后心里爽快极了。

她将贵女们要比试才艺的事跟皇上说了一遍,还说了自己和林贵妃都添了彩头。

皇上闻言来了兴趣,“哦?那我也添块玉佩。”

帝后贵妃都放了彩头,贵女们激动的大气不敢出。

若是赢了,这些东西都是她们的。

而且除了奖品贵重,这场比试更是她们扬名的机会,贵女们越想越激动,就连谢婵呼吸都粗重了几分。

“谢姐姐,头筹肯定是你的,这些人哪个能比得过你。”

林雪燕自然也想要奖品,可她清楚自己的本事,诗词歌赋样样不通,不过她和谢婵交好,谢婵赢了她这个做小姐妹的,脸上也有面子。

“比赛还未开始,胜负未定。”

谢婵看了眼萧荆,并未被林雪燕的奉承迷惑。

林雪燕撇撇嘴,心里觉得她装。

比赛不拘于某类,让贵女们各自发挥,擅长什么就表演什么。

萧玉璋和萧荆坐在皇上下方,他抻着脖子看向姜芙,屁股下面像长了钉子一样扭来扭去。

“坐好!”

萧荆看不惯他这副丢人的模样,低声呵斥。

萧玉璋苦着脸,“三叔,你说阿芙妹妹能赢吗,她要是什么都不会待会儿哭了怎么办?”

姜芙从小关在二房,身边没有长辈,自然是没人教导她才艺的。

阿芙妹妹胆子那样小,别人都会才艺,就她不会,待会儿轮到她表演时该多窘迫啊。

萧玉璋都想替她上了。

萧荆其实也有些担心,可看着小姑娘埋头吃枇杷的模样,他忽然觉得自己的担忧大可不必。

小姑娘比他想的更要豁达,那些冷言冷语伤不到她分毫。

只是小姑娘不介意,他却忍不了,若待会儿有人欺负她,他都会记下来,秋后算账。

姜芙察觉到有人看她,懵懵的抬起头就看到萧玉璋傻笑着跟她招手的模样,她嫌弃的立马低头,萧玉璋见状笑容瞬间就垮了下来。

“三叔,我怎么觉得阿芙妹妹不喜欢我啊。”

萧荆唇边笑意淡淡,“嗯。”


听到许皇后提萧玉璋,许蕴眉眼间尽是嫌弃,“是他,这萧玉璋就是个混不吝,还好阿芙妹妹跟他退亲了。”

“哦?怎么回事?”

许皇后在宫里无趣的紧,听到有八卦她坐直了身子。

许蕴随即将那萧玉璋之前如何看不上姜芙,死活要退亲,又在退亲后见到姜芙美貌想要反悔的事都告诉了许皇后,最后还狠狠批判了萧玉璋只看脸,完全不顾女子的名声。

“阿芙妹妹在姜家处境本就难,萧玉璋退亲直接将她推进了悬崖。”

“是啊,萧家这做法太不地道,老太太就没拦着?”

许蕴摇摇头,许皇后叹息一声,“恐怕是拦不住,世子夫人目光短浅,萧家日后还得靠萧荆。”

听到萧荆的名字,许蕴惊呼一声,许皇后眼神略带疑惑的看过来。

“蕴儿怎么了?”

许蕴连连摇头,“没事没事,只是突然想起来好久没见阿芙妹妹,蕴儿有些想她了。”

许皇后摸摸她头上的双环髻,笑着道,“蕴儿想她,姑母请她来参加宫宴便是了。”

说起来,她也想见见这个姜四姑娘呢,看看是什么样的小姑娘让蕴儿这么喜欢。

“好。”

从宫里出来,许蕴深深呼出一口气,刚才差点就露馅了。

她只是想到了萧荆对姜芙的心思,从之前送包厢到如今搬到姜芙隔壁去住,哪件不是在说他对姜芙势在必得。

只是这事只有她知道,许蕴觉得自己早晚会被憋死。

有秘密却不能说,真是太痛苦了。

自从知道隔壁的人是萧荆,姜芙就再也不让白杏去拿杏子了,晚上睡觉也刻意避着萧荆,她熬到很晚,直到天亮才睡。

虽然姜芙熬得日夜颠倒神情萎靡,但确实没再梦到萧荆了。

进入六月底,天气越来越热,可小厮却觉得自家主子的脸色越来越冷。

萧荆拧着眉,脸上罕见带了焦躁。

“那杏子还是没人拿?”

小厮点头,“是,小的这两天都盯着,姜四姑娘身边那个叫白杏的丫鬟拿饭都不从墙根走了。”

这是故意躲着他们呢,也不知道是丫鬟的主意还是姜四姑娘的意思。

小厮默默想着,心里替自家主子鞠了一把辛酸泪。

三爷日日这样献殷勤,姜四姑娘好像不领情啊。

“三叔!”

萧玉璋傻笑着从门外跑进来,边跑还边喊着萧荆。

萧荆没回他,扭头看向小厮,小厮傻眼。

三爷都吩咐过不许大公子进门,大公子是怎么进来的?

“大公子......您......怎么进来的?”

萧玉璋‘啪’的一声弹了小厮一个脑瓜崩,双手叉腰一脸得意。

“当然是闯进来的!狗奴才,还敢拦小爷,不怕小爷跟三叔告状啊?”

萧玉璋以为门房拦着自己是小厮的主意,说起话来很是委屈,眼神还时不时往萧荆那撇,想让自家三叔给自己找场子。

然而萧荆从头到尾冷着脸,“是我下的命令,以后没有允许别冒冒失失闯进来。”

“三......三叔?你变了,你不疼我了!”

萧玉璋委屈死了,恨不得上前扒住萧荆的腿求安慰,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萧荆嫌弃的后退一步,“站那别动!说吧,你来找我做什么?”

“三叔......”萧玉璋可怜巴巴,“好吧,我不动。”

“我就是想问问三叔是不是跟许蕴关系好,能不能拜托她帮我约出来阿芙妹妹,我找她她都不理我。”

萧玉璋挠挠头,自从见了姜芙他的魂都像丢了一样,萧家没有同龄的女眷,他给许家递的帖子也没有音讯,没办法才求到萧荆这里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