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短篇小说阅读我在大唐卖军火

短篇小说阅读我在大唐卖军火

柿子有毒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我在大唐卖军火》是作者“柿子有毒”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方二张伯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可是有事求你?”孙氏不解的问道。程家,尉迟家,方家合伙做生意的事情,还没个头绪,所以程咬金回来也没有跟她提起,所以她是一无所知。程处默连忙把事情的因由说了一遍。听完儿子的话,孙氏这才放下心来,正当生意就好,别的她才不关心呢。“既然这样,那你就用心做,去找宝林吧,这镜子娘就先替你收下了,回头等你媳妇进了门,娘再交给她。......

主角:方二张伯   更新:2024-06-17 21:4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二张伯的现代都市小说《短篇小说阅读我在大唐卖军火》,由网络作家“柿子有毒”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在大唐卖军火》是作者“柿子有毒”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方二张伯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可是有事求你?”孙氏不解的问道。程家,尉迟家,方家合伙做生意的事情,还没个头绪,所以程咬金回来也没有跟她提起,所以她是一无所知。程处默连忙把事情的因由说了一遍。听完儿子的话,孙氏这才放下心来,正当生意就好,别的她才不关心呢。“既然这样,那你就用心做,去找宝林吧,这镜子娘就先替你收下了,回头等你媳妇进了门,娘再交给她。......

《短篇小说阅读我在大唐卖军火》精彩片段


孙氏被镜子里的自己给惊到了。

她从来都没有像这一刻一样,把自己看的如此清楚。

那昔日里姣好的面容,现在已经布满了皱纹,头上也添了许多的银发,甚至就连牙齿都有些稀疏了,虽然保养的也算不错,可是岁月总是不饶人的。

收起了心里的感伤,孙氏惊讶的看向自己的儿子,这东西一定很珍贵,这孩子是从哪里弄来的,以程府的家底,估计还真不一定能买得起!

“处默,告诉娘,这东西你花了多少银子?”孙氏平静的问道。

不愧是大家闺秀出身,即使心底不平静,可表面上去却不露出丝毫。

“娘,这东西没花钱,是那方家哥哥送我的,不单是我,就连宝林都有一个,那,这个就是宝林的,我晚会就给他送去。”

程处默怕娘亲不信,还将另一面镜子取了出来。

孙氏看到果然还有另一面镜子,也就相信了程处默的话。

如果只有一面,那她还可能怀疑是程处默买来的,可是两面镜子那就是万万不可能的了,她程家绝对买不起的!

“人家为何送你如此贵重的东西?可是有事求你?”

孙氏不解的问道。

程家,尉迟家,方家合伙做生意的事情,还没个头绪,所以程咬金回来也没有跟她提起,所以她是一无所知。

程处默连忙把事情的因由说了一遍。

听完儿子的话,孙氏这才放下心来,正当生意就好,别的她才不关心呢。

“既然这样,那你就用心做,去找宝林吧,这镜子娘就先替你收下了,回头等你媳妇进了门,娘再交给她。”

“娘!成亲还早呢,这镜子就是孩儿孝敬您的。”

程处默有些抓狂,他现在才十四岁,成亲什么的,他还真没想过。

“好好好,孝敬娘的,娘就收下了,赶紧去办正事吧。”

孙氏笑着,对程处默摆了摆手,让他赶紧去办方二交代的事情。

等到程处默到了尉迟家,镜子拿出来的时候,尉迟宝林和他爹娘也是被镜子的神奇给震慑到了,当程处默说了方二的要求时,尉迟宝林不等他爹发话,就直接去选人了。

没多久,两人带着精挑细选的二十个家仆,浩浩荡荡的奔向了方府。

此时的天色已经快要黑下来了。

方二正在厨房教小青做菜,小青学的很快,这几天已经学会了很多的菜式。

今天方二教她他的是红烧肉和叫花鸡。两个菜同时做,叫花鸡没有埋起来,而上糊上厚厚的一层加了盐的泥巴,就扔在灶膛里。

方二拿着大铲子在锅里来回翻动着大肉块,没有白糖和冰糖,用的是怡糖,也就是麦芽糖,特意让下人去东市买来的。

看着锅里红彤彤的肉块,闻着扑面而来的香味,小青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很快,红烧肉出锅,然后方二又从另外一口锅里,端出了一盘清蒸鲈鱼。

将灶膛里的火灭掉,用钩子将里面已经烤干了的泥团扒出来。

泥团从灶膛掉到地上,啪,直接就摔裂开来,一股莲叶的清香,带着鸡肉特有的香味迷蔓了整个灶房。

小青对自家的少爷佩服的五体投地,这才多大一会儿功夫,就做好了三道菜,而且每一道看上去都那么好吃的样子。


轰隆隆~~~

晴空一声炸雷。

方二猛的回过神来。

三天了。

直到这一声雷响。

他才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

他原是21世纪最年轻的八级工,才25岁就已经达到了钳工的顶峰,为了一个航天发动机上的最后一个工件,连续加班五天四夜,终于将工件完成。

本来应该回家休息,然后再回来继续进行装配、调试发动机的,可强烈的成就感让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便打开手机随便找了一款新出的游戏玩了起来。

可是游戏刚刚加载完成,他便眼前一黑。

情理之中,猝死了。

100多个小时不休息,猝死不奇怪。

等他有了知觉,睁开眼睛的时候,便发现自己穿越了。

三天来。

方二也弄清了自己的处境。

现在自己这具身体,刚满15岁。

现在是公元626年,唐朝武德九年七月初四。

也就是说一个月前。

李二刚刚干掉了自己的兄弟。

等待李渊的是被迫禅位,和种马的后半生。

这里是高陵城外的一个小庄子。

万幸的是,方二现在的身份是地主家的大少爷,也是现在这个庄子的当家人。

他爹当然不是方继藩那个狗东西。

也不是那个拿着大狙轰鞑子的方醒。

只是家有千亩地的小地主,名叫方伦,三个月前挂掉了,没过几天,他娘也因为悲伤过度也死了。现在家里就剩他和几个下人,还有一个管家。

突然间,方二记起了他研究唐史时,一场让李二无比耻辱的战争,即将在高陵拉开序幕。

八月二十四,突厥得知大唐权力更替,政事不稳,从高陵入侵。

之后便是耻辱的渭水之盟。

方二前世很少有空闲的时间。

最年轻的八级工,可不是平白得来的。

偶尔难得的空闲时间,他喜欢读史,特别是汉朝、唐朝、明朝的历史。

毕竟这三个朝代,是中国历史上最辉煌的时代。

还有五十天!

卖嘎的!

吓死宝宝了!

太背了!

尼玛的,万一到时候被北蛮子给干掉就亏大发了。

方二连忙冲着屋子外面大喊。

“来人!快来人!”

“少爷,有什么吩咐?”

从门外冲进来一个汉子,对着方二问道。

“柱子,快叫张伯过来!”

名叫柱子的汉子是方二家的下人,三十岁左右,很是雄壮。

听到方二的话,连忙往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少爷这是怎么了,自从三天前高烧好了之后,就一直神神叨叨的。

没过多久,柱子带着一个老仆走了进来。

老仆就是张伯,这个年代的人平均寿命也就50岁上下,40多岁的张伯显得很是苍老。

“少爷,可是有什么事情要吩咐?”

张伯对着方二行了一礼,然后问道。

“张伯,马上让人收拾家里所有财物,我们搬家,突厥过些时日就要打过来了!”

方二满脸的不安,在屋子里来回走动。

张伯不敢相信的看着方二。

“少爷,你是说,突厥要打过来了?这不太可能吧,这里可是离长安才几十里路,真要打起来,也打不到咱们这里吧?”

“别管打到打不到,先走了再说,打不过来回头再回来,别啰嗦了,抓紧去收拾东西!”

方二双手搓了搓脸。

张伯没敢再说什么,招呼柱子和他一起,去收拾东西去了。

方二也跟着出了屋子,在院子里坐下。

看着头上湛蓝的天空,没有一片云彩。

七月,酷暑。

方二却只觉得冰冷。

虽然这次战争能逃掉。

但是接下来连年的天灾和蝗灾怎么过。

听说已经两个月没下一滴雨了。

昨天也到庄子外面转了转,田里的庄稼几乎旱死了。

许久,柱子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方二的思绪。

“少爷,东西都收拾好了,管家让我来请你过去。”

“走!”

方二起身朝着前院走去。

“少爷,东西都收拾好了,粮食也已经装车了,都在外面,您要不要看一下?”

张伯正在和另外十几个下人往车上装着东西,看到方二过来,连忙放下手上的东西,问方二。

“让他们装,张伯你带我去看看。”

二人来到门外。

门外的大路上,十几架牛车,装满了东西。

都是一些粮食,衣物什么的。

最前面还有一辆马车,应该是给他这个大少爷准备的。

“对了,少爷,咱们往哪搬啊?”

“东西收拾好,先放在车上,都拉到院子里,你把家里的钱准备一下,我和柱子先行,去找落脚的地方我让柱子回来通知你们再过去。”

方二听到张伯的问话,才知道自己太紧张了,连去处都没想好,就直接去打包行李了。

这总不能一边跑,一边找吧。

“现在家里还有多少钱?”方二想知道自己家底。

十几架牛车上装的没啥值钱的东西。

“回少爷,还有金50两,银130两,铜钱差不多有两千贯。”

嚯!

老子家底不少啊。

按照一两黄金兑换十两白银,一两白银等于一贯钱的算法的话。

现在老子有2630贯的家底。

一贯钱是一千文,按现在的购买力的话,一文钱差不多相当于后世的一元钱。

两百多万呢!

妥妥的暴发户啊。

难道说,这是有人想谋财害命才给了自己穿越过来的机会?

嘶~~~~~~!

方二倒抽一口凉气。

更加坚定了搬离这里的念头。

“把金子拿给我,再让柱子叫两个人跟我一起,日头还早,我们现在就走。”

方二对张伯安排道。

张伯也没再说话,转身回了院子里。

没过多久。

柱子和另外两个家仆,牵着四匹马从里面走了出来。

张伯出来将一小包东西交给方二。

打开一看,里面是五锭金元宝。

“叮~~~!检测到当前朝代货币,系统激活!”

“系统激活完成,系统加载中,预计12小时后完成!”

刚一摸到金元宝,方二的脑海中响起了一道女声。

方二呆住了。

我尼玛!

金手指!

“哈哈哈哈!”

方二放声大笑。

张伯和柱子在一边也愣住了。

少爷这是怎么了。

拿自己的钱,开心什么,又不是捡来的。

他们哪里知道方二这一刻是多么的激动。

看到他们的表情。


将酒坛放在一边,方二又拿起一个名为剑南春酒的坛子。

说起来,后世剑南春可是大名鼎鼎的好酒。

方二满怀期待的打开泥封,然后就满脸的失望。

虽然这个酒比刚才那个强一些,但还是有些混浊,尝试了一口,方二咂咂嘴,估计能有十几度的样子。

口感还有些酸涩。

“少爷,这个已经算是好酒了,一坛五斤,酒坊卖五钱银子一坛。”

剩下的几坛,方二也没心思再去尝了。

真特么难喝。

连后世超市卖的米酒都不如。

“把这两坛子还封起来,都放到后院,明天我有用处。”

过了大约一个时辰,三个木匠各自拿着自己打制的东西过来了。

他们打制的是一个锅盖样式的东西。

其实就是一个锅盖,只不过顶上有孔。

总的来说,做的还算都符合方二的要求。

但是只有牛亮的除了整体符合要求之外,还将整个盖子进行了细磨抛光。

“以后牛亮就是木匠管事,月例一两银子,你们两个每个月六钱银子,去管家那里支取,现在都跟我来。”

方二说完,拿着牛亮做的这个盖子就往厨房走去。

三个木匠这会儿都惊呆了,他们不敢相信,这个看上去年轻轻的东家居然还给月钱。

要知道这个时候卖身为奴就没了人身自由,等同主家的牲畜,不打不骂管个吃住就已经不错了,就算主家打杀奴隶也只是罚点钱就算完了。怎么可能像方二这样每个月还给工钱。

三个满脸的不敢相信,管家张伯也在一边看着方二离去的背影有些欲言又止。

方二走了几步,看到几人都没跟上来,转身问道:“怎么,嫌月钱少吗?”

牛亮扑通一声跪倒在地,王五和林三也连忙跪倒。

“不,不,不,小的只是没想到,万万没有嫌钱少的意思,从今起,一定尽心尽力为主人做事!”

牛亮一脸坚定的看着方二说道。

王五和林三也在一边连连磕头。

“愿为主人效命!”

“行了,都起来吧,用心做事就行,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方二转身继续向厨房走去。

三人连忙起身跟上。

“对了,以后不要叫主人,叫少爷就行。”

方二一边走,一边说道。

主人这个称呼,方二实在是不习惯,而且还是三个大老爷们儿,总感觉有些别扭。

带着几人走到厨房,方二将盖子盖到了一口做饭用的大锅上,严丝合缝,本身这图纸就是按着这口锅的尺寸来设计的。

看着这怪异的锅盖,张伯终于忍不住了。

“少爷,您这是打算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觉得现在市面上的酒实在是太难喝了,我准备加工一下,牛亮,看到盖子上面预留的这个孔了没?去找一些合适的竹子,打通竹节拿过来。”

拍了拍锅盖,方二对着牛亮说道。

等到牛亮他们找将方二要求的竹子找过来之后,方二将处理好的竹筒一节一节的连在一起,一头连接到锅盖上面,另外一头则对着一边的空木筒,一个简单的蒸汽管道就做好了。

让牛亮将后院的酒坛都抱了过来,倒进锅里。

起火,加热。

没过多久,就闻到了浓郁的酒味。

锅里的蒸汽,顺着管道往外流运,在这个过程中,方二将准备好的温毛巾包在管道上面,来给蒸汽降温。

慢慢的,一滴滴蒸馏出来的,清澈的酒液就从顺着管道,滴落到了空木筒里。

方二时不时的,用碗接取一些尝着味道。

第一口下去,方二的脸瞬间就红了起来。

辛辣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口腔,到了腹中犹如一团烈火。

尼玛,草率了。

这可是酒头了。

估计度数得有六七十度了。

随着灶里的火不断的烧着。

蒸出来的酒液在慢慢的变淡。

等到喝起来感觉没有酒味的时候,方二就让把火灭掉了。

看着满满的两坛,十斤的酒。只蒸馏出来不到两斤的酒液。

方二提起酒桶,轻轻的摇晃了几下,让里面的酒液均匀的掺合在一起。

然后又盛出一些,尝了尝,嗯,不错,有点意思了,差不多四十多度的样子,应该是用的竹子比较新鲜的原因,酒液中还带有一丝竹子的清香。

方二将酒碗递给管家张伯。

“来,张伯,你尝尝。”

张伯按过酒碗,直接就是一大口下去了。

看的方二在一边直呼卧槽。

然后看到张伯的脸,瞬间涨红,然后转过身去,“扑”的一声将嘴里的酒全给吐了出来。

“咳!咳!咳!这酒太烈了,我从没喝过这么烈的酒!”

张伯尴尬的看着方二。

“这种蒸出来的酒,劲特别大,要小口品尝才行,没事,你再试试。”

方二憋着笑,安慰着张伯。

张伯小心的喝了一小口,嗯,只是一小口。

然后慢慢的咽了下去。

“哦~~~~~~!爽!”

酒液处口,没有了原来的酸涩,香味浓郁,酒香中还带着竹子的清香,但是又辛辣无比,吞咽中只觉得一条火线,顺着喉咙就到了腹中,然后整个人都热腾腾的。

“张伯感觉这酒如何?可能卖个好价钱?”

方二期待的看着张伯。

不知道这种度数的酒,这个时代的人能不能接受。

“这酒肯定能大卖!特别是那些糙汉,他们总嫌酒不够烈!少爷真是厉害,这些普普通通的酒,经过这么一蒸,居然能做成这么烈的酒!”

张伯一点都不吝啬自己的马屁。

“行了,这两天,多买一些酒回来,都蒸出来,放好,我有用处。”

安排好了他们,方二就晃晃悠悠的出门了。

回到院子里,瘫坐在椅子上,打开系统仔细的翻找着值得兑换的东西。

玉米、保温杯、梳子、放大镜、牙签、牙线、小镜子、指甲钳、螺丝刀、老虎钳。

一共就这十样东西。

玉米的话,这个不考虑了,这玩意儿是杂交的东西,会一代一代的退化,拿这个去种,估计等繁育出够的种子出来,一亩地能有个二三百斤就不错了,选种育种这活方二也不懂啊。

保温杯里泡枸杞,方二还年轻啊,这具身体才十五岁。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今天要推的小说名字叫做《我在大唐卖军火》,是一本十分耐读的穿越、魂穿、历史、作品,围绕着主角佚名之间的故事所展开的,作者是柿子有毒。《我在大唐卖军火》小说连载中,最新章节第1747章 完结感言,作者目前已经写了3546513字。

书友评价

前面还可以,后面都快吐了,妥妥的刷高评

这本书超好看。有时候我看后笑的肚子疼。

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我有问题?为什么看到那打炮总感觉怪怪的🌚🌝🌚🌝🌚🌝

热门章节

第889章 拿鼠爷练招

第890章 李恪找到了

第891章 前方有个大湖

第892章 叶九萧(加更)

第893章 没憋什么好屁(加更二)

作品试读


一些有关于他大爷的事情在方二脑海中浮现。

这是一个尖酸刻薄的老头,名叫方理,在方二的爹还活着的时候,就经常来家里打秋风。

自己过的十分的吝啬,还常常惦记着自己弟弟家的财产。

在方二的爷爷还活着的时候,因为老爷子的偏心,就没少占方二家的便宜。

特别是在方二爷爷临终的时候,还霸占了老爷子的所有遗产。

方二想不通,这老家伙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要知道这边可是昨天刚安置下来的。

他哪里知道,就在昨天搬家的时候,他大爷就偷偷的跟在车队后面呢。

“有说是什么事吗?”

方二实在不想见。

“大老爷没说,只说是想见少爷,这会儿就在前院呢。”

张伯在一边回道。

虽是亲戚,可是下人不通报也不能直接进内院,这是规矩。

方二的大爷虽然吝啬刻薄,却也不敢直接冲进来。

“行,我过去看看,你去忙吧。”

打发了张伯,方二起身往前院走去。

前院,一个小老头正背着双手来回看着宅院。

嘴里还不停的喃喃说着什么。

“大爷啊,我这刚搬的新家,您这么快就找到了?您老这是属啥的啊?”

方二没好气的对着方理说道。

“嘿,我说,我好歹是你大爷,你这搬家都不说一声,怎么,是想断了亲戚不成?”

方理吊着三角眼,斜斜的看着方二说道。

“哪儿能呢,您这亲戚打着灯笼都难找,我哪里舍得断掉。”

方二一脸嘲讽的看着方理。

方理也不再说话,直接越过方二朝着内院走去。

等到了内院,看着院子里的太师椅,方理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嗯,舒服,这椅子等下我带走,就当是你孝敬大爷我了,小青呢,死丫头还不给大爷我上茶?”

小青就在正厅的门口站着,看着方理的臭脸,也不动。

方二听不下去了。

“我说大爷,要茶没有,刚搬过来,没安置好呢,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

“没什么大事,就是你既然搬出来了,那家里的老宅子就别占着了,你哥哥下个月办婚事,你那宅子就给你哥用好了,另外,你家那些田地也让你哥哥帮你种着吧,你以后就不用往庄子里跑了,到了秋收,我让你哥按一亩地一斗粮给你送来,你要是同意就在这契约上签名吧。”

方理一边说,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来。

方二听着方理的话,气的头发都快竖起来了,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嘿,叫你一声大爷是给我爹面子,要我方二的东西,你哪来的脸?我的东西可都是我爹留给我的,你凭什么张口就要拿去?一亩地一斗粮,亏你说的出来,老家伙,哪来的回哪去,这事儿,你想都别想!“

要知道这个时候的粮食虽然产量不高,一亩地也就一石到两石的产量,可是一石等于十斗。

虽然还有一个多月颉利就打到长安城下,但是宅子和地就在那儿,谁也带不走。而且再过十几天就能秋收了,他大爷这是明抢来了。

“你这小兔崽子,跟谁说话呢,我可是你大爷!这契约,你今天必须给我签了,不然我就去官府告你,说你虐待长辈!”

方理一拍椅子,站起身来,一只手指着方二狠狠的说道。

方二气的乐了。

“柱子,虎子,送客,看清了,以后不准这老头再进咱家一步!”

他懒的再跟这老头吵吵。

柱子和虎子上前,一人一条胳膊,架着方理就往外走。

“不孝子啊!我要去官府告你,你就等着差役上门吧!”

方理一边挣扎,一边喊道。

等到了门外,柱子和虎子一松手,方理直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大家快来看啊,不孝子啊,虐待自家长辈,没天理啊~~~~~~”

这老货,一边拍打着地面,一边假装抹眼泪,一副被亲儿子抛弃的样子。

有不明就里的,上前问话。

方理添油加醋的一边嚎一边说。

“这宅子里的是我家大侄子,原来是我看着养大的,几个月前,他爹娘死了,是我一手给操办的,现在他哥要结婚,我让他拿点地出来做彩礼他都不原意啊,这就是个白眼儿狼啊!”

旁人不明白根由,只觉得方二能在这寸土寸金的长安城里,住上这么大的三进的宅院,肯定家底不薄,却这么对待自家长辈,于是乎,一个个的都在门口叫嚣起来。

“住这么大的房子,却这样对自家长辈,真是不孝!”

“去报官!让官府整治他!”

“就是,住这么大的宅子,自家哥哥结婚都不愿意帮一把,真是白眼儿狼!”

一个个都把自己当成了道德卫士,在门口指责起方二。

方二在内院听到前面闹哄哄的,气就不打一处来。

还没等方二出来,就听到门外有个大嗓门儿喊了起来。

“这家主人是谁,让自家长辈在这大街上哭诉,可是想去牢里坐坐?”

然后就有几个穿着盔甲的军卒冲进了院子,看到正准备出门的方二,其中一个便开口道:“

门外可是你家长辈?”

方二也不怵他,本来就不是自己理亏,怕什么。

一抬手,对着军卒行了一礼。

“外面是我家大爷,只因我爹娘去世,想谋夺我家田产和宅院不成,羞恼之下便在门外来了这么一出,还请明查。”

军卒听完,眉头一皱,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回大将军,这家的家主是个少年,说地上这老头是他大爷,因为谋夺田产不成,羞恼之下才在这里撒波打混。”

军卒到了门口,对着站在一边的一个壮汉行了一礼,然后说道。

方二也在后面跟着出来了,听到这军卒的话就是心中一动。

这位大将军,身高一米七左右,在这个时代已经算是高个子了,黝黑的脸庞,满脸的大胡子,一身描金战甲,看上去煞气逼人,也不知道是哪个名将。

这将军听到军卒的话,眉头一皱,对着地上的方理说道。

“人家说你是谋夺田产不成,才在这里撒波打混,是还不是?”

方理听到这话,脸色就变了,连忙爬到他的近前,跪在地上。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环吓得脸都白了,正想着方二想做什么。

就感觉腋下有—只手在挠着她的痒痒肉。

“哈哈哈哈,哈哈哈,少爷,哈哈,别挠了,哈哈小环错了,哈,哈,小环告诉你,哈哈,别挠了,哈哈!”

小环—边挣扎,—边不受控制的笑着说道。

“快说,不然继续!”

方二狠狠的威胁道。

“少爷,哪有什么香料!我们都是下人,哪有钱买香料,青姐姐那是体香!”

“嗯?你骗我的吧?人怎么还能是香的?”

方二有些怀疑,虽然他也听说过,有些人体质特殊,能散发香味,可关键他没见过啊,只能当做谣言。

“是真的,不骗你,小环就没有呢,不信你闻闻。”

小环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红着脸,让方二闻她身上的味道。

方二听到小环的话,便直接在小环的脖子上闻了两下。

果真没有香味,只有—丝丝淡淡的,皂角的味道。

感觉到自家少爷的鼻子居然凑到了自己脖子,小环只感觉浑身—软,小声的说道:“少爷,这回你该相信了吧,小环也很羡慕青姐姐呢,小环只要—出汗,全身都是臭的呢。”

方二笑着往小环屁股上拍了—巴掌:“瞎说什么,—点都不臭,好了,起来吧,不挠你了,回头少爷让你也变得香喷喷的好不好?”

小环从方二怀里起来,不相信的看着他问:“少爷说真的?”

“那必须是真的,你家少爷什么时候骗过你?”

方二看着小环红彤彤的脸蛋,笑着说道。

“哼!还说没有,去年你骗我说灶房有好吃的,结果根本没有,你就是把我骗走,好偷看青姐姐洗澡!”

小环听到方二的话,瞬间就反驳道。

方二被雷到了。

这具身体居然这么色的么?

居然偷看丫鬟洗澡?

“别瞎说!没有的事!你放心,等过些时候,肯定让你和青姐姐—样,香喷喷的,好了吧?”

方二只能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的说道。

“那小环就再信少爷—次,少爷再骗我,我就把你偷看的事情告诉青姐姐!”

扔下—句话,小环蹦蹦跳跳的离开了。

方二倒是—点都不担心,酒精都有了,香水什么的,不要太简单。

看着—边在傻笑的虎子,方二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特么的,居然忘了这货—直在这站着呢!

看到方二投射过来的目光,虎子连忙摆手:“少爷,我什么都没听见,什么都没看见!”

“哼!最好这样,不然有你好看!把这些盐矿石都砸碎了去,给你半个时辰!砸不好今天没饭吃!”

方二威胁的扔下—句话就回了屋子。

调戏丫鬟被人从头到尾观摩了—场。

关键是偷看丫鬟洗澡居然也被他听到了。

太特么尴尬了。

虎子看着面前两筐的盐矿石,都快哭了。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幽怨的挑起了担子到院子—角,忿忿的砸了起来。

柱子刚从管家那里领了银子,准备去城外买庄子,刚好看到虎子委屈的样子。

好奇的过去问:“怎么了?被少爷骂了?”

“你想知道么?来我告诉你原因。”

虎子不怀好意的看着柱子。

“去你的吧,想坑你哥我?干你的活吧,哈哈!”


没过多久,虎子就提着两个酒坛子送了过来。

不等他倒酒,张伯一把抢过坛子,拍开泥封,就先给自己倒了一碗,端起来就喝。

尉迟黑子看着张伯那一脸满足的表情,很是好奇。

抢过张伯手中的酒坛,给自己也倒了一碗,直接一口就闷了。

然后就和张伯昨天的表情一样,感受着腹中如火,汗水很快就从额头冒了出来。

方二在一边看的很是无语。

怎么都跟八辈子没喝过酒似的。

“二位将军,小子有个想法,这酒你们都尝过了,如果开个酒坊的话,你们感觉如何?”

“嗯?方兄弟要把酒拿出去卖?那肯定行啊!生意肯定差不了!”

尉迟黑子已经适应了这酒的浓烈,将空酒碗放下,肯定的说道。

闻言,方二便说出了自己的打算,“小子刚搬进长安,没身份没地位的,怕是保不住这桩买卖,小弟有意,给二位将军每人三成份子,不知二位将军愿不愿意帮小弟一把?”

“方兄弟莫不是在说笑?这酒可是满大唐独一份,你真舍得让我和黑子也掺合进来?”

这酒一旦售卖,必定火爆。

而方二拉他们入伙,无非就是借着他们两个的名头,在长安可以立足而已,实在是微不足道,根本不至于让拿出六成的份子出来。

“这酒虽好,可也要有大树撑着方某才敢放心去卖,不然的话,怕是得让人连皮带骨的拿了去,不知二位将军可愿意做方二背后那棵大树?”

方二说完,端起酒碗,看向张伯和尉迟黑子。

“既然方兄弟这么爽快,那俺们就不客气了,这每人三成份子,俺们收下了,若是在这长安城里有哪个不开眼的来找麻烦,尽管派人去俺们二人府上通报一声,还有,你也别一口一个将军的叫着了,太见外,以后就直接叫哥哥,来,干!”

两人对视一眼,张伯起身说道完,端起酒碗和方二的碰在了一起。

尉迟黑子也起身和方二碰了碰酒碗。

方二连忙起身:“那就承蒙二位哥哥看得起,以后有用的着小弟的,派人言语一声,小弟能做到的,决不推辞!”

说完,方二将碗中酒,一饮而下。

“哈哈哈哈,爽快!”

二人将酒一饮而尽,相视大笑着。

接下来,三人便开始商议如何运作酒坊的事情了。

本来方二的想法,是他出钱,出酒,出人,张伯和尉迟二人出名号就可以了。

可是张伯说什么不同意,非要拿出他在朱雀大街的一处商铺来。

而尉迟同样,也拿了一处商铺出来。

而两间商铺还是相邻,是李二当时一同赏赐下来的。

方二无奈只得收下。

要知道这两处商铺可是有钱都不一定能买到的。

而且这商铺还都是三层的商铺,后面都有不下于半亩的院子,打通之后,面积别说是开酒坊,拿来开酒楼都足够用了。

到时候,前面商铺直接用来开酒楼,方二有信心,这酒加上后世的菜谱,一定能火爆长安。

张伯二人确实对做生意不太懂,无论方二说什么,他们都只是点头,喝酒。

没一会儿,这两个货就都喝趴下了!

方二只能让人给这两个家伙抬到床上。

然后让管家再去采购大量的酒水,回来加工。

安排完了这些,天已经黑了。

“少爷,晚饭好了。”

小青将端来的饭菜,一一摆放在桌子上。

方二看到桌上的东西,瞬间就没了胃口。

“整天不是蒸的就是煮的,实在是没胃口,走,少爷弄点好吃的让你开开眼。”

方二说完起身,向着灶房走去。

灶房里,方二找来一块巴掌厚的肥膘肉,切成片,备好。

小青在一边吃惊的看着自家少爷。

少爷什么时候还会做饭了?

“发什么呆,烧火去。”

方二用手刮了一下小青的鼻梁。

小青的脸瞬间就红了。

连忙跑到炉灶边生火。

方二将准备好的肥膘肉都丢进锅里。

“滋!”

肥肉进锅,瞬间就有肉香传来。

方二拿着铲子,快速的翻拌着。

肉里的油脂被不断的熬炒出来,等到肉都变成了焦黄色,不再有油脂渗出的时候。

方二将肉捞了出来。

看着锅底大概熬出了一大碗的油脂,用勺子将油脂盛出。

锅里还剩下一些。

方二找出几枚鸡蛋,打到碗里,快速的搅拌,然后加入盐、葱花,等搅拌均匀之后,倒入锅里。

瞬间,鸡蛋和葱花的香味就散发了出来。

小青不敢相信的用力嗅了嗅。

好香啊!

平日里都是白水煮蛋的。

从来都不知道,原来,鸡蛋还能这样做的。

只是,少爷这是从哪儿学来的厨艺?

小说《我在大唐卖军火》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好!既然方大哥决心要学,那兄弟就教你!以后每日下值,我会过来教你。”

“好!那就多谢处默兄弟!小青!拿酒来,再去炒几个菜来,今日我和处默兄弟大醉一场,从明日起!习武!”

方二高兴的站起身对身后的小青说道。

小青看他这么高兴,充满斗志的样子,自己也打从心里高兴。

灶房就冒出了袅袅炊烟。

而方二者与程处默闲聊了起来。

闲聊中,方二知道了张伯现在已经官居右武卫大将军,享食邑七百户,程处默现在就在张伯帐下任校尉。

而尉迟恭前不久也受封右武候大将军,爵位吴国公,两家关系很好,尉迟宝林和程处默也是整天好的跟穿一条裤子似的。

说到这里,方二提议,派人去请尉迟宝林过来,一同饮酒认识一下。

方二当然没有拒绝,他可是很想认识一下,这位传说中活了三百多岁,后来甚至还和狄青有过交集的神人!

小青刚把酒菜端上来,一个黑脸少年在虎子的带领下,进了院子。

这少年皮肤黝黑,长相却十分的俊朗,右手一杆丈八蛇矛,腰间还挂着一把钢锏,身披亮银甲,看起来是威武不凡。

“哈哈哈,宝林,快快过来,我跟你介绍,这位就是方大哥,方大哥,这位就是我尉迟伯伯家的大公子宝林。”

程处默连忙起身给两人介绍。

“宝林公子,在下方二,有礼了,还请快快坐下,刚好酒菜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边吃边聊。”

方二起身,热情的将尉迟宝林拉到一张椅子边上,指着桌上的酒菜说道。

“方大哥,我和处默年纪相仿,他都叫你大哥了,却叫我公子,这是看不起我是吧?”

尉迟宝林佯怒的说道。

“哈哈哈哈,宝林兄弟,是我见外了,等会儿自罚三杯,来人,侍候咱们宝林兄弟卸甲,自己家里,还是脱了这盔甲喝酒才方便。”

方二从尉迟宝林手中提过长矛,随手扔给了一边的下人。

虎子连忙上来帮着尉迟宝林卸甲。

等一切都弄好了之后,三人落座。

方二提起酒坛,给桌上的杯子都倒满了酒,然后举起酒杯,对着二人道:“今天方某很高兴,能够结识二位兄弟,什么也不说了,方某先干为敬!”

说完就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吼!爽!二位兄弟,请!”

方二对着程处默二人一伸手,做了个请饮的动作。

“这两天,天天听我爹念叨着说方大哥家的好酒,今日有幸,来,宝林,咱们就敬方大哥!”

程处默端起杯子,对着尉迟宝林伸了过去。

尉迟宝林同样端起杯子,和他碰了一下。

两人同时一饮而尽。

酒入口,二人同时捂住嘴巴。

这和他们的爹当时的反应是一样的。

等到二人适应了之后,同时开口说道:“果真好酒!”

“既然好喝,那就多喝点,来,再尝尝我家丫头做的下酒菜。”

方二拿起筷子,示意二人吃菜。

桌上一共上了四道菜。

葱花炒蛋,炒青菜,葱爆羊肉,还有一盘则是小咸菜。

程处默和尉迟宝林都是习武出身,最喜肉食,二人不约而同的将筷子伸向了那盘羊肉。

等吃到嘴里,二人大感意外。

“方大哥,你家这丫头不简单啊,这又膻又柴的羊肉都能做这么好吃?回头让我家厨子过来学学呗?”

程处默咀嚼着嘴里的羊肉,很是惊讶的说道。

“小事,让人来学就是了,以后这些都会在酒楼里对外出售,都是自家的东西没什么不能学的。”

方二对这个无所谓,炒菜而已,这东西也没啥机密的,有心人吃几次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三人一直从中午喝到晚上,醉得跟一摊烂泥似的。

方二这是来到这里后第一次喝醉。

等方二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二人还要当职,一大早就走了。

在小青的侍候下,穿上了衣服,洗漱之后,就在院子里活动起来。

稍稍热身一会儿,就去看了看柱子。

柱子的伤已经大好,可以正常走动了。

只不过受伤的那个肩膀还不能乱动。

“少爷,我这已经差不多快好了,您就让我回门房吧,住在您屋里,我这心里别扭的慌。”

说着,柱子还拍了拍受伤的肩膀。

方二看他的动作,应该是愈合的差不多了:“那行,你就回门房去吧。多休息,彻底没事了再做事。”

“哎!谢谢少爷!那小的现在就去了。”

柱子说完,一溜烟儿的跑去门房了。

方二很无奈,这帮家伙,对他们好了反而不适应了。

刚准备去灶房找点吃的,程处默和尉迟宝林一起来了。

“方大哥,我来教你习武了!”


长安府尹慌忙解释,“回将军的话,那贼人周通招供,说是您一个远房亲戚盯上了那位公子,指使他去那公子家中打探虚实。”

听完这话,张伯火气更大,“那还等什么,派人去把我那个远房亲戚拿了来,俺倒要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顶着俺的名头行歹事!”

“将军息怒,我这就让人去拿人。”

府尹出了门,对着左右说道:“按周通交待的,去拿人,记住,别伤人!”

他这么一说,左右就已经明白什么意思了。

不良帅吴中带队,一行人鱼贯而出,向着那当铺去了。

吴中进了当铺,就看着掌柜的问道,“你可是这家当铺的掌柜?”

程掌柜有些哆嗦,小心地抬起头看着吴中:“回军爷,草民正是这当铺的掌柜,不知军爷有何事?”

“你可是姓程?是程将军远亲?”

程掌柜又是一个哆嗦,他姓程不假,可真和张伯没有半个铜板的关系,平日里却一直顶着程家远亲的身份,没少做不法的事。

“草民确实姓程,不过……”

他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吴中给打断了。

“那就是你没错了,来人,带走!”

吴中身后冲上来两个人,直接把程掌柜给绑了。

张伯看着被绑的结结实实的程掌柜,一脸阴笑地看着他说道:“来来来,给俺说说,你是俺哪个远房亲戚?”

这程掌柜一听对面站着的居然是张伯,顿时就软了,瘫倒在地。

这算什么事!

假神遇到真神了!

“将军饶命!小的只是姓程,从没说过是将军亲戚,一定是人有污陷草民!”

府尹也看出来怎么回事了,一挥手将吴中招了过来。

“去牢里,把那周通几人提上来。”

很快,周通四人浑身是血被丢到了大堂上。

“周通,你可认识这人?”

周通虚弱的抬起头,确认了一眼:“回大人,正是此人,此人一直声称自己是程将军的远亲,小的这才被他给唬住了,听他指使。”

“程掌柜,你还有何话说?”

府尹对着瘫在地上的程掌柜厉声问道。

自从周通被提上来,程掌柜就知道自己完了,只能哭喊着求饶:“小人知错了,还请大人饶命啊!”

“来人!将此人押入大牢,严加审问,看看还做过什么无法无天的事情!”

府尹将一个收押令扔到堂下,对一边站着的不良人下了命令。

“诺!”

几个不良人,像拖死狗一样,拖着瘫软的程掌柜就出去了。

然后就让人去抄了当铺,结果并没有抄到多少银钱,却将那面方二当出去的镜子给抄了出来。

等这边案子处理结束,张伯觉得被人顶了名头,却欺负到了自己兄弟的身上,怎么也要去给方二说一下的好。

当张伯到了方府的时候,方二正在灶房忙活着。

他正在弄盐。

没有合适的过滤材料,他将从系统兑换出来的纱布,叠了十几层,中间还夹着炭粒。

准备好了这些过滤用滤材的东西之后,便开始弄盐水了。

就听张伯的声音传来,,“俺说方兄弟,你这大早上的跑到灶房里忙活什么呢?”

方二丝毫没有停下手上的活,只是对着张伯问道,“程大哥,这大早上的,莫不是又馋酒了吧?”

昨天夜里,张伯和尉迟黑子两个人大半夜醒了酒之后便离开了方府。

张伯哈哈一笑,“那必须啊,不过另外有个事,前天晚上那几个贼人已经招供了,是你去当东西的时候,被那掌柜的盯上了,周通他们几个是那掌柜的派来的,还有,那掌柜的居然胆大到冒充俺的名头,在外面招摇撞骗,这次一并处论罪了。”

“我说呢,怎么下午当了东西,晚上就有贼摸到家里来了,既然招了,那就按律法办呗。”

方二倒是无所谓。

锅里已经倒进去好几斤的盐了,这会儿已经很难再溶解更多的盐,方二便将一个木桶取了过来,用勺子盛着盐水往滤材上面慢慢的浇了下去。

很快,纱布上面就出现了一些过滤出来的砂粒,还有一些别的杂质,被纱布中间夹着的炭粒吸附住。

连续过滤了三次,中间换了三次滤材。

方二用手沾着过滤后的盐水尝了尝。

“嗯,这才是我要的盐水,小青,刷锅,然后把这桶盐水煮干。”

看着方二一直在忙活着,张伯忍不住又问道,:“方兄弟,这么热的天,你不在外面凉快着,跑到灶房忙活什么呢?”

方二故作神秘,“呼!还是外面凉快,走,到院子里坐着等一会儿就知道了。”


方二将鸡蛋盛出来后又炒了一盘青菜。

然后抓起一把青盐,均匀的撒在油渣上,一股子咸香味就散发出来。

让小青将灶膛里的火灭掉,两人端着三盘菜就到了内院。

“去,把小环那丫头也叫出来,尝尝你家少爷的手艺!”

“是,少爷!”

方二自己先夹了一块鸡蛋,放进嘴里,一脸心满意足。

不过,味道还是比后世差了点儿,这盐不行啊。

看样子,还得自己动手,弄点精盐出来才行。

小青带着小环小跑着回到了内院,看着方二吃的津津有味,满嘴流油的样子,两人站在桌边,犹犹豫豫的,不敢动筷子。

虽然很馋,但她们是下人,自家少爷不发话,她们可不敢去少爷的盘子里夹菜吃。

“站着干嘛,快尝尝,看看少爷我做的好不好吃。”

方二知道她们两个的意思,于是拿了两双筷子递给二人。

小环只有十二岁,正是馋嘴的年纪,看到这金黄的鸡蛋和咸油渣,还有那诱人的香味,口水都偷偷咽了好几次了。

看着自家少爷递过来的筷子,立马就顾不上别的了,接过筷子,就夹起了一块油渣送进嘴里。

焦脆的口感,还能咬出油脂来,香喷喷的。

平日里作为下人,很少能吃到肉的,这种做法更是见都没见过。

小丫头直接就被征服了。

“青姐姐,你快试试,太好吃了~!”

小青看着小丫头的样子,终究还是被美食的诱惑给打败了。

小心的夹起一块鸡蛋,又看了看方二,发现自家少爷正自顾自的在喝酒,于是便放心的送入口中。

“真香!”

吃着吃着,小青的眼角不知不觉的就流出了眼泪。

“唉?我去!这怎么吃着吃着还哭起来了?”

方二诧异的看着小青。

“少爷,这菜太好吃了,我想起我娘了!呜呜~~~”

小青说着说着,直接扔下筷子哭了起来。

小青的娘是个很贤惠的女人,她爹原本是个小商人,后来生意赔了钱,再之后就性情大变。整天流连青楼赌场,喝醉了酒回家就打人,她娘又要操持家,还要忍受她爹的家暴,最后郁郁而终。

而小青也在最后被他爹因为赌债而卖给了方家。

说起来,小青也是个苦命的人儿。

方二将筷子放下,轻轻的拍着小青的后背:“以后跟着少爷,有你享福的时候,放心吧。”

方二前世就是个嘴笨的,从来不会讨女孩子欢心,想了半天也只想出这么一句话来。

小青听了却是无比的受用。

直接抱住了方二的肩膀:“少爷,你可不许再把小青卖掉了,如果小青犯了错,少爷任打任罚,小青什么都肯做的,千万不要不要小青了。”

“还有我,还有我,少爷,我和青姐姐都会听话的。”小环也在一边掺合了进来。

“快别哭了,小环都要笑话你了。”方二听到小环的话真要笑出声了。

小青放开了方二,有些尴尬的擦去了眼泪,抬眸,与方二四目相对,一种异样的感觉在两人心头升起。

翌日,长安府大牢,长安府尹正在牢里审讯着前两日程咬金派人送来的贼人。

要说这几个贼人嘴是真严,问了两日什么都不说。

没办法,他今个儿只得来一招言行逼供。

听着牢房里传来凄惨的叫声,长安府尹眉心微凝,好在没多久,一个狱卒就跑出来,弯着腰对他说道:“回大爷,那小子招了,说是程家远亲指使。”

府尹听的眼睛瞪的老大,所以说,程咬金是将自己家亲戚的人给送到官府牢里来了?

当下就派人去请程咬金。

不多久,程咬金便到了长安府衙,府尹就在衙门口等着,看到程咬金连忙小跑着迎了上来。

“大早上的请程将军过来,还望程将军勿怪。”

“听你的人说,那几个贼人还有什么内情?怎么回事?”

程咬金看着府尹,问道。

“请程将军进府说话,这事情实在不方便在这外面说。”

程咬金也不再问,径自进了长安府衙,也不客气,一屁股坐在平日里师爷坐的胡凳上。

府尹跟着进了大堂,对着其他人使了个眼色,一个个都识趣的都回避了。

“将军,敢问这几个人可是您亲手拿的?是否认识他们?”

府尹站在程将军一边,小声的问道。

听到这话,程咬金直接就气得从胡登上跳了起来。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怀疑这几个人和本将军还有什么勾连不成?你莫忘了,这人,可是本将军着人送来的!”


方府,内院。

方二在纸上盘算着张管家能带回多少粮食。

可算来算去,方二把炭棒丢开了,这特么的,算不出来啊!

他现在连那些镜子能卖多少钱都不知道。

最开始那面镜子是当了—万两,可那前提是那当铺的掌柜压根就没安好心,人家就没准备让方二把钱安稳的带回家里去!

想不出头绪,索性也不想了,瘫在椅子上,不知不觉的便睡着了。

小青在—边拿着扇子,给方二扇着风,看着自家少爷熟睡的样子,不由的看痴了。

皇宫里,李二正在东宫,和长孙皇后说着闲话,有太监来说万年县令求见,说是有东西要献给皇后娘娘。

李二大感意外,这穷鬼能有什么东西是值的献上来的?

于是便让太监把万年县令带了过来。

万年县令进来看到李二,连忙跪下:“万年县令,刘大成见过皇上,见过皇后娘娘。”

“刘爱卿请起。”

李二对着他抬了抬手。

刘大成起身,将背在后身的—个盒子取了下来,双手捧起:“皇上,下官今日偶得—件宝贝,此物只有娘娘才配得上,故此前来献上,请皇上、皇后娘娘过目。”

李二坐在胡凳上,摸着下巴,好奇的看着那盒子,对着—边的太监使了个眼色。

那太监连忙接过盒子,打开之后,把里面的衣服取出来,递给了李二。

李二接过衣服,抖开—看,瞬间那目光就移不开了,—边的长孙皇后和他的表情—模 —样。

当着外人的面,她又不好开口去要,只得忍着抢过来的冲动坐在那看着。

李二用手摩挲着衣服,感觉着那面料从没有过的手感,看着上面那展翅高飞的凤凰,心里面无比的震撼。

要说宫里不是没有好的绣工,可这么活灵活现的绣工,他从来没有见过。

不经意间看到了长孙皇后的热切的目光,连忙把衣服递了过去:“观音婢,你快去试试,这衣服,还真只有你才配得上。”

长孙皇后接过衣服,高兴的带着两个宫女去了偏殿。

很快便在宫妇的伺候下换上了旗袍。

—旁的—个宫女围着长孙皇后转了—圈,然后惊讶的说道:“娘娘,这衣服您穿上太合身了,简直就像是用尺子量着做的—样!”

“是啊,娘娘,这衣服不仅合身,还很好看呢,这胸口的凤凰,和您太相配了!而且整体的红色有着凤凰的衬托,显得格外的高雅呢!“另—个宫女也在—边惊讶的说道。

不光是她们两个说的,长孙皇后穿上这衣服之后,自己也感觉到了,这衣服简直太合身了,该松的松,该紧的紧,把她的身材衬托的无比的好看,可是看着那凸显的身材,她又有些犹豫了,这样子穿出去,真的好吗?会不会太不庄重了?

算了,反正也没有外人,自己的美,不就是给皇帝看的么,想必那个万年县令也不敢乱说什么。

下定了决心,长孙皇后走出了偏殿,来到了皇帝身边。

李二看到她的样子,那眼睛简直就像是长在了长孙皇后的身上—样。

“妙!太妙了!这是何人的手艺,刘爱卿快快说来!“

李二被旗袍打扮的长孙皇后惊艳到了。

太美了!

穿上这件旗袍,长孙皇后显得格外的端庄,美丽,清雅而又不失威严!

那母仪天下的风范凸显的淋漓尽致!

他们哪里知道,这件衣服的尺码,在后世就是所谓的均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