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小说正道红途

畅销小说正道红途

猎奇霸王兔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经典力作《正道红途》,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李初年临花菡,由作者“猎奇霸王兔”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很不合适。我提议撤销他的所长职务,南荒镇领导班子各自表态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吧。”众人皆是一愣,因为决定刘陶职务的是县委和县公安局,而不是南荒镇党委。但既然领导这么说了,那就只能表态了。邱叔华道:“我坚决拥护鲁副书记的提议,同意撤销刘陶派出所的所长职务。”谭峰道:“这起案子与刘陶同志并无直接的关系,他带人及时出警了,同时也把当事人给控制起......

主角:李初年临花菡   更新:2024-04-29 19: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李初年临花菡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小说正道红途》,由网络作家“猎奇霸王兔”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经典力作《正道红途》,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李初年临花菡,由作者“猎奇霸王兔”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很不合适。我提议撤销他的所长职务,南荒镇领导班子各自表态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吧。”众人皆是一愣,因为决定刘陶职务的是县委和县公安局,而不是南荒镇党委。但既然领导这么说了,那就只能表态了。邱叔华道:“我坚决拥护鲁副书记的提议,同意撤销刘陶派出所的所长职务。”谭峰道:“这起案子与刘陶同志并无直接的关系,他带人及时出警了,同时也把当事人给控制起......

《畅销小说正道红途》精彩片段


鲁志东当即就对刘陶道:“那你就回避吧,不要再参与此案。”


“是,鲁副书记。”刘陶起身走了出去。

鲁志东扭头对孔敏道:“你的人都来了吗?”

“已经到了,他们现在已经接管了此案,不再让镇派出所的人插手了。”

鲁志东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上次我和童书记来南荒镇开会,当时童书记就想撤换刘陶的派出所的所长职务。但当时由于存在不同的意见,只撤销了刘陶的镇党委成员职务,保留了他的派出所的所长职务。”

说到这里,鲁志东故意停顿了下来。

他虽然没有点名,但孔敏知道老领导就这件事对自己一直耿耿于怀。

鲁志东接着又道:“现在看来,刘陶再担任派出所的所长职务已经很不合适。我提议撤销他的所长职务,南荒镇领导班子各自表态说一下自己的观点吧。”

众人皆是一愣,因为决定刘陶职务的是县委和县公安局,而不是南荒镇党委。

但既然领导这么说了,那就只能表态了。

邱叔华道:“我坚决拥护鲁副书记的提议,同意撤销刘陶派出所的所长职务。”

谭峰道:“这起案子与刘陶同志并无直接的关系,他带人及时出警了,同时也把当事人给控制起来了。他也算是履职到位了。要是因为这事就撤销他的派出所长职务,我认为不妥。”

谭峰现在也不怕得罪鲁志东了,他和刘陶是存在利益关系的。在这关键时刻,他还是要力保刘陶的。

只要刘陶不倒,派出所就能听他谭峰指挥。

王灿王军还有葛茂都是和谭峰一个观点,纷纷表态撤销刘陶职务的理由不充分。他们也是力保刘陶。

气的鲁志东好几次要拍桌子跳高骂娘。

刘峰表态同意鲁副书记的意见。

李初年道:“我认为鲁副书记的提议既及时又合理还更充分,刘陶确实已经不适合再担任派出所的所长职务了。”

对李初年的表态,鲁志东非常满意。

南荒镇党委领导班子是无权决定刘陶职务去留的,鲁志东之所以让他们各自表态,无非就是要更加清楚地看清楚谭峰等人的嘴脸。

鲁志东道:“你们南荒镇党委领导班子意见不统一,不同意撤销刘陶职务的是四票,同意撤销刘陶职务的是三票。看来你们南荒镇党委领导班子是该进行大调整了,再这样下去,肯定是不行的。”

鲁志东的这番话算是捅到了谭峰等人的肺管子上,他们都格外紧张起来。

鲁志东的意思很明确,既然你们四个都不同意老子的意见,那老子就先收拾你们。

鲁志东冷着脸问孔敏:“孔局长,你的意见呢?”

孔敏这次很是干脆利索地回道:“鲁副书记,我听您的。”

鲁志东的脸色稍缓,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

要想显示领导的权威,开会是最好的表现方式。

鲁志东就是要将这种表现方式发挥到淋漓尽致。

反正在本次会议上,他的职务是最高的。

别的时候他说了不算,但这一次他一定要说了算。

其他的先别管,先过把官瘾再说。

突然之间,鲁志东话锋一转,道:“那个吴迪身为副厂长,竟然带人私设刑堂,他不但拿工人不当人,还公然藐视践踏法律,真是岂有此理。我提议现在就撤销他的副厂长职务,你们镇领导班子和毛纺厂领导班子现在就议一下吧。”



不然,杨全疆肯定会对市委组织部的下一步工作进行掣肘。


“杨书记,承祥书记向来是以铁的纪律著称。他这么做,也的确是纪律约束所致。他过后在第一时间向你及时汇报,也是在弥补这种纪律约束带来的缺陷。”

杨全疆本来对杭舟行替高承祥说话还有些不满,但听到杭舟行最后说的这句话,不禁也有些心花怒放。

脸色也不像刚才那么不悦了,淡淡地笑了笑,道:“舟行啊,如果承祥同志能有你这说话的艺术水准,我心里的疙瘩也早就解开了。呵呵,你回去和承祥同志打个招呼,转达一下我的意见,我就不再找他单独谈了。”

“好的,杨书记,那我先回去了。”

“嗯。”

杭舟行起身离开,在朝自己办公室走的路上,他在不断回想杨全疆最后说的这番话。

这番话看似漫不经心,但包含的信息量很大。

自己也必须将杨全疆话里隐藏的信息量转达给高承祥,不然,田启兵的任命问题就泡汤了。

想到这里,杭舟行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径直去了高承祥的办公室。

杭舟行一进门,高承祥一看是他,立即停下手中的工作站了起来,热情地招呼他坐下,还亲自动手给他沏茶。

两人面对面坐下,杭舟行端起茶杯呷了一口,自嘲地道:“我去杨书记的办公室,谈了那么久,还真是口渴了。”

高承祥顿时就明白了,杭舟行去了杨书记的办公室,杨书记压根就没有给他上茶。

但看破不能说破,这不但是情商还是智商。

“杭部长,谈的咋样?”

杭舟行将茶杯放下,神色凝重了不少,道:“杨书记说还是再等等。”

“原因是什么?”

“他很关注丁永胜的问题。”

点到即止,高承祥的这句话就说明了杨全疆是在拿丁永胜的问题,在任用田启兵的问题上讲条件。

以前只是听说杨全疆和丁永胜的关系很好,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正当高承祥在沉思的时候,杭舟行问道:“高书记,丁永胜现在被留置,下一步会怎样?”

高承祥道:“丁永胜的留置期马上就要到了。目前来看,丁永胜的问题就是泄密,至于别的问题,还没有什么进展。”

“这么说来,丁永胜留置期结束,该咋样就咋样了?”

“基本上是这样。”

杭舟行沉思了一会儿,道:“你们纪委办案,我不干预,也不会打听什么消息。但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如果能让启兵同志顺利到苍云县担任纪委书记,丁永胜的问题就要尽快落实。”

“目前虽然没有查出他其它方面的问题,但就凭他无视纪律泄密这一点上,组织也要给他进行处分。”

“按照纪委规定,该给他什么处分?”

“由于他是省管干部,还担任要职,这就要严肃处理,准备给他严重警告处分。材料已经上报到省纪委了,省纪委也会赶在他的留置期结束前进行批复。到时候他就恢复自由了。”

“其他几个人呢?”

“其他几个人要接着继续审查,尤其是南荒镇建筑公司的经理赵晋,李初年和纪光廉被蒙面歹徒袭击案,他存在重大嫌疑。不过,目前还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

“要不要公安部门介入?”

“为保密起见,暂时还不能让公安部门介入。”

杭舟行刚才说了他不会干预纪委办案,更不会打听消息。



说到这里,李初年停了下来。


他发现当他说在小面馆吃了碗刀削面时,赵敏冰冷的脸色很明显地温和了不少。

看来自己的这种谈话方式起了效果。

李初年接着又道:“我来拜访你的目的是想请你出山,去拯救濒临破产的毛纺厂。”

赵敏顿时吃了一惊,忙道:“李副镇长,我可没有那么大的本事去拯救毛纺厂。”

“赵厂长,坦率地讲,你如果不出山,那毛纺厂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毛纺厂是不是死路一条,与我没有半毛钱关系。毛纺厂本来是很有发展前景的,都是被那帮混蛋给败坏的。只要有那帮混蛋在,毛纺厂也好不起来,我也不会再浪费时间和精力去做那些无用功了。”

说到这里,赵敏的眼圈竟然红了起来。

她的眼圈一红,顿时让李初年敏锐地捕捉到了她对毛纺厂还是有些割舍不下的。

觉察到了她的心思,李初年道:“只要你同意出山,我可以让那帮混蛋滚蛋。”

“李副镇长,谢谢你对我的信任!我没法答应你,因为我这个厂子离不开我。这厂子虽然是我个人开办的民营企业,但我也安置了几百个工人。这也算是我为家乡做了一点贡献。”

李初年紧接着道:“也正因为这个缘由,你才将你的厂子起名叫利民棉纱厂!”

赵敏明显一怔,眼神中既有震惊又有感动。

她震惊的是这个李副镇长竟然如此明察秋毫。

她感动的是这个李副镇长竟然如此懂她。

李初年的这番话,彻底将赵敏给打动了。

赵敏发现这个李副镇长是个很有格局的人。

她当时给这个厂子起名叫利民,很多人不解,说这个名字太土气。

但赵敏却坚持用这个名字,谁说也不管用。

别人不理解,她也不解释。

但现在突然有人这么理解自己,赵敏的心中能不震撼么?

她突然起身,亲自动手沏了杯茶,双手端着放在了李初年面前。

这让李初年倍受感动,忙道了声谢!

赵敏态度的转变,让李初年更加坚信自己来这里是来对了。

赵敏没有再坐回到办公桌后边,而是坐在了李初年对面的沙发上。

“李副镇长,如果我才从毛纺厂出来的时候,你来找我,我肯定会同意的。但现在我创办了厂子,分身乏术,无法答应你的要求了,很是抱歉!”

但李初年却爽朗地笑了起来,道:“如果你才从毛纺厂出来,我还不会来请你出山呢。不然,我不就等于在耽误你创业了嘛。现在我来请你出山,时机恰到好处。早了不好,晚了不好,现在则是时机正好。”

赵敏顿时一愣,她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何?”

李初年道:“我先不回答你为何,我先问你个问题。棉纱是不是毛纺的一个分支?”

“是的。”

“那你为何不直接做毛纺?这样起点也高啊。”

“我没那么大的资金实力,只能先从棉纱做起。”

“好,那我现在回答你刚才的问题。我之所以说现在时机恰到好处,是因为你可以带着你这个棉纱厂加入到毛纺厂,这样你就等于是带股加入,那你就是股东。这对你和毛纺厂来说,是双赢啊。”

听到这里,赵敏彻底愣了。

她还真没有想到这么操作。

李初年接着又道:“毛纺厂是镇办企业,我准备把毛纺厂改制成股份制,让其充满活力。但不管怎么改,镇集体肯定是大股东,集体企业的性质不能变。不然,我就成了出卖集体资产的罪人了。但我能向你保证,不论你个人占有多少股份,董事长的职位就是你的。”



丁永胜把钱坤叫了来,将李初年数落的一无是处,同时还把钱坤给恨批了一顿。

这让钱坤恼羞成怒,下令让女儿和李初年分手。

钱丽秀在县教育局办公室当副主任。

当她得知李初年被县长给辞退之后,也很是生气。

对李初年是恨铁不成钢。

她和李初年大吵了一架,提出了分手。

李初年和她是大学同学。

他本来非常珍惜和她的感情。

但她现在提出了分手,不但一点也不念及旧情,还这么不理解他。

最关键的是,钱丽秀和她父亲一样,很是势利。

总是以官职高低来评价一个人的成败与否。

这让李初年非常寒心。

既然她提出了分手,那他也就没有什么好惋惜留恋的了。

志不同,道不合,那就不相为谋,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童肖媛的任前谈话,是陈部长亲自出面和她谈的。

“肖媛,你虽然在苍云县秘密调研了一个多星期,但这还远远不够。你到任之后,要进一步了解熟悉情况,先不要急着采取措施。尤其是南荒镇的这次山洪爆发,更不要急着追查原因,追究责任。要先稳住,不然,很有可能会遭到他们的反扑。到时候你一旦在苍云县站不稳,我们的前期努力都将付之东流了。”

“陈部长,我一定谨记您的教诲,按照您的指示去执行。”

“肖媛,我相信你的能力,但切记不要操之过急。任何一个腐败,里边都有错综复杂的关系网。只有打破这些关系网,才能彻底惩治腐败。苍云县要发展,腐败必须铲除。但要讲究方式方法。”

“陈部长,我知道了。”

陈部长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道:“到任之后,先把各种情况摸清,再对症下药。稳扎稳打,一步一个脚印。”

童肖媛很是凝重地点了点头。

陈振业作为省委组织部长,在以往干部调整的任前谈话时,都是说一些例行的场面话。

但这一次他对童肖媛的任前谈话,没有一句场面话,而是推心置腹。

更像一个父亲对待即将要远行的女儿一样,千叮咛万嘱咐,唯恐女儿有什么闪失。

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龚敬亲自送童肖媛到苍云县任职。

枢宣市的市委书记杨全疆和市委组织部长杭舟行也赶了过来。

苍云县召开全县干部大会。

苍云县五套班子领导成员,各部门各乡镇的主要领导也全部到齐。

会议由丁永胜主持。

丁永胜心里憋屈坏了,恨不得蹦高骂娘。但他都得忍着。

不但要忍着,还得强颜欢笑,同时还要努力让自己表现出高风亮节。

自己都四十多岁了,本来从县长晋升为县委书记,是顺理成章的事。

但新来的这个县委书记,不但是个女的,年龄才二十八岁。

这让丁永胜的老脸都没地方搁了。

没地方搁,也得在大会上面带头忠诚地表示坚决拥护省委的决定,积极配合新县委书记的工作。

市委书记杨全疆和组织部长杭舟行都分别讲了话,最后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龚敬做了重要讲话。

无职无权的李初年,没有资格参加这样的大会。

身为副镇长的岳叔华,级别也没达到参加大会的资格。

南荒镇的镇党委书记杨立铎和镇长谭峰有资格参加了本次大会。

新县委书记到任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传遍了苍云县的大街小巷。

李初年也很快知道了新到任的县委书记是个女的,叫童肖媛,还非常的年轻。

但他做梦也没有将她和这个新县委书记联系起来。

也就是在童肖媛正式上任的这一天,南荒镇对这次山洪爆发的原因鉴定和责任追究的处理结果明确了。

由于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市县两级没有出动,而是将处置此次灾情的权力下放到了南荒镇。

南荒镇政府鉴定此次山洪爆发的原因,果然如邱叔华和李初年提前预料的那样,是特大暴雨引发的特大山洪,属于自然事故。

但水利站的水利员李初年履职不到位,给予了记过处分。

分管安检水利工作的副镇长邱叔华负有领导责任,给予了警告处分。

对两人的处分以正式文件下发到全镇各部门和各乡村,并上报到县委县政府备案。

对邱叔华和李初年的处分,也记录进了两人各自的档案。将伴随他们终生。

同时镇政府也做出了丽水村的重建工作交由镇建筑公司负责。

当然,防洪堤坝的重修也是由镇建筑公司负责。

对这样的结果,邱叔华很恼火,但他也无可奈何,只能仰天长叹。

李初年也很恼火,但他不气馁。清者自清,浊者自浊。

这天下午上班不久,李初年正坐在办公室里抽烟。

镇党委办公室的乔含香走了进来,并顺手关上了门。

乔含香是丽水村人,她虽然是从农村出来的,但她却肤白貌美,性格温柔贤淑。

“年哥,你还好吧?”

李初年笑道:“我这不是好好的嘛,你咋这么问?”

“给你的记过处分,很不公平。”说到这里,她很是愤愤不平。

“给不给处分,是领导说了算。胳膊拧不过大腿,我只能受着。”

“年哥,让你受委屈了。”她的眼圈有些红了。

李初年笑道:“没事,我对这个很看得开。”

为了安慰她,李初年故意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来。

“他们太过分了,欺人太甚。”

“含香,这话你对我说说也就算了,千万不要对外人说。尤其是你们那个蔡主任,满肚子坏水。千万别有把柄落在他手里。”

乔含香点了点头,使劲眨巴了几下眼睛,才将要涌出的泪珠忍了回去。

她这是心疼李初年。

山洪爆发的时候,李初年都做了些什么,她都听村里人说了。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镇上不但不表彰奖励李初年,还给他记过处分,这让她很是气不过。

“年哥,潘支书对你被记过处分,也很是愤愤不平,他让我给你带好!”

李初年强忍着又笑了笑,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忙问:“含香,你到我这里来,蔡远知不知道?”

李初年担心乔含香到自己这里来,如果被蔡远知道了,他肯定会为难她。

乔含香道:“他一早就跟着杨某人出去了,好像又是去拜访新到任的县委书记了。”

听乔含香称呼杨立铎为杨某人,李初年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他笑得这么开心,她也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年哥,这几天杨某人每天一早都带着蔡远去县里,但都没有拜访到新到任的县委书记。不知道今天会咋样。”

听到这里,李初年倒是吃了一惊。

“你怎么知道他们没有拜访到新到任的县委书记?”

“昨天蔡远从县里回来,发牢骚说天天去拜访,却连门都没进去。样子还很是气恼。”

两人又都忍不住呵呵大笑了起来。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人站在了门口。


鲁志东本来还想说几句宽慰丁县长的话,但当着童书记的面,他没敢说,也不能说。


丁永胜从童肖媛的办公室出来,脸上的笑容随即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阴狠之色。

丁永胜的回来,对鲁志东来说,是个很不好的局面。

他本来还卯足了劲要向县长的职位发起冲锋,但丁永胜一回来,他的这个希望就破灭了。

童肖媛发现了他这细微的表情变化,道:“鲁副书记,你要像处理毛纺厂一样,勇于担责地干下去,还是很有希望的。”

童肖媛也只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点到即止,绝对不能说破。

鲁志东也不是笨人,他立即就明白了童书记的意思,忙道:“童书记,请你放心!我一定会一如既往地干下去。我现在回去就给孔敏打电话。”

丁永胜回来的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一样,很快传遍苍云县大街小巷。

谭峰等人得到这个消息后,犹如打了鸡血一般亢奋。

纷纷给丁县长打电话表示祝贺,同时也将南荒镇目前的局面汇报给了丁县长。

丁县长听到南荒镇主持工作的竟然是邱叔华而不是谭峰,心中就有些不满。

当他听到李初年竟然被提拔为镇党委委员兼副镇长,而且还分管全镇经济工作,就极其的恼火。

他想动用县长的权力来改变这一局面,但他想起杨全疆叮嘱他要和童肖媛搞好关系,只好放弃了这一打算。

临齐县的县委书记马上就要退了,丁永胜的目标是这个职位。

但要获得这个职位,省里不支持是得不到的。

因此,丁永胜现在的心思不是在苍云县,而是在临齐县。

为了荣登临齐县一把手的宝座,现在受点委屈也是应该的。

钱丽秀这几天很是恼火,她在等李初年主动给她打电话。

但左等不来右等不来,这让她很是气急败坏。

上一次她和李初年见面是在医院里,两人当时吵了一架。

她当时骂李初年是个废物,将李初年贬的一无是处。

但没过几天,李初年就被提拔成了南荒镇党委委员兼副镇长。

这让她老爸财政局长钱坤这个官场的老油条,也颇感意外。

在钱坤看来,没有他这个准岳父的支持,李初年在仕途上将会寸步难行。

但事实上,李初年不靠他,也照样混的风生水起。

钱坤也从小道消息得知,新到任的童书记对李初年颇为欣赏。

这让钱坤大为震惊,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准女婿要飞黄腾达了。

因此,钱坤给女儿下令,尽快将李初年约到家里来吃个饭。

但钱丽秀才和李初年闹僵,她抹不开这个面子主动给李初年打电话。

她希望李初年主动给她打电话,这样她就能有台阶下了。

但李初年压根就没给她打电话。

可老爸每天都在催她,她有些招架不住了。

李初年在等赵敏给他来电话,等的也是心急火燎。

这天下午忙完工作,李初年打算回家一趟。

屈指算来,得接近三个月没有回去了。

他没有让邹凯开车送他,而是骑着自己的那辆摩托朝家里奔去。

李初年的家在南荒镇的高岭村。

高岭村在南荒镇的最西边,和临齐县接壤。

李初年平时忙于工作,也不经常回家。父母也不怪他,但他却很是牵挂父母。

小说《正道红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那天山洪爆发,在堤坝上。”

“啊?原来是你啊!”

李初年很是震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她会给自己打来电话。

“是啊,你感到吃惊吧?”

“是很吃惊,你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

“知道了你的名字,就能知道你的手机号码。”

李初年诚恳地道:“不好意思,那天情况紧急,我都没来得及问你叫啥,还有你的外套------”

“我相信我们还会见面的。”

“我怎么称呼你?”

“你叫我小猫咪吧。”

“啊?这合适吗?”

“这有什么不合适的?你不觉得这样更亲切吗?”

“呵呵,你说的也是。”

“那个防洪堤坝都冲毁了,现在是不是又重修了?还有丽水村被冲塌的那些房屋,是怎么解决的?”

“堤坝是重修了,但------。丽水村也在重建,但------。”

李初年有些说不下去了。

“你怎么支支吾吾的?难道不方便说嘛?这可不像是你的风格啊,你可是敢说敢干的。”

李初年本不想对她说,毕竟他和她只是一面之缘。

况且,他也不知道她是干啥的。

就在李初年犹豫的时候,她道:“我能给你打这个电话,就说明我没把你当外人。你不想说,那你就是把我当外人了。”

她这么一说,李初年有些招架不住了,忙道:“不是,你别误会。”

她知道自己的激将法奏效了,不由得抿嘴笑了起来。

李初年索性不再犹豫了,就把实际情况对她说了。

不知为何,李初年知道是她后,心中极其激荡,把她当成了最贴心的女性知音!

当李初年将实际情况说完,她道:“等会我加你的微信,你把那些照片发给我,我看一下。说不定我能帮上你。”

“嗯,好。”

扣断电话后,不一会儿,她就加了他微信。

她微信上的名字竟然也是小猫咪。

李初年将那些照片发给了她,她回了一个笑脸。

直到此时,李初年还不知道她就是当今的县委书记。

她现在不和李初年说出她的真实身份,也是不想让李初年有心理负担。

但她看到这些照片后,忧心如焚。

南荒镇的这帮子人太胆大妄为了。

但她如果现在就动用手中的权力,责令成立调查组去彻查,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斗争要讲究策略,不能莽干。

她拿起办公电话,将成国栋叫了过来。

“成部长,我得到一个信息,南荒镇丽水村和防洪堤坝的重建,存在欺上瞒下弄虚作假的问题。你看该如何处理?”

“他们也太大胆了吧,灾情刚过,他们就敢欺上瞒下弄虚作假?”

老成持重的成国栋也火了。

“成部长,你认为让县纪委出面去处理这件事能行吗?”

成国栋沉思了片刻,缓缓地摇了摇头。

成国栋缓缓地摇了摇头后,道:“童书记,我认为让县纪委出面,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你是说王佳军?”

成国栋点了点头,便没有再说什么。

童肖媛也清楚,县纪委书记王佳军和丁永胜走的很近。

这几年,县纪委几乎没查过什么像样的贪腐案子。

童肖媛也陷入了沉思,她在思考对策。

成国栋道:“童书记,如果能让市纪委出面是最好不过了。但中间隔着县纪委,程序上有些不太合适。”

童肖媛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丁永胜从会议室返回到办公室,立即关紧房门,抓起办公桌上的电话拨通了杨立铎的电话。

将邱叔华调整没有被通过的事说了说,杨立铎也很是懊恼。

小说《正道红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童肖媛问道:“那你是如何答复丁县长的?”

“我倒是没和丁县长说全县干部暂时冻结了,而是说组织方案准备上会。”

童肖媛点了点头,她并没有因为成部长在没有获得她同意前就答应丁县长而生气。

毕竟丁县长的职务比成部长高,成部长也不能轻易得罪他。

童肖媛现在最为关注的就是全县最为贫困落后的南荒镇。

她要尽快在南荒镇打开局面。

而打开这个局面的金钥匙就是李初年。

现在摆在童肖媛面前的难题是李初年被记过处分,这就导致无法尽快就地提拔李初年了。

她沉思着道:“成部长,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对李初年的这个记过处分问题。很明显,这个处分是不公平的。”

成国栋点了点头,道:“童书记,要是去掉李初年的这个处分,就得要由县里出面去重新展开调查。这样劳师动众不说,还会打草惊蛇。”

童肖媛赞同地点了下头,道:“成部长,你认为该如何解决这件事?”

“丁县长不是要调整邱叔华吗?邱叔华也背了个警告处分。等上会的时候,咱们可以把这个难题抛给丁县长他们。要是他们执意要将邱叔华调出南荒镇,那就要先把邱叔华的处分给撤销,这样李初年的处分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童肖媛顿时双眸一亮,道:“对,就这么做。”

童肖媛进入仕途之后,一直在省委机关工作。

对于基层这种不择手段的尔虞我诈,她以前没有经历过。

她到基层就任县委书记,对她来说也是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成部长走了后,童肖媛沉思了片刻,拿起办公电话,将县委办主任郭朔叫了进来。

“郭主任,每日简讯是不是你们县委办编辑的?”

“是的,童书记,每天一版,从不间断。”

“这个简讯倒是办的不错,有没有遗漏的内容?”

“没有,我可以保证,这绝对没有。每天的简讯在发出前,我都是亲自要审阅的。”

“嗯,这样就好。没事了,你回去吧。”

郭朔被整的一头雾水,童书记把自己喊过来就是要问每日简讯有没有遗漏的?

郭朔哦了一声,退了出去。

回到办公室后,他苦思冥想,童书记为何突然这么问?

童书记这么忙,她不可能无缘无敌这么问自己。

突然之间,郭朔想起了南荒镇政府对那次山洪爆发的原因鉴定和责任追究处理结果。

他收到南荒镇的上报材料后,本来是要编入每日简讯的。

但丁县长没有让他这么做。

就在这个时候,他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一看来电显示,又是童书记打过来的,他急忙拿起了电话。

“郭主任,明天上午九点召开县委常委会议,你下达通知吧。”

“好的,童书记,我这就去下通知。”

县信访办的纪光廉来到了南荒镇,他不是临时有事才来,而是到南荒镇来报到的。

纪光廉报到之后,就来到了李初年的办公室。

“你小子怎么也不事先给我打个电话?”

“打啥电话啊?我是来报到的。”

李初年有些发懵:“啥?报到?你啥意思?到底什么情况?”

“我被我们主任给贬到了南荒镇当信访员了,咱哥俩现在是一个鸟球样了。你是水利员,我是信访员。哈哈------”

李初年震惊了,但纪光廉却笑得还蛮是开心。

“你还有心思笑?跟个傻冒似的。你到底是为何被贬下来的?”

“还能为啥?不就是因为那天开会,我和我们主任干了一架嘛。他一气之下,就把我赶到这里来了。”

“你和你们主任干架是不是因为他在开会时把我当成了反面典型的事?”

“不是,我就是看不惯他那个德行。就是没有这次事,我也早就想和他干一架了。”

纪光廉越是这么说,李初年心里越不得劲。

很明显,纪光廉和主任干架,就是在为李初年打抱不平。可他不会这么说的原因,就是怕李初年心里过意不去。

李初年心中颇为感慨,纪光廉的确是真够朋友。

李初年也没有再就这个事说下去,他抬手拍了拍纪光廉的肩膀,道:“咱哥俩现在是同病相怜了。今天晚上咱们好好喝几杯。”、

“哈哈,我早就盼着呢。”

纪光廉的办公室就在李初年的隔壁,和李初年的一样,也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办公室了。

两人的宿舍也紧挨在一起。

果真是难兄难弟了。

当天晚上,李初年带着纪光廉来到了南荒饭庄。

仍是来到了上次那个单间。

李初年也像邱叔华一样,先递给了赵有财二百元。

这让赵有财很是感激,忙安排最好的酒菜。

李初年这个水利员还有些具体工作要做,几乎每天都闲不着。

但纪光廉这个信访员,除非有人上访,他才会有具体工作要做。否则,他就是闲人一个。

李初年深知纪光廉是个事业心很强的人,现在把他下放到南荒镇当信访员,基本上就等于是闲置了起来。这对想要干事创业的纪光廉来说,很是个打击。

李初年将这个担忧用很婉转的话说出来,还安慰他既来之则安之,平时要是没事,就忙些自己的事。

但纪光廉嘿嘿笑道:“初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不会闲着的。你所干的工作就是水利,但我的信访工作,可是全面的。我也不会只等着有人上访才忙,我可以主动出击。”

李初年忙道:“光廉,我可提醒你,南荒镇可不是你想干啥就能干啥的。千万不要给自己找麻烦。”

纪光廉笑道:“你放心吧,我懂。”

两人很投脾气,天南海北地扯,但总能扯到一块去。

当晚两人都喝多了。

还是赵有财带着几个厨师,将他们送了回去。

第二天早上九点,县委常委会议准时召开。

童肖媛主持会议。

“同志们,咱们今天召开县委常委会议,会议主题就是把近期的几项重要工作研究谈论一下,制定出切实可行的方案。”

会前早就安排了几个县直部门要在这次县委常委会上进行专题汇报。

随后,就几个县直部门的专题汇报,展开了讨论研究。

大家经过充分的讨论,虽然有分歧,但还是比较顺利地制定出了实施方案。

不知不觉,会议已经进行了接近两个小时。

童肖媛道:“大家还有什么议题要拿到本次会议上来讨论研究?如果没有,那就散会吧。”

组织部长成国栋不慌不忙地道:“我们组织条线还有个议题要进行汇报。”

本来还有些疲乏的众人,顿时都精神一振。

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成国栋身上。

组织部长所提的议题,基本都是涉及到干部调整的问题。

这也是大家非常敏感的话题,谁能不高度重视呢?

小说《正道红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成国栋和刘峰正在探讨运作细节,刘峰突然想到了一件事

他急忙道:“成部长,还有一个很棘手的问题,不知您知不知道?”

“什么问题?”

“李初年才被记过处分了。”

成国栋顿时大吃一惊,忙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几天前。”

“因为什么?”

“就是因为那次的山洪爆发。那次山洪爆发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市里和县里也就没有派调查组进行深究。但毕竟堤坝被冲毁了,丽水村也被淹了。镇上还是进行了事故的原因鉴定和责任追究。鉴定原因是特大暴雨造成的特大山洪爆发,属于自然事故。但同时也给分管安检水利的副镇长邱叔华警告处分,给水利员李初年记过处分。”

成国栋紧接着问道:“既然属于自然事故,为何还要进行责任追究?”

“镇党委认定邱叔华负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李初年负有履职不到位的责任。”

听到这里,成国栋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道:“即使只是你们南荒镇自己进行的责任追究,但也要上报备案。我这个县委常委怎么不知道这个事?有没有形成正式文件?”

“形成正式文件了,也下达到全镇各部门和各乡村了,同时也上报到县里备案了。丁县长还对此事进行了批示,说南荒镇处理的很及时很好。”

成国栋的眉头紧皱了起来。

按照常理,这样的责任追究,只要是下达了正式文件,上报到县里备了案。最起码也要在简讯上给每个县委常委成员传阅一下。

但成国栋却对此一点儿也不知道。

很明显,南荒镇的这个责任追究,并没有被收录到简讯里进行传阅。

这的确是个很棘手的问题。只要是被警告记过处分的干部,原则上近一两年是不能提拔的。否则,就是有违组织原则,属于带病提拔。

成国栋让刘峰回去,随时保持联系。

他自己则快步朝童书记办公室走去。

但童书记不在办公室。

这个时候,县委办主任郭朔从办公室走了出来。

“成部长,你找童书记吗?”

成国栋点了点头,道:“郭主任,童书记不在?”

“成部长,童书记在小会议室召集几个县直部门的负责人在开会呢。要不我去通报一声?”

“不用了,等童书记开完会再说吧。”

说完,成国栋转身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成国栋已经清醒地认识到,自己必须要和童书记站在一起。

但县委办主任郭朔则和丁县长来往甚密,成部长不想和他过多交流,免得留下什么破绽,给自己带来麻烦。

果然,成国栋走后,郭朔立即返回办公室,并关上门,给丁县长打去了电话。向丁县长汇报了成部长来找过童书记,但童书记不在,成部长就又回去了。

丁县长连说了几个好,他对郭朔的表现相当满意。

郭朔这么做,就等于是在吃里扒外。

作为县委办主任,主要服务的对象是县委书记。

县府办主任,才是主要为县长服务的。

但郭朔这个县委办主任,分明就是在为县长服务。

按理说,童书记召集几个县直部门的负责人开座谈会,郭朔这个县委办主任应该也要参加的。

但童书记没有让他参加。

很明显,童书记已经发现了郭朔有些不地道了。

半个多小时后,正在焦急等待的成国栋的办公电话响了起来。

他立即伸手抓起了话筒。

话筒中传来童书记的声音:“成部长,你找我了?”

“是的,童书记。”

“你到我办公室来吧。”

成国栋放下电话,立即赶往童书记办公室。

成国栋进门坐下后,道:“童书记,有个紧急情况,我要向你汇报。”

童肖媛神情一凝,问道:“什么紧急情况?”

成国栋就把南荒镇政府对那次山洪爆发的原因鉴定和责任追究情况,详细汇报了一遍。

童肖媛听后,秀眉紧蹙,很是气愤地道:“这不是颠倒黑白,是非不分吗?”

成国栋点了点头,但没有说什么。

童肖媛道:“我当时就在现场,真实情况我很了解。南荒镇副镇长邱叔华同志也是个很负责任的干部,李初年同志救助那个孤寡老人时,也是邱叔华同志率先跳下水去协助李初年同志的。如果没有李初年和邱叔华他们,肯定会造成人员伤亡的。南荒镇的领导班子简直就是胡闹。”

成国栋道:“今天要不是刘峰同志和我说起这件事,我也被蒙在了鼓里。童书记,南荒镇虽然是自己做出的原因鉴定和责任追究,也形成了正式文件,并上报到了县里备案。但这要在咱们县委的每日简讯里体现。每日简讯天天发,我把近期的每日简讯都找了出来,仔细看了好几遍,确实没有这个消息。”

童肖媛的脸色彻底冷了下来,她在思考这件事的背后到底隐藏了什么猫腻。

“童书记,还有一件事也很紧急。”

“你说。”

“县财政局长钱坤找我了,要求把李初年调到县财政局去。”

童肖媛吃了一惊,忙问:“这是因为什么?”

“钱局长的女儿是李初年的女朋友,他可能不愿意看到李初年在南荒镇被欺负才这么做的。”

这个消息让童肖媛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没有想到李初年的女朋友竟然是财政局长钱坤的女儿。

但转念一想,李初年有女朋友这也很正常,自己心里不该有啥可难受的。

“你答应钱局长了?”

“当然没有。我对钱局长说,童书记才来,干部调整暂时冻结了。”

“嗯,你这个答复很好。”

“昨天丁县长也找我了,他提出要把南荒镇副镇长邱叔华平调到县老干部局担任副局长。并催促我尽快落实此事,要在下次县委常委会议上通过这个调整。”

童肖媛没有立即表态,但她的脸色却更阴沉了。

她虽然信任成部长,但她也不能当着成部长的面,表达出对丁县长的不满。

毕竟丁县长是政府口的一把手,还是县委的副书记。

童肖媛虽然没有表态,但她的心里更加气愤了。

你丁永胜也要掺合南荒镇的领导班子问题,到底是何居心?

童肖媛冷着脸,不动声色地问道:“丁县长给你说他这么做的原因了吗?”

“没有。”

“他连原因也不说,就直接让你调整?”童肖媛实在忍不下去了。

成国栋苦笑了一下,道:“估计是杨立铎找了他,他才这么做的。”

丁县长这么做的目的就是在帮助杨立铎排除异己。

简直就是助纣为虐。

小说《正道红途》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