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星星晚归(知乎小说)

星星晚归(知乎小说)

小柒崽子 著

其他类型连载

火爆新书《星星晚归》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男朋友扭头,笑得一脸温柔。远处霓虹灯牌上还闪烁着硕大的几个字:「情人节第二杯半价!」

主角:段贺朝周欣妍   更新:2022-09-11 09:0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段贺朝周欣妍的其他类型小说《星星晚归(知乎小说)》,由网络作家“小柒崽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火爆新书《星星晚归》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我男朋友扭头,笑得一脸温柔。远处霓虹灯牌上还闪烁着硕大的几个字:「情人节第二杯半价!」

《星星晚归(知乎小说)》精彩片段

和我交往一年的男朋友在情人节那天失联了。




直到有人给我发了一张图,「今天穿得不错,跟他去哪过节啊?」




照片里,淡黄色长裙的女人背对着镜头,坐在车里。




我男朋友扭头,笑得一脸温柔。




远处霓虹灯牌上还闪烁着硕大的几个字:「情人节第二杯半价!」




可那明明不是我。




我心里一堵,打开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漫长的等待音后,终于有人应声了。




那边很安静,像是刻意营造出来的,「在忙,有事?」




这一年来,我无数次听到四个字从他嘴里蹦出来。




拒绝我成了他的家常便饭。




我知道他在敷衍……




却仍然深吸一口气,小心翼翼地说:「今天是情人节……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吃晚饭。」




说这话的时候,我坐在镜子前,妆容精致,还穿着新买的白色抹肩连衣裙,眼眶通红。




「再说吧,加班呢。」




电话撂了。




通话界面退出,露出那张放大的图片。




女人手里捧着半人高的玫瑰,正跟我男朋友接吻。




我突然哭了,给我姐妹打过电话去,哽咽着说:「郝子玉带陈琪过情人节去了!」




照片里的女人,是我同事,上个月郝子玉来接我下班,陈琪跟我一起出来,撞见了他。




郝子玉一米八的个子,长臂一伸,搂着我问:「乖,你同事吗?」




我点点头,陈琪落落大方地对郝子玉伸出手,做了自我介绍。




我不知道他们俩是怎么搞到一起去的,可最近半个月,陈琪每天都会带爱心便当来上班。




有人问起,陈琪就会一脸甜蜜地说:「哎呀,是男朋友做的啦……」




此举一度引起了办公室少女的羡慕嫉妒恨。




陈琪笑眯眯地问我:「欣妍,怎么没见你男朋友给你做啊?」




我在心里暗暗羡慕,回去后旁敲侧击地暗示郝子玉。




却被他一句话堵回来:「我最近太忙了,给你点外卖好不好?你有点瘦,别减肥了,听话。」




郝子玉说到做到,每天中都有人准时上门送饭,比起陈琪的爱心便当,不知丰盛了多少,每天还附带留言卡,写着腻死人的情话。




同事转而开始羡慕我。




直到有一天,我路过楼下一家餐馆,他们服务员塞给我一张小卡片,上面写着:「情侣订餐,可包月(含代写服务)。」




我才知道,郝子玉只需支付三千大洋,填好我的地址,其余什么都不用管。




我的世界崩塌了。




没忍住,把小卡片拍过去,打了个「?」




他三天没有回复我,人间蒸发了一样。




朋友圈里,陈琪每天不知疲倦地秀着她的爱心便当。




而我陷入一个死循环。




以郝子玉的冷暴力为开端,到我低声下气的求和,包揽全部罪责,他再温柔地要我理解他工作不易,最后两人和好如初。




我太累了。




我姐妹不止一次,在电话里骂我舔狗,被人 PUA 了还上赶着。




可暗恋许多年,真正走到他身边一年,我知道他温柔起来什么样。




这样工作上进,长相优越,为人称赞的男孩子,怎么会不好?




郝子玉陪我去看日出,骑骆驼,夜宿古镇。




在某个深夜,因为我说了一句想他,郝子玉抛下工作订机票赶回来,心疼地抱着我,在迪士尼灿烂的烟花下与我接吻。




我们有太多美好的回忆。




说是假的,我不信。




直到姐妹把他和别人的聊天记录发给我。




截图里,郝子玉用戏谑地语气跟别人说:「我都没和她睡过,你们怎么会认为我和她在一起了?」




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如刀绞。




细细想来,郝子玉从来没有对我说过「我们在一起」这种话。




有次深夜,我在电话里问他,「郝子玉,对你来说我到底算什么?」




他反问我:「你觉得呢?」




「我去找你吧。」那天我喝了酒壮胆,衣服都穿好准备出门了。




结果那头一顿,「家里乱,不太方便。」




后来,那个传话的人亲口告诉我:「郝子怡说对着你他下不去嘴。」




此刻黑暗的房间里,我看着楼下一对对手捧玫瑰的情侣,突然觉得,我应该干点什么了。




电话那头,姐妹还在喋喋不休。




我擦了擦眼泪,问:「你们最近是不是有那个会啊……」




「什么会?」




「就是交朋友的……」




那头啊了一声,「联谊会啊,帅哥挺多的,有兴趣啊?」




「嗯。」




姐妹来接我的时候,眼前一亮。




「周欣妍,你终于开窍了,这么穿不挺好看吗?」




我重新补了一层妆,盖住红眼圈。




手机特意调了静音。




今晚的联谊会设在一个清吧。




进去的时候,有人开了卡座。




男男女女都有。




她自然而然地把我往前一推,「我姐妹,单身可撩。」




我本想拒绝,可话到嘴边突然说不出来了。




心思一收,对着大家腼腆地打了个招呼:「周欣妍,请多关照。」




大家对我表示了热烈欢迎。




热闹的气氛舒缓了心里的压抑,顿时觉得整个人都有朝气了。




姐妹将我挤到座位中间。




让我和一个男人紧紧贴在一起,拿酒的时候,手臂会不可避免地触碰到彼此。




虽然光线昏暗,我还是看清楚了他的长相,属于人间妄想那种。




轮廓骨感,就是有点疏离感。




旁边有人给我介绍:「段贺朝,我们医院的,目前单身,美女考虑一下啊?」




医生?




看气质,的确很像,高岭之花。




没女朋友也正常。




正巧那边一顿闹腾,撞得我往前一栽,段贺朝撑住我的双肩,将我稳住。




我脸一下子红了。




段贺朝一开口,声音温和悦耳,「坐过来一些,那边挤。」




周围没人注意我们,我局促地往旁边挪了挪,看见段贺朝递过一瓶果汁来。




「没开盖的,放心喝吧。」




他的手指又细又长,很好看。




我盯着他手里的果汁,突然笑了,「谢谢,不过,有酒吗?」




段贺朝一愣,笑了笑,「那边酒都上很久了,想喝什么,我给你重新叫。」




我突然想起,郝子玉也曾带我来过这儿。




不过他是随手捞一杯过来,往面前一推,亲亲我,「意思一下就好,别喝太多。」




我本来情绪就不高,想起以前,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烈一点的。」




段贺朝冷静地盯着我,突然抬头朝后面喊:「薛雨涵,待会儿你送她?」




薛雨涵就是我的小姐妹,人称千杯不醉。




她说:「啊,我对象来接,顺路送她回去。」




段贺朝点点头,对服务生说:「一杯海风,谢谢。」




我拦住,「你别骗我,换野格炸弹。」




段贺朝皱眉,「太烈的你喝不了。」




「总要试试才知道合不合适。」我心里压着一口气,给了服务生一个坚定的眼神,五分钟后,端着褐色的小杯一口闷下去。




段贺朝盯着我,黝黑的眸子一动不动,「你确定能行?」




食道里火辣辣的,酒劲还没上头,桌上已经开始了新的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我和段贺朝被人拽着参与进去。




前几轮运气好,被我俩躲过。




渐渐地,酒劲儿上了头,整个世界都在晃。




姐妹突然撞了我一下,「到你了。」




我努力睁开眼,发现指针停在我面前。




「大冒险。」




我几乎在一秒钟内做出了选择。




都说酒后吐真言,万一在外面出了洋相,传到郝子玉耳朵里,他就多了一个瞧不起我的理由。




薛雨涵摸出牌卡,眼睛一扫,兴奋道:「惩罚是,亲吻在场一位男嘉宾。」




这个惩罚一直是近年年轻人的热场游戏,喊声差点把天花板掀了。




我环顾四周,只好抓住段贺朝,问他:「我能亲你一口吗?」




段贺朝愣了一会儿,笑了笑,轻声说:「行。」




在众人的起哄里,我闭着眼凑上去,触到两片温凉的唇瓣。




此刻所有的感官都被无限放大。




我品着不对,猛地睁开眼,在看见段贺朝低垂的眉眼,纤长的睫毛,细腻的皮肤时,一哆嗦,酒醒了大半。




场面静了。




有人打哈哈,「啊……我们贺朝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懂规矩哈哈哈,不懂规矩……」




我猛地后撤一步,耳根子滚烫。




段贺朝手指搭在嘴上,疑惑地皱皱眉。




我尴尬地指指脸,「一般……都是亲脸的……」




我没想到他把嘴印上来。




黑暗里看不清他的表情,台上换了首轻快的歌。




段贺朝轻咳一声,扭过头去,「没什么,继续吧。」




有了刚才的小插曲,别人看我和段贺朝的眼神都添了一份暧昧。




相反我俩都像个正经人似的,正襟危坐,就差划个三八线了。




我酒劲儿还没过,段贺朝偶尔给我递个果盘,对我要酒的要求置若罔闻。




九点左右,手机突然亮了。




我摁开屏幕,手一抖。




四十多个未接来电。




全部是郝子玉的。




我腾地站起来,在段贺朝不解的目光中,慌慌张张道:「我……我出去接个电话。」




此刻我的内心十分复杂。




情人节,先是无情拒绝了我,在晚上九点钟的时候,夺命连环 call。




没有十年脑血栓真干不出来这事。




眼下,心中好奇是多于激动的。




带着这份奇妙的快感,我拨通了郝子玉的电话。




那边立马就接了,一片嘈杂里,郝子玉语气十分不好地说:「你干什么去了!我出车祸了,人在医院,钱不够,赶紧过来。」




我一愣,没有像以往那样紧张地问他「有没有受伤」,而是脱口而出:「陈琪呢,她也受伤了吗?」




电话那头,忽然沉默下来。




「子玉哥哥,我好痛啊……」陈琪抢答了这个问题。




我握紧了手机,深吸一口气,听郝子玉在那边说:「欣妍,你听我解释,我们只是偶然遇见……」




「在哪儿?需要带多少钱?」




郝子玉一顿,满含歉意道:「人民医院急诊,八千,现金。」




我捂着晕乎乎的额头,倚在墙上,「你身上一分都没了吗?」




「没了……我们两个人……不够……」




我哦了一声,「照顾好自己,我马上到,一定要等我!」




挂掉电话,我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突然拔出电话卡狠狠扔出去,骂了句:「傻 X!」




清爽的晚风吹起刘海,我突然觉得神清气爽,身后小门一响,段贺朝已经披着衣服出来了。




他竟然比郝子玉还高,我倚着墙,头顶刚好到他喉结的位置。




他笑了笑,「进去吧,我有事先回医院了。」




我福至心灵,突然问:「人民医院?」




段贺朝穿上衣服,淡淡嗯了一声,「电话给我。」




我茫然递过去,只见他低着头,修长的手指熟练地摁出一串号码,打出去。




「这是我的电话,以后看病可以找我——」说到一半儿,卡住了,抬头迟疑地问:「你出门不带手机卡?」




我一拍脑门儿,想起那个跟郝子玉绑定的情侣手机卡已经葬身下水道了,不好意思地说:「前几天手机被偷了,还没来得及补办。」




段贺朝突然叹了口气,「第一次想给,还给不出去。」




我见他一脸为难的样子,突然说:「段医生,我胃疼。」




他一愣,「这么快就入戏了?」




我捂着肚子,小声说:「一天没吃东西,真胃疼,我想跟你去医院。」




段贺朝原本松懈的脸一板,突然将我拦腰抱起来,拦了辆出租塞进去。




半个小时后,我被段贺朝搀着,站在人民医院的急诊大厅里。




晚上,急诊依旧摩肩接踵。




段贺朝领我挂号的时候,不断有医生露出新奇的目光,「老段,你怎么在这儿?」




段贺朝熟悉地跟同事打招呼,不冷不热地开口:「小姑娘病了,陪她看病。」




「行啊,挺漂亮。」




「别瞎说。」




此时我才知道,段贺朝是神经外科的,本来要回科拿材料,现在却陪着我出现在急诊。




我排在队伍后面,忍着胃一阵阵绞痛,跟他说:「你去忙吧,我自己来。」




段贺朝不动神色地把我往身边拽了拽,避开拥堵人群,「没事,不急。」




我突然有点恍惚,跟郝子玉待了一年,回回都是他病了,我上赶着,以至于自己病了,习惯了一个人挂点滴,其实我自己没什么问题。




可这一刻,突然觉得有个人陪着很好。




段贺朝按部就班地领着我做了检查,确诊急性胃肠炎,打针的时候,旁边突然插进一道迫切的声音来:「妍妍,我在这儿。」




我扭头望过去。




郝子玉额头破了口儿,正在淌血,左手缠着绷带,右手替陈琪举着吊瓶。




「妍妍,钱呢?」他松缓了语气,用一贯温和的态度对待我。




我看了眼还挂在段贺朝宽阔肩膀上的袖珍小挎包,正要开口。




段贺朝自然而然地接过护士手里的吊瓶,替我举着,淡淡道:「她没钱。」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