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团宠萌宝:四岁小师傅下山了畅销小说

团宠萌宝:四岁小师傅下山了畅销小说

笑忘歌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安景轩夏雨沫是现代言情《团宠萌宝:四岁小师傅下山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笑忘歌”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静静待着!”一位年约五十多的大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勉强试试吧。她牵过来一名五六岁的男童:“小神仙,我家孙子,半年前还是聪明伶俐、活蹦乱跳,可一个打雷的晚上过后就像丢魂失魄一样,呆若木鸡,平时谁跟他说话也不理,到医院去医生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柔柔原本盘腿而坐,闭目养气。听完诉说后,抬起小蒲扇般的睫毛,亮出闪若星辰的眸子,软糯软萌......

主角:安景轩夏雨沫   更新:2024-05-14 19:4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安景轩夏雨沫的现代都市小说《团宠萌宝:四岁小师傅下山了畅销小说》,由网络作家“笑忘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安景轩夏雨沫是现代言情《团宠萌宝:四岁小师傅下山了》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笑忘歌”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静静待着!”一位年约五十多的大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勉强试试吧。她牵过来一名五六岁的男童:“小神仙,我家孙子,半年前还是聪明伶俐、活蹦乱跳,可一个打雷的晚上过后就像丢魂失魄一样,呆若木鸡,平时谁跟他说话也不理,到医院去医生也查不出什么问题……”柔柔原本盘腿而坐,闭目养气。听完诉说后,抬起小蒲扇般的睫毛,亮出闪若星辰的眸子,软糯软萌......

《团宠萌宝:四岁小师傅下山了畅销小说》精彩片段


回到家中,两保镖例行公事的向管家汇报情况。

听到柔柔小姐逢初一十五要到一个残破的道观里坐堂,心里一愣,柔柔小姐想要做的事情,肯定是阻止不了的,但不能丢了安家的门面与身份呀,于是一顿安排。

第二天正午过后,一辆保姆车如约开到道观前。

两保镖一顿搬搬抬抬,做了一些布置。

小柔柔阔步而入,对保镖的安排很满意。

在大殿右侧,铺了一块高档地毯,上置一张低矮案几与一蒲团,案几上一杯香茗,一壶好茶。

柔柔行至蒲团盘腿而坐。

两保镖分立地毯两侧,如山峦般站立,晚馨则伺在一旁,大保温瓶里装着家里带来的热山泉水。

刚才与老头寒暄了一阵,得知老头外号马半仙!

马半仙见此阵仗,不禁感慨:大宗门的人,果然逼格够高。

他今天约了三位香客,听说有高人到观,三位香客都早早到来。

可一见是个四五岁的小女娃时,都无不感觉心头有千百头羊驼飞奔而过。

“马半仙,这……”,一位香客给老头递来一个怀疑加不可思议的眼神。

马半仙老神在定:“闻道有先后,达者不分长幼,小道爷本事大着了,你们尽管一试,一个个来,没轮到的在我这边静静待着!”

一位年约五十多的大婶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勉强试试吧。

她牵过来一名五六岁的男童:“小神仙,我家孙子,半年前还是聪明伶俐、活蹦乱跳,可一个打雷的晚上过后就像丢魂失魄一样,呆若木鸡,平时谁跟他说话也不理,到医院去医生也查不出什么问题……”

柔柔原本盘腿而坐,闭目养气。

听完诉说后,抬起小蒲扇般的睫毛,亮出闪若星辰的眸子,软糯软萌发声:“中邪了,邪气入体。”

大婶被小柔柔的独特气质震惊到,好有仙气的小女娃!

柔柔把头偏向一边,召唤一名保镖过来:“把手掌推平,置于案上!”

保镖照做,现在保姆保镖都是柔柔的脑残粉。

柔柔用葱白小指蘸了一点茶水,在保镖手心上画着看不懂的符号。

画完后,对保镖说道:“用这手掌抽那少年一巴掌,打在脸上,力度一般就行!”

保镖起身照做,大婶却有点不情愿了,这打人能治病?

“小姑娘,我这孙子精神本来就不太好,再挨打,真打疯了怎么办?”

柔柔轻敲一下茶杯,示意晚馨再泡一杯,头也不抬,轻藐的飘出一句:“信则灵,不信,自求多福!”

大婶骑虎难下,思索了一下,狠狠的一咬牙,把孙子推向保镖跟前。

啪!

保镖一巴掌抽在男童脸上,在场的人无不屏住了呼吸。

大家都在期待与验证小道童的能力!

数秒后……

“哇呜呜~”

“奶奶,有人打我,他们都是坏人……”

大婶喜极而泣:“宝贝,你终于开口说话了!”

自从惊吓后,就像自闭一样,半年来都没开口说过话,目无表情的过了半年。

大婶搂完宝贝孙子后,连忙躬身向柔柔小团子道谢:“多谢小神仙,多谢小神仙……”

打人保镖回位,嘴角浅浅拉高:连柔柔小姐也敢质疑,刚才下手重了两分。

老头,即马半仙,深叹一口气,飘渺仙宗……果然名不虚传!

其后两位争相上前,太神奇了,虽然年纪小,但道行绝对不浅。

两人相争时,被保镖一把拉开,维持了秩序。

双方一阵商量,年纪偏大的大爷先来。

“小神仙,一到刮风下雨,我就胸闷不已,还常常做噩梦,都是梦见一些妖魔鬼怪,你看,我请了护身符,念珠都没什么效果……”

柔柔瞥了他一眼:“坐下,把手伸来!”

大爷把手平放,柔柔小姐伸出萌得无比的小手,将三指搭在大爷脉上,这画风不要太萌,一个四五岁小女娃居然给人搭脉诊断,俨然一副小神医的模样。

“晚馨姐姐,帮我开方,瓜蒌皮、薤白、半夏、柴胡、各一钱,虎杖、赤芍、西洋参、五味子各两钱,水煎服,一日一剂,连服七天……”

当小团子熟练的报出中药材名一时,现场的人无不震惊,没有人再去质疑小柔柔的能力,反而在心里多了无比的虔诚和敬畏。

大爷还想问点什么的时候,柔柔的樱桃小嘴微微开启:“下一位!”

嘶!好霸道,不容冒犯。

最后一位上前时,无比恭敬,肥头大耳,一看就是暴发户。

“小神仙,我也没什么病,就是最近几个月霉运连连,逢赌必输,求了很多东西都没用,我怀疑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煞?”

小柔柔从闭目养气中睁开双眼,望了一眼后又重新闭回。

只轻轻吐出一个字:“滚!”

肥头中年还想再问多一点什么事。

却被两保镖快速的走过来,架起、扔了出去……


丰家大宅,丰汝雄此刻冷汗浸透了衣背。

胸口上下起伏,喉间一阵窒涩,一贯冷沉的心在这一刻变得烦闷起来,他伸出手,捏了捏发疼的鼻梁。

他刚接到几个电话,分别来自银行、证监会、以及住建部门的一把手。

都在传递同一个信息,不向安家俯首道歉,一股来自京都的势力将对丰家进行疯狂的打压。

丰家在几个城市投入上千亿在建的购物城将面临极大的压力,停工、停建、停贷都有可能。

丰汝雄此刻犹如在悬崖上走钢丝,稍有不慎,就会摔个粉身碎骨。

他一世英名,累积的所有骄傲,在这一刻被迅速压垮。

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是时候该结束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认怂也是一种人生智慧!”

……

第二天,安家大宅。

柔柔一如既往的对几位老头弟子传道授业,今天学习的是道气之术。

众人一起盘腿打坐,修炼心中的道气。

柔柔则讲解着心诀。

茶室内场面极其温馨,一个蒲团,一杯香茗,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讲解着大道的奥义。

听讲的人中多了一人,沐月。

她原本对道门之术半信半疑,但见到自己的爷爷真的不用打火机就能将符纸点燃的时候,这个英国大学毕业的海归也惊叹于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于是也加入了学道的行列,身份是预备弟子。

学习氛围正浓之时,晚馨过来通报:丰汝雄带着一众人过来赔礼道歉了。

柔柔淡淡回应:“知道了。”

她并没有过于在意,继续给老头弟子们讲道。

安家大客厅内,丰汝雄西装笔挺,头发梳的一丝不苟,一眼望去就是商场成功人士。

带着师爷还有几个助理,在厅内等候。

安老爷子有点懵,前两天还不死不休,怎么突然就上门赔礼道歉了?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既然人家上门了,还是了解一番。

安老爷子来到大厅时,丰汝雄礼貌地打招呼:“安老哥好呀!”

“丰总好,怎么都站着,快坐快坐!”,伸手不打笑脸人,安老爷子在面子上做足了功夫。

丰汝雄脸色一正:“安老哥,惭愧呀,前些时间咱们两家因为一些小小的矛盾闹得相当的不愉快,给安大哥添麻烦了,今天小弟特备一些薄礼上门赔礼道歉。”

“呵呵,我一个糟老头子在家里也没遭什么损失,主要是我家老三中了一枪……”,安老意思很明显,都伤人了,不是赔个礼道个歉就能一笔勾销的。

丰汝雄也是人精中的人精,心领神会:“安老哥,令郎受伤,我也深感惋惜,不过,我儿子到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医生说至少要坐半年轮椅,如果我们两家揪着这个不放,不死不休,最终谁也落不了好!”

“冤家宜解不宜结,为了避免两败俱伤,我们丰家愿意主动赔偿,有什么要求,安老哥你尽管开口……”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安老爷子也不好不给台阶下,只是有一点他搞不明白:丰汝雄怎么突然就来道歉了?

“咳……安家一直以来都是大善之家,讲究礼义仁智孝,既然丰总如此有诚意,我安家再纠缠着不放,那也实在说不过去!”

丰汝雄眉尖一挑,心里松了口气,看来安家愿意接受道歉,事情将会有转机。

趁安老爷子沉默之时,他主动提起:“安老哥,今后两家和平共处,互不侵犯,还望老哥让京都那边高抬贵手呀!”

京都?安老爷子心想:原来是有高人对他丰家进行施压,但是,这京城的事自己真的不知道呀,会是谁呢?

自己也不好直接开口说不知道这件事,否则,丰汝雄今后说不定会变本加厉。

端起前面的茶杯,呡了一口,脑中快速的分析,到底是谁出手了,帮了安家一把?

叮!一个念头闪过,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那个每天来学道的老沐。

不管是不是,先往那边推吧。

“咳,京城那边我做不了主,你不妨去茶室见一见我的孙女,或许她说话更有用!”

丰汝雄神情一滞,这个安老头到底在搞什么鬼?让自己去见一个小屁孩。

难道京都那边不是出自他的手笔?

既然他给出了线索,那就再去探个究竟,不然这件事情真的没完没了。

丰汝雄脸上露出特别亲切的笑容:“好好好,安老哥,还请派人带个路!”

安老爷子想了想,还是亲自带他们去吧,他也想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

“随我来吧!”

一行人便往柔柔他们修道的茶室走去……


柔柔长得太可人,也极具亲和力,很快就与爷爷奶奶打成一片,被宠得又亲又抱的。

夏雨沫心心念念还有一个小的,便去带小的过来,安景轩则去将发丝交给助理,让其去做亲子鉴定。

不多时,夏雨沫牵着一个更小的娃出来,刚进入蹒跚学步阶段。

走起路来一歪一扭,穿的是会响的叫叫鞋。

吱~吱~吱~的传达着他的脚步快慢,光听声音就能萌得让人咧开嘴。

小弟娃瞪大眼睛好奇的观察着周边的一切,见到萌出天际的姐姐,更是加快脚步小跑奔来,伸手抱向柔柔。

“柔柔,这是你弟弟……”,奶奶欢喜的介绍道。

弟弟还没完全抽条,胖得像只熊猫似的,圆滚滚的;而且也还不会说话,只能发出一个da的第三声。

“哒……哒……哒哒……”

小萌弟叫唤着、求抱抱,伸出两只胖嘟嘟的小手,直接粘了上来,柔柔却把“哒”听成了打!

柔柔伸出两根葱白手指就捏在弟弟胖嘟嘟的脸上,不停摇晃他的小脸:“你就是我的臭弟弟鸭,还要打我……”

弟弟被捏得神情一滞,像见了什么可怕的事物,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冷颤,两只大眼直瞪瞪地像黑葡萄。

妈咪有经验,知道这是弟弟尿尿了,就是不知是正好来的还是被姐姐吓的。

夏雨沫从保姆那取过一条纸尿裤,把弟弟一把抱起,平放到沙发上,撕开他原来的纸尿裤。

嗞~

一道水柱喷涌而出,划出一道弧线,正好落在妈咪身上。

夏雨沫连忙闪开,虽然弄脏了衣服,但仍是会心一笑,看来是撕早了,柔柔在一旁看得眼晴睁大如珠,弟弟身上怎么多出个茶壶嘴,还能喷水玩。

她快步围上来,盯着那茶壶嘴瞧了又瞧,一脸震惊。

情不自禁的伸出藕尖般的小手,呈OK状。

啪Q~

柔柔用葱白一样的食指对着茶壶嘴就是一弹……

哇呜呜~

弟弟瞬间泪崩,大声嚎哭起来,内心是崩溃的,坏坏,有人弹我小鸡~

夏雨沫哭笑不得,这姐弟俩怎么像个小冤家?

她极尽温柔的教导小柔柔:“柔柔,他可是弟弟,你是姐姐,要学会照顾弟弟……”

“哦”,柔柔顿了顿小脑瓜,其实她心里蛮高兴的,终于找到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娃,开心时保护他,不开心时就欺负他。

柔柔在一旁观看,一次就学会了如何换纸尿裤。

也许是血肉相连,也许是柔柔身上透着一股仙气,弟弟换好尿裤后,破涕为笑,发出嘤嘤嘤的声音,又伸出手求抱抱。

柔柔无奈,只好把他抱起,一个小萌娃抱起一个更小的萌娃,场面太感人,瞬间萌化了屋内所有人的内心。

安景轩正好从外面走回来,见到温馨甜蜜一幕,内心也泛起无尽的温柔。

他内心真心希望这一次亲子鉴定会有一个好的结果,就算不是亲生的,也打算好好的将她养在身边。

正当大家看着这温馨一幕时,柔柔突然伸手一抛,弟弟脱手而出,向上飞起一米多,比柔柔的身高还多出一两倍。

腾空而起,滞空时,所有的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柔柔太凶猛了。

弟弟身体在空中游弋一下,迅速滑落,下落后被柔柔轻易接住,弟弟咯咯咯的爽朗大笑起来。

柔柔也哈哈哈的乐个不停。

姐弟俩虽开心得不要不要的,夏雨沫眼里却满是担忧之色,柔柔太强了吧,就算自己一个成年人也要使很大的力气,才能将小屁孩抛这么高,而柔柔却轻描淡写的就做到了。

安景轩嘴角也轻微的抽搐了一下,若柔柔真是自己的女儿,还真不知道是福是祸,有多少人能管得住她?

他突然觉得,不管柔柔是不是自己女儿,都是一件非常头疼的事情。

安家必定要鸡飞狗跳一段日子了。

奶奶也是一阵惊慌,问向旁边的安老爷子:“老安,这娃太诡异了吧,真是我们的孙女吗?”

安老爷子倒是一脸镇定,心里美滋滋的:“不管是不是,这女娃都得是我孙女,你呀,太尽信书,这娃可是个宝呀,四五岁的年纪就有如此超出常人的能力,长大了还得了?耐心的看吧,说不定还有更多的惊喜……”

奶奶拍了拍胸脯:“还惊喜,惊吓还差不多……”

奶奶望向柔柔,又爱又怜,爱的是柔柔美若仙子的模样,让人见了就满心欢喜。

怜的是自己,这把老骨头还经不经得起她的折腾?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