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本小说阅读全家团宠也没用,绝不原谅!

全本小说阅读全家团宠也没用,绝不原谅!

索大的媳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穿越重生《全家团宠也没用,绝不原谅!》是作者“索大的媳妇”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陆舰森陆莺晗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但是陆莺晗长得跟已经去世的陆家老爷子很像。所以她是陆家人没错。但是自从陆萱瑶出生之后,体弱多病的陆萱瑶一下子夺走了家里所有人的关爱。两岁多的陆莺晗一开始也有闹过脾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这般?这般的卑微和看他们的脸色。是因为陆雄的斥责和三位哥哥的批评?还是妈妈那一双责怪的眼神?......

主角:陆舰森陆莺晗   更新:2024-03-31 04:4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舰森陆莺晗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本小说阅读全家团宠也没用,绝不原谅!》,由网络作家“索大的媳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重生《全家团宠也没用,绝不原谅!》是作者“索大的媳妇”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陆舰森陆莺晗两位主角之间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但是陆莺晗长得跟已经去世的陆家老爷子很像。所以她是陆家人没错。但是自从陆萱瑶出生之后,体弱多病的陆萱瑶一下子夺走了家里所有人的关爱。两岁多的陆莺晗一开始也有闹过脾气。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这般?这般的卑微和看他们的脸色。是因为陆雄的斥责和三位哥哥的批评?还是妈妈那一双责怪的眼神?......

《全本小说阅读全家团宠也没用,绝不原谅!》精彩片段


陆莺晗啃着玉米,脑子里想着这几年会发生的事情。

用自己稚嫩的双手,写在从刘管家那里要来的白纸上。

“7岁的时候,谢家老将军退休,并让其大孙进入部队深造

8岁的时候,人们开始关注短视频,我可以从这里入手….

9岁的时候,瑶瑶进入贵族学校,因为名额不够,所以送我进入了公办的学校。

10岁,好像沿海地区在夏季的时候发洪水,淹没了一座城市,陆家出了多少钱来着?算了不管了,跟我没关系。

…….”

零零碎碎的记起自己记忆最深刻的事情,但是还有一些记不起来。

陆莺晗直接放弃不想了。

一张白纸上,愣是没写满一面。

可惜的叹了一口气。

上一世,满脑子就想着怎么样跟家人拉近关系,不怎么关注外界。

除非很大很大的事情,自己才会有所耳闻。

后悔啊!!

“哎,走一步是一步吧,现在自己能做的,好像就只有短视频,看看能不能发展起来了。”

就算发展不起来也没有关系,自己什么工没有打过?

一百五十元的棚自己都住过,这些算什么?

洗漱过后躺在床上,看着手上这张白纸,陆莺晗小心翼翼的把它折好,放在枕头底下,沉沉的睡去。

深夜,陆家的书房还彻夜亮着。

陆舰森揉搓了一下酸涩的双眼,习惯性的伸手向旁边抓去。

却抓了个空。

“森哥哥,这是助眠的茶,你不怎么吃晚饭、这是给你准备的宵夜,工作别太辛苦了哦。”

陆莺晗乖巧的模样开始在他脑海浮现。

今天在厨房和她对视,她眼底的黑眼圈已经变得浓郁。

她坚持给自己送宵夜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记得自己从爸爸那里接手后,这杯茶就出现在自己手边了。

好像有三年多了……

陆莺晗现在几岁了?

陆舰森拿茶杯的手颤抖了一下。

平静下来的心又开始烦躁,头开始刺痛起来。

习惯性的皱起眉头,太阳穴突突的让他的脑袋痛到一个不怎么舒服的程度。

伸出双手揉了揉发涨的太阳穴,脑海里回想着回忆中让自己放松舒缓的按摩。

一双瘦弱的小手,认真的帮自己揉着太阳穴,让自己疼痛的脑袋变得轻松。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陆舰森的心下一惊。

给自己做事的,一直都是陆莺晗。

可是今天的陆莺晗,是那么的陌生…..

陆舰森坐在椅子上沉思了一会儿…..

第二天清晨五点半。

陆莺晗睁开沉重的眼皮,迅速的眨巴眨巴让自己清醒。

她不想跟家里人一起吃早饭,这个点刚好,刘管家和其他阿姨们都醒来准备做早饭了。

开开心心的走进厨房。

陆莺晗微笑的,在看到餐厅里坐着的人时。

一下僵住了。

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坐在主位的陆雄已经看见她了。

哎!

在心里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陆莺晗还是选择走进去。

“早上好。”

礼貌的对着这个不怎么跟自己交流的父亲打了个招呼,陆莺晗乖巧的拖着凳子和垫子,坐了上去。

陆雄的眉头瞬间骤变。

“陆莺晗!”

“嗯?”

陆莺晗疑惑的看向陆雄,这个语气自己再熟悉不过,是陆雄在表示不满的时候,语气尾音会微微上扬。

但是她不明白,陆雄在不满什么。

陆雄看她清澈,充满疑惑的双眼,他噎住了话语。

他的眉头越皱越紧,已经皱出了一个川字。

要不是早上早起看见这个女儿,陆雄可能一直都想不起来,昨天一天没有看见她。

今天的态度,是僵硬无比。

不像平时一样叫自己爸爸。

虽然更加大胆的跟自己对视,可两人之间的隔阂在逐渐形成。

这是干什么?

小小年纪跟自己的亲生父亲闹关系?要远离?

年纪不大,脾气不小。

这是陆雄第一时间想到的。

跟陆舰森想的一模一样。

陆雄心里把陆莺晗跟陆萱瑶从头到尾对比了个遍。

心里对陆莺晗的不满更甚。

“起这么早,是要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饿了,就起来吃了。”

“饿了?那你昨天早上也是这个点起来吃饭的?那你中午应该很饿,为什么昨天中午不出来吃饭?”

这种质问和责怪的话语让陆莺晗的胃口全无。

她现在只想跳下去直接回房间。

“我昨天中午在休息,最近晚上睡的有点晚。”

“你一个小孩子,熬什么夜?还在给你大哥送宵夜?”

“嗯,熬不住了,昨晚开始就不送了。”

陆雄的眉毛微微舒缓了一点。

“嗯,这才对,你要跟你妹妹学习,早睡早起,还有,见到长辈要好好打招呼,好好说称呼。”

陆莺晗撇了一眼陆雄。

心里已经没有什么波澜了。

昨天也是,今天也是。

陆家人眼里,只有妹妹陆萱瑶。

有时候,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不是陆雄他们亲生的。

但是陆莺晗长得跟已经去世的陆家老爷子很像。

所以她是陆家人没错。

但是自从陆萱瑶出生之后,体弱多病的陆萱瑶一下子夺走了家里所有人的关爱。

两岁多的陆莺晗一开始也有闹过脾气。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得这般?

这般的卑微和看他们的脸色。

是因为陆雄的斥责和三位哥哥的批评?还是妈妈那一双责怪的眼神?

种种迹象都在表示,她陆莺晗就是坏孩子。

所以自己收起了孩子的脾气和任性,开始为他们考虑,给他们做事情。

是有很好的效果,结果就是被他们给逐渐忽略了。

“莺晗,你的发夹妹妹喜欢,你可以先给你妹妹,下一次妈妈再给你买一个。”

“好的妈妈,给你。”

然后妈妈就忘记了给自己买,但是自己不能说,不然妈妈要生气。

“莺晗,你这个房间大一点,你妹妹身体不好,她现在的房间有点小,空气流通不好,你可以先把你的房间给妹妹?爸爸到时候再给你装修一个更大的房间。”

“嗯嗯,没关系的爸爸。”

结果现在陆萱瑶一个人占两个房间,自己还是住在那当初仓促清理出来的仓库房。

陆莺晗越想,心里的温度就如入了冰窖。

她没有什么可以跟陆家人辩解和沟通的了。

转头表情平淡的看了眼陆雄,微微张口吐气

“知道了,父亲。”

父亲这两个字似利剑一般刺中陆雄的心脏。

他瞬间从报纸里面抬头看向陆莺晗。

入眼的,只有她平淡如水的表情和遥远的眼神….


当陆雄看到后面陆莺晗出去找人求着买菜的时候。


他直接推搡了陆枂一把。

“赶紧接回来!!像样嘛你看看!”

“爸…..”

没等陆枂说完,陆雄这次语气都比上一句更凶。

“要是换你去卖菜!你自己看看你愿不愿意!”

陆雄这句话的意思,就是明摆着威胁陆枂了。

要是不把陆莺晗带回家,那么下一个卖菜的人就是他。

但是养尊处优的陆枂哪有干过这种事?

他只能皱着眉头,跟陆雄解释道

“爸,现在广大网友都说陆莺晗很好,都说她做事很懂事,你要是这时候接回来,别人会怎么想?说我们陆家耍牌子?”

确实,现在网友们对陆莺晗的评价统一的都很好,大家对陆家的评价也是水涨船高。

陆雄忿忿的闭上嘴,他看着大家对陆莺晗的夸奖,最终还是闭上了嘴巴。

“这一期结束之后!马上就带她回来!!!!下次还有这样的事情,你要是再让她去,你也不要回来的!”

陆家的脸面,不能跟这些沾边!

陆枂的双眉一下子皱紧。

攥紧了手里的手机,还是没有说话。

陆莺晗要是知道陆雄这个想法,她指定会一个大白眼过去了。

陆萱瑶当初在电视上抓泥鳅的时候,他们还夸陆萱瑶变得厉害变得懂事了。

还说她勇敢了!

现在呢?

自己只是卖个菜,就被这么的斥责骂着。

区别对待不要太厉害了。

菜摊子上的菜,在中午差不多的时候,几乎卖的七七八八了。

“恭喜!你们完成了今天的任务!”

工作人员们跟奶奶确定了之后,带着微笑看着两个累的满头大汗的人。

谢北跟陆莺晗一下放松,瞬间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击掌。

奶奶也难得带着微笑,她拿出今天卖菜的钱,抽出两张红票票递到他们两个面前。

“这个是你们今天的劳动成果。”

两人惊喜的接过这两张红票票。

疑惑的看向工作人员,询问着这两张是不是可以拿?

工作人员还没说什么,奶奶直接硬塞进去谢北的口袋里。

“拿去!哪有人干了活没有钱的!给小姑娘买点好吃的!瞧瞧她瘦的!”

傲娇老奶奶头一次说了这么多话,她有点不好意思,塞完钱就去收拾东西了。

两人的任务完成,所以率先回去,好好的休息了。

谢北脱下围裙,一把抱起陆莺晗,大踏步的往外走着。

没有完成任务的轻松,谢北的脸色有一点严肃。

陆莺晗比较敏感,她发觉了谢北的不对劲,心里有点发毛。

谨慎的面对谢北。

两人无言的回到了小土屋。

【怎么回事?怎么感觉有点不对劲?】

【我也感觉到了,陆莺晗都害怕了。】

【谢北怎么了?是发现了什么了吗?】

【嗯…..我觉得还是跟孩子说一点,透露一下底,不然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会。】

【是啊,我都觉得奇怪,更别说小孩。】

【而且陆莺晗不像我们想的这么自信,你看她现在,人都不敢动。】

直播间的人们也感受到两人之间的不对劲,他们都在底下讨论着。

谢北抱紧陆莺晗,怀里小姑娘僵硬的身体他自然能够感受到。

但是他还是没有说话….

回到小木屋,工作人员们大气也不敢说,看着谢北抱着陆莺晗坐在床沿边,把陆莺晗放在自己的腿上。

“莺莺,我有事情跟你说。”

“昂….好的谢北爸爸。”

陆莺晗的心脏咚咚直跳。



如星辰般闪亮的眼睛,让看的人心里直接感叹。

这是怎样的一个美貌??

就好像丛林中迷路的精灵一般,惹人怜爱。

蒋一白有点扭捏的拉了拉自己的短西装裤。

昨晚奶奶给自己换了一个发型,眼镜也给自己拿掉。

整个就是改头换面!

路过的人都惊艳的看着这个漂亮的不得了的小男生。

蒋一白紧张的抓紧书包带,眼神赶紧看向公交车站。

陆莺晗果然已经站在那里等着自己了。

心里的不安一下子消散,小跑过去。

“陆莺晗!早上好!”

心情愉悦,人的语气都变得轻快起来。

陆莺晗看向声源,看向蒋一白的时候,眼镜微微睁大。

但马上恢复过来。

“早上好,去教室吧。”

“好!”

见陆莺晗对自己的改变也有一丝反应,蒋一白这才满意的点头应下,两人一起走进了教室。

“??这是蒋一白?”

“天啊!我开学第一天是见过他真实的样子,但是没有现在这么好看!”

班里的同学见着这个颜值惊为天人的蒋一白。

有些女生已经开始泛着花痴脸了。

陆莺晗在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就没有再跟他并肩走在一起。

蒋一白看着空荡荡的身侧。

心里略微有点失望,抿紧小嘴巴,他摇摇脑袋。

不行!自己要满足,现在班里跟陆莺晗关系好的就是自己。

这么想着,蒋一白不自觉的挺直小身板,心里满满自豪。

“陆莺晗,体育课组队吗?”

“陆莺晗,我们一起做饭吧。”

“莺晗,一起做作业吧。”

一白从前边的叫大名,到后面直接亲昵的叫莺晗,也就一上午的时间。

谢城晟看着两人越来越近的距离,在下午最后一节体操课,他挤上了两人中间。

“你干嘛??”

蒋一白对突然插进来的谢城晟,毫不掩饰的表现出不悦。

“怎么?自由组队,我不能进来?”

那自然是不乐意啊!

但是碍于之前谢城晟帮助过自己,蒋一白还是闭上了嘴巴。

瘪着嘴用力做着手中的动作,宣泄心里的不满。

陆莺晗倒是无所谓。

都是小屁孩。

放学的铃声很快响起,陆莺晗走向公交车站,她上车的脚步顿了顿,猛的扭头看向一处地方。

也许是自己敏感,她感受到了一些不好的视线。

看向的地方没有人,陆莺晗在司机叔叔催促的目光下,走上了公交车。

车子开向远方,刚刚陆莺晗看的地方,出现了几双穿着皮鞋的脚……

陆莺晗回到家里,一切又跟往常一样,何姝跟陆雄依旧没有等待她,而是直接在厨房,跟陆萱瑶一起吃晚饭。

明明就差十多分钟的时间。

陆莺晗也不计较,习惯了。

她走向自己的房间,刚伸出手,只见二哥陆枂皱着眉头,手里拿着文件,一脸烦躁的看着。

似乎感受到了陆莺晗的视线,他转头看向这个自己没什么感觉的小妹。

两人静默的对视。

突然他的眼睛一亮,盯了陆莺晗一会儿,马上走回自己的房间,不知道在忙什么了。

“戚,小题大做。”

陆莺晗被这么莫名其妙的看了一会儿,心里给陆枂一个大白眼。

可手上的速度没有减下来。

毕竟自己之前买的东西已经到了 !

刘管家贴心的把东西放在陆莺晗房间的书桌上。

都没有拆开,但是外表却被擦的干干净净。

价值几个达不溜的书包被陆莺晗随手丢在床上。


司机的声音让陆舰森的理性回来。

刚刚一闪而过的心惊消失的无影无踪。

陆莺晗淡漠疏离的眼神让陆舰森的心情一下子变得郁闷和不爽。

抽搐的挑了挑眉毛。

陆舰森下车,不再理会陆莺晗。

“去校长室。”

“嗯。”

两人的交谈让车上的司机都忍不住用脚趾抠出个三室二厅来。

笑着送他们进入学校,回到车上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少爷跟这位小姐一起坐车,还是头一次。

以往都是小小姐在车上,一直在跟少爷聊天,少爷也会微笑着拿过小姐的平板,给她看漂亮的玩具和首饰。

然后把小小姐看中的都记下来,再去这家奢侈品店买。

一开始震惊有钱人的世界,后面就已经麻木了。

司机也开始无所谓起来。

但是今天这一位。

自己乍一看,还以为是他们家佣人的孩子。

但是是小姐没错。

怎么会这么尴尬?!

尴尬到自己在前边开,都不好意思用力呼吸。

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司机心里开始为陆莺晗默默的担忧着。

两人一路无言走到校长办公室。

路上陆莺晗几乎是小跑的跟上陆舰森,到校长办公室的时候,她喘的几乎接不上气。

陆舰森见她累的这副模样,嫌弃的开口

“像什么样,赶紧调整。”

陆莺晗心里狠狠的对陆舰森白了一个眼,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呼吸。

“咚咚咚——”

“请进。”

房间里面传来校长平稳磁性的声音

陆舰森开了房间门,就见到一位双鬓花白的中年男子,微笑看着这兄妹俩进来。

“谢老师,好久不见。”

陆舰森进去后,马上对着校长恭敬的鞠躬。

跟在后面的陆莺晗也赶紧跟着陆舰森的动作模仿着。

谢校长笑着站起身,扶起陆舰森还有陆莺晗。

“哈哈哈哈,好久不见好久不见,果然是当年学校的风云人物 ,现在出息了啊!”

“还是老师教育有方。”

两人客套完,谢校长就看向他身后的陆莺晗。

只一瞬,他的眼底闪过一丝晦暗,看向陆舰森的眼神里充满探究。

“你妹妹?”

“是的。”

谢校长没有说话,只不过眼神再一次看向陆莺晗上下打量着。

“谢老师,我妹今天的装束确实是有点不妥当….要不我先带她回去换一身再回来。”

“诶?此言不对。”

谢校长出手制止了陆舰森继续往下说。

他来到陆莺晗身边,认真的上下打量了一番。

“嗯~小姑娘面容整洁,装束干净利落,整整齐齐的,有何不妥当?”

谢校长拍了拍陆莺晗的小肩膀,警告意味的眼神让陆舰森不自觉的微微低头。

“您说的是……谢老师,老师,我是工作之余送她过来的,现在人已经送到了,我就放心交给您了。”

没什么好说的了,陆舰森不浪费时间,打算直接走。

走之前,拉过陆莺晗,拉近跟她之间的距离。

“在学校低调做事,不要丢了陆家人的脸。”

陆莺晗感受到耳边陆舰森冷冷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朵边。

在气息飘到陆莺晗皮肤上的那一刹那,她直接躲开了跟陆舰森之间的距离。

突兀的躲闪和避让让后面观察的谢霆远眯了眯眼睛。

陆舰森浑身僵住,他抿紧了嘴唇不让自己发怒,说完这一句警告站直身体,客气的跟谢霆远道别。

一点留恋没有的直接离开。

办公室只剩下陆莺晗跟谢校长两人面面相觑。

谢霆远,也就是谢校长,蹲下身跟陆莺晗平视,怜惜的揉了揉她的脑袋。

“欢迎你加入我们学校,待会儿我会让你的班主任直接带你到你的班级里面去,你有什么需要的,可以直接来找我。”

“嗯嗯,谢谢校长!”

陆莺晗睁着那一双明亮的双眸,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

但半阂的眼皮底下,却充斥着与其他孩子不同的情绪。

一看就是个懂事的孩子。

但是却懂事的让人心疼。

他再一次揉了揉陆莺晗的脑袋,这时候房门打开。

负责陆莺晗的班主任出现了。

“校长,我来接孩子了。”

这个女人浓妆艳抹,身上的衣服几乎都是紧身的。

身上那浓郁的香水味让陆莺晗悄悄的屏住了呼吸,不让自己的鼻子被荼毒。

谢霆远的眉头毫不掩饰的皱起来。

“不是规定,老师要做好带头作用,穿着上要干净整洁吗?赵老师,下次要是再被我发现,直接记警告一次。”

谢霆远的批评让这个赵老师站直了腰杆子,搓着双手不敢直视。

脸上透露着一丝慌张。

许是身高的原因,陆莺晗看到她低下来的脸上,闪过一丝狠戾。

她的双手开始发凉。

这不是一个好相处的,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校园生活有没有好日子。

赵老师把视线转向陆莺晗,认真的上下打量了一番。

果然,眼里的嫌弃意味直接喷涌而出。

这不就是一土包子吗?

身上的名牌衣服都不知道过时多久了,这皮肤质量,还有那发质。

赵老师狠狠的咬了咬牙。

昨天开会说这个时间段有一个插班生。

已经过了开学季,学校为了精致的学习生活环境,是不会再招收学生。

但是还是有插班生进来,这是得有多大的关系和背景才能让校长同意?

所以昨天的赵老师,表现的特别积极,并且在桌底下,踢了踢教导主任的腿,示意这个油腻的中年大叔,帮她抢人。

她要拉关系!

教导主任挺着个啤酒肚,感受到小腿上传来温热柔软的触感,他心猿意马。

马上看向赵老师,心里了然,他笑的猥琐,用脚蹭了蹭赵老师的腿,表明他已经明白。

最后这个名额当然给了赵老师。

所以今天她穿的这么火辣,就是来给教导主任报恩的。

拿到学生信息的赵老师别提有多激动了。

陆莺晗。

姓陆

又在这个节骨眼上破例收进来的,赵老师心里都已经认定陆莺晗就是京都那个第一陆家的孩子了!

开开心心的来校长办公室接孩子,结果就看到眼前这个土包子。

她期待了一晚上的心,轰然崩塌!

这哪是什么陆家的孩子?

只不过凑巧姓陆而已!


陆莺晗挤着公交,来到离家最近的一个公交车站。

徒步又走了半小时才到达。

吃力的踮起脚尖摁一下门口的门铃。

“您好,请问是谁?”

“管家爷爷,是我,陆莺晗,我放学回来了。”

“…….小姐??”

刘管家站在原地足足愣了好几秒。

声调都直接上扬到一个尖锐的程度。

这是足够惊讶了。

随后传来他慌慌张张的脚步声。

不一会儿,刘管家吃惊又担忧的脸猛然出现在陆莺晗面前。

“小姐!司机没有去接您吗?”

“嗯,我自己坐公交回来的。”

陆莺晗看到刘管家的脸就安心,她对刘管家笑的阳光,这样灿烂的笑容让刘管家更加心疼。

赶忙打开家里的大门,他拿出手帕给陆莺晗擦了擦额头上密密的汗。

“小姐,这里离家多远!你就坐公交回来?然后自己走回来的吗?”

“对啊。”

刘管家抿紧嘴唇,心里微微刺痛,皱了皱眉毛,他的眉尾向下耷拉。

自己做管家工作以来,看过这么多富家子弟,都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

甚至成年出去工作,都没有自己坐过一次公交。

对那些普通东西的金钱概念,是一个都没有。

因为他们打心底看不起这些平民百姓用的物品。

可小姐小小年纪,迫不得已让自己学会这些基本的东西。

刘管家微微颤抖着唇瓣,拉着陆莺晗的手就想往陆雄的书房走。

这是他在做管家这个职位这么多年来,第一次难得对自家的老爷产生了一丝怒气。

“管家爷爷?”

陆莺晗被刘管家轻轻抓住小手,看着他拉着自己走向陆雄的书房。

顿时吓得直接蹲在地上。

停住了刘管家的步伐。

“小姐?你不跟老爷说一声吗?这放学回家一个人坐公交车,这多危险!”

贵族学校的校服就已经很显眼了,要是被有心的人看见,直接绑架走也不是不可能!

瞧瞧把刘管家气的,平时的尊称都不见了。

陆莺晗赶紧出声撸毛

“没事的管家爷爷,那个公交车上除了我,还有其他一些同校的学姐学长也在坐。”

刘管家的眉头依旧没有展平。

这些坐公交的,都是贵校赞助的尖子生。

他们跟小姐不一样。

要是小姐是陆家人这件事被那些gai溜子知道。

有些人还真会做出一些危险的事情来。

“管家爷爷~没事的~你看我今天不是安全的回来了吗!”

陆莺晗抱着刘管家的手亲昵的摇了摇。

她站起身在刘管家面前转了一圈。

大眼睛滴流转,一瞬不瞬的盯着刘管家。

“哎,小姐,您把手机带上,有事情就到我的电话。”

最终,刘管家还是败下阵来。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再一次牵起陆莺晗的手。

走向她的房间。

刘管家到达房间之后,他从他自己的兜里拿出一些零钱与现金。

“小姐,您坐公交车的卡我明天帮你办,现在您的生活费还没有派下来,所以这些,先拿去,明天去付公交的车费。”

手里拿着一叠二十,或者十块的纸币。

刘管家把这些塞到陆莺晗手里。

厚厚的一叠,是刘管家自己平时出去买一些小玩物的资金,或者有空出去吃饭的饭钱。

他喜欢买多肉,这些现金就是他慢慢攒下来买的,其余的钱,他都存在银行卡里。

说是要给孙子攒钱娶媳妇的。

不感动都是假的。

陆莺晗马上推还给刘管家

“管家爷爷!这太多了!我带着么多如果掉了就麻烦了!我只要一张十块的就好了,到时候生活费下来了,我再还给你!”

陆家人的生活费都是安排好之后,再发送到每个人的手里。

其他人都是在银行卡里,就算是五岁的陆萱瑶,也有父母给她办的银行卡。

全家只有她,是现金。

之前的生活费,全部用回在这些陆家人身上。

真是傻的要命。

这一次要好好的存,就当作是前期的投资。

这些钱自己也会记在小本本上,以后慢慢还回去。

刘管家见陆莺晗执意只要那一张十块钱。

甚至还认真的用稚嫩的声音回答自己。

这样乖巧懂事的娃娃谁不喜欢啊!

“好的,小姐,您有需要再跟我说就好。”

陆莺晗点点脑袋,刘管家也安心的去准备晚餐了。

今晚的晚餐,刘管家主动的帮陆莺晗把饭菜拿到房间里来。

要是放在以前,早就试着劝说陆莺晗去餐厅跟家里人一起吃了。

“小姐,晚餐如果不够,您手机发我信息就好,那我就先去忙了。”

刘管家给陆莺晗布置好饭菜后,出去忙活了。

吧啦着嘴里的饭菜,陆莺晗掏出枕头底下的手机。

刷着那个视频软件,看看自己能干什么。

可这东西真的是上头。

陆莺晗原本只是想看一看自己能看干什么,结果看着看着就看其他的东西去了。

“嘶,上头,这个可不兴看。”

现在还没有完全流行起来,自己就上头,以后岂不是直接完蛋?

苦恼的咬了咬筷子。

陆莺晗看到床头柜上还留着的针线。

脑海的灵感一闪而过。

后期,香囊的刺绣就变的多元化,自己看一个喜欢一个。

为了不花钱买,自己就买了材料,学习做刺绣。

那时候还赚得不少,后面就癌症了。

陆莺晗的心情一下变的好起来。

开始上桃子APP看一看一些基本的材料。

然后自己可以一边录视频一边做香囊,然后发到上面去。

然后做一些平安符可以摆摊卖。

对,没错

陆莺晗想到了,想要赚钱,现在的自己只能摆摊出去卖。

而且要找一个没什么人认识自己的地方。

自己之前公立小学附近的广场好像不错。

陆莺晗的脑子里已经想好了一系列的计划,就差东西到,自己开做去摆摊了。

快速的炫完晚饭,她拿出自己书包里的白纸跟笔,仔细的思考着,纸上写满了东西。

“小姐,吃饱了吗?”

“嗯,吃的很饱,谢谢你管家爷爷。”

刘管家笑了笑,看向桌上陆莺晗写的密密麻麻的字的白纸,心里感叹。

还得是自家小姐,这么认真。

当他端着盘子出来的那一刻,脑子一激灵。

小姐什么时候认识这么多字了??


被爷爷这么嫌弃的谢鸿炀,无语的叉腰。

给自己调休的是爷爷,但是调休之后又要骂人的也是爷爷。

要不是这一次哥哥去国外出差,接孩子陪老人家看病这种事情,真轮不到他来做 !

但在接受到谢老爷子犀利的眼神之后,他又乖乖的呆在他身后,手里拿着一堆拍片….

这边被刘管家拉走的陆莺晗,抽完血之后,就在车上呼呼大睡。

昨晚的梦属实让她睡的心情都不好起来,感觉浑身疲惫。

刘管家也不说什么,就这么静静的开着车,送陆莺晗回家。

刚到家的陆莺晗,还处于很困的状态,客厅里的陆枂罕见的来到她面前。

“我们谈一谈。”

“啊?”

陆枂看着陆莺晗眼底下的青袋,还有点硬的语气稍微软化了一点。

“你,你吃完午饭,我们再讲也没事。”

说完,他插着兜,走回自己的房间

在原地的陆莺晗

“这都什么事?”

陆莺晗很困,她吃完午饭之后,只想直接回到自己的房间,好好地睡一睡午觉。

但是这一次吃午饭,陆枂直接拉着她去餐厅吃。

陆萱瑶跟何姝还有陆雄两个人,出去好好的玩一玩,散散心。

昨晚陆莺晗的事情让陆萱瑶受到了一点冲击。

宝贝陆萱瑶的陆雄,直接就说带陆萱瑶出去玩,好好放松放松。

所以现在家里就只剩下陆莺晗跟陆枂。

“什么事情?要跟我商量?”

陆莺晗语气平淡,但是在吃饭的陆枂没有马上回答。

只是说吃完午饭再好好谈一谈。



最烦这种说话不说全的。

他应该就这么对他公司底下的艺人们这么画饼的吧?

陆莺晗压下心中的不爽,快速的吃完。

她想速战速决。

陆枂也看出了她的疲惫,慢条斯理吃饭的手顿了顿,也稍微加快了速度。

两人的午饭用二十多分钟的时间堪堪解决完。

“走吧,去我的房间。”

陆枂毋庸置疑的语气,让陆莺晗心里冷笑不止。

回想起不久前,陆枂一脸为难的从房间里出来,但是看到自己后又恢复以往的神采。

看来这件事情他想的差不多了。

并且可能擅自给自己决定好了。

想到这,陆莺晗的脸色一下子不好看起来。

但是还是跟着陆枂进了他的房间,想看看他到底要对自己说什么。

陆莺晗轻轻的关上门,就这么站在门口,等着陆枂说事情。

“过来,坐下。”

陆枂皱了皱眉头,看向在门口一动不动的陆莺晗。

人进来房间就行,接下来他有把握让陆莺晗答应自己。

这么想着,他的语气也变得不好起来。

跟刚开始求陆莺晗办事时候的语气完全不一样。

陆莺晗冷眼看向自己这个所谓的二哥。

冰冷的开口

“有什么事情,快说吧,我现在很困。”

没有平时的亲昵,全是冷意非凡生疏不止的话。

陆枂心里的不适和不满意直接爆发出来。

“怎么说话?会不会跟长辈说话?”

陆莺晗不理会,她此刻的困意达到了极点,硬生生忍下心中的愤怒,转身。

“再不说我走了,我真的很累。”

陆枂看着陆莺晗的手真的摸向门把手,这下有点慌起来。

“找你没什么事情,就是想问你,有一档综艺节目,需要你出镜,你愿不愿意。”

陆莺晗恍然大悟,醍醐灌顶般清醒。

她想起来了。

上一世自己被赶出去以后,不久,就有一档综艺火爆全网。


【问题是她买东西之余还关注了倩倩,让陈天王买性价比最高的baby金水….


【七岁??七岁?!我七岁还在小学跟朋友一起玩过家家!】

网友们现在越来越期待陆莺晗到底会不会做饭了。

在超市买了今晚要做饭的食材,四人一起回了家。

时间也到了傍晚差不多。

陆莺晗看了眼时间,掏出自己买的散装米袋子。

熟练的拿出电饭煲的内胆,清洗米饭加水,一气呵成煮了起来。

之后拿出自己的小菜刀还有小围裙,掏出西红柿,用清水洗过一遍后。

拿起小菜刀在木板子上。

框框切了起来。

她的手法有讲究,前后刀锋入内后再重重的切下。

硕大的西红柿在她手上马上变成了小小的块状。

这下所有人不淡定了!

【卧槽真的会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为我刚刚的发言道歉!】

【救命……这孩子是来造福谢北来了吗?】

网友们直接炸开了锅,而站在一旁观赏的两人。

眼睛更是瞪的老大…

似乎想要从对方眼里看出一丝窘迫和震惊。

“谢北爸爸,可以帮忙拿一个小碗面?”

站在凳子上不怎么能够随意走动的陆莺晗开口求助了谢北。

打断了他们两人的对视。

“昂昂,来了, 我来帮你。”

谢北回神,马上来到陆莺晗旁边,给她拿了一口小碗,就站着不走了,准备随时待命。

陈家霖站在厨房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额,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陆莺晗摇摇脑袋。

“没事儿陈老师,您带倩倩出去等我们就好。”

陈家霖点点头,带着倩倩出去涂baby金水去了。

陆莺晗接过谢北的碗,拿起鸡蛋就往里面打。

加了盐和料酒去腥,快速的打着蛋。

然后拿出小葱有节奏的切着小葱碎。

谢北的眼睛一直盯着陆莺晗的手,他站在旁边,眼珠子跟着菜刀走。

“莺莺,我可以切吗?”

谢北忍不住了。

他跃跃欲试。

陆莺晗葱也不切了,直接抬头看向谢北,她有点犹豫。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现在是陆莺晗怀疑谢北了。】

【笑不活了,陆莺晗那个小眼神,一脸为难。】

【但是还是拿了一个青椒给谢北,让他去洗去切。】

【青椒还是好切的。】

【是的,小姑娘情商还是高的。】

【我也想要这样的孩子呜呜呜】

谢北自然知道陆莺晗的意思,但是他还是欣喜的接过。

拿起这个厨房自带的菜刀开始切起来。

趁谢北切菜的过程中,陆莺晗加快速度准备材料,开始做饭了。

见她真的一点都不怕被油溅到,网友们的嘴巴这下是真的紧紧闭上了。

【盲猜黄焖鸡,你看这个被切块的大鸡腿,还有这些配菜。】

【口水已经流下啦了,看她做西红柿炒蛋,怎么感觉这么香?】

【呜呜呜真的会做菜,而且做的比我还好。】

【…..满级小学生。】

工作人员们也吞了吞口水,站在外头闻着逐渐变香的菜。

谢北歪歪扭扭的切好青椒,上交宝贝一样的交给陆莺晗。

陆莺晗二话不说直接倒入锅里,翻炒着黄焖鸡的菜。

看着自己的成果被录用,谢北的自信心直接暴涨!

他更加接近了陆莺晗,她让他拿什么,他就去做什么。

不亦乐乎。

炖煮要十分钟多差不多。

陆莺晗送了一口气。

这才有空跟谢北说话。

“谢谢你谢北爸爸,帮我这么多忙。”

“谢什么?这是应该的,我们都不会做饭,只有你会,要是再不帮忙点什么,我们也不好意思吃。”



第二天,陆莺晗的校服来到了她的手里,她在学校的卫生间换好校服出来。

又去了校长办公室拿了教材,这才走向教室。

早上的路程也是她自己走的。

陆舰森早就去公司上班了。

陆莺晗在刘管家担忧的目光下,走向了公交车站。

从公交车上下来的时候,也有同班一些同学在门口刚下车。

更加实锤了陆莺晗只是普通家庭的孩子。

今天班级的氛围更加的微妙。

昨天目睹了陆莺晗上公交车,班级有些孩子一节课,转头看她的次数多的离谱。

他们的频频转头,让坐在前面的谢城晟不耐烦了。

他抬头狠狠的瞪了眼这些人。

在陆莺晗身上的眼神一下子消失。

“谢谢…..”

“啧,不用。”

…….

好嘛,陆莺晗撇嘴耸了耸肩膀,对谢城晟的态度忽视掉。

至少人家帮了自己没错。

今天的一天还算平静,陆莺晗坐公交车的冲击也比昨天少了许多。

安安静静地走到家门口,两辆车赫然停在家门口。

陆莺晗条件反射的找了棵树木躲在后面,偷偷看着家门口的情况。

车上下来的,除了下班回来的陆舰森之外,另外一辆车上下来的。

是陆家的二子。

娱乐公司的龙头公司老板。

24岁的成功人士

陆枂。

一身时尚的装束,让别人一看,就知道他是一个潮玩的酷小子。

黑色的墨镜让他痞味散发。

“枂哥哥!!”

别墅的大门打开。

陆萱瑶兴奋的小跑来到陆枂面前。

陆枂马上摘下墨镜,弯下身子,一脸喜悦宠溺的看着奔向自己的小妹。

“瑶瑶~枂哥哥回来啦!”

紧紧抱住奶团子,陆枂狠狠的吸了一口奶香。

“哈哈哈哈!枂哥哥好痒啊!”

陆萱瑶咯咯笑着躲着陆枂的蹭。

“行了,快进去,别在门口丢人。”

陆舰森难的微笑着,上前揉了揉瑶瑶柔软的脑袋。

两人进了房间,门被重重的关上,门口两辆车直接开向车库,不再出来。

完全忘记了还有一个陆莺晗。

躲在树后面的陆莺晗悄悄的走出来。

她站在原地,纠结要不要进去。

就在她还再思考要不要进家门的时候,大门再一次打开。

刘管家走了出来,东张西望,略微焦急



“管家爷爷!”

心里的大石头一瞬落下。

陆莺晗小跑过去来到刘管家面前。

“哎呦!小姐!您终于回来了!我看你还没回来,就出来看一看。”

刘管家接住奔过来的陆莺晗,心里安心不少。

刚刚小小姐跟少爷们一起亲昵的场景,他在里面看的清清楚楚。

小姐在自己出来之后就马上跳出来。

肯定回来有一段时间了。

但是她没有跟以前一样,上前博取两位少爷的关注。

“小姐,今晚的晚饭……”

“管家爷爷,如果他们没有找我,你就拿到我房间来就好了。”

陆莺晗抬起小脑袋,温和的笑着。

“哎,好的,小姐。”

刘管家现在已经佛系了

点点头算是应下。

陆莺晗回到自己房间,拿出书包里的作业,开始认认真真的写了起来。

吃完晚饭后也在认真的做着作业。

专心致志的陆莺晗,被突然打开的房门给吓了一跳。

“咦?姐姐?你怎么在这里啊?”

陆萱瑶穿着干净的公主裙,身上的标签还没有拆掉。

一看就是陆枂给她买的新衣服。

陆萱瑶能找到自己的房间,应该纯属巧合。

“额,我在写作业。”

陆萱瑶不懂什么是写作业。

但是她知道,她看中了陆莺晗手中的笔,还有作业纸。

她走进陆莺晗的房间,凑近陆莺晗。

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手里的笔。

“姐姐,这是什么?”

“这个是自动铅笔,很危险的,你不能动。”

这个自动铅笔的笔头比普通的自动铅笔还要尖锐。

陆莺晗拉开陆萱瑶跟自动笔的距离。

看见笔远离了自己。

陆萱瑶不开心的撇撇小嘴,把注意力放在了陆莺晗的作业本上。

“姐姐,这个东西叫什么?”

“这是作业本。”

“哦,姐姐我可以看一看这个作业本吗?”

陆莺晗点头,把手里的作业本递给陆萱瑶。

“哇~”

陆萱瑶看不懂,但是不代表她就不喜欢。

这种与众不同的本子跟爸爸给她买的完全不一样。

“姐姐,我好喜欢这个!你能给我吗?”

“瑶瑶,我其他的都可以给你,但是这个不行,这个是我们的学校的作业…..”

陆莺晗为难的上前,想从陆萱瑶手中抽走自己的作业本。

陆萱瑶就跟脱缰野马一样跑出她的房间。

陆莺晗的眉头一下子皱的紧紧。

马上从椅子上跳下来,追上陆萱瑶的脚步。

陆萱瑶脸上的笑容灿烂,一脸的到战利品的笑容。

但是小短腿的她怎么可能比的过陆莺晗?

很快后来居上,就被陆莺晗堵住了去路。

“瑶瑶乖,把这个还给姐姐。”

什么奇葩的兴趣。

喜欢什么不好,喜欢作业本?

“不!我拿到了!就是我的了!”

陆萱瑶抱紧对她来说,还有点大的作业本,弓着身子不让陆莺晗碰到。

却还是被她从缝隙中抓住了作业本的边缘。

两人开始在走廊

争夺作业本…..

“嗯~嗯!我,我的!!”

陆萱瑶快要急哭了,语气里都是不满的反抗声。

“瑶瑶,乖!!还给姐姐!”

陆莺晗不敢太大力,只是一点一点的从她手中抽出来。

当作业本从陆萱瑶的怀里抽出。

这个小奶团直接一屁股坐倒在地。

没有得到自己喜欢的东西。

而且是从自己怀里重新回到姐姐那边。

陆萱瑶委屈的哭了出来。

要多大声,就有多大声。

响彻了整个别墅。

“瑶瑶!!”

何姝跟陆枂两人直接冲了出来。

训着声音来到走廊。

何姝心疼的抱起陆萱瑶,在怀里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脑袋。

“怎么了瑶瑶?啊?别哭别哭!告诉妈妈!怎么回事!”

陆萱瑶哭到大喘气。

抽噎着红着眼睛,委屈巴巴的伸手指向陆莺晗。

“姐,姐姐…..”

两人这才发现对面还有一个陆莺晗站着。

没等陆萱瑶说完话。

何姝直接凶狠瞪着眼看向陆莺晗

“你干什么!你对妹妹做了什么!!你还有没有良心??”


顾舰森一下请假,就请了好久。

她请假了几天,蒋一白就担心了几天。

他还去找了赵老师,想询问顾舰森的家庭地址在哪里。

但是得到的,都是赵老师不上心,或者有点不耐烦的语气。

而且赵老师还给了他看顾舰森家里的基本资料。

毕竟这个班级的孩子,自己还是惹不得。

蒋一白认认真真的,从头到尾看了好几遍。

愣是没有看到她的家庭住址。

“她怎么没有家庭地址?”

蒋一白有点疑惑,但是超过疑惑的,是他浓浓的担忧。

上一次早晨,被那群女生围住,他就明白顾舰森肯定是被人盯上了。

结果第二天,就等不到她的人了。

他看向后头坐着的顾柒柒,定下心,走到他面前。

“你知道顾舰森的家在哪里呢?”

顾柒柒看向来问自己的蒋一白,他的嘴角向上扯了扯。

“怎么?你不是顾舰森的好朋友吗?到现在都不知道她家住哪里吗?”

顾柒柒身上的傲气直接让蒋一白的瞳孔收缩了一下。

他的脸色变得跟以往不一样,丢掉了以往的可爱清冷。

他阴恻恻的眼神跟顾柒柒幽暗的双眼对视。

两人之间没有说一句话,但是以他们为中心,班里的人没有一个敢上去。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但是好可怕!”

“我上完厕所,都不敢从后门过,直接绕一圈回来…”

“蒋一白之前是这样的性格吗?”

“他之前是不是这样的我不清楚,但是我只知道,他这样改变,跟顾舰森有很大的关系。”

“所以顾舰森怎么没来?”

“不知道啊,可能生病了?”

同学们都在猜测顾舰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蒋一白跟顾柒柒对视很久,忽然放松了身体。

“好吧,你也不知道。”

“你怎么就确定我不知道?”

顾柒柒轻笑一声。

蒋一白水灵灵的大眼睛白了一眼顾柒柒。

“你要是知道,你早就会说一些更加嘲讽的话,你的性格,要是真知道,会不说几句?”

顾柒柒。

完败。

好吧,他确实会这样。

被人戳穿是一件很不爽的事情。

他刚刚还有点傲气的脸色,直接变的黑漆漆起来。

蒋一白见到顾柒柒的脸色一下子变的不友善起来。

他的心情一下好起来。

头也不回的直接回到自己的位置,不管顾柒柒的眼神有多难看。

回到位置上的蒋一白,也就得瑟了一会儿。

随之而来的是浓重的不甘。

不行,等下一次顾舰森回来,自己要好好的问一问!

在家里的顾舰森,接受了刘管家无微不至的关照,脸色逐渐好转。

蜡黄的皮肤也变的稍微白皙一点。

整个人的精神看起来也比之前好上几倍。

“嗯,状态不错。”

看着桌子上自己的设备,还有绣了一半的香囊。

自重生以来,她的心第一次得到了满z足和充足感。

“咚咚咚。”

“谁?”

“是我。”

陆枂的声音传入顾舰森的耳朵。

正在休息的顾舰森马上站起身,把桌子上的东西,全部都收起来,打开了门。

“什么事情?”

“过来跟你说一声综艺的事情。”

顾舰森的眉毛跳了跳

“这么快?”

陆枂问也不问顾舰森,直接走进她的房间,直接坐在她的床上。

顾舰森的眉毛微不可查的皱了皱。



待会儿让刘管家把这个床单给扔掉。

“这个是你的个人账户的卡,之后的出场费会直接打在这个卡上面。”

陆枂观察着她的表情,率先把放在文件下面的卡拿给她。

小说《全家团宠也没用,绝不原谅!》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谢北懵懵的点头,王导见还不迷糊饿谢北,他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要抓紧时间,看看教莺晗什么技能。”

王导这句话,直接让谢北清醒一半。

他奋力的睁着自己的眼睛,让自己清醒。

“我知道了,我先去叫莺莺起床。”

谢北告别王导,回到房间里,陆莺晗已经起来,听话的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早上好谢北爸爸。”

专属小孩的声音还是迷糊的,又奶又惹人怜爱。

谢北上前揉了揉她的脑袋。

“我们起床,今天的任务是去山上挖野菜。”

陆莺晗点点小脑袋瓜,表示自己明白,抓起在自己身旁的衣服,准备穿衣….

露出一截光滑的手臂,谢北瞟了一眼,转过头….

猛的转回来,他纽扣也不扭了,来到陆莺晗身旁,抓住她刚刚伸出的那只手。

“你昨天受伤了?在哪里磕到的?”

陆莺晗这下冷意都不见了,她的心脏通通打鼓。

“昂我也不知道….”

这个是卷发女上一次殴打留下的,有些地方打的很重,到现在都没有好…

手臂上的淤青让谢北心里有一点担忧。

“站起来,让我看看你哪里还有伤。”

这下轮到陆莺晗不动了。

这要是给谢北看她身上有没有伤,那些还没有好的伤口就说不清道不明了!

“我….我….就这一个地方。”

这是陆莺晗首次没有顺着谢北的话来。

奇怪的反应还有抗拒检查的情绪,让谢北的眉头蹙的更紧….

【什么情况?】

【一大早这里氛围怎么就严肃起来了?】

【陆莺晗手臂上有淤青,谢北担心她身上还有其他伤在要检查,陆莺晗头一次没有听话。】

【什么伤?】

【(图片)这个淤青,好像手臂上还有一些。】

【…..感觉有点奇怪。】

【我也觉得,淤青的范围好像有点广,而且形状很奇怪….】

【我学医的,这个不是摔的,这是殴打造成的,我以我在XX医大的名誉为担保,这就是被人殴打后造成的。】

什么?!

“王导!你看评论!”

后台的工作人员赶忙叫住了王导,让他看看直播的屏幕,公屏上网友们的评论。

王导凑近手机,看着谢北这个直播间活跃的公屏。

脸上的脸色逐渐黑起来。

但也就一会儿,他恢复神色

“让事情发酵,到时候看看陆家那边怎么做,我们太早就把他关掉,这样更加有鬼。”

王导说的不错,现在关掉的话,那就证实了陆莺晗被打的事实。

谢北抓住被子的手开始逐渐用力。

但是陆莺晗怯懦的眼神让他还是松开了双手….

“行,我知道了,但是你手臂上的伤,我要给你涂药,可以吗?”

他最终还是上前询问了陆莺晗,小心又温柔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眼底的戾气开始逐渐聚集…

陆莺晗看了眼还在外头的工作人员,纠结了一下,她点了点头。

谢北马上向剧组问药,工作人员默契的什么话都没说,把摄像头给稍微偏移一下。

不让直播间的人看清楚他们上药时候的样子。

【嗯?为什么上药不给我们看?】

【上手臂上的药又没关系,转摄像头干什么?】

【这不是就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所以陆莺晗真的是被打的?】

【不知道啊,但是看孩子那样,可能真的是。】

【别乱说话,如果不是,你们这些说的话被有心人传出去,你们自己知道结果的。】

【…….】

网友们激动过后,被这一段话浇灭了兴致。

纷纷选择了闭嘴。

谢北拿过剧组的药膏,来到陆莺晗面前,窝在被子里的陆莺晗也乖乖的伸出自己的手臂。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