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荒岛之美女如云畅读全文

荒岛之美女如云畅读全文

光暗梦缘 著

现代都市连载

《荒岛之美女如云》是作者“光暗梦缘”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姜汪姜汪上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则就是……没有规则。”“你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只要活下来拿到通行证就可以,通行证一共只有十张,藏在岛上的任何地方,你们的比赛会开放给世界顶级富豪欣赏,并且可以对你们下注赌,永远不要让自己被淘汰掉,记住了。”“如果淘汰呢?”“允许掠夺,如果你干掉对手,你可以自动获得他积累的财富以及装备。”突然血蝶诡异的笑了:“比赛随时可能开始,祝你们......

主角:姜汪姜汪上   更新:2024-01-26 02:2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姜汪姜汪上的现代都市小说《荒岛之美女如云畅读全文》,由网络作家“光暗梦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荒岛之美女如云》是作者“光暗梦缘”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姜汪姜汪上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则就是……没有规则。”“你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只要活下来拿到通行证就可以,通行证一共只有十张,藏在岛上的任何地方,你们的比赛会开放给世界顶级富豪欣赏,并且可以对你们下注赌,永远不要让自己被淘汰掉,记住了。”“如果淘汰呢?”“允许掠夺,如果你干掉对手,你可以自动获得他积累的财富以及装备。”突然血蝶诡异的笑了:“比赛随时可能开始,祝你们......

《荒岛之美女如云畅读全文》精彩片段


海边悬崖,暴雨如骤,巨浪滔天。

波涛像是愤怒的狂魔,疯狂在海面上肆虐,尽情的发泄怒意不断拍打海岸崖壁,发出轰隆隆的声音,天空乌云密布如同快要压到头顶一样,将天空笼罩的更加黑暗了一丝丝。

一辆出租车驶过,姜汪提着行李踉跄下车。

身后司机带着一丝鄙夷咒骂:“妈的,晦气,拉这么远钱都不多给一分。”

姜汪失魂落魄的站在海边码头前发呆,仰天望着大雨,眼神茫然而又绝望。

眼前海面巨浪滔天,哪有什么偷渡的船,自己怕是又被人骗了。

他本来只是一家互联网创业公司的本分小老板,日夜打拼逐渐有了点起色,找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女朋友,生活逐渐步入了正轨,就在幸福生活向他招手的时候。

心性善良耿直的他,帮助合作伙伴担保了五百万的贷款,万万想不到从此噩梦开始了。

这个合作伙伴竟然联合他的女朋友,一起卷了公司所有的钱跑了。

不仅如此,女朋友竟然用他的名义借了复利的高利贷一千万,一瞬间他彻底崩溃了。

高利贷,担保贷款,订单不能履约,加上公司员工发不出工资的打击让他简直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还钱,你个狗东西,怎么不去死呢?”

“没钱开个屁公司,丢人现眼,东西我先拉走了,等有钱了赎回吧。”

“今天我泼油漆是给你面子,明天我弄死你,没钱你就去卖肾,卖身,反正钱一分不能少。”

回想起讨账的人群无休止的谩骂与围堵,不堪重负的他想到了死,彻底的解脱掉。

此时,有一个网上人联络他,可以帮他偷渡到国外重新开始生活,于是他就变卖了一切凑了五万块转过去。

结果被通知,在这个废旧码头等着,骗子,都是骗子啊。

就在想要跳下去的瞬间,突然远处响起汽车鸣笛声。

一辆黑色豪华奔驰车闪着雪亮的大灯驶过,来到他身前停下。

一个身穿黑西装的中年男人撑着伞下车,看着姜汪眼神带着鄙夷笑着:“范先生,你的钱逾期那么久,打算什么时候还?”

“你有病吧,我还不起,我都他妈要死了,你还来逼我?”

姜汪实在有些无奈了,感觉太他妈荒唐了,这个该死的世道,马上就要死了还有人逼债?

“你以为死了,债就还清了吗?”

黑衣人嘴角泛起一丝阴冷嘲讽:“那可是几千万的债务,你的命值钱吗,你死了没关系,我会跟你母亲要,她不是退休了还有套房吗,还有你妹妹长得蛮漂亮的,啧啧,送去接客也不错,直到还清为止。”

“艹你妈,该死的,你敢。”

姜汪情绪彻底失控了,愤怒的咆哮一声,眼睛顿时血红,自幼丧父的他,母亲妹妹是他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是绝对不容许任何人触碰存在。

“我欠的钱,大不了把我的命拿走就是了。”

他疯狂咆哮,猩红的眼神似乎要择人而噬一般,咬牙捡起一块石头举起恶狠狠瞪着黑衣人:“如果你敢动我的母亲妹妹,我就跟你们拼命,不信试试。”

姜汪当过兵,身体素质很好,此时一旦拼命竟然让黑衣人都有些心惊。

“既然你这么说了,也不是不可以!”

黑衣人忽的笑了,摇摇头带着诡异的笑容:“还有一个办法,你替我们公司参加一个比赛,所有的账可以一笔勾销,赢了还有一大笔的奖金,输了吗……”

“死!”

姜汪看着黑衣人吐出这么残酷的字眼,一时愣住了,什么比赛?

“你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戴上头套,上车。”

黑衣人扔出一个头罩,转身走上车淡淡:“不要多问,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姜汪并没有迟疑。

对啊,死都不怕了,还怕什么狗屁的比赛吗?

汽车沉默的在风雨中行驶,最终来到一个神秘的私人码头停下。

“下车!”

当姜汪带着头套被几个神秘人拖到码头的时候,他的眼神闪过一丝疑惑。

因为此时码头上已经站着上百人,都带着头套看不出模样,他们都被黑衣人押着,好像遭遇跟他差不多似的。

此时一艘巨大无比的的游轮驶过,所有人如同牲口牛羊一般被黑衣人驱赶上了船。

进入舱门的一瞬间,两个面无表情的黑衣人直接拖过他,摘下头套对比了照片之后点头。

“目标正确!”

随即一个满脸横肉的胖子蛮横的拉开他的袖子,用一个机器恶狠狠压了上去,砰!

随着一阵火辣辣的剧痛,姜汪发现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一个号码088的纹身。

“进去吧,记住这个号码,以后你就是088号。”

胖子冷冷说完,直接将姜汪恶狠狠推搡了进去。

船舱很大,里面聚集了足足好几百人,男男女女。

他们好像来自各行各业,有暴躁的保安,醉醺醺的酒鬼,还有惊慌失措的保洁员,混不吝的混混们,甚至还有茫然四处张望的小萝莉……

旁边一个混混模样的人正围着一个身穿连衣裙的漂亮女孩不断地骚扰,吓得那个女孩不断后退。

“哎呀,妹妹,别怕让我摸摸,等到时候我带你啊。”

混混嬉皮笑脸拉着女孩的手不断摸索:“这么漂亮都来送死?”

“别过来,闪开。”女孩拼命后退吓得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干嘛呢?”

义愤填膺的姜汪上前阻止拉住那混混:“你干嘛呢?”

那混混猛然转头眼神带着嘲讽:“哎呀,在这里还有跟你爷爷我装大哥的?”

“信不信老子弄死你?”混混狞笑撸起袖子,挥舞拳头准备砸过。

突然远处砰的一声枪响,一根细长电线骤然飞出钉在嚣张的混混脑门,一阵嗡嗡声电流涌动,顿时混混仰头栽倒在地不断地抽搐,浑身被电的冒起白烟。

姜汪吓得打了个激灵赶紧后退。

一个手持电击器的黑衣人冷冷走过环视四周:“敢闹事者,直接淘汰掉,扔进大海。”

所有人都惊呆了,顿时对于这个即将开始的比赛也充满了不安与极度的恐惧。

气氛死一般的沉重,没有人再说话,甚至没人敢动一下。

“女士们,先生们。”

一个带着面具,身穿血红色长裙的优雅女人缓缓走出,踩着混混的身体面无表情走过人群,来到台前:“欢迎大家参加这个比赛,绝地大富翁。”

看到所有人惊恐万状的眼神,女孩忽的笑了身影带着阴寒:“我是你们的向导血蝶。”

她轻轻摆摆手揶揄道:“恭喜你们,不费力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迅速有带着面具的黑衣人直接将混混拽着双腿拖走。

“你们都是被全球富豪随即挑选出来的预赛选手,一共300,不299人,会送到一个公海的荒岛上,开始不限日期的求生比赛。”

“那我们怎么出来呢?”

一个厨师打扮的胖子有些疑惑地问道。

血蝶冷冷看了一眼胖子,眼神泛起一丝冷漠:“问得好。”

“比赛很简单的,想尽一切办法活下来,最后找到通行证,你就可以离开了,然后获得一笔钱足够挥霍一辈子了,或者自愿进入下一轮,无限的轮回拿到大奖为止。”

“我们能拿到多少钱?”

“终极大奖,第一名100亿美金加太平洋的一座私人岛屿,第二名10亿美金加一栋古堡别墅,第三名一亿美金,从上岛开始,财富开始积累,从第三天开始,每存活一天就可以获得一万块,你可以指定家人接收,存活三十天就可以拿到三十万哦,活得越久拿的越多,大家努力。”

听到这句话,姜汪怦然心动,那不错,只要找个地方躲起来,那不是比什么都爽了?

“当然,岛屿上我们会设置很多刺激的障碍,也有很多未知的危险,任何懈怠是不可能的,所以你们要努力了!”

血蝶淡淡看着所有人:“因为在陌生的公海,所以比赛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你们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只要活下来拿到通行证就可以,通行证一共只有十张,藏在岛上的任何地方,你们的比赛会开放给世界顶级富豪欣赏,并且可以对你们下注赌,永远不要让自己被淘汰掉,记住了。”

“如果淘汰呢?”

“允许掠夺,如果你干掉对手,你可以自动获得他积累的财富以及装备。”

突然血蝶诡异的笑了:“比赛随时可能开始,祝你们好运了……”

看着血蝶的眼神,姜汪忽的一阵惊恐,太熟悉了,那不是自己前女友的眼睛吗?

妈的,阴谋?

愤怒的姜汪刚要说什么,船舱之中突然弥漫起一股白色催眠雾气,所有人昏昏沉沉噗通倒了下去!


姜汪三人顺利回到了之前发现的那个山洞,找了块较平的地方把5号老人放下后,就忙着生火了。

唐欣悦看着慢慢升起的火堆,不自觉往前靠,瘦小的身子在微微颤动。

姜汪拿出军刀,削尖了几根木立于石地上,然后从背包拿出了自己的衣服开始晾干。

唐欣悦的眼眸跟着闪动了几下,又低下头装作认真烤火的样子。

这一小动作被姜汪看入了眼里,“把你衣服也拿来晾干,野外夜凉,要是生病了会很麻烦。”

唐欣悦闻言抬头,看到了支起的大木架上有一大块空余,疑惑问道:“这……都是给我留的?”

姜汪看着有些小心模样的人,点了点头。

其实他想开口告诉她不用这样拘谨,但她又怕过于放肆了……

他起身拿起了野鸡,去一旁做处理,条件有限,干脆就生拔毛了。

这样虽然费力了些,但还在姜汪的能力范围内。

看着野鸡身上的斑斑血迹,他想起了背包里还装有点海水又去拿来做清洗。

姜汪看着突然出现的一包绿,皱眉道:“这,什么?”

“哦,这是我刚在丛林里摘的……野菜~”

最后两个字,唐欣悦说的很没底气,声音微弱的几乎听不见。

之前在丛林走了一通,她都没看到姜汪给的那种果子,就乱摘点草来,想着这样也可以不饿肚子过夜。

姜汪细细想着,还是没理解到位,只能摇头。

唐欣悦有些尴尬地伸出一只手掀开了布,“我也不懂,又不想饿着就摘来这些,准备今晚吃。”

“嗯,那你也还不算太笨。”姜汪认同地点了点头,支好烤鸡后就去翻找能吃的野菜。

被肯定了的唐欣悦开始有些雀跃,可马上转念一想就哀伤了。

原来她在姜汪看来是个很笨的人啊……

“哎,你在干嘛呢?”

姜汪拿起了一把酷起葱的“草”正准备分享,抬头就看到垂头丧气的就问了一句。

“没事。”

唐欣悦没有过多的言语,随手拿起了旁边的木柴折断丢入火堆中。

姜汪不明所以,把手中的“草”递到她面前,“这小根葱,你还记得在哪摘的吗?”

葱?有葱,她摘的不全是草阿~

唐欣悦兴奋地抬头,可在看到了那手中细小的像极了草的玩意,叹气道:“这分明就是草嘛,非说什么葱。”

姜汪将小根葱平放于掌心,“真是葱,自己看吧。”

唐欣悦在看到那根部的小葱头模样,信了几分,但还是有些疑惑。

“有这小根葱,我们以后的食物都不会无味了。”

姜汪伸手转动了野鸡身上的棍子,看着又低下眼眸的人,决定转移她的注意力。

唐欣悦抬头时刚好看到了姜汪把小根葱放入鸡的肚子里,保证道:“我记得在哪摘的了,明天就去全摘回来。”

很快,鸡肉混入葱的飘香就传了出来,一阵“咕噜”声响起。

姜汪看着在尴尬摸肚子的唐欣悦,笑道:“饿了,你还不快加柴烤熟它。”

唐欣悦跟着一笑,伸手忙添起了火,转头瞥见了一边的鸡蛋,“姜哥,你如何得知它是母鸡的啊?”

姜汪脱口而出:“公鸡为了求偶,会生有十分亮丽的锦羽。”

唐欣悦歪头一想,又问:“那你怎么一刀把它杀了,留着生蛋不好吗?”

姜汪反问道:“那你刚刚抓到它了吗?”

唐欣悦明白地点了点头,“有理,那么皮的鸡确实该杀。明知道我要抓它,还站着不走,欺人太甚!”

“它不走,不是挑衅你,是它的窝在那。”

姜汪被这两句话逗乐了,这女人说话实在有趣,顺叹一句:“只能说,母爱使然吧。”

“原来如此,可我们已经把它杀了……姜哥,要不我们留着这蛋孵小鸡如何?”

姜汪看着突然母爱泛滥的唐欣悦,并没开口说话,不想打破她幻想出来的美好。

鸡蛋没有母鸡还怎么孵化,而且这在野外,带着几只小鸡多麻烦哦。

唐欣悦说完后就知道不可能了,就没再追问,安静加火中。

约过了十分钟后,熟肉的香味传来,姜汪拿出了烤鸡,“熟了,可以吃了。”

说完,就伸手扯下只鸡腿递给了唐欣悦。

唐欣悦吹了吹后,咬了一大口肉,有些烫。

想吃又吃不下,只能仰头呼嘴吹气,一边用手扇风。

姜汪看着嘴里吐字不清的唐欣悦摇了摇头,动手扯下另一个鸡腿,放到嘴边呼气。

肉香顺飘入鼻中,躺地的老人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时手不自觉地擦了下嘴角。

入眼看到,一个男人一手拿着烤鸡,一手还拿着只鸡腿,另一只鸡腿在个小姑娘手中拿着。

老人抬手摸了摸他有些小疼的脑袋,咽了咽口水,轻声道:“你们,是在吃鸡吗?”

姜汪听到这句明知故问,起身走了过去,点头道:“嗯,前辈这鸡腿给您。”

对于这个神秘的老人,姜汪心里是抱有一丝敬意的。

唐欣悦不易地嚼下第一口肉,抬头赞叹道:“嗯~姜哥,这鸡肉味道真……”

“我的,给你,特香。”

没看到人的她转头去找,看到姜汪把鸡腿给了那老人,就走去把自己手里的鸡腿递给他。

姜汪拒绝道:“不用,我吃别的就好。”

看着他重新撕下块肉来吃,唐欣悦也没再坚持,低头继续吃了。

人在饿的时候,是没有太多思考的,更何况是上了岁数的老人。

老人捧着鸡腿开始大口朵颐起来,嘴里还不忘赞叹几句。“好吃好吃,肉质鲜嫩,烤的刚刚好。”

唐欣悦像找到同僚一般,跟着一起大肆夸赞了起来,一时间山洞的氛围都变得欢悦了。

姜汪在旁边出言相劝,他的厨艺哪能跟五星级酒店的大厨比啊,这两人怕要把他夸上天去了。

正当他们在欢声笑语时,一个清脆的木柴断裂声传到姜汪耳边,他赶紧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唐欣悦和老人看着面色严肃的姜汪,齐齐闭了嘴,山洞里只有火烧柴的滋烈声。

过了一会儿,唐欣悦探头小声问道:“姜哥,怎么了吗?”

姜汪仔细听着,也没听见其它异常声,脸色沉重地开口:“我进来时在山洞门口放了几根枯柴,可刚刚却听到了木柴断裂的声,这说明……”

唐欣悦被话吓得差点惊叫出声,老人眼疾手快地捂住了她嘴,示意她别出声。

姜汪掏出别在腰间的军刀,缓慢转身盯着火光处,静等着那闯入山洞的家伙出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