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版农家糖宝点石成金

全文版农家糖宝点石成金

风中的叶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完整版古代言情《农家糖宝点石成金》,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苏糖轩辕谨,是网络作者“风中的叶子”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大哥,你就放心吧,这几个小崽子从小就在河边玩儿。”苏二虎无所谓的道。苏大虎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他们家的孩子生下来,都是大的跟着小的玩儿,根本就没有大人看着,爬树下河的从小就会。苏大虎放心的走了。苏二虎带着几个小的,直奔河边。“小六,你和我下河,咱们俩用大网子,大盼,二盼……算了,你们俩就在河边玩......

主角:苏糖轩辕谨   更新:2024-07-11 04: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糖轩辕谨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版农家糖宝点石成金》,由网络作家“风中的叶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完整版古代言情《农家糖宝点石成金》,甜宠爱情非常打动人心,主人公分别是苏糖轩辕谨,是网络作者“风中的叶子”精心力创的。文章精彩内容为:“大哥,你就放心吧,这几个小崽子从小就在河边玩儿。”苏二虎无所谓的道。苏大虎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他们家的孩子生下来,都是大的跟着小的玩儿,根本就没有大人看着,爬树下河的从小就会。苏大虎放心的走了。苏二虎带着几个小的,直奔河边。“小六,你和我下河,咱们俩用大网子,大盼,二盼……算了,你们俩就在河边玩......

《全文版农家糖宝点石成金》精彩片段


苏大虎没回过味儿来,苏二虎可是醒神儿了。

这些人明显是在指,当年那个算命的,说过的那些话。

什么他们家只要生了闺女,就能够富贵绵延……

“我妹妹就是一个小闺女,我们家的日子过的好不好的,跟我妹妹没关系。”苏二虎沉着脸道。

他妹妹才出生,这些人就这样说。

以后他们家的日子,若是还这么穷,这些人不定要怎么笑话呢。

笑话他们没事儿,笑话他妹妹可不行!

苏二虎说完,拉着自己哥哥就走。

苏家的大小男人呼啦啦的走了,留下大槐树底下的一群人继续吃瓜。

“苏家不就是生了一个闺女吗?怎么就发了?”

一个年轻的小媳妇,摸了摸自己挺起的肚子,看着苏家兄弟的背影,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屑。

不过是一个赔钱的丫头片子罢了!

瞧这些人说的,不知道还以为是生了只金凤凰呢。

头发花白的王婆子,听了小媳妇的话,立刻就露出了神秘兮兮的表情。

“二狗家的,这你就不知道了吧,多年前咱大柳树村来了一个算命大师,哎哟,要说起来,那大师仙风道骨的,就象个老神仙似的,不管给谁家算命,都算的特别准……”

王婆子说到这儿,膜拜似的砸了咂嘴。

好像在回忆当年,全村跑出来算命的盛况。

同时,也是渲染一下气氛,提高一下神秘度。

果然,王婆子的话音一落,许多不知道前因后果的大姑娘小媳妇们,都眼巴巴的看了过去。

王婆子感觉万众瞩目,心里满足了。

然后,继续说道:“那大师就给老苏家算命,说他们家阳盛阴衰,阴阳失和,几代都没有生过闺女了,福气越来越薄,只有生了闺女,才会一飞冲天,财源滚滚,富贵延绵……”

王婆子说的唾沫横飞,把她从戏文里学来的那些词,直接就变成了算命大师的话。

“还有这种事儿?骗人的吧?”问话的小媳妇儿,还是不相信。

她才嫁到大柳树村没几年,根本就不相信全村最穷的人家,因为生了个闺女就会发家。

小媳妇儿说完,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脸上露出一丝骄傲。

她娘可是说过,她这肚子圆圆的,里面肯定是儿子。

生闺女有什么好?

还是生儿子好!

闺女都是赔钱货!

小媳妇儿好像是没有意识到,她自己也是她嘴里的赔钱货。

**

路上。

“大哥,你说当年算命先生……算的到底准不准?”苏老二没忍住,问道:“咱娘生了妹妹,咱家的日子真的……要发了?”

苏大虎听了弟弟的话,也想起了村子里那些沸沸扬扬的传言。

“这些事儿哪能信?”苏大虎说道:“你不记得了,前几年隔壁村老吴家,硬是有人说看到他们家,半夜里金光大照,说是他们家要发大财了,结果呢?”

“结果他们家,隔天就有人摔断了腿。”苏二虎也想起了这一茬。

“所以说,不管算命先生说了什么,妹妹就是咱们妹妹,就是咱们家的宝!”苏大虎拿出了作为大哥的派头,“以后家里除了爹娘,妹妹最大!”

苏二虎等人,自然是连连点头。

这个妹妹,可是他们好不容易盼来的。

苏家兄弟一路说着话,很快到了岔路口。

苏大虎去山脚下碰运气,苏二虎带着几个小的去河里碰运气。

“大哥,抓不到野鸡就算了,你可不能进山。”苏二虎不放心的道。

“我省的。”苏大虎憨声道:“你放心吧,大哥又不嫌命长,肯定不进山,我还没看见妹妹长什么样儿呢,山里有那个畜生在……”

苏大虎说到这儿,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眼神突然黯了。

苏二虎的脸色也变了。

欢乐的气氛突然笼上了一层沉重,就连几个不明所以的小萝卜头,也仿佛被气氛感染,停止了嘻嘻哈哈的打闹。

“大哥,你说三弟还会回来不?”苏二虎问完,眼眶都红了。

“会!肯定会!”苏大虎心里没底气,语气却是万分肯定,而且还很大声。

不知道是说给苏二虎,还是说给自己听。

好像是这样,苏三虎就肯定会回来。

“可是,三弟……还活着吗?”苏二虎语气沉重的又道。

“胡咧咧个啥?三弟肯定还活着!”苏老大一瞪眼,“三弟当初既然能从那个畜生的嘴里活下来,那就是福大命大,现在也肯定活的好好的,没准正在哪儿吃香的喝辣的呢。”

苏大虎别看平时憨厚老实,可是关键时刻,还是很有大哥风范儿的。

“大哥,三弟要是福大命大,当初就不会被老虎……”苏二虎说到这儿,说不下去了。

苏大虎一握拳头,憨厚的脸上带上了一丝狠厉。

“总有一天,大哥要亲手宰了那个畜生!”苏大虎恨恨的道。

“算上我一份儿!”苏二虎立刻道。

“还有我!”

“还有我!”

几个小萝卜头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儿,但是也跟着大声嚷嚷表决心。

气氛沉重了片刻,苏大虎又叮嘱苏二虎。

“老二,管着几个小的点儿,别掉水里淹了。”

“大哥,你就放心吧,这几个小崽子从小就在河边玩儿。”苏二虎无所谓的道。

苏大虎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儿。

他们家的孩子生下来,都是大的跟着小的玩儿,根本就没有大人看着,爬树下河的从小就会。

苏大虎放心的走了。

苏二虎带着几个小的,直奔河边。

“小六,你和我下河,咱们俩用大网子,大盼,二盼……算了,你们俩就在河边玩儿吧,别下水了。”苏二虎到了河边,直接分派任务。

虽然知道知道家里的孩子们不用担心,最后还是吩咐大盼看着二盼点儿。

毕竟,今天他妹妹才出生,家里的孩子要是真出点儿啥事儿,不是给他妹妹添话柄吗?

那样的话,他爹娘肯定饶不了他!




小糖宝眨巴眨巴乌溜溜的大眼睛,没有搭理男人,扭头去和她娘说话。

“娘,饿饿,吃饭饭。”

一边说,还一边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

苏老太太有些尴尬的看向中年男人,不卑不亢的说道:“县令大人,孩子小,不懂事儿,请大人恕罪。”

中年男人,也就是凤栖县的县令郑明,仿佛毫不在意,哈哈一笑,爽朗的说道:“小姑娘年纪虽小,福气不小,本官一进大柳树村,就已经听到了诸多传闻。”

苏老头和苏老太太,不明白郑县令话里的含义,闻言心里俱是“咯噔”一声。

闺女竟然引起了县令大人的注意,不知道是好是坏?

“哪里哪里,都是乡亲们以讹传讹,胡乱传的。”苏老头连忙道,脸上的表情更加紧张了。

郑县令却是看向苏老头,摆了摆手,意有所指的又道:“无论传闻真假,你们家小闺女碰巧找到了驱赶蝗虫的法子,总归是立了一大奇功!”

苏老头哪里敢把这么大的功劳,放到自家小闺女身上?

正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自家闺女小小年纪,已经被全村人虎视眈眈的盯着,想要定娃娃亲了。

若是身上再被县令大人,给一个立了奇功的旌表,那还了得?

更何况,这么大的功劳,自当是一县父母官的。

苏老头虽然是个种田的,也知道大小官员们对政绩的看重。

于是,苏老头躬身说道:“大人,草民的闺女不敢居功,她一个小孩子,什么都不懂,一切都是大人爱民如子,所以才得老天垂怜,受惠于大人所辖之地,发现了驱赶蝗虫的法子,一切都是大人之功劳。”

苏老头言辞恳切的,把功劳都推到了郑县令的身上。

郑县令听了苏老头的话 ,哈哈大笑。

小糖宝不由的对自家老爹刮目相看了。

她没有想到,自家老爹拍马屁竟然如此的高杆。

这话说的,简直是太圆滑了。

“哈哈哈……苏老弟,过誉了!”郑县令心情舒畅的拍了拍苏老头的肩膀。

竟然和苏老头称兄道弟了起来。

对待苏老头的态度,也愈发的和蔼了。

可见是被苏老头拍的太舒服了。

“县令大人过谦了,大人爱民如子,青天薄日,是本县百姓的福分……”苏老头拍顺溜了,索性拍了下去,直拍的苏家院子里笑声不断。

等到郑县令笑够了,苏老头词穷了,小糖宝才登场要封口费。

“伯伯,吃糕糕。”小糖宝拿出小篮子里的一块糕饼,举着胖乎乎的小手,递向郑县令。

郑县令当然不会吃小孩子的东西,但是看到小胖手里精致的糕饼,眼中闪过了一抹怀疑。

乡野之中,哪来这样的东西?

特别是糕饼上点缀着的那几粒绿色的干果,明显不是普通人家能买的到的。

甚至于在大户人家,也难以得见。

难道……只是样子看着像?

郑县令本想拒绝的手,变成了接过糕饼。

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吃了小孩子的东西。

小糖宝:“……”

这个县令难道是个吃货?

她就是虚让一下罢了。

郑县令吃了一口糕饼,脸色变了变。

眼睛不经意间,落到了小糖宝的脖子上。

瞳孔猛地一缩!

这玉佩——

--

作者有话说:

叶子这几天收到了许多礼物,叶子很高兴,在此一并谢谢大家,同时也谢谢一直支持叶子的小可爱们,爱你们




小糖宝睡了一路,晚上就有点儿睡不着了。

苏老头和苏老太太当然也睡不着。

“媳妇儿,这是剩下的银子,你收起来。”

苏老头说完,把在怀里揣热乎的银子,拿了出来。

十多个银元宝往炕上一摆,让苏老太太晃了一下神儿。

随即,脸色平静的把银子藏到了炕洞里。

苏老头,“……”

媳妇儿咋这么淡定呢?

“他爹,你说闺女这金疙瘩,到底是从哪儿捡的?”苏老太太低声问男人,“闺女从来没有离开过村子,村子里无论谁家,都不可能有金子……”

苏老头理直气壮的道:“闺女是个有福气的,全村都说咱闺女是个小福丫,土疙瘩到了闺女的手里,没准都能变成金子。”

苏老太太,“……”

老头子怕不是要疯了,这种话都能说出来。

懒得再搭理魔怔的老头子,苏老太太直接把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他爹,树大招风,人心叵测,今儿虽然嘱咐了孩子们,不许把闺女捡到金疙瘩的事情讲出去,但是难保不会有说漏嘴的时候,特别是大盼二盼还小,老二家的又……”

苏老太太说到这儿,顿了顿,不想提糟心的二儿媳妇。

于是 ,接着道:“总归,我这心里有点儿不踏实。”

苏老头沉默了。

满心的兴奋冷静了下来,心里也涌上了一股忧虑。

闺女名声太大了,保不齐就有眼红的人家,想要使坏。

特别是今天在镇上听说,最近县里有丢孩子的。

“媳妇儿,明儿告诫全家人,新衣服一律不许穿。”苏老头斩钉截铁的道:“你和儿媳妇的首饰,也不许戴出去,要戴就在家里戴。”

说完,看着自家媳妇儿,眼睛中多了一股灼热。

“媳妇儿,我给你把银簪子戴上……”

苏老太太脸上一红。

“戴上什么戴,黑灯瞎火的。”

老头子的眼神儿,让她的心竟然禁不住漏跳了一拍。

“媳妇儿,古人云灯下看美人,越看越美……”

“又混说了,哎……他爹,你住手……”

苏老太太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小糖宝连忙悲催的捂耳朵。

她什么时候才能有自己的房间呀?

小糖宝咸鱼死。

不知道她娘还能不能再给她生个弟弟妹妹……

小糖宝琢磨着可能性,总算睡过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全家人都精神奕奕。

大嫂赵春花一脸的娇羞,大哥苏大虎一脸的满足。

二哥……二哥黑着脸,二嫂钱月梅小心翼翼,满脸讨好。

小糖宝想起昨天晚上二哥房里传来的叮咣声,以及自家二哥愤怒的声音,明白二哥肯定是知道了些什么。

唉!自己的百宝囊有没有被人动过,自己当然知道。

“爹,我听人说,隔壁县闹蝗灾了。”苏大哥忽然说道。

苏老头一怔。

随即 ,全家人都向着小糖宝看了过去。

小糖宝:“……”

眨巴眨巴眼睛,莫名的感觉亚历山大。

苏二虎说道:“这次蝗虫肯定不会一股脑的往咱家地里飞!”

“对!肯定不会!”苏大虎立刻附和弟弟。

苏大嫂赵春花眼神儿热切,连连点头,“咱家有小姑了,蝗虫肯定不会只认准咱家的田地了。”

小糖宝:“……”

蝗虫还会认地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