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完整文集阅读陆北方苗欣小说阅读

完整文集阅读陆北方苗欣小说阅读

江湖望哥 著

现代都市连载

《陆北方苗欣小说阅读》是网络作者“江湖望哥”创作的都市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苗欣路北方,详情概述:黄丽娟是陈文栋当晚带来的朋友,税务局的税花。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标准美人,身材苗条,皮肤白净,脸型娇美。这几点占住之后,再加之胸部丰满,哪怕在冬天穿着薄薄的棉衣,依然难掩其中隆起的伟大。这在男人看来,确属完美无瑕。而且当晚,也不知她怎么想的,一直坐在靠路北方的身边。路北方见自己不理左雁飞,这家伙径直将目光投......

主角:苗欣路北方   更新:2024-05-16 10:5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苗欣路北方的现代都市小说《完整文集阅读陆北方苗欣小说阅读》,由网络作家“江湖望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北方苗欣小说阅读》是网络作者“江湖望哥”创作的都市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苗欣路北方,详情概述:黄丽娟是陈文栋当晚带来的朋友,税务局的税花。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标准美人,身材苗条,皮肤白净,脸型娇美。这几点占住之后,再加之胸部丰满,哪怕在冬天穿着薄薄的棉衣,依然难掩其中隆起的伟大。这在男人看来,确属完美无瑕。而且当晚,也不知她怎么想的,一直坐在靠路北方的身边。路北方见自己不理左雁飞,这家伙径直将目光投......

《完整文集阅读陆北方苗欣小说阅读》精彩片段


左雁风带着四个狐朋狗友进来吃饭,没想到会遇上路北方。

事实上就在前一天,他还约了路北方的顶头上司、政府办主任武涛吃饭,感谢他给路北方穿小鞋,派他去乡镇核查冬播情况。

听说路北方这些日子,骑辆摩托车在冬日寒风中走访所有乡镇,脸皮都吹掉了,左雁飞忍不住握着拳头大声叫好。

没想到,第二天晚上,在这小摊前,两人就遇上了。

当他远远看到路北方和帮朋友有说有笑,举杯相庆,身边还坐着萌妹子时,他就感觉武涛骗了他,更像有根针扎在他心上,令他很不爽。

“哟,这不是政府办路北方吗?”

左雁飞领着几人进来,路过路北方所坐的位置,故意停下脚步,盯着桌上的菜看了看,嘴里啧啧有声:“想不到啊想不到,你们还点了这么多菜,还喝上酒了?”

路北方并不理他,而是继续夹菜,喝酒。

这显然让左雁飞觉得很丢脸。

他头一扭,将目光停在路北方旁边的黄丽娟身上。

眼见这女孩美若天仙,当即瞳孔放大,移步过去道:“哟哟,看不出来啊路北方,你这家伙本事没有,泡妞的技术倒称一绝。这不,才被苗欣蹬了,又找上新的了?而且还这么漂亮,胸还很大呢,真不赖啊 !”

黄丽娟是陈文栋当晚带来的朋友,税务局的税花。

不得不承认,这是个标准美人,身材苗条,皮肤白净,脸型娇美。

这几点占住之后,再加之胸部丰满,哪怕在冬天穿着薄薄的棉衣,依然难掩其中隆起的伟大。

这在男人看来,确属完美无瑕。

而且当晚,也不知她怎么想的,一直坐在靠路北方的身边。

路北方见自己不理左雁飞,这家伙径直将目光投向黄丽娟,顿时让他一股怒火升腾上来!

自己受辱倒没什么,但黄丽娟是客人,今天自己作东,怎能让客人受委屈?

当即,路北方身子一站,涮地起来,双目带着犀利的光芒,盯着左雁飞道:“左雁飞,我们有过节,那是我们的事。现在,我不想理你,希望你识相点,赶紧走!”

“哟,你对谁说话呢?瞧你那态度!”

一见路北方指责自己老大,左雁飞所带来的那几个手下,自然不情愿。

其中一个中分男,抢一步到到路北方面前,眼睛一翻,朝路北方说话。

路北方见这人真有意思,奉承有钱有权之人,就像和恶狗一样,这主人还没发话呢,就冲过来了!

不过,此时路北方并不想搭理他,而是再冲左雁飞道:“你最好将你的人带走!”

“ 若是我不带走,你咬我啊?”

左雁飞知道自己单凭一个人,是铁定打不过路北方的,但现在,他有五个人,而路北方那边,带上路北方,也只有三个男的。因此,他现在很有信心将路北方拿下。

“别欺人太甚!”路北方怒目相视,正欲发火。

左雁飞干脆火上浇油,嘴角现出猥琐笑意,手朝黄丽娟一指道:“路北方,你要我走,可以呀。你这个漂亮的女朋友,借给我睡两晚上行吧?我一定会像对待苗欣一样,好好待好的。”

“哈哈!左总,你侍候得过来吗!”

“左总,你将人家第一个女朋友撬了,还想弄人家第二个女友,你这爱好,真特别啊。”

“哈哈哈,我有吗?”

……

在左雁飞和手下的哄笑声中,路北方怒了!

紫色的青筋,在额头上浮现出来。苗欣是他路北方深爱过的女人,这个女人也是他心底的疼。如今,左雁飞的话,无疑就是触碰到他的伤口,杵了他的逆鳞。

“别特玛给脸不要脸!”

路北方突然出手,电闪雷鸣之间,就揪住左雁飞的衣领,他怒瞪的眸光,像点燃的火苗:“有种你再给我说一次!”

左雁飞被路北方揪着,一时领脖冰冷,狡猾着没有说话。

但他手下,却不知路北方的历害。

为了替左雁飞出头,其中一高个,年龄估计二十来岁。此时嘴里阴阴道:“老大,咱们说又怎么了?他女朋友被你睡了?还不让说了?”

几乎就在说话间,这人紧握的双拳,已朝路北方袭来。

路北方岂是这等平庸之人偷袭就能得手?

突感一阵疾风传来,说时迟,那时快。

路北方突然松开左雁飞,拳头疾舞,就像铁塔一样,迎着这人挥来的拳头,正面狠狠一击。

只听拳头相击噗一声 ,这年轻人立马着了道似的,身子一缩,蹲了下去“哎哟”直叫。

这个家伙怎么也想不通?路北方明明挥的是拳头,可怎么感觉像一记铁锤,锤在在自己手上?

眼见路北方松开了自己,左雁飞赶紧身子后退,嘴巴却朝身后的三人大吼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吃屎的啊?给我干他!”

听了左雁飞的话,这几个年轻人不顾颜柳玉和陈文栋的阻拦,越过几人直朝路北方扑来。

其中有个家伙,挥起凳子就朝路北方砸去,桌上菜汤碗筷,有些打落在地,甚至还泼在阮茗雪的衣服上。

路北方倒是临危不惧,他站在几人的面前,将在部队那套发挥的淋漓尽致。有一个人冲过来,他脚下盘蛇出洞,一脚将那家伙扫倒,任他吃了个狗吃屎。

另一个家伙拎着板凳砸来,众人都倒吸口凉风。但见路北方胳膊不慌不乱,更没有躲开的意思,硬着胳膊一挡,只听啪地一声,这家伙挥着板凳朝后弹了一下,路北风的身子却稳若磐石。

就在电光火石之间,路北门突然出手,伸手一把揪着拎板凳的家伙,一把揪过来,牙关一咬,接着,砰地出拳!

这家伙顿时感觉嘴角一凉,蹲在地上满嘴咯血,牙齿都不知掉了几颗。

“左雁飞,你不是要他们上吗?你来啊!来啊!”路北方铁塔般立着,怒视着退后好几米的左雁飞,手指勾了勾,让他上来试试。

眼见自己的三个手下,就在路北方抬腿举手之间,被他驯得服服帖帖。左雁飞自知不是对手,哪还敢正面迎敌,而是冷冷一笑,自拾脸面道:“路北方,我知道你有两下子!但是……现在这社会,有两下子,也莫过就是花拳锈腿。到时候,我让你有苦头吃!你给老子等着!”

左雁飞说完,带着受伤的几人匆匆离去。

当然,他咽不下这口气!

从街头回来,他故意捂着嘴巴,跑到自己的老爸、县常委左秋那里告状。

一看左雁风的脸红着,听说他带去的几人,都被路北方打了!当即,左秋将加桌子一拍,嘴里暴吼一声:“好大个胆子!打狗还得看主人呢!这路北方……娘的,给我通知公安局,先将他搞起来再说。这一次,我一定要他死得很难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