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薄情凝望小说

薄情凝望小说

梁聿行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梁聿行忽然停了动作。从他眉目间垂落的绸缎丝带,轻荡在我的颈侧。我疼得直哭,指尖早已无意识地深深掐入他手臂的皮肉。原本握住我腰的大手,不知何时松开。我整个人都被他揽入怀中。

主角:周嘉述梁聿行   更新:2023-10-25 10: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嘉述梁聿行的美文同人小说《薄情凝望小说》,由网络作家“梁聿行”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梁聿行忽然停了动作。从他眉目间垂落的绸缎丝带,轻荡在我的颈侧。我疼得直哭,指尖早已无意识地深深掐入他手臂的皮肉。原本握住我腰的大手,不知何时松开。我整个人都被他揽入怀中。

《薄情凝望小说》精彩片段

我下意识地想要推开他。

但轻吻之后,却是被贯穿一样的剧痛。

梁聿行忽然停了动作。

从他眉目间垂落的绸缎丝带,轻荡在我的颈侧。

我疼得直哭,指尖早已无意识地深深掐入他手臂的皮肉。

原本握住我腰的大手,不知何时松开。

我整个人都被他揽入怀中。

凌乱贴在脸侧的湿发,被他修长手指拂开。

滚烫却又温柔入骨的吻,再一次落下。

在我逐渐适应,神思恍惚的时候。

他再一次将我倾轧身下。

中途我曾有过短暂的失去意识。

所以我并不知道。

梁聿行在那一刻,扯下了蒙住眼的丝带。

光影氤氲的卧室里,他望着我的脸。

一寸一寸地从我的眉心吻下。

第二天我睁开眼时,发现自己已经换了干净柔软的睡衣。

床榻另一侧是空的。

仿佛昨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幻象。

艰难地起身洗漱,下楼用餐的时候。

州叔告诉我说,梁聿行已经按照约定,在昨夜离开了。

我在餐桌前坐下。

想到昨晚他的逾距孟浪。

想到最后自己不受控地跟着沉沦。

后颈不由有些发烫。

「钱给他了吗?」

「按照约定已经支付了三分之一,余下的部分,在您确定怀孕后,会一起支付给他。」

我点点头,不再多言。

11

洲际酒店。

梁聿行早已换掉了身上那套平价衣裤。

他在顶层的私人游泳池游完泳。

老宅的管家已经等在客厅。

「太太得知您这些日子在京,要您晚上一起吃饭。」



「太太得知您这些日子在京,要您晚上一起吃饭。」

梁聿行随手将浴巾丢在一边,哂笑了一声:「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过完年您就二十八了,也不怪太太着急。」

梁聿行走到冰箱前,随手取了一瓶水。

湿透的黑发随意后拢,露出方正的额头和飞扬入鬓的长眉。

「急什么,过些日子,说不定她就要做奶奶了。」

梁聿行喝了口水,对自小看着自己长大的管家调笑了一句。

管家吓了一大跳:「我的大少爷,您可不能玩这么大。」

「咱们陈梁两家就你一个祖宗,将来的小少爷小小姐,那可比金疙瘩都贵重,哪儿能这样随随便便的……」

「将来的少奶奶也要明媒正娶八抬大轿的!」

「我当然知道。」

梁聿行在沙发上坐下来,垂眸看着左手臂上那道尚且清晰的齿痕。

想到那一夜,眉目之间就渐渐染了温柔之色。

12

事不如愿。

例假只晚了一日,却又照常而来。

我从洗手间出来,坐在沙发上,不免有些颓然。

这段时间外面的风波越闹越大,而爷爷已经陷入深度昏迷。

医生说,最多也只能撑一个月。

我叫了州叔过来。

「联系一下梁聿行,下个月,再试一次吧。」

「是,大小姐。」

我站起身,向外走了几步,却又停下看向州叔。

「把规矩再好好给他讲一讲。」

如果不是不想再重新面对一个全然陌生的男人。

我应该不会再找梁聿行。

毕竟那天晚上,他可不止逾距了一次。

13

与梁聿行再次见面的前一天。

我在一次宴会上遇到了周嘉述。

让人有些意外的是,他没带着他那位未婚妻小唯。

远远看到他后,我就移开了视线。

今日是世交家的宋伯母寿辰。

我之所以选择参加,也是想要和父母生前的旧友重新走动起来。



只是,很显然我想的还是太天真了一些。

人走茶凉的道理我早已明白。

但今日体验到的却更直观。

从前和周嘉述虽然是地下恋,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那三年,我确实是沾了周家的光,才能有一寸立足之地。

但如今周嘉述宣布婚讯,我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

谁还会正眼相看。

擎起的酒杯,尴尬地停在那里许久。

宋伯母方才像是刚刚看到我一样,与我碰了杯。

但显然,没有任何想要和我寒暄的意思。

我自然也不会自讨没趣。

敬了酒就走去了一边僻静角落。

被人这样冷淡不给脸面,我的心情实在是糟糕透顶。

不知不觉就多喝了几杯。

周嘉述不知何时走了过来。

「许颜。」

他一如既往地高高在上打量着我。

但我却不再像从前那样,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地想要维系和他的关系。

「周先生。」

冷淡打了招呼,我就要起身走人。

周嘉述却拦住了我。

「许颜,前几天我去看过爷爷,他的情况不太好。」

「是,医生和我谈过了。」

周嘉述的声音好似温和了几分:「许颜,最近许家的风波我也听说了……」

「周先生想说什么?」

我平静却又疏离地看着周嘉述。

年少时我是真的很天真很傻。

我以为我们从小就认识,青梅竹马一起长大。

我以为许家对他们祖孙有大恩,他就一定会善待我,对我好。

可我却全然忽略了,一个男人不喜欢你的话。

恩情也是无法束缚住他的。

而我们许家挟恩图报,也是小人之举。

说起来,周嘉述也算不上对不起我。

毕竟感情的事,从来不能勉强。

14

周嘉述缓缓上前一步,轻轻握住了我的手。

「许颜,如果你不这么倔的话,我未尝不会帮你。」

「帮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