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夏云渺谢允

夏云渺谢允

夏云渺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一阵白光后,夏云渺的心好像忽然一空,可眼泪却止不住流。她捂住心口,手在颤:【系统,不是屏蔽感情了吗?为什么……我还是难受?】系统沉默了几秒,才缓缓低叹:【对不起,你执念太深,系统无法屏蔽。】夏云渺一怔,原来她已经这么爱谢允了吗?

主角:夏云渺谢允   更新:2023-10-10 11:3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云渺谢允的美文同人小说《夏云渺谢允》,由网络作家“夏云渺”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阵白光后,夏云渺的心好像忽然一空,可眼泪却止不住流。她捂住心口,手在颤:【系统,不是屏蔽感情了吗?为什么……我还是难受?】系统沉默了几秒,才缓缓低叹:【对不起,你执念太深,系统无法屏蔽。】夏云渺一怔,原来她已经这么爱谢允了吗?

《夏云渺谢允》精彩片段



夏云渺攻略谢允的第五年,他宣布了和她姐姐夏珍珍的婚讯,并给她开出了十个亿的分手费。

系统当场宣布夏云渺攻略失败,将在10天后死亡。

夏云渺盯着黑卡,喉咙发紧:“如果我不要这钱,你……”

男人的嗓音带着餍足后的暗哑,却透着不容抗拒:“你应该明白,我最喜欢的是你的听话。”

夏云渺明媚的脸,一瞬脆弱。

谢允套上衣服,不由分说把黑卡塞进她的手中,冷漠吩咐:“拿着它,退圈出国吧。”

话如利刃,刀刀正中夏云渺的心口。

夏云渺声音微微颤抖,手也攥得更紧:“你要赶我走?如果我告诉你,离开你我活不了,你……”

谢允神色一冷,直直盯着她:“要我提醒你,我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夏云渺彻底僵住。

当初为了攻略谢允,她跟他签了‘替身协议’,在谢允面前扮演夏珍珍,而谢允捧她做大明星。

可是这五年来,谢允会在她被欺负的时候力挺她,说她是他的人,会在她生病的时候,整夜照顾她……

她以为,自己这个替身能上位了。

这时,系统在脑海中劝她:【宿主,任务已经判定失败,谢允不爱你,你怎么纠缠都没用,还不如拿着钱过好最后十天。】

“抱歉,是我失态了。”

夏云渺一点点冷静下来。

谢允看着她通红的眼尾,反而收起面上冷意,抬手把人拉到怀里:“乖,只要你不打扰我和珍珍,我会去国外看你……”

总统套房温暖如春。

男人理所当然的话狠狠扎进夏云渺的心,把情意剜的稀碎。

她拔掉骄傲的玫瑰刺,才伪装出来的温顺,差点崩散。

【宿主……】系统怜悯。

一路走来,它知道夏云渺是真的对谢允动了心。

几秒后,夏云渺用平生最好的演技强行扯出笑,一点点推开谢允:“谢总大方,但看望就不必了。”

“真正的夏云渺不喜欢白裙子,不乖巧也不温顺,您可能欣赏不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女人的自嘲让谢允黑脸,可这一次,夏云渺没有像从前那样马上讨好道歉,他沉脸等了三秒,而后摔门离开。

套房很快寂静。

手里黑卡的边角硌得夏云渺手心生疼,她硬是强忍着没松手。

“叮咚——”

手机忽然响起‘特别关注’的提示消息,她才缓缓回过神,拿起手机,谢允的微博消息就弹了出来——

#谢某此生,唯爱未婚妻夏珍珍一人。#

配图是他和夏珍珍的牵手照。

消息很快登顶热搜第一,而‘夏云渺’这个名字也强行被扯上热搜——

#夏云渺豪门梦碎!#

#谢氏娱乐删除女星夏云渺所有宣传,疑似雪藏!#

夏云渺越看,心口越窒息。

【宿主,你的手不痛吗?】

系统忽然出声提醒,夏云渺这才回神,却发现自己握卡的手已经鲜血淋漓。

凝着发颤的手,她眼眶不受控湿润:【……痛啊,系统,反正都已经攻略失败了,能帮忙屏蔽我的感情吗?】

【好。】

一阵白光后,夏云渺的心好像忽然一空,可眼泪却止不住流。

她捂住心口,手在颤:【系统,不是屏蔽感情了吗?为什么……我还是难受?】

系统沉默了几秒,才缓缓低叹:【对不起,你执念太深,系统无法屏蔽。】

夏云渺一怔,原来她已经这么爱谢允了吗?

可手机页面上,谢允手上的婚戒有多璀璨就有多讽刺,她难堪闭上眼:【既然你断不了,那我自己来。】

说完,她拿出手机登录微博账号,@了谢允,发了一句话——

#祝订婚快乐,感谢谢总十个亿的分手费#

消息一发出,即刻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议论纷纷。

“谢总都官宣订婚了,夏云渺你怎么还倒贴?”

“贱不贱啊,上赶着认领小三,亏我从前还喜欢你做过你粉丝,真是呕了!”

“夏云渺滚出娱乐圈!”

接到谢允质问电话时,夏云渺并不意外。

而一接听,就传来男人愠怒质问:“夏云渺!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赶紧把微博删了!”

谢允平时很少动怒,但这五年来鲜少的几次生气都是因为夏珍珍。

她曾一次又一次妥协,可现在,她既然要亲手斩断这段错爱……

夏云渺用平时最好的演技反问:“谢总,我们的协议已经结束了,我为什么还要听你的?”




或许是第一次被拒绝,电话那头的谢允都诧异到说不出话。

“谢总要没其他的事我就挂了,我开着车呢。”

“大半夜的,你去哪?”

夏云渺沉默了一秒,故做高兴:“从前一直听说‘天上人间’是男女天堂,感谢谢总赞助的十个亿呢,我要好好体验一把了。”

话落,男人骤然接话,语调怒到极点:“你疯了?你以为这样故意气我就能威胁到我订婚?”

“刺啦——”

夏云渺一颤,车子差点撞上绿化带。

她握紧方向盘,手脚都在抖,半响都缓不过来。

嘴里却倔着:“谢总误会,我只是想开了而已,您大可放心,我不会去打扰您和夏珍珍的。”

她只不过是要死了,想要个体面而已。

……

一个小时后。

‘天上人间’不愧是海城最豪华的销金窟,随处可见的奢靡。

夏云渺走进去,大气扬了扬手中的黑卡:“把你们新来的小帅哥都叫过来伺候!姐姐有钱,十个亿!”

话落,身后忽然传来惊讶一句:“妹妹,就算阿允和我订婚了,你也不该赌气自甘堕落呀。”

夏云渺回头,只见夏珍珍和冷脸的谢允就站在身后。

还不等她反应,男人撇开夏珍珍,大步走来,狠狠拽住她:“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给我回去!”

视线和男人对焦,他眼中除了鄙夷就是怒火。

夏云渺被刺的一痛。

她压着胸腔的酸涩,轻浮笑着:“谢总好不讲理,这里开门做生意,你们能来,我为什么不能来?”

女人娇媚笑着,是这五年都不曾有过的风情,谢允有一瞬失神。

察觉到周围男人纷纷觊觎的目光,他的气压瞬间低沉十度。

大手狠狠用力:“夏家书香门第,你这样丢夏家的脸,就没想过你家人痛心?”

夏云渺笑意一滞,心头无限悲凉。

但凡谢允真正在乎她一点,就不会说出这样可笑的话……

她前年被夏家认出是走丢的小女儿,她带着满腔的喜悦,熬夜亲手做了一个蛋糕,带去见夏家人,却只得到五个字——

“上不得台面!”

夏家没人承认过她。

他们永远不会为一个孤儿院长大,没有教养不懂礼数的野丫头痛心。

敛下眼底的痛意,夏云渺迎上男人的冷眼,故意问:“谢总这么阻拦,该不会是心疼你给的十亿分手费吧?”

“我缺那点钱?”谢允冷嘲。

夏云渺趁机抽回手,冲谢允无所谓一笑:“既然如此,那就麻烦谢总和您的未婚妻别拦我。”

再阻挠下去,她快绷不住了。

说着,她侧身抓住一个年轻男人的手:“带我去你们这最豪华的套房,只要让我开心,十个亿就都是你的。”

话落,男人眸子泛着光,一口一个姐姐叫的清甜。

谢允彻底黑脸:“夏云渺,你非得这样惹人嫌?”

夏云渺一顿,眼眶蓦地发红。

半响,她缓缓回头,凝着男人的厌恶:“放心,我没功夫打扰你和夏珍珍,接下来我的行程公开,谢总要觉得讨嫌,就避开好了。”

谢允那张矜贵的脸,被怼的额头青筋鼓起。

为了攻略这个男人,她卑躬屈膝了五年,现在终于翻身了一次。

夏云渺明明该觉得解气,高兴,可呼吸却莫名不畅,她想,大概是会厅里的香太浓了。

“走吧。”

她主动拉着人,一步步朝里走。

身后,她能感觉到谢允刀割般的视线。

跟他这些年,她虽然被他捧着拍了不少戏,可他从来不让她跟其他男人有任何肢体接触,但她清楚,这种占有欲不是因为爱。

而谢允此刻生气,同样也不是因为爱她。

所以,她不能回头……

这晚,夏云渺直接在‘天上人间’住下。

她点了很多人进房间,酒一瓶又一瓶买,但她只静静坐在沙发上,看着他们飙歌,跳舞

十万,二十万,五十万的给表演费……

屋子里的笑声传出门外,热闹了一整夜。

可夏云渺却一次都没笑过。

很快,网络上带着‘夏云渺’名字的词条又爆上了热搜。

#夏云渺‘豪掷十亿’,夜御数男!#

#惊!夏云渺和夏珍珍竟是亲生姐妹!姐妹争夫为哪般?#

评论区下也疯了,说什么的都有——

“夏云渺现在已经不要脸到拿丑闻博关注了?”

“看爆料的照片,夏云渺都被男人包围了,玩这么乱她就不怕得病吗?”






“这种捞女竟然是清纯高级作曲家夏珍珍的姐妹,摊上夏云渺这么个妹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觊觎姐夫的贱女人!去死吧!”

网上腥风血雨,夏云渺却没有一次看手机。

只是一杯接一杯喝酒,她想要忘记,想要彻底屏蔽对谢允的感情,斩断不该有的难过……

第二天早上。

夏云渺被一阵急促的电话吵醒。

宿醉叫她头痛欲裂,好不容易摸到手机,刚一接通,就听到夏母气急败坏的辱骂:“你个不孝女!不要脸都闹到网上去了!”

“我没……”

但对方却压根不给夏云渺开口的机会:“你曝光了你是夏家女儿,叫所有人都知道珍珍有你这么个下三滥的妹妹,谢家长辈还怎么看你姐姐?”

“前年我就不该跟你相认,还不如当你死在了七岁那年!”

“给我赶紧离开那个龌龊地方!给我们留点脸!”

骂完,夏母就挂了电话。

可那凌厉刻薄的话却一字一字烙在夏云渺的心底。

她揉着胀痛的太阳穴,自我安慰:“夏云渺,别在意,你不是已经斩断感情了吗?”

下一瞬,手机又夺命般响了一起来。

这次,是她经纪人兼好闺蜜赵澜打来的。

“渺渺,来一趟公司吧,谢允亲自下令,把你划为劣迹艺人,要跟你解约,需要你赔违约金。”

夏云渺呼吸一窒。

良久,才低低应了一声:“好,我马上来。”

赵澜又叹了口气:“我知道你心里难过,发泄一下是可以的,但还是要低调点,要不然以后怎么在娱乐圈发展?”

夏云渺知道赵澜是真的为她好。

可她没有以后了啊,她只剩十天了……哦不,现在是九天,她只剩九天能活了。

她不是故意高调,只是想在生命最后这几天过得不那么难受。

夏云渺不想让赵澜为难,还是收拾好开车前往了谢氏娱乐,抵达后,直接冲向谢允的办公室。

手才搭上门把手,就听里面传来谢允和朋友的谈话——

“谢哥,你当初签约夏云渺只花了500万,现在要她赔5个亿的违约金是不是有点过分?”

“好歹跟了你五年,现在还……被你刺激疯了,你也说了不缺这点钱,真不手下留情?”

夏云渺下意识屏住呼吸,然而下一秒,就听谢允极其嘲讽说:“她的招摇吵得珍珍很不开心,那种人,受点教训也是活该。”

男人无情的话透过玻璃门,狠狠砸在夏云渺心上。

她垂眸安静了三秒,而后转身就走。

进了电梯,一抬头,却发现镜子上倒映着一张泪流满面的脸。

她愣愣盯着,抬手捂住心口,指尖微不可查的颤动,自己为什么要哭?

不是已经答应自己屏蔽了感情?怎么还会难过?

一定是这具身体残存的后遗症吧。

看来还是不够高兴,所以才压不住伤心。

随后,夏云渺跨出谢氏集团的大门,把电话打给‘天上人间’,点了七个最新最帅的男人出来。

“今天你们想办法让我高兴,只要能让我快乐,想去哪里,想要什么,都满足你们!”

于是——

他们坐上限量版跑车,去最好的餐厅吃饭,去最险的赛道飙车,去最贵的奢侈品店买礼物……

把网络上别人觉得高兴的事都做了一遍。

夏云渺让自己忙了一整天,似乎初见成效,但晚上回到‘天上人间’,却被一群乌泱泱的记者挡住——

“夏云渺,你堕落鬼混,名字‘住’在热搜上,是意图搅黄谢总和亲姐姐婚事吧?”

“听说你仗着跟你姐姐长得像,曾无耻给谢总自荐枕席,同为夏家的女儿,夏家从没曝光过你?是早明白你恶毒下贱吗?”

“你姐姐还善良在网络上替你说话,你羞愧吗?”

扫兴。

夏云渺静静看着记者,她原本已经一整天没有去想谢允了……

他们为什么非要和她过不去?

夏云渺对准一个镜头,在众话筒里随意扯出一个:“是夏珍珍叫你们来的?”

记者们心虚哑口。

她不是傻子,他们问的话,都在踩着她捧夏珍珍……既然如此,那她也给夏珍珍找点事做。

随后扔出一句——

“你们说的对,我一个孤儿院长大的人哪比得上沽名钓誉的豪门名媛,反正我是学不来夏珍珍,不敢抄袭霸占别人的曲子当原创!”

话一爆,记者堆里又炸了锅。

夏云渺却不再理他们,直接走向电梯,上了‘天上人间’的顶楼套房。

这地方可贵了,一晚上一千万。

她刚进房间,谢允的电话跟着打了过来。

划开接听,谢允急着为夏珍珍愤怒:“夏云渺!你胆肥了,还公开污蔑珍珍,不想坐穿牢底,就立刻公开道歉!”

怒斥穿透手机,夏云渺握紧手机,身体好像又开始不舒服。

夏云渺忍着胸口翻涌的难受,语气随意:“谢总要告我就告吧,不管是违约金还是‘污蔑夏珍珍’的罪名,我都受着。”

反正等法院传票到她手上,她都已经死的透透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