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痴心不负

痴心不负

林菲菲 著

美文同人连载

那时我穷途末路,多年的富家太太生活让我几乎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但就在那个时候我的银行卡里却莫名收到一笔巨款,然后没多久就有一个声称是楚云海助理的男人找上我,并交给我了一个盒子。我似乎是猜到了那笔钱的来历,就问那个助理他这是什么意思。那助理却说,等我看完盒子里的东西就都明白了。带着疑惑我打开了盒子。

主角:林菲菲楚云海   更新:2023-10-09 09:3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菲菲楚云海的美文同人小说《痴心不负》,由网络作家“林菲菲”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时我穷途末路,多年的富家太太生活让我几乎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但就在那个时候我的银行卡里却莫名收到一笔巨款,然后没多久就有一个声称是楚云海助理的男人找上我,并交给我了一个盒子。我似乎是猜到了那笔钱的来历,就问那个助理他这是什么意思。那助理却说,等我看完盒子里的东西就都明白了。带着疑惑我打开了盒子。

《痴心不负》精彩片段



转眼间我又身处一间豪华包厢中,里面都是大富大贵的各路豪商。

我目光恍然,原来我重生了。

坐在我对面一个面容姣好,风姿绰约的贵妇人笑眯眯的看着我:“菲菲,云海和云山,你喜欢哪一个啊?”

我定了定神,这才想起,这里是我们林家和楚家的联姻的宴会。

我命运的转折点就在这里。

“我跟菲菲是真心相爱,请伯父伯母放心把她交给我,我一定会让她幸福,绝不让她受一点委屈。”

一抬头,就见楚云山端着酒杯恭敬地向爸爸妈妈敬酒,同时信誓旦旦的向爸妈保证。那真诚的样子就连老天爷都能骗过去。

可谁又能想到这幅衣冠楚楚的表象下面却怀着一颗恶毒的心,衣冠禽兽这个词说的就是这样的人吧!

八年前就是在这个地方,我选择嫁给楚云山那个渣男,那时我被他的表象所蒙蔽,他太会演戏了。

原本我也以为我们是真心相爱,所以毫不犹豫选择了他。

可哪成想结婚后,他就原形毕露。

对我使用冷暴力,有家不归,每天流连于各种会所和莺莺燕燕之间,甚至还明确表明和我结婚只是为了得到林家的资源,在他眼里我和那些野鸡没什么两样。

我想离婚可他又不答应,扬言就算是一个花瓶只要打上了他标签那就永远别想逃出他的手掌心。

后来林家没落,我为了挽救家族,不得不低声下气去求他。

我仍然记得那天,包厢里有很多人,我跪在地上求他。

可他却狞笑着说,让我和他的兄弟们玩玩才会考虑。我不同意他们就强行撕扯我的衣服,他竟然拿我当淫乱party的素材。

要不是闺蜜及时赶到我就被他们得逞了。

现在想起来我就遍体生寒,看着楚云山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我只觉得恶心。

“菲菲,你觉得呢?”

父母没有急着表态。而是将目光转向我。

不过看得出他们望向楚云山的目光之中也多有欣赏之色,想必是对他也相当满意吧。

我明白这不怪他们,毕竟我当初也被骗了。

应该说所有人都被楚云山骗了,他这些年的深情其实一直都是装出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谋夺我林家的家产。

为此他装了几年的好男人,这个非常工于心计,太可怕了。

“我选......”

说着我将目光移向了宴会角落里的一个男人。

“我选他。”

楚云山脸上的笑容僵硬起来,原本胸有成竹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会被不起眼的大哥截胡。

那个家伙明明就像个透明人一样。

楚云山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极了。

“你说什么?”

他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不光是他,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是一脸惊讶。

或许在外人看来,我和楚云山的感情最为要好,选婿他也是第一选择。

当然,如果没有重生我自然会选他,但重来一次我不可能在同一个地方跌倒。

“我选楚云海。”

我斩钉截铁道。

楚云海是楚云山的哥哥。

其实上一世我就感受到了有一道炽热的目光始终跟随着我,只是那时候我的心思都在楚云山身上,就没仔细多想。

后来我被楚云山榨干价值,林家公司倒闭,他才跟我离了婚,允许我净身出户。

那时我穷途末路,多年的富家太太生活让我几乎没有自力更生的能力。

但就在那个时候我的银行卡里却莫名收到一笔巨款,然后没多久就有一个声称是楚云海助理的男人找上我,并交给我了一个盒子。

我似乎是猜到了那笔钱的来历,就问那个助理他这是什么意思。

那助理却说,等我看完盒子里的东西就都明白了。

带着疑惑我打开了盒子。

里面竟然装满了我的照片,有我小时候的也有我长大以后的,这一切直到我结婚戛然而止。

最后,在这些照片底下还附带着一封信,信上只有寥寥数语:

长相思兮长相忆,短相思兮无穷极。早知如此绊人心,何如当初莫相识。

今生既潦草,愿君自安好。

我曾听楚云山说过他的哥哥一直有一个爱而不得的白月光,可我怎么也不会联想到我身上。

毕竟记忆里我和他只见过三次面,一次今天,一次是我结婚,另一次是他的葬礼。

他没理由会暗恋我这么多年啊?

此时,楚云海脸上也浮现出一抹错愕。

“菲菲,婚姻可不是儿戏。你可要想清楚了,你不是和云山一直都......”

楚母还要劝我,但我直接打断。

“我意已决,我就选楚云海做我老公。”

上辈子,我被楚云山家暴侮辱,楚母虽然没有助纣为虐,但也是冷眼相看。

“我不同意。”

楚云山一脸躁怒,似有当场发作的趋势,楚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才有所收敛。





他脾气一直都这样,上一世我也是被爱情冲昏了头,才答应嫁给他。

“楚先生,你同不同意可无济于事,你说是不是呢?楚先生?”

我说着,转而将目光移向楚云海。

“当然,不过林小姐可要想好了,这可不是过家家,答应了可没有反悔的余地了。”

“当然,现在就可以去领证。”

说着我就走上前去拉着他要往外走。

见我这样,两家长辈算是敲定了这桩婚事。

楚云海这才跟着我离开包厢。

我们上车之后,他却并没有发动车子,而是转身问我:“想去哪?我送你。”

“不都说了吗?民政局,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

他双手握着方向盘指节逐渐锁紧,语气低沉道:“你不是因为和他吵架才故意气他吗?”

原来他是误会了。

“不是,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结婚不是儿戏,你难道以为我会为了气别人当着我们两家那么多长辈的面开这种玩笑嘛?嫁你,我是认真的。”

他看着我的眼睛,似乎想从里面找到一丝蛛丝马迹。可是看了很久都没看出什么。

“你是......认真的?”

“当然,这个问题我不想再重复了,你一个大男人怎么也这么婆婆妈妈的跟个老太太似的,你要是不愿意直说。”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说着楚云海深吸了一口气,“做好,系好安全带。”

楚云海一路风驰电掣,要不是怕超速被罚估计车轮都被他磨冒烟了。

民政局前。

我攥着户口本下了车,上辈子我来过两次,一次结婚,一次离婚,往昔历历在目。这一刻我不禁又犹豫了。

婚姻失败的阴影并没有因为重生而远离我,前世种种我也并未因此放下。

我本以为我能坦然地面对,可没想到此时此刻到了这里我又害怕再遇上另一个楚云山。

“怎么了?”

楚云海关好车门,看我踌躇的样子,问道。

我明显可以感受到他一下子变得失落。

他真的和楚云山是两个极大的反差。

若是楚云山这个时候根本不会考虑这种问题,而是会扯着我的胳膊把我拖进去。

而他好像事事都在考虑我的想法,生怕我有一丁点的不满。

我刚想解释,却见他低着头沉沉道:

“现在你还可以反悔......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你不愿意,我现在就送你回去。”

一生一世一双人,我听到这句话心里莫名的感觉到踏实。

“谁说我反悔了,我只是给你时间考虑而已,本小姐可是很难伺候的。”

他笑了,笑的很灿烂:“多难伺候我都不怕。”

“那我们快进去吧,再过一会民政局都下班了。”

几分钟过后,我们就再次出现在民政局门口,而手里已经多了一张红本本。

楚云海盯着手中的红本本爱不释手,那眼神温柔的就像抱小鸡仔的老母鸡似的。

“我想回趟家。”

“那我送你。”

“嗯。”

我们两人虽然领了结婚证,但却还像陌生人一样没有亲热的感觉,交流起来也是三言两语,言简意赅。

一路无话。

回到家他帮我收拾了点衣物,然后就在父母千叮咛万嘱咐中跟着他回了他的独居别墅。

他的别墅不很大,但却精致,装潢是复古风,颇有格调。

院子里种了不少花草,满室都是清新的香气。

我站在门口愣了半天,没想到在这熙熙攘攘的h市还有这样那么一处世外桃源。

“怎么了,你要是不喜欢这里的装修,我明天就找人来改。”

我赶紧摇头:“不,我很喜欢,这简直就是我梦想中的家的样子。”

“对了,楚先生,我的房间在哪里?我想要一间向南的房间,最好有一间正对花园的阳台。”

“随我来吧!”

他看我似乎真的是很喜欢的样子,便微微一笑,带着我进了别墅。

“对了,你以后可以叫我的名字,总叫先生太生分了。”

夜里。

“妈的,给老子跪下。”

“你个臭婊子还敢对我说三道四,没有林家老子鸟都不会鸟你。”

“想要我救你们林氏企业也不是不可以,过来伺候好我这些好兄弟,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草,装什么清纯,床上那股子骚劲儿哪去了?”

梦中,十几双大手朝我摸了过来,我吓得忽的一下坐了起来。

看了看身边人才意识到只是梦。

我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回想上一世林家破产那段日子,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噩梦。

那时候,为了让楚云山能拉我们林氏一把,我放下姿态卑微恳求他。

几乎满足他所有的变态要求,每天都要被他虐待凌辱,甚至还要亲眼看着他把各种女人带到家里也不敢吱声。

可最后他玩腻了,竟然还把我送给他的兄弟们玩,要不是闺蜜来得及时,我恐怕连活下去的勇气都没有。

我起身倒了一杯水压压惊,我想我跟楚云山的帐不能就这样算了,我必须让他付出代价。






前世楚云山之所以能一手遮天,和楚云海主动放弃国内产业,去海外拓展那业务不无关系。

我想这一世,如果楚云海能够留下来争一争,对我的帮助无疑是巨大的。

窗外,闪电像蛛网一样交织在天空,隆隆的雷声如同鼓擂动。

我不由得想起,以前去农场游玩的时候,看别人捉野猪。

总是先竖起网,然后在农田里敲锣打鼓,把野猪赶到包围圈里捉住。

我脑海里一个计划逐渐开始浮现。

人到了晚上就不敢动脑,一动脑就特别精神呢,我没了睡意,就想看看花园里的花草是否安好。

我记得有一棵结了很多果子的石榴树,万一被雨压折了就不好了。

当我经过书房的时候,发现里面的灯还亮着。从半掩的房门里还能看到楚云山拿着一张照片在看。

那双丹凤眼里满满的全是柔情蜜意。

我突然想起,前世楚云海就是因为癌症才英年早逝的,不会就是因为长期熬夜的缘故吧?

我越想越有可能。

于是果断推门进去。

“熬夜对身体不好,我可不想自己刚嫁人自己老公就因为常年熬夜而英年早逝。”

5

他明显被吓了一个激灵,赶紧手忙脚乱的把照片收进盒子里。

那个盒子正是前世那个助理送给我的盒子。

“你......你怎么还没睡?”

他支支吾吾,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我已经睡过一觉了......”

“那你?”

我不知道怎么鬼使神差说了一句:“打雷睡不着,我要你陪我。”

话刚出口我就后悔了,分房睡是我提出的,他答应了,现在我又说又要一起睡,我恨不得当场给自己一巴掌,我的脸都羞得通红。

楚云海也是满脸错愕,很显然他也没有想到我会这么说。

“我......我只是怕打雷,你......你不要多想,不愿意就算了。”

我连忙补充道,但是总有种越描越黑的感觉。

楚云海却是急的连连道:“愿意,愿意,我当然愿意。”

话一出口,我们两个人的脸都不约而同的红成了苹果。

一进房门我就惊呆了。

这里竟然是红艳艳的喜房格调。

灯一开,满室的丹艳之色。

我不由得嘴角一阵抽搐。

“管家布置的。”

他仿佛越盖弥彰一样解释道。

我沉默了片刻,将头埋进他的怀里。

这一刻我心中愧疚,其实我嫁他不是因为爱,只是见过寥寥数面我怎么可能会爱上他。

就算前世他为我付出了很多,但我也不会因此而爱他,我对他更多的是感激,以及利用

我只是把他当成复仇的工具而已,我......配不上他。

这一夜我们就那样睡在了一起。

他从背后搂着我,温柔的就像海水一样包围着我,但他什么都没有做。

第二天,等我醒来时,他已经去了公司。

我趁他不在,悄悄去了书房,在书房里我看到了曾经看到的那些。

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的情诗,全是写给我的,写了满满一本。

这些都是前世我没有看到的,我想也许是他不想叨扰我的生活吧。

他的爱默默无闻,如同春雨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我看着眼泪不禁流了下来,我想我也许应该尝试着真正去爱他,这样一个人我如果在辜负他一次那真是天理难容。

“楚云海,我想你。”

我拨通了他的电话,声音颤抖道。

“你怎......好,我马上回家。”

他只是稍带疑惑,就改口答应道,也许对他来说原因根本不重要。

电话挂断后,我独自坐在书房里发着呆。

也不知过了多久。

身后传来脚步声,我还以为是楚云海回来了。

当我满怀欣喜转身,看到人的那刻笑容呆滞,第一反应是后退。

“菲菲。”

楚云山怎么会来?听他念我的名字,心里只有恶心,恶心到想干呕。

“你来干嘛?”

“菲菲,你到底怎么了?怎么突然对我态度转变这么大,而且竟然说要嫁给楚云海那个家伙,你是不是被他胁迫了?”

说着他冲过来想抱住我。

“你放手。”

我用力一推,可是脚下一个没站稳还是扑到了他的怀里。

就在这时,不远处一个颀长的身影恰好走了进来正直勾勾看着我们。

等我站稳时,已经不见人影。

我有种不好的预感,他肯定生气了。

而这边,楚云山还在喋喋不休:“菲菲我就知道,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他还配和我谈爱?我现在只想把他千刀万剐。

“滚呐,我已经和楚云海领证了,现在是你嫂子,你给我放尊重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