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番茄人生

番茄人生

于婷陈雨娇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最后,她还是选了孩子。——自己的童年过得已经足够辛苦,所以她不舍得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拥有一个破碎的家庭。那段时间,是她和宋恒宇关系最好的时候。

主角:于婷陈雨娇   更新:2023-10-07 11: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于婷陈雨娇的美文同人小说《番茄人生》,由网络作家“于婷陈雨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后,她还是选了孩子。——自己的童年过得已经足够辛苦,所以她不舍得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拥有一个破碎的家庭。那段时间,是她和宋恒宇关系最好的时候。

《番茄人生》精彩片段

是的,宋恒宇和于婷之前其实有过一个孩子。

这个孩子还是他趁着于婷应酬喝醉以后,用尽手段得来的。

总之,这个孩子来得不是那么光明正大。

但在宋恒宇眼里,这是能将于婷拴在自己身边的最有力的武器。

查出怀孕后,于婷一方面对白月光李子涯心怀愧疚,另一方面又割舍不下自己的血脉。

最后,她还是选了孩子。

——自己的童年过得已经足够辛苦,所以她不舍得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拥有一个破碎的家庭。

那段时间,是她和宋恒宇关系最好的时候。

她会乖乖吃下宋恒宇给她买的营养品,也会专门翻阅各种各样的养娃指南,她是真的想要当一个好妈妈的。

所以,她才会在流产之后,彻底和他决裂。

这事儿说来也挺奇葩的。

于婷怀孕以后,宋恒宇感觉到她态度的好转,得寸进尺,恨不得时时刻刻让她待在自己身边。

每次于婷推脱,他都会拿给孩子做胎教,培养亲子感情为借口,引得于婷不得不妥协。

次数多了以后,于婷就有些不耐烦。

有一次,于婷要出差,同行的人里还有李子涯,宋恒宇说什么都不同意,让她换个人去,在家专心养胎。

于婷觉得他干涉自己的自由,多疑又霸道,两人大吵一架。

「宋恒宇,你能不能正常一点儿?别把别人都想的和你一样龌龊行吗?!」

说完这句话,于婷摔门而出。

结果当天晚上,宋恒宇就接到消息,于婷因为动怒伤了胎气,流产了。

可想而知,这事儿一出,两人关系直接崩解,闹得天翻地覆。

如果说在这之前,于婷对宋恒宇是厌恶,那么这之后,就带上了恨。

她再没有踏入她和宋恒宇的婚房,也没有再和宋恒宇有任何联系。

直到宋恒宇去找李子涯,把他推下了楼。

这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就……

要不说原主疯批呢,狠起来真是连自己也不放过啊。

我沉默了会儿,说道:「都过去了。」

原来的宋恒宇已经死了,这些事情,到此也就结束了。

……

从养老院出来,我有点 emo。

不知道是为于母,还是为原来的宋恒宇。

然后这点 emo 在发现我居然不小心把车钥匙搞丢了的时候,达到了巅峰。

我绝望地给陈雨娇打电话。

「接我,速来。」 

陈雨娇觉得离谱:「我是你司机?还得随时听你差遣?」

「我又不是不付钱。」我说。

陈雨娇:「……」

这疗养院挺偏的,打车都不方便。

然后陈雨娇认命地来了,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更关键的是,下了大雨。

看着外面巨大的雨幕,我大发慈悲,收留了陈雨娇,把二楼客房赐给她睡了。

没想到第二天一早,就有人按响了门铃。

……救命!这么早叫魂呢啊!

我半睁着眼迷迷糊糊过去开门。

「谁……你怎么来了?!」

门外站着的,居然是于婷!

她刚要开口,楼梯上传来脚步声,陈雨娇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被人吵醒的不悦。

「谁啊?」

于婷瞬间冷了脸色,每个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般:

「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你们了。」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也知道你扰人清梦了啊?

再说了,你甩什么脸色?这我家好吧!

你就一前妻,你有什么资格生气,摆出这么个被戴了绿帽子的表情给谁看?

你给我戴了那么久帽子,我都既往不咎了呢!

我回头冲着陈雨娇道:「没什么事儿,你回去睡吧。」

陈雨娇这人公主病,怎么说她也是因为我才被大雨困在这的,我不能连人家一个好觉都不能保证不是?

陈雨娇瞧见于婷,倒似乎清醒了不少,懒懒一笑。

「来客人了啊,那我回去睡也太失礼了。阿宇你也是,怎么不请人家进来坐坐?」

我:「……」

看吧,我就说没睡好这女人就会发癫。

我懒得理她,再次看向于婷,并没有打算让她进来。

——才把她的东西清理干净,我可不想又脏了这房子,回头又要麻烦阿姨打扫。

「这么早,于小姐过来是有事儿?」我问。

于婷脸色隐隐发青,显然陈雨娇那寥寥几句成功踩到了她的雷区。

可她还发作不得。

要是以前,她可以直接以女主人的姿态让陈雨娇滚蛋,但现在嘛……

她还不如陈雨娇,连这大门都进不来呢!

不过这种女人都很能忍,于婷也不例外,她深吸口气,没再看陈雨娇,从兜里取出了一把钥匙递过来。

「昨天你忘在妈那里了,她催着让我给你送来。」

言下之意,她来这纯粹是她妈的意思。

「哦,谢谢啊。」我接过钥匙,「其实不用麻烦你跑这一趟的,我有备用钥匙。」

于婷一时无言。

我等了几秒,实在是没耐心了,委婉提醒:「于小姐,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于婷要是听不出这赶客的意思,就白混到今天这地位了。

她抿紧了红唇:「没有……」

砰。

我直接关了门。

……

陈雨娇站在楼梯上看我。

我奇怪道:「你不回去补个觉?这么看着我干嘛?」

陈雨娇微微眯起眼睛,双手抱胸。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对你前妻,好像有点无情啊。」

我无语至极:「要是没话可说你可以不说的。」

陈雨娇抬了抬下巴:「宋恒宇,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她的心思。」

我反问:「什么心思?」

陈雨娇往后一靠,懒声道:「她想见你,不是吗?」

不然,她绝不会大早上就跑过来,只为专程送一把车钥匙,更不会在看到陈雨娇出现在这房子里后,脸色那么难看。

我偏头:「然后呢?」

陈雨娇手指敲了敲栏杆,似是无意地说:「你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什么感觉?

她回一下头,我就要巴巴上赶着?

我觉得有点好笑。

「有啊。」

陈雨娇看过来,眼神微动,脊背似乎绷直了些。

我耸耸肩:「感觉,离婚离晚了。早知道她是什么人,就应该早点对她死心的。平白浪费我那么久的时间。」

9

我心里翻了个白眼。

你也知道你扰人清梦了啊?

再说了,你甩什么脸色?这我家好吧!

你就一前妻,你有什么资格生气,摆出这么个被戴了绿帽子的表情给谁看?

你给我戴了那么久帽子,我都既往不咎了呢!

我回头冲着陈雨娇道:「没什么事儿,你回去睡吧。」

陈雨娇这人公主病,怎么说她也是因为我才被大雨困在这的,我不能连人家一个好觉都不能保证不是?

陈雨娇瞧见于婷,倒似乎清醒了不少,懒懒一笑。

「来客人了啊,那我回去睡也太失礼了。阿宇你也是,怎么不请人家进来坐坐?」

我:「……」

看吧,我就说没睡好这女人就会发癫。

我懒得理她,再次看向于婷,并没有打算让她进来。

——才把她的东西清理干净,我可不想又脏了这房子,回头又要麻烦阿姨打扫。

「这么早,于小姐过来是有事儿?」我问。

于婷脸色隐隐发青,显然陈雨娇那寥寥几句成功踩到了她的雷区。

可她还发作不得。

要是以前,她可以直接以女主人的姿态让陈雨娇滚蛋,但现在嘛……

她还不如陈雨娇,连这大门都进不来呢!

不过这种女人都很能忍,于婷也不例外,她深吸口气,没再看陈雨娇,从兜里取出了一把钥匙递过来。

「昨天你忘在妈那里了,她催着让我给你送来。」

言下之意,她来这纯粹是她妈的意思。

「哦,谢谢啊。」我接过钥匙,「其实不用麻烦你跑这一趟的,我有备用钥匙。」

于婷一时无言。

我等了几秒,实在是没耐心了,委婉提醒:「于小姐,你还有其他事情吗?」

于婷要是听不出这赶客的意思,就白混到今天这地位了。

她抿紧了红唇:「没有……」

砰。

我直接关了门。

……

陈雨娇站在楼梯上看我。

我奇怪道:「你不回去补个觉?这么看着我干嘛?」

陈雨娇微微眯起眼睛,双手抱胸。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对你前妻,好像有点无情啊。」

我无语至极:「要是没话可说你可以不说的。」

陈雨娇抬了抬下巴:「宋恒宇,别告诉我,你看不出来她的心思。」

我反问:「什么心思?」

陈雨娇往后一靠,懒声道:「她想见你,不是吗?」

不然,她绝不会大早上就跑过来,只为专程送一把车钥匙,更不会在看到陈雨娇出现在这房子里后,脸色那么难看。

我偏头:「然后呢?」

陈雨娇手指敲了敲栏杆,似是无意地说:「你一点儿感觉都没有?」

什么感觉?

她回一下头,我就要巴巴上赶着?

我觉得有点好笑。

「有啊。」

陈雨娇看过来,眼神微动,脊背似乎绷直了些。

我耸耸肩:「感觉,离婚离晚了。早知道她是什么人,就应该早点对她死心的。平白浪费我那么久的时间。」

9


陈雨娇好像也没料到我会说出这话来,定定看了我一会儿后,忽然偏头笑了。

「行啊宋恒宇,总算出息一回。」

我深受鼓舞,忍不住回夸了一句:「哪里哪里,跟您比起来还差得远呢!」

这位才是真正的万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

陈雨娇:「说多少遍了,我跟那些男人没关系。」

我连声:「我懂我懂,小姐您这跟他们只是逢场作戏,还没遇见您的真命天子呢!」

小说里不都这样吗?

霸道千金总会遇到命中注定的真爱,把以前欠的情债数倍奉还。

陈雨娇无语地看着我,撇下一句「就知道和你这个笨蛋讲不通」就又回去睡觉了。

我一觉睡到下午,是被饿醒的。

醒来就发现手机上一堆未接来电和微信,全是来自原主爸妈。

翻了一会儿我就知道他们为什么突然联系我了——我和于婷离婚的事儿,被他们知道了。

「你和于婷离婚了?!你到底怎么想的!?」

「说了多少遍了!于婷的公司现在发展势头正劲,我们和她那边也正谈着合作,你这样让我们怎么办?」

「你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任性!说离婚就离婚!你就一点儿都不考虑考虑其他人吗?你太自私了!」

「我没有你这样的儿子!」

反正来来回回就那些话。

我看了一会儿就没再看了,出门觅食——

「好香啊!」我目瞪狗呆地看着餐桌上丰盛的饭菜,以及正慢悠悠享受美食的陈雨娇,「陈雨娇你还有没有良心?你吃独食!」

陈雨娇撩了撩眼皮:「难道我还要为了你饿肚子?」

「……」

很好,很有说服力,令人无法反驳。

我直接凑过去,拿了筷子夹了我最喜欢的鱼香肉丝。

别的不说,陈雨娇在吃上面真的很精通——她点的私房菜外卖都比别人点的好吃!

「对了,你爸妈电话打到我这了,说有事儿找你,但你一直不接。」陈雨娇忽然说道。

我又夹了块炖排骨,「我知道。」

陈雨娇筷子停了一下,视线扫过我的手机:「要不,我先回避?」

我摆手:「不用。他们说他们的,反正事儿已经做了,他们也拿我没办法。」

正说着,电话再次打来,我接了。

还没开卡,对面劈头盖脸一顿输出。

「宋恒宇!你现在立刻去找于婷,说你错了!你只是一时冲动!求她和你复婚!」

我听着这尖锐的女声,把手机拿远了一点。

复婚……还真敢想啊!

挨一顿骂和死在于婷手里哪个更严重我还是很清楚的好吧!

「宋恒宇?宋恒宇!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我终于抽空回了一句:「听着呢,但这事儿挺难办,反正我办不来。」

对面更气了:「宋恒宇!这是你对父母该有的态度!?」

我奇道:「您之前不是说过,没我这个儿子吗?您忘了?」

对面瞬间哑口无言。

她似乎还想再骂,我已经懒得听:「反正话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我还忙,改天再聊。」

说完,我挂了电话,直接拉黑。

目睹了一系列行云流水操作的陈雨娇:「……」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