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顾雨云季锋泽

顾雨云季锋泽

顾雨云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凌晨。沈沐泽回到家,刚推开家门,就看见沈母披着衣服从房间出来。“妈,这么晚了您还没睡?”沈母打了个哈欠:“起来喝口水,倒是你,怎么现在每天都忙到一两点才回来。”

主角:季锋泽顾雨云   更新:2023-10-07 15: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锋泽顾雨云的美文同人小说《顾雨云季锋泽》,由网络作家“顾雨云”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凌晨。沈沐泽回到家,刚推开家门,就看见沈母披着衣服从房间出来。“妈,这么晚了您还没睡?”沈母打了个哈欠:“起来喝口水,倒是你,怎么现在每天都忙到一两点才回来。”

《顾雨云季锋泽》精彩片段

凌晨。

沈沐泽回到家,刚推开家门,就看见沈母披着衣服从房间出来。

“妈,这么晚了您还没睡?”

沈母打了个哈欠:“起来喝口水,倒是你,怎么现在每天都忙到一两点才回来。”

“有桩案子要查。”

沈沐泽倒了杯热水,给沈母递了过去。

沈母接过,刚要喝,想起了什么似的朝准备回房洗澡的他招招手坐下:“对了,你过来,我有件事儿跟你说。”

连熬了两个通宵,沈沐泽已经很困了,但还是坐了过去:“怎么了?”

“我之前不是跟你提过一个小学同学的女儿吗?她在济北大学读书,正好开学她来了,你们见一见,就在明天……”

顿了顿,沈母看了眼挂钟:“呦,都不是明天,应该是今天下午,你请个假,我带你去见见她。”

听到这儿,沈沐泽顿时丧失了耐心。

他揉着眉心,缓解着疲惫:“妈,这事儿您就别操心了。”

“我怎么能不操心啊?你都二十七了,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你都上小学了。”沈母忧心忡忡地拍了拍他的手臂,“这回就听妈的,就算你不想成家,也跟我去见见她,咱不能没礼貌。”

沈沐泽舌尖扫过上颚,随便敷衍了两句:“再说吧,这几天我得忙着案子,妈,您早点睡。”

说完,直接起身回了房间。

见儿子又是副油米不进的模样,沈母无奈叹了口气。

洗完澡,沈沐泽躺在床上,思绪又开始在案子中游走。

五个被害人都有个共性,二十岁到二十三岁之间,长得漂亮,性格也很都很温柔……

这是不是说明凶手又某种癖好,专挑这种类型的女孩下手?

忽然间,他不由想起顾雨云。

他只见过她两面,她还总是脸红。

她很温柔吗?

他猜测应该是的,否则姚荣怎么会盯上她?

困意袭来,沈沐泽丝毫没考虑沈母说的‘相亲’,准备一早亲自去审讯姚荣。

上了一上午课的顾雨云很是疲惫,全然忘了沈母去春景路的来客饭馆跟别人见面的嘱咐。

回到宿舍,她就躺在床上昏昏欲睡。

正化妆的刘建红看了她一眼,嬉笑道:“看来魂儿还在家呢!”

顾雨云虚虚嗯了一声。

“对了,你昨天不是说你妈让你今天下午去相亲吗?”

刘建红来了兴致,直接把人拉起来:“来来来,我给你化个妆。”

说着,拿出火柴点燃后吹灭,给顾雨云描起眉来,嘴里还不忘夸赞:“你天生丽质,化个妆也算是锦上添花了。”

顾雨云却躲开了,猫回了床上:“我真是一点都不想去。”

刘建红耸耸肩,拿起镜子继续给自己画眉:“你要不去多没礼貌,反正就见见,又不会少块肉,万一他长得跟沈队长差不多,你不是赚了?”

顾雨云脸一红:“你胡说什么呢!”

“就你那点花花肠子我还看不出吗?昨天你看沈队长那眼神都快拉出丝了,怕是有人情窦初开,想对恩人以身相许了。”刘建红嘿嘿一笑。

顾雨云更觉脸烧的厉害:“哪有,季政委也救了我啊!”

“昨天我就该跟你一块去医院,瞧瞧那个季政委什么模样。”刘建红朝她挑挑眉,“他有沈队长俊吗?”

顾雨云想了想:“他们俩不太一样……”

沈沐泽是那种冷毅的俊朗,看起来是外冷内热的,而季政委眉目虽然很温柔,却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疏离。

“行了行了,反正下午的课也不重要,我给你打扮打扮,去会会你那相亲对象!”



下午两点。

经过六个小时的审讯,沈沐泽攻破了姚荣的心理防线,成功从他口中得到线索。

“姚荣说他从没见过凶手的样子,每次把人带过去后就去不同的地方拿钱,甚至连藏钱的位置都五花八门,可以看出,凶手警惕性极高,且有严重扭曲的反社会人格,大概率是有前科的……”

沈沐泽看着一个月内五起凶案发现尸体的地图,食指轻叩着额角,眉头深锁。

经过勘察,三个地点都不是凶杀现场,那凶手会在哪儿把人杀害后,又把尸体抛的那么远的呢?

王浩摩挲着下巴,有些担心:“姚荣被抓,他应该是得到消息了,我最担心他趁着这段时间逃走。”

沈沐泽看着地图,眸光一眯。

其他人察觉到,心登时都提了起来,沈沐泽这样的专注,一般是发现了什么。

沈沐泽将地图放在桌上,声音冷沉:“你们看,五个被害人的尸体几乎是呈弧形放射状被抛到各个地点,也就是说凶手能完成作案,一定距离五个抛尸点都不远。”

听他这么说,王浩等人仔细一看,脑海中纷纷将抛尸点朝同一个方向延伸。

“来客饭馆!?”

沈沐泽眼神一沉:“以最快的速度过去,浩子,你带老李他们蹲守饭馆周围所有巷子,齐岩,你跟徐文海他们去转移饭馆周围的老百姓。”

“是!”

一下子,整个大队都忙了起来。

天色阴沉。

一辆军绿吉普缓缓驶入春景路。

正在开车的通讯员看了眼后视镜:“政委,医生说最好还是再观察几天,您这么快出院,怕会影响身体。”

季锋泽却不在意,目光扫过不远处的济河:“当兵的,这点伤怕什么。”

河水很平静,但因为天空乌云密布,水面也像是块灰色的绒布,让人有些喘不过气。

顾雨云就是在这里为了救人才淹死的……

想到这儿,心好像再一次被揪住,哪怕在这个世界,那一切都没有发生。

季锋泽将视线放在另一边,不忍再看。

可透过车窗,却在路边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风迎面吹来,让顾雨云不由搓了搓手臂,她嘟囔道:“奇怪,怎么感觉有点冷……”

“雨云。”

她闻声转身,诧异地睁大了眼;“季政委?您这么快就出院了?”

季锋泽嗯了一声,看着她的眼神流露着柔情:“我回军区正好路过,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儿?”

顾雨云尴尬,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来见相亲对象的,只说:“我跟同学出来玩的,她去供销社买东西了,我在这儿等她。”

话音刚落,一辆红色桑塔纳车突然停在两人身边。

顾雨云望去,眸色亮了亮:“沈队长?”

沈沐泽从车上下来,他没有穿警服,深蓝色短袖,虽然宽松,但隐约能感觉到衣服下有力的肌肉,黑色长裤衬的他的腿又直又长,看起来像个大学生。

察觉到顾雨云对沈沐泽的注视,季锋泽脸色微沉。

沈沐泽也有些惊讶,没想到前天昨天都各打过照面的两人都在这危险的地方。

季锋泽是军人,倒不用担心,但顾雨云……

他抿抿唇,几步上前轻轻抓住顾雨云的手腕:“先跟我走。”

顾雨云还没反应过来,另一只也被攒住,回过头,撞上季锋泽愠怒的眸子:“站住!”

刘建红从供销社赶回来,看到穿着军装的季锋泽和便装的沈沐泽一人一边抓着顾雨云的手,惊掉了下巴,嘴里的冰棍‘啪嗒’掉在地上。

这什么情况?

一个军人一个刑警,在争对象!?



“沈队长,男女有别,你在大街上对雨云拉拉扯扯的是不是不太好。”季锋泽语气不轻不重,却充满了压迫感。

与他而言,顾雨云注定是会给自己在一起的,他绝不容许别的男人过分亲近她。

听了这话,顾雨云懵了。

她跟沈沐泽男女有别,跟他就不是了吗?而且他这语气怎么像是把自己划到他的所有物里去了。

沈沐泽听出季锋泽话语里的不对味,表情却还是波澜不惊:“季政委误会了,我只是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闻言,季锋泽皱起眉,才反应过来对方穿的不是警服。

刑警穿便装,如果不是下班,应该是要执行什么重要的任务。

听通讯员说近来发生的命案,加上前天顾雨云遇上的危险,他立刻明白过来。

但看到沈沐泽抓着顾雨云的手,心里还是膈应的慌。

顾雨云则是想起昨天在医院病房门外听见季锋泽跟那个女人说的话,主动抽出手。

掌心一空,季锋泽的心好像也跟着被挖去了一角。

沈沐泽瞥见愣在不远处的刘建红,朝她道:“上车。”

说着,拉着顾雨云就上了车,刘建红傻愣愣地哦了一声,也跟着上去。

顾雨云余光看向季锋泽,只见他站在原地,一双幽深的眼眸盯着自己,里面是让她摸不着头脑的……深情。

“沈队长,我们这是要去哪儿?”刘建红终于反应过来,不由问。

“先把你们送去公安局。”沈沐泽专注开着车。

顾雨云立刻说:“沈队长,能不能麻烦您送我们回学校?”

才刚说完,一辆三轮车突然从右侧重来,沈沐泽连忙踩下刹车。

由于惯性,后座的顾雨云和刘建红狠狠撞在了车座上,两人都开始眼冒金星。

“怎么回事啊?”刘建红龇牙咧嘴地揉着头。

“你们别下车。”

考虑到这段路行人少,沈沐泽叮嘱了过后才下车去查看。

三轮车上是空的,似乎是有人故意为之……

顺着三轮车冲出的方向看去,是个小巷子。

他下意识摸向腰间的枪,准备过去探查,可想到车上还有两个女孩,慢慢放下了手。

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先保证她们的安全。

沈沐泽将三轮车挪到一边,转身上了车,重新启动车子。

眼见他一脸严肃,又想起这些日子的凶杀案,顾雨云和刘建红开始害怕了。

“沈队长,不会是有坏人盯上我们了吧?”刘建红抓着顾雨云的手,哆哆嗦嗦问。

透过后视镜,沈沐泽看见顾雨云虽然在尽力保持冷静,但渐渐苍白的脸还是暴露了她的胆怯。

沈沐泽抿抿唇:“没事的。”

踩下油门,车子一路往公安局驶去。

将两人送去公安局后,他立刻赶回来客饭馆,刚下车,王浩就气急败坏地走过来:“沈队,我们来晚了,人昨晚就跑了!”

“身份确认了吗?”沈沐泽紧拧眉。

“是来客饭馆的厨师,叫吴兴国,二十八岁,八年前因为盗窃被判了七年,一年前出狱后一直游手好闲,两个月前,饭馆老板看他手艺不错,他工资要的不多,老板就招了他,另外,我们在吴兴国房间里找到这个。”

说着,王浩递来一张约莫五寸的照片。

沈沐泽接过来一看,眸色收紧。

照片里面的人竟然是顾雨云!?



1985年6月,军服厂。

“八十年代,一个觉醒的年代,一个朝气蓬勃的年代,一个珍贵的年代……”

伴着喇叭里传出春风般的嗓音,午休的军服厂工人们季季续续往宿舍走去。

念完广播词,顾雨云合上笔记本,挎上包下班回家。

刚出广播站,便看见树下一抹军绿色的身影。

他一身挺拔军装,脸庞俊朗不失凌厉,眉眼温柔却犹带着军人的摄人气势,就算站在那儿什么也不做,也能让人感到安心可靠。

“季政委在门口站了一个小时,可算等到媳妇下班啦!”

不知道谁打趣了句,顾雨云的思绪被拉回,心也随之泛起涟漪。

当亲眼看到季锋泽时,她才觉得自己真的重生到了四十年前。

失神间,季锋泽已经走到了面前,温声开口:“你脸色怎么不太好,累了?”

望着男人深邃的眼眸,顾雨云心中五味杂陈。

他们结婚是个意外,季锋泽是为了保全她的名声才娶了她。

上辈子,她从感激到深爱,哪怕他一辈子没碰她,她也默默忍下,默认没有孩子是她身体有问题,受尽了白眼。

可他临死的时候,嘴里却喊着另一个女人的名字……

如今重生,难道还要把上辈子的人生再经历一次吗?

见她发呆,季锋泽不由问:“想什么呢?”

顾雨云回过神,掩饰一笑:“没什么,我们回去吧。”

正值炎夏,烈日当头。

两人一起走在厂里的绿荫大道上,身边时不时驶过骑着二八大杠的工人。

季锋泽率先打开话匣子:“来接你前去看了爸妈,听说王阿姨家出了点事,爸去帮了忙,妈现在吵着要离婚。”

顾雨云眉目微拧。

王阿姨是公公的前妻,两人从没断过联系,公公对她更是有求必应,要什么都给。

她抬眼看向男人的侧脸,目光复杂:“爸帮王阿姨也不是一次两次,有时候还大半个月不回家,妈难免生气……”

季锋泽忽然停下脚,语气自然又笃定:“问题不在王阿姨,是爸妈已经没有感情。”

顾雨云心一顿,捏着挎包的手不由收紧。

男人却依旧转移话题:“对了,你不是说要去电视台参加播音主持人的考试,做好准备了?”

顾雨云眸光一黯。

她一个月前就通过考试了,过两天都能调到电视台上岗了。

他现在才问,是对她多不上心?

心头酸涩瞬间蔓延带眼尾,顾雨云不知道自己上辈子,是怎么坚持这段婚姻的……

“我去把车开过来,你在这儿等我。”

没等到她回答,季锋泽自顾自走远,就好像他刚刚就是随便一问。

站在原地,顾雨云默默深呼吸,缓解着胸口的沉重感。

可等了很久,也不见人回来。

揣着疑惑和担心,她顺着季锋泽离开的方向找了过去,没想到刚拐过一个岔路口,就看见一个穿在白裙的女人靠在季锋泽怀里。

定睛一看,顾雨云呼吸猛然窒住,再也迈不开腿。

是于英楠!

那个季锋泽爱了一辈子的女人!

只见于英楠紧紧环着季锋泽的腰,含泪的双眼满是眷恋:“当初我被父母逼迫嫁人,我真的好痛苦,想你想到得了抑郁症,到现在还在吃药。锋泽……你还爱我吗?”

听到这话,顾雨云心猛地缩在了一起,不想也不敢去听另一方的回答。

可没等她离开,季锋泽沙哑的回应便被风刮进了耳朵——

“爱。”




轻飘飘的一个字,却像块巨石重重砸在顾雨云心上。

她知道季锋泽爱于英楠,爱了一辈子,以至于死的时候都在叫‘英楠’。

再也看不下去,她僵硬着离开。

不知道走了多久,顾雨云才无力靠在路边的矮墙上,眼眶已经涨的通红。

即便再来一次,亲耳听见季锋泽承认爱别人,心还是会痛……

她自嘲一笑,心却多了分明悟。

与其再走上辈子爱而不得的老路,倒不如试着放手,让季锋泽自由。

顾雨云深吸口气,缓和着情绪,视线不经意扫到墙上的高考报名简章,眸光渐渐亮起。

高考!

上辈子她因为想守着季锋泽,高中毕业后一直没参加高考!

知识改变命运,高考,是无数人改命的好路!

心头的茫然忽得散开,既然重生,她完全可以试试高考,走另一条路!

没有犹豫,顾雨云直接去本地教委报了名,随后才回军区大院。

夜渐深。

台钟时针已经指向十一,沉稳的脚步声渐渐靠近。

坐在书桌前复习的顾雨云转过头,只见季锋泽解着扣子跨进来,原本空阔的客厅好像拥挤了几分。

见她还没睡,男人眼中掠过丝惊讶。

顾雨云放下笔:“去哪儿了?今天这么晚才回来?”

季锋泽脱掉外套,语调轻缓:“今天碰上了于英楠,就是以前跟你提过的比我大两岁的姐姐,多聊了两句。”

顾雨云心头微刺:“你不是说她嫁到南方去了吗?”

季锋泽手顿了瞬:“……嗯,她丈夫半年前车祸去世了,婆家没人能照顾,她就带着孩子回来了。”

看着他眼中的怜惜,顾雨云捏着书页的手缓缓收紧,没忍住问:“听说你们是同学,还在一起过,现在你还喜欢她吗?”

但问出口,她就后悔了。

明明知道答案,为什么还要因为心底那点不甘而自取其辱?

季锋泽皱眉看着她,沉默了很久才吐出回答:“雨云,我们才是夫妻。”

末了,又补充了句:“明天你不上班,咱们一起去看看爸妈吧。”

说完,转身进了客房。

顾雨云望着关上的房门,惨然一笑。

夫妻?

他们从结婚起就分房睡,算哪门子夫妻?

次日。

一大早,顾雨云跟季锋泽去了公公婆婆家,刚到门口,就听见里头打砸的声音。

还伴随着婆婆哭喊控诉:“我伺候了你大半辈子,那个女人对你掉几滴眼泪,你就把我们存的棺材本都给了她,你让我怎么活?这婚必须离!”

“都多大岁数了,离什么离!再说咱儿子在军区当政委,他专门抓德行这块,要被别人知道他连自家的事儿都管不好,你让他面子往哪儿搁?”

她顿时停住脚,下意识看向身边神情骤沉的季锋泽。

上辈子,季锋泽经常说于英楠可怜,也三天两头接济对方,她从没像婆婆这样闹过,只一味忍让,总想着他会回头看看自己……

季锋泽推门跨了进去。

顾雨云也忙跟上前,只见屋子里一片狼藉,墙上的结婚照被砸在地上,玻璃摔得到处都是。

婆婆满脸泪地坐在沙发上,被划破的手正流着血,而公公还一脸余怒抽着烟。

季锋泽眉头拧成了个死结。

顾雨云忙拿出手帕,过去帮婆婆处理伤口:“妈,不管发什么,您别和自己过不去啊……”

刚说完,公公就朝季锋泽埋怨起来:“你看看你妈,年纪越大脾气越臭,总是为了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吵个没完!”

婆婆哭着拔高声音:“我脾气臭?你把我的棺材本给你前妻还有理了?你这么爱她就去和她过啊,你拖着我做什么?”

眼见两人又要开始吵,顾雨云正要劝,季锋泽突然说:“爸,妈,你们离了吧。”

三人一下愣住了。

顾雨云看着他,他又砸出冰寒的一句:“没有感情的婚姻,对你们两个来说只是折磨。”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