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殷奉荀 穆云歌小说

殷奉荀 穆云歌小说

殷奉荀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殷奉荀黑沉眸中含着淡淡讥讽:“奴婢二字听起来倒比公主适合你,只要让朕满意了,朕自会留住她们性命。”穆云歌白着脸磕头谢恩:“谢陛下仁慈。”她跪着退出紫宸殿,方才抬头,天边一丝晨光渺茫。她看了半响,黯淡双眸似有微光。

主角:穆云歌殷奉荀   更新:2023-10-02 16:5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穆云歌殷奉荀的美文同人小说《殷奉荀 穆云歌小说》,由网络作家“殷奉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殷奉荀黑沉眸中含着淡淡讥讽:“奴婢二字听起来倒比公主适合你,只要让朕满意了,朕自会留住她们性命。”穆云歌白着脸磕头谢恩:“谢陛下仁慈。”她跪着退出紫宸殿,方才抬头,天边一丝晨光渺茫。她看了半响,黯淡双眸似有微光。

《殷奉荀 穆云歌小说》精彩片段

天禄元年十月,辰时。


当晨钟响彻紫宸殿。


下一刻,穆云歌如垃圾一般被扔下龙床。


男人低哑冷漠声音响起:“滚回去伺候皇后。”


穆云歌忍着浑身撕裂般的疼痛穿好衣服,就跪伏在冰凉地上,抖着声音问:“陛下答应的事,我大嫂他们……”


话未说完,殷奉荀就从龙床上起身,抬手一把掐住她下颌,将她未完的话尽数堵在喉咙口!


“你还当你是公主?有什么资格跟朕谈条件。”


饱含轻蔑的称呼,让穆云歌浑身一抖,紧绷得指节都发白。


面前的男人已不是跟她一起青梅竹马长大,满心满眼都是她的少年郎。


他是杀了自己的父兄后登基为帝,又将自己囚禁为奴的天下之主。


穆云歌从喉间挤出四字:“奴婢不敢。”


殷奉荀黑沉眸中含着淡淡讥讽:“奴婢二字听起来倒比公主适合你,只要让朕满意了,朕自会留住她们性命。”


穆云歌白着脸磕头谢恩:“谢陛下仁慈。”


她跪着退出紫宸殿,方才抬头,天边一丝晨光渺茫。


她看了半响,黯淡双眸似有微光。


穆家皇朝已覆灭半年,她也本该随父皇和大哥二哥一同殉国,可为了穆家女眷的性命,她还得活……


回到未央宫,一道呵斥声便传来。


“贱人!跪下!”


皇后姚文淑身边的大宫女芍药冲着穆云歌膝盖就是一脚!


穆云歌反应不及,重重跌倒在地,膝盖磕在姚文淑身前,半天才挣扎着爬起朝姚文淑行礼:“……奴婢参见皇后娘娘。”


姚文淑见状,才慢条斯理道:“芍药,怎么能让咱们的公主跪下呢?没规矩。”


芍药立即‘哎呦’一声:“娘娘,前朝都灭了,哪还有什么狗屁公主,这贱人半夜出去还不知道是不是去私会什么野男人!娘娘您就是心善,如此纵容她!”


听着两人一唱一和的羞辱,穆云歌死死攥紧了手。


皇后姚文淑——本是她为公主时最信任的大宫女。


她待姚文淑亲如姐妹,就连文淑这名字,都是穆云歌亲自为她取的。


半年前,殷奉荀中毒濒死,她费了半条命求来的解药也只敢让姚文淑去送。


可穆云歌没想到,再见面,姚文淑便取代自己成了殷奉荀最爱的女人。


甚至殷奉荀谋反成功后,都不顾众人反对将姚文淑立为皇后!


民间传言,帝后情深。


穆云歌低着的头扯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又听见姚文淑开口。


“你说得也对,本宫作为陛下发妻,又是这后宫之主,自然要立好规矩。”


姚文淑语气和缓而阴柔:“这样吧公主,你说出昨晚干嘛去了,要是本宫相信,就饶过你一回。”


穆云歌心中一颤。


抬头与之对视,四目相对下,她清晰看见姚文淑眼里的嫉恨。


她心知肚明自己去了哪里,却又不敢亲口说破。


穆云歌抿紧唇,低着头低声开口:“我昨晚……”


话未落,芍药狠狠一耳光扇过来,穆云歌白皙的脸立时红肿。


厉声呵斥响起:“大胆,跟皇后娘娘说话竟敢自称我。”


穆云歌脑袋嗡嗡作响,还是咽下嘴里的血腥味,继续道:“奴婢……昨晚睡不着,出去透透风。”


姚文淑敛起笑,神色淡淡:“本宫给过你机会了,既然如此不珍惜,就跪着吧,什么时候说实话,什么时候起来。”


说完她抬手,芍药忙颠颠儿上前扶着她起身。


忽而一声“陛下到”传至耳中。


穆云歌眼眸一动。


一道带着龙涎香的衣袍从她身边划过,殷奉荀目不斜视,仿佛看不见她一般。


吓了一跳的姚文淑连忙主动开口解释:“陛下,她昨晚不知所踪,臣妾正罚她……”


殷奉荀意味不明打断:“罚?”


姚文淑一愣,穆云歌亦恍惚抬眸。


殷奉荀笑了:“这算什么罚,你还是太过心善。”


穆云歌就见殷奉荀瞥了自己一眼,漠然道:“跪到殿门口去,让所有人都看着。”




穆云歌懵了一瞬才听清,干涸似被火烧的嗓子半响才挤出一声:“是。”


可因为昨晚被折腾得太狠,她全身僵硬,酸麻无力,刚起身直愣愣就往地上栽。


“嘭!”


极沉闷的一声响,穆云歌有几秒的意识几乎是空白的。


而姚文淑似被吓到一般,惊叫一声扑进殷奉荀怀中:“陛下……”


穆云歌慌忙爬起身,看见两人亲密无间姿态,心口如被针刺入。


可如今的她,没有难受的资格。


还未回神,殷奉荀又冷冷道:“惊吓皇后玉体,掌嘴。”


穆云歌陡然一怔看向他,殷奉荀却早已移开目光,温声安抚怀里的人。


芍药立即上前。


重重几个耳光落下,穆云歌眼前一黑。


晕过去之前,穆云歌只听见殷奉荀冷漠声音传来:“拖走,免得弄脏了皇后的地方。”


……


穆云歌再次醒来时,是被水浇醒的。


还未看见人,耳边便传来尖酸声音。


“果真是金尊玉贵,这么点小伤足足躺了一天,装给谁看呢?”


努力睁开眼,穆云歌她便对上同屋两个宫女刻薄的脸。


其中一人开口:“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去干活,别想偷懒!”


穆云歌动了动,浑身疼痛侵袭入骨。


那两人一边往外走一边嘲讽嗤笑。


“什么金尊玉贵!我看她啊,连这宫里最下贱的奴婢都不如!”


“就是,我要活成她那样,不如死了算了,免得给祖宗蒙羞……哈哈哈!”


穆云歌沉默着一言不发,只有眼里浮出一丝嘲弄和苦涩。


谁能想到呢?曾经皇帝最宠爱的云歌公主在这宫里竟活成了这副卑微模样?


可她不能死!


穆氏女眷还需要她,大嫂腹中更是还有大哥的遗腹子,那是穆氏一族的希望……


穆云歌痛苦的闭了闭眼,再睁开,已经一片平静。


她起身,打了桶水后,将身上衣服褪下。


冰水刺骨,擦拭在浑身青紫痕迹上,刺痛难忍。


穆云歌脸色红了又白。


殷奉荀,你是有多恨我?


有好几次,她几乎觉得自己就要死在那张龙床上。


好不容易收拾完自己,穆云歌力气几乎耗尽。


就在衣服刚穿到一半时,房间门被人猛地踹开。


穆云歌心脏猛地一跳,慌忙转头看去,撞上殷奉荀冷凝淡漠的脸。


“还活着?”


穆云歌一滞,下意识便行礼:“参见陛下。”


殷奉荀眸光定在她半露的瘦弱肩背上,命令道:“跟朕走。”


穆云歌的心颤了颤,连忙低声道:“奴婢还要去伺候皇后。”


她宁愿忍受姚文淑的折辱,都不愿待在殷奉荀身边一分一刻。


闻言,殷奉荀似笑非笑看她:“看来,朕的话你听不进了?”


穆云歌面色瞬间惨白!


她立即跪了下去:“奴婢知错!”


她怎么又说错了话!


过去这半年,每当她说错做错,惹殷奉荀不悦,穆氏女眷们便会少餐少食,陪她一起受罚!


幸而,殷奉荀这次心情还算好。


“起来跟上。”


穆云歌小心跟在殷奉荀身后,竟是来到了议政的太极殿门口。


她心中不安浮现,殷奉荀已经耐人寻味道:“等会朕要论功行赏,这赏赐便由你亲手发下。”


不等她思考,殷奉荀已经大步迈进殿中。


殿内,已有一排内侍抬在托盘等候在此,上面尽是奇珍异宝。


不多时,几个将领入殿。


殷奉荀含笑道:“在座诸位都是朕的开国功臣,当赏之。”


说完,他身旁的太监绽开一道明黄圣旨,尖利声音响起。


“韩将军,于安城射杀前朝廉亲王穆平之,封骠骑将军,赏!”


“周将军,攻入王都时绞杀前朝太子穆长堃,封骁勇侯,赏!”


声音传入穆云歌耳中,她一瞬间如五雷轰顶!


殷奉荀竟然,让她亲手给杀了自己大哥二哥的将领发赏赐。




穆云歌浑身血液几乎凝结,呼吸困难,面色惨白无一丝血色。


殷奉荀嘴角噙笑,催促穆云歌:“去啊。”


身上似千钧压下,穆云歌根本动不了分毫。


她看着殷奉荀,眼神哀求,嘴巴张了张,嗫喏无声地吐出两个字:“求你……”


殷奉荀一双黑眸定睛看了她半响,这才一摆手,那些内侍才将赏赐送上去。


将领们谢恩后鱼贯而出,殿门被重重关上。


穆云歌还未松口气,殷奉荀便似笑非笑地开口:“求朕,难道打算光靠嘴?”


穆云歌袖中手一紧:“陛下,这是太极殿。”


上面穆家太祖皇帝书写“建极绥猷”还挂着。


意为天子使命,上承皇天,下对黎民。


如此庄严神圣的议政之地,怎么可以……


殷奉荀嘲讽:“怎么,一个玩物还有资格挑地方?”


一句话几乎让穆云歌心神俱碎。


她缓了半晌,才忍着羞耻用发抖的手解开自己的衣衫。


衣服一层一层褪下,光洁玉润布满暧昧伤痕的身体显露。


殷奉荀面无表情道:“过来。”


穆云歌刚过去,便被殷奉荀一把压到案上,奏章散落一地。


“面对杀了你全家的人还能笑着承欢,你真贱啊穆云歌!”


话如利刃,刺入穆云歌心尖。


她眼神空洞地看着殷奉荀喘息喉结。


无尽痛意如决堤河流在胸腔汹涌肆虐,眼泪顺着眼角滑落。


穆云歌脸上带着木然至极的微笑,哑声道:“陛下说什么便是什么。”


可不知哪句惹怒了殷奉荀,他动作骤然停下。


“穆云歌,你恨我?”


穆云歌一怔,称帝后殷奉荀从未在她面前自称为我。


胸口一阵抽搐,几乎就要令人窒息。


她是恨殷奉荀,但她更恨自己。


恨自己在当初父皇说殷家早有反意时,她却一意孤行要救下殷奉荀,却又只救下了殷奉荀。


父皇杀了殷家十八口人,殷奉荀就杀了穆氏三百二十八口人。


殷奉荀见她不说话,忽的便扼住她脖颈,眼神阴戾。


“你的确该恨朕,就像朕恨你一样。”


说着,他动作越发粗暴,像是要将所有仇恨发泄在穆云歌一人身上。


深夜。


窗外狂风骤雨,穆云歌被痛醒。


膝盖处似蚂蚁钻入骨头缝,又像有蛇虫在其中啃噬骨髓,疼得她浑身发冷。


当初她为了给殷奉荀求解药,在冰天雪地里跪了一夜。


为此她不仅去了半条命,还留下后遗症,只要一变天,关节便疼得她夜不能寐。


以往有太医照看着,如今便只能硬捱过去。


穆云歌抱紧自己,痛得蜷缩成一团。


突然间,外面喧闹起来。


门被猛地推开,一个宫女大声道:“陛下摆驾未央宫,赶紧全部去伺候着!”


穆云歌强撑着起身,一张脸毫无血色。


同屋宫女小声嘟囔着:“这么大雨,陛下为何突然过来?”


另一个接话:“咱们皇后一到雷雨天便心悸不适,陛下这是心疼娘娘呢。”


穆云歌一字不落听进耳朵里,喉头涌出一股腥甜。


好不容易走到主殿门口,穆云歌却被一个宫女一推,霎时跌入雨中。


“这也是你有资格站的地方?赶紧去烧热水!”


穆云歌顿时被冰雨浇透,浑身一抖,还来不及起身,便听见殷奉荀怒斥太医的声音从殿内传来。


“一群废物!皇后当初为了给朕拿到解药才落下病根,朕恨不得以身代之,你们就没有半点法子吗?!”


这话如一道闪电劈进穆云歌心口,脑海中一切终于串联起来。


她终于明白为何姚文淑能成为皇后。


——自己拼了命拿到的解药变成了她姚文淑的功劳!


穆云歌只觉可笑而荒唐,可下一秒她又难以抑制的升起希冀!


如果……如果殷奉荀知道了这件事,那是不是可以放过她大嫂肚里的孩子?


穆云歌爬起来就要往殿中闯,可还没走几步,就被大惊失色的宫女按住。


她的脸被按在冰冷地面上,只能嘶声大喊:“陛下,奴婢有事要禀报!”


隆隆雷声,不如她的哀声刺耳。


几个宫女慌忙堵嘴的堵嘴,拉脚的拉脚,用力将她往下拖。


穆云歌却拼了命挣扎往殿门爬,凄厉的声音如同厉鬼:“殷奉荀,我有话要跟你说!”


下一秒,殿门被缓缓推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