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许蕊昕薛望年

许蕊昕薛望年

许蕊昕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她走到一旁给自己接了点水,润了润嗓子后才开口说道。“陆之衍,我们认识十多年,结果和你结婚只是你对我的宽容,那你这点宽容,我不太需要。”她抬眼望过去,陆之衍依旧是垂着眼看着眼前的文件。话音一落,手中的笔放在桌上。

主角:许蕊昕薛望年   更新:2023-10-02 10: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蕊昕薛望年的美文同人小说《许蕊昕薛望年》,由网络作家“许蕊昕”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她走到一旁给自己接了点水,润了润嗓子后才开口说道。“陆之衍,我们认识十多年,结果和你结婚只是你对我的宽容,那你这点宽容,我不太需要。”她抬眼望过去,陆之衍依旧是垂着眼看着眼前的文件。话音一落,手中的笔放在桌上。

《许蕊昕薛望年》精彩片段


“真打算结婚了?”

许蕊昕站在陆知衍办公室门口,刚抬起准备敲门的手又悄然落下。

说话的人是贺煜,陆知衍的好兄弟。

许蕊昕听得出来他的声音,他也是陆知衍圈子里唯一知道她和陆知衍在一起的人。

“结婚而已,早晚的事。”

陆知衍的语气稀松平常,听不出什么情绪。

“呵,没想到许蕊昕追了你六年还真的追出个结果来了,这算什么?坚持就是胜利?”

贺煜的言语间充满了不可思议,惊讶的不是许蕊昕竟然追了他六年,而是陆知衍真的要和许蕊昕结婚。

许蕊昕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有她自己知道他口中的结婚是什么意思。

果真,下一秒就听见陆知衍声音,冷漠中带着丝厌烦。

“爸妈喜欢,娶回去省得烦我,我又不喜欢。”

不知道为什么亲耳听到陆之衍说不喜欢她,许蕊昕内心竟然没有太大的波动。

大概是已经习惯了

毕竟平时见面,眼神都懒得施舍一个。

贺煜:“不喜欢还娶,这对许蕊昕不公平。”

陆知衍轻笑一声反问道:“我怎么不知道你还这么慈悲心?你喜欢?让给你了,反正都是她倒贴。”

贺煜语气听不出什么喜怒,只是劝他:“话不能这么说,许蕊昕对你很好,况且你们本来就是青梅竹马,你这样说以后别后悔。”

贺煜的劝告并没有引起陆知衍的丝毫怜悯,反倒是戳中了他的痛点。

“她好?那她就不会趁着音音受伤的时候上赶着投怀送抱。”

在他口中一切都是她自找的。

这段感情再廉价都是她上赶着要的。

站在门口的许蕊昕指尖紧紧捏着那邀请函的一角,感觉指尖都有些发麻,弯曲的一角早已褶皱不堪。

她咽了咽唾水,试图平复自己的情绪。

可右手拎着的鸡汤顿时觉得异常沉重,像是千斤重的铁块一样。

门内的谈话还在继续。

贺煜知道劝不下去的,也懒得继续说下去,“随便你,我走了。”

他直接起身朝门口走去,刚一拉开门,就看到矗立在门口的许蕊昕。

呆愣在原地。

贺煜微微蹙着眉,看样子是听到了他们刚刚的谈话,想说些什么。

“你找知衍吧?他在里面。”

许蕊昕刚想离开,贺煜就轻声说道:“多爱点自己,陆知衍不适合你。”

他轻轻拍了拍许蕊昕的肩膀就转身离开了。

许蕊昕过了好一会,才迈开步子推门进去。

听到声响的陆知衍微微抬眼就看到许蕊昕,脸色不是很好。

“你来干嘛?”

许蕊昕将手里的鸡汤放在桌上。

“陆阿姨做的,给你送来,还有这个邀请函,我的个人独奏会,你能来就来吧。”

听完刚刚一番话,她已经不期待陆知衍能来了。

谁知他一手接了过去,语气不是很好。“知道了。”

或许是害怕许蕊昕想多了,陆知衍再次开口。

“许蕊昕,你能得到的只有陆太太的位置,其余的不要妄想,这是我对你最大的宽容。”

许蕊昕冷笑,宽容。

说得多么义正辞严啊。

她走到一旁给自己接了点水,润了润嗓子后才开口说道。

“陆之衍,我们认识十多年,结果和你结婚只是你对我的宽容,那你这点宽容,我不太需要。”

她抬眼望过去,陆之衍依旧是垂着眼看着眼前的文件。

话音一落,手中的笔放在桌上。

舌尖顶了顶上颚似乎是在隐忍着什么。

“你知道我们认识这么多年就不会下那么毒的手,为了得到一个名额,为了让我多看你一眼,你都做了些什么?简音的手到现在都不能用力,你不愧疚吗?”

陆之衍的话字字诛心,字字句句犹如钝刀剜在她的心口。

愧疚吗?她还真没有觉得。

许蕊昕的裙边被攥得都是褶子。

这些口诛笔伐的话语这么多年她听了很多遍。

“陆之衍,当年的事不是我做的,我说了很多遍是你不肯相信。”

明明她说了很多遍,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她。

明明他们认识的时间更长。

他却只愿意相信另一个人。

陆之衍将手中的文件摔在地上,巨大的声响让许蕊昕忍不住颤抖。

“许蕊昕,最大的动机就是你,你让我怎么相信?当年取代她去演出的难道不是你吗?”

许蕊昕沉默了片刻。

没有证据,只有一个动机,就给她判了死刑。

当年简音得到了欧冶大师弟子的名额,原本可以跟着欧冶大师出国进修,只可惜一场车祸,让她的手失去了知觉,音乐梦彻底破碎。






许蕊昕一直都觉得这是她罪有应得。

最后名额落在她这,陆知衍就理所当然的认为她是凶手。

真是可笑,她花了六年证明自己的清白,只不过是让他更加厌恶了。

她冷笑了一下,像是自嘲。

这六年她无话可说。

她起身将文件一个个理好放在他的桌面上,轻轻拂去文件架上的灰尘。

既然这样,那就如他所愿好了。

她淡淡道:“你说得对,有陆夫人的头衔就够了。”

只要能让简音得不到你就够了。

陆之衍看着她忍气吞声地将文件放在桌上,脸上竟然还带着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每当他说出一些让她不堪的话她就是这副模样,让他心里更加不爽。

他抬起眼眸像是在看小丑杂耍一般,脸色骤变,一把捏着许蕊昕的下巴。

“你贱不贱啊?”

见她脸色淡漠,掐着下巴的手指下雪白皮肤已经开始泛红……可他眼里却看不出心疼,只是用力甩开她的下巴,抽出一张纸仔细地擦拭着他的指节。

像是摸到了什么脏臭无比的东西。

许蕊昕淡定的没有一丝反应,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木偶。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知道争吵是最没用的。

“鸡汤喝完,记得带回家。”

她的声音很轻,说完就转身出了办公室。

她的脚步有些踉跄,没有走电梯,到了安全通道后她才靠着墙壁稳稳蹲下。

回去后的许蕊昕想了很久,她不知道自己这样是对还是错。

可这场婚姻,不仅仅是她一个人的事,这还是母亲临走时定下的。

母亲,你若是能看见,也会希望我这样生活下去吗?

窗外的星光依稀闪烁着,像是给她的回应。

许蕊昕没有继续想这个问题。

几天后的个人演奏会才是她最值得关注的。

这是今年她最看重的一场个人演奏会,不管陆知衍来不来,她都需要完美开场。

(微改了一下。)

新文开篇,前期只有两三章虐一点,后篇都是小甜文。

欢迎大家支持啦……

海城歌剧院

台下人声鼎沸,掌声络绎不绝。

台上的许蕊昕一手的小提琴还在肩上,她小心翼翼放下,对着台下九十度鞠躬。

她淡淡看了眼第一排的座位。

她给陆之衍邀请函的那个座位还是空的。

果然他不会来。

一回到休息室,许蕊昕就将鲜花放在桌上,桌上的手机响起。

微博上刚发出一条工作室庆祝演出的文案,底下的评论络绎不绝。

私信里照常有一个粉丝的庆祝消息。

“X:恭喜,演出顺利。”

她唇角微微上扬,六年来每次她的演出这个粉丝都会来给她庆祝,还会时不时地给她寄一些明信片。

刚准备打字道谢,可下一秒微博弹出的新闻就让她浑身冰冷。

她面上依旧是精致的妆容。

可心底却犹如八尺寒冬被人从头到脚泼了一盆冷水。

脸上的笑慢慢凝固在脸上,宛如自嘲般的冷笑。

她的手指还停留在屏幕上,指尖却忍不住地颤抖。

屏幕上显示的是:陆氏集团总裁机场接机。

他一旁的女人,是简音。

如果说简音是许蕊昕的噩梦,那陆知衍就是照亮许蕊昕的光。

可偏偏简音就是陆知衍的白月光。

就算简音在国外六年。

再次回国,陆知衍还是可以抛下她这个现任女友的独奏会去机场接简音。

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六年了,他还真是对简音深情不减。

她拿起桌上的一瓶水一饮而尽,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

她阖着眼,深呼吸着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再睁眼时,她截下这张新闻的图片,发给陆知衍。

“你是不是忘了今天是我的独奏会?”

明明一周前他还满怀笑意的说一定会来听她的独奏会。

那天在办公室他虽然语气不好,但是在陆家的时候他是满脸笑意的说会来的。

半小时过去了。

手机还是安安静静的,许蕊昕不打算等了。

这个时间点,他可能在陪简音吃饭吧。

刚到家时,手机响了。

“所以?”

呵。

“你是不是忘了我们快领证了,你鸽了我的音乐会去接前女友不应该解释一下吗?”





手机那头的备注上变成了正在输入中,没一会儿就发过来了。

“都是朋友她在国内没有熟人,聚一下而已。”

没什么熟人?

这话说出来恐怕只有陆知衍会信。

果然追了六年的人,还是抵不过白月光。

许蕊昕关掉和他的对话框。

忽然某乎发来了每日的随机提问。

她每天都有养成回复一两个提问的习惯,今天也不例外。

只不过今天的题目还挺应景。

“问,白月光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

多大?

“谢邀,白月光的杀伤力大到我追求他六年无动于衷,而白月光回国他就可以抛下一切去接她,给她聚餐聚会,纵使一周后我要和他领证。

她大概不仅仅是白月光,还是红玫瑰,是朱砂痣。”

而她许蕊昕,什么都不是。

一周后就是陆知衍和她定好一块去领证的日子。

想到这个要和她领证的人却在此时却在另一个女人的裙下承欢,她就觉得有些恶心。

她似乎已经不期待那天陆知衍能来。

回答完问题,又有几个电话打进来,都是祝她今天演出顺利的。

对啊,多美好的一天,所有人都在庆祝她。

其实没有陆知衍她许蕊昕都是天之骄女,是简音想尽办法都想得到的人生。

许蕊昕不打算去想陆知衍的事情。

翻开了朋友圈,找了一张今天别人给她拍的舞台照,又拍了一束花。

配文:演出顺利。

刚发完,她的指尖往下滑了滑。

在她这条朋友圈下面的是一条贺煜的朋友圈。

硕大的包厢内,铺满了花瓣和气球,一群人围着陆知衍和简音,拍的一张合照。

照片中的两人,郎才女貌,不知道的他们是今日求婚成功的情侣。

如此热闹的照片,许蕊昕耳边甚至可以传来她们欢闹的声音。

和自己这张在聚光灯下身着礼服独自拉着小提琴的照片。

大相径庭。

越来越刺眼。

一阵生理性的反胃顿时涌了上来。

六年了。

只要长时间看着简音她就会生理性的反胃,那些噩梦一样的回忆汹涌如海水。

贺煜的这条朋友圈大概就是故意给她看的吧?

电话铃声响起,她匆忙漱口,拿起手机。

电话那头是黎安安的声音。

“我艹TM的简音回国了?”

许蕊昕轻声嗯了一下,听得出来心情不佳。

“我就知道陆知衍那个王八蛋忘不了这个贱人的,你还不放弃?”

许蕊昕无言,对陆知衍似乎成了一种习惯。

“安安你知道的,这场婚姻本就没什么感情。”她淡淡道。

几秒后,电话那头传来安安咆哮似的嗓音。

“你脑子是进水了?他们的朋友圈都发成那样了你还指望他和你结婚?你信不信,别说领证了就算你死了他都不会落一滴泪。”

安安是出了名的毒舌,但偏偏她说的话许蕊昕不可否认,都是真的。

的确。

陆知衍对她的表情很少,就连笑都是很牵强的,那天说起独奏会他露出了难得的笑意。

现在想想,他是不是早就知道今天是简音回国的日子……所以在听到今天这个日期才会笑着应下。

当年拯救她的少年,和现在陆知衍判若两人。

她总是用着记忆里的陆知衍,来给现在的陆知衍安上最强的滤镜。

“这是最后一次了,如果他不来,我会彻底断了。”

电话那头的人恨铁不成钢。

但也无可奈何。

“那我倒希望他不要去,需要我回国陪你吗?”

“不用了安安,为了这个展你准备了大半年,安心办完吧。”

安安是一个设计师,这段时间刚好在法国办她个人服装展。

这点小事让她回来不值当。

更何况。

领证这件事算是许蕊昕给陆知衍序最后的宽容了。

如果他来她可以不计较,如果他不来,她也不会继续傻傻地等着了。

临睡前许蕊昕给陆知衍发了个消息。

“早上九点,民政局等你。”

“嗯……”

他回复得简短,两个人的聊天记录冷淡得不像是要去结婚的,倒像是要去离婚的。

第二日天际微微变白,金色的阳光透过云层落下。

屋内的床上也洒进些许阳光。

许蕊昕起了个大早,化妆的时候她还在想,是不是要化个淡妆,她特意拿着直板夹将自己的卷发波浪夹成了直发。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