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桑泱岑西琤小说

桑泱岑西琤小说

桑泱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岑西琤自然不信,“记忆力这么好?”“是呀!妈妈说,相思这点,随爸爸!我爸爸是个天才哦!”岑西琤微怔,“你爸爸,记忆力很好?”“是呀!怎么了叔叔?”岑西琤倒也没在意,只随口那么一问,不过这小孩儿只是在吹牛也说不定,这世界上,能称得上是天才的,屈指可数。

主角:桑泱岑西琤   更新:2023-10-02 10:51: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桑泱岑西琤的美文同人小说《桑泱岑西琤小说》,由网络作家“桑泱”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岑西琤自然不信,“记忆力这么好?”“是呀!妈妈说,相思这点,随爸爸!我爸爸是个天才哦!”岑西琤微怔,“你爸爸,记忆力很好?”“是呀!怎么了叔叔?”岑西琤倒也没在意,只随口那么一问,不过这小孩儿只是在吹牛也说不定,这世界上,能称得上是天才的,屈指可数。

《桑泱岑西琤小说》精彩片段

岑西琤自然不信,“记忆力这么好?”

“是呀!妈妈说,相思这点,随爸爸!我爸爸是个天才哦!”

岑西琤微怔,“你爸爸,记忆力很好?”

“是呀!怎么了叔叔?”

岑西琤倒也没在意,只随口那么一问,不过这小孩儿只是在吹牛也说不定,这世界上,能称得上是天才的,屈指可数。

不过,岑西琤一时鬼迷心窍,故意想考考她,于是将手机号快速报了一遍:“记住了?”

这小屁孩儿还真认真的点了点头:“记住了!叔叔,等我给你介绍大美妞!”

岑西琤自然不会当真。

男人抬腕看了眼腕表时间,不早了,他竟然在一个无关的小屁孩儿身上浪费了二十分钟时间。

他起身,摸摸小奶包的头,“我要走了,你也回病房去吧。”

相思乖巧的跟他挥挥手,“叔叔,再见哦!”

保镖跟随岑西琤进了电梯。

电梯门快要合上时,岑西琤抬眸,再次看向坐在那儿朝他一直挥手的小奶包。

心底最柔软的深处,忽然被一个钩子勾起。

如果当初桑泱没有背叛他……他和桑泱的孩子应该也这么大了吧。

毕竟当年,他是计划一毕业就和桑泱领证结婚,他会努力工作,给她最好的一切。

可惜,没有如果。

他和桑泱,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可爱乖巧的孩子。

以前没有,以后,更绝无可能。

岑西琤冷漠的,从那孩子身上,别开了视线。

电梯门,合上。

与此同时,桑泱终于找到桑相思,气喘吁吁的一把抱住了桑相思!

“相思!你怎么乱跑!吓死妈妈了!”

“唔……妈妈你抱太紧啦!我呼吸不过来了!”

桑泱缓了缓,这才镇定下来,“你坐在这儿干吗?不冷吗?”

桑相思扁着小嘴:“妈妈你怎么才回来,相思都无聊死了,还好遇到个帅叔叔,陪相思说了好久的话!”

“帅叔叔?”

桑泱担心的皱眉,该不会是人贩子吧?

“恩呢!他刚走!妈妈你要是早来一步,就能看见他了!他长得可帅啦!”

桑泱没心思想那些,赶紧抱着孩子回了病房,并且嘱咐:“以后别和陌生人说话,要是拐走你怎么办?”

见桑泱这么担心,相思只好摊着小肩膀说:“好吧。”

回了病房,趁桑泱去洗手间洗手的功夫,小相思把那个帅叔叔的手机号,记在了画画的小本子上。

哼,帅叔叔居然小瞧她,觉得她记不住号码,明天她就给他发信息,证明自己记忆力真的很好!

等桑泱从洗手间出来,桑相思皱着小眉心问:“妈妈,我还要在医院住几天啊?”

“很快的,等把那个小手术做了,相思很快就能痊愈,到时候妈妈带相思去游乐园坐旋转木马好不好?”

今天晚上,她又求浮生夜总会的娘娘腔经理,给她介绍了一单生意。

娘娘腔经理嘴巴毒,可心地善良,得知她是单亲妈妈一个人带孩子,孩子还病了,便介绍给她一单大生意,据说光小费就有六七万。

在帝都最权贵的白兰度伯爵酒店,能进这个酒店谈生意的人,非富即贵,给小费很大方。

如果顺利的话,她很快就能筹到钱给相思做手术。

“妈妈,相思怕疼,做手术会不会很疼?”

桑泱心疼的抱住她,亲亲女儿的额头说:“不怕,妈妈会陪着你。”

等把相思哄睡了,桑泱这才看见病床旁的柜子上,摆着一本杂志。

是《时代周刊》杂志,封面人物正是岑西琤。

桑泱纤细的手指,缓缓抚过杂志上男人清隽的眉眼,如今,他已经是贵不可攀的商业新贵,一时风光无两。

今晚,南初在微信上把宋依依的资料发给她看。

她看了,宋依依是最近刚红起来的新晋歌手,最重要的是,宋依依是宋家大小姐,宋家在帝都虽然比不上如今的岑西琤,可在帝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宋依依长得也漂亮,和岑西琤站在一起时,很登对。

人大抵都是有好奇心的,桑泱不由自主的很好奇,岑西琤是不是也会像当初宠她一样,宠着宋依依?

会不会在宋依依生理期痛的时候,也会给她煮红糖姜茶?

可她发现,她只是想一想,便已经心脏抽疼。

桑泱将那本杂志,丢进了抽屉里,眼不见心不烦。

……

入夜的帝都,繁华似锦,CBD中心泛着纸醉金迷的金色光芒。

桑泱站在金碧辉煌的白兰度伯爵酒店的VIP大包里,顶头的冷气,吹的她浑身发寒。

她没想到,会这么快再遇岑西琤。

更没想到,这次和岑西琤谈生意的人,是叶承泽,她的前未婚夫。

六年前,岑西琤入狱后,桑帆立刻给她讲了一门亲事,对方是西洲龙头企业华通集团的继承人,叶承泽。

桑帆想要利用她,跟叶家联姻,来巩固自己的州长地位。

当时,她已经怀了岑西琤的孩子,桑帆甚至狠心的逼她打掉,她拼尽全力逃出桑家,找到叶承泽,告诉他,她未婚先孕,怀了野男人的孩子。

叶承泽好歹是华通的继承人,有头有脸,怎么可能会娶一个未婚先孕失去清白的女人?

就这样,桑泱被叶家退了婚,没了利用价值后,被桑帆和丁雪梅,赶出了桑家,赶出了西洲。

她正发怔,叶承泽戏谑的声音已经传来:“听说,当年桑大小姐被叶家退婚后,就被桑州长赶出了桑家。不过我真没想到,桑大小姐如今会过得如此落魄。”

她和岑西琤两次见面,都是在如此窘境之下。

桑泱捏了捏手心的冷汗,面上淡笑:“可能是老天在惩罚我吧,惩罚我当年拒了叶少的提亲。”

桑泱语气轻飘飘的,却让叶承泽脸上失了光彩。

他说,是叶家退婚,不要桑泱的。

可桑泱却说,是她拒了叶家的提亲。

叶承泽是个要面子的,更是个记仇的,他双眼眯了眯,冷笑:“若真要说惩罚,倒不如说是老天在惩罚桑大小姐当年有眼无珠,背叛岑总这等人物!”

桑泱浑身一僵……

她下意识看向坐在主位上,那个一言未发的矜冷男人。




岑西琤,未曾抬眸看她一眼。

那张惊为天人的俊脸上,淡漠如平静的寒潭,像是任何事情都激不起一丝风浪。

跟随岑西琤来应酬的江屿川打破僵局:“不提那些不开心的,既然这么巧,那桑泱,你唱两首吧。”

叶承泽打了个响指,“听闻桑大小姐是帝都大学播音系的系花,人美音甜,想必能唱的我们这桌人心旷神怡,今儿若是你唱的岑总高兴了,跟我把这合同签了,桑泱,咱两之前的账,一笔勾销。”

叶承泽倒也是个爽快人。

桑泱落落大方的问:“那请问各位想听哪首歌?”

叶承泽说:“今儿岑总是甲方,岑总,你先点。”

“我随意。”

岑西琤对此,兴致缺缺,并不给面子。

江屿川立刻解围道:“我记得桑泱以前在校庆会上唱过一首英文歌,《You-and-I》很好听,不如就唱这首吧?”

You-and-I……

桑泱眉心一跳。

但叶承泽已经在催了,“桑泱,唱吧!”

桑泱站在一旁的矮台上,将小提琴架上左肩,拉动琴弦,柔和悦耳的前奏,便如月光般倾泻一屋。

矮台上,一束柔光打在她身上。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泡泡袖连衣裙,一如从前那个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端庄优雅,不染尘世。

岑西琤记得,第一次遇到她时,她也在拉小提琴。

不过,那时她是坐在桑家别墅的草坪上,桑帆为了将她打造成名媛,给她请了最好的声乐老师。

她拉错一个音,桑帆便要打她一板子,对她的要求苛刻至极。

那时,岑西琤的养父岑峰,是桑家的司机。

岑峰带着刚考上帝都大学的岑西琤来暂住桑家,一进别墅,岑西琤便看见桑帆在训斥桑泱。

那一年的桑泱,年纪尚小,不过12岁的年纪,因为拉不好小提琴,被桑帆训斥,哭成了泪人。

后来,她总是缠着他,叫他西琤哥哥……

只是没多久,桑帆因为发现桑泱与这司机的儿子走的太近,便将岑西琤赶走,并命令桑泱,不准再与那种野小子来往。

在没有遇到岑西琤之前,桑泱一向听从桑帆的话。

可那一次,桑泱没听,岑西琤成了桑泱年少时唯一的离经叛道。

“All of those times,You were here with me,My eyes weren’t shut,But I didn’t see, How was I blind to your touch.

Your smile,your cares.

All my feelings,Were just not meant to be.

Now here I am,

All at once,alone……”

流利好听的英文,伴随着优雅流畅的小提琴声,悠扬流淌。

其实桑泱的声音并不是甜妹系,相反,是清冷华丽的嗓音,她唱英文歌时,会将有些英文单词特意咬的比较醇厚,所以整首歌听起来,像是清澈的深深流水,深幽静淌。

她一边唱,一边下意识的用眼角余光偷偷观察岑西琤的神情。

江屿川点什么不好,点了这首歌。

这首歌的中文大意,过于敏感了些。

大致意思是——

“走过来的这段时间

你总是在我身边

我虽然没闭上我的眼

但我却看不见

我怎么会如此盲目到没有察觉你的触觉

你的笑,你的关怀?

但我所有的感情,终究不被上天允许

现在我在这里,独自地疑惑着我是为何会走到独自面对自己的地步……

你和我,看似上天注定的一对

你和我,始终彷徨徘徊着彼此

你和我,是如何走到路的尽头?”

这首歌的歌词,仿佛是桑泱无声的辩白。

她怕,惹怒岑西琤。

可唱着唱着,却声临其境,情绪也随着音乐,铺天盖地的占领所有自控的理智……

桑泱的一滴泪,闪烁着光芒,砸在琴弦之上,破碎成珠。

太多过去的回忆被挑起,那些美好的,心碎的,全部像是电影镜头一般在脑海里一幕幕浮现。

“够了!”

岑西琤忽然出声制止!

桑泱睫毛一颤,音乐声戛然而止。

男人起身,声音冷如寒冰:“我还有事,就不奉陪了,叶总如果要和SY谈合作,后续事宜直接联系江总就行。”

话落,男人迈开长腿,径直大步离开包间。

叶承泽大致是知道这生意是谈不成了,华通作为西洲的龙头企业,他也没在怕岑西琤,他悠悠起身,看着岑西琤的背影,忽然笑着调侃:“岑总不打算把前女友带走叙叙旧吗?”

来和岑西琤谈合作之前,他调查过岑西琤的背景。

完全的白手起家,的确是个人物。

不过最让他感兴趣的,是岑西琤的初恋,竟然是他那位前未婚妻!

岑西琤背对着桑泱,他说:“我和她,没什么旧可叙。”

“桑泱怎么说,也曾是我未婚妻,我也不想瞒岑总,我倒是想跟她叙叙旧。岑总……应该不介意吧?”

其实他对桑泱这个人,没多大兴趣。

不过,他对岑西琤睡过的女人,倒是挺有兴趣。

这话,说的已经够直白。

岑西琤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他说:“随意。”

仅是两个字,岑情至极。

站在台上的桑泱,那张昳丽漂亮的脸上,瞬间失了血色。

她仿佛一个随意的物品,被他扔给了叶承泽。

岑西琤的背影,在她朦胧的视线里,越走越远……




酒店的大包间里。

岑西琤走了,江屿川追了出去。

现在,只剩下叶承泽和桑泱两个人。

桑泱不是傻子,预感到不妙,连忙抱起小提琴就要走:“叶少,我也失陪了。”

她刚走到包间门口,叶承泽下巴一扬,门口那两个保镖就拦住了她的去路。

叶承泽玩世不恭的笑道:“桑大小姐是没听清吗?岑西琤,他已经把你,送给了我。”

桑泱拎着小提琴的手,攥紧。

她力持平静的扯唇:“叶少在开什么玩笑,岑总都说了,我是他的前女友,既然是前女友,岑总自然是没有资格将我送给谁的。”

“桑泱,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

叶承泽声音懒洋洋的,可说的话却不是玩笑。

桑泱咽了咽唾沫,转头看向男人,“叶少究竟想怎么样?”

“当年你骗我退婚,这笔账,我今晚可以不跟你计较,你来卖唱,不就是为了挣钱吗?喝了这杯酒,我放你走。”

桑泱有些不解:“就这么简单?”

不管其中是否有诈,她都必须喝了这杯酒。

喝了这杯酒,才有机会逃走。

来之前,桑泱怕又要喝酒,便提前吞了解酒药和抗过敏药。

所以,那杯白酒,她喝的很干脆。

仰头,一饮而尽。

她将酒杯倒置,一滴不剩,“叶少,这样够了吗?”

“啪!啪!”

叶承泽鼓掌,眼底流露出几分惊喜来,“没想到,桑大小姐看起来温温柔柔的,做事倒是挺爽利一人。”

桑泱礼貌性的淡笑,“既然如此,那我先告辞了。”

门口的两个保镖,依旧没有让开。

“叶少这是什么意思?”

叶承泽笑了笑,眼神浪荡的看着她:“反正岑西琤已经不要你了,不如,你跟了我。六年不见,我发现,人就是贪心的,没吃到嘴的果子,不管是家的野的,总想尝尝味道。”

尤其这果子,品相极佳,经过岑西琤的手。

不免让他,更好奇了几分。

桑泱这才感觉到,全身血液像是沸腾一般,燥热难耐。

她看向那杯酒,拧眉:“你在酒里面放了什么?”

“一点点助兴的东西,增加乐趣。”

叶承泽一挥手,保镖退出去。

桑泱往后退,愤怒道:“叶承泽!你卑鄙!”

“桑泱,像你这种跟过其他男人的二手货,我愿意要你,你应该感恩戴德。你知道有多少女人费尽心思的想跟我?现在你有这个机会,还不赶紧抓牢?”

桑泱恶心的想吐:“我是二手货,那敢问叶少是几手货?你不会以为,像你这种睡过无数女人的男人是个香饽饽吧?在我这儿,你连烂菜叶都不如!”

“我看你,浑身上下只有嘴是硬的!”

叶承泽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子,将她抵在大圆桌上,作势就撕开她的裙子。

羞辱感,让桑泱悲愤交加!

“岑西琤最厌恶别人碰他碰过的东西!哪怕是他不要的!叶承泽,你不怕岑西琤……”

桑泱想吓唬他,以此逃脱他的魔爪。

可是叶承泽,在西洲也有个混世魔王的称号,胆子大的不行。

叶承泽冷笑着,拍了拍她的脸,“你不会到现在都还在做梦,以为岑西琤会回来救你吧?桑泱,清醒一点吧,比起所谓的占有欲,岑西琤那样的男人,更厌恶的,是背叛。”

桑泱脸色又红又白……

叶承泽的话,击中了她心底最岑弱的致命点。

她的一切反抗,仿佛都是徒劳的,身体和意识也渐渐被药物所掌控……

她眼尾湿红,仿佛从了,“麻烦叶少温柔一点,我怕疼。”

叶承泽满意的笑了:“你早这么听话不就行了?”

桑泱忽然一手主动搂住了男人的脖子,叶承泽放松了警惕,她另一手摸到一只水晶烟灰缸。

“砰”一声!

烟灰缸猛地用力砸在叶承泽脑袋上!

叶承泽脑门瞬间嗡嗡的,温热的鲜血,从他额头流到了眼睛里,糊住了视线。

桑泱在桌上随手抄起一把餐刀,快速朝门口跑去!

门口的两个保镖甚至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只听包间里的男人抱着头暴怒大吼:“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把她抓回来!靠!该死的女人……嘶……妈的,下手这么狠!”

……

夜幕下,一辆京A99999的黑色迈巴赫停在酒店门口。

江屿川坐在前面,试图说服岑西琤,“西琤,那个叶承泽你也知道,西洲的小霸王,很会玩弄女人,桑泱落到他手里……”

“你心疼了?”

男人直接打断了他的话,面若冰霜。

“桑泱虽然对不起你,可你们之间到底是有过感情的,西琤,我不希望你后悔。”

岑西琤命令:“开车。”

江屿川没了办法,正准备发动汽车离开。

桑泱衣衫不整的从酒店大厅跑了出来……

叶承泽的两个保镖,也追了出来!

桑泱想也没想就拉开了那辆迈巴赫的车门,现在,只有岑西琤能救她。

她钻进车里,扑进了岑西琤怀里。

她甚至顾不上什么尊严和脸面,红唇猝不及防的抵在了男人岑唇上,用尽所有技巧,想要挑起他的一丝情慾。

她双眼湿透,猩红着眼角求他:“岑西琤,别把我推下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