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林晓兰严立恒

林晓兰严立恒

林晓兰 著

美文同人连载

警卫员欲言又止,她也来不及细问,抓紧医疗箱,连伞也没拿就朝大门口奔去。十五分钟后,浑身湿透的林晓兰冲到大门口凌乱的湿发贴着的脸颊,又因为跑太急摔了一跤,衣角裤腿都是泥水。见几个穿着军装的战士撑着伞围在一块,她踉跄挤进去:“严团长怎么样了,我是医生,让一——”看到里面的场景,双腿猛然滞住。

主角:林晓兰严立恒   更新:2023-10-02 10:5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晓兰严立恒的美文同人小说《林晓兰严立恒》,由网络作家“林晓兰”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警卫员欲言又止,她也来不及细问,抓紧医疗箱,连伞也没拿就朝大门口奔去。十五分钟后,浑身湿透的林晓兰冲到大门口凌乱的湿发贴着的脸颊,又因为跑太急摔了一跤,衣角裤腿都是泥水。见几个穿着军装的战士撑着伞围在一块,她踉跄挤进去:“严团长怎么样了,我是医生,让一——”看到里面的场景,双腿猛然滞住。

《林晓兰严立恒》精彩片段


废墟里,哭喊和呼救声此起彼伏。

直到一抹光刺破黑暗,照亮林晓兰灰暗的双眼。

一个穿着军装男人的朝她伸出手,温柔的眉眼满是救赎:“别怕,把手给我。”

‘轰——!’

雷鸣乍响,林晓兰猛地惊醒,活了两辈子,只要一打雷,她就会做十二岁那年地震被埋的噩梦……

抬眼间,墙上崭新的挂历格外瞩目。

1986年。

对了,今天是她重生到二十年前的第三天。

身后传来细碎的声响,她忍着浑身的酸痛坐起转头,赤着上身的男人正系皮带。

他逆天光站着,宽肩窄腰的身体线条硬朗流畅,古铜色的后背上的几道暧昧抓痕,让他的冷峻多了分诱欲。

男人余光瞥来,语气一如既往冷冽:“这么多年了,还怕打雷?”

严立恒——恒东军区团长,她的丈夫,也是她十二岁那年的救命恩人。

林晓兰黯然垂眸:“……我会尽快克服的。”

他们在组织的牵线下结婚,她很开心能跟严立恒相伴一生。

但婚后他对她一直很冷淡,她以为是他性格使然,直到他前女友出现,她才明白,他只是不爱自己……

重来一世,她这辈子不想过多执着情爱,只希望能守着相依为命的弟弟长大。

深吸了口气,林晓兰打算提离婚,她拦着准备出门的男人:“晚上能回家吃饭吗?我有话想跟你说。”

“有军事演习,没时间。”

漠然的拒绝刺的林晓兰心一紧,她听话了两辈子,最后这点小要求他怎么还能这样不耐烦?

她压着委屈:“我们是夫妻,结婚这么久,你真的连陪我吃顿饭,说句话的时间都没有吗?”

话未落音,严立恒肃然的眼神睨来:“你我都是军人,舍小家为大家的道理你应该清楚。”

训斥的口吻顶的林晓兰如鲠在喉。

他总用这种话回绝她做为妻子的一切合理提议。

“走了。”

严立恒拿起帽子推门离开。

望着男人理所当然的背影,林晓兰眼眶有些酸。

自己上辈子也是蠢,他但凡有一点爱她,就不会冷眼旁观她的难过……

突然,几声响雷惊回林晓兰的思绪。

窗外瓢泼大雨令她骤然变脸,当年地震,弟弟林家豪失去了右小腿,每逢下雨,他都腿痛到晕厥!

上辈子,弟弟就是因为担心她,忍着腿疼出门,最后被卡车撞死……这辈子,她一定要阻止这种灾难!

林晓兰忙换上衣服,背上医疗箱冲出门。

不料,刚出门,便见严立恒身边的警卫员匆匆跑过来:“林医生,团长让您带上医疗箱,赶紧去大门口一趟!”

林晓兰神经一下紧绷:“他受伤了?”

警卫员欲言又止,她也来不及细问,抓紧医疗箱,连伞也没拿就朝大门口奔去。

十五分钟后,浑身湿透的林晓兰冲到大门口

凌乱的湿发贴着的脸颊,又因为跑太急摔了一跤,衣角裤腿都是泥水。

见几个穿着军装的战士撑着伞围在一块,她踉跄挤进去:“严团长怎么样了,我是医生,让一——”

看到里面的场景,双腿猛然滞住。

只见严立恒单膝跪着,怀里揽着个脸色苍白的女人,眉宇间是她从没得到过的柔情。

见林晓兰不动,他抬眼睨来,当众不耐烦训斥:“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救人!”

林晓兰心一顿,定睛朝女人看去,瞳孔骤然紧缩。

是姜雪柔!

严立恒的前女友,他真正爱的女人!

雨越来越大,一下下仿佛砸进了林晓兰的心脏。

又冷又疼。

她沉默着,放下医药箱蹲下身帮姜雪柔做检查。

几分钟后,她放下听诊器:“没什么大事,只是有些贫血。”

严立恒皱起眉,似是不认同她的检查结果,将姜雪柔抱起:“你身体虚弱,还是去医院检查更好。”

“团长,今天的演习很重要,您必须在场……”

“先让副团指挥。”

男人撂下话,抱着人就往军医院去了。

林晓兰淋得浑身湿透,他从头到尾没关心一句。

顶着战士们投来的异样目光,她抓着医疗箱匆匆逃离。

迎着雨,她一路跑到弟弟的学校宿舍。

一推开门,就看见熟悉的人正满头汗的躺在床上,痛苦得抓破了床单。

“家豪!”

听到林晓兰的声音,林家豪回过神,忙掩去痛色,艰难起身挤出个笑容:“阿姐。”

看她一身狼狈,他顿时皱眉,抬手擦掉她脸上的雨水:“阿姐,你怎么浑身湿透了啊,为什么不打伞?”




林晓兰涩然一笑:“……没事。”

孩子越懂事,她越难受。

她低头忙活,转移注意力:“我马上给你打止疼针。”

“辛苦阿姐了。”

他撑着起身,看着林晓兰苍白的脸满是自责:“如果我的腿没断,我一定做个比姐夫更厉害的军人,保护阿姐!”

林晓兰眼眶泛酸,险些落泪。

她强撑着笑,揉了揉他的头后给他的腿针灸按摩,心也多了分坚定。

这里的医疗条件没办法治疗弟弟,她得尽快跟严立恒离婚,然后调职带弟弟去大城市治疗……

照顾好弟弟之后,林晓兰转到去了医院上班,跟院长提了一嘴调职的事,直到天黑才回家。

月明星稀,邻居家都热热闹闹的飘着饭香,只有她的家,冷清了两辈子。

她身心俱疲地回屋,等着严立恒回来。

这一等,就等到晚上十一点。

严立恒匆匆推门进屋。

“立恒……”

林晓兰起身走向他,想起白天他对姜雪柔的体贴爱护,哑声嗓音开口:“我们离——”

‘离婚吧’三个字还没说出来,却见男人打开她的衣柜,翻出她的衣服:“小姜的行李在火车站丢了,这些衣服你也不穿,先借给她。”

说着,便把衣服装进了包里。

林晓兰脸色微变,那些衣服她不是不穿,因为是他结婚时送的,根本舍不得穿。

眼见男人拉上拉链,她下意识抓住他的手:“等等!”

严立恒皱起眉,寒眸扫来:“舍不得?”

“不,我只是……”

“结婚后家里的钱都是你收着,想要新的你可以自己买。”

冷硬的扎进林晓兰的心肺,叫她几乎窒息。

而严立恒却抽出手,拎着背包就大步跨了出去。

她僵着,眼睁睁看着那背影消失,脑子里却浮现上辈子自己抱着浑身鲜血的弟弟无助哭喊的画面……

林晓兰紧握的手颤了颤,脚步沉重地追了出去。

这婚,她必须马上离!

可刚跑到楼下,就看见不远处的吉普旁,严立恒贴心地给姜雪柔披上外套,清冷的嗓音分外柔和:“夜里凉,你在车里等我就行了。”

姜雪柔咳了两声,拧着秀气的眉:“在医院躺了一天,想活动活动。”

看着这一幕,林晓兰张了张嘴,喉咙却像被糊住,发不出任何声音。

而就在这失神的一秒,车上探出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径直冲严立恒伸出手,甜甜喊了声

“爸爸!”

小女孩叫完严立恒,又朝姜雪柔叫了声:“妈妈。”

只见严立恒把孩子抱出来,温柔揉了揉她的头后,带着姜雪柔一起上车走了。

夜风吹来,差点掀倒双腿发软的林晓兰。

上辈子她只知道严立恒和姜雪柔有过一段,却从没想过他们会有个孩子……

良久,她才找回知觉,怔然回家。

一连几天,严立恒都没回来,林晓兰也没怎么合眼,更没机会找他提离婚的事。

直到这天,她值完夜班回家,到大院门口时,就见放假的林家豪撑着拐站在树下,远远朝她挥手:“阿姐!”

林晓兰忙敛去低落,过去扶着他。

见她下眼睑乌青,敏锐的林家豪立刻担心问:“阿姐,你脸色很不好,医院很忙吗?”

“……病人是有些多。”林晓兰目光闪躲,生硬转移话题,“阿姐今天休息,一会儿做你最喜欢的红糖糍粑。”

两人一块往家走,可拐角处却飘来几句议论。

“你瞧见没,严团长让他的前女友也住进来了,咱们这对方可只有军属才能住,他不会要跟小林医生离婚了吧?”

“前两天我在大门口看见严团长吼着林医生给他前女友做检查,那么大的雨,严团长愣是都没给林医生打伞!”

“你没见那女人带来的孩子管严团长叫爹吗?林医生结婚这么久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她不离婚谁离婚?”

一字一句,刺的林晓兰脸色发白。

偏偏林家豪还听懂了,抓住她的手急问:“阿姐,你那天浑身湿漉漉的去找我,是姐夫害的?”

林晓兰神色紧绷,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半晌才挤出一句:“别听她们胡说,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管。”

林家豪低眉沉默,眼底划过抹沉郁。

回到家,林晓兰让他休息会儿便进厨房去忙活。

半小时后,她准备把出锅的糍粑端出去,便听见外头有人喊:“林医生,你弟弟跑到严团长那儿闹起来了,你赶紧去看看啊!”





林晓兰心猛然一沉,丢下碗就跑了出去。

一路奔到机关大楼,只见林家豪朝严立恒大声质问:“姐夫,你跟野女人有孩子,还把人带到大院里跟她们住一块儿!你对得起我阿姐吗!”

严立恒铁青着脸,直接呵斥:“把他给我带走!”

话落,站岗的哨兵便过来把人一左一右架住带走。

“等等!”

林晓兰心揪着,冲过去要阻止,却被严立恒一把抓住胳膊,只能眼睁睁看着林家豪被带走。

她转过头,哀求望着面容冷硬的男人:“家豪年纪小一时冲动……”

刚说完,胳膊被重重松开,她踉跄着险些摔倒。

严立恒审视着他,冷漠又严厉:“就是因为年纪小,才会被人挑唆乱说话。”

林晓兰呼吸一颤:“你这话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自己心里清楚。”

寥寥几字,冰刃似的蹭过她的心尖。

她攥紧拳:“原来在你眼里,我就这么不堪?”

严立恒剑眉微蹙,绷成直线的唇没有丝毫松动。

这时,警卫员匆匆赶出来,朝他敬了个礼,瞄了眼林晓兰才开口:“团长,司令让您去趟办公室,说是您夫人写了举报信,状告您犯了重婚罪!”

场面一静。

林晓兰登时懵了:“什么举报信?”

她下意识望向严立恒,对方却绷着脸,大步进了楼。

她心里开始打鼓,连忙跟了过去。

很快,司令办公室。

‘啪’的一声,举报信被司令拍在桌上,定睛看去,是林晓兰的字迹,落款还签着她的名字!

司令敲桌,刚毅的眼神翻着怒意:“这上面写你把前女友接到大院,两人还有个私生女,撇下妻子不管!”

“立恒,你是我手底下的老兵,能力素质没得说,但这生活作风问题,你真该好好掂量了!”

林晓兰怔看着那封不知道从哪儿冒出信,慌得解释:“司令,这封信不是我写的!”

说着,她抓住严立恒的手,眼巴巴看着他:“立恒,你相信我……”

话还没说完,严立恒就抽回了手,一个眼神都没给她:“报告!我跟姜同志的确是旧相识,但我们关系正当,更没有私生女。”

“那孩子是杨齐烈士的遗孤,杨齐妻子五年前因病去世,我一直让家里人帮衬,半年前才把孩子托付给姜同志照顾!”

林晓兰怔住。

那孩子原来不是他和姜雪柔的……

司令也愣了半晌,才明白闹了误会。

他拧起眉,神情缓和了些:“如果是这样,那倒情有可原……”

顿了顿,又看向林晓兰,语气敲打:“你们小两口之间的事我就不管了,但既然做了夫妻,就该对彼此信任,别再闹出什么乱子,影响军中风气。”

说完,司令便让他们走了。

出了机关大楼,林晓兰眼追上步伐都带着冷意的严立恒,再一次抓住他的胳膊:“你听我——”

话还没说完,掌心便一空。

严立恒理着袖子,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说不出的冷凛:“又是让林家豪闹,又是写信检举,以前没看出来你这么多心眼?”

林晓兰刹那僵住,透心的凉。

男人耐心耗尽,大步离开。

她一路失魂落魄回到家。

怕林家豪再因为自己的事受牵连,林晓兰只能提前把他送回学校。

一路上,孩子都局促着,直到到了校门口,才哑声问:“阿姐……我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他眼眶有些红,林晓兰看着心疼不已,轻轻握他的手:“没有的事,但以后你要记住,做什么事都不能冲动,知道吗?”

林家豪欲言又止,有些丧气地点点头:“……我知道了。”

林晓兰见他还低落,便提前把打算告诉他:“我已经跟医院提了调职申请,你再等阿姐一段时间,我一定会带你去大城市,治好你的腿疼。”

“嗯!我会等阿姐的。”

将弟弟送回宿舍后,林晓兰准备去问问院长,调职申请什么时候批复。

但一进医院,便感受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异样眼光。

“听说林晓兰写信污蔑自家男人犯重婚罪,还把烈士遗孤说成私生女,她图什么啊?”

“还能图什么,嫉妒严团长对前女友好呗!”

“人品见医德,这样的人,谁还敢把病人交到她手里照顾!”

越听,林晓兰眉头越蹙紧。

军营机关大楼发生的事,怎???么会传来医院?

但眼下她顾不上这些,弟弟的病要紧,正要走,这时护士长领着一张单子冲护士们吩咐——

“骨科圣手李越来我们医院义诊了,主治断腿神经痛的毛病,一场手术就能治好,你们整理一下病人的资料,都报上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