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虞知夏周时砚

虞知夏周时砚

虞知夏 著

美文同人连载

虞知夏微微凝眉,她们认识?片刻,她在记忆中找到了这个女人——周时砚的秘书,段汐月。她立刻换上温柔的表情:“段秘书,你来找时砚?他修行呢,不准人打扰。”段汐月只笑了笑,就略过她走去寺庙前敲门。这被漠视的感觉让虞知夏很不舒服。

主角:虞知夏周时砚   更新:2023-10-25 10: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虞知夏周时砚的美文同人小说《虞知夏周时砚》,由网络作家“虞知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虞知夏微微凝眉,她们认识?片刻,她在记忆中找到了这个女人——周时砚的秘书,段汐月。她立刻换上温柔的表情:“段秘书,你来找时砚?他修行呢,不准人打扰。”段汐月只笑了笑,就略过她走去寺庙前敲门。这被漠视的感觉让虞知夏很不舒服。

《虞知夏周时砚》精彩片段

虞知夏盯着墙上的婚纱照和身边的小女孩看了半个小时,终于不得不接受一个事实——

她穿越到了十年后。

十年后的自己不仅嫁给了喜欢的男人周时砚,还和他有了一个女儿。

女儿周婂除了眉眼与她相似外,气质简直就和周时砚一模一样。

虞知夏深吸了一口气,指着婚纱照上西装革履的男人问:“你爸呢?”

周婂神情淡淡:“普德寺,修行。”

虞知夏沉默了。

周时砚是京圈千金最想嫁的男人,没有之一。

他二十岁接管家族企业,克己守礼,倨傲清冷,烟酒不碰,唯一的爱好就是每个月去寺庙修禅。

而虞知夏与他完全相反。

她年幼丧母,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她父亲不让她做的事。

喝酒、泡吧、赛车……她活得恣意洒脱。

虞知夏也从没想过,自己竟然会嫁给周时砚!

此刻,她看着婚纱照上依偎的男女,迫不及待的想见到周时砚。

于是简单收拾了下就出了门。

去往普德寺的路上,虞知夏脑海里多了很多陌生的回忆。

她像看电影似的回想了一遍,发现这是自己没有经历过的这十年的记忆。

记忆里的她一改少年叛逆,学着去做一个优雅温柔的贤妻良母。

寒冬腊月,上山的路格外难走。

虞知夏站在普德寺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像记忆里那样温婉大方,才敲响木门。

不多时,有僧人来开门:“女施主有何事?”

“我找周时砚。”虞知夏礼貌一笑,“我是他……妻子。”

妻子。

这两个字在她舌尖绕圈,蜜糖似的发甜。

不多时,周时砚从寺庙里走了出来。

他身着简单的素色长衣长裤,手里捏着沉香手串,清冷的五官如同雕刻般完美。

“有事?”

虞知夏来时兴奋,根本忘了找个理由,半天终于憋出一句:“我来接你回家。”

不想下一秒,周时砚眸光微冷,语气都沉下来:“虞知夏,你是想离婚吗?”

虞知夏狠狠一怔,满头雾水。

她快速在脑海里浏览了一遍陌生的记忆,找到了原因——

刚结婚时周时砚就和她定下规矩,绝不能在他修禅时打扰,但她之后还是擅自上了山。

为此周时砚第一次与她动怒,后来她就不敢了……

难怪自己说要上山找周时砚时,周婂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虞知夏连忙解释:“我不是……”

“不想就别来打扰我。”

周时砚冷冷说完,反手将寺门重重合上。

虞知夏不敢相信他就这样把自己关在门外,心底因为得知与周时砚结婚的喜悦,这一刻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来就不来,至于这么凶吗!”

虞知夏闷着气踹了下石阶,准备转身离开。

刚走没几步,一个女人迎面走来。

她穿着得体的职业装,画着精致的妆容,一举一动优雅大方。

看见虞知夏,女人停住对她点了下头:“周夫人。”

虞知夏微微凝眉,她们认识?

片刻,她在记忆中找到了这个女人——周时砚的秘书,段汐月。

她立刻换上温柔的表情:“段秘书,你来找时砚?他修行呢,不准人打扰。”

段汐月只笑了笑,就略过她走去寺庙前敲门。

这被漠视的感觉让虞知夏很不舒服。

她就站在原地等着看段汐月和自己一样被拒之门外。

然而僧人进去没多久,只见周时砚竟真的走了出来,还换了一身西装。

他与段汐月并肩同行,不知道两人说了什么,虞知夏清楚看见男人眼底淡淡的笑意。

周时砚截然不同的态度让虞知夏心口一阵闷堵。

她下意识想拉住他。

男人却直接侧过身避开!

虞知夏来不及收力,脚下一滑,整个人重重摔倒在满是积雪的土坡上!

“嘭!”

她摔的鼻子发酸,疼到眼泪都挂在眼眶。

虞知夏以为周时砚就算不来扶自己,也会停下问自己一句。

却不想一抬眼,男人的身影早就消失不见。

只有那辆车牌为【京A·88888】的黑色红旗车在大雪之中,扬长而去!





虞知夏错愕地怔在原地,半天没缓过神来。

直到身上的雪融化成冰水渗透衣服,她冻得打了个冷颤,才撑着树干站起来,在心里骂了句周时砚“混蛋”,一个人一瘸一拐的下了山。

普德寺所在的鹿门山偏僻,虞知夏走了好远才打到车。

回到别墅时已经很晚。

她精疲力尽地倒在沙发上,满脑子都是周时砚和段汐月并肩离去的身影。

他们……什么关系?

虞知夏一帧帧回想着仅有的十年间记忆,找到了段汐月的信息——

段汐月是真正意义上的大家闺秀,五年前段家破产,段父重病去世,身为好友的周父便将段汐月安排进了周氏集团。

而向来不近女色、不用女秘书的周时砚,竟也破例把她留在了身边。

想起白天周时砚对待段汐月和自己完全不同的两种态度,虞知夏嘴里像吃了黄连一样发苦。

正出神,头顶传来周婂的声音:“母亲,您应该去浴室清洗一下,而且就算是在家里,您也不能这么……随意。”

虞知夏下意识抬头看去,只见周婂站在二楼楼梯上,正拧眉看着自己。

那冷漠的眼神简直和周时砚相差无几。

她突然发现她的女儿好像也不是很喜欢自己。

“婂婂。”虞知夏作出端庄姿态,像个母亲那样温柔一笑,“你……不喜欢妈妈吗?”

周婂很疏离的看向她:“母亲,您作为周家少夫人,不该问出这种掺杂太多私人情感的话。还有……”

她扫过沙发布上的水渍,提醒道:“父亲很喜欢段阿姨送的这个沙发,您现在弄脏了,他会生气。”

说完,周婂就转身上了楼。

而虞知夏的笑僵在脸上,明明她才是周时砚的妻子,是周婂的母亲。

可在这个家里,自己却没有半点归属感。

她在被排斥,完全融不进去。

但虞知夏从来不是逆来顺受的人。

她喜欢周时砚,既然已经结婚,有了女儿,要过一辈子,她绝不会让这段婚姻就这样糟糕下去。

有了想法,虞知夏让管家帮忙找人清洗沙发后,便给周时砚发了条消息:“老公,你什么时候回来?”

然而一直到她洗漱好,躺在宽大的双人床上,周时砚都没有回复。

之后两天,他也没有回来。

第三天,虞知夏看着仍没有回复的消息框,看向正在吃早饭的周婂:“婂婂,你爸两天没回来了,你知道他去哪儿了吗?”

“公司。”

周婂平淡回答后,便起身出门去上学了。

而虞知夏得到答案,让家里阿姨熬了补汤,提着去了周氏集团。

周氏集团坐落在京都商圈中心,独占了一栋66层的写字楼。

而周时砚的办公室就在最顶层。

虞知夏畅通无阻的上了电梯,来到办公室。

门敞开着。

她走上前,就见办公桌前,周时砚低头看着文件。

而段汐月站在他身侧,半俯下身,垂落的发丝都要碰到男人的侧脸。

工作没必要离这么近吧?!

虞知夏微眯起眼,心底来火。

许是她目光太锋利,段汐月抬眸看来。

瞧见虞知夏,她直起身子,手似无意地放在周时砚肩膀上:“时砚,夫人来了。”

而后她便撤回手往外走,在路过虞知夏时轻轻颔首,十足的轻蔑。

擦肩而过那刻,虞知夏攥紧了手。

“你来干什么?”周时砚的声音兀的响起。

虞知夏想起自己的目的,收起情绪走上前:“我来给你送汤。”

她拧开保温盒的盖子,声音温柔:“我给你发消息,你怎么没回?”

周时砚淡淡收回视线:“我工作不看手机。”

虞知夏抿了抿唇,忍着心头的涩意,故作撒娇的问:“修禅重要,工作重要,那我算什么?”

周时砚头也不抬的漠然开口:“一个麻烦。”





“什么?”虞知夏一顿,怀疑自己是听错了。

周时砚后靠在椅背上,冷淡看她:“你一事无成,毫无长处,嫁给我就是为了继续做莬丝花,荣华富贵的过完这一生。”

“我成全了你,也请你别打扰我。”

虞知夏瞬间全身冰冷,仿佛血液冻凝。

不是她的错觉,周时砚就是讨厌她。

在他眼里,她毫无优点,他连多看她一眼都不肯,更何况是喜欢她?

“成全我?”她攥紧手站直身体,声音发哑,“那你又能得到什么?”

在虞知夏怀着最后一丝希冀的目光中,周时砚淡漠出声:“虞知夏,我们是联姻。”

“八年前娶你的那天,我得到了虞氏集团。”

虞知夏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和周时砚的婚姻竟然是这样的。

她有十年来的记忆,但不完全,有很多空失的地方。

就比如她和周时砚是怎么结的婚。

现在得到答案,虞知夏觉得自己真是可笑极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竭力压住涌上心头的失落:“所以我这些年来学着做一个贤妻良母,在你看来都是没必要的,是吗?”

周时砚不置可否:“家里阿姨会收拾,婂婂也有老师教导,你的确什么都不用做。”

虞知夏的指甲深深嵌入掌心:“在你眼里,我是不是还不如一个花瓶?”

周时砚没有回答,只是淡淡的看着她。

但虞知夏却清楚的得到了答案——是不如。

再问下去就是自取其辱了。

虞知夏看着那代表着自己一片心意的补汤,心里说不出的酸涩。

她抬手将保温盒直接丢进垃圾桶,转身就走。

溅起的汤汁落在了周时砚的裤脚上,他皱眉抬眼,却只看见她的背影。

回到别墅。

虞知夏失神地抱着自己坐在卧室床上,想起和周时砚的初次见面。

那天她独自在山路上骑机车,半路下起雨,车轮打滑,她摔到山坡下无人发现。

唯有周时砚,他撑着把黑色大伞,像从天而降一样救了她。

被雨水模糊的视线里,男人镌刻般的容貌和他身上混杂雨水的檀木香,成了那天之后虞知夏无法忘怀的执念。

她期待能和他再次相遇,却不想再见面会是这样。

虞知夏将头深深埋进臂弯,被心底潮水般的失落吞没。

接着几天,周时砚还是没回来。

而虞知夏也没有再主动联系过他。

直到周末,接到他的电话。

男人声音依旧淡漠:“收拾一下,晚上带婂婂回老宅吃饭。”

虞知夏还没想好该如何面对周时砚,但也知道这种家庭聚会不能拒绝。

晚上六点,周时砚的车停在家门口。

虞知夏和周婂上车时,周时砚正坐在后座低头看文件。

男人眼眸深邃,容颜俊逸平静,仿若一副赏心悦目的画作。

她坐在他身边看着,突然就没那么生气了。

她想,虽然自己和周时砚不是因为爱才结婚,但日久生情,周时砚不会永远不爱她。

也许他们之间只是需要更多的相处。

出神间,车到了周家老宅。

在虞知夏的记忆里,周母一直很喜欢自己。

而她年幼丧母,对母爱更渴望。

于是她进门就上前亲昵的挽住周母的手:“妈,您和爸近来身体怎么样?”

周母微微一怔,而后不动声色的抽出手臂,笑着回答:“很好,不用担心我们。”

所有人都将虞知夏出格的动作看在眼里,但什么都没说。

这时,周婂抬头看向周时砚:“父亲,我想去祖父的书房找几本书,您陪我吧。”

周时砚点头,两人一起去了二楼。

虞知夏就留在客厅和周父周母聊天。

没一会儿,晚饭准备好。

虞知夏起身让二老先去餐厅,自己去找周时砚父女俩。

她走到二楼书房门口,刚想抬手敲门。

却听里面传来周婂稚嫩却冷静的问询:“父亲,刚刚母亲的举动您怎么看?”

虞知夏动作微顿,不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紧接着,门里传来周时砚的反问:“你想说什么?”

下一秒,周婂平静说出了心意:“父亲,我觉得段阿姨更适合做您的妻子、我的母亲。”




江郇因为虞知夏的那句话怔在原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头顶的光被一道高大的身影遮挡住。

“她喝醉了,说的话不算数。”

周时砚淡淡开口,江郇瞬间感觉身边的空气都有点发冷。

事实上他都不用说话,江郇就不敢动了。

人和人的差别有时候就这么大,你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东西,别人一出生就有。

江郇想起刚才虞知夏说会资助自己上学的事情,有些犹豫:“你……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此时虞知夏已经醉的有些不省人事了,不然她一定会大喊自己和周时砚什么关系都没有。

但现在,她连自己被周时砚打横抱起都不知道。

“我是她未婚夫。”

周时砚背着光看向江郇,漆黑冷淡的眸很明显在说:你可以走了。

江郇攥了攥手:“但……”

话没说完,周时砚看了旁边的南霪一眼。

南霪立马上前:“江先生是吗?您大学的费用周总会以慈善自助的名义打到你的卡上,请跟我去做个信息登记吧。”

江郇彻底傻了眼:“啊……好。”

等他再回神,周时砚已经带着虞知夏离开。

黑色红旗车在夜色里很快没了踪影。

车里,因为南霪被留下处理江郇的事情,周时砚只能自己开车。

他专心地看着前路,突然,虞知夏滚烫的手落在他的大腿上。

周时砚这才发现坐在副驾驶上的人上半身都快倚在自己的肩膀上了。

“虞知夏,起来,我在开车。”

虞知夏不仅没有停止动作,还觉得不够的上下摸了摸,同时嘴里呢喃着:“手感不错……老板,我要这块!”

买上菜了?

周时砚深吸了口气,分出心思把她的手拿开,同时右手单臂把她推着坐直。

但下一秒,她就又倒了过来。

周时砚没办法只能忍着她的乱来,稍稍加快了速度。

一路回到别墅,周时砚终于吐出口气,有精力来应对虞知夏。

他扶起她,仔细的看着她的脸——

的确是睡着的,但刚才摸他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含糊,根本不像是睡着了。

周时砚怀疑虞知夏在装睡,可他没有证据。

他再次把她打横抱起,然后走进别墅,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他没有带虞知夏回去林璟柏的那个别墅,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如果现在虞知夏醒过来,就会以为她再次穿越到了八年后的那天早上。

因为房间的布置完全和八年后一样。

周时砚转身想去浴室洗澡,刚抬步衣角却被抓住。

虞知夏睁开窄窄一条缝,极力的分辨着眼前的人是谁。

在终于看清之后,她无意识呢喃出声:“周时砚,我要和你离婚。”

周时砚微皱起眉:“事实上,我们还没结婚。”

谁想到虞知夏突然哭闹起来:“你不喜欢我!连女儿也不喜欢我!你家里人也不喜欢我!既然都不喜欢我,为什么你不肯跟我离婚?”

女儿?

周时砚顺着她的力道坐在床边,第一次有一种应对不来的无措感。

而此时虞知夏的手已经从他的衣角上滑进衬衫里,然后往上,停在了他的胸口前。

她开始傻笑:“好大啊……”

周时砚耳尖一烫,按住她的手。

他的本意是不想让她乱动,可这一按,她的掌心完全贴在了他的皮肤上。

不偏不倚,正好是心脏跳动的地方。

这下他的耳廓也烫起来。

他正想把她的手拉出来,这时,虞知夏突然扑到他身上:“周时砚,你脱给我看我就嫁给你,不然——”

“我就去当尼姑!”

周时砚像被按下了停止键,沉默的静了好几秒。

“你说真的?”

虞知夏傻傻笑着,连连点头。

下一秒,周时砚抬起手,手指按在了衬衫的第一颗纽扣上。



江郇因为虞知夏的那句话怔在原地,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头顶的光被一道高大的身影遮挡住。

“她喝醉了,说的话不算数。”

周时砚淡淡开口,江郇瞬间感觉身边的空气都有点发冷。

事实上他都不用说话,江郇就不敢动了。

人和人的差别有时候就这么大,你费尽心思想要得到的东西,别人一出生就有。

江郇想起刚才虞知夏说会资助自己上学的事情,有些犹豫:“你……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此时虞知夏已经醉的有些不省人事了,不然她一定会大喊自己和周时砚什么关系都没有。

但现在,她连自己被周时砚打横抱起都不知道。

“我是她未婚夫。”

周时砚背着光看向江郇,漆黑冷淡的眸很明显在说:你可以走了。

江郇攥了攥手:“但……”

话没说完,周时砚看了旁边的南霪一眼。

南霪立马上前:“江先生是吗?您大学的费用周总会以慈善自助的名义打到你的卡上,请跟我去做个信息登记吧。”

江郇彻底傻了眼:“啊……好。”

等他再回神,周时砚已经带着虞知夏离开。

黑色红旗车在夜色里很快没了踪影。

车里,因为南霪被留下处理江郇的事情,周时砚只能自己开车。

他专心地看着前路,突然,虞知夏滚烫的手落在他的大腿上。

周时砚这才发现坐在副驾驶上的人上半身都快倚在自己的肩膀上了。

“虞知夏,起来,我在开车。”

虞知夏不仅没有停止动作,还觉得不够的上下摸了摸,同时嘴里呢喃着:“手感不错……老板,我要这块!”

买上菜了?

周时砚深吸了口气,分出心思把她的手拿开,同时右手单臂把她推着坐直。

但下一秒,她就又倒了过来。

周时砚没办法只能忍着她的乱来,稍稍加快了速度。

一路回到别墅,周时砚终于吐出口气,有精力来应对虞知夏。

他扶起她,仔细的看着她的脸——

的确是睡着的,但刚才摸他的时候可是一点都不含糊,根本不像是睡着了。

周时砚怀疑虞知夏在装睡,可他没有证据。

他再次把她打横抱起,然后走进别墅,径直走进自己的房间,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床上——他没有带虞知夏回去林璟柏的那个别墅,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如果现在虞知夏醒过来,就会以为她再次穿越到了八年后的那天早上。

因为房间的布置完全和八年后一样。

周时砚转身想去浴室洗澡,刚抬步衣角却被抓住。

虞知夏睁开窄窄一条缝,极力的分辨着眼前的人是谁。

在终于看清之后,她无意识呢喃出声:“周时砚,我要和你离婚。”

周时砚微皱起眉:“事实上,我们还没结婚。”

谁想到虞知夏突然哭闹起来:“你不喜欢我!连女儿也不喜欢我!你家里人也不喜欢我!既然都不喜欢我,为什么你不肯跟我离婚?”

女儿?

周时砚顺着她的力道坐在床边,第一次有一种应对不来的无措感。

而此时虞知夏的手已经从他的衣角上滑进衬衫里,然后往上,停在了他的胸口前。

她开始傻笑:“好大啊……”

周时砚耳尖一烫,按住她的手。

他的本意是不想让她乱动,可这一按,她的掌心完全贴在了他的皮肤上。

不偏不倚,正好是心脏跳动的地方。

这下他的耳廓也烫起来。

他正想把她的手拉出来,这时,虞知夏突然扑到他身上:“周时砚,你脱给我看我就嫁给你,不然——”

“我就去当尼姑!”

周时砚像被按下了停止键,沉默的静了好几秒。

“你说真的?”

虞知夏傻傻笑着,连连点头。

下一秒,周时砚抬起手,手指按在了衬衫的第一颗纽扣上。



虞知夏的眼睛不自觉亮了亮。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周时砚修长的手指,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周时砚被看得很不自在,他觉得自己大抵是疯了,怎么会真的相信一个喝醉的人说的话。

而他还真的下意识抬起了手。

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周时砚停住动作,这纽扣解也不是,不解也不是。

虞知夏有点等的不耐烦了:“你为什么还不脱?”

“噢我知道了——你不会解!那让我来吧。”

她说着,一把挥开他的手,然后动作麻利地解开了他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然后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周时砚呼吸微滞,抓住她的手指:“虞知夏,你是不是没喝醉?”

虞知夏抬起头:“我没喝醉啊,我千杯不醉,你不知道吗?你没跟我喝过酒吧,来来来,你跟我喝一杯。”

她一瞬忘了要看周时砚脱衣服的事情,而后在周时砚的视线里轻车熟路地走出卧室。

周时砚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跟上:“你要去哪儿?”

虞知夏没有回答他,径直走去地下室的酒窖:“喝酒呀。”

周时砚脚步一顿,深深皱起眉。

他不喝酒,但刚接手集团的时候不乏有很多人送他名贵的酒,他也不好丢掉,就都放在了地下室。

但……虞知夏是第一次来他家,她怎么会知道他有个地下室,还知道里面有酒?

就像她好像在这里生活过很多年一样。

这个想法一出来就被周时砚否认,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他怔愣这几秒,眼前虞知夏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虞知夏?”

他顺着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往下走,虞知夏没有打开地下室的灯,入目是一片漆黑。

他没办法分辨她的位置,只能走到最底下,然后去摸开关。

不想刚踏下最后一节台阶,他整个人就被按在了墙上。

虞知夏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锁骨上,声音像会下蛊:“周时砚,我能成为你的念吗?”

周时砚喉结微微动了动,却没说话。

但他清楚分辨出她的声音和刚才不一样了,她醒酒了。

她是认真的。

虞知夏似乎也不在乎他到底回不回答,像是自顾自地说起话:“同样的错误我不能再犯一次了,重蹈覆辙的结果是万劫不复……如果你不喜欢我,不爱我,我一定不会嫁给你。”

同样的错误?

又出现了,这种让人不明白的话。

周时砚调整了一下呼吸:“你说重蹈覆辙,是什么意思?”

虞知夏轻轻笑了一声:“你不需要知道。”

说完,她放开箍住周时砚手腕的手,向后退了一步,在黑暗中随便摸出一瓶酒出来,然后准确无误的找到开瓶器的位置,拿起来将酒打开。

见她仰头又要喝,周时砚拦住她:“你不能再喝了。”

虞知夏推开他的手:“周时砚,你管我是因为什么?是因为约束你的戒律告诉你我不该这样做?那是你的戒律,不是我的。”

“如果有一天,你的戒律变成我,你以我为约束,你才有资格管我。”

从没有人敢对周时砚提出这样的要求。

以她为约束?

周时砚抿了抿唇。

虞知夏仰头喝下大半红酒,然后将红酒瓶往桌子上一放。

“周时砚,我决定出国留学。”



虞知夏的眼睛不自觉亮了亮。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周时砚修长的手指,等待着他的下一步动作。

周时砚被看得很不自在,他觉得自己大抵是疯了,怎么会真的相信一个喝醉的人说的话。

而他还真的下意识抬起了手。

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之后,周时砚停住动作,这纽扣解也不是,不解也不是。

虞知夏有点等的不耐烦了:“你为什么还不脱?”

“噢我知道了——你不会解!那让我来吧。”

她说着,一把挥开他的手,然后动作麻利地解开了他衬衫的第一颗扣子。

然后一口咬在了他的脖子上。

周时砚呼吸微滞,抓住她的手指:“虞知夏,你是不是没喝醉?”

虞知夏抬起头:“我没喝醉啊,我千杯不醉,你不知道吗?你没跟我喝过酒吧,来来来,你跟我喝一杯。”

她一瞬忘了要看周时砚脱衣服的事情,而后在周时砚的视线里轻车熟路地走出卧室。

周时砚无奈地叹了口气,起身跟上:“你要去哪儿?”

虞知夏没有回答他,径直走去地下室的酒窖:“喝酒呀。”

周时砚脚步一顿,深深皱起眉。

他不喝酒,但刚接手集团的时候不乏有很多人送他名贵的酒,他也不好丢掉,就都放在了地下室。

但……虞知夏是第一次来他家,她怎么会知道他有个地下室,还知道里面有酒?

就像她好像在这里生活过很多年一样。

这个想法一出来就被周时砚否认,这怎么可能呢。

就在他怔愣这几秒,眼前虞知夏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虞知夏?”

他顺着通往地下室的楼梯往下走,虞知夏没有打开地下室的灯,入目是一片漆黑。

他没办法分辨她的位置,只能走到最底下,然后去摸开关。

不想刚踏下最后一节台阶,他整个人就被按在了墙上。

虞知夏温热的鼻息喷洒在他的锁骨上,声音像会下蛊:“周时砚,我能成为你的念吗?”

周时砚喉结微微动了动,却没说话。

但他清楚分辨出她的声音和刚才不一样了,她醒酒了。

她是认真的。

虞知夏似乎也不在乎他到底回不回答,像是自顾自地说起话:“同样的错误我不能再犯一次了,重蹈覆辙的结果是万劫不复……如果你不喜欢我,不爱我,我一定不会嫁给你。”

同样的错误?

又出现了,这种让人不明白的话。

周时砚调整了一下呼吸:“你说重蹈覆辙,是什么意思?”

虞知夏轻轻笑了一声:“你不需要知道。”

说完,她放开箍住周时砚手腕的手,向后退了一步,在黑暗中随便摸出一瓶酒出来,然后准确无误的找到开瓶器的位置,拿起来将酒打开。

见她仰头又要喝,周时砚拦住她:“你不能再喝了。”

虞知夏推开他的手:“周时砚,你管我是因为什么?是因为约束你的戒律告诉你我不该这样做?那是你的戒律,不是我的。”

“如果有一天,你的戒律变成我,你以我为约束,你才有资格管我。”

从没有人敢对周时砚提出这样的要求。

以她为约束?

周时砚抿了抿唇。

虞知夏仰头喝下大半红酒,然后将红酒瓶往桌子上一放。

“周时砚,我决定出国留学。”



话音落下,地下室静悄悄的。

因为没有开灯,周时砚看不清虞知夏的神情。

但他听出她声音里淡淡的忧伤。

“为什么?”

虞知夏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你也不相信是吧?说实话,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话。”

“只是今天看见江郇,他为了自己的学业不惜出来做那种事情,很多事情对他来说是无能为力的,可那笔费用对我们这种人来说,不过一顿饭钱……可我很羡慕他,因为他有自己的梦想。”

“他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要做什么,他的人生是有目标的。但我没有。”

虞知夏过去二十年过得太无忧无虑了。

其实她刚开始也不是多顽劣的一个人,她只是想让父亲能多关注自己一点。

可小打小闹虞年肃根本不管,后来慢慢就发展成了她去泡吧,玩赛车,夜不归宿。

她如愿让父亲不得不时时关注着自己,却也成了别人口中的“坏女孩”。

但她到底坏在哪里?她不曾用权势欺负弱小,更不曾乱和人发展关系。

周时砚其实是她喜欢的第一个人,算得上初恋。

不过这话就没必要说了,先表白的人总是会输得一塌糊涂。

虞知夏深吸了一口气,将涌上的泪意给压下去:“我得去找找自己的人生目标,我绝不只有嫁给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选择,我是虞知夏,不是谁的附属品。”

周时砚始终静静听着,不曾打断她。

过了很久,他才低声开口:“如果这是你想做的,那就去做,你本来就不必依别人的想法做事。”

虞知夏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那两家的婚约……”

“虞知夏,你刚才说的话我听了,也记住了。”周时砚上前一步,伸出手想握住她的,可手又停在半空,最后收了回来,“我的确将这桩婚事当成人生中的一个任务,你让我知道这是不对的。”

“我不知道怎样算是以你为约束,也不知道这与我的念冲不冲突,所以在你去找寻自己人生目标的时候……也给我个机会。”

“婚约无限期延后,一切由我处理,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林璟柏是对的。

他为什么不能尝试去喜欢虞知夏?

就算一切事情的开始是个意外,但结果可以改变。

而且……周时砚很清楚,自己对眼前的女孩有不一样的感觉。

他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却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虞知夏的心像被什么温暖的东西轻轻一碰,荡起阵阵波澜。

她不能不承认,哪怕不久前已经亲眼看见过自己和周时砚悲哀的婚姻,她也不能否认自己的对周时砚的喜欢。

有句话说,年少的时候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以后遇见的人就是将就。

周时砚无疑是她见过最好的那个。

虞知夏上前轻轻拥住了周时砚。

“周时砚,谢谢你。”

得知虞知夏要出国留学深造的消息,虞年肃和林璟柏是最震惊不敢相信的两个人。

此时,几人坐在虞家别墅的客厅里。

虞知夏宣布完这个消息之后,就淡定地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那是刚才周时砚给她倒的。

但她轻抿了一口就立马皱起眉,到底谁会喜欢这么苦的东西啊?

她忙把茶杯放回去,顺便推远了一点。

而坐在她对面的虞年肃显然还没能消化这个消息,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半晌,他有些犹豫地开口:“那个……你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



话音落下,地下室静悄悄的。

因为没有开灯,周时砚看不清虞知夏的神情。

但他听出她声音里淡淡的忧伤。

“为什么?”

虞知夏自嘲的扯了扯嘴角:“你也不相信是吧?说实话,我也没想到自己会说出这种话。”

“只是今天看见江郇,他为了自己的学业不惜出来做那种事情,很多事情对他来说是无能为力的,可那笔费用对我们这种人来说,不过一顿饭钱……可我很羡慕他,因为他有自己的梦想。”

“他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要做什么,他的人生是有目标的。但我没有。”

虞知夏过去二十年过得太无忧无虑了。

其实她刚开始也不是多顽劣的一个人,她只是想让父亲能多关注自己一点。

可小打小闹虞年肃根本不管,后来慢慢就发展成了她去泡吧,玩赛车,夜不归宿。

她如愿让父亲不得不时时关注着自己,却也成了别人口中的“坏女孩”。

但她到底坏在哪里?她不曾用权势欺负弱小,更不曾乱和人发展关系。

周时砚其实是她喜欢的第一个人,算得上初恋。

不过这话就没必要说了,先表白的人总是会输得一塌糊涂。

虞知夏深吸了一口气,将涌上的泪意给压下去:“我得去找找自己的人生目标,我绝不只有嫁给你做一个贤妻良母的选择,我是虞知夏,不是谁的附属品。”

周时砚始终静静听着,不曾打断她。

过了很久,他才低声开口:“如果这是你想做的,那就去做,你本来就不必依别人的想法做事。”

虞知夏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那两家的婚约……”

“虞知夏,你刚才说的话我听了,也记住了。”周时砚上前一步,伸出手想握住她的,可手又停在半空,最后收了回来,“我的确将这桩婚事当成人生中的一个任务,你让我知道这是不对的。”

“我不知道怎样算是以你为约束,也不知道这与我的念冲不冲突,所以在你去找寻自己人生目标的时候……也给我个机会。”

“婚约无限期延后,一切由我处理,你什么都不用担心。”

林璟柏是对的。

他为什么不能尝试去喜欢虞知夏?

就算一切事情的开始是个意外,但结果可以改变。

而且……周时砚很清楚,自己对眼前的女孩有不一样的感觉。

他说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却是第一次有这样的感觉。

虞知夏的心像被什么温暖的东西轻轻一碰,荡起阵阵波澜。

她不能不承认,哪怕不久前已经亲眼看见过自己和周时砚悲哀的婚姻,她也不能否认自己的对周时砚的喜欢。

有句话说,年少的时候不能遇见太惊艳的人,否则以后遇见的人就是将就。

周时砚无疑是她见过最好的那个。

虞知夏上前轻轻拥住了周时砚。

“周时砚,谢谢你。”

得知虞知夏要出国留学深造的消息,虞年肃和林璟柏是最震惊不敢相信的两个人。

此时,几人坐在虞家别墅的客厅里。

虞知夏宣布完这个消息之后,就淡定地拿起茶杯喝了口茶——

那是刚才周时砚给她倒的。

但她轻抿了一口就立马皱起眉,到底谁会喜欢这么苦的东西啊?

她忙把茶杯放回去,顺便推远了一点。

而坐在她对面的虞年肃显然还没能消化这个消息,就连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

半晌,他有些犹豫地开口:“那个……你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上身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