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孤岛求生记

孤岛求生记

佚名 著

美文同人连载

飞机失事,我被困在了一个荒岛,前途艰险,我们要活下去……

主角:   更新:2023-08-08 01:2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孤岛求生记》,由网络作家“佚名”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飞机失事,我被困在了一个荒岛,前途艰险,我们要活下去……

《孤岛求生记》精彩片段

我的身体被海水浸泡,手掌传来柔软细腻的触感,脸上是火辣辣的疼痛,耳边是海浪拍击声。
我挣扎着从沙滩上爬起来,放眼望去,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天一线处,几只海鸥翱翔,正在捕食海中的鱼类。回头看看,整座岛被森林覆盖,看起来那么神秘阴森。
“我靠……”
我有些虚弱地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在离我不远处的沙滩上,躺着一个女人。
她是我的上司,也是中江市商界最有名的女总裁景苒,手下管理着数百名员工。
同时,她也是我一直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我知道我的身份配不上她,我只是公司一个普通设计师,平时高冷的她,很少正眼看我。
也不止我一个人打她的主意,公司的男同胞不管单身与否,对景苒都有想法。
但我也渴望有一天,她能成为我一生的伴侣,当然这只是我的奢望罢了。
景苒带着我们十几个下属,一起踏上了前往迈阿密的飞机,我们要参加迈阿密总公司的一个新品发布会。
可就在这一次飞行途中,很不幸,我们遇到了飞机失事。
此时我的脑子里只记得当时舱内传来巨大的震动,然后氧气罩从座位上方掉落,一名空姐慌张地跑过来让乘客赶紧戴上氧气罩。
我戴上氧气罩的一刹那,飞机重重着陆,紧接着我眼前一黑。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幸存下来的不止我一个,除了我之外,就是那边躺着的景苒,还有公司的项目部经理李明智,眼镜男陈儒生,公司的财务白娇,运动女左明珠,胖子陈红吉,斯文男黄文彬,这都是我们公司的。
当然,还有飞机上其他的三个幸存者,两男一女,女的叫刘倩,一个韩国欧巴发型的男生孟远和美国人杰克。
我们大家都非常幸运,景苒除外。
景苒的左腿大腿上被飞机爆炸的一块铁片深深插入,已经不能行动。
幸好从海里飘来几个行李,我们从当中找到一些食物和衣物,让我们坚持了一个星期,可救援队还没有赶到。
大多数人都陷入了绝望,但是李明智提出,想要去森林求生,获得了所有人同意。
可是,景苒的大腿受伤,无法行动,我们必须轮流背着她,所以李明智提出,抛弃景苒,毕竟现在大家都自身难保。
我坚决不同意,景苒是我一直暗恋的人,让我丢下她,我真的做不到。
于是我们分成了两派,最后只有白娇:这个在公司关系和我最好的女孩儿,愿意留下来。
令人可恨的是,李明智十分自私,连食物也不愿意给我们留下,于是我和他打了起来,最后感到背上被人狠狠敲了一下,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躺在沙滩上了,而景苒,就躺在不远处。
看到景苒还在昏迷当中,我赶紧跑了过去。
此时她的身子完全浸泡在水里,和刚刚我醒来的时候状态一样,只有半个脑袋露在水面上,头发在浅浅的沙滩上散开,妩媚高冷的脸上,满是苍白。
“苒姐,苒姐!”我立马摇了摇她的身体,希望她还活着。
苒姐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对她的称呼,她也一直接受这个称呼,但实际上,她的年龄也不过二十五岁,公司里的很多比她年龄还大的人,都叫她苒姐。
景苒非常高冷,在公司里几乎不多说一句废话,只要是她开口,跟我们嘱咐的必定是工作上的事情,而且要求非常严。
可就是在过去的一个星期内,她的高冷已经被绝望磨灭得不复存在,在我面前表情得也越来越温和,我总感觉……嘿嘿。
景苒的面上没有丝毫反应,我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可能是内心太过紧张,一点感觉不到还有生命迹象。
我开始慌乱起来,轻轻按在她的胸口处,但此刻,我却没有因为能与女神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而感到惊喜,相反的浑身不住的颤抖……
贴上她那有些干燥的嘴唇,我开始对她进行人工呼吸,反复十几次后,她依旧没有反应,我更加紧张起来,妈的,我这才刚刚迈出和她的第一步,难道就要面对一个尸体?
就当我的嘴唇再次准备往下贴的时候,突然,她呛了一口水,直接喷在我的脸上,剧烈的咳嗽了几下,终于睁开眼睛。
“你……”
看到我这个动作,她二话不说,起身一巴掌就朝我甩来,而我也没来得及反应,啪的一声,脸上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靠!”
我捂着发烧般的脸庞,狠狠骂了一句,景苒面上才表现出十分惊讶的表情。
“要不是我自我牺牲,给你人工呼吸,你能不能醒过来都不一定好吗?”看着景苒正在失神地望着周围的环境,我没好气地说道。
景苒冷冷一笑:“我只是睡了一小会儿,做了个日光浴,你就来占便宜!”
日光浴个屁啊,都吐水了,说明刚刚被水泡了好吗?但还我尴尬地嘿嘿笑了笑。
只要人活着,我还有机会,毕竟现在,这个岛上,我是一个男人,也是一个健康的男人,自然成了她的依赖。
她将她那件小西服捂紧,她的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衫,此时上面沾满了沙子,纽扣也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一颗,因为被水浸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一副美妙的身姿,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她的下面穿着黑色的小短裙,十分平整修身,脚上光秃秃的,没有了鞋子,在失事的时候,景苒的高跟鞋已经落到海里喂鲨鱼了。
看到她有些高冷的表情,我完全难以想象,昏迷之前,大家都要抛弃她的时候,她十分绝望地抱住我,让我不要抛下她。
我不是心软,而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下定决心,我要保护她,带着她和白娇一起活下去。
哎?尼玛,白娇呢?
景苒也注意到我的目光在四处游走,好奇地问道:“你在找什么?”
“呵呵,关你屁事!”
我还在为刚刚的一巴掌有些恼火,白娇也没踪影,心里有些乱,便哼了一声,对着景苒白了一眼。
我害怕白娇在我昏迷之后和李明智他们一起走了,但同时又希望她跟着李明智走,因为他们人多,活下来的几率至少比跟着我大多了。
景苒脸上一寒,转过了脸,没再看我。
“张浪,苒姐……”
正在我们彼此沉默的时候,百米开外,白娇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们循声望去,就看到白娇一脸兴奋朝我们走过来。
白娇来到我们面前,惊喜地说道:“你们都醒了,太好了!”
“你这个小丫头,去哪儿玩了?”我有些不悦的看着白娇,这小丫头真的不担心我们醒了找不到她?到时候万一走散了怎么办?
在这个荒岛上,她一个小女生,怎么生存下去?
白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那个……我见你们都昏迷了,所以我就找食物去了!”
“结果呢?”我知道我这句话等于白问,和李明智他们在一起一个星期,我们可不止一次找过食物,但每一次都无功而返,这个沙滩上,连只能吃的贝壳小鱼都没有,后来索性不浪费力气,就在原地等救援。
“还能有啥结果?”白娇这时无奈叹了口气。
“苒姐,你饿了吗?”我看了看景苒,景苒像是没听到一样,目光望向别处。
我笑了笑:“反正又不是饿了我的肚子,我干嘛这么紧张?爱吃不吃!”
景苒在公司就是一个冷美人,没想到现在困在荒岛上,还是这种性格,她的这种性子,绝处逢生可是不行的,也难怪李明智坚决要抛下她。
我也没有向她服软,我要改变她的性格。
我们打捞上来的行李,有五袋压缩饼干,十根火腿肠,六瓶矿泉水,在过去的一个星期内,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天吃两三片饼干,喝一口水,而火腿肠每人一根。
在这种情况下景苒想不饿都难,本来她就是伤者,还要忍受饥饿,对她来说,太难了。
“我会想办法的!”我故意对着白娇说,不去看景苒。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确实心里没底,这个岛上,连只毛都看不到,原本我曾试图在沙滩附近潜水看能不能找到鱼类,结果那天我刚一下水,就碰到了鲨鱼。
幸好我溜得快,距离沙滩不是很远,不然现在都去阎王爷那儿报道去了。
“张浪,现在苒姐最需要的是消炎药或者抗生素,我们得想办法,不然她撑不了多久的,只怕现在伤口已经开始有些感染了!”白娇这时有些担心地说。
我便朝景苒左腿伤口看去,果然这时才注意,景苒的伤口有些化脓了,这么严重的伤势,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没有抗生素,很可能会感染的,到那个时候,说不定景苒的生命都会有危险。
“只要某些人,向我道歉,我就去帮她找抗生素……”我嘘着口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让白娇很是纳闷,她皱着眉头看着我,不明白她离开的时候,我和景苒发生了什么。
眼前是茫茫大海,身后是无尽森林。
景苒胸口起伏,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但是要她给我道歉?那怎么可能?开玩笑吧!
这时,景苒挣扎着站起身,我也下意识想伸手去扶,白娇抢在我前面:“苒姐,你行动不方便,不要乱动!”
景苒咬咬牙:“我知道,我也能找到抗生素!”
“你知道抗生素在哪里吗?”我没好气地道。
“机舱里!”白娇抿了抿嘴唇:“一般飞机上肯定都会有应急药物,更别说咱们坐的是豪华客机了……”
白娇抢先回答了,景苒继续着朝前走的架势。
“机舱?可是,机舱在哪?飞机不是掉到大海里去了吗?”
我好奇地看着白娇,白娇却微笑摇摇头:“说实话,我就是从机舱上下来的!”
“啥?”
我顿时有些吃惊地看着白娇,我醒来的时候,只有景苒在我身边,其他人,都是三三两两最后才聚集到了一起。
当时,我们都在岛的边缘搜寻了一圈,但是除了几块机体的碎片,什么也没找到。
“是的,我当时是从机舱下来的,我下来的时候,机舱上面只有我一个人,我沿着沙滩一直走,就碰到你们了!”
白娇这时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你为啥不说呢?”我也是服了,这几天都快过不下去了,白娇才开口,这妞儿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
白娇叹道:“我一开始就想说的,但是我看到大家都在疯抢食物,我就想,要是我说了,我得到的肯定就少了!”
“原来如此……”我还是有些生气地说道:“但是……某些人现在这个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
说着,我瞟了一眼景苒,景苒此时背对着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白娇摇摇头,脸上满是歉意:“对不起……后来李明智逐渐有了想抛弃苒姐的打算,这个李明智非常自私,我知道要是我说了,东西都变成他来分配了,我一开始想的是,今天晚上要是再没办法的话,我就偷偷带着你和苒姐过去……”
我这才有些无奈地说:“那机舱的位置,你现在还记得吗?”
白娇立马点点头:“记得记得,其实就在东南方向的一个丛林里,当时我们去找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居然没一个人找到,可能是太隐蔽了吧!”
景苒这时又咳嗽了一下,白娇赶紧拍拍她的背部安抚,轻声道:“苒姐,没事,我们会想办法救你的!”
“机舱的位置距离这里有多远?”我问道。
白娇想了想,说:“大概四五公里的样子!”
“哎,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看看!”
“娇娇,机舱的位置,你指一下!”景苒这时突然看着白娇,一脸严肃。
白娇讶道:“苒姐你要过去?”
景苒轻轻点点头。
“行了!”我沉声说:“你现在行动都困难,再多走两步,伤口撕裂就麻烦了!”
景苒回头冷笑:“好像不关你的事儿吧?”
我顿时有些来气,尼玛不关我的事儿,你当时跟着我干嘛?
“老子说了,不准走!我一个人去!”我一时火大,语气也强硬起来。
景苒气极,一言不发,咬着牙一把甩开白娇,就朝前走。
我靠,这还来劲儿了?
“张浪,你过分了!”白娇这时也对我抱怨。
我过分了?我霎时气结,竟无言以对,我是为了谁?
“我说了,让你站住!”我对着景苒沉声一喝,她的大腿受了重伤,要是再走几步,说不定撕扯到伤口,到时候止血就更麻烦!
但是景苒完全不听我的招呼,继续朝前走,白娇想扶她,她也倔强不让白娇扶。
“靠,不听话,老子就亲亲了!”我快步冲到景苒身后,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
“放开!”
景苒用力挣扎,我低下头瞪着她:“你既然决定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再不听话,我真的要亲了,亲到你怀疑人生!”
景苒冷笑:“你试试?”
“不信?”
我半点没犹豫,努起嘴,对着景苒的脸颊上一砰。
一时间,景苒愣了,白娇也愣了,连我也愣了!
景苒咬着牙,抬起手准备给我一巴掌,而我,也顺势抓住她的手,亲都亲了,那就不能怂,呵呵笑道:“听话了吧?不听话,我继续亲!”
“放开我……”
“还不听话?”
这一次我对准了她的额头,猛然亲下去。
木马,木马,木马,木马……
景苒的身体被我抱着,双手也被我抓得死死的,失去了反抗力,一把抓住我的领口,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别哭!”看到景苒哭出声,我也有些心软,叹道:“苒姐,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我给你道歉,你也知道你的伤口是什么情况,干嘛跟我怄气?你看你现在能走吗?要是伤口撕裂了怎么办?”
“要你管!”景苒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蛋!”
景苒又开始挣扎,白娇这时才走上来:“行了,张浪,苒姐,你们都别吵了……”
景苒的身子还在我的怀里,但脸别到一边。
白娇说道:“这样吧,要不,张浪,你背着苒姐,咱们一起过去?”
“行!”
“不行!”
我和景苒几乎同时开口。
“嘿,看来要好好治一治才行啊!”我又作势准备亲亲,景苒这一次吓得全身一缩。
我承认我这样很无耻,但哪个男人不是从无耻开始的?
“你再坚持?再坚持我可就用摸的了!”
“你……去死!”
我嘿嘿笑道:“苒姐,你觉得现在能挣扎吗?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还不是任我摆布?”
“放开!”景苒用力咆哮。
“呵呵,你还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又伸出手,在景苒身上揉了一下,景苒想推开我,但是我将她抱得死死的,她根本动弹不了。
“再挣扎一个试试?”
对付这种冰山美人,让她听我的话,是不可能的,只有用力气来征服她,让她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气死她,最后才能乖乖听话。
景苒觉得委屈,但是高傲的性格让她一直紧咬牙关,看到她这么坚持,我开始有些不忍心:“行了,苒姐,乖一点,你看看你的伤口,我这么做,是为了谁?我干嘛要自己作践自己?我一个人走过去不轻松点?”
景苒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沉默了,把脸转到一边。
“娇娇,走吧!”见景苒终于有些服软,我这才对白娇道。
白娇叹道:“哎,张浪,要是在公司你敢这样,苒姐早就把你开除了……”
我笑了笑,看看苒姐:“苒姐,你要是真生气的话,要不你亲回来?我也让你亲两下?”
“你住嘴!”
“好了好了,咱们走!”
按照白娇所指的方向,我抱着景苒,跟着白娇,朝飞机的坠落地点走去。
景苒的身体轻盈,一米七的净身高,只怕只有不到一百斤的体重,而我,一米七八的个子,在抱起景苒之后,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由于平时景苒是那种我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女神,此时抱起她,我感觉一阵心神荡漾。
因为她的大腿受伤,我不得不小心谨慎,将她怀抱在胸前,却又不得不提防会触碰到她的伤口。
一开始景苒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知道这也是我为了不弄疼她才不得已的举动,也就接受了。
要不然,我们总不能把景苒就扔在沙滩上不管吧。
当然,只要是个男人,面对景苒这种美到极致的女人,都会有一些不安分,更何况,我还有机会跟她的身体零距离接触。
一想到这儿,我手指不老实的动了一下,结果遭来的就是景苒那要杀人的目光。
我只能嘿嘿直笑:“那个,手酸了,手酸了,活动一下,不碍事吧!”
景苒知道我是明目张胆吃豆腐,但她也知道现在是我在出力,并没有多做计较,目光移开,没有再看我。
有戏!绝对有戏!
我这样无耻的行为,她居然接受了!我的心里美滋滋的,感觉更有力气了。
景苒的体香一阵阵透过热气窜上我的鼻子,在我鼻尖萦绕,真的是勾人,要不是有白娇这个电灯泡,我都要忍不住了!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走了约摸半小时,我们才走了三四公里的距离,还没走到白娇所说的坠机地点,而我就算再怎么兴奋此时也有些体力不支,本来就一整天未进食的我,手上逐渐传来乏力感。
“娇娇,我们在这儿歇一会儿吧!”我再也忍不住,轻轻将景苒放到沙滩上坐着,白娇也抬头看了看火辣辣的太阳,便指着沙滩边上一棵大树说:“到那边树下去吧!”
“嗯!”
我再次抱起景苒,朝树下走去。
可我刚刚走了几步,前面的白娇身形突然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
白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恐:“张浪,你快过来看看!”
我的身体被海水浸泡,手掌传来柔软细腻的触感,脸上是火辣辣的疼痛,耳边是海浪拍击声。
我挣扎着从沙滩上爬起来,放眼望去,前方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天一线处,几只海鸥翱翔,正在捕食海中的鱼类。回头看看,整座岛被森林覆盖,看起来那么神秘阴森。
“我靠……”
我有些虚弱地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在离我不远处的沙滩上,躺着一个女人。
她是我的上司,也是中江市商界最有名的女总裁景苒,手下管理着数百名员工。
同时,她也是我一直朝思暮想的梦中情人,我知道我的身份配不上她,我只是公司一个普通设计师,平时高冷的她,很少正眼看我。
也不止我一个人打她的主意,公司的男同胞不管单身与否,对景苒都有想法。
但我也渴望有一天,她能成为我一生的伴侣,当然这只是我的奢望罢了。
景苒带着我们十几个下属,一起踏上了前往迈阿密的飞机,我们要参加迈阿密总公司的一个新品发布会。
可就在这一次飞行途中,很不幸,我们遇到了飞机失事。
此时我的脑子里只记得当时舱内传来巨大的震动,然后氧气罩从座位上方掉落,一名空姐慌张地跑过来让乘客赶紧戴上氧气罩。
我戴上氧气罩的一刹那,飞机重重着陆,紧接着我眼前一黑。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幸存下来的不止我一个,除了我之外,就是那边躺着的景苒,还有公司的项目部经理李明智,眼镜男陈儒生,公司的财务白娇,运动女左明珠,胖子陈红吉,斯文男黄文彬,这都是我们公司的。
当然,还有飞机上其他的三个幸存者,两男一女,女的叫刘倩,一个韩国欧巴发型的男生孟远和美国人杰克。
我们大家都非常幸运,景苒除外。
景苒的左腿大腿上被飞机爆炸的一块铁片深深插入,已经不能行动。
幸好从海里飘来几个行李,我们从当中找到一些食物和衣物,让我们坚持了一个星期,可救援队还没有赶到。
大多数人都陷入了绝望,但是李明智提出,想要去森林求生,获得了所有人同意。
可是,景苒的大腿受伤,无法行动,我们必须轮流背着她,所以李明智提出,抛弃景苒,毕竟现在大家都自身难保。
我坚决不同意,景苒是我一直暗恋的人,让我丢下她,我真的做不到。
于是我们分成了两派,最后只有白娇:这个在公司关系和我最好的女孩儿,愿意留下来。
令人可恨的是,李明智十分自私,连食物也不愿意给我们留下,于是我和他打了起来,最后感到背上被人狠狠敲了一下,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已经躺在沙滩上了,而景苒,就躺在不远处。
看到景苒还在昏迷当中,我赶紧跑了过去。
此时她的身子完全浸泡在水里,和刚刚我醒来的时候状态一样,只有半个脑袋露在水面上,头发在浅浅的沙滩上散开,妩媚高冷的脸上,满是苍白。
“苒姐,苒姐!”我立马摇了摇她的身体,希望她还活着。
苒姐是我们公司的员工对她的称呼,她也一直接受这个称呼,但实际上,她的年龄也不过二十五岁,公司里的很多比她年龄还大的人,都叫她苒姐。
景苒非常高冷,在公司里几乎不多说一句废话,只要是她开口,跟我们嘱咐的必定是工作上的事情,而且要求非常严。
可就是在过去的一个星期内,她的高冷已经被绝望磨灭得不复存在,在我面前表情得也越来越温和,我总感觉……嘿嘿。
景苒的面上没有丝毫反应,我伸手探了探她的鼻息,可能是内心太过紧张,一点感觉不到还有生命迹象。
我开始慌乱起来,轻轻按在她的胸口处,但此刻,我却没有因为能与女神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而感到惊喜,相反的浑身不住的颤抖……
贴上她那有些干燥的嘴唇,我开始对她进行人工呼吸,反复十几次后,她依旧没有反应,我更加紧张起来,妈的,我这才刚刚迈出和她的第一步,难道就要面对一个尸体?
就当我的嘴唇再次准备往下贴的时候,突然,她呛了一口水,直接喷在我的脸上,剧烈的咳嗽了几下,终于睁开眼睛。
“你……”
看到我这个动作,她二话不说,起身一巴掌就朝我甩来,而我也没来得及反应,啪的一声,脸上顿时传来火辣辣的疼痛。
“靠!”
我捂着发烧般的脸庞,狠狠骂了一句,景苒面上才表现出十分惊讶的表情。
“要不是我自我牺牲,给你人工呼吸,你能不能醒过来都不一定好吗?”看着景苒正在失神地望着周围的环境,我没好气地说道。
景苒冷冷一笑:“我只是睡了一小会儿,做了个日光浴,你就来占便宜!”
日光浴个屁啊,都吐水了,说明刚刚被水泡了好吗?但还我尴尬地嘿嘿笑了笑。
只要人活着,我还有机会,毕竟现在,这个岛上,我是一个男人,也是一个健康的男人,自然成了她的依赖。
她将她那件小西服捂紧,她的里面穿的是一件白色衬衫,此时上面沾满了沙子,纽扣也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一颗,因为被水浸湿,紧紧的贴在身上,勾勒出一副美妙的身姿,让人忍不住想要多看几眼。
她的下面穿着黑色的小短裙,十分平整修身,脚上光秃秃的,没有了鞋子,在失事的时候,景苒的高跟鞋已经落到海里喂鲨鱼了。
看到她有些高冷的表情,我完全难以想象,昏迷之前,大家都要抛弃她的时候,她十分绝望地抱住我,让我不要抛下她。
我不是心软,而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下定决心,我要保护她,带着她和白娇一起活下去。
哎?尼玛,白娇呢?
景苒也注意到我的目光在四处游走,好奇地问道:“你在找什么?”
“呵呵,关你屁事!”
我还在为刚刚的一巴掌有些恼火,白娇也没踪影,心里有些乱,便哼了一声,对着景苒白了一眼。
我害怕白娇在我昏迷之后和李明智他们一起走了,但同时又希望她跟着李明智走,因为他们人多,活下来的几率至少比跟着我大多了。
景苒脸上一寒,转过了脸,没再看我。
“张浪,苒姐……”
正在我们彼此沉默的时候,百米开外,白娇的声音突然响起。
我们循声望去,就看到白娇一脸兴奋朝我们走过来。
白娇来到我们面前,惊喜地说道:“你们都醒了,太好了!”
“你这个小丫头,去哪儿玩了?”我有些不悦的看着白娇,这小丫头真的不担心我们醒了找不到她?到时候万一走散了怎么办?
在这个荒岛上,她一个小女生,怎么生存下去?
白娇有些尴尬地笑了笑:“那个……我见你们都昏迷了,所以我就找食物去了!”
“结果呢?”我知道我这句话等于白问,和李明智他们在一起一个星期,我们可不止一次找过食物,但每一次都无功而返,这个沙滩上,连只能吃的贝壳小鱼都没有,后来索性不浪费力气,就在原地等救援。
“还能有啥结果?”白娇这时无奈叹了口气。
“苒姐,你饿了吗?”我看了看景苒,景苒像是没听到一样,目光望向别处。
我笑了笑:“反正又不是饿了我的肚子,我干嘛这么紧张?爱吃不吃!”
景苒在公司就是一个冷美人,没想到现在困在荒岛上,还是这种性格,她的这种性子,绝处逢生可是不行的,也难怪李明智坚决要抛下她。
我也没有向她服软,我要改变她的性格。
我们打捞上来的行李,有五袋压缩饼干,十根火腿肠,六瓶矿泉水,在过去的一个星期内,我们每个人都是一天吃两三片饼干,喝一口水,而火腿肠每人一根。
在这种情况下景苒想不饿都难,本来她就是伤者,还要忍受饥饿,对她来说,太难了。
“我会想办法的!”我故意对着白娇说,不去看景苒。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我确实心里没底,这个岛上,连只毛都看不到,原本我曾试图在沙滩附近潜水看能不能找到鱼类,结果那天我刚一下水,就碰到了鲨鱼。
幸好我溜得快,距离沙滩不是很远,不然现在都去阎王爷那儿报道去了。
“张浪,现在苒姐最需要的是消炎药或者抗生素,我们得想办法,不然她撑不了多久的,只怕现在伤口已经开始有些感染了!”白娇这时有些担心地说。
我便朝景苒左腿伤口看去,果然这时才注意,景苒的伤口有些化脓了,这么严重的伤势,在这种恶劣的情况下,没有抗生素,很可能会感染的,到那个时候,说不定景苒的生命都会有危险。
“只要某些人,向我道歉,我就去帮她找抗生素……”我嘘着口哨,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让白娇很是纳闷,她皱着眉头看着我,不明白她离开的时候,我和景苒发生了什么。
眼前是茫茫大海,身后是无尽森林。
景苒胸口起伏,她也知道自己的情况,但是要她给我道歉?那怎么可能?开玩笑吧!
这时,景苒挣扎着站起身,我也下意识想伸手去扶,白娇抢在我前面:“苒姐,你行动不方便,不要乱动!”
景苒咬咬牙:“我知道,我也能找到抗生素!”
“你知道抗生素在哪里吗?”我没好气地道。
“机舱里!”白娇抿了抿嘴唇:“一般飞机上肯定都会有应急药物,更别说咱们坐的是豪华客机了……”
白娇抢先回答了,景苒继续着朝前走的架势。
“机舱?可是,机舱在哪?飞机不是掉到大海里去了吗?”
我好奇地看着白娇,白娇却微笑摇摇头:“说实话,我就是从机舱上下来的!”
“啥?”
我顿时有些吃惊地看着白娇,我醒来的时候,只有景苒在我身边,其他人,都是三三两两最后才聚集到了一起。
当时,我们都在岛的边缘搜寻了一圈,但是除了几块机体的碎片,什么也没找到。
“是的,我当时是从机舱下来的,我下来的时候,机舱上面只有我一个人,我沿着沙滩一直走,就碰到你们了!”
白娇这时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那你为啥不说呢?”我也是服了,这几天都快过不下去了,白娇才开口,这妞儿的智商是不是有问题?
白娇叹道:“我一开始就想说的,但是我看到大家都在疯抢食物,我就想,要是我说了,我得到的肯定就少了!”
“原来如此……”我还是有些生气地说道:“但是……某些人现在这个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你……”
说着,我瞟了一眼景苒,景苒此时背对着我,看不到她的表情。
白娇摇摇头,脸上满是歉意:“对不起……后来李明智逐渐有了想抛弃苒姐的打算,这个李明智非常自私,我知道要是我说了,东西都变成他来分配了,我一开始想的是,今天晚上要是再没办法的话,我就偷偷带着你和苒姐过去……”
我这才有些无奈地说:“那机舱的位置,你现在还记得吗?”
白娇立马点点头:“记得记得,其实就在东南方向的一个丛林里,当时我们去找的时候,我也没想到,居然没一个人找到,可能是太隐蔽了吧!”
景苒这时又咳嗽了一下,白娇赶紧拍拍她的背部安抚,轻声道:“苒姐,没事,我们会想办法救你的!”
“机舱的位置距离这里有多远?”我问道。
白娇想了想,说:“大概四五公里的样子!”
“哎,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们在这里等着我,我去看看!”
“娇娇,机舱的位置,你指一下!”景苒这时突然看着白娇,一脸严肃。
白娇讶道:“苒姐你要过去?”
景苒轻轻点点头。
“行了!”我沉声说:“你现在行动都困难,再多走两步,伤口撕裂就麻烦了!”
景苒回头冷笑:“好像不关你的事儿吧?”
我顿时有些来气,尼玛不关我的事儿,你当时跟着我干嘛?
“老子说了,不准走!我一个人去!”我一时火大,语气也强硬起来。
景苒气极,一言不发,咬着牙一把甩开白娇,就朝前走。
我靠,这还来劲儿了?
“张浪,你过分了!”白娇这时也对我抱怨。
我过分了?我霎时气结,竟无言以对,我是为了谁?
“我说了,让你站住!”我对着景苒沉声一喝,她的大腿受了重伤,要是再走几步,说不定撕扯到伤口,到时候止血就更麻烦!
但是景苒完全不听我的招呼,继续朝前走,白娇想扶她,她也倔强不让白娇扶。
“靠,不听话,老子就亲亲了!”我快步冲到景苒身后,一把揽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起来。
“放开!”
景苒用力挣扎,我低下头瞪着她:“你既然决定跟着我,就要听我的话,再不听话,我真的要亲了,亲到你怀疑人生!”
景苒冷笑:“你试试?”
“不信?”
我半点没犹豫,努起嘴,对着景苒的脸颊上一砰。
一时间,景苒愣了,白娇也愣了,连我也愣了!
景苒咬着牙,抬起手准备给我一巴掌,而我,也顺势抓住她的手,亲都亲了,那就不能怂,呵呵笑道:“听话了吧?不听话,我继续亲!”
“放开我……”
“还不听话?”
这一次我对准了她的额头,猛然亲下去。
木马,木马,木马,木马……
景苒的身体被我抱着,双手也被我抓得死死的,失去了反抗力,一把抓住我的领口,哭了出来。
“好了好了……别哭!”看到景苒哭出声,我也有些心软,叹道:“苒姐,现在不是任性的时候,我给你道歉,你也知道你的伤口是什么情况,干嘛跟我怄气?你看你现在能走吗?要是伤口撕裂了怎么办?”
“要你管!”景苒破口大骂:“你这个混蛋!”
景苒又开始挣扎,白娇这时才走上来:“行了,张浪,苒姐,你们都别吵了……”
景苒的身子还在我的怀里,但脸别到一边。
白娇说道:“这样吧,要不,张浪,你背着苒姐,咱们一起过去?”
“行!”
“不行!”
我和景苒几乎同时开口。
“嘿,看来要好好治一治才行啊!”我又作势准备亲亲,景苒这一次吓得全身一缩。
我承认我这样很无耻,但哪个男人不是从无耻开始的?
“你再坚持?再坚持我可就用摸的了!”
“你……去死!”
我嘿嘿笑道:“苒姐,你觉得现在能挣扎吗?你看看你这个样子,还不是任我摆布?”
“放开!”景苒用力咆哮。
“呵呵,你还不见棺材不落泪!”我又伸出手,在景苒身上揉了一下,景苒想推开我,但是我将她抱得死死的,她根本动弹不了。
“再挣扎一个试试?”
对付这种冰山美人,让她听我的话,是不可能的,只有用力气来征服她,让她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气死她,最后才能乖乖听话。
景苒觉得委屈,但是高傲的性格让她一直紧咬牙关,看到她这么坚持,我开始有些不忍心:“行了,苒姐,乖一点,你看看你的伤口,我这么做,是为了谁?我干嘛要自己作践自己?我一个人走过去不轻松点?”
景苒似乎也明白这个道理,沉默了,把脸转到一边。
“娇娇,走吧!”见景苒终于有些服软,我这才对白娇道。
白娇叹道:“哎,张浪,要是在公司你敢这样,苒姐早就把你开除了……”
我笑了笑,看看苒姐:“苒姐,你要是真生气的话,要不你亲回来?我也让你亲两下?”
“你住嘴!”
“好了好了,咱们走!”
按照白娇所指的方向,我抱着景苒,跟着白娇,朝飞机的坠落地点走去。
景苒的身体轻盈,一米七的净身高,只怕只有不到一百斤的体重,而我,一米七八的个子,在抱起景苒之后,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
由于平时景苒是那种我只能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女神,此时抱起她,我感觉一阵心神荡漾。
因为她的大腿受伤,我不得不小心谨慎,将她怀抱在胸前,却又不得不提防会触碰到她的伤口。
一开始景苒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是知道这也是我为了不弄疼她才不得已的举动,也就接受了。
要不然,我们总不能把景苒就扔在沙滩上不管吧。
当然,只要是个男人,面对景苒这种美到极致的女人,都会有一些不安分,更何况,我还有机会跟她的身体零距离接触。
一想到这儿,我手指不老实的动了一下,结果遭来的就是景苒那要杀人的目光。
我只能嘿嘿直笑:“那个,手酸了,手酸了,活动一下,不碍事吧!”
景苒知道我是明目张胆吃豆腐,但她也知道现在是我在出力,并没有多做计较,目光移开,没有再看我。
有戏!绝对有戏!
我这样无耻的行为,她居然接受了!我的心里美滋滋的,感觉更有力气了。
景苒的体香一阵阵透过热气窜上我的鼻子,在我鼻尖萦绕,真的是勾人,要不是有白娇这个电灯泡,我都要忍不住了!
当然,也只是想想而已。
走了约摸半小时,我们才走了三四公里的距离,还没走到白娇所说的坠机地点,而我就算再怎么兴奋此时也有些体力不支,本来就一整天未进食的我,手上逐渐传来乏力感。
“娇娇,我们在这儿歇一会儿吧!”我再也忍不住,轻轻将景苒放到沙滩上坐着,白娇也抬头看了看火辣辣的太阳,便指着沙滩边上一棵大树说:“到那边树下去吧!”
“嗯!”
我再次抱起景苒,朝树下走去。
可我刚刚走了几步,前面的白娇身形突然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
白娇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惊恐:“张浪,你快过来看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