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都市武神医圣

都市武神医圣

刘坤程心语 著

美文同人连载

他是大唐武神境宗师,更是一代医圣,灵魂穿越千年时光,附身成为一个现代上门废婿,丈母娘轻视,老婆也要离婚。他治病救人,拳打纨绔二代,脚踢各大豪门,叱咤都市,再临巅峰!面对丈母娘苦苦哀求和老婆的认错,摇头说不!

主角:刘坤程心语   更新:2023-08-08 01: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刘坤程心语的美文同人小说《都市武神医圣》,由网络作家“刘坤程心语”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他是大唐武神境宗师,更是一代医圣,灵魂穿越千年时光,附身成为一个现代上门废婿,丈母娘轻视,老婆也要离婚。他治病救人,拳打纨绔二代,脚踢各大豪门,叱咤都市,再临巅峰!面对丈母娘苦苦哀求和老婆的认错,摇头说不!

《都市武神医圣》精彩片段

“刘坤,快给老娘开门!你个废物把什么东西给打碎了?”
随着尖刻的怒吼,紧接着就是一阵剧烈的拍门声。
“窝囊废!没给家里挣过一个字儿不说,干个家务也笨手笨脚的,要是砸碎了东西,我扒了你的皮!”
敲门声越发激烈,仿佛要把门板给拍碎了一般。
阵阵嘈杂声中,刘坤捂着剧痛的脑袋艰难的从地上站了起来。
我是谁?
我在哪?
发生了什么事儿?
身为大唐有名的风流医圣,那长安第一花魁燕清霜也被迷的找不着北,专门托人送来肚兜儿说要问诊。
燕清霜正娇滴滴的拉着他的手说胸闷,下一秒他竟然来到了这个到处都透着古怪的地方。
刘坤只感觉到头痛欲裂,他伸出手摸了摸脑袋,摸到了满手的血迹。
好大的胆子,竟然敢开他的瓢!
“嘶……”
突然的,他眼前一黑,脑袋里迅速的浮现了大量的记忆碎片,弄的他头痛欲裂。
“怎么会这样……”
他竟然穿越了千百年的时光,灵魂附在一个同名同姓的上门赘婿身上。
不过,俩人虽然同叫刘坤,此人却是十足废物一个。
在大唐,刘坤不仅是唯一的武神境宗师,医术更是出神入化,找他求医的人络绎不绝。
但凡只要还有一口气,刘坤都能够妙手回春,医术之精湛,连当朝皇帝李世民见到他,都是毕恭毕敬的叫一声刘医圣!
而这个上门赘婿呢,身为大男人性格却十分窝囊,胸无大志连工作都没有,只知道在家洗衣做饭,拖地打扫,活成了保姆。
然而就这,他的丈母娘和妻子也都不念好,在家没有一丁点地位,平日说话声音大了都会遭到训斥,受尽屈辱,尊严全无。
刚才他在打扫房间的时候不小心踩空,脑袋磕到柜子上,一命呜呼。
再次睁开眼后,这躯壳就换了一个主人。
下一秒,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气势汹汹的冲了进来,“混账东西,你是不是在里面偷懒?!让你开门也不开,信不信老娘把你赶出去!”
这婆娘嘴真欠,刘坤眉头一皱,他还从来没有被人指着鼻子骂过。
陈莲花趾高气扬的骂道:“你瞪什么瞪!废物点心,让你干个家务都干不好,给老娘让开,我看看到底什么碎了?”
说着,她使劲一推刘坤,低头看去。
“你……”陈莲花眼角抽搐,看到地上碎裂的化妆品,更是气急攻心,破口大骂起来,“这可是老娘花了两千多块买的神仙水!居然被你这个败家玩意儿给糟蹋了,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好吃好喝养你两年,你往家里带回过来一分钱吗?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废物!”
“我闺女怎么就瞎了眼嫁了你这种东西!离婚,你立刻给老娘滚出这个家!”
面前老女人这番话,让刘坤狠狠抽了下嘴角。
“你谁呀你?”
“刘坤,你什么意思?给老娘装聋作哑是不是,跪下!”陈莲花呵斥连连。
刘坤冷笑的看了丈母娘一眼,表情不置可否,那窝囊废会跪下求饶,他刘坤可不会!
男人膝下有黄金,上跪天地下跪父母!
给一个婆娘跪算什么玩意儿!
“看你这婆娘的面相,双眉逆生,漏风漏财,下巴尖细无肉,子女无福,命中注定晚年凄凉,孤苦一生!”
刘坤不光精于医道,对五行之术也颇有心得,刚刚他打眼一看就知道这女人是个天煞孤星的命,怪不得如此刻薄,原来是相由心生。
“你说什么?!老娘撕烂你的嘴,你个废物,居然敢咒我!”陈莲花一听顿时眉毛倒竖,凶神恶煞的对刘坤吼道。
“我可没有骂你,不过就是实话实说而已!”刘坤一脸淡定,那气定神闲的态度全然没有往日的畏畏缩缩。
陈莲花气的胸口不断起伏,心里更是升起几分古怪。
这窝囊废怎么回事?
往日这么骂他,早就陪着笑脸鞠躬讨好,恨不得跪下来求饶,今天竟然这么有骨气,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她正想要继续痛骂,忽然不远处传来焦急的声音,一个女人面色焦虑的跑了过来。
女人精致的脸蛋挂着匆忙的汗珠,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一副焦虑不安的模样。
刘坤打眼看去,眼睛微微一亮,“好俊的女人,难不成这就是我的娘子周梦荨,果然是肤若凝脂肌如雪!能娶到这样的婆娘,看来我艳福不浅嘛!”
“不好了……妈,爸在医院出大事了!”
周梦荨直接忽略了一旁的刘坤,冲过来就抱住陈莲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爸出什么事了,快跟我说!”陈莲花脸色一变,焦急的询问。
周梦荨满面愁容,擦了擦脸颊上的泪珠问道:“妈,你快点把家里的存折拿出来,有人说爸他……他医死人了!”
“现在那病人的家属正在闹事呢,说要一百万,要不然就报警把爸给抓起来!”
陈莲花眼前一黑,差点晕过去,“一百万!怎么会这样,你爸他……他怎么就这么造孽啊!”
虽说周长春是郑江市人民医院主任,但是拿出一百万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恐怕要砸锅卖铁把房子也给卖了才行!
“造孽啊!真是造孽啊……肯定是那家人故意讹我们家老周,这不是要逼死我们吗?”陈莲花恨恨的一跺脚,表情咬牙切齿。
“把人医死?看来老丈人大人的医术有些让人不敢恭维啊。”
刘坤在旁边插了一句话。
原本把他当成空气的母女二人听到这句风凉话,齐齐的剜了他一眼。
“你个没良心东西,居然还说风凉话,你找抽是不是!”陈莲花气得发抖,恶狠狠的瞪着他。
“妈,你别生气!”周梦荨安抚母亲,然后转过头冷冷的盯着刘坤,“刘坤,我真没想到你是这种人。”
“我可没说风凉话。”
刘坤晃了晃脑袋,自信的道:“我敢开口就说明我有办法,我对医术也小有研究,你们带我过去,只要那病人还有一口气,我可以把他救活。”
“刘坤!”周梦荨忍无可忍,怒斥道:“你不吹牛会死吗,你会个屁的医术!”
听到这话刘坤差点笑出声。
他不懂医术?当真是笑话!
在大唐,多少王公贵族奉上黄金珠宝,只为求他出诊,就连皇帝李世民都三请四请让他当宫中御医,这女人竟说他不懂医术?
如果他都不懂医术,那这世界上就没有任何人懂医术了!
“我们走,别管这个废物!”陈莲花匆匆拿出存折,带着周梦荨急忙忙的走了。
站在原地的刘坤毫不犹豫的拔腿追了上去。
乍然来到这个世界,虽然通过脑海中记忆他窥探到了这个世界的变化,但是他心底还是十分的好奇,想要体验一番。
尤其是这个年代西医横行,中医没落,老祖宗的东西居然被说成封建糟粕,让他痛心!
见到刘坤追回来,丈母娘陈莲花转头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破口大骂道:“你给我滚回去,没用的东西,你跟过来干什么!”
周梦荨也是冷眼撇他,厌恶的道:“妈,不要理他了,他愿意跟着就跟着吧,正好等会打起来就让他垫背!”
对于刘坤,她早已经失望,若不是刘坤一直死皮赖脸的,这婚早就离了!
三个人匆匆到了医院。
还没有靠近,就见医院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其中更是传来哭喊。
“大家都来评评理啊!就是他!这个黑心医生,把我爹给害死了!”
一对中年男女跪在医院门口,手上拉着大大的横幅,地上躺着一个裹着凉席子的老人。
不少人围着看热闹,老丈人周长春被堵在中间进退不得,一张老脸上充满窘迫。
“不是…你们怎么这么不讲理?这人不是我害死的……”他满脸大汗,徒劳的朝周围解释。
“我早就说过,这老人家治不好了,你们非要我救,现在还怨到我的头上,还讲不讲道理?”
可惜,他声嘶力竭的解释全被淹没在周围的嘈杂之中,压根就没有几个人认真听,反而对他指指点点。
“没想到这大医院的医生也这么不靠谱,还把人给治死了!”
“没有金刚钻就别拦这个瓷器活,好好的人都能治死,庸医!”
“瞧瞧,他还不承认呢,良心都被狗吃了!”
“别跟他废话了,要我说这种黑心医生就应该把他给抓进去!”
一群人指着周长春的鼻子怒骂,更有冲动的差点上来打人。
周长春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被骂的无地自容,脸色涨红。
“让开,让我进去!”见到这一幕,周梦荨赶紧挤开人群,“够了!别再说了,你们不就是想要钱吗!我给……”
说着,她掏出存折,甩在中年男女的面前,“这里面是二十万,你们给我滚!”
这对中年男女眼睛里迅速划过一丝贪婪,赶紧将存折一把抓在手上。
可听到里面只有二十万,那女人立刻不满的嚷嚷道:“什么?才二十万,这点钱打发叫花子呢!一百万!一分都不能少!”
“你们!得寸进尺!”
周长春听罢,浑身发抖,“你们简直无赖,先前治病的时候是你们苦苦哀求我才出手,这老人家根本治不好,现在还赖到我的头上!”
中年男人眼中闪过奸诈,大声嚷嚷道:“黑心医生推卸责任了!我父亲送进去的时候好好的,经过他的手就没有进气了,不是你的责任还有谁!”
“我告诉你,这件事没完!不给一百万,我们就跪在这里不走了,让大家看看,这人民医院的主任是怎么草菅人命的!”
“大家伙都帮帮忙啊!这医院的医生要是都像他一样把人命当儿戏,那咱们老百姓的性命还有人重视吗!”
听到中年男子的话,围观的人群全部都被煽动了。
“黑心医生!丧尽天良!”
“无赖!简直就是无赖啊!”周长春气的浑身发抖,无力的朝周围大喊。
看着这混乱的一幕,刘坤暗自摇头,自己这老丈人大人连基本的察言观色都不会,看来还是得让他出手。
他挤开人群,朗声道:“二位,看你们这样子,似乎是巴不得家里的老人死了才好啊!”
老人的儿女浑身一震,快速的瞥了他一眼,看到是个毛头小子这才放下心来!
“你谁啊,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爸刚到医院的时候还好好的,现在却人事不知,这个庸医根本就是在杀人!”
说着,中年男人还装模作样的摸了两把眼泪。
“人好好的还送进医院?”刘坤嗤笑了一下,“当医院是菜市场吗?有事没事就来逛一逛,我也不是来这里说风凉话的,令尊病危我也十分痛心。”
中年男人冷哼一声,嚷嚷道:“痛心?用不着你在这假慈悲!我告诉你,今天除非我爸活过来,不然我是不会走的!”
刘坤脸上露出笑容,“那你可找对人了,我也是医生,你爸我能救活。”
闻言,中年男人脸色一变。
他今天这么一闹纯粹就是为了讹钱,要是父亲真被救活了,那岂不是白忙活了?
“怎么着,你不敢?!”刘坤看在眼里,故意挑衅。
“怎么不敢!”男人被激怒了,立刻应声道。
父亲眼看就不行了,想让他活过来,除非出现奇迹,怎么看也不是眼前这个毛头小子能做到的。
“刘坤,你给我闭嘴!”周长春老脸涨红的冲过来,呵斥道:“人命关天的事,岂是你能够儿戏的!”
自家女婿有啥本事他还不清楚,一个吃软饭的废物!
救人?
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刘坤,你少瞎掺和,还嫌我们家不够乱吗?”周梦荨也厌恶的瞥了他一眼。
“我没有儿戏,我既然说了,就一定能把老人家救活!”刘坤脸色未变。
“救活?你个大学都没毕业的废物,拿头给人治病?!”周长春心里恼火不已,“赶紧滚回去,这里没你说话的份!”
原本心有疑虑的兄妹两人顿时把心放回了肚子。
“切,我还以为真是名医呢,感情是吹牛啊。”中年男人不屑的道。
而那妇女更是狮子大开口,“你来治!我告诉你,要是医不好我爸就不是一百万能解决的,我要两百万!”
听到这话,周家三人脸上一黑,杀了刘坤的心都有了。
两百万!
这是要他们的命啊!
“刘坤!你胡说什么,你是不是疯了?!”周梦荨脸上失去了血色。
“废物,你怎么不去死!我告诉你,出了事都是你自找的,这钱我们一分都不会出!”陈莲花更是扯着嗓子怒吼。
刘坤皱了皱眉,道:“我一定能医治好这位老人家。”
他径直来到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老人面前蹲下,观察了两眼后脸上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
“你小子笑毛线啊!”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心里头微微有些发毛。
刘坤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站了起来对四周人群道:“给我半柱香的时间,我让这位老人家立刻从地上起来。”
众人脸色古怪,看刘坤的眼神就好像在看一个神经病。
这老爷子脸色灰败到极点,分明进气少出气多,这种情况就算进了手术室都不一定好的了。
退一万步讲,就算治好了也免不了要修养几个月,怎么可能当场从地上站起来。
原本众人还想着刘坤兴许有几分本事,现在看来,纯粹就是从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疯子。
刘坤没有理会众人的注视,蹲下身抓着老人家胳膊将人翻了过来,双手顺着对方的肩膀来到脊柱,轻轻按了两把。
一旁的周长春见刘坤这番做法差点吐血,这废物做什么?
这老人家明明都呼吸不畅,他还给人调整成这种姿势,这是嫌人死的不够快吗?
果不其然,老人费力的呼吸了两下,整个身子一颤随即白眼一翻,眼看着要昏死过去。
就在这时,刘坤出手了,只见他的手指并拢,闪电般在老人的背部狠狠地拍了两下,然后就在某个穴位上狠狠一捶。
“啊!”老人闷叫一声,发出鼓风机一般费力的嘶哈声。
周围的人全都怒了,有人大吼道:“你干什么?老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虐待他,赶紧把人放下,不然我就要报警了!”
刘坤仿若未闻,反而加大了力道,又狠狠地在老人的后背猛拍了好几下,随即又伸出手在他的背上轻轻一运掌。
咔嚓一声,然后老人又发出一声闷叫。
然而这声闷叫却没有丝毫的痛苦,反而充满了畅快之意。
刘坤松了一口气,将人平放过来,老人咳嗽了几声,缓缓睁开浑浊的眼睛。
张开嘴大口大口的呼吸了几口气,老人脸上露出畅快的笑容,“神医,神医啊!我老头子竟然活过来了!”
旁边的人看傻眼了,这是怎么回事?
这老人竟然真的活过来了!
“救过来了?”
“救过来了!”
“老人家都能说话了。”
“真厉害了,刚刚老人都要不行的,这都能活!”
众人惊呼不已,有人甚至不相信的揉了好几下眼睛。
周梦荨紧绷着的心一松,大喘了两口气。
太好了,老人活了,全家有救了。
陈莲花满脸的不可思议,刻薄的脸庞上全是惊讶,“奇怪,这废物就这么在后背上拍了几下,人就活了,真是瞎猫碰上死耗子了!”
刘坤脸上一黑。
自己费心替老丈人解围,她却当面拆台,这什么丈母娘啊!
有他刘坤出手,世界上还有治不好的病?
“爹,你真醒了?!”中年男人脸色不怎么好看。
老人一把从地上爬起来,一巴掌朝男人的脸上呼了过去,“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玩意儿!”
他刚刚躺在地上可没有失去意识,儿子女儿的混账话听的清清楚楚,俩人为了讹钱,居然连他这老子的命都不打算要了。
“爹,你怎么随便打人呢…”中年男人被扇的头晕眼花。
“你这个不肖子,现在还想糊弄老子!我们李家出了你这个东西,简直就是家门不幸啊!”老人又狠狠一巴掌呼过去。
“爹,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中年女人想要辩解。
“差点把你给忘了,你给我过来!”老人抓起一旁的扫帚就打,“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们这对养不熟的白眼狼!”
“爹…哎呦,爹…你干什么呢!”
两人狼狈的抱头鼠窜,活脱脱一出闹剧。
看着这一幕,众人哪还不明白,合着是这兄妹俩故意医闹讹钱呢!
幸好老人家被救活了,不然自己就成帮凶了!
众人心里一阵愧疚!
周长春原本还心惊胆颤,见老爷子打的兄妹俩抱头鼠窜的样子总算是舒了一口气。
只是奇怪,这老爷子刚才分明……
难不成是自己误诊了,老人的病并没有那么严重,要不然怎么解释自家女婿怎么轻易把人给治好的。
而且,刘坤也太冲动了,今天是他瞎猫撞上死耗子,老爷子醒了,要是老头没好,死在这里岂不是把他给牵连上!
自己可是医院主任,自己都治不好的病,什么时候轮到这废物插手!
他正要板起脸训斥刘坤一番,手机忽的响了。
“喂院长,你说什么!陈老突然病危?好好,你放心,我马上赶过去!”
周长春脸色巨变,急忙拔腿就朝着医院跑去。
这陈老可了不得,年轻时保家卫国立下了赫赫战功,从部队退下来后投身商海,短短几年时间就建立了一个商业帝国。
如今虽然年岁大了,基业由儿子负责,但依然深受上头重视,可以说,他的一句话就能让整个郑江市抖三抖。
“老周你跑什么?”陈莲花柳眉倒竖。
“妈,是陈老出事了,一直以来陈老都是我爸负责的。”周梦荨一边解释,一边拉着陈莲花走进医院。
“什么,那还不快点过去…”
母女二人脚步匆匆,径直忽略刘坤。
刘坤站在原地,心里一阵不爽。
自己忙活半天,这家人连个感谢都没有就走了。
“喂,你头都受伤了,过来包扎一下吧。”一个怯怯的声音身后传来。
原来是护士看到刘坤在医院门口徘徊,以为他是来看病的。
刘坤转身,对上了一双温柔似水的剪水秋瞳,此刻正含着担忧。
他一摸脑袋,才记起原身这倒霉蛋摔了脑子,只不过穿越后一直兵荒马乱,被他给忘了。
“我没事。”刘坤笑了笑。
脑门上的伤口已经结痂了,只是一大块血渍,看起来比较惨。
“还说没事,你等着,我去拿医药箱。”
那小护士拉着刘坤让他坐在一旁等待着,匆匆拿了医药箱和绷带棉签出来。
她手脚麻利,举着消毒的棉签轻声道:“我给你处理一下伤口,可能有点痛,你忍耐一下。”
一个恰到好处的力道落在额头上,刘坤心中微微一动。
温柔,女人最吸引人的性感。
“处理好了。”小护士的手离开额头,然后缠上绷带,细心的叮嘱道:“你伤的不是很严重,这几天注意饮食,伤口会慢慢好的。”
刘坤脱口道:“这位姑娘,我能知道你的芳名吗?”
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想他一代风流名医,居然有一天会说出这么没品的搭讪话来。
小护士一个怔愣,羞怯的看了他一眼,可还没等她答话一个暴怒的声音就从一旁传来。
“小程,发什么呆呢,不知道楼上缺人吗,赶紧的!”一个中年护士出现在面前,张口就是训斥。
“护士长,对不起,我马上就来…”小护士看了刘坤一眼,就被拽走了。
刘坤快走几步追上去,电梯却已经离开了。
他思索了一番心里微微一动,楼上正缺人?难不成是自己老丈人哪里?不行,他必须去看看。
五楼。
特级病房内。
一个中年医生刚刚给陈老做完检查,脸色难看的厉害。
他叫袁建华,是人民医院的主任专家,也是周长春的死对头。
而周长春因为来迟的原因失去了插手的机会,只能虎视眈眈的站在一旁。
一个精英打扮的男子低声询问道:“袁主任,陈老的情况你也知道,请务必让他再坚持半个月,等陈总从省城回来。”
袁建华尴尬的摇了摇头,“我刚给陈老做了全面检查,他体内生机已断,怕是要不行了,反正我是束手无策。”
旁边的周长春也点了点头,作为陈老的主治医生,老爷子的病情他心知肚明,已经是病入膏肓的状态。
“不…爸,你不能死!”一个美妇哭着哀求道:“求求你们了!”
她是陈老的儿媳妇杜若冰,此刻娇美的容颜上遍布泪痕,让人不忍。
病房里的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没有说话。
就在气氛压抑的时候,一个大大咧咧的声音响起。
“庸医,这老人家怎么不行了,明明还有救!”
说这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刘坤,他推门而入,径直走到杜若冰面前,“陈老我可以治好。”
“这人是谁啊?他怎么进来的?保安呢,还不快点把他给轰出去!”
“这不是周主任家的那个废物女婿么,他进来干什么?”
有人认出刘坤的身份。
袁建华一脸难看,对旁边的周长春嘲讽道:“老周,你这女婿可真是艺高人胆大,我都治不好的病他居然能够治好,我看是脑子被驴踢了吧,跟你一样那地方都不好使。”
“刘坤!你别以为今天瞎猫撞上死耗子就是懂医术!混账东西,赶紧给我滚回去!”
周长春气急败坏。
虽然看老对头出丑很爽,但陈老身份尊贵,容不得半点闪失,自己这个废物女婿多此一举,简直要害死自己啊。
“刘坤!你在做什么,这里有你什么事情!”周梦荨一张俏脸更是布满了寒霜,冷冰冰的训斥道:“陈老身份尊贵,岂是你能够插手搅和的!”
听见众人刺耳的嘲讽声,刘坤皱了皱眉,“放心,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我刘坤负全责!”
说完这话,他看向杜若冰询问道:“陈老最近是不是经常辗转反侧深夜失眠,而且总是眼前一黑,不自觉陷入间歇性的昏迷之中?”
杜若冰神色一惊,连忙点了点头激动的道:“对,你说的没错!爸他这几天已经昏过去好几次了。”
“既然这样,我心里有数了。”刘坤微微一颔首,向前一步正要走到病床前却被推了一把。
陈莲花横在他面前,“慢着!”
刘坤皱眉看着她,“你什么意思?”
陈莲花冷笑了一声,“刘坤!我们家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你要是想出手救人可以!离婚!你现在就签协议跟我们家梦荨离婚!”
刘坤一怔,转头看向周梦荨,却只见她一言不发,默许了。
顿时,刘坤心凉了半截。
结婚两年,就算是条狗也都有了感情,但是在这薄凉的一家人心里,他却连条狗都不如。
罢了罢了,强扭的瓜不甜,离就离了!
想他刘坤也是一代英才,没有了牵绊,且看他怎么在这个世界搅动风云!
“好!我答应!”
刘坤笔走龙蛇,在纸上刷刷写下协议,一把丢到陈莲花的身上。
“这字据你收好了!以后别后悔!”
他说的决绝,眼神中更是带着冷意。
不知道怎么的,周梦荨心口一慌,怎么也不敢相信。
这个废物居然这么痛快的签了字,难道他不是应该哭着哀求自己不要离婚吗?怎么会是这样…
陈莲花接住字据喜笑颜开,使劲亲了一口,然后仿佛宝贝一般藏在口袋里。
总算可以摆脱这个废物,以后离了婚,凭借闺女的美貌钓一个有钱的金龟婿简直分分钟的事!
“这位先生,是不是可以开始医治了?”杜若冰俏脸上满含愁容,忧虑的提醒道。
刘坤定了定神走到病床前,笃定的道:“放心,我亲自出手,只消一炷香的时间陈老定能苏醒!”
杜若冰看到他坚定的脸色,不自觉的信了几分,“先生,若你真能救活我爸,那就是我们陈家的救命恩人!但凡遇到任何麻烦,我陈家都一力解决!”
袁建华脸色不愉,冷哼一声,“杜夫人你可别被他蒙骗了,我看他是妄想症犯了,待会儿有他出丑的!”
这周家的废物竟然骂他庸医,简直是当面打脸。
杜若冰微微摇头叹了口气,“就让他试一试吧。”
“先等一下。”刘坤举了举手,“我缺个人手帮忙。”
“医院的护士这么多,自己随便挑,要多少有多少!”袁建华一脸讥笑。
他本能的以为刘坤是找借口打退堂鼓,他可不允许!
“这就好。”刘坤点了点头,视线在众人的脸上扫过。
护士皆是眼神闪躲,回避着他的目光,没有一个乐意的。
他们都不傻,要是陈老出了什么事儿死在这里,岂不是也要被牵连了!
“你。”刘坤指中那个替自己包扎的小护士。
“怎么是小程…”
“心语这次可惨了…”
小护士程心语也是微微睁大了眼睛。
“你叫程心语是吗?真好听,跟你的人很配。我还没有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刘坤。”
程心语弯了弯眼角,也把他给认了出来,“刘先生,可我才刚来医院实习……”
“相信我!”刘坤沉声道。
他语气坚定,程心语顿了顿,鬼使神差般的点了点头。
“好。”
下一秒,刘坤挥了挥手:“好了,我要开始医治陈老,不想干的人都出去吧!”
袁建华气的吐血,这周家废婿说什么,不想干的人?
但杜若冰却一口道:“好,我们出去!”
只要有一线希望,她都不想放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