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傅时景苏晚乔小说

傅时景苏晚乔小说

傅时景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苏晚乔摇头晃脑地看着林真,轻拍了一下她的肩,“你说得没错,女人太古板有什么用,去死吧!”“我要真给你安排了,你明天酒醒之后不会杀了我吧?”林真心虚地问着。“不会。”苏晚乔痴痴地笑着。

主角:傅时景苏晚乔   更新:2022-09-10 11:4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时景苏晚乔的其他类型小说《傅时景苏晚乔小说》,由网络作家“傅时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晚乔摇头晃脑地看着林真,轻拍了一下她的肩,“你说得没错,女人太古板有什么用,去死吧!”“我要真给你安排了,你明天酒醒之后不会杀了我吧?”林真心虚地问着。“不会。”苏晚乔痴痴地笑着。

《傅时景苏晚乔小说》精彩片段

“嗡!”

苏晚乔听到傅时景西装里传来手机振动的声音,她不解地看了一下他放在床头的另一部手机。

怎么会有两部手机?

苏晚乔狐疑地掏出傅时景藏在西装里的另一部手机,她摁了一下开机键,立马看见屏幕上赫然显示的信息:“老公,晚上什么时候过来?人家好想你!!”

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的字眼儿让苏晚乔完全缓不过神来。

傅时景劈腿了?

蓦地,浴室门打开,傅时景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他边走边擦着头发,说道:“苏晚乔,我晚上有个很重要的客户要见,所以你不用陪我过生日了。”

苏晚乔故装镇定,沉声提醒:“你刚刚手机响了。”

“那你看呗,我跟你之间还有啥秘密。”傅时景说完,回头望向苏晚乔,定睛一看,瞬间脸色大变,他上前将苏晚乔手里的手机夺了过来。

苏晚乔望着傅时景紧张的模样,冷声问道:“傅时景,你什么时候用了两部手机?”

傅时景眼神慌乱,却很快调整好情绪,故装淡定地回答:“这次去外地出差,临时买了一部。”

“所以呢,你给我看的那部是清白到没有任何黑历史的手机。”苏晚乔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这个冠冕堂皇的男人,她现在需要他一个合理的解释。

“苏晚乔,你什么意思?”傅时景有些恼羞成怒,“你知不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行为,侵犯他人隐私,知道吗?”

“三年了!”苏晚乔失控般地冲着傅时景吼着,“傅时景,整整三年,你就是这样恶心我的吗?”

“苏晚乔,你就是太较真了,我跟那些女人只是逢场作戏。”傅时景竟然还能这般睁眼说瞎话。

“逢场作戏?”苏晚乔嗤笑着,“都喊老公了,看来你老婆挺多啊!你那部手机里应该不止一个这样的女人,你是不是每次出差,都会换不同的老婆?”

“越说越过份了。”傅时景厉声提醒着,“苏晚乔,我们还没结婚,在婚前你没权利管我这么多。”

“是,我没权利。”苏晚乔眼眶通红,心如刀绞地望着傅时景。

她一直以为傅时景很绅士,也很传统,是一个为人处事特别沉稳的男人,三年的恋爱,他把她捧在手心里,小心翼翼地呵护她。

苏晚乔以为自己找到真爱,从来没想到她有一天需要面对这样的一幕。她洁身自爱只是为了给他一个完整的新娘。

可她高估了男人所谓的坐怀不乱,原来她坚持的一切,竟然这样滑稽可笑。

“就这样吧!”苏晚乔心如死灰地看着傅时景,三年的感情落下帷幕,除了心痛,她已经没有任何的留恋。

她很想像其他女人一样,抓着傅时景的头发,撕心裂肺的哭泣发泄着,可她竟然出奇地平静,没有任何泼妇行为。

她承认,不管是在事业上还是爱情上,她都太高傲了。

“什么意思?”傅时景皱眉。

“分手吧!”

“分手?”傅时景震惊,“你跟我提分手?苏晚乔,你想清楚了再说,我告诉你,像我们家这种条件的,你错过了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

“你无耻!”

傅时景刚说完,苏晚乔直接甩给他一巴掌,转身直接离开他的住处。

榕城的冬夜异常寒冷,雪花飘落着,唯美的一幕跟她此刻伤心而复杂的心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苏晚乔落寞地微仰着头,冰冷的雪花落在她的脸上,似乎在嘲笑她的后知后觉。

她驱车来到闺蜜林真的家中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将她珍藏的所有红酒一饮而尽。

“苏晚乔,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如果我男人敢背叛我,我就直接一剪刀咔嚓过去。”林真劝说着苏晚乔。

“还有酒吗?”苏晚乔最后一杯饮尽后,答非所问地望着林真,眼神有些迷糊。

林真摇头,“以你现在这种喝法,你会把我喝破产。傅时景那个贱男人敢背叛你,你也不用跟他客气,自己也开开荤。”

“开荤?”苏晚乔重重地打了一个酒嗝,身子沉沉地倚在林真的身上,“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意思?”

“找个男人快活一下呗,像你这么迂腐的女人,要是跟傅时景直接结婚,一辈子只谈一次恋爱太亏了,你得学我,在婚前多谈几个,积累实战经验。所以我建议你现在找个经验丰富的男人给你开开窍。”林真贼贼地笑着,“要不?我有资源。”

苏晚乔慵懒地眯着眼,低低地笑着,带着醉意说道:“好啊,一定要经验丰富的。”

“真的?”林真震惊,她刚刚只是开个玩笑,以苏晚乔的性子,是根本不可能同意的。没想到她被刺激后,竟然真得开窍了。

苏晚乔摇头晃脑地看着林真,轻拍了一下她的肩,“你说得没错,女人太古板有什么用,去死吧!”

“我要真给你安排了,你明天酒醒之后不会杀了我吧?”林真心虚地问着。

“不会。”苏晚乔痴痴地笑着。



车缓缓地开到酒店楼下,林真将一张房卡递给苏晚乔,小声地叮嘱道:“903房,去吧,别走错了。”

苏晚乔眯着眼,脑子昏昏沉沉地接过房卡,瞅了瞅,伸手比了一个“OK”后,下了车,她身子轻飘飘地,摇摇晃晃着,就这么直接地从酒店的地下室坐电梯上了楼。

电梯门一开,她撑着身子踏出电梯,一步一步地数着房号。

她现在的脑子已经没有任何意识找什么男人了,除了困,全身没有任何力气了,她必须赶紧找到房间,然后好好的睡一下。

“908……”苏晚乔心里一直默念着,她来到908房,拿起房卡刷了一下,没听到门“咔”的声音,她又刷了一下,还没听见。

这时她强撑着眼,看了一下,门竟然开着的,至于是什么时候弹开的,她怎么都没印象。

不管了,门已经开了,那就是她的房间。

苏晚乔进了房间后,将门直接一关,上了保险后,她摸着墙壁要插房卡,可是半天也没插进去。

她无力地垂着头,摸着黑,踉踉跄跄地走着,腿撞到床铺时,她整个人倒了下去。

此时,她好像压到了什么,顿时一愣,酒意瞬间被惊醒了一些。

黑暗中,她摸着床沿,将床头的灯打开,借着那微弱泛黄的灯光,她掀开被子看到了一张带着混血又精致立体的男人脸庞。

在灯光柔和而暧昧的渲染下,这个男人的脸简直俊美到无可挑剔,脸颊绯红,看来跟她一样也喝了酒。

林真这家伙为了抚平她受伤的心,还真是下了血本,哪里找到这种优质的男人?

“喂,你醒醒,你得睡那边一点,我也要睡。”苏晚乔轻拍了一下男人的脸,她其实是跟林真说笑的,她是律师,怎么可能会傻到真得找个男人来寻开心呢!

她现在就是想睡觉,浑身没力,其它的事情一律放一边。

此时,男人的眼睛微微睁开,深邃的双眸下那双迷离的眼神迷惑地望着苏晚乔,“你是谁?”

“你问我是谁,你不知道你来干……”苏晚乔还没说完,男子手一伸,摁住她的后脑勺,她身子沉了一下,直接倒下去,双唇覆了上去。

苏晚乔的内心是抗拒的,她想推开男人,但是全身无力。

或许是酒精的作用,也或许是报复傅时景的心理,男子的狂热让苏晚乔慢慢地卸下心防,她生涩而拙劣地回应着男人。

一夜的狂欢。

第二天一早,苏晚乔吃痛地睁开眼,她难受地摁了一下太阳穴,喉咙泛着苦,整个身子酸痛到她无法形容。

怎么回事?

当苏晚乔侧身准备撑着身子起来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枕着一只手臂。

她顺着手臂缓缓地望了过去,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得两颗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她……昨天真得找……男人了?

天!

她知法犯法,罪无可恕,罪大恶极。

苏晚乔疯一般地揪着自己的长发,懊恼得快崩溃了。

现在的她得赶紧挖个地洞,把自己给埋了。

不行,她得马上离开案发现场,不能留下任何珠丝马迹。

对,反正都是成年人,就当什么事都没发生。

苏晚乔迅速起身,穿戴好之后,她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门边,伸手碰到门把的时候,她突然起到了什么。

于是她又立马折返到床沿,她望着男人那张熟睡的脸,默默的咽了咽口水,这个男人长得太妖孽了,昨天他那爆发式的体力,可想而知,这个男人的业务肯定很忙。

苏晚乔摸了摸口袋,她只有一百块现金。

一百块,实在是太少了。但是她总不能让这个男人起床,然后扫微信支付吧!

根本不可能。

算了,一百块就一百块吧,总比没有强。这个男人也得了便宜,她也贡献了自己,就这样吧!

苏晚乔将一百块钱放下后,立马转身离开。

当她把房门一开,突如其来的闪光灯拼命地拍在她的脸上。



外面一堆记者蜂拥而上,将苏晚乔团团围住。

苏晚乔用手将脸遮住,这是什么情况,她只是找了只“鸭”,不至于被举报吧?还这么兴师动众地拍她。

不管了,拼了命她也得冲出重围,死也得护着自己最后仅剩的尊严。

苏晚乔像只过街老鼠,一路的跌跌撞撞,终于逃出酒店,慌乱地来到林真家里。

她必须跟林真好好谈谈,为什么她会被人举报,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真还在睡觉,被苏晚乔吵醒的时候还是一脸懵。

“这么早就过来了,还让不让人活啊?”林真揉着眼,不解地问着。

“你还好意思问,你知不知道我被人举报了,刚刚一堆人围着我拍照?”苏晚乔沉声质问之后,林真更加糊涂了。

“你说什么呢,谁被拍了?”

“我。”苏晚乔指着自己,“我早上从酒店房间出来的时候,一堆记者在门口围着我拍,我现在要出名了,说不定连律师资格都会被吊销。”

林真一听,瞬间清醒了,“苏晚乔,你昨天不是临阵脱逃了吗?我都问过了,人家等你等到下半夜,后来就直接走了。”

“我喝了那么多酒怎么逃啊?更何况你安排的人早就在那里等着我了。”

“见鬼了。”林真低咒着,“到底怎么回事,我朋友说你没去,你这边又说有去。还有记者堵着你拍照,难道……”

“难道什么?”苏晚乔狐疑地看着林真。

“难道是傅时景那家伙跟踪你,看到你进酒店后,找来记者拍照曝光你,想让你连律师都做不成?”

林真一分析,苏晚乔觉得这个可能性太低。

“你觉得傅时景会那么傻,会看着我找别的男人而不吭声?”

“那会是谁?”林真皱眉思虑着,蓦地,她嬉笑了一下,问道:“妞,你昨天晚上……是不是那个了?”

林真一问,脑门被苏晚乔重重地弹了一下,沉声道:“我们什么事都没发生,你别乱想。”

“是我乱想了吗?”林真好奇地问着。

苏晚乔白了她一眼,“回头我跟你算账,我喝醉了,你竟然敢设计陷害我,我会告到你倾家荡产。”

“呀,你昨天可不是这么说的。”林真吃惊地看着苏晚乔。

“我现在得回家换套衣服,然后去事务所。另外,昨晚的事,你记着,敢对外泄露半句,看我怎么收拾你。”

苏晚乔低头望着自己凌乱的衣服,她没时间跟林真耗了,她必须早点回家,避免被人看到她现在狼狈的一幕。

苏晚乔回到叶家的时候,自己偷偷摸摸地上了楼。

经过书房的时候,突然听到里面有动静,她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慢慢地朝书房走去,书房的门没有关紧,留了一条门缝。

苏晚乔从门缝望进去,只见自己的父亲叶光耀正在喝斥着同父异母的妹妹叶兰。

“叶兰,我对你太失望了,你就这样白白浪费了嫁给傅时皓的机会?”

“爸,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门被反锁了,我进不去。”

“立马让人查清楚,到底被谁截胡了?”

“如果让我知道是谁昨天抢了我的机会,我扒了她的皮。”叶兰恶狠狠地咒骂着。

说完,叶兰转身从书房快步出来,苏晚乔立马以光的速度,迅速地闪进自己的房间。

她关上门,后背紧紧地贴在门上,一颗心紧张而不安地跳动着。

父亲跟叶兰在说什么?

他们设计了谁?

傅时皓是谁?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苏晚乔来不及细想,她看了一下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时间,立马意识到如果自己要是再磨蹭下去就快迟到了。

于是她立马换好衣服下了楼,来到事务所。

刚到办公室,她就看到傅时景在等她。

“你昨天去哪儿了?”傅时景开口便是质问。

苏晚乔沉脸,没有回答傅时景的话。

她拿起文件刚要看,傅时景上前将文件合了起来,扔在一旁,双手钳制着苏晚乔那纤瘦的双肩。

他郑重地注视着她的双眼,问道:“我在问你话呢,你昨天去哪儿了,我打电话给叶伯伯,他说你没回去。”

“后来回去了。”苏晚乔冷漠地回答着,“你老婆没陪你过生日啊,陆律师?”

“别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知道你昨天说的是气话,你是爱我的,我也是爱你的,我们门当户对,职业一样,没有任何人比我们更相配了。”傅时景的自负第一次让苏晚乔反感。

“说完了?”苏晚乔的态度平静得可怕,昨天她之所以伤心,是因为一时接受不了傅时景的两极反转。

但是经过一晚的洗礼,加上他刚刚那么理所当然的质问,她反而一下子豁然了。

“我道歉,我反省,可以了吧!”傅时景哄着苏晚乔,“晚上一起吃个饭,就挑你最喜欢的那家餐厅。”

“你自己吃吧!我这几天都要上庭,特别忙。我现在要准备上庭的资料,没空跟别人的老公谈一些跟工作无关的事情,陆律师,请你出去。”苏晚乔沉声,态度再明显不过了。

傅时景点头,耐心十足地微笑着,“没关系,你还在气头上,我知道。我只想告诉你,我现在没用两部手机了,我就用一部,我把所有女人的微信号都删除了,不信你可以查。”

“陆律师……”苏晚乔重重地提醒了一声。

傅时景松开苏晚乔,尴尬地笑着,“苏晚乔,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不准生气了,知道吗?”

苏晚乔沉默,眼神一动不动地盯着办公室的门口。

傅时景明白她的意思,立马抽身离开。

门一关,苏晚乔开始忙碌着,她弄好资料后叫上助理一起赶往法庭。

处理好一切事情后,在走出法庭的时候,苏晚乔疲惫地捏了一下眼角。

“叶律师,你还好吧!”助理关心地问着。

苏晚乔点头,“还行,对了,早上是不是还有事情?”

“是的,我们现在要去丰信集团的法务部,关于商标侵权案的事情,丰信集团的傅总过问了,所以他们法务部特别重视这个CASE。”

“然后呢?”

“丰信集团的法务部想约我们过去谈一下。”助理补充了一句。

“他们约谈,为什么他们让我们过去,而不是他们法务部的人员到我们事务所去谈?”苏晚乔沉声。

“我问过了,因为丰信集团的傅总今天要亲自跟我们谈这个案子,所以……”助理顿了一下,没再继续说。

“所以我们得让他们牵着鼻子走?”苏晚乔第一次对自己的助理发火,她看着她那委屈的表情,立马意识到自己这两天的火气有些大,于是她压低声音,说道:“下不为例,明白吗?”

“好。”助理小声地应着。

二人到了丰信之后,先是跟他们的法务部的人见了面。

紧接着便是要等他们的傅总,苏晚乔最讨厌这种不守时的人,作为一个领导这么大公司的总裁,连最基本的时间观念都没有。

此时,助理偷偷地靠在苏晚乔的耳旁,小声地说道:“叶律师,我听说丰信集团的傅总今天早上又有花边新闻了,昨晚泡妞被人拍了照,傅家上下都惊动了。”

苏晚乔鄙夷地扬了一下嘴角,讥讽道:“这种男人以后最好找个母老虎回去,哪家小绵羊要是嫁过去,估计天天只有哭的份。”

话刚落,突然丰信集团法务部的人员纷纷站了起来,整整齐齐地问候道:“傅总,早!”

苏晚乔顺着声音望了过去,顿时整个人都错愕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