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你的爱情有余温

你的爱情有余温

柠檬团子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温妍做了程昱四年情妇,他却要跟她的资助人结婚了。她说:“你能不结吗?我怀孕了。”换来的却是他冷淡的一句:“打掉。”她微微一笑,“可以,给我一百万,我们两清。”程昱也笑了,他说,“你真廉价。”五年后,她从战地九死一生的归来,牵着别的男人的手出现在他面前,言笑晏晏。“程先生,您好,这是我未婚夫。”他却说:“温妍,谁准你嫁给别人的?……”

主角:   更新:2024-01-06 09:1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你的爱情有余温》,由网络作家“柠檬团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妍做了程昱四年情妇,他却要跟她的资助人结婚了。她说:“你能不结吗?我怀孕了。”换来的却是他冷淡的一句:“打掉。”她微微一笑,“可以,给我一百万,我们两清。”程昱也笑了,他说,“你真廉价。”五年后,她从战地九死一生的归来,牵着别的男人的手出现在他面前,言笑晏晏。“程先生,您好,这是我未婚夫。”他却说:“温妍,谁准你嫁给别人的?……”

《你的爱情有余温》精彩片段

第一章
他要订婚了
微弱的喘息声在空中骤然响起,冰凉的皮肤相触,立刻引起一阵无法抑制的震颤。
温妍咬着唇,轻轻转头看向窗外,压抑喉咙里就快要满溢出来的情欲,目光忍不住看向身上的人,触及到他坚硬的胸膛时,全身再次一颤。
“程昱,今晚能不能……不要了?”她突然抬头问了一句,面色中带着些许试探。
程昱的动作微微一停,灯光映衬着他的侧脸越发精致逼人,一个眸光便足以让她沦陷。
他偏头,墨色的瞳孔里没有任何情绪,表情十分冷漠,低头开口,一字一句道:“温妍,你是出来卖的,没有资格说不。”
一句话,瞬间凉透她的心底。
温妍身子一僵,还不等她反应过来,手臂突然被人一扯,压上头顶。
“等等!我有话告诉你……”她手指在身侧一缩,眉眼坚定了几分,刚要开口,程昱的动作再次猛烈起来。
“程昱!”她惊声叫了一句,欢愉一点一点侵入她的神经,彻底将她击溃,哆嗦着说不出话来。
喘息声渐渐大了,混杂着呻吟和嘶叫,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她伸手捂着自己的小腹,在颤抖中艰难抬眼,话到嘴边尽数碎裂开来,神思也开始崩溃涣散……
不知过了多久,身侧也落下了一人,好闻的气息顿时冲进鼻息。
温妍缓缓睁开了眼,额头已经有了汗意,视线模糊地看着身侧的人,眼神停留在他没有一丝瑕疵的侧脸上,目光几乎移不开。
程昱无疑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
这个男人无论到了什么地方,都是众人目光追随的焦点,再加上A市赫赫有名的程家私生子,程氏集团的继承人之一……这样的身份也让他愈加扑朔迷离,触手不及。
温妍闭眼,轻叹一声,手指再次摸上了小腹,低低开口:“我看见新闻了。”
程昱没有反应,依旧闭着眼,表情不变。
她转头凝视他的五官几秒,半晌轻轻抬起了身子,拿起床边的衣服穿上,轻声道:“你要和梁若心订婚了……是吗?”
“你今天很多话。”程昱突然开了口,嘶哑低沉的嗓音在空气中缓缓敲击着她的耳膜,不急不缓,却始终透着彻骨的冷意。
温妍抿唇,指尖微微颤动了一下,眼神再一次滑过自己的小腹,随后整理了情绪重新开口:“我只是想确认一下我们的关系,还有没有必要继续。”
程昱动了动,眉心微微一蹙,随后慵懒地转了个头,依旧没有将眼睛睁开,“我没有说结束就是不用结束。”
不用结束?她一滞。
四年了……她和程昱待在一起四年。一开始不过是因为走投无路,父亲癌症需要透析的钱实在太过巨额,除了利益和身体的交换,她别无他法。
但到了现在,她已经说不清自己对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感情。也许是顺从,也许……有些东西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温妍的呼吸急促了片刻,再次看了程昱一眼,站起身来。
“我明白了。”她点头,在转身的刹那却紧紧攥住了手心,脸色瞬间苍白起来。
她明白自己的身份,自始至终也不过是利益关系而已,她也明白程昱一旦要做什么事情,谁都拦不住,更何况还是现在这样连评价都尴尬的身份……
“钱已经到你账户,医院那边也打点好了。”程昱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似乎多说一个字都吝啬。
“谢谢”她没有回头,朝着门边走去,手指触上了门把。
“我需要梁家。”
温妍一愣,几乎以为自己是听错了这一句,忍不住转头看了程昱一眼。
他已经将眼睛给睁开了。她不止一次地怀疑过程昱的眼睛是不是玻璃做的,清澈透明,却又看不见底,永远只是冷漠相对,却在那一层冷漠之后隐隐浮动着什么,看不清也抓不住,一闪即逝。
刚才这一句……算是他的解释吗?他是程家的私生子,一直到两年前才正式被程家承认,期间的黑暗和挣扎她都亲眼目过。对于那样的家族来说,想要在其中地位稳固,实力和隐忍都一样重要。
温妍心里动了动,浪潮涌来,将她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而且梁家对你有恩,你最好守住本分,不要做出任何越矩的事,否则后果自负,明白吗?”下一句,硬生生将温妍所有的幻想都打到了谷底。
她扬起的唇角缓缓放了下来,手指在身侧紧了紧,随后低头轻笑了一声:“你担心我会乱说?”
程昱凝视着她的脸,不接话,但沉默已经表明了一切。
她扯着嘴角勉强笑了起来,心底却一沉再沉。
原来只是为了避免她闹事,才会有刚才这么一句解释。
“放心吧,我父亲的性命都握在你手里,我对你……从来就没有资本谈条件,只有服从——这是你四年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和我说的话,还记得吗?”
温妍抬头,黑白分明的眼睛在夜空中一闪,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咔。
门合上了。
黑暗中,程昱的呼吸节奏突然变了变,但也只是一瞬,立刻就恢复了正常。
他抬眼看了看那扇冰冷的木门,随后重新闭眼,抿了抿唇。
门外。
温妍快步走出别墅,第一次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忍着胃里的翻滚,走到树下便猛烈地干呕起来。
手机铃声响起,暂时打断了她起伏的思绪。
她擦了擦嘴,缓口气之后掏出了手机,接了起来。
“喂,温小姐是吗?请您立刻来医院一趟!您父亲刚才突然发病,正在抢救,您先来把手术费和病危通知书处理一下……”
“你说什么?”温妍张了张嘴。
“情况可能不太好,麻烦你尽快过来!”
温妍挂了电话,冷意和恐惧瞬间侵袭了她身上的每一个毛孔。
她脸色苍白,立刻奔跑起来,冲向马路拦了车,朝着医院的方向驶去。

第二章
我怀孕了
医院。
温妍踉跄着跑到急救室门口的时候,腿脚已经开始发软了,看着急救室门前熄灭的灯,心里彻底一沉,猛地伸手抓住了一个从里面出来的护士,低声道:“我爸……我爸怎么样了?”
护士抬眼,看了看温妍,随后道:“温小姐对吗?您父亲……很抱歉,进去看看吧,医生们都尽力了,还是没能救回来……”
温妍的心瞬间凉了一截,僵硬着身子,半晌都无法动弹,瞪大了眼睛看着手术室,眼泪顺着脸颊无意识地冲了出来。
距离父亲查出癌症已经四年了,病情在一个月以前就开始恶化,她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真正听见这一句“没能救回来的话”时,心口还是被撕裂了一道巨大的口子,不住地淌血。
她伸手,指尖在半空中颤抖得厉害,嘴唇一片苍白,好不容易将门推开了,在门外趔趄了一下,朝着病床走去。
“温小姐。”主治医生走了上来,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低声在她耳边安慰着什么。
温妍的视线已经模糊了,看着医生的脸,说不出话来,脑子一片空白。
医生解释了很久,抬眼看了看温妍的表情,嘴唇轻轻动了一下,最终还是低声道:“节哀。”说完,转身离开。
偌大的室内只剩下她一个人。
温妍看着病床上盖着白布的人,开始止不住地颤抖,整个世界灰白颠倒,失去了方向。
“爸……”她轻声叫了一句,痛苦已经溢满了每一个呼吸。
良久,她深深吸了口气,抬起头来,强忍着心里的悲痛,叫住医生,开始处理父亲的后事。
天光微亮的时候,父亲的遗体终于进了殡仪馆,火葬仪式在半夜举行,参加葬礼的,只有她一个人。
在这个城市里,没有人会关心她们父女俩的死活,唯一和她有联系的人,也只有程昱。但那样微弱的金钱联系,也不足以让她事事交心。
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温妍走出殡仪馆,即使现在已经是盛夏天气,周围的温度依旧让她手脚冰凉,疲惫地靠在一棵树旁,接通了电话。
“喂。”
“喂,你好,是温妍小姐吗?”对方开口,是英文。
温妍一愣,心里突然闪过一丝疑惑,随后道:“是的。”
“您之前投递的申请已经被我们审核了,卢修斯顿大学欢迎你。同时在校期间如果你参与战地记者的培训,学校将考虑你的情况,免除一部分的学费。”
温妍的表情动了动,站直了身子,半晌才道:“确定是我吗?”
对方似乎被逗笑了,开口道:“一定是你。”
“好……谢谢。”她犹豫着挂断电话。
电话一挂,她站在原地怔愣了很久,抬头看着东方微微挑起的一线银白,心里迟迟下不了决定。
父亲走了,她在这里唯一的牵挂也没有了,那……自己到底还在犹豫什么?
温妍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肚子,手指轻轻抬了起来,在半空中一滞,闭上了眼。
两分钟后,她有了决定,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屏幕上只显示了两个字——程昱。
电话响了很久,就在温妍的眼神一点一点灰暗下去的时候,突然通了。
“有事吗。”那头的声音冷漠而微凉,没有任何起伏,却好听得抓人。
“有……”温妍一听见这个声音,便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开始凝固,迟疑了许久才道:“我有事要告诉你,今天可以见面吗?”
“有事?”程昱似乎顿了顿,随后道:“电话里说,我没时间。”
“很重要,今天没有时间就明天,我可以等。”温妍捏着手指,眼神坚定。
半晌,电话那头安静得连呼吸声都能听见。
温妍的指尖开始泛白,额头也微微渗出了汗意。
四年来,她从来没有在程昱有需求之外的时间出现过,这一次应该也不会为了她而例外吧……
“五点之后,到尔雅餐厅。”他突然开了口。
温妍瞬间松了口气,眼神闪着光,开口应道:“好。”
这一天过得十分煎熬,她去医院开了证明,在街上晃荡了五个小时,才挨到了和程昱见面的时间,走进了那家餐厅。
程昱已经到了。
她刚踏进门,就听见身侧的服务员发出一片花痴声。
“天啊,好帅啊……我要晕了!救命!”
“你说他长这种脸,怎么不进演艺圈啊?太浪费资源了!我想天天见到他!”
“得了吧,人家这身世,这手段,这能力,用得着去演艺圈蹚浑水吗?诶,那女的是不是……”
周围的声音突然静默下来。
温妍顶着眼神的压力,朝着程昱那桌走去,缓缓在他身前的座位坐下了,目光始终盯着桌面,没有抬头,身后立刻爆发出一阵不小的议论声。
程昱盯着她冷清的脸看了两秒,突然道:“吃点什么。”
“嗯?”温妍诧异抬头,杏眼微波,有些不敢相信程昱是在问自己。
程昱眯眼,显然对她的速度有了一丝不悦。
“和你一样。”温妍立刻回答——和程昱在一起四年,即使是一个微小的表情,她也能瞬间理解。
他这才转手将菜单递给服务员,伸手把玩着桌上的餐巾,开口道:“你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
温妍的手指在桌下渐渐收紧,衣角都已经揉出了许多褶皱,直接抬头,开门见山道:“我打算出国深造。”
程昱修长的指节在餐巾上微微一顿,狭长的眼神里突然闪过一丝光芒,表情意味不明,“然后呢?”
“然后……”温妍闭眼,不敢看程昱的表情,一鼓作气将自己想要说的东西都说出来了:“你可不可以不要和梁家联姻?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留在你身边……”
这是她人生最卑微的时刻。
从前即使是走到最落魄的尽头,她也是昂首挺胸,光明磊落。但是此刻,所有的尊严却甘愿为了面前这个男人让步,还得做得不留痕迹小心翼翼……她知道自己破坏了两人之间的规则,先踏出那一步的人,也许会死的很惨。
程昱沉默良久,才开口道:“温妍,你知道我最喜欢你什么吗?”
“我知道。”温妍心里却浪潮涌动,表情却十分平静:“我守约定。”
“既然清楚,为什么擅自破坏规则?我猜你下一句是不是要告诉我,你爱上我了?”他讥诮地勾唇,话语里尽是犀利的冰渣。
“不是。”她伸手,拿出了检查单,递到程昱的面前,“我怀孕了。”

第三章
孩子打掉
程昱的面部表情肉眼可见地开始变化,阴冷的神色瞬间就遍布了他的整张脸,目光缓缓下移,定在了那张单子上。
他看了温妍一眼,伸手将单子接了过去,不过是扫了扫,便扔到一边。
温妍心里微微沉了沉,执拗地不肯将眼神偏开,盯着他的嘴唇看,像等待一个最终的审判一般。
半晌,一声轻嗤响在头顶。
她抬眼,程昱的身子已经越过餐桌,站起身来勾了勾她的下巴,强迫她和他对视。
身后顿时爆发出一阵不小的抽气声,隐约还有嫉妒的词句闯入温妍的耳中。
她的脸颊开始发烫,死死咬着唇,看着程昱眼底的冷意和微光,心里最后一点希望都熄灭了。
“温妍,你以为怀了孕,会有什么不一样吗?”他嘴唇轻启,吐出来的字字句句都染上了阴冷:“如果你要钱,要多少我都能给。如果想的是别的,一开始我就说过了,只是利益交换,没有感情牵扯。别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他的每一个呼吸都喷在温妍的脸上,带着彻骨的寒意,彻底让她凉了心。
她动了动嘴唇,忍着眼眶的酸涩,还没有回答,就听见他接着开了口,勾唇轻笑,语气近乎讥讽:“孩子打掉,处理干净点,在这种节骨眼我不希望出现什么差池。至于条件……老规矩,随便你开。”
孩子打掉……
温妍的手指猛地摸上了肚子,颤抖了两下,全身的血液都因为这一句话而在血管里沸腾和叫嚣。
她咬牙,脸色已经红得要滴出血来,就算是做好接受这个结果的十足准备,也依然是如遭雷击。
算了……她到底在奢望什么?四年只是一场幻影,她为了钱出卖身体,但如果连灵魂都不小心卖了,也自然要遭到报应。
程昱往后一退,重新靠在了椅背上,姿态闲散而慵懒,注视着温妍的所有情绪在眼前泛滥,也依旧没有任何表情,“你回去考虑一下,我会让助理帮你预约手术。”
温妍猛地站起身来,抿唇看了他一眼,迅速转身朝着门外走去,只想尽快逃离这里。
出了餐厅的大门,她一路都不敢回头,快步在街边走着,一直走到环球大厦边上才停了下来,靠在墙体的旁边,大口喘息了几句,胸腔里像被碾压过一般,疼得她喘不过气来。
她狠狠揪着自己的衣领,一偏头,大厦上的彩色荧幕上映出来的脸又一次让她一惊。
是程昱,身侧还站着梁若心,屏幕上的两人挽着手,正在对媒体微笑着,一旁加大加粗的四个大字十分显眼——世纪婚礼。
男俊女俏,看起来十分登对,程昱低头的眼神也充斥着浓浓的爱意,和平日里的他判若两人。
手机在夜色中亮了起来,一条短信闯入她的视线。
“明天晚上有一个慈善宴会,我爸说让你来参加。”
署名只有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梁若心。
记忆猛地被拉回那个冰冷的夜晚,家里的天花板突然开始崩塌,碎裂,母亲被砸成重伤入院,医院的长廊里尽是抽泣和哀鸣,记者将医院围得水泄不通……而建造那栋房子的房地产商,就是梁家。
梁家甚至没有出面来安抚,只是派了一名律师代为交涉,只要他们不在外面说有关于房子的任何一个字,就可以资助她所有的学费,直到她大学毕业。
父亲不顾声嘶力竭的她,被律师带进了隔壁的病房,半小时之后再出来,手里已经多了一份保密文件,上面签署的每一笔,都带血带伤。
那一晚谁都没有入眠,她半夜朝着病房里偷偷看了一眼,父亲的苍凉抖动的背影到现在还烙在她的记忆中,挥之不去。
温妍猛地回了神,深深吸了口气,伸手触了触自己的脸颊,意外地发现指尖已经湿润了。
她回复了消息:“好。”
第二天。
夜幕再次降临的时候,温妍已经做好准备,走出了家门。
她化了淡妆,穿着普通的T恤和牛仔裤,没有过多的修饰,上了公交车,辗转两趟加上步行,才到达了目的地的门口。
酒店泛着金光,富丽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温妍淡淡看了一眼周围的建筑,转身走到了门口。
“名字。”侍者将她拦下。
“温妍。”她轻声道。
侍者低头,似乎在名单上确定了一遍,随后将门打开。
金属制的门在她面前缓缓动了起来,她抬脚,脚步刚踏进大厅,便浑身一僵,愣愣地看着台上正在相视而笑的两人,全身都血液仿佛开始倒流。
梁若心……和程昱。
两人都是夺人眼球的相貌,站在一起十分登对,尤其是程昱的脸,在追光下找不出一丝瑕疵。
众人纷纷朝着门外看来,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梁若心拿着话筒,甜笑着道:“其实今天请大家过来不仅仅是庆祝这一次的募捐成功,还特别邀请到了一个嘉宾。这个嘉宾是我爸爸十三年前救助的一个女孩,现在已经大四了,不仅成绩优异,市里多个报社还向她抛出橄榄枝……温妍,上来吧。”
温妍忍住自己想要逃跑的冲动,在一片掌声中抬头,看向了程昱。

你们认识?
“程总。”
贺其飞立刻转头,笑道:“你怎么有时间过来?”
程昱的眸光在温妍精致的脸上滑过,随后没有移开,而是盯着她的眼睛,嘴里依旧懒洋洋地回答着贺其飞的话:“贺大医生可是现在全A市炙手可热的人物,好不容易把你请过来,当然要好好招待——不介绍一下吗?”
“哦对……”贺其飞温和地笑着,伸手将温妍的腰轻轻一搂,靠向了自己的方向,转头道:“这是温妍,国外很有名的战地记者。”
温妍觉得她挽着贺其飞的手已经快要被程昱的眼神给射穿了,连带着自己的脸颊也被灼热的视线扫过一遍,盯得她浑身都不自在起来。
“你好,温小姐。”
程昱若有所思地笑了一声,脚步轻轻一迈,伸出手来。
她竟然去当了战地记者?
她是嫌苦吃的不够还是嫌命太长?
程昱眯了眯眼。
温妍看着面前修长的指节和微翘的指尖,即使是极度恐惧的情况下,心里还忍不住觉得这双手应该是她见过最好看的一双手了……犹豫片刻,她还是伸出手去,掩饰自己微微的颤动。
“你好。”
手和手相触的一瞬间,程昱立刻用了力,一捏,随即松开。
温妍迅速有了汗意,那一整条手臂的鸡皮疙瘩都在蔓延,一直影响到了右侧都是有些头皮发麻的。
不等程昱再次开口,身后又有了响动。
“阿昱!”
高跟鞋踏在地面的声音十分匆忙,声线甜美,随后一双白皙的手立刻挽上了程昱的臂弯,略有些责怪地弯了弯眼睛:“你怎么走了都不和我说一声!
我一直在找你呢……”是梁若心。
温妍立刻觉得面前的画面有些刺眼,十分不适地偏开了眼神。
“怎么了,是不舒服了吗?”
贺其飞立刻发现了她的躲避和身体微动的变化,低头道。
程昱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温妍,一时间引得梁若心也朝着温妍看了一眼。
“这位是……”她显然没有认出来,笑着道。
“梁小姐。”
温妍先抬了头,目光沉静,虽然面色有些不自然,但还算是礼貌地开了口:“是我,温妍。”
她不想等其他人来介绍自己的身份,毕竟梁家也是“救助”过她的家族,尤其是不想等着……程昱来介绍。
她害怕程昱会说出什么话来。
从前梁若心便对自己多有忌惮,她和程昱的关系虽不明朗,但是几次宴会都带着她出席,也就有了后来梁若心的各种羞辱和刁难。
没想到五年过去了,梁若心竟然连自己站在她的面前都认不出来。
梁若心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了僵,目光在温妍脸上划过,似乎是在确认这一点,半晌才道:“温妍?”
温妍点头,保持着微笑。
梁若心目光变换两下,随后也跟着笑了起来:“你变化好大!
我刚才差点没认出来。
这五年你都去哪儿了?
一声不吭地离开,后来再找你也找不到了……”找她?
找她去出演下一场慈善宴的小丑么?
温妍勾唇道:“出国了。”
“你们认识?”
贺其飞诧异道。
梁若心的目光一闪,掠过贺其飞揽着温妍的手臂,随后甜甜笑了起来:“温小姐曾经是梁氏集团的救助对象。”
温妍抿了抿唇,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没有多大的诧异——在众人面前让她难堪,这向来是梁若心的本事之一。
但是这句话一出,程昱的眉头已经几不可查地拧在了一起。
贺其飞低头看了温妍一眼,揽着她的手紧了紧,似乎是在用动作告诉她不用担心,随后笑着道:“原来是这样。”
梁若心眯了眯眼,“贺医生跟温妍认识很久了吗?”
程昱的目光一动,视线移动到了温妍的脸上。
贺其飞看出了气氛的不对劲,他笑着握住了温妍的手:“不久。”
程昱这才重新将目光一转,开了口:“那就是在温记者去美国期间了。”
温妍的面色瞬间惨白,其余两人也都有不同程度的脸色变化。
他是故意的……刚才她只说了出国,没有说去哪个国家……程昱这是故意表明了他们之前是认识的。
温妍咬了咬牙,愤怒和紧张立刻将自己包裹起来。
好在贺其飞也只是目光变了变,视线在温妍和程昱之间来回转动了一下,便开口结束了话题:“今天她身体不舒服,我们恐怕得先告辞了。”
“慢走。”
程昱动了动嘴角,勾唇一下,满意地看着温妍没有血色的嘴唇,慵懒地舔了舔唇。
两人转身,贺其飞始终紧紧握着温妍的手,一直到穿过大厅和长廊,到了车上。
温妍一言不发,将安全带系上了,闭着眼睛靠在座位上。
“你和程昱……”“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温妍转了眼,低声开口。
贺其飞动了动嘴角,点头道:“当然。”
“现在不要问我任何问题……可以吗?”
她的表情让人心疼。
贺其飞立刻转身,没有再说一句话,安静地开起车来。

小说《你的爱情有余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北斗七星第二天早晨,温妍迷迷糊糊地关了闹钟,转身站在了镜子前。
果然,眼底一片青黑。
昨晚又是半夜才睡,各种人的脸轮番在自己面前闪过,她开始觉得自己回A市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里的战争,丝毫不亚于战地的硝烟。
更何况还是看不见的刀剑。
她叹了口气,开始挤牙膏。
上午八点半,温妍准时踏进报社的时候,里面立刻炸开了锅。
“温妍温妍!
昨天你是不是坐了贺医生的车走的?”
“有同行在程氏集团举办的宴会里看见你了!
真的假的?
不过那个照片倒是不太像你……”众人纷纷围着温妍,七嘴八舌地问着昨天下班的情况和她与贺其飞之间的关系,温妍只能应付着模糊回答,转身想要朝着电梯走去。
“你们好?”
门外突然走进来一人,穿着快递服装,手里捧着一束花:“请问温妍小姐在吗?”
众人沉默了一瞬,立刻爆发出暧昧的惊叹。
“这里这里!”
王记者指了指温妍。
快递员走上前来,将花束递了过去,开口道:“这是您的花,麻烦签收。”
温妍的目光直直投射在那束花的花瓣上,全身的血液瞬间凝固了。
这是淡紫色的绣球花……她最喜欢的花。
从前她觉得程昱的卧室太过死气沉沉,所以每一次过去,都会带点新鲜的花束,插在瓶子里,等着下一次去的时候将旧的换掉。
程昱对她的这一举动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只是她喜欢这花的事情……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谁给的谁给的?”
同事立刻围了上来。
温妍立刻将花给接了过去,生怕被人看见上面的留言,迅速签字之后转身进了电梯,听见同事们在电梯外失望的轻叹。
电梯门合上了,她立刻低头,看着怀里的花,咬了咬牙。
程昱到底想干什么?
他这是什么意思?
温妍想了无数种可能性,都在心里迅速否决了。
果然她还是和五年前一样,对这个男人一点也不了解。
她深吸了口气,进了办公室,关门之后开始翻看这束花。
没有卡片,没有送花人签名,也没有暗语,甚至都没有指示她下一步该做什么的信息……她倒宁愿像从前一样,收到一条命令式的短信,便可以有清晰的目标。
温妍将花束放在了一边,转头开始工作。
傍晚时分,她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时,再次在大厅里被人拦了下来。
“温妍!”
前台轻声叫道:“有你的快递——一分钟前送进来的。”
温妍脚步一停, 转身朝着前台走去。
一个精致的小袋子被放在了台上,一起飘过来的还有前台八卦的眼神,似乎想要看着温妍把这个盒子打开。
温妍伸手拿了袋子,转身离开。
她出了门,走过两条街道之后停住了脚步,将袋子给翻开了。
是一个绒面的小盒子,有精巧的机关,轻轻一按,盒子便在她眼前弹开了,里面顿时一片闪耀。
盒子顶端安着一个十分迷你的灯,照得这条北斗七星的项链更加耀眼夺目。
温妍一僵,伸手将项链拿了出来。
北斗七星……回忆瞬间漫上心头,刺得温妍浑身一软,几乎站立不住。
“你看天做什么?”
有一晚程昱没有让她离开,她搬了凳子在窗边看书,突然对天空起了几分兴趣,看了几眼,程昱就这么问她。
“北斗七星不是给迷路的人指方向的么?”
她还记得自己的回答,“我想看看它能不能给我也指一指。”
这段对话以程昱的嗤笑声结束。
当时他对自己的话这样不屑甚至不耐,现在做这些,到底是为什么?
温妍站在街头,看着人潮从自己面前涌过,捏着手里小巧的盒子,半晌,终于还是认命垂了头。
她知道了。
他在逼她见面。
温妍伸手掏出了手机,她早已经辗转换了很多张电话卡,这张卡里也没有程昱的电话,但她还是循着记忆,拨出了一串数字,看着屏幕上这串陌生而熟悉的数字,心里微微一沉。
“喂。”
电话那头有了响动,嗓音低沉而慵懒。
“是我。”
她的手指微微一紧,在手机边缘不自然地摩挲了一下,心也提到了嗓子眼。
“嗯。”
程昱没有丝毫的惊讶,就仿佛知道她会在这个时间点打电话过来一样。
温妍抿了抿唇,随后道:“有时间吗?
见个面。”
“环城大道二号线的烟雨咖啡厅,半个小时之后见。”
程昱报出了地点。
连地点都想好了……温妍闭了闭眼,半晌轻声回答:“好。”
挂了电话,她几乎脱力地朝着身后的墙壁一靠,愣愣地盯着川流的人群,心里始终揪着,紧张的情绪没有一刻离开过。
半小时后。
温妍准时到了咖啡厅的门前,抬头看了看熟悉的建筑。
这是五年前她和程昱有过最后一次谈话的地方。
“温小姐。”
身后传来一声叫喊。
温妍回头,看见一辆白色的车,司机就站在一边,微微低头道:“程总请您上车。”
上车?
她的目光犹豫地扫过咖啡厅,随后看向了后座,那里已经有了一个侧影,线条硬朗。
温妍一狠心,开门上车,坐在了程昱的身侧,屏息凝神。
司机也上了车,车子缓缓朝着前方开动了,身旁的人却一直都没有反应。
温妍忍不住转了头,正好遇上程昱带着深意的目光,两人对视一眼,温妍率先有了动作她掏出盒子递了过去,“这个还你。”
程昱没有接,随后眯眼道:“我送出去的东西,从来没有收回来的道理。”
“我知道。”
温妍抿唇,“但是不相干的人送我的东西,我也没有收下的道理。”
两句对话,火药味便出来了。
“不相干的人……”程昱在嘴里反复咀嚼这句话,眼里也有了些许危险的光芒。
“程昱,我不想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了,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要什么?”
车子停了。
程昱看了她一眼,转身下了车。
温妍抿唇跟上,却在视线转向身侧的时候猛然一僵。
这里是……他家?

小说《你的爱情有余温》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