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女尊之天香花神

女尊之天香花神

梦不在了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女主温柔强大,身世如迷,喜欢男装行事。蓝随心,威震天龙国的顶级豪门,栎阳蓝氏直系血脉。本命契约兽为飞天白虎,帝王授命执掌刑罚大权。新生之前的她只想保护爹爹,在家族委屈求全,默默无闻,受人欺凌。新生之后的她,当所有人嘲笑自己的家族后继无人之时,少女挺身而出,大放光彩。世人第一次见到这样出类拔萃的文章,这样的妙不可言的画作,这样出奇制胜的战争。从此,在这个女子为尊的世界,她的传说传遍了整个大陆。文慢热,女尊重生,男生子,过程美男俊女多多,结局一对一

主角:   更新:2024-01-08 09: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女尊之天香花神》,由网络作家“梦不在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女主温柔强大,身世如迷,喜欢男装行事。蓝随心,威震天龙国的顶级豪门,栎阳蓝氏直系血脉。本命契约兽为飞天白虎,帝王授命执掌刑罚大权。新生之前的她只想保护爹爹,在家族委屈求全,默默无闻,受人欺凌。新生之后的她,当所有人嘲笑自己的家族后继无人之时,少女挺身而出,大放光彩。世人第一次见到这样出类拔萃的文章,这样的妙不可言的画作,这样出奇制胜的战争。从此,在这个女子为尊的世界,她的传说传遍了整个大陆。文慢热,女尊重生,男生子,过程美男俊女多多,结局一对一

《女尊之天香花神》精彩片段

承乾十四年,在这樱花盛开,春暖花开之际,正值边关战场大捷。捷报传回帝都,举国同庆。
全国百姓都在欢庆这来之不易的胜利,以及帝国年轻帝王的生辰。
凤仪殿,这全国男子都心驰神往的圣地。诸位宫侍正有条不紊地准备着晚上盛大的庆功宴。
“妹夫,你要多歇歇,你现在这是双身子,现在可金贵得很,可不敢有个三长两短的。”一位衣着华丽的青年公子劝着。
“兄长放心,我今天备完陛下吩咐的庆功宴,明天就告假回家养着。”另一位头戴抹额,温润如玉的贵公子笑着回答。
“天大地大,孩子最大。妹夫你辛苦了,这一胎若是个世女,那么咱们栎阳蓝氏也就后继有人了。那可真是天大的喜事了。”衣着华丽的蓝雅文眉飞色舞地想象着,眼里满是期待。
“这是应该的。对了,兄长难得来一次帝都,不如去我的御宝轩逛逛,我那正好新得了几块宝玉。”
蓝雅文听了,眼里一亮。
“有新的宝玉?那真是太好了。我家公公下月过寿,我正愁不知道送什么好。我们金家啊,就是不缺那些黄白之物。美玉,嗯,倒是极好的贺寿之礼!”
蓝雅文心动了:“那我先走了,妹夫你要照顾好自己和孩子”。蓝雅文已经出门了又折了回来,“别忘了你是我们镇南王府名正言顺的王君,别让人看扁了。你呀,性格就是太软和。”
温润贵公子温柔一笑:“我已吩咐好齐叔,兄长尽管去选寿礼,别太担心了,我会照顾好自己和孩子的。”
两人分离后,贵公子继续指导宫侍们筹备宴会之事。庆功宴事无巨细,他都要做好万全准备。
紧接着,王君就感觉到有一些腹疼。
“怎么了,王君,是身体不适么?是否招御医来给您看看。”
一旁的宫侍关切地问道。
“无妨,是我孩儿又闹了,呵呵。”
贵公子抚摸着腹部,笑得温柔动人。
万花宫,酒香醉人,花香更醉人。
宫侍宿舍,一个柔弱男子正小心地扶着大肚子,躺到床上。
豆大的汗水从他的额头滴了下来,他疼痛难忍,眼里充满了绝望和迷茫。
是夜,皓月当空,群星璀璨。
龙腾殿中,文武百官在宫侍的引导下,正相继入座。
百官相互交谈着,看上去喜气洋洋的。
“这次大捷可真是来之不易啊,真是可喜可贺啊!”一位气质儒雅的文官说道。
“是啊,真是大扬我天龙国威。区区珈蓝国小蚂蚱,还敢在我们天龙国这等庞然大物面前蹦跶?”
另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官员大笑说道。
“听说这次庆功宴,官位,爵位,金银,美男,陛下早就准备好了!”
另一个瘦瘦的武将也笑嘻嘻的说。
“保家卫国,当得此等丰厚奖励!”
“哼,不过是运气好罢了。蓝雅微,我迟早要超过你!”
一旁官服上有金毛狮图案的青年女子心里有些不舒服,喝着闷酒。
周围的人明知道她与镇南王在朝堂是对手,也没有人不知趣地现在去和她搭话。
这时候,人群中喊了一声“镇南王来了!”
一位身着黑色轻甲,面目冷酷的青年女子大步走了进来。
“恭喜镇南王,得胜归来!”
“恭喜恭喜!”
“恭迎镇南王凯旋归来!”
面对同僚们的祝贺,镇南王蓝雅微依旧冷着脸,略微拱了拱手,来到自己位置上坐下,一言不发。
周围的大臣见此情景,也习以为常,恭喜完了,就三三两两地回到自己位置上。
“皇上驾到!”
随着内侍一声高喊,众大臣赶紧噤声,跪下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头戴帝王冠冕,身着金黄龙袍的年轻帝王从殿内走到阶上,威严地端坐在龙椅上。
“众卿家平身,请入座。”男子年轻而威严的声音从上面传来。
“今天是朕的生辰,又逢边关大捷,真是好事成双。这次镇南王首当其功,不知道想要什么赏赐呢?”
帝王龙颜大悦,大方地说。
这让一旁靠北王师心,面色变得沉重起来。
“保家卫国,扬我国威是臣分内之事,臣不求赏赐,只愿陛下龙体康健,国泰民安!”
蓝雅微起身,拱着手沉声说道。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镇南王此次出征,立下大功,朕自然不吝赏赐。”
帝王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说:“来人,拟旨:镇南王此次击败珈蓝国,军功卓著,特封镇南王世女为绛王!”
一言既出,满座文武大臣都惊呆了。
这,镇南王世女是怎么回事?
镇南王五年前娶卓文公子齐元恪为王君,那齐公子有玉麒麟血脉,本就不易受孕。这数年来,两人伉俪情深,镇南王也没有纳妾侍,大家都暗地里嘀咕这镇南王府怕要后继无人了。
如今那么哪来的世女?大家都一头雾水。
“今天下午,镇南王君在宫中执勤,突然早产,喜得世女,幸好父女平安。”
帝王这为大家解惑,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他,今天也看上去心情不错。
众大臣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镇南王君早就有了身孕,只是一直在宫里当值,未公开。
这瞒的真够紧的!
还有,皇上和镇南王君真不愧从小一起长大,关系还真是好,还替他瞒着。
而此时的蓝雅微虽然脸上无表情,心里却乐开了花:“恪儿给我生了个女儿,哈哈,我终于有孩子了。”
她恨不得立即飞奔到夫郎身边,看看自己盼望多年的孩子。
靠北王师心看了看胸前的金狮图案,不服气地心里暗道:“蓝雅微,你别得意的太早。我虽然比不上你,但我的女儿肯定会比你的女儿强。”
师心心里那样想,却面色不显。她走上前,对蓝雅微笑着说:“恭喜啊,双喜临门。晚上咱俩聚一聚,顺便商讨下机甲的事!”
蓝雅微本想马上去看看自己盼望已久的孩子,一听说正事,立即应允。
难得靠北王主动示好。
此时的她没想到后来会发生的一切。
龙腾殿中,待内侍宣读了封赏的圣旨,大家都互相恭贺。一时间觥筹交错,殿内充满了欢声笑语。
凤仪殿偏殿,金碧辉煌,墙壁上金色的凤凰图案正欲腾飞。
床上的温润男子此时面目苍白地躺着,他闭着眼睛在恢复体力,却能感应到危险正在靠近。
床边,贴身侍从魏征抱着刚出生的孩子正哄着。
刚出生的孩子眼睛还没睁开,身上粉粉的,小小的。
她突然大哭了起来。
难道是饿了么?
“心儿不哭,是不是饿了?父君喂你吃奶!”
齐元恪本正在休息,听到女儿的哭声,连忙挣扎着坐起来,从魏征手里接过自己的孩子。
看着怀里小小的一团,在自己胸前慢慢的探索着。小小嘴巴一碰到奶水,突然咯咯地笑了起来。
小脑袋蹭来蹭去的,也不吃奶了。
齐元恪发现自己刚出生的孩子可爱极了,紧紧地抱着她,眼里满是幸福。
“你倒是喝一口啊,笑什么呢!”
眼看着孩子终于不笑了,乖巧地吃饱了奶。
贴身侍从魏征连忙说:“王君,我来抱世女吧,您刚生产,身子还弱。”
“我抱一会,你出去拿点吃的来。我那会还不饿,这会看她吃得香,也有些饿了!”
魏征听到主子说饿了,连忙退了出去,去拿主子最爱吃的去。
小小的孩子还不会睁眼睛,张着嘴巴,好像想睡觉。
齐元恪正笑着看着孩子,突然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寒冷,这种感觉又很快消失不见。
他面色大变,看着孩子,喃喃自语说:“孩子,今天是陛下的生辰。父君特意早产,把你生到今天。就是希望你能够借皇上洪福,一辈子自由随心,长乐康健。”
说着说着,眼里就流下了泪水。齐元恪明白,女儿跟着自己,反而会危险重重。
那些人,为了玉麒麟一族祖传的传世宝玉,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孩子。
“长生,长生,长生已死……”说着,齐元恪左手划动一个神秘莫测的符文。
凤仪殿另一角,一个隐秘的符文也闪着光,两者互相呼应。
“镜花水月,起!”
借着符文之目,齐元恪看到了殿外鬼鬼祟祟的黑影,冷笑一声,却又很快露出无可奈何的样子。
突然,他听到万花宫传来婴儿的哭声。他借助神通广大的符文之目,看到了一个昏迷着的柔弱男子和他刚刚出生的女婴。
齐元恪心里下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他右手凝出一把玉刃,玉刃无形,不会伤害孩子。
他含泪在孩子的左臂骨骼处,慢慢刻下了“元心”二字。
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刚刚吃饱昏昏欲睡在父亲怀里的孩子,又大哭了起来。
孩子的哭声让刚刚做父亲的男人心疼不已,但他还是强忍着泪水。
在镜花水月造成的幻境中,他将自己的孩子放在万花宫那个柔弱男子身边,顺手抱走了他的孩子。
凤仪殿偏殿,一派宁静祥和。
“恪儿,孩子取名叫蓝随平,愿她平平安安!”面目冷酷的蓝雅微对齐元恪说。
“多谢妻主!”
蓝雅微看到一向身体健康的齐元恪温润贵气的脸上现在却满是苍白,很心疼。
“怎么会早产呢?”她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妻主莫太在意,大概是最近太劳累了。不过幸好孩子没事。”
齐元恪脸上满是慈父般温柔的笑。
“你看着自己处理,出了事我担着!”
蓝雅微冷着脸说。
她也知道自己是一个粗人,一心习武报国,也不懂宫里的歪歪道道。这次的事恐怕没这么简单。
“嗯,我会处理好的。”
齐元恪点点头,他早习惯了自家妻主的面瘫脸。
正好,宫里有些碍眼的人,也可以消失了。
这次他在宫里出了这个事,借帝王的手……
“父君快出关了,你生了世女,他定然欣喜。咱们也算有了给列祖列宗有了交代了……”
蓝雅微似乎松了口气,眼里多了份温柔,还想再说点什么,“那个……”
“让我来看看新生的小侄女!”
一个爽朗的男声传了进来。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果然是将门出身性格开朗的蓝雅文到了。
“哈哈,真可爱啊!”
蓝雅文看到新生的小宝宝笑的合不拢嘴,还伸出手逗了下孩子,幸好没吵醒熟睡的孩子。
随行的还有妻主金光影,金陵商人世家家主。
“参见镇南王,王君,参见绛王!”金光影行了礼。
“绛王?”
齐元恪疑惑的问。
蓝雅文笑容满面地说:“妹夫你还不知道吧?今天雅微得胜回来,皇上没什么赏赐了,直接把咱家新宝宝封为绛王了!”
“这怎么可以……”
齐元恪大吃一惊。
他用眼光询问自家妻主,只见蓝雅微点了点头。
“刚刚心里惦念着你和孩子,都忘了给你说这事了。”
蓝雅微又接着说:“圣旨已下,是真的。”
齐元恪有些着急,这不合礼制呀!
“我去找皇上!魏征,给我更衣。”
“你别起来啊,你看你身子虚的。皇上一会就过来了。”
蓝雅文安慰他说。
龙腾殿后殿,龙案上,正放着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水,龙椅上却空无一人。
头戴金冠的年轻帝王站在那里,看上去尊贵又落寞。
“皇上,丞相来了!”紫衣宫侍禀报。
“传。”
年轻帝王回到宝座上,端坐好。
面容沉稳的帝国丞相容颜大步走了进来。
“臣参见皇上”
“平身吧,容卿!”
“谢皇上。”
“容卿这么晚来见朕,有何要事?”年轻的帝王询问。
“回禀皇上,臣以为皇上今天封绛王一事,过于草率。一个王爵位置举足轻重,怎能封给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
“她也是容卿恩师的外孙女,是玉麒麟王族唯一的后裔。”
帝王喝了一口茶,缓缓说道:“又是朕的侄女。”
见帝王意已决,容颜也不再坚持反对,反而说起了另一件事。
“皇上,夷陵蓝氏家主一直暗中支持宁王,这事皇上可知?”
“这不可能!”帝王脸色微变,又很快镇静地问。
“容卿从哪里得来的消息?”
容颜见帝王面色沉重,继续说:“是宁王那边的钉子传来的消息。
这宁王之前反叛独立于朝廷,这些年愈加猖狂。臣料想背后有不少世家的支持,只是没想到竟然有夷陵蓝氏。
当初先帝立陛下为太子时,蓝氏就曾暗地里妄议:男子怎可为君?
这么些年,她们暗地里一直支持宁王。”
容颜说完就静立不动,让年轻的帝王独自思考。
许久,帝王终于缓缓地说:“夷陵蓝氏向来标榜天下礼仪世家,本就对朕以男子之身君临天下有所不满。
既然敢支持宁王叛乱,损害国家利益,朕绝不姑息养奸。
容卿,朕把此事交给你处理。彻查此事,一旦发现情况属实,严惩不贷!”
“那蓝樱呢?”容颜嘴里吐出一个名字。
“去做事。”帝王威严地说道。
容颜一怔,有些吃惊于皇上会不在乎自己青梅竹马的未婚妻主,但也很快回过神,恭恭敬敬地告退离开。
容颜丞相走后,年轻的帝王一下子瘫坐在龙椅上,喃喃自语:“真羡慕恪哥哥,十五岁就顺利地嫁给表姐,盼了那么久,现在也终于有了孩子。
而自己,什么时候才能觅到良人,有个自己的孩子?
难道真的注定要孤独一辈子么?
蓝樱,母皇父后当初定的婚约,蓝氏本就不愿意。
什么樱花丛中觅安宁?都是骗人的。
今天是自己二十岁生日,却遭遇了这样的事!”
深夜,皇宫到处喜气洋洋。
万花宫中,执法宫侍粗鲁地从宫侍宿舍里,拖出了刚刚生产完的柔弱男子和他刚刚出生的孩子。
“兰诚儿,你这不守规矩的小贱人,竟然无视宫中规矩。未婚生育,不守夫道。真当中宫无主,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冷面执法宫侍冷声喝道。
看到柔弱男子还是一副昏迷不醒的样子,冷面执法宫侍冷哼一声。
侧立一旁的一个粗使宫侍会意,直接把一盆凉水,泼在柔弱男子身上。
兰诚儿浑身一个机灵,睁开眼睛,这才意识到事情败露了。
顾不得产后还疼的腹部,赶紧跪下,哭着求饶:“大人,小臣知道错了,求您饶过小臣吧!”
“竟然使银子从凤仪殿调到万花宫偏僻的锁香阁,我就知道你有鬼。但想到你竟然做出如此不知羞耻的事情。”
旁边锁香阁管事也连忙训斥道。
“执法大人,您放心,小臣会按宫规严惩这兰诚儿的。”
“嗯,你们兰家也是宫廷乐师世家了,几代人在宫里,肯定也是懂规矩的。既然如此,就交给你们兰家自己处理了。好好教训,别脏了自家门槛!”
冷面执法说完,没再看一眼地上的男子,就带着自己人离开了。
“叔叔。”兰诚儿小声叫道。
“你,当真胆大包天。说,孩子母亲是谁?”锁香阁管事气急败坏地问。
“不……不知……不知道……我不知道”兰诚儿低下了头。
“把他带去刑房!”
“不要啊!”刑房传来了兰诚儿的惨叫声。
冰冷的地上,谁也没有关注那个小婴儿是男是女,是死是活。
蓝心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是一个生长在现代的女孩,大学毕业,工作几年,碌碌无为。
曾经以为一辈子就这样过了,没想到有一次玩手游和平精英,苟了几把鸡,一兴奋就玩了个通宵,然后就一睡不醒了。
潜意识中只觉得身处在黑暗中,好像被关在了什么黑房子里,但是睡得好香甜。
接着好像闻到了什么气味,就觉得自己很难受。
然后就是痛,快窒息了。
她好像终于出来了,但她觉得很饿,觉得很渴。
她试了试,却发现自己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只能无意识地发出一些声音。
正好有人把水递到她嘴边,很甜很香,温热的,很好喝。
她喝饱了,精神上还是有些不振,就又睡了过去。
睡得正香,又被人揪着扔在了冰冷的地上。
她好疼,又觉得好冷,浑身都快冻僵硬了。
“把它送到锁香池里,能不能活下去就看它的命了。”
兰管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吩咐手下人说。
随后又加了一句:“今天是陛下万寿,还是别让它死了,免得冲撞了陛下!”
温热的水,很香的味道,很好听的音乐。她是不是已经死了,到了天堂了么?
蓝心费力地睁开眼睛,眼前是一片粉色的世界,花树上还点缀着彩色的小灯笼,好看极了。
微风轻拂,落英缤纷,一片鲜嫩的樱花正好飞到她嘴角。
她饿极了,吮吸着,觉得味道好极了。
锁香池中,一个个小小的男婴儿,一排排被绳子绑着。
池中的水上飘着一些五颜六色的花瓣,凑成神秘的粉色符文,这跳跃的符文正侵入婴儿的身体。
谁也没注意到一排排男婴里面还有一个小女婴,神秘的符文渐渐附满婴儿们的全身。
不知道过了多久,婴儿们的胸前和下体被花纹覆盖,再也看不出男女特征。
婴儿们身上只留下了小桃花,小莲花,小兰花,小樱花……
远处的锁香阁管事看到仪式已成后,面无表情地吩咐左右,将小婴儿们都捞出来,连夜打包好,送回父母身边。
凤仪殿偏殿,清晨的阳光折射进来。
早起的齐元恪却觉得很难受,昨天刚生产完便动用镜花水月的秘术,导致自己元气大伤。
不知道心儿怎么样?
昨天看到影族之人,感觉危机来临,匆忙将女儿送走,实在也是无奈之举。
不行,自己不能再想她了。
既然已经送走,就不该与她有所接触,以免露出马脚,反而会给她带去危险。
自家那块传世的通灵宝玉在她危难之际,自然会护她周全。
自己现在要做的是为她扫除障碍,然后再找她回来。
正在他想的入迷,忘了时间的时候,门外传来了内侍的通报声。
“皇上驾到!”
齐元恪打起精神来,坐起了身。
“臣君参见皇上!”
“听御医说你身体虚的很,恪哥哥不必起身行礼。”
帝王刚下早朝,换了身男子常服,看上去尊贵无比。
“皇上,礼不可废。”
齐元恪的手被帝王按着,但侧着身子还是行了一礼。
“你就在宫里多养几天,还能陪朕聊聊天!”
帝王笑着说,看起来心情不错。
“皇上……”齐元恪欲言又止。
“听说你对朕的封赏不满意?”帝王问道。
“臣君岂敢。只是皇上,王儿新生……”
“不必再说了,朕之前就说过,要当你孩子的义父,你又不同意。如今封她个王爵又算什么?”
帝王笑起来倾国倾城,宛如绝世佳公子。
“听宫人说,夷陵蓝氏一些人被抓了起来,其中就有蓝家大少?”
齐元恪看着温和的帝王,有些疑惑的问。
“蓝樱的母亲胆敢暗中支持反叛的宁王,朕不能姑息养奸。”
帝王听到齐元恪提起这件事,他的神情略有些落寞。
“皇上,俗话说青蛙要温水煮。臣君倒觉得不必急于一时。
蓝氏向来为天下礼仪世家,而陛下登基数载,广施仁政,如今天下已慢慢归心……”
“不用再说了,朕已决定这次就和蓝樱解除婚约。”
帝王突然有些动怒,脸色也变得冷漠起来。
“恪哥哥安心在皇宫养好身体,照顾好孩子,等恢复了再回家。不然,朕不好和伯父表姐交代。你好好歇息,朕还有公事,先走了。”
帝王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臣君恭送皇上。”齐元恪起身行礼。
看着帝王离去的背影,不禁叹了口气。
这几年来帝王的变化太大了,这对国家来说,或许是一种庆幸。
但对他个人来说,可能是一场不幸。
已经二十岁了,还没有成婚。
又错过了蓝樱,恐怕难以再找到一个合适的妻主了。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夷陵蓝氏家主蓝英及其女蓝樱,蓝淋等30人,勾结叛军,意图谋反,执迷不悟,朕心甚哀,特判斩立决。”
圣旨一出,天下一片哗然。
谁不知道当年先帝爱女过世,悲痛欲绝,只好立襁褓中的帝王为太子。
同时给他定下了夷陵蓝氏家主长女蓝樱作为未来妻主。
没想到蓝樱居然和叛乱的宁王有勾结,更没想到帝王这么绝情,居然要杀了未来妻主。
大家不禁对这位刚刚二十岁的帝王充满了畏惧,同时也有些风言风语的传了出来:
听说帝王和蓝氏长女本来感情极好,不料蓝氏长女私下养了个小男人,引得帝王发怒。
也有的说是帝王十四岁成年后,去掉了朝堂上的垂帘,终日抛头露面,引得蓝樱不忿。
她才始终不愿意下聘礼,与帝王成亲的,最终引来了帝王的报复。

这注定是不太平的一年。

三月,天龙国以珈蓝国勾结宁王,作乱边境为由,发动了一场征伐战争。

益州徐娇为中路主帅,各州府俱出兵,组成30万大军直奔珈蓝国边境。

镇南王府和靠北王也派出前锋部队,进行压阵。

而兰州瘟疫又再次蔓延,有人就说这是当今皇帝帝位不正,倒行逆施,上天降下的惩罚。

各州府一些地方,开始人心惶惶。

兰州兰家学宫,最近发生了同样的疫情,于是不得不停课。

学宫高层开始行动起来,采取手段检查源头,锁定范围…… 这天,由于停课,兰心和同学们也只好在宿舍待着。

每天没事干,上午就仔细研习爹爹的琴谱,在空中比划着。

剩余的大半天,就拿着一把木剑,认真来练习剑舞。

当不小心碰到一个同学,被告状,罚跪后,兰心也只好在脑子里把各种招式过一遍,不敢再狭小的宿舍再练习了。

当所有人都以为很快就没事了,即将复课时候,又发现了一例。

这次直接是学宫高层,很快,一传十,十传百…… 而小孩子们一直待在宿舍,刚开始还有人送饭。

慢慢的,他们好像被遗忘了。

很多人心里开始不安起来,却也无可奈何。

这些小孩子从小都是学习音乐舞蹈礼仪,哪里懂什么该怎么办?

再哭,再闹,都没人理。

等到连续三天,什么东西没有吃,藏的能吃的都吃完了。

兰心再也忍不住了,他找了把木凳子,开始使劲砸门。

虽然人小力气也小,但求生的欲望促使他不得不继续。

魏陵也跑来帮忙砸,可是很快就没力气了。

门是实木的,很硬。

兰心找到门上比较薄的地方砸,兰心的手都疼了起来,却也不放弃。

因为肚子饿的咕咕叫。

渐渐的,木门有了裂缝,兰心受到鼓励,更使劲砸了起来。

木门被兰心砸出了一个小洞,大半天过去了,小洞越来越大。

终于,兰心挥舞不动了,停了下来。

其他人看着那个洞开始窃窃私语。

“我们终于可以出去了!”

兰心瘫在地上,开心地说。

“不行,我们不可以出去。

老师说外面有瘟疫,不让我们出去。”

一个乖乖男孩不同意。

“那我们也不能再这等死啊。”

兰心大吼道。

回头看到同室的小男孩们虽然一个个饿的皮包骨头,有气无力,却依然遵守学宫的规章制度。

他心里生出了一种悲哀之情。

等他回头看了看魏陵,却见那个一直支持他的魏哥哥也摇了摇头:“我们再等等,如果擅自出去,会挨罚的,也许会被赶出学宫。

毕竟我不姓兰……” “那我自己出去好了,真是一群榆木脑袋。”

兰心从小就没吃饱过,身子瘦瘦小小的,一下子就从洞里钻了出去。

“真是封建礼制毒害人心。”

兰心小声嘀咕着。

穿过长长的走廊,一个人也没见到。

兰心一路到厨房,也没有看到一个人。

到处都是空荡荡的,还有几棵花树被连根拔起。

兰心也不管其他,直接跑到厨房。

厨房里很久没有人来过了,好多食物都馊了,发出难闻的味道。

兰心来到地窖,看到储藏的花酒和一些红薯。

拿过一旁的小刀,削了红薯皮,就生吃了起来,喝了起来。

足足吃了三个红薯才停了下来。

他好像刚刚听到了什么声音,是有什么躲在这里么?

兰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桃花小坞美景依旧,佳人却不见了踪影。

大门紧闭着,一处禁地正有一排排蓬头垢面,有气无力的男子,小男孩在痛苦的呻吟。

有的人已经在那好久没动了,有的还在呻吟:“谁来救救我?”

还有的睁着那双不甘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房顶,心已经死了。

一个身着铠甲的冷面将军正骑马率兵赶了过来,他们都做好了防护,头面都遮住了。

到了学宫,副将低声对将军说:“大人,就是这里,出现了新的疫情,不过已经全面封锁了。”

“烧。”

冷漠的声音响起,士兵们都从后面拿出油料,易燃物品,从大门扔了进去。

将军一声令下,所有的火箭齐发。

将军又轻喝了一声,只见忽然风起,风力助火威更盛。

过了一会儿,只见里面传来一个男子惊慌的声音:“快,走着火了,快救火。”

副将大声说:“是感染者,快杀。”

一个神箭手立即把他射杀。

很快,里面陆陆续续又有了人影晃动,被弓箭手全部杀掉。

火力迅速蔓延,火光映照在人们的脸上,显得格外耀眼。

当这里一片火海被周围的人看见了,想过来时候,却见士兵们上前阻止:“这里出现疫情,为了防止扩散,必须处理掉。”

学生宿舍,当魏陵闻到烟的气味,立即意识到情况不妙。

“起火了!”

魏陵大声喊。

所有的孩子在生命安全真正受到威胁时候,再也顾不得什么清规戒律。

大家赶紧从那个小洞争前恐后地爬出。

由于长期营养不良,所有瘦瘦小小的男孩儿都很顺利地一个个爬了出来。

“往东走,去小河边。”

魏陵灵机一动。

大家立即跑了起来,有的小孩子跑不快了,另一个大的孩子搀扶着他。

离小河不远,魏陵突然闻到一股难闻的味道,似乎是血的味道。

魏陵突然想到父母去世时候,以及他那次无意中走到疫情边缘区域看到的火光。

果然,那里已经有一位骑着高头大马的将军和一队手拿兵器的士兵。

弓箭嗖的一声声,一个个满怀喜悦的男孩子倒在了血泊中。

魏陵在中箭倒下的那一刻,只觉得好疼,闭眼前的唯一念头就是兰心是不是也已经被他们杀死了?

而另一边,兰心听到了地窖里有声音,也立刻警觉了起来。

“谁在那?”

兰心握紧了刚刚削红薯的刀。

走近一看,看到了一个大约十来岁的男孩,正在角落瑟瑟发抖:“有怪物。”

兰心看见是人,立马放松了下来。

“你怎么……”话还没问完,只见角落突然窜出一个满身是血,奇形怪状,长着尖牙利爪的怪物。

一个长长的,强有力的舌头卷走了那个男孩子,只见男孩子惨叫一声,就没了生息。

兰心吓得呆住了,他反应却不慢,一个后空翻来到梯子上,爬了出去。

兰心赶紧盖住了盖子,又推了一个柜子,放在盖子上。

兰心惊魂未定,腿都快吓软了。

他看柜子在摇摇晃晃,怪物在顶着,它马上就要出来了。

兰心赶紧跑出去,他看到了漫天火光,吓得魂不附体。

他转过身赶紧跑向了老师宿舍,他觉得可能跑不掉了,死也要和爹爹死在一起。

小说《女尊之天香花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在浩瀚无边的沙漠中,到处都是黄沙,地面只有几株顽强的植被。

远处,来了一大一小两匹骆驼,慢慢地走着。

“师父,您怎么样了?”

两人离开了徐州,鬼公子把手下的不死生物封印了起来,连魏陵最贴身的鬼武士也被师父赶到一个隐蔽的山洞中,贴上了符纸。

两人乔装改扮成一对父子,而鬼公子一直用面罩遮住了头,魏陵也没看清他的样子,只大致看到他下巴布满的黑色纹络。

魏陵本能感觉那场大战师父肯定还没恢复过来,有些担心。

“得尽快赶到不死之地,那里浓郁的鬼气能助我回复元气。

你也能在那里得到最好的修炼。”

鬼公子声音很嘶哑。

“那师父我们快点吧。”

魏陵一直因为自己的冒失,引起了这场灾难,所以很自责。

“好。”

两人一挥鞭子,骆驼也加速跑了起来,扬起阵阵尘土。

而他们的身后,是越来越远的人类聚居地。

栎阳,镇南王府中,蓝心也在侍从们的服侍下,换上了华丽的黑色长袍,胸前同样是飞天黑虎的图案,看上去很威武。

星允给蓝心梳着头发,不禁夸赞说:“殿下的头发发质很好。”

蓝心也觉得这个男孩子比自己大了几岁,礼貌学识修养都很出色,不知道怎么会来王府当侍从呢?

星允的动作很轻柔,很快就给蓝心梳好了头发,发间插上了一根白玉钗:“殿下,这根玉钗是王君特意吩咐,给您戴上的。”

蓝心听到这句,心里不由地欢喜,看到王君对自己肯定也是重视的。

但想到星允竟然是王君的人,心里又对他渐渐有了疏离。

“这个钗子很漂亮,我很喜欢。”

蓝心心里这样想,面色却很开心。

这时候,一位气质高冷的青年男子走了进来,他看见了身着黑虎袍的蓝心,屈膝行了礼:“小臣参见王女殿下,太王君请您过去。”

“好的,劳烦带路。”

蓝心整了整衣服,觉得这衣服质地很好,而且也做的很方便,虽然颜色深了点,却很喜欢。

前面的青年男子带着路,蓝心带着星允也一路跟着。

蓝心看到听风楼的布置很单一,清一色银白色,非常的干净,似乎带着一阵冷意。

一路上也碰到人也不多,一看这里的主人就很爱安静。

来到听风楼大厅外,就看到一些蓝衣侍在门口静立着,青年男子说了声:“请随我进来吧,太王君在里面等着你呢。”

蓝心应了声,就跟着进了大厅。

一进门,就看到了上首坐着一个男子,清冷高贵,身着银白色凤凰图案的男子常服,看上去面无表情。

旁边蓝随风也很文静的站着,跟之前开朗的他判若两人。

蓝心看到这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上前弯下身,拱了拱手,说道:“蓝心拜见祖父。”

听到儿童特有的清脆声音,让凤卿尘抬头看了看蓝心:“不必多礼,你刚回家,来,坐下。”

蓝心坐在椅子上,又看了看祖父。

这个男子气质高贵,看上去冷若冰霜,保养的很年轻,这真的是自己祖父?

“看什么?”

“看祖父。”

“看祖父什么?”

“觉得很亲近。”

凤卿尘还是第一次听晚辈说自己很亲近,又看见眼前孙女眼神清澈,很明显是肺腑之言,不由得对她也多了几分亲近。

“刚回来,一会去见见你父君,他会教导你成为一个合格的王女,以前一些不干不净的东西和人,就不要再留恋。”

凤卿尘声音很清冽,靠近他就好像靠近冰冷的寒冰,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蓝心听到祖父的训话,也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心情有些沉重。

但还是点了点头:“祖父放心,孙儿会好好学习。”

“来人,把我最新炼制的清心符给阿九一张。”

话音刚落,带蓝心进来的青年男子就捧着一个白色的盒子。

蓝心接过盒子,马上起身又行礼:“多谢祖父。”

“你退下吧,我还有事。”

凤卿尘说完就离开了座位,蓝随风也快步跟上,随着走进了后堂。

蓝心拿着盒子走了出来,见星允还在那里,就把盒子递给他:“我们接下来去哪啊?”

星允接过盒子,对她说:“殿下,太上王君最近正在闭关修炼,我们接下来去见王君吧。”

“好吧,你带路。”

“星允,太上王君是谁啊?”

蓝心听说王府还有个太上王君,好奇的问。

“太上王君是镇南王的祖父,是殿下的曾祖父,最近闭关研习佛法。”

星允笑着说。

“那王君怎么样?

好说话吗?

我怕一会见了他出了什么差错?”

蓝心通过之前的了解,也知道了太上王君整天吃斋念佛,太王君一看就是个不爱管事的,清心寡欲的人。

王府大权肯定是王君在管着,心里想到要见自己名义上的父亲,有些忐忑不安。

“殿下放心,王君为人最是宽容大度了。

不过王君最重视礼仪规矩,殿下还是第一次给王君留个好印象最好。”

“嗯嗯。”

这样两人说着话,就来到了玉香阁。

玉香阁的风格和听风楼差异挺大的,这里更多的是亭台楼阁,绿水假山。

再看看,有好多题字,诗画之类的,一看就知道王君是个爱好文学的人。

看到一个清俊的男子正端着一个盒子朝这边走着。

那男子也看见了蓝心一行人,屈膝行了礼:“殿下,您来了,王君在里面。”

来到正厅,就闻到一股茶香,蓝心中想起之前喝茶水闹肚子的事情,轻轻地皱了皱眉头。

“来了。”

一进来就听到一个温润好听的男声,蓝心觉得亲近至极。

“蓝心拜见父君。”

蓝心记得蓝随风和星允的话,很有礼貌地先行了礼。

“免礼。”

蓝心看到原本上坐的男子站起来,扶住了自己。

感觉到那双如玉的素手很温暖,蓝心一抬头就看到那双充满柔情的眼神。

这个青年男子头上戴着一条精致的抹额,容貌绝美,性格温柔,为人谦和,气质如玉般干净无瑕,让蓝心一下子就喜欢上了他。

“孩子,你在外面受苦了。”

齐元恪见到了朝思暮想的女儿,眼底满是自责和激动。

小说《女尊之天香花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魏征眼看着主子今天有些热切,虽然觉得很奇怪,不明白主子的用意,但还是决定对这个新的王女以后多多照顾。

齐元恪仔细打量蓝心,发现她长得比栎阳一般同龄女孩要瘦小,想到打听到她的经历,只觉得又痛心又自责。

“来,坐下,陪父君说会话。”

齐元恪坐好后,轻轻抿了一口茶,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内心。

蓝心也坐好后,发现了手边桌子上摆了一杯热茶,闻着茶香袭人,一闻就觉得心情舒畅。

和之前徐州茶摊喝的茶,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蓝心见父君拿了好茶招待自己,也不好拒绝。

有心讨好他,这样自己和爹爹在王府里的生活也就有保障了。

蓝心也学着齐元恪的样子,轻轻地喝了一口。

温热的茶水顺着喉咙咽了下去,让人心肺都觉得暖洋洋的,享受极了。

“灵雾茶是我娘家特产的,喜欢的话,送你一些。”

齐元恪很满意女儿的样子。

“嗯嗯,好茶,多谢父君的美意。”

蓝心也很开心的接受了,自己不喝还可以用来招待客人嘛。

“以后我就让星允去照顾你,你明天再给自己挑个侍卫。

生活上有需要,尽管来找我。

至于修炼上,你母王会安排,你要多听她的话,努力训练。”

齐元恪平静了心情,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和往常一样。

“嗯嗯,父君放心,有需要我会和您讲的。

三姨也给我说过,我会努力跟着母王修炼,听三姨说母王为人可温柔了。”

蓝心连忙说。

“那就好,我让星允带你去天香阁,你以后就住在那里。

今天先回去休息,明天早起和族中兄弟姐妹一起上课。”

齐元恪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三姨说你母王为人可温柔了?

呵呵,明天就知道你母王的温柔了。

“父君,那女儿先告退了。”

蓝心起身行了礼,就退了出去。

齐元恪命人给蓝心装了些灵雾茶,让星允给她带回去了。

蓝心从玉香阁出来,也总算舒了一口气,总算见完大boss了。

一路跟着星允来到天香阁,星允问道:“殿下,我们要去侧君那见见他么?”

“爹爹?

爹爹在么?

我们去看他吧!”

蓝心听说可以见到想念已久的爹爹,很兴奋。

两人一路来到了桃心院,只见这里环境不大,却种满了各种花树,浓郁的花香让蓝心陶醉极了。

一进到院子,就看到正在亭子里抚琴的兰诚儿,蓝心看到爹爹身着粉色华丽的服装,画着淡淡的妆容,看上去精神不错。

“爹爹,爹爹。”

蓝心和刚刚沉稳的小大人判若两人,一下子快跑过去。

兰诚儿听见了熟悉的声音,也停下了琴声。

蓝心扑到兰诚儿怀里,抱住了他,觉得幸福极了,不由得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兰诚儿也搂住了女儿,看她换上了女装,变成一个小大人,也觉得苦尽甘来:“别哭了,女孩子要坚强,不可以随便掉眼泪,被别人笑话。”

蓝心听爹爹擦干了眼泪,兰诚儿习惯性的拍了拍蓝心的后背想安慰她,却见女儿刚止住的眼泪又落了下来:“爹爹,疼。”

“怎么了?”

兰诚儿急忙问道。

“之前在武学院武比,虽然侥幸赢了,但也受伤了。”

蓝心想起这段时间受得委屈,就难受,扑在爹爹怀里撒娇。

“让爹爹看看。”

兰诚儿一把拉过女儿,把背后的衣服稍稍往下一拉,就看到了还未痊愈的疤痕,心疼的摸了摸蓝心的脸,安慰她。

一边的星允也看到了,忙叫门外的蓝衣侍从去通知王君,叫王府的医师过来。

兰诚儿看见蓝心盯着自己的琴,想起之前的教导她要好好练琴,将来继承自己衣钵的话,他伸手挡住了蓝心的眼睛。

“还记得爹爹给你说过,女孩子以什么为荣么?”

“记得,习武从军,保家卫国。”

蓝心理所当然的忽略了前一句学文的那句,毕竟自己是不可能学文的。

“记得就好。”

“爹爹,”蓝心忽然从兰诚儿腿上下来,脸色一白。

“我刚刚在父君那喝了点茶,会不会闹肚子?”

“没事,爹爹给你拿一杯花酒,压一压,不会有事的。”

兰诚儿命随身侍从去自己房里拿。

很快医师就来了,当医师查看了蓝心背上伤,就拿出上等的外伤药给蓝心抹了点,又开了内服的补药,仔细叮嘱了一番,就离开了。

蓝心很晚才回去自己的天香阁,正好也不远,就在隔壁。

眼见这里也有一些美丽的花树,蓝心觉得很舒心。

今天太累了,也没有再好奇地去转转,很快就洗了洗,上床休息了。

在自己的地盘,蓝心回想自己前段时间还在外面流浪,现在一下子成了贵族王女,心情五味陈杂。

这夜,玉香阁,齐元恪回想起下午听到医师禀报,蓝心的身体状况和伤势,觉得心情很复杂。

当初看到兰诚儿第一眼,就认出来他就是当初万花宫那个柔弱男子。

齐元恪觉得真是造化弄人,自己随手抱的女婴竟然也是妻主的女儿。

蓝随平三岁时候,遭到影族的谋害,虽然算是替心儿挡了一灾,但是影族依然逍遥法外。

如今,女儿虽然回来了,但自己却不能与她相认,危险还在暗处,不得不防啊。

今天见到女儿,自己情绪也有些没控制住,真是太不应该了。

齐元恪暗下决心,以后还是和心儿保持距离,为了她的安全。

这样的状态其实也很好,心儿就在自己眼下,自己也能教导她,不至于再让她走上歪路。

第二天,早上天还未大亮,蓝心就醒了,长期的生物钟让她习惯早起。

起来伸了伸懒腰,很快门口就传来星允的声音:“殿下,您醒了么?

还早呢,要不再睡一会?”

“不了,我要起床了。”

“那我让人进来伺候您梳洗。”

“好。”

很快,一个蓝衣侍从就端了一盆水,蓝心自己也很快的穿好了衣服,毕竟昨天她已经研究过了。

洗好了,星允过来给她梳好了头发,插上玉钗,蓝心收拾好就问:“星允,我今天有什么安排吗?”

小说《女尊之天香花神》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