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离婚后,总裁收到三宝验孕单

离婚后,总裁收到三宝验孕单

沈星落薄北城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沈星落被迫嫁进薄家做冲喜新娘,外人都说她这个植物人老公活不了多久,于是她掰着手指头数着薄北城离开的日子,谁料有一朝把她老公给盼醒过来,逮着她骂心机女?这没情没爱的日子怎么过?她甩出离婚协议要求薄北城还她自由,这男人却不紧不慢地把她偷偷藏起来的验孕报告单拿出来,亮在她的眼前,似笑非笑道:女人,偷了我的种就想跑?休想!

主角:沈星落薄北城   更新:2023-09-28 10: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星落薄北城的美文同人小说《离婚后,总裁收到三宝验孕单》,由网络作家“沈星落薄北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星落被迫嫁进薄家做冲喜新娘,外人都说她这个植物人老公活不了多久,于是她掰着手指头数着薄北城离开的日子,谁料有一朝把她老公给盼醒过来,逮着她骂心机女?这没情没爱的日子怎么过?她甩出离婚协议要求薄北城还她自由,这男人却不紧不慢地把她偷偷藏起来的验孕报告单拿出来,亮在她的眼前,似笑非笑道:女人,偷了我的种就想跑?休想!

《离婚后,总裁收到三宝验孕单》精彩片段

叶城第一首富薄北城一个月前意外车祸重伤,昏迷不醒,薄家请来不少名医救治,都断定醒来的机率非常渺茫,命不久矣。
薄老太太向来迷信,听说找来一个八字极其旺他的富家千金,下了重礼要娶她替薄北城冲喜,希望可以发生奇迹。
这场豪华盛大的婚礼,正在今天举行。
众目睽睽下,沈星落穿着昂贵的礼服,披着圣洁的白色头纱,孤零零地站在神父的面前:“沈星妮,从今天开始,你便是薄北城的妻子,不管你的丈夫是贫困富有,生老病死,你都必须对他忠贞不二,不离不弃,你愿意吗?”
在各种各样的目光之中,沈星落静默了将近一分钟。
她的反应让沈家一家如坐针毡,让薄老太太慈祥的脸上露出不悦。
紧接着,沈星落的行为更是令场上的人一阵惊呼。
她把头顶的白纱用力地一揭,抬手往脸上扯。
只见她手上扯出一块人皮面具,面具之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疤暴露在人前。
场上瞬间议论纷纷。
“不是说沈星妮是个大美女吗?怎么是个丑八怪!?”
“岂有此理!北城虽然已经变成植物人,但他身份何其尊贵?娶这样的丑丫头进门也太寒碜了!”
众人对着沈星落和沈家人指指点点。
沈家人脸色全都变了,却没有人敢站出来给薄家一个交代。
因为他们都知道,这是何月仙的阴谋。
何月仙为了薄家丰厚的礼金,上赶着要让女儿嫁给薄家。
可她哪里舍得宝贝女儿嫁给一个将死之人?于是给薄老太太递去了老公侄女的八字,没想到却死猫碰着瞎耗子,算命的大师说沈星落的八字和薄北城的非常相配,是薄北城的福星!
薄老太太听后非常高兴,爽爽快快地就订下了这场婚事。
因为害怕薄家嫌弃沈星落样貌丑陋,何月仙便花钱替沈星落造了一个人皮面具,假扮成沈星妮的模样想要蒙混过关。
反正那簿北城只是个不省人事的废物,哪里能察觉自己的老婆是个丑八怪?
没想到,沈星落竟然在婚礼上会当众把自己丑陋的面貌坦露于人前,直接揭发了何月仙的完美计划。
何月仙假装关怀地道:“你要做什么?这是你和北城的婚礼,你要亲手毁了自己的婚礼吗?”
她眼神里的警告,沈星落看得一清二楚。
无非就是告诉自己,如果毁了这场联姻,她就会拔掉爸爸的氧气管!
如果是以前,沈星落可能会屈服,但昨天晚上她却无意间听见叔叔和婶婶的那番对话,得知一个月前自己失掉处子之处那一夜竟然是叔婶一手策划的毒计,她就横下心要脱离对方的掌控!
她毅然而坚定地看向薄老太太,诚恳地鞠了一躬:“对不起,薄老太太,是我和我的叔叔婶婶欺骗了您,他们为了薄家的礼金,用我爸爸的性命迫我假扮成沈星妮嫁给薄少爷,事实上,我叫沈星落,是他们的侄女,我的父亲是多年前就受伤昏迷的沈重光!”
沈重光一家仨口当年被绑架,惨遭劫匪撕票,都说他们一家人无一幸免,没想到沈重光没死,而他的女儿还活到这么大,只不过这张丑陋的脸容确实令人不敢恭维。
场上一片哗然。
离了个大谱啊,沈家真是不折不扣的骗子!
薄老太太目光转移到沈重华和何月仙身上,眼底的目光带着几丝厌恶。
可是很快,她又转眼重新审视着不卑不亢的沈星落。
她左脸颊虽然有着难看的伤疤,可那双清澈的眼睛水灵水灵的,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可人。
如果没有这伤疤,说她是个大美人,一点都不为过。
难得的是,她身上有一股诚恳和坚韧的气质,令薄老太太心生了几分欣赏。
其实,婚礼前她已经暗暗做过调查,沈星落的真实身份,她已经了如指掌。
之所以不揭穿,是因为算师的大师说,娶了她,她的宝贝孙子便有醒过来的希望!
还有什么比他孙子的性命更加重要的?在生命的面前,出生、容貌,任何的条件都不值得一提。
薄老太太淡定地站了起来,问沈星落:“你控诉你叔婶以你爸爸威胁你替嫁到薄家,现在你当众揭穿你叔婶的计谋,难道你现在就不顾你爸爸的性命了?”
沈星落眼里多了一分恳请:“所以我想跟薄老太太做一个交易。”
薄老太太眼底露出讶异,把这种交易摆在明面上说的,她还真的少见。
她声音故意一沉,严肃道:“你说来听听。”
“薄家我照嫁不误,但老太太必须帮我把爸爸从沈家人手中救出来,至此之后,我跟沈家毫无瓜葛,今后无论他们请求薄家任何事,薄家都可以不予理会。”
沈星落此话语一出,立马引来哄堂的嘲笑和辱骂:你这个丑女人真当你自己是根葱了?就算薄北城变成了植物人,但薄家要找到一个满意的媳妇还是很容易的,毕竟有钱能使鬼推磨!
薄老太太却陷入了沉思,条件好的女人纵然很多,可是八字跟北城绝配还能令他有醒过来可能的,却只有沈星落一个。
“好,我答应你!”
月夜清冷,银辉洒进偌大的房间,落在席梦思床上。
床上躺着的男人一身白色西服,包裹在服饰之下的身躯高大而健硕,根本看不出与常人的异样,只是那张惊为天人一般英俊的脸容,泛着病人该有的苍白,薄削的双唇轻抿,入鬓的英眉略蹙,仿佛在控诉不满,即使眼睛闭合,仍能感受到他身上压迫的气场,能想象出这个男人昏迷前威严而霸气的样子。
沈星落坐在他的床边,看着自己的新婚丈夫,心情又悲又喜。
喜的是,她终于摆脱了沈重华夫妇的操控,离开那个令她绝望的沈家,何月仙纵使再不甘,也只能在薄老太太的逼迫下交出了她的爸爸,薄老太太将她爸爸安排进了北城一家顶级的私家医院里安置稳当。
悲的是,她必须信守承诺,从沈家那个牢笼搬到了薄家这个高庭深院里,往后余生,视前这个陌生的男人为自己的丈夫,不离不弃。
但纵使如此,沈星落亦无悔无怨,至少她和爸爸不用朝不保夕。
她握起薄北城安放在被窝里的手,这双男人的手,略略的粗砺,哪怕现在软弱无力,仍给人一种无形的力量感。
“薄先生,余生请多多指教。”沈星落轻轻地说道。
还好她嫁的是一个植物人,要不然让她跟一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同床共枕,做着最亲密的事,她还真的不能接受。
想着想着,她突然出现错觉,她竟然感觉男人的手紧紧回握住了自己,像是在给自己回应。
不,这哪里是错觉,分明是真的!
她看着男人的修长的五指弯曲着,将她的小绵掌一整个包裹住,惊奇得瞪大了眼睛。
“来……来人!薄北城好像要醒了!”
大深夜,薄家庄园的人进进出出,一大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赶来围在薄北城的床前为他了一次全面的检查。
当他们为首的那位医学资深教授得出薄北城的动作只是肌肉抽搐引起来的正常动作时,沈星落突然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
是她大惊小怪了,惹得他们那么大的阵象,实在有点抱歉。
可薄老太太却喜出望外,她认为这是薄北城将要醒过来的征兆,也更加的认定,沈星落的到来,给孙子的醒来带来曙光,否则为什么孙子出车祸后躺了一个月连手指头都不会动一下,却在沈星落嫁进薄家的第一夜,就会用力握住她的手呢?
看来,孙子很喜欢她替他做主娶的这个媳妇!
接下来的一段时光,沈星落都在尽职尽责地照顾这位丈夫。
过去那么多年,她一直都有亲力亲为地照顾自己的植物人父亲,所以她对薄北城的料理也十分熟练周到。
她良好的表现为她招来了薄家不少佣人的好感,也让薄老太太对她越来越满意。
她丑陋的容貌似乎慢慢地被这里的人接受,佣人们会和善地称她一声“少奶奶”。
跟她昏迷十年的父亲不一样的是,薄北城的病情进展跟她的付出成正比。
从肌肉的抽搐反应,到手脚下意识地弯曲和摆动,直到有一天清晨,沈星落在睡梦中醒来,睁开惺松的眼眸。
一眼便坠进一潭墨黑的深渊里。
他的眼神很冷,如冰窖,让她浑身一颤,然后条件反射地从床边退了出去,几乎是连爬带滚地跌落在床底。
他醒了!他真的醒了!
她惊讶地看着床上睁开了双眼的男人,观察着他。
可他的眼睛虽然睁着,却似乎没有聚焦。
沈星落想起从前了解过关于植物人的知识,部分这类的病人会无意识地睁开眼睛。
她抬手,在他的面前摇晃了几下,他眼皮都不掀动一下。
这正好印证了她的认知,沈星落松了一口气。
暗自庆幸他并不是真的醒过来,否则,她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位素不相识的丈夫。
可是她的“庆幸”很快就遭到了报应。
沈星落正要帮他盖好滑落的被子,突然手腕一紧,钻心的疼痛涌上她的头脑之时,一把沉沉的磁音在房间里响起。
“你是谁?滚开!”
这嗓音冷得仿佛来自于地狱,而且还似曾相识!
沈星落狠狠地打了个颤,眼睁睁的看着床上的男人就那么站了起来。
男人身材魁梧挺拔,几乎把她整个人笼罩住,霸道可怕的气势给她深深的震慑感。
沈星落此刻说不出话来。
心里有一个疑问让沈星落了忘记此刻手上的疼痛和心理的畏惧,她魔征了一般对薄北城说:“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把声音,多么的像那天夜里将她强占的男人!
俩个月前,她被婶婶骗到一家高级酒店去,被她收买的服务员下了迷药,拖进了客房里,差点沦为油腻中年富商的床上玩物。
她拼尽全力逃了出去,却没想到刚刚逃出虎口,又落入一个陌生男人的魔掌中。
被蹂躏一夜的她醒过来后,发现强占她的男人,早就已经逃之夭夭。
想起那一夜的屈辱和痛苦,沈星落暗暗咬了咬牙。
薄北城斜飞的英眉微微蹙起,看着她的眼神分明的陌生和厌恶。
他不想跟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房间的丑女人废话,喊来助理和佣人,在了解过自己车祸昏迷的俩个月里发生的所有事后,他看沈星落的眼神更是多了几分鄙夷。
在他心里,她就是个为了钱财才嫁给他的捞女,哪怕这一个月以来的全心全力照顾,都只是觊觎他的钱财而已!
而沈星落此刻已经平复好了心情,也用一种复杂的目光审视着他。
以薄北城这样的条件,他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人尚且有相似,更何况是声音呢?
他应该不会是那天晚上如狼似虎的男人。
此时,耳畔响来男人冷情的一句:“离婚,你开个价。”
他绝对不允许自己身边莫名奇妙地多出一个目的不纯的女人!
他高高在上的态度,无形地将沈星落置于一种低贱如泥的位置。
沈星落反感他的态度,这让她想起自己在沈家的这些年,被叔婶堂姐欺负凌辱的一切!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勇气,她说:“你婚内财产的一半。”
既然他认定她是贪财的女人,那么她就坐实他这个想法!
薄北城眼里跃出一丝火光:“丑丫头,不要敬酒不喝喝罚酒!”
沈星落轻蔑一笑:“怎么?舍不得你的钱吗?那刚才又何必说得那么豪气让我开价?”
随即,她又补充:“我不会离开薄家的,除非老太太开口请我走。”
其实,她不愿意离开,有俩层原因。
一是因为婚礼那天她和老太太的交易,老太太救出她爸爸,她一心一意当薄家的媳妇。
二是婚礼那天她彻底得罪了叔婶,如果此时被赶出去,她的叔婶会放过她和爸爸吗?
她现在连保护自己和爸爸的能力都没有,又谈何去夺回叔婶手上属于自己的一切?
薄北城的俊脸阴沉如霜:“你这是在拿奶奶压我?”
沈星落:“你说是就是吧!”
她不屑于跟他解释!
“把她给我扔出去!”他从牙缝里绷出这句。
一旁边的玉婶看见事态紧张,立马上前阻止:“少爷,少奶奶她扔不得啊!您不知道老太太有多喜欢她,要是您把她赶走,老太太回来一定会很生气的。”
房内的其他几位老佣人,也纷纷为沈星落求情。
薄北城脸上逐渐露出不可思夷的表情。
他到底是昏迷了俩个月,还是俩个十年?
怎么一醒来这些人一个个要造反了?
他冷笑着嘲讽沈星落:“你一个十八岁的姑娘,城府挺深!”
不单讨得他奶奶欢心,还笼络了整个薄家的佣人,这更从侧面证明,沈星落的手段了得!
沈星落怎么会听不出他话里的讽刺,不怒反笑道:“谢谢夸奖,手段再高也不及你这个老男人。”
薄北城十七岁便力压众亲成为丰凌集团的掌舵人,用短短的五年将丰凌集团变成市价千亿的跨国公司,这些年只要他涉足的行业,无一被他搅得腥风血雨然后彻底垄断,商界奇才、狠辣无情、雷厉风行都是他的代名词,整个北城没有人敢跟与他为敌。
她跟他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薄北城的脸色已经黑得没法子看了。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用“老男人”这三个字来形容才二十五岁的自己。
顷刻,他冷笑出声:“你别后悔自己的决定!”
“玉婶,把她关进西院。”
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是不会知难而退的!
玉婶听了,脸色一变。
西院是薄家庄园角落里的一隅,那地方已经十多年没有人居住了,阴深恐怖,还养了俩条恶犬……
这少奶奶纤瘦得像纸片人,要是把她关进去跟那俩条恶犬居住,跟要她的命没区别啊!
可他的话就如命令,从来没有人敢违抗。
玉婶和佣人只向沈星落递去一抹同情的目光,将她带走。
所有人都以为,沈星落在西院里绝对呆不过一分钟,便会哭着喊着求薄北城放她出去。
岂料西院那边一直没有消息。
夕阳西下,看守西院的保安匆匆而来,脸上神色焦急。
“少爷,不好了!”
薄北城此时刚刚在书房里跟公司的人开完视频会议,内容想必不太平和,因为他眉梢之间带着一股肃刹。
薄北城抬起眸,目光落在保安身上,这才想起那个丑女人的事。
他抬手看腕表,呵呵,不错,她竟然在里面呆了一个小时!
他嗓音冷漠:“怎么?她求饶了?”
保安连忙摇头:“不是……保罗和希腊被少奶奶刺死了!”
薄北城英眉一挑,眼里的神色达到了“惊异”的程度。
保罗和希腊是他按特种兵犬的标准养出来的,强悍恶猛骁勇善斗,就连彪型大汉都不是它们的对手,虽然它们垂垂老矣但也不至于斗不过一个弱女子,沈星落是怎么将它们刺死的?
薄北城霍地从椅子上立了起来,向西院的方向步去。
玉婶和张婶交递一个眼色,都颤颤巍巍的。
保罗和希腊不单是少爷的爱犬,更是少爷当年初回薄家时唯一的玩伴,沈小姐竟然把它们给杀死了!
少爷肯定不会放过沈小姐的!
等薄北城走出大门,玉婶立马拔通了华山寺的电话。
而此时此刻,沈星落浑身是血地躺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刺鼻的腥臭味萦绕在她的周围,冲得她直想吐,可她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那把匕首,生怕下一秒还会继续冲出几条恶犬来将她包围,将她啃得骨头都不剩下。
她不能死,死了,谁来照顾她爸爸?谁帮她去夺回叔婶手中的一切?
在沈星落筋疲力尽快要失去意识时,一阵带着的脚步声从远而近。
映在她眼眸里那片阴黑的天空和枯黄的树叶,突然被一张如修罗般的脸庞遮挡。
薄北城俯视着脚下的女人,她的衣服被咬得破破烂烂,伤口浑身上下都是。
苍白的唇瓣干裂,微微启着,仿佛想要斥诉什么,那双清澈的眼眸没有了光芒,却仍折射着一股强烈的倔劲,长发凌乱如草,搭在她左脸颊,掩饰住了她的疤痕,她的脸容在浅淡的月光下显得凄惨而艳丽。
薄北城环视了情形惨烈的前院一圈,看得出来,刚才她跟保罗希腊经历过一番激烈的博斗,不是她死,就是它们死。
求生欲,是人的本能。
脑海里,划过一幅残破不堪的画面,他仿佛在她的身上,看见那个年少时的自己……
曾经他也被关在一个地狱一般的地方,每天唯一如履薄冰的目标就是活下去……活下去……
被他刻意尘封的记忆,竟然因为眼底下这个丑丫头的一记目光被撕开了一条裂缝,钻入他的脑海。
薄北城眼底的寒意裹挟了几分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
良久,薄北城终是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对她采取更严酷的措施。
只冷冷地撇下一句“把保罗和希腊好好下葬”便扬长而去。
后面发生什么,沈星落都不知道了。
因为那晚过后,她昏迷了足足一周。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耳畔传来薄老太太的声音。
“赵医生,你好生看顾着星落,要是她醒过来第一时间通知我。”
赵医生殷勤地答应着。
“奶奶……”沈星落虚弱地喊了一声。
薄老太太又惊又喜,立马坐到她的床边握住她的手:“星落,你可终于醒过来了!你昏迷的这一周奶奶都担心死喽!”
她说着,要扶沈星落起来。
沈星落却下意识地一躲,这一动,浑身都疼。
薄老太太以为她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惭愧地道:“星落,您别生奶奶的气,北城醒来的那天,我刚好在华山寺闭关祈福,我没有想到他会对你做出那么狠的事,所以才让你受了这样的苦,以后我一定会让北城好好待你,你就安心留在薄家吧。”
面是对薄老太太的一番宽慰,沈星落里却没有一丝的安心。
原本她以为,留在薄家起码可以寻得一分庇护,但她现在发现,薄北城才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她提出想离婚,可薄老太太却说她是薄北城的福星,她正经八经娶回来的孙媳妇,以后不允许她提“离婚”俩个字。
薄老太太对她虽然慈和,可在离婚这件事上,明显没有商量的余地。
沈星落沉默了下来。
薄北城太狠了,令她有一种与狼共舞的危机感。
那天是她侥幸,用她常年带着身上的自制草药包去麻痹了那俩条恶犬的神经,她才能抓住一线生机,将它们反杀。
万一下次,他对她采用更狠的方式呢?她还能靠什么去抵御?
她不能任由自己的小命交代在他的手上。
沈星落在心里默默地打算着,她要离开薄家。
等薄老太太离开她的房间,她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向玉婶打听了薄北城的去处。
玉婶告诉她,薄北城在书房,又警惕地问她要做什么,暗示她暂时不要再去惹少爷,否则又要出事。
薄北城十七岁便力压众亲成为丰凌集团的掌舵人,用短短的五年将丰凌集团变成市价千亿的跨国公司,这些年只要他涉足的行业,无一被他搅得腥风血雨然后彻底垄断,商界奇才、狠辣无情、雷厉风行都是他的代名词,整个北城没有人敢跟与他为敌。
她跟他比,真是小巫见大巫!
薄北城的脸色已经黑得没法子看了。
他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有人用“老男人”这三个字来形容才二十五岁的自己。
顷刻,他冷笑出声:“你别后悔自己的决定!”
“玉婶,把她关进西院。”
不给她点颜色看看,她是不会知难而退的!
玉婶听了,脸色一变。
西院是薄家庄园角落里的一隅,那地方已经十多年没有人居住了,阴深恐怖,还养了俩条恶犬……
这少奶奶纤瘦得像纸片人,要是把她关进去跟那俩条恶犬居住,跟要她的命没区别啊!
可他的话就如命令,从来没有人敢违抗。
玉婶和佣人只向沈星落递去一抹同情的目光,将她带走。
所有人都以为,沈星落在西院里绝对呆不过一分钟,便会哭着喊着求薄北城放她出去。
岂料西院那边一直没有消息。
夕阳西下,看守西院的保安匆匆而来,脸上神色焦急。
“少爷,不好了!”
薄北城此时刚刚在书房里跟公司的人开完视频会议,内容想必不太平和,因为他眉梢之间带着一股肃刹。
薄北城抬起眸,目光落在保安身上,这才想起那个丑女人的事。
他抬手看腕表,呵呵,不错,她竟然在里面呆了一个小时!
他嗓音冷漠:“怎么?她求饶了?”
保安连忙摇头:“不是……保罗和希腊被少奶奶刺死了!”
薄北城英眉一挑,眼里的神色达到了“惊异”的程度。
保罗和希腊是他按特种兵犬的标准养出来的,强悍恶猛骁勇善斗,就连彪型大汉都不是它们的对手,虽然它们垂垂老矣但也不至于斗不过一个弱女子,沈星落是怎么将它们刺死的?
薄北城霍地从椅子上立了起来,向西院的方向步去。
玉婶和张婶交递一个眼色,都颤颤巍巍的。
保罗和希腊不单是少爷的爱犬,更是少爷当年初回薄家时唯一的玩伴,沈小姐竟然把它们给杀死了!
少爷肯定不会放过沈小姐的!
等薄北城走出大门,玉婶立马拔通了华山寺的电话。
而此时此刻,沈星落浑身是血地躺在冰冷潮湿的地面上,刺鼻的腥臭味萦绕在她的周围,冲得她直想吐,可她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那把匕首,生怕下一秒还会继续冲出几条恶犬来将她包围,将她啃得骨头都不剩下。
她不能死,死了,谁来照顾她爸爸?谁帮她去夺回叔婶手中的一切?
在沈星落筋疲力尽快要失去意识时,一阵带着的脚步声从远而近。
映在她眼眸里那片阴黑的天空和枯黄的树叶,突然被一张如修罗般的脸庞遮挡。
薄北城俯视着脚下的女人,她的衣服被咬得破破烂烂,伤口浑身上下都是。
苍白的唇瓣干裂,微微启着,仿佛想要斥诉什么,那双清澈的眼眸没有了光芒,却仍折射着一股强烈的倔劲,长发凌乱如草,搭在她左脸颊,掩饰住了她的疤痕,她的脸容在浅淡的月光下显得凄惨而艳丽。
薄北城环视了情形惨烈的前院一圈,看得出来,刚才她跟保罗希腊经历过一番激烈的博斗,不是她死,就是它们死。
求生欲,是人的本能。
脑海里,划过一幅残破不堪的画面,他仿佛在她的身上,看见那个年少时的自己……
曾经他也被关在一个地狱一般的地方,每天唯一如履薄冰的目标就是活下去……活下去……
被他刻意尘封的记忆,竟然因为眼底下这个丑丫头的一记目光被撕开了一条裂缝,钻入他的脑海。
薄北城眼底的寒意裹挟了几分道不清说不明的情绪。
良久,薄北城终是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对她采取更严酷的措施。
只冷冷地撇下一句“把保罗和希腊好好下葬”便扬长而去。
后面发生什么,沈星落都不知道了。
因为那晚过后,她昏迷了足足一周。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耳畔传来薄老太太的声音。
“赵医生,你好生看顾着星落,要是她醒过来第一时间通知我。”
赵医生殷勤地答应着。
“奶奶……”沈星落虚弱地喊了一声。
薄老太太又惊又喜,立马坐到她的床边握住她的手:“星落,你可终于醒过来了!你昏迷的这一周奶奶都担心死喽!”
她说着,要扶沈星落起来。
沈星落却下意识地一躲,这一动,浑身都疼。
薄老太太以为她怪自己没有保护好她,惭愧地道:“星落,您别生奶奶的气,北城醒来的那天,我刚好在华山寺闭关祈福,我没有想到他会对你做出那么狠的事,所以才让你受了这样的苦,以后我一定会让北城好好待你,你就安心留在薄家吧。”
面是对薄老太太的一番宽慰,沈星落里却没有一丝的安心。
原本她以为,留在薄家起码可以寻得一分庇护,但她现在发现,薄北城才是世界上最危险的人!
她提出想离婚,可薄老太太却说她是薄北城的福星,她正经八经娶回来的孙媳妇,以后不允许她提“离婚”俩个字。
薄老太太对她虽然慈和,可在离婚这件事上,明显没有商量的余地。
沈星落沉默了下来。
薄北城太狠了,令她有一种与狼共舞的危机感。
那天是她侥幸,用她常年带着身上的自制草药包去麻痹了那俩条恶犬的神经,她才能抓住一线生机,将它们反杀。
万一下次,他对她采用更狠的方式呢?她还能靠什么去抵御?
她不能任由自己的小命交代在他的手上。
沈星落在心里默默地打算着,她要离开薄家。
等薄老太太离开她的房间,她便从床上爬了起来,向玉婶打听了薄北城的去处。
玉婶告诉她,薄北城在书房,又警惕地问她要做什么,暗示她暂时不要再去惹少爷,否则又要出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