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薄爷,夫人出价一千亿要退婚

薄爷,夫人出价一千亿要退婚

暮小靓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母胎solo二十八年的薄寒年被退婚了,对方还是一个乡下丫头。“薄爷,夫人出五百万,要退婚。”薄寒年狭长的眸子轻抬,“不退!”“薄爷,夫人加价两千万,退婚!”薄寒年勾唇一笑,“给夫人五千万,不退!”“夫人出价一个亿,退婚!”薄寒年,“......”他有些头疼!他家夫人要拿钱砸死他!这婚!被钱砸死也不退!

主角:叶凝薄寒年   更新:2024-01-05 03: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凝薄寒年的美文同人小说《薄爷,夫人出价一千亿要退婚》,由网络作家“暮小靓”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母胎solo二十八年的薄寒年被退婚了,对方还是一个乡下丫头。“薄爷,夫人出五百万,要退婚。”薄寒年狭长的眸子轻抬,“不退!”“薄爷,夫人加价两千万,退婚!”薄寒年勾唇一笑,“给夫人五千万,不退!”“夫人出价一个亿,退婚!”薄寒年,“......”他有些头疼!他家夫人要拿钱砸死他!这婚!被钱砸死也不退!

《薄爷,夫人出价一千亿要退婚》精彩片段

    第1章

    七月的晚上,七点钟,天际的光还未曾褪去。

    青峰山上,一座无名碑前。

    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叶凝站在墓碑前,精致的仿佛被精心雕刻的脸颊清冷,“妈,明天就是十年之期了,我听了你的,收敛锋芒十年,明天——我要回叶家了。”

    四周静悄悄的,回答她的,是熙熙攘攘的风声。

    “砰!”

    一道巨响,叶凝侧首,清魅的眸子半眯在了一起,随后侧首,看向不远处。

    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身歪斜,这是轮胎爆了。

    车内下来一个男人,那人穿着黑色的运动装,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像是受了伤。

    接着,他后面跟上了十几个人,都清一色的穿着黑色的衣服。

    薄寒年回头看了眼,冷峻的脸上带着一层寒意,他单手捂着腹部,嘴唇泛白。

    “别跑了,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你跑不了。”黑衣人朝着薄寒年逼近,为首的人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就凭你们?”薄寒年狭长的眸子眯着,声音冷冽如冰。

    腹部的疼痛侵袭着他的大脑,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流失,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那就试试。”为首的黑衣人说完,就朝薄寒年攻击过去。

    “呃?”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飞来的石头砸到黑衣人身上,他只觉得虎口一震,人就跪倒在地。

    黑衣人脸色大变,低吼,“谁?”

    叶凝的声音浅淡,听不出情绪,“你们打扰我妈休息了,麻烦去别处打。”

    十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叶凝,皆是神色凝重。

    就连薄寒年,那双阴鸷的眸子里,都多了一丝诧异。

    他面前的这些都是国际杀手,每一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却被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个石头击倒。

    这女孩——不简单!

    “多管闲事,找死!”为首之人眸色一冷,低声吩咐,“杀!”

    其余人立刻冲了上去。

    叶凝眸子缩了缩,泛着些许冷意。

    “小心!”薄寒年在黑衣人冲到叶凝面前之时,就已经动了。

    倏地!薄寒年脚步便猛地顿住,墨色的瞳孔里氲染着一层不可思议。

    十几个杀手,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全部倒在了叶凝的面前。

    而她,依旧站在原地,眉眼淡然,甚至连眼睑都未曾眨一下。

    若不是她那双还未曾收回的手,薄寒年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滚!”叶凝下颌微微扬起,嗓音冰冷如霜。

    黑衣人看她如同看鬼魅一样,“你究竟是谁?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如何倒下去的。

    只看到眼前这女孩手抬了抬,然后撒了一把类似粉末的东西,他们就倒了。

    而他们,甚至连这女孩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

    等不到叶凝回答,黑衣人全部晕了过去。

    叶凝低眸瞥了眼他们,随后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薄寒年。

    只这一眼,薄寒年心头一震,好清澈的眼睛,似一轮皎月。

    薄寒年收敛起思绪,抬脚走过去,语气温和,“多谢。”

    叶凝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我不是为了救你!”

    她只是不想被人打扰和母亲说话。

    话落,叶凝转身,抬手拍了拍墓碑,“我走了,你要好好的。”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薄寒年叫住,“可否告知我姓名?日后我好报答。”

    “我并没有想救你。”叶凝摆了摆手,继续往前走。

    “等......砰!”薄寒年话音刚落,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叶凝回头,眉头拧了拧,随后抬脚就走。

    却不想,周围吹起一阵狂风,叶凝顿住脚步,抬眸看向无名碑,“您想让我救他?”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叶凝默了片刻,声音有些许无奈,“那就救吧!”

    叶凝蹲下身,将薄寒年的衣服撩开,她刚才一眼就看出来他腹部受了伤,伤的还挺重。

    不过,问题不大。

    她从随身背着的包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将药粉撒了上去,接着掏出另外一个瓷瓶,从里面拿出一颗药丸给薄寒年喂了下去。

    若是此刻薄寒年醒着,定能发现,这颗药丸就是黑市上被人疯抢的疗伤丸,单一颗药丸就被炒到了五百万,且有价无市。

    给薄寒年喂了药丸,叶凝就没再继续停留,转身就走。

    榕城,叶家。

    “只要我活着一天,叶凝就休想踏进冷家的大门!”一道暴怒的声音响起,整栋别墅都能听得见。

    客厅中间,叶凝微微抬眸,看向眼前怒容满面的叶老太太,一双桃花眼微微低敛着,深谙的瞳孔下,是一片波澜不惊。

    在无人看见的角度,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

    她被她的父亲叶向坤接回来,脚还没站稳,叶老太太就得到消息,让他们来老宅。

    一进门,叶老太太就表明了态度,不同意她回来。

    呵~“妈!小凝是我的女儿,你的孙女。”

    叶向坤垂在双侧的手紧紧握着,他咬着牙,刻意的隐忍着。

    十年了,他好不容易找到女儿,满心欢喜,却未曾想到,母亲居然不肯让叶凝回来,还当着全家人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叶凝。

    “她不配!我永远都不会承认她!”叶老太太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我的孙女只有雪儿一个。”

    叶老太太的目光转向叶凝,那道苍老浑浊的眸子似一把刀子,直直的剜向她。

    叶凝眸子抬了抬,跟叶老太太的视线对了片刻,又收回了视线。

    任由老太太盯着她看。

    叶向坤豁然抬头,“既然我找到小凝,我就不会再让她离开我身边,反正我们已经分家了,我的事,你也用不着管!”

    “你敢!”老太太猛地站起来,怒声道,“你要是敢把她接回去,我就撤了你的职位,收回你的股份!”

    叶向坤嘲讽一笑,“职位?股份?妈,我如今在公司只不过是一个小主管,拿着一个月四千块的底薪,我要离开公司,是你不肯,至于股份......不是全部都被你收回去了吗?”

    “你!”叶老太太咬牙切齿的,“你是存心要跟我作对是不是?”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一向软弱无能的儿子,居然为了叶凝一再的顶撞他。

    她就知道,叶凝和她那个死了的母亲就是祸害,专门来挑拨他们母子关系的。

    叶向坤正要说话,一旁许久未出声的叶雪忽然开口,“奶奶,您同意让姐姐回来吧。”

    “哼!”老太太对叶雪的脸色好了很多,却还是冷哼道,“让叶凝回来,做梦!”

    “可是......姐姐是薄少的未婚妻啊!”叶雪眨了眨眼,嘴角扬着笑容。


    第1章

    七月的晚上,七点钟,天际的光还未曾褪去。

    青峰山上,一座无名碑前。

    一身黑色休闲装的叶凝站在墓碑前,精致的仿佛被精心雕刻的脸颊清冷,“妈,明天就是十年之期了,我听了你的,收敛锋芒十年,明天——我要回叶家了。”

    四周静悄悄的,回答她的,是熙熙攘攘的风声。

    “砰!”

    一道巨响,叶凝侧首,清魅的眸子半眯在了一起,随后侧首,看向不远处。

    那里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身歪斜,这是轮胎爆了。

    车内下来一个男人,那人穿着黑色的运动装,身子摇摇晃晃的往前走,像是受了伤。

    接着,他后面跟上了十几个人,都清一色的穿着黑色的衣服。

    薄寒年回头看了眼,冷峻的脸上带着一层寒意,他单手捂着腹部,嘴唇泛白。

    “别跑了,我们花了这么大的代价,你跑不了。”黑衣人朝着薄寒年逼近,为首的人浑身散发着肃杀之气,脸上没有一点表情。

    “就凭你们?”薄寒年狭长的眸子眯着,声音冷冽如冰。

    腹部的疼痛侵袭着他的大脑,他感觉到自己身上的血液流失,恐怕坚持不了多久。

    “那就试试。”为首的黑衣人说完,就朝薄寒年攻击过去。

    “呃?”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飞来的石头砸到黑衣人身上,他只觉得虎口一震,人就跪倒在地。

    黑衣人脸色大变,低吼,“谁?”

    叶凝的声音浅淡,听不出情绪,“你们打扰我妈休息了,麻烦去别处打。”

    十几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叶凝,皆是神色凝重。

    就连薄寒年,那双阴鸷的眸子里,都多了一丝诧异。

    他面前的这些都是国际杀手,每一个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手,却被面前这个十几岁的小姑娘一个石头击倒。

    这女孩——不简单!

    “多管闲事,找死!”为首之人眸色一冷,低声吩咐,“杀!”

    其余人立刻冲了上去。

    叶凝眸子缩了缩,泛着些许冷意。

    “小心!”薄寒年在黑衣人冲到叶凝面前之时,就已经动了。

    倏地!薄寒年脚步便猛地顿住,墨色的瞳孔里氲染着一层不可思议。

    十几个杀手,竟然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全部倒在了叶凝的面前。

    而她,依旧站在原地,眉眼淡然,甚至连眼睑都未曾眨一下。

    若不是她那双还未曾收回的手,薄寒年会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滚!”叶凝下颌微微扬起,嗓音冰冷如霜。

    黑衣人看她如同看鬼魅一样,“你究竟是谁?你对我们做了什么?”

    他们到现在都不知道,是如何倒下去的。

    只看到眼前这女孩手抬了抬,然后撒了一把类似粉末的东西,他们就倒了。

    而他们,甚至连这女孩的一根头发丝都没有碰到。

    等不到叶凝回答,黑衣人全部晕了过去。

    叶凝低眸瞥了眼他们,随后抬头看向不远处的薄寒年。

    只这一眼,薄寒年心头一震,好清澈的眼睛,似一轮皎月。

    薄寒年收敛起思绪,抬脚走过去,语气温和,“多谢。”

    叶凝淡漠的瞥了他一眼,“我不是为了救你!”

    她只是不想被人打扰和母亲说话。

    话落,叶凝转身,抬手拍了拍墓碑,“我走了,你要好好的。”

    她转身就要走,却被薄寒年叫住,“可否告知我姓名?日后我好报答。”

    “我并没有想救你。”叶凝摆了摆手,继续往前走。

    “等......砰!”薄寒年话音刚落,就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叶凝回头,眉头拧了拧,随后抬脚就走。

    却不想,周围吹起一阵狂风,叶凝顿住脚步,抬眸看向无名碑,“您想让我救他?”回答她的是一片寂静,叶凝默了片刻,声音有些许无奈,“那就救吧!”

    叶凝蹲下身,将薄寒年的衣服撩开,她刚才一眼就看出来他腹部受了伤,伤的还挺重。

    不过,问题不大。

    她从随身背着的包里拿出一个小瓷瓶,将药粉撒了上去,接着掏出另外一个瓷瓶,从里面拿出一颗药丸给薄寒年喂了下去。

    若是此刻薄寒年醒着,定能发现,这颗药丸就是黑市上被人疯抢的疗伤丸,单一颗药丸就被炒到了五百万,且有价无市。

    给薄寒年喂了药丸,叶凝就没再继续停留,转身就走。

    榕城,叶家。

    “只要我活着一天,叶凝就休想踏进冷家的大门!”一道暴怒的声音响起,整栋别墅都能听得见。

    客厅中间,叶凝微微抬眸,看向眼前怒容满面的叶老太太,一双桃花眼微微低敛着,深谙的瞳孔下,是一片波澜不惊。

    在无人看见的角度,嘴角勾起一抹嘲弄的笑容。

    她被她的父亲叶向坤接回来,脚还没站稳,叶老太太就得到消息,让他们来老宅。

    一进门,叶老太太就表明了态度,不同意她回来。

    呵~“妈!小凝是我的女儿,你的孙女。”

    叶向坤垂在双侧的手紧紧握着,他咬着牙,刻意的隐忍着。

    十年了,他好不容易找到女儿,满心欢喜,却未曾想到,母亲居然不肯让叶凝回来,还当着全家人的面,一点面子都不给叶凝。

    “她不配!我永远都不会承认她!”叶老太太猛地一掌拍在桌子上,“我的孙女只有雪儿一个。”

    叶老太太的目光转向叶凝,那道苍老浑浊的眸子似一把刀子,直直的剜向她。

    叶凝眸子抬了抬,跟叶老太太的视线对了片刻,又收回了视线。

    任由老太太盯着她看。

    叶向坤豁然抬头,“既然我找到小凝,我就不会再让她离开我身边,反正我们已经分家了,我的事,你也用不着管!”

    “你敢!”老太太猛地站起来,怒声道,“你要是敢把她接回去,我就撤了你的职位,收回你的股份!”

    叶向坤嘲讽一笑,“职位?股份?妈,我如今在公司只不过是一个小主管,拿着一个月四千块的底薪,我要离开公司,是你不肯,至于股份......不是全部都被你收回去了吗?”

    “你!”叶老太太咬牙切齿的,“你是存心要跟我作对是不是?”

    她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一向软弱无能的儿子,居然为了叶凝一再的顶撞他。

    她就知道,叶凝和她那个死了的母亲就是祸害,专门来挑拨他们母子关系的。

    叶向坤正要说话,一旁许久未出声的叶雪忽然开口,“奶奶,您同意让姐姐回来吧。”

    “哼!”老太太对叶雪的脸色好了很多,却还是冷哼道,“让叶凝回来,做梦!”

    “可是......姐姐是薄少的未婚妻啊!”叶雪眨了眨眼,嘴角扬着笑容。



叶家。

叶老太太看着眼前的薄家家主薄长庚,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不知薄老先生突然过来,可是有什么事?”

说罢,她的目光转向眼前坐在轮椅上的薄寒年,心里却一阵鄙夷。

薄家厉害有什么用?

可惜薄寒年是个残废,以后薄家也不会落在他手上。

“老太太,关于两家婚约,我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薄长庚正襟危坐,身上散发着一股威严的气势。

老太太没想到薄家居然这么看重这桩婚约,居然连薄老爷子都亲自来了。

她一时有些无措,“实在不是我不同意,主要是孩子不同意……”

老太太现在都恨死叶凝了。

这个孽种!

擅作主张,害的她在薄老爷子面前这么被动。

“两个孩子之前没见过面,难免没感情,相处久了就好了,你放心,我孙子他很会疼人,不会亏待叶雪的。”

不等叶老太太说话,薄长庚便拿出一张支票,“为了以示诚意,这一个亿算是我们的投资,等两个孩子订婚当天,我们还会再拿出一个亿当做聘礼。”

叶老太太猛地瞪大眼,一个亿的投资再加一个亿的聘礼?

薄家果然财大气粗啊!

她一时被惊的说不出话。

薄长庚见她还在犹豫,继续说道,“前几天叶雪救了我孙女,是薄家的恩人,说明也是我们两家有缘,你说呢?”

叶老太太愣了一下,“您是不是误会了?我没听叶雪提过她救了您孙女。”

“她前两天在商场门口救了一个五岁的女孩,那就是我孙女,薄寒云。”

原本那天薄寒年让秦枫送了谢礼过来,只是中途有事,这谢礼就没送的出来。

刚从外面回来的叶雪闻言,猛地顿住脚步。

商场门口?

叶凝真的把那个女孩救好了?

叶雪收回神色,走了进去。

“奶奶!”

叶雪跟叶老太太打了声招呼,一转头就看见了薄寒年,神情一怔。

好帅!

榕城何时出了这么一个帅气的男人?

她很快敛回视线,扭头问叶老太太,“他们是?”

叶老太太为他介绍,“这位是薄家的薄老先生,那位是他的孙子,薄寒年。”

至于萧衍锦和秦枫,她不认识,也就没介绍。

薄寒年?

叶雪脸色一变,看向薄寒年的眸子瞬间带着一丝不屑。

原来他就是那个残废!

呵~长得好看有什么用?

废物就是废物。

想到薄老爷子刚刚说的话,叶雪嗤笑一声,商场门口那个长相丑陋的小女孩是薄寒年的妹妹?

果然是一家人!

一个丑!

一个残废!

叶雪心里这么想,面上却不显,“薄老先生好,薄少好。”

“好好。”薄老爷子笑着道,“小雪啊,爷爷还得谢谢你那天救了寒云,你想要什么报酬,尽管说。”

他纵横商场多年,叶雪眼里的那抹不屑没逃过他的眼。

今日倘若是别人,他可能会怒斥几分。

但她是叶雪,叶家的大小姐。

他即使心有不快,也不能表现出来。

听到报酬,叶雪有些心动。

薄家可是京城的第一大家族,随便拿出一样东西,都是价值不菲的。

不过这种心思很快就收敛起来了,她可不想跟薄寒年有任何瓜葛,她笑了笑,道,“我只是顺手而已,换做其他人,我也会帮的。”

顿了顿,叶雪又补了一句,“对了,薄老先生,我想您可能误会了,我不是叶家的大小姐。”

闻言,薄老爷子,薄寒年以及萧衍锦和秦枫皆是一怔。

许久后,萧衍锦猛地看向她,“你不是叶家大小姐?”

“是的。我是我爸爸收养的女儿,姐姐前几天刚被接回来。”叶雪浅浅的笑着。

萧衍锦盯着叶雪看了几秒钟,忽的脸色一沉,“你们叶家该不是为了不想履行婚约,随便找个人来当借口吧?”

叶雪是养女这件事不假,他们查的时候就知道了。

但也从未听说收养叶雪的叶向坤还有一个女儿。

薄长庚的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他其实不是非要薄寒年娶叶雪,只不过当年他答应了小卿,就不想做反悔的人,所以才一而再再而三的想促成这段婚约。

可叶家拿这等理由来搪塞他,着实有点过分。

叶老太太见薄长庚的脸色不对,急忙解释,“是真的,我还有个孙女,当年跟她母亲离开后,就失去了消息,前些日子才找回来,跟薄少打电话退婚的,也是她。”

薄寒年深邃的眸子微微眯着,修长的手指搭在腿上,一下下的敲打着。

给他打电话的人,的确跟叶雪的声音不太像。

“既如此,那可否叫她过来,我们谈谈?”薄老爷子的脸色这才好了许多。

“已经打过电话了,这会应该在来的路上。”叶老太太小心翼翼的解释着。

叶凝到老宅门口的时候,叶向坤和温舒情已经等着了。

她走过去,打了声招呼,“叶先生。”

“恩。”叶向坤点了点头,随后解释道,“张妈突然打电话给我,说你奶奶犯了心疾,要我们赶紧回来一趟,她毕竟是我妈……”

叶凝勾了勾唇,心疾?

这么严重不送医院,等她儿子过去看病?

他儿子会治病?

也就叶向坤这种老实人会相信了。

“理解,来都来了,就去看看。”她倒想看看,叶老太太又想耍什么花招。

他们跟着保姆进去。

一进客厅,就看到了薄老爷子等人。

叶凝抬眸看向几人,和薄寒年的视线碰在一起。

两人同时一愣。

是他?

是她?


接下来的几日,叶向坤在网上到处投递简历,却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聘用他的。

只因为他是叶向坤,叶老太太的儿子。

叶向坤备受打击,这两日颓废了不少。

叶凝这几日来往返于人民医院,给薄寒云治疗。

经过几日的针灸治疗,加上她的药丸调理,薄寒云的身体好了很多。

毒素渐渐退了。

这一日,叶凝照常给薄寒云针灸。

做完后,她收起针灸袋,对薄寒云道,“明天开始就不用针灸了,要开始给你敷药膏,这是关键,会很疼,且没有止疼药,必须忍的住。”

薄寒云抿了抿唇,随后郑重的点头,“叶姐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忍住的。”

为了不让爱她的人担心,不管多疼,她都要忍住。

叶凝点了点头,转头对李嫂交代,“明天早上给她做些清淡的粥,多喝水。”

“好。”李嫂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糊里糊涂就答应叶凝帮她瞒着少爷给小姐治病,但这几天下来,她明显看到小姐的病情有所好转。

她觉得,也许叶凝真的能够治好小姐的病吧!

叶凝交代了几番,就离开了。

半个小时后,薄寒年和秦枫,萧衍锦回来了。

薄寒云正坐在窗边看动画片。

“哥哥,你回来啦?”薄寒云一抬头,就看到了薄寒年,声音很是愉悦。

薄寒年推着轮椅过去,轻轻摸了摸她的脑袋,“今天感觉怎么样?”

“特别好呢,我感觉我很快就能跟正常人一样了。”薄寒云眨着眼,笑嘻嘻的说道。

她很想跟哥哥分享叶姐姐给她治病的事。

但她答应了叶姐姐,不能告诉别人。

薄寒年见她心情的确不错,放心了不少。

缄默片刻,他对秦枫道,“去问问程嘉行,寒云能不能出院!”

“不能出院!”薄寒云一听,焦急的道。

“你不是很讨厌医院?”薄寒年缓缓抬起手,指腹轻轻抚过薄寒云的小脸,语调温柔,“这里太吵,不利于你休息。”

虽是VIP病房,但毕竟是医院,不是那么安静。

“可我觉得这里很好呀!”薄寒云清澈的眼眸眨了眨,小手抓住他的胳膊,撒娇,“哥哥,我们不回去好不好?”

如果回去,叶姐姐就不能给她治病了。

薄寒年一双好看的桃花眸打量着薄寒云,修长的手指在轮椅的边沿上一下下的敲打着,似乎在想什么。

稍许后,他绯唇微启,“好。”

“谢谢哥哥。”薄寒云甜甜的笑了。

等她睡着以后,薄寒年将李嫂叫了出去。

病房门口,他低声询问,“寒云为何突然想住医院了?她可有见过陌生人?”

因为她的病,薄寒云最讨厌医院,甚至连给她治病的程嘉行也讨厌。

平时若是他不在,薄寒云都不肯配合。

这次居然主动提出住在医院,定是哪里不对。

李嫂一看到薄寒年那双深邃的眼,就有些心虚,但还是故作镇定的道,“小姐她天天念叨救她的那位叶小姐,应该是想在这里等叶小姐。”

这个答案,应该说得过去吧?

薄寒年想到叶凝,若是救寒云的是她……

蓦的!

薄寒年身形一震!

叶小姐!

叶凝也姓叶!

难道真是她?

他敛回思绪,抬眸看向李嫂,“你还记不记得那位叶小姐长什么样子?”

李嫂心里一个咯噔,完了!

少爷该不是知道了,想找叶小姐麻烦吧?

可千万不能!

叶小姐说了,小姐的病明天开始是最关键的,要是因为少爷,叶小姐不治了,那小姐……

想到此,李嫂急忙道,“我记不清了。”

薄寒年默了片刻,点了点头,没再多问。

李嫂进入病房后,萧衍锦侧首看向薄寒年,“薄爷,那天在叶家,你为何不请叶雪来给寒云治病?或许她真的能治好寒云也说不定。”

虽然在他心里,没人能比得上小师姐,但现如今薄寒云的情况不容乐观,她没几个月可活了。

他又暂时找不到小师姐。

叶雪哪怕治不好薄寒云,能吊着她的命也是可以的,至少他们还有时间找人。

薄寒年狭长的桃花眼微微抬起,薄唇微启,“你确定救寒云的是叶雪?”

萧衍锦一怔,随后道,“不然呢?除了叶雪还能有谁?”

秦枫抬了抬眼,淡淡的道,“萧少,叶家还有一位刚被找回来的叶大小姐。”

“叶凝?”萧衍锦瞪大眼,“怎么可能?她不是一直养在乡下,听说连高中都没毕业!”

当然,这些话是叶老太太说的。

薄寒年斜睨了他一眼,随后从兜里掏出手机,找到那天叶凝打给他的那通电话,拨了过去。

“叶小姐,我是薄寒年!”

丽水小区。

接到薄寒年电话的叶凝,挑了挑眉,“薄少答应退婚了?”

电话那边的薄寒年,“……”

一开口就直接锁死!

他轻咳一声,“叶小姐如此难得的娇妻,我怎会舍得退?我想请叶小姐吃顿便饭!”

“没时间!”几乎在薄寒年话落的瞬间,叶凝就直接拒绝。

顿了顿,她又补了一句,“或者薄少想通了,答应退婚,我们可以吃个散伙饭!”

“我在青峰山捡到一块吊坠,以为会是你的,现在想来,你应该没丢东西,那就不打扰了……”

话未说完,叶凝一缩,沉声道,“地址发我。”

薄寒年勾了勾唇,“好。”

半个小时后。

雅阁酒店,VIP包间。

叶凝推门进去,薄寒年已经在里面等着了。

这次他没有坐轮椅。

叶凝只淡淡的扫了他一眼,抬脚走到他面前,“东西呢?”

薄寒年从高奢的西装兜里掏出一块玉石古佛吊坠。

叶凝伸手去拿,他反手装进兜里,“这块吊坠对你很重要?”

叶凝冷冷的看着他,不说话。

薄寒年绯唇轻勾,举手投足间都是温文如玉,薄唇噙着一抹笑,“先吃饭如何?”

小说《薄爷,夫人出价一千亿要退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叶凝眸色微沉,清冷的眸子盯着他稍许,随后坐在了他的对面。

接着对服务员道,“把你们这里最贵的菜都上一遍。”

闻言,服务员微怔,好心提醒,“小姐,我们酒店的菜品有一百多种,每一道价格都挺贵的,你们只有两个人,是不是有点多了?”

叶凝抬眸,红唇微微扬起一抹浅笑,白嫩纤细的手指指向她对面的薄寒年,嗓音悠扬,“先上三道招牌菜,其余打包送到丽水小区,他买单。”

服务员不由看向薄寒年。

薄寒年唇角敛着一层笑意,掏出一张银行卡递给服务员,“听她的。”

服务员应了声便离开了。

很快,三道菜全部上了。

叶凝也不客气,拿起筷子就吃。

薄寒年给她倒了一杯饮料,而后又给他自己的杯子倒上酒,端起杯子道,“叶小姐,上次在青峰山多谢你出手相救。”

他没机会报答她。

他几乎能猜到,一旦他说要报答,这丫头定会以退婚要报答。

叶凝眸子轻抬,好看的眸子笑的眯成了一条缝,“报答的话,退婚就好。”

薄寒年,“……”

他俊美的脸,有一瞬间差点没绷住!

这丫头会读心术?

“嗯,的确应该报答。”薄寒年端起杯子喝了口酒,嗓音绵长悠转,“不如我以身相许如何?”

“不如何!”

叶凝抬眸,打量着薄寒年,颜值倒挺在线!

就是不太要脸!

“那……”薄寒年再次拿出那块吊坠,修长的手指触摸着它,依旧是一副温和如玉的样子,“用这块吊坠换你跟我订婚,又如何?”

叶凝神色一沉,精致的脸裹着一层冷意,“威胁我?”

“是报答!”薄寒年嘴角的笑意更加浓厚,“做好事得留名,我捡了对你很重要的吊坠,你是不是得报答?”

叶凝有种想把薄寒年给暴揍一顿的冲动。

早知道他如此无赖,当时在青峰山,就应该把他丢在后山喂狗!

叶凝抬眸看向他,忽的勾唇一笑,“这块吊坠对我也没有那么重要,既然你不想给,那就扔了吧!”

薄寒年嘴角抽了抽,这丫头……还真是不太好骗。

他把吊坠放在叶凝面前,“这块吊坠,我也有一个。”

叶凝猛地抬头,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你怎么得来的?”

这吊坠她和母亲一人一个,只是在母亲去世后,她整理遗物,发现母亲的吊坠不见了。

她想到她让人查到的消息,母亲去世后,薄寒年也去过她们的住所,他在找一样人。

究竟是找人还是找东西?

叶凝眸光一沉,浑身散发着一股戾气。

“故人相赠!”薄寒年抬眸,语气不似刚才般轻松,透着一股子沉重,“叶小姐,我今天请你过来,一是感谢当日你的救命之恩,二是希望你能再考虑一下我们之间的婚约。”

若这块吊坠不是叶凝的,他并不会坚持不退婚!

就因他捡到了吊坠,且她是和他有婚约的叶家大小姐,这婚——就不能退!

叶凝低眸看着桌上的吊坠,似在思考什么。

良久后,她将吊坠收起来,“我会重新考虑!”

“好!”薄寒年温和一笑,“我等你的答案。”

叶凝不再多话,起身要走,薄寒年却忽然想起什么,问,“还有件事,我想请你帮我救我妹妹。”

叶凝眉眼弯成了一条缝,嘴角敛着一道邪笑,“薄少是不是觉得我救了你,就表示我本性善良?”

薄寒年薄唇微张,正要说话,叶凝忽的弯腰,凑到他面前,离他的距离咫尺之遥,手里忽然多了一把小匕首,搭在他的脖子上。

她红唇微微靠近他的耳边,声音如同妖孽般,“我可以救你,也可以杀了你。”

她温热的呼吸打在他的耳边,他身体的温度骤然升高。

薄寒年身体紧了片刻,修长的手指搭在那把尖锐的匕首上,两根手指捏着它,将匕首拿开,他身子往前一倾,两人的嘴唇几乎碰在一起,“阿凝,你要谋杀亲夫么?”

叶凝被他忽然的凑近弄的脸颊微微一红,眼眸闪躲了一下,有些许不自在。

薄寒年伸出大手从后面揽住她的腰,让她的身体更贴近自己,嗓音勾人,“我体力活还行,杀了我,是不是有点可惜?”

他的声音就像是有股魔力似的,尤其是那双眼睛,放电一般把叶凝的心勾的噗通直跳。

啊!

这该死的!

让人窒息的气氛!

片刻后,她暗恼一向清心寡欲的自己,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就掉入了他的陷阱。

她起身,与他来开些距离,缓缓将匕首收了起来,“这么好看的脸,杀了是有点可惜。”

薄寒年笑容更加深了,“那阿凝可否帮我治我妹妹?有报酬!”

叶凝调整好情绪,唇角微微扬起,“你找错人了,我不会医,那天给你治病的是别人。”

薄寒年一怔,还没说话,叶凝丢下一句,“至于要不要退婚,就看薄少的诚意了。”

说罢,转身离开。

叶凝打了车回丽水小区。

刚到小区门口,就见叶向坤与温舒情两人神色慌张的拦到车前。

“师傅,快,去东星双语幼儿园……”

叶凝微微拧眉,侧身下车,“叶先生,发生什么事了?”

叶向坤猛的扭头,见到叶凝,愣了一下,“小凝?”

叶凝点了点头,问,“你们着急去哪?”

“你弟弟学校打来电话,说是景轩和别的小朋友起了争执,还打伤了人,让我们赶紧过去一趟!”

温舒情眼眶泛红,“景轩乖巧听话,胆子又小,突然动手打人,我急的不行。”

叶向坤转头对叶凝道,“小凝,你先回家,我和你阿姨去学校看看。”

叶凝眉眼低垂,稍许后,她抿唇道,“一起去吧。”

东星双语幼儿园。

院长办公室。

“院长,这种穷酸又没教养的东西,就不该放他进学校……”

叶凝几人走到门前,就听到一阵尖酸刻薄的声音。

叶向坤虽是性格软弱了一点,但他最是护犊子。

尤其是见不得谁说自己的孩子。

听到对方如此说,他当下就急了,推门而进,“你说谁没教养?”

小说《薄爷,夫人出价一千亿要退婚》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