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我的傲娇老婆

我的傲娇老婆

蕾姆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我是一个秘术传人,一次意外,招了个神秘女鬼。这个女鬼可不简单,有点傲娇有点蠢萌,非说她来自未来,还说我这个世界和她那个世界不一样。她说的什么周星驰、周润发、刘德华我都没听说过,然后她还非要让我去做明星,要我混迹娱乐圈。从此,我就过上了走到哪都有粉丝要签名的生活……

主角:陈博白小洁   更新:2023-10-25 11: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博白小洁的美文同人小说《我的傲娇老婆》,由网络作家“蕾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是一个秘术传人,一次意外,招了个神秘女鬼。这个女鬼可不简单,有点傲娇有点蠢萌,非说她来自未来,还说我这个世界和她那个世界不一样。她说的什么周星驰、周润发、刘德华我都没听说过,然后她还非要让我去做明星,要我混迹娱乐圈。从此,我就过上了走到哪都有粉丝要签名的生活……

《我的傲娇老婆》精彩片段

我叫陈博,不是早晨的晨,也不是勃-起的勃。这名字是我爷爷给我取的,听着虽然有点污,其实是有意义的,博代表了博大精……咳咳,还是不解释了,我自己都觉得污。

我今年十八,刚读高三。

我这个人天生就倒霉,因为我从小便是个孤儿,也没有见过我的父母,是被爷爷捡回来的。

我爷爷叫陈三英,是一个算命先生,人称陈大师。打我上初中起,他便开始教我怎么给人算命,说实话,我学习不咋的,但对这些东西还是挺有兴趣的。两年前的一天晚上,他接到了一个电话,随即匆匆出门,之后便再也没回来。

爷爷失踪后,为了生活,我便开始给别人算命,每次来找我的大部分都是老年人,毕竟他们迷信,当然,也有一些妇女大妈,我虽然小,但已经获得了一个高级称号:妇女之友。

很快,老城区这一带人都知道我,有些老人们还说我算的比我爷爷算的还要准,我也不知道准在哪,反正爷爷那一套扯犊子功夫我可是熟谙于心。

我平时除了星期六星期天给人算命,其他时间我的身份则是一名遵纪守法诚实守信的高中生。

我读的学校是我们市三中,不好也不差的一所学校。

我在班上没什么朋友,平时上课除了看小说就是睡觉,成绩一直是班里倒数,说白了就是很不起眼的那种,可是我今天一下子就成了班里的焦点人物。

事情是这样的。

今天上午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我正趴在桌子上看小说呢,班长于倩和我们班的富二代黄东吵了起来。

全班同学都开始围观,我默默收起手机,也当起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毕竟有好戏不看王八蛋。

同桌葛涛告诉我,是黄东这家伙跟于倩表白,被于倩拒绝了,所以两人就吵起来了。

于倩可是我们班的班花,不,应该说是校花,属于人美胸大腿长的那种,平时特别高冷,我跟她说过的话不超过三句,每次她点名我答个到算不算?

我记得黄东上学期就跟于倩表白过,当时被于倩直接拒绝。

黄东此时脸色很难看,指着于倩道:“你为什么不答应我,你告诉我,你喜欢谁?”

于倩冷笑道:“我喜欢谁跟你有什么关系?”

黄东双眼通红:“跟我当然有关系了,因为我喜欢你啊。”

卧槽,这家伙也忒无耻了吧,人家不喜欢他,还跟疯狗一样咬着不放呢。

我暗暗摇头,正准备坐下继续看小说,于倩侧头朝我这边看了过来,接着,令我不敢置信的一幕发生了,她竟然指了指我对黄东道:“姓黄的,我告诉你,我就是喜欢陈博也不会喜欢你!”

我:“……”

一时间,班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我的身上。

我有些懵逼,这好好的怎么扯到我头上了。我他妈招谁惹谁了?什么叫喜欢我都不会喜欢黄东,我有那么差吗?我是黄东那种渣男能比较的吗?

黄东这时候也看向了我,目光从惊讶转为疑惑,最后变成了深深的不屑,他大声说了句“呵呵”,转头冲于倩说道:“就他陈博?你喜欢这种垃圾屌丝都不喜欢我?!你眼瞎了吧?”

我没有说话,而且也不想参合这事,据我所知,黄东这家伙一直都是我们高三的老大,玩过年级好几个女生,没办法,谁让他有钱呢。最重要的是,他还有一群社会上的朋友和我们班几个狗腿子,在学校没人敢惹他,上次隔壁班一个男生因为顶撞了他两句,被他找人打的在医院躺了一个月。

黄东径直走到我身前,伸出手指一下戳在我的脑门上,我没想到他会直接动手,根本没反应过来。

于倩连忙跑过来拉住他道:“你想干嘛?!我不喜欢陈博,我只是随口说说而已,你别跟小孩子一样,成熟一点好不好?”

我心里暗骂。心道你丫还说黄东,你自己不就跟小孩子一样,好端端的竟然扯上了我,哥不是那种喜欢惹事的人,哥要是惹起事,那就不是人了。

黄东嗤笑道:“于倩,我弄谁跟你没关系吧?”说完,再次看向了我:“姓陈的,下午放学别走,我有礼物送给你。”说完,朝我的桌子上吐了一口吐沫:“或者,你把这口吐沫给舔干净,在把裤子脱了承认自己是个垃圾,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于倩拿出纸巾把吐沫擦了,俏脸煞白道:“黄东!你别欺人太甚!”

黄东的狗腿子钱民在旁边道:“哈哈,东哥,你看陈博傻哔吓的都不敢说话了。”

另一个狗腿子李生福道:“东哥,陈博个子倒是挺高,可是太瘦了,经得住打吗?”

于倩俏脸煞白道:“黄东,只要你敢动手,我就报警。”

见于倩帮我说话,黄东怒火中烧,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转身走出了教室。

此时其他同学都小声议论起来,大部分人则用怜悯的眼光看着我,仿佛已经看到了我被黄东暴揍的场景。

我气的全身颤抖了起来,但自始至终都没说一句话。其实刚刚我要是真的跟黄东打起来肯定吃亏,毕竟他还有两个狗腿子。

葛涛小声道:“陈博,怎么办?要不去给他道个歉?说几句好话?”

我厉声道:“道歉?这件事我有错?”

于倩满脸尴尬,贝齿紧咬着红唇,低声对我道:“陈博,对不起。”

我呵呵一声:“班长,我跟你不熟,麻烦以后有什么事不要扯上我。”

她怔了怔,半响后嗯了一声,转身回到了座位。

……

第四节课是英语课,我托着腮,盯着黑板。

英语老师特别漂亮,刚大学毕业,身材火爆,每次上英语课男生都很“认真”。

我虽然盯着讲台,但心里则在寻思着下午该怎么对付黄东。

我可不想挨一顿揍,我的宗旨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就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黄东能叫到社会上的人,那些家伙打起架来都是不要命的。我一个肯定打不过他们一群,而且我从小到大都很少打架。

报警是没有用的,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啊。

帮手我叫不到,我也只能使用一些“特殊”手段了。

所谓的特殊手段就是我爷爷留下的一本秘术,那本书上记载了很多道法和一些邪术,有什么招魂术、降头术、扎小人等等等等,只不过这些邪术用起来很麻烦,为了下午放学不挨揍,我只能在那本书上找个法子对付黄东,我唯一的希望也就寄托在了那本书上。

……

中午放学,我回到家也不做饭了,直接冲进卧室从爷爷的箱子里翻出了那本秘术。

整本书已经泛黄,没有书名,里面的内容都是手抄的,由于年代久远,字迹都有些模糊。

我开始一页一页的翻。

第一页记载的是怎么开天眼,天眼就是阴阳眼,这个很简单,但是并没有什么卵用。

我一边翻一边喃喃自语:“这个不行。”

“这个也不行。”

“降头术要好几天才起效,那时候老子估计都被打的住院了。”

“唉,没黄东的生辰八字,扎小人也行不通。”

这时候,我的目光停留在了招魂术这一页。
所谓的招魂术就是利用术法招来一个鬼魂,然后施术者可以控制那个鬼魂做一些事。

这个秘术可以,只要招来一个鬼,我就不怕黄东了。可是关键鬼这东西我从来没见过,也只是听爷爷说过。

我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按照书上所描述的开始施招魂术。

书上注明要找一个没有人的房间,红蜡烛两根,黄符三张等等。

按照书上所说,我很快在书房里布置好了一切。

说实话,我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鬼这种东西,想想都觉得有些头皮发麻,要不是为了下午不被挨打,我才不会弄这什么狗屁招魂术。

定了定神,我按照书上记载的咒语念叨了起来。

念完咒语,书房里静悄悄的,红蜡烛继续在燃烧,并没有出现什么怨魂。

我心想难道是我打开的方式不对?或者说怨魂已经招来了只是我没开阴阳眼看不到?

接着,我又开了阴阳眼。

阴阳眼我以前开过,并没有看到过鬼,对我来说只有一个用处,那就是在黑暗中能视物。

将书房看了一圈,还是没有看到什么怨魂,我只好拿着秘术转身离开了书房。

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下,我叹了口气,心想这招魂术是没戏了,只能找找还有没有其他的禁术。

让我无语的是,秘术后面记载的都是怎么对付鬼怪怨魂的,并没有对付人的。

完了,这次真的是要被揍了。

便在这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到我的耳畔。

声音是从书房传来的,我心里一紧,暗道难不成招魂术成功了?

此时我心里既有些激动又有些害怕,激动是因为只要招魂术成功,就不用挨揍,害怕是因为招出来的可是鬼。

我慢慢站起身,压着脚步走到书房门口。

伸头往里面看了一眼,我顿时吓了一跳。鬼倒是没看到,但书桌上的两根蜡烛竟然熄灭了。

我心说我之前好像没有把蜡烛弄灭吧?再说了,这书房里也不可能有风……

想到这,我的心跳开始加速,双腿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窸窸窣窣的声音又一次响起,这次我确定了声音传出的位置,是从书柜里传出来的。

一时间,我的脊背一阵冰凉,不寒而栗的感觉瞬间遍布我的全身。

恐惧!

发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开始刺激我的警觉神经。

柜子里是鬼吗?

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慢慢的走到了书柜旁。

将心一横,我拉开了书柜的门。

反正我已经豁出去了。

书柜打开的那一刻,窸窸窣窣的声音戛然而止。

里面除了书,并没有什么异常。

这……

我不甘心的往里面又看了一眼,确定没有异常后才关上了柜门。

谁料到我刚转过身,一张惨白的脸突兀的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这张脸毫无血色,双眸里白多黑少,充满了死气,最重要的是,这张脸还是倒着的,长长的头发垂下。

我这才看清,一个穿着黑色长裙的女鬼倒挂在天花板上。

“啊!”我尖叫了一声,吓得一屁股瘫坐在了地上。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这女鬼的头发直接朝我卷来。

下一秒,我的脖颈被她的头发缠住了。

瞬间,我无法呼吸,整个人被吊了起来。

我伸手抓住了她的头发使劲拉扯,嘴巴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

可是我越是拉扯,她头发勒的就越紧。

“放,放开,放开我……”我颤声道。

我刚说完,缠在我脖颈上的头发猛的松开。

“嘭!”的一声闷响,我的身体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我也顾不上疼痛了,打着哆嗦道:“别,别杀我,有话好好说。”

黑裙女鬼那双充满死气的眸子紧紧的盯着我,嘴巴里发出了又尖又细的声音:“这是哪?你是谁?”

她的声音听着让人感觉头发发麻,就像尖锐物摩擦玻璃的那种声音。

我颤声道:“这是我家,我叫陈博,是,是我请你来的。”

她厉声道:“你请我来的?”

我连忙点头:“我跟你解释下吧。”嘴上虽然这么说,我心里则把那本秘术的原作者全家女性问候了一遍,竟然说把鬼招来之后可以控制鬼,老子他妈的命差点都丢了。

此时我吓得说话都结巴了,支支吾吾的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她听完后竟然点了点头:“我可以帮你,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我有些怀疑我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呐呐道:“你真的帮我?”

“嗯,但你也要帮我做一件事。”

我问道:“什么事?”

“帮我找到杀死我的凶手!”

我微微一怔,心里寻思道:“这女鬼看起来年龄也不大,最多二十几岁的样子,年纪轻轻就被人杀死了,也是个可怜人。”

说实话,此时我心里竟然开始同情这个女鬼。

我小声问她:“是谁杀你的?”

她从天花板上跳了下来,站在了我面前,紧接着,她的魂魄发生了变化。

脸色变成了正常的颜色,长发披肩,眉目如画,瑶鼻红唇。最重要的是,她的身材凹-凸有致,双腿修长,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脚很小,脚趾甲还涂着淡粉色的指甲油,很是可爱。

我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这漂亮的有些过分了,死的也太可惜了,简直就是天妒红颜!要是说我们班花于倩漂亮,但到了这个黑裙女鬼面前,根本就不能比啊。

黑裙女鬼虽然变的跟正常人差不多,但双眸里依旧没有活人该有的光泽,充满了死气。

她幽幽的对我道:“我也不记得是谁杀死了我,我忘记了很多事,我只记得我的名字,我生前的事情只要是关于我自己的,我都很难想起来。”

呃……

鬼也会失去记忆?

我有些不解道:“你死了多久了?”

她微微摇头:“我只记得我是在一座大桥上被杀死的,杀我的人好像是一个男人,又好像是一男一女,对了,我被杀死的时间是二零一六年七夕那天。”

我半张着嘴巴,哭笑不得道:“二零一六年?你记错了吧?现在才二零零九年呢。”
她用疑惑的眼神看着我道:“二零零九年?”

我点头道:“对啊。”

我刚说完,她的眼中闪过一丝阴厉,一字一顿道:“你骗我,就不怕我杀了你?”

我都快哭了:“美女,我真的没骗你啊,你看日历。”说着,我指了指挂在客厅的日历,心想这女鬼不但凶,估计精神也有问题。

她身形一闪,就已经出现在了日历旁,根本不用走的。

我的脸上全是汗珠,小心翼翼的拿出手机走到她身前道:“你看手机上的日期。”

她的脸色很难看,扫了一眼我的手机,冷冷道:“这老人机你还用?”

我无语道:“美女,这是去年刚出来的诺基亚e63啊,怎么会是老人机。”

她没有说话,一把夺过我的手机看了起来。

过了好一会,她才把手机还给了我,嘴上喃喃道:“你先去忙吧,让我单独静静。”

我小声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她蹙眉道:“我叫白小洁,应该是叫这个名字,我刚刚不是跟你说了嘛,关于我自己的事情我记得不是很清楚。”说着,她拿起遥控器打开电视看了起来。

我也不敢多问,转身前往厨房做饭。

爷爷失踪后,我就开始一个人生活,家务事当然都是我一个人做,洗衣服什么的有洗衣机,做饭做菜我只有自己动手了,一开始我不会,这做多了……嘿嘿,是做多了饭菜,我的厨艺也有了点成就。

……

忙乎了二十分钟,终于搞定。

端着饭菜来到客厅,电视机还开着,但白小洁却不见了。

我喊了一声:“美女。”

一道身影从外面走了进来,正是白小洁。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我道:“叫我干嘛?”

我讪笑一声:“饭好了,要不要吃点?”

她用看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我道:“你觉得鬼用得着吃饭嘛?”

我:“……”

竟然她不吃,那我只好自己开吃。

她坐在我旁边,她不说话,我也不说话,气氛显得很是尴尬。

过了大概五分钟,她打破沉默道:“我刚刚出去转了一圈,现在还真的是2009年。”

我心想你丫不是废话嘛,不是2009难道还是2099啊。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我嘴上说:“你肯定是记错了。”

她微微摇头:“我没有骗你,我真的是2016年七夕那天被杀死的,2009年之后发生的事情,我都知道。”

我只好附和道:“那你说说以后会发生什么,我听听。”

她伸手按了按太阳穴:“太多了,说不完。真的很奇怪,关于我自己的事情我都记不起来,但有些事情我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呵呵,记得清楚又不说,一看就是精神有问题。

我无奈道:“美女,你……”

还没等我说完,就被她打断:“别叫我美女,叫我白小洁或者小洁。”

我只好道:“小洁,你连杀死你的凶手是谁都不知道,我怎么帮你找凶手啊。”

她竟然笑道:“不急,现在是2009年,我是2016年被杀死的。这个年代的我应该还活着,只不过我住在哪呢?我的家人还有我的学校在哪呢?我2009年应该读初中。算了,以后慢慢想吧,竟然回到了这个年代,那么就说明我还有报仇的机会。别人都是活着穿越,我却是死后魂魄穿越。不过我谢谢你,要不是你,我的魂魄就一直飘来飘去,怨念再重有什么用,自己的事情却不记得。”

妈的,还真的以为自己是穿越过来的。我心里暗骂了一句,对于这个精神不太正常的女鬼我也不好说什么,再说了,我现在还有一个麻烦没解决呢,那就是黄东!

我正准备说我的事,她又道:“你能帮我找到凶手嘛?”

我只好敷衍道:“你说的是普通话,而且很标准,没有方言的味道,所以我断定你不是我这个三线小城市的,还有你说你是在一座大桥上被杀死的,等过两天放假,我去网吧好好给你查查,上网给你搜图片,说不定能帮你找回记忆,嘿嘿,我家里没电脑,再说了我下午还要上课。”

她拿起我的手机道:“手机不能上网嘛?”

我连忙摇头:“不不不,我用的是校园卡,没多少流量,这手机很费流量的,平时我只看看小说。”

她嗯了一声:“行,反正我现在也不急,跟我聊聊你吧。”

……

下午上学,白小洁跟着我一起。

除了我,别人是看不到她的。

为了方便跟她说话,我一路上都装着打电话的样子,不然路人看到我对着空气说话,肯定会以为我是神经病。

到了班级,还有两分钟就要上课了,班里的同学差不多都来了,可是黄东和他的两个狗腿子钱民和李生福并没有来。

一直到下午放学黄东都没有出现。

我心里明白,这只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一下午白小洁就坐在我旁边发呆,也不跟我说话,不知道她想什么。

放学我就没回家了,因为晚上还要上晚自习。

在学校食堂吃了个饭,又带着白小洁在校园里转了两圈,随即回到了班级,可是黄东还是没有出现。

今天晚自习没老师,班级里的同学都各玩各的。

第三节晚自习的时候,葛涛小声对我道:“黄东今天可能不会来了。”

他刚说完,只听见“嘭!”的一声,教室的门开了。

我连忙抬头看去。

只见黄东走了进来,跟在他身后的还有五六个狗腿子,除了钱民和李生福,其中有几个是其他班的,一个个手里拿着钢管和木棍。

白小洁问道:“就是他们?”

我嗯了一声。

黄东朝我勾了勾手指:“姓陈的,你给我出来。”

于倩站起身道:“黄东,你想干嘛?我现在就报警!”

黄东冷笑道:“只要你敢报警,有你好看!”

我起身,对于倩道:“不用报警,我上午就说了,我跟你不熟,我的事情不用你管。”说完,我看向黄东道:“我跟你出去。”

葛涛伸手拽了拽我的衣服,又不敢吱声。

我冲他笑了笑,朝外面走去。

见我出来了,黄东拍着巴掌道:“现在牛哔是吧,等会看你还能不能牛哔起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