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重生八零:团宠小甜妻

重生八零:团宠小甜妻

木紫 著

美文同人连载

意外重生,林紫乐了!穷的揭不开锅?咱可以挣啊!前世害死她的渣渣来了?咱可以撕啊!绝不手软!她虐极品、撕白莲,踏上发家致富的不归路,势必逆袭前世一朝惨死的命运!奇了怪了,那个前世只见过一面的美男子,怎么就粘了上来?美男子:我不会再错过你了

主角:林紫莫云枫   更新:2024-01-05 14: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紫莫云枫的美文同人小说《重生八零:团宠小甜妻》,由网络作家“木紫”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意外重生,林紫乐了!穷的揭不开锅?咱可以挣啊!前世害死她的渣渣来了?咱可以撕啊!绝不手软!她虐极品、撕白莲,踏上发家致富的不归路,势必逆袭前世一朝惨死的命运!奇了怪了,那个前世只见过一面的美男子,怎么就粘了上来?美男子:我不会再错过你了

《重生八零:团宠小甜妻》精彩片段

    第1章

    林紫揉揉眼睛,屋子是黄土砖块建成的,破旧却宽阔,屋顶上的瓦块阻挡了她的视线。宽阔的屋内,一张陈旧的木床,一张褪色的暗红色陈旧木桌,一把用木板固定腿部的木凳,一个掉漆的木柜。

    她躺在床上,肚子上盖着一角的被子洗得发白,阳光不顾窗子的阻拦照射进来宣誓自己的强势,热得林紫头昏脑涨的,但这破旧的屋子深藏在她记忆里很多年了,如今再看到让她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也让她忍不住用了掐了自己一把。

    “啊......”

    林紫痛得发出一声嘶叫,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很真实,这竟不是梦。

    既然不是梦,自己大约是重生了。

    她努力坐起身,只听得门口吱呀一声开了,抬眼望去,记忆深处模糊的面孔清晰起来,是她年幼的弟弟林子明。

    进门看到姐姐坐在床上,林子明奔跑着扑过去,稚嫩的声音颤抖着:“姐姐,我以为你再也醒不过来了。”

    林紫湿润的眼眶沾染上几分笑意,一滴泪却缓缓流下,摸着弟弟的脑袋道:“子明,姐姐没事,睡着了而已。”

    “村里很多人都说你不会醒了,”林子明抬起脑袋,看到林紫脸上的泪痕,踮起脚尖伸出手擦了擦,“姐姐怎么哭了呢?”

    林紫刚要开口,便听到外面闹哄哄的。

    其中有个好声好气的温柔女声,林紫记得那是母亲张月华的声音。

    “姐,你来的正好,进屋喝粥吧!”

    另一个蛮横的女声尤其刺耳,大吼道:

    “行了,别整那虚的,我是来要债的!”

    张月华近乎哀求地道:“姐,你知道我们家的情况,再宽限宽限吧。”

    林紫听清是大姨来要债,不由得眉头一皱,扔下一句“子明,你好好在这儿待着,别出去”,大跨步走了出去。

    院门外,一个女人盛气凌人,另一个女人低眉顺眼,旁边站着不少看客。

    林紫的大姨张月红大声叫道:“宽限?林天峰杳无音信,阿紫也没了,难道要等你们家都没人了才来?你看我像傻子吗?”

    “你胡说!”一向懦弱的张月华也开始放开喉咙大喊,“我家阿紫好着呢!”

    “得了吧,你家阿紫跳水寻短见这件事早就传的沸沸扬扬......”

    还没等女人说完,张月华伸手便推向她,要赶她走,“不许你说阿紫!你赶紧走!”

    “走可以,先还钱!”彪悍的妇人站得雷打不动,“要不是念在我们的姐妹情谊,我会宽限到今日?今天拿不到钱,你就休想赶走我!”

    “好一个姐妹情谊!”一个清丽而坚毅的声音响起,惹得外面的人纷纷往门口望进去,只见林紫跨出门槛。

    方才盛气凌人的妇人脸上满是错愕:“阿......阿紫醒了啊?”

    林紫看着那位妇人,唇角露出半分笑意:“大姨,托您的福,我好着呢。”

    张月华眼里噙着泪,跌撞着疾步走向女儿,一把将女儿拥入怀。

    女儿真真切切的在自己的怀里,张月华悬了几天的心终于放下,眼眶里转动着的泪水被欣喜逼了回去,“妈就知道,你一定会醒!”

    林紫双手扶着母亲的肩膀小心翼翼的推开,笑着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的女儿,哪有那么容易去阎王爷哪里报道!”

    张月华也笑了,用满是沧桑的手撩了撩林紫额间的碎发,含着泪意的眉眼间是满满的激动。

    张月红并没有被眼前母女情深的画面感动,十分冷淡地说道:“月华,阿紫没事了,你该开心了,把钱还了让我也跟着开心开心吧!”

    张月华刚想张嘴,林紫抢先一步说道:“大姨,您真是将‘趁人病要人命’的戏码演的淋漓尽致啊!”

    当初父亲摔伤双腿,工地的赔偿加上大伯家的资助还是不够手术费用,张月华才向姐姐张月红借钱,还是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哀求着借来的。

    张月红眉毛一横,厉声道:“阿紫,你这话不对!我对你妈已经够好了,拖了好些年我也没说要利息,而且我只是来要回自己的钱罢了!”

    林紫眼神浮起一丝不易察觉的漠然,直勾勾地盯着张月红,说道:“是,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像您这样对我妈好的人了。”

    “知道就好!”张月红面上得意,鼻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您刚好比我妈大了一圈,您嫁的早,表哥戒奶后你就丢在外婆家给我妈带,而我妈上学都得背着表哥去。正是您,我妈才有机会提前体验为人母的滋味。”林紫说得平静,说出来的话却铿锵有力。

    张月红瞪着林紫,“你情我愿的事情,说出来有什么意思?”

    “我奶奶养来给我妈坐月子的鸡全被你毒死了,也是你情我愿?”

    母亲怀着两个弟弟时,奶奶养了一群鸡,是专门给母亲坐月子用的。万万没想到,在张月华临盆在即之前,张月红带来一袋子稻谷来,说那袋稻谷质量不好,又不小心弄脏,刚好可以给鸡吃。

    殊不知,那群鸡吃完稻谷的第二天,只剩一只命硬的还活着。而仅剩的那只鸡,张月华没舍得吃,留给儿子满月时宰给宾客吃了。

    后来才知道,稻谷是张月红不小心掺了老鼠药,人是不能吃了,才带来的。

    “打死你个胡说八道的小丫头片子!”张月红本以为林紫要夸她,没想到是扯些陈年旧事,不由得怒了,一巴掌向着林紫扇过去。

    周围看热闹的人忙上前拉住她,然而还是晚了,巴掌实打实的落在林紫的脸上,让林紫白皙的脸上浮现出一个红色的手掌印。

    “阿紫你没事吧?”张月华心疼的轻轻抚摸女儿被打的脸,又抬眸质问道:“姐,阿紫还小,你怎么能这样?”

    张月红被人拦着,喊得更大声了:“小小年纪就会血口喷人,长大还了得?你教不好女儿,就让我来替你教育!”

    张月华抛开柔弱,一字一顿的道:“我的女儿,用不着你来管!”



“那你就等着吃拳头吧!”前面的男人说着,对拦在林紫他们后面的男人使了个眼色,说道,“上!”

一前一后,两个人举起拳头就向林紫他们冲过去。

这速度也太慢了吧,演技也忒差了!

林紫使劲一把推开旁边的李其然,一个侧身,迅速捏住了前面那个男人挥过来的手,同时一个后踢踹在后面那个男人的身上。

别看林紫脸色平静,捏在男人手腕上的力道可不小,只见那个男人的五官都扭曲了。

嗯,是痛得扭曲了!

而后面那个男人,吃了林紫一脚,摔了个狗吃屎。

李其然被一股力量推倒,等他站起身时,被眼前的画面惊呆了,不自觉的瞪大眼睛,下巴惊得合不上,一个看起来肤白貌美的弱女子怎么会这么厉害,眨眼功夫就对付了两个男人,就好像武术高手一样!

林紫冷笑着,一字一句的道,“你们还想要买路财吗?”

手腕被控制的男人连忙摇头,“不……不要了……”

摔倒的男人爬起来,瞧见同伴的处境,也连忙说道,“你……你放了他吧,我们……我们什么也不要了。”

林紫一甩手,松开了男人的手腕,她甩手的力度使得那个男人往后退了两步。

她声音轻描淡写,脸上看不出神情,“以后再让我看到你们做这种事,我可就真不客气了。”

“不敢了,不敢了。”

话音未落,两个男人逃也似的跑掉了。

这时,李其然回过神来,努力掩饰掉慌乱和惊讶,感叹道,“想不到你身手这么好。”

林紫没理会他这句话,反而问道,“孙舒仙没有要找我吧?”

“你怎么知道……”李其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面色有些慌乱,顿了顿,意识到说错话,连忙改口道,“舒仙真的让我来找你。”

林紫点头,语气平淡,“她确实让你来找我,但她不是真的想见我。”

“你知道?”李其然语气惊讶。

林紫神色平静,“她中午刚去过我家。”就他,还想演英雄救美的把戏?

走到打谷场,林家人已经忙得七七八八了,林紫忙上前帮忙,林子明见到她,哒哒哒地跑着把手里的一把稻谷递到林俊义手里,又哒哒哒地朝林紫跑,“姐姐!”

林紫笑着替他擦了擦额间的汗珠,把手放在他的肩膀上,“累不累?”

林子明笑着摇头,“一点都不累!”

林紫摸摸他的脑袋,笑道,“真乖!”

一家人看到林紫过来,忙碌的脸上都洋溢着笑意,范玉兰打趣道,“阿紫,你再来晚点,活都干完了。”

张月华一脸关切地问道,“怎的去了那么久,是顾家出什么事了么?”

林紫笑着摇头,“出了点小插曲,没什么的,不用担心。”

一家子在一起,大抵连劳作都是快乐的,太阳还在西边露着半个头,他们就已经走在回家的路上。

次日,因着不用去早市,林紫八点才起床。吃过早饭的功夫,林紫和林俊义便出了门,在村口每人花了4毛钱,坐公车进城。

这是林紫重生后第一次认真看北城的模样。

往常都是早早来摆摊,忙碌于一碗又一碗的河蚌粥之间,未能好好看一眼这座城。

这个年代的北城还没有高楼大厦,入眼的基本是三层楼高的平房,其间还夹杂着瓦房。楼房也是有的,不过大多是六层高,七八层往上已属稀有。

翠绿的树站在并不宽阔的街道两旁,路边有卖水果的小贩,有卖杂货的小铺子,还有卖爆米花的老爷爷,时不时有人骑着二八大杠自行车飞驰而过。

兄妹二人下车后走了十来分钟,到达泰昌路老吴的修车铺。

“吴伯。”

正蹲着修理一辆自行车的老吴闻声抬头,嘴角绽放着笑意,“你们来啦!”

昨天跟着唐爷爷来过一回,已经商量好价钱,兄妹俩今天就是来交钱的。

林紫小心地从口袋里掏出钱,把钱递给吴伯,微微笑着道,“吴伯,您数数。”

六十块钱,是昨天聊好的。

老吴接过钱,笑道,“老唐带来的人,我信得过,不用数。”

他又看了看兄妹两人,走到那辆二手三轮车旁,接着道,“车你们可以骑走了,再送你们一个锁。”说着,他转身进屋拿锁去了。

三轮车拿到了,林俊义便载着林紫往农贸市场骑去,这两天不去早市摆摊,得多买些食材回家。车子停在市场外的路边,他们便进入了市场。

“阿紫,你在找什么?”看见林紫走来走去,这看看那瞧瞧的,林俊义不明所以。

林紫没有停下,仍左看右看,嘴里应答道,“我想看看哪家的酸菜比较好。”

好的酸菜对于一碗拌粉来说,绝对是加分的。酸菜的颜色太暗的话,可能是腌制太久,或者有些变质了,口感会差很多。好的酸菜,有着独有的酸香味,口感脆嫩。

林俊义笑了,“咱村里的刘大娘做的酸菜才是一绝呢,香脆酸爽,你小时候也吃过的。”

林紫细细回想,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那刘大娘腌制的酸菜,确实比她吃过的别家的都要好一些,不过……

“刘大娘家会有那么多酸菜么?”

林紫的担心不无道理,要做拌粉,酸菜是需要得到稳定供应的,如果刘大娘只是腌了些自家吃,那是远远不够的。

林俊义点头,“刘大娘每年都会腌不少酸菜。”

见酸菜有着落,林家兄妹在农贸市场买好菜,便骑着三轮车朝唐家老夫妇的干货店而去,买了许多芝麻用以制作香油,又称了不少花生,又挑了些拌粉酱需要的调料,才踏上归程。

坐在车上的林紫,心里美滋滋的,虽说这三轮车看着有些旧,但整体还好好的,有划痕,没有破损。

往后去早市就不用拉着木板车走着去了,不用那么累,也不用花那么多时间,还能多躺会儿再起床,简直是一举两得!

林紫看着在前面骑车的堂哥的后背,若有所思的道,“大哥,我们傍晚的时候去网鱼吧。”

稻禾割了,昨天也结束了打稻谷的活儿,而现在只需要偶尔到晒谷场翻一翻谷子,旁的便没什么了。

难得闲下来,林紫想起堂哥说家里有渔网,也是因此,她方才买了许多肉,唯独没有买鱼。

鱼可是好东西,做法五花八门。

林俊义叹息道,“阿紫,我前几天翻渔网出来看了,且不说有好几个破洞,就是网闲置太久了,没坏的地方稍微用力就扯破了,这渔网真用不了了。”

“用不了就用不了咯”,林紫倒是释然,没有网大不了不捕鱼而已,但不免惋惜,有些失落。

仿佛是听出了林紫的失落,林俊义又道,“没有渔网,我们可以钓鱼,反正那池塘里的鱼看起来不是很聪明。”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