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

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

妖钥 著

美文同人连载

唐萦歌做为美女,又是美食网红穿越了,结果变成又胖又丑,人人嫌弃的“缺心眼”“缺心眼”被家人发落到小村庄里自生自灭。自己下顿口粮都不知哪找时,又捡了一病男,多了一张嘴要照顾。好在她有宝物相随,凭借自己美食能力,不屈不挠意志,带着美男慢慢朝好日子发展。结果有朝一日,男人不但身体恢复了,身份也变了。说好一起过日子的,生活怎么就变了?-----别以为你长得美,本小姐就要听你的。家中我称霸王这事,没得商量!

主角:   更新:2024-01-08 10:2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的美文同人小说《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由网络作家“妖钥”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唐萦歌做为美女,又是美食网红穿越了,结果变成又胖又丑,人人嫌弃的“缺心眼”“缺心眼”被家人发落到小村庄里自生自灭。自己下顿口粮都不知哪找时,又捡了一病男,多了一张嘴要照顾。好在她有宝物相随,凭借自己美食能力,不屈不挠意志,带着美男慢慢朝好日子发展。结果有朝一日,男人不但身体恢复了,身份也变了。说好一起过日子的,生活怎么就变了?-----别以为你长得美,本小姐就要听你的。家中我称霸王这事,没得商量!

《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精彩片段

    第1章

    北夏,唐府后宅。

    红漆木地板上,一张黑胖肉饼子脸上,一条细小的缝在轻微的眨动着。

    唐萦歌揉着摔疼的屁股躺在地上,脑子里飞絮杂乱的画面掠过,转瞬又停。她不明白那些画面怎么会出现在自己脑海里,只眨巴着夹缝眼盯着黑漆雕花木梁发呆。

    看到头顶上的白绫,她想问这是谁要寻死吗?

    耳边忽然一声炸裂般的惊叫,险些将她个好好的人喊个魂飞魄散!

    “我的小姐啊,您这是因为什么想不开啊?您要烦,要是焖,奴婢给您蒸包子,您要是还不高兴,咱们就改吃糖心馅饼活着苹果泥点心,你想吃什么都行,您不能抛下奴婢不管啊?”

    唐萦歌好想说,大妹子,您认错人了吧!

    可是张张嘴,嗓子眼发干,下颚处火辣辣的疼,摸上去一把,肉宣宣的掉了一层皮!

    彩云见小姐不停的翻白眼,害怕的摇着她肥胖的身体。

    “小姐,你怎么了,你别吓唬奴婢啊!”

    “咳......我,咳,你......”

    她想喝水!

    说不出来,唐萦歌无奈,只能推开人颤颤巍巍起身,结果力道没控制好,彩云一个屁蹲摔出老远!

    “啊”

    唐萦歌不好意思的抠抠耳朵,看了眼自己的手,她怎么就把人给弄摔了,结果这一看吓了一跳,她手怎么这么肥,胖的像个蒲团一样,她的身子这是怎么了?

    原本纤细的手掌,如今变得像熊掌一样厚,黑不说,还带着肉坑,抚摸上脸,她巴掌大鹅蛋脸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叠着层的双下巴。低下头,圆滚滚的肚子挺得老远,根本看不到脚。

    “啊!”她的叫声比彩云还大,谁来告诉她,她这是怎么了?她这美食界网红第一美女,为什么变成了胖纸......

    这一喊,才想起嗓子还着着火呢,端起一旁的茶水壶,先是咕噜咕噜喝上半壶,再问问那哭个不停的小姑娘是怎么回事。

    门就被人推开了。

    “唉呦,满府上下都听彩霞大喊着姐姐想不开自尽了,妹妹怎么看这人好好的啊!”

    唐萦歌端着水壶撇向门口,这尖酸刻薄的语气,她怎么听都觉得是来挑事的啊!看到人影,她那张肉饼子似的脸上,两道粗壮的眉毛就拧了起来。

    “你谁啊?”

    女子逆着光,让人看不清面容,光瞧身段,到是极妖娆的。

    唐可柔捏着帕子勾着兰花指捋了捋鬓角碎发,娇滴滴喊了一声,“大姐,我是小柔啊!”

    唐萦歌浑身一抖,身上能掉下一层鸡皮疙瘩,黑着一张脸,“管谁叫大姐呢!”

    不对,她想起来了,她去美食一条街准备做直播,路过一个小商贩前看中一个形状怪异的盒子,才花钱买下来,就被一辆失控的摩托车撞飞出去......

    她,她她......

    愣怔间,唐可柔动了一下腰身,矫揉造作又道:“姐姐你也别恼,我要是你,就先想想怎么瘦下来,您这天天就知道吃,方家公子能不嫌弃吗?现在他被文秀秀缠上,人家可是户部侍郎的女儿,爹能不气你不争气吗!”

    退亲?渣男变心了,因为这儿就自尽?

    彩云听她乱讲很是不愤,从地上爬起来,呛嘴,“什么文秀秀缠上,明明是二小姐你也想嫁给方公子,二夫人磨着让老爷提退亲的,你少在这骗人!”



“每斤五文?不行,太少了,我告诉你,临安县那边卖鱼,每斤都要八文呢!”

唐萦歌心中好笑,这人一看就没什么心眼,废好大劲就涨了三文。

“爱干不干,不干滚蛋!你想多赚钱,你自己拎着筐去临安县吧!看鱼会不会臭在你篓子里!”

俞林斜着眼看她,“你说真的,真要收我的鱼?”

唐萦歌掂了掂手里的盆,也就一斤半的鱼,做鱼汤,三人喝够了,做鱼丸也就能出两碗!焖酥鱼不够废火的。

煎烤烹炸,都不够废一次事的。

“你娘也说了,礼尚往来,我也不能辜负大娘的好意,今天我要摆摊卖茶点,一会你把我做的吃食给大娘带回去尝尝鲜!当然,你要是有钱,就来捧个场!”

她把凉糕和菜馍馍装了一碗给俞林让他带回去,俞林想尝,被唐萦歌一巴掌拍下去。

“你吃得花钱买,赶紧走,看着你就讨厌!”

这句话俞林特别爱听,他就喜欢听唐萦歌说讨厌他,这样他就不担心会被她看上了。哈哈哈。

赶人走了,睡意也没了,红薯袋空了半袋,糯米粉也只剩下一个面袋子。

她将吃食装在前一夜找出来的大的笼屉里,盖好盖,开始烧水!

五更天,彩云醒了,见小姐已经在给大茶壶里灌水,吓得赶紧跑过来。

“小姐,您怎么不叫奴婢一声,怎么可以让你一人干活啊!”

唐萦歌转身,将一个砂锅端过来,叹气道:“你去里正家跑一趟,把这锅鱼汤给他们,再换一副消炎止痛的汤药回来!回来熬了给公子送过去后,就到村口大榆树下找我,我们以后就在那摆摊位了。对了,早饭一人一个蛋,就苦菜水,今天只有这些。”

彩云见小姐拎着茶壶和板凳走了,心理说不出的心疼。

老爷太狠心了,他怎么可以这样对小姐,她一个大家闺秀就要变成小商妇了。

“小姐,你以后可怎么嫁人啊!”

彩云熬好药送进屋子时,看到司空烨半坐在床上,差点不敢出声,但想到自家小姐的嘱托,对男人道:“公子,请用饭。”

她向来没心计,遇到看不对眼的张嘴就会说上两句,可面对这个男人,满心的不痛快,也只敢在心中腹诽。

也不知道小姐干嘛要对这个男人这么好,自己累死累活,也想着他。好好的一锅鱼汤,都给男人换药了!

司空烨自然也察觉到这小丫鬟心中对他的不满,以他的身份,若是以前,自然不会让这等没有规矩的下人伺候,但想到这小丫头也是为了自己的主子,才会对他这样来历不明的男人怀有戒备,倒也算是忠仆。

只是他暗自哂笑,这对主仆,一个粗鲁、胆大妄为,一个心直口快,毫无城府,倒是绝配。

彩云放下饭食,便搬着火炉出了自家院子。

小姐说茶水要加热才好卖出去!人走到路口,就看到小姐熊壮的身影正在给人端茶倒水!

她眼睛就酸的厉害!

“老爷真是太狠心了,把大小姐逼到这种绝境,明明该在府里养尊处优的是大小姐,现在却要伺候人,呜呜!”

唐萦歌远远的就看到她在抹鼻子擦眼泪,招手问她,“谁欺负你了?告诉我,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

彩云摇头,向着简易不能再简易的茶棚走去。

唐萦歌选的位置是村口唯一的老榆树,树冠用来遮阴,树下仅放着一张桌子,四条条凳。

一个身穿劲装,面相冷硬的男人正端着水碗看她们。

“姑娘的茶水很特别,点心也新奇!这是茶水钱!”他把二十文铜子放在桌上。

彩云就看到他手边的佩剑,想去收钱的心思被压了下来。

“客官可还满意?不急着走就再添一碗水,我这茶水可是加了药草的,您嘴角有火泡,喝我的茶不出三日,内火就能消!”唐萦歌推销自己的茶,这样她还能有额外创收。

寅午嘴唇抿了一下,算是笑,轻探一下身子,“我想向你们二位打听打听,可有见到一身白袍,面容英俊的男子出现在附近?他身上应该有伤,身高与我相当!”

彩云抬头,看了一眼男人,他手边的剑太亮,吓得又把头低了下去。

寅午把她的表情看在眼里,急切道,“怎么,看到过?”

唐萦歌肥胖的身子一转,挡住彩云,给男子蓄水。

“别说你形容的这么好,我没见过,就咱们这十里八乡长得好一点的男人哪个我不认识,俊的没看到!要是真有这么一个帅哥,还受了伤,怎么也得救回家养着。”

说着她递水时,故意在男人手上摸了一把。

寅午听着,想着七皇子的相貌,遇到定能让人记得,手就被人摸了。抬头对上一张满是脓包又肥又黑的饼子脸,全身都是一抖。

他猛地起身,桌上的茶碗也打翻了,“姑娘自重!”

甩下这一句,踉跄着身子拿剑就走。

唐萦歌追上前,“唉,我说帅哥,再喝一碗茶啊!免费的。”

看人走远,她把钱揣起来,努着嘴若有所思!

彩云上前,小声问,“小姐,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人就在我们家?”

唐萦歌摇头,“你也看到了,那人身上带剑,询问我们之时一脸的杀气,而他眼底又有掩饰不掉的惧意,我看多半是来寻仇的。如果真是找我们救的那个美男,不管他们之间有何恩怨,你我指不定也会被他一并解决了。”

彩云懵懵懂懂的,心中害怕,见小姐淡定也渐渐心安下来,她知道自己笨,一切听小姐的就好。

唐萦歌让她看摊位,自己要先回一趟家,并嘱咐彩云,如果有人只是想喝口水,那么分文不收!

如果对点心感兴趣,吃了还要的就是有钱主,喝水也要收五文。如果嫌贵,就这苦菜水吹到天上有地下无。

如果吃客再感兴趣,就把昨夜切好的苦菜根包上一包,二十文卖出去。

彩云都记住了,唐萦歌这才回走。她回去要给美男换药,再看看他有没有什么需要,毕竟早上走得急了。

人才迈进大门,就看到司空烨扶着墙一点一点向外挪。

小说《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她一个抢身上前扶住,就有些恼火,这可是自己的钱袋子啊,万一嗝屁了,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哎呦喂!就知道你不省心,一会不在你又要出来!再发烧我可没钱给你买药了!”

被人见面就训一顿,司空烨直接愣住了,整个北夏朝,除了父皇和皇后、兄长,谁敢当面训斥他?

岂有此理!

唐萦歌把人往屋里扶,司空烨拧着劲往外走,两相较劲,一时间两人就胶着在了原地。

“不听话是吧,要走是吧?行,你走,走之前我要知道你叫什么?家是哪的,救命之恩拿什么报答我!我唐萦歌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打发的人!”

她找了一块石板,极其粗鲁的将石子塞他手上,“写,别告诉我你不会写字!”

她语气不好,人也像个河豚一样,气鼓鼓的。

司空烨看不到,却能感受得到,手里死死捏着石子,该死的女人!要不是他现在情况特殊,一定要叫这女人好看!

他在石板上写下两个字,一张俊脸突然爆红。

“如厕!”

唐萦歌盯大眼睛,“如厕?不就是上厕所……”

艾玛,误会闹大了!

以为美男想趁家里没人跑路呢!毕竟她家穷的要啥没啥,日子太苦,以为他受够了,一见他出门就要跑。

结果是上厕所啊!

她松了手,尴尬笑道:“那个,哈哈,我送你去茅厕,哈哈!”

司空烨的俊脸阴沉的就要下雨了,他这辈子所有丢人的事在这个女人面前都做完了。

唐萦歌还特别贴心的给了他一块厕纸!

司空烨捏着一小张厕纸空中凌乱,唐萦歌还不忘记补刀,“省点力气用,这是翻出来的旧货,不结实!”

司空烨:“……”

把人再扶回床上,重新处理伤口,都忙完就半个时辰过去了!

司空烨整个过程俊脸都是黑的,实在是好不起来!盼着收拾完,这女人赶快走,手中就被塞了石子。

“美男,过了这么久,我还不知你叫什么呢?还有,今天我出门后遇到有人在找你!那人佩着剑,脸部长得菱角分明,就是那种面颊骨都能看清的那种,一身玄色衣服像是侍卫服,你认识这样的人吗?”

司空烨沉默半晌,若是告知她真名,恐怕会给这家人招来是非。于是在石板上写下了一个名字。

“司烨?”

唐萦歌撇了撇嘴,写个名要想这么久的?不是她多心,这美男肯定没写真名。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就想离开。

石板被人扯了一下,就见司空烨刷刷又写下几个字,“你对他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说,我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如果你想找他,下次我会说。”

他摇了摇头,又写下几个字,“我会报答你的。”

最后他把石子一扔,重新躺下。

唐萦歌立在原地看了他好一会,看来真如自己所料那般了。

拍拍裙摆上的褶皱对床上人叮嘱道:“中午彩云会回来给你烤地瓜充饥,我走了。”

门被合上,司空烨睁开眼睛,用散乱的目光盯着房梁。

如果唐萦歌没看错,那个人应该是寅午。

回来路上,做饭的是亥戌,给他送茶水的就是寅午。如果下毒,这两人最可疑,现在他身负重伤,又中了毒,身边还有两个弱女子,在不确定寅午是否背叛自己的情况下,他不能让他找到自己!

唐萦歌一路走,嘴角都牵着笑,想着美男窘迫时的俊模样,突然觉得这男人可爱的不行。

“一个有厉害侍卫的男人,将来要是病好了,报答的酬劳一定很丰盛。”

她幻想着坐拥金山银山那天,就见彩云在茶水摊前被人抽了一巴掌。

“什么破茶水,茶沫子都比你这水味道好,敢要五文钱,你怎么不去抢!”

唐萦歌快走几步,就看到茶桌上丢下的二十文铜子。

“怎么回事?”她问彩云,同时打量面前的女人,一身荼色粗布衣衫,身材微胖,一脸刁蛮蛮横相,看她过来,那眼神,上上下下扫视着她,眼中的鄙夷与不屑赤裸裸的表现出来。

“小姐,她吃了一整碗凉糕,四个野菜馍馍,还打包了一份凉糕,加上一碗茶水,结帐时,我说要三十一文,多那一文不收了。她就问我怎么算的钱。我说了,一碗凉糕五文,一个野菜馍馍四文,加上茶水一共三十一文。她说抢钱,就给二十文,我干,她就打我。”

唐萦歌听了,审视婆子,行啊!哪来的刁民,耍横惯了上她这欺负人来了是吧!

看她怎么整治这女人!

唐萦歌脸上露出笑容,点头。

“没错,还少收了一文,算是拉回头客。我想问这位大娘,我家丫鬟出言得罪你了?还是我这糕点让你吃坏身体了?你打人的理由是什么啊?”

她平时说话笑脸迎人时,还有几分亲和力,可真拉下脸来,这一脸的横肉,彩云都怕,尤其见她家小姐开始撸胳膊挽袖子了,就怕得更厉害了。

“小,小姐,其实我也没多疼。你可千万不能打架啊,你要出手,这人打伤打残了可怎么办呀!”

唐萦歌内心给彩云这中二性子点了个赞。

果不其然,她直言劝自己,婆子却听进去了,见到笑呵呵的胖子忽地变脸了,有些没底。

“你们干什么,我告诉你们,整个溪云村的地,都是我们上云村王员外家的,我是王家五小姐的贴身奶娘,你敢打我,这茶点摊就别想开!”

唐萦歌掏了掏耳朵,一身痞气外放,“哎呦喂,我以为多大的官呢,搞了半天就是一个小小员外家千金的保姆奶娘啊!看给你狂的!”

她一把抓住婆子衣领,将她丰腴的身体往上提,淫威立现,“你说,我现在就拉你去官府,说你吃了我的东西不但不给钱,还恶意行凶!你家员外要是敢庇护你,我就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纵容家奴逞凶。县衙要是不管,咱们离京城也近,总有管的。你说我们现在就走,好不好啊!”

小说《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唐萦歌半垂下头,声音已经冷了下来。

“不换就不换,把钱和蛋还给我!”

刘连翘摸了一把鬓间的银发钗,“谁看见你的钱了?野鸭蛋河里就有,写你名了吗?”

唐萦歌火气蹭的就上来了,要不是不知去哪买面,又想急着支摊赚钱,她用上这来受气。这臭丫头竟然瞪眼睛说瞎话的!

“我再说一遍,我不换子,把钱还我,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刘连翘把小蛮腰一插,“这里是溪云村,我爹是里正,十里八乡唯一的大夫,你和谁说话呢,这么不客气!”

“连翘!”一个四十来岁的妇人,穿得一身亮光赭石色绸缎衣料,听到女儿的话就冲进院子,掐了少女一把。

“哎呦!”

刘连翘胳膊被拧,捂着红着眼睛,“娘,你干嘛!”

“你个臭丫头胡勒勒啥!快把唐大小姐的东西还回去!”妇人上把刘连翘头上的发簪拔了下来。

“唐小姐,你可别见外,咱们乡里乡亲的互相帮忙是应该的,谈什么钱,你那边有啥需要就和婶子说,婶子能帮的全帮你!”

刘连翘跺脚,“娘,你干嘛呀!那是我的发钗,我拿棉被换的。”

刘氏猛的拉着女儿往屋里推,还不忘记回头对唐萦歌赔笑脸,“有需心帮忙的尽管提啊!”

她的视线还不忘在唐萦歌手上的糖罐子上扫了一眼。

那表情,很肉疼的样子。

唐萦歌内心升腾着火焰,一家贪财鬼。看了一眼屋内,将银钗放在晒药台上,“银钗我换了被子,就不再是我的。不过我拿了五十文钱来换粮食。你家要是还要脸,就记得把吃食送我家去。”

屋内没动静。

转身,出了大门,她没有急着走,而是躲在门板后面停了几分钟,果然隐隐约约听到刘赵氏在数落女儿。

“以后你和小川可离那胖子远点。你都不知道娘刚刚看到什么,她把俞家的金莲给打了。那王金莲是什么人,半点亏都不吃的主,全村最是泼皮无赖。今天硬生生吃了闷亏。娘可是才从她家回来,鼻骨都被那胖子打断了!”

刘连翘不信,“怎么可能?俞金氏那么横的人,没还手?”

“没,依娘看她是怂了,总而言之,娘可和你说好了,那胖子能躲着就躲着,听说还是个傻的,你可别招惹她进咱家,再把咱家砸了。”

“我才没招她呢,她说要换粮食,娘你不会给的吧!”

唐萦歌捏着手中的红糖罐子,她的全部家当换回来的红糖,这叫她怎么出摊赚钱生活。

看到倒在野草地上的木门板,踢了一脚,“你也气我,等姐有钱了,就把你劈了,拆吧拆吧烧火。”

进了灶房,把满心的郁闷都掩饰好,唤着小丫头,“彩云,我换了红糖和姜,刘家那丫头说,这边的红糖很金贵,既然是好东西,那可要每人来一碗姜水煮红糖泼蛋!”

姜水红糖?彩云直接从灶房追出来,“小姐你是不是不舒服?奴婢就说你怎么能下水呢!凉到了可怎么办?您这小日子下水会……”她掰了掰手指头,“还没到!小姐,你受寒了?病了吗?”

唐萦歌转身赏了她一个爆栗子,从廊下端起木盆又去灶房舀热水。

“我没事,一会抽空把我带回来的药草洗干净送进屋子,不要弄碎了。我先给那人擦下伤口,蛋泼好了也一同拿进来。”

唐萦歌不忘记补了一句,“以后谁来咱家,记得别让人进主屋!”说着端着热水离开。

彩云她身后喊,“为什么啊?”

想到刘家那一家的奇葩,她懒懒的回了句,“不想自己的糖果被人分,就照我说的做!”

留下依旧不明白的彩云,将主屋门关上,走到床前,放下木盆,盯着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粗胖的手指摩挲上下巴。

美男就是容易让人失去原则,就这么看着都赏心悦目。只是这处理伤口要先脱衣服,可怎么就觉得下不去手呢!

小说《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唐萦歌想了想,从包袱里翻出一张大蓝帕子甩到男人脸上。

“给你盖上,就不会被你的美色吸引了!哈哈!”

开干!

没了诱惑,唐萦歌对着男子的衣服开始上下其手。先外袍再内衫,里衣,就差亵裤了,她手放在系绳上,刚要拉,门被推开。

“啊!小姐,你在干嘛?”

彩云紧跑两步,捡起地上的袍子就往男子身上堆,一张小脸涨得紫红紫红的。

唐萦歌脸黑了!看来厅堂与睡觉的屋子之间也要弄个门才行。

“快停下,你这样,会让他的伤口二次感染的,出去!”

“可是小姐,男女授受不亲啊!”

唐萦歌直起腰,她总不能和这个小古板加一根筋解释,为了治病,没有授受不亲之说!

虽然男人有一处伤,“咳咳”位置是挺尴尬的!可是她们大一就开始上解剖课,男人身上的那点零件什么没见识过!

只是她撇了一眼蓝帕子,想着那人妖孽一样俊美的脸,自己的脸也莫名烧起来。

唐萦歌故作镇定道:“授受不亲就让他负责啊!你家小姐我也不吃亏!你要是不想也嫁给他,就把门关上,出去。”

彩云脸腾就红了,“小姐,你真是的,彩云才不要嫁他!”说完转身就跑。

唐萦歌捡起地上的衣服往窗外一扔,“别说小姐我压榨你,这衣服还要穿,得赶快洗了!”

这才把门窗全部关好,虽然透风的窗纸一眼就能看到院子里的场景,也比开着让人看她扒人裤子好。

大活人的,她有些尴尬。

再次捏上裤绳,碎碎念道:“我也是为了给你处理伤口啊!我可没想占你便宜,不过缺医少药的,看你造化了!”

几次心理纠结,终于下手了……

看着露出的伤口,亵裤变裤衩的完美裁剪,唐萦歌将剪刀收起来。

“完美,下一步!”

拿起准备好的棉麻布沾水,一点点将伤口里的藻类清洗掉,最后拿出换回来的酒坛子。

“这酒也不知道够不够烈,有比没有强!”随即毫不犹豫地、粗鲁地淋到司空烨伤口上。

司空烨在她用水擦身子时就有了意识,只是昏沉间眼前漆黑一片,并不清醒。

当那份刺痛灼烧猛的刺激神经时,司空烨立刻一惊,心中惊疑不定,难道他被人已经抓住?

他尝试着动了一下手指,却毫无力气。

司空烨听到身旁有人的呼吸声,强忍着疼痛,一声不发,只有隐隐的粗喘,告知他人此时男子正在忍受的痛苦。

见状,唐萦歌心中微动,若是旁人,怕是早就痛的满地打滚了。这男子心性之强,可谓少见。

于是,她道:“很疼是吧!疼也得忍啊!谁让咱们没钱买药呢。现在伤口都处理完了,我要给你涂地锦草汁了,别看这东西廉价的没人采,止血可是很神奇的。”

原来是在救他?

听这声音,娇脆空灵,自嘲中还带着得意,应是个少女。

司空烨想道谢,张了张嘴,却只发出沙哑的嘶嘶声!

震惊之余,司空烨下意识就想伸手摸向自己喉咙。

小说《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唐萦歌揉了揉胖乎乎的大脸,“钱我不要了,你们打了我的人,我也教训了你们,但是主动挑事的是你们王家人。以后你每一次杀猪,猪下水得给我留着,让人直接送我这,咱们的帐就了了。”

她这话出,所有人都呆了,就连王福全都觉得是不是幻听了,抠了抠耳朵,“你要猪下水?”

院外的人再一次炸了,有人笑着指点她。

“传闻唐家大小姐是个傻的,之前没觉得,现在我信了。果然是个缺心眼的。”

“就是,就是,那玩意白给我都不要,扔到村口,就野狗会叼两嘴,她要猪下水……”

“走吧!走吧,还以为有热闹看,结果傻子打架,最后还是王家人占便宜。”

彩云过来拉小姐,“小姐,那东西恶心死了,你确定没要错东西吗?”放着这么好的机会,要二斤肉也行啊!小姐这么厉害,王家人肯定给的。

“你别管,把这些人轰走,早饭端进来,给我也来一碗姜水,记得要热的。”

她是想着用姜水驱驱寒气,看彩云那一脸的伤,摆摆手,“把人轰走,早饭我做吧!”

王家人在她说出条件后,狠怕她后悔,早找了人抬着二儿子走了,村里人没热闹看,议论纷纷的也走了,跟本不用轰。

彩云见二扇门板都掉了,想关个大门都不行,干脆抬起地上的门板横在门口,就和俞林碰了个对脸。

“俞大哥,你怎么来了?”

俞林有点不太好意思,挠挠头,“恩,彩云妹妹,刚刚你家门口人多,我不好过来,这是我娘让我拿给你家夜叉,不,你家小姐的生姜。我家没别的东西,多喝点姜水,免得落下病根。”

给完东西,转身要走,寻思了一下又转回来,“你家小姐真牛,我那嫂子我看不过眼多少年了,可是没办法,打不过。今天解气了,替我谢谢唐小姐。”

彩云忽然就觉得这一脸的伤没白受,竟然觉得打架特别荣耀起来,一连兴奋的喊,“小姐,小姐,等有时间了,你教我揍人呗!”

唐萦歌在灶房切姜丝,见水煮沸了,将姜丝扬进水里,又放了一大勺子红糖,最后想了想,还是在每一个碗里打了一个蛋,搅碎,用煮好的红粮姜水淋在上面,做了泼蛋。

这才抬头看了一眼已经乌眼青的彩云,“打架这事你还是别学了,要学就学学把家管好,就咱俩了,除草、挖地、捡柴火、挑水缸,家里屋外的卫生都是活。对了,还要帮我把衣服补了,我不会。”

饭可以她做,补衣服拿针这活她就不行了,看了一眼破败的家,要干的活真是太多了。

拿了方盘将两碗泼蛋端进屋,看到屋里地上躺着的人吓了一跳。

“你怎么掉地上了?这么大的男人,睡觉还会掉床的吗?”

司空烨心中憋屈,好好的谁想躺地上,这女人半句话都不会说!

要不是想看她是怎么被人“教训”的,他怎么会躺在地上!

真是活了二十年,从来没有这么丢人过。

唐萦歌上来就是一个公主抱,“嘱咐又嘱咐,告诉你不要乱动,难不成想我看你的腿上瘾了?”

司空烨感受到自己被人抱起的姿势,有如一道天雷打在他头顶,这该死的女人,竟然公主抱起来了他,先不说她的力气……

这简直是羞辱!

如果不是全身提不起半点力气,真想掐死这人算了,司空烨索性闭上了眼,装死!

唐萦歌却发现面前的大帅哥脸红了,于是关切的问他。

小说《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你饿了吧,我做了红糖姜水泼蛋,去寒补气血,有利你恢复身体。”唐萦歌实在看他这么一个大男人虚弱的可怜,同情心泛滥了。

司空烨没有出声,他确实饿了,也不知多久没有吃过饭了,只记得跳进河里前,吃了一粒护心丹,不然怕是挺不到有人来救。

正在此时,肚子十分不给面子的发出一阵空鸣。

唐萦歌听到声音,下意识想嘲笑一番,但又怕把这个未来的“金主大腿”给得罪狠了,没再多话。端来饭时,还把属于她那份的红薯递给司空烨。

“你现在的身体不宜吃过饱,不过你放心,我有的就不会亏着你。至于汤药,眼下我还没钱给你抓,不过我说了医好你,就能做到。”

司空烨:“……”

也许是他误会了,不能视,不能言,误以为这女人别有心机。现下看来不过是个乡下女子。不过,这女子也是胆大,居然敢救像他这般身份不明,又身受重伤之人。

从刚才的那场闹事中,司空烨已然明了,这女子一家只有她和一个小丫鬟,如是普通娇滴滴的姑娘,怕是早被村中恶民欺辱了去。

这女人却是彪悍的与一户村民周旋都不落下风的。

司空烨在吃了唐萦歌递过来的第一顿饭后,改观了心中所想。

唐萦歌不知道他九转回路的心肠,安顿好人,把她那碗姜糖泼蛋水喝了,发了一脑门子汗,舒服不少,可就是觉得饿。摸了摸肚皮,咬咬牙。

“有这一碗蛋水,就不会死了,饿就忍着吧!”

司空烨在听到她的这话时,心中更加不是滋味,这女人的日子原来这么地穷。一息之间,似乎之前淤积的所有不快就烟消云散。

彩云在灶房不高兴的扫着柴火,心中始终不明白,小姐放着别的好处不要,为什么要那些又臭又恶心的东西!见唐萦歌进来,忙上前问。

“小姐,您还没告诉我,您为什么要猪下水啊?”

唐萦歌被她问烦了,回了句,“做买卖!”

“啊?我们做买卖?小姐,女子不能抛头露面的。”

“恩,亲爹也没有不管子女的,不抛头露面,你我饿死在这里吗?放心吧,小姐我心里有数!”

彩云撅了一下嘴,不死心的又问,“小姐,你不说五十文只换回糖和酒了吗?那我们只卖下水吗?”

她问得小心翼翼,唐萦歌也在寻思。

猪下水有味,处理起来必须要用盐和面粉裹了搓,再用淘米水浸泡,才能将膻臭味去掉,结果这些最基本生活的吃食,对于现在的她,都成了奢侈品。

想要,就得花钱买。

没有食材,什么都做不了,真应了那句,巧妇难应无米之炊。没得卖就没有钱,这就陷进了死局。

她的视线慢慢移到了那袋红薯和藕粉上。唇角勾了起来,轻弹了一下一脸求知样的彩云脑门。

“我想到可以卖什么了?肯定好吃。等着,小姐我先试试。”

提到好吃的,彩云眼睛都冒光了,看到小姐去拿红薯,雀跃的心情又淡了下来。

“小姐,红薯吃多了烧心,要是这个我就不要了!”

唐萦歌没理她,而是挑了一个丰满的,去了皮,切片,放进盘里。

锅里加上水,上了帘屉盘子上锅,吹燃锅底火,开始蒸红薯。

这是他们的唯一口粮,也不对,如今还有野鸭蛋了。不过鸭蛋金贵,在没有其余调料时,还是先留着为好。

唐家人不是想要饿死她吗?

没那么容易,只有红薯在手,她一样能折腾出花样美食来。这就是第一美食网红的实力。

红薯蒸熟,她用面杵捣碎,然后将刘连翘给的藕粉挖了两勺,加一大碗温水化开,将一半的红薯倒进去搅拌均匀。

锅擦净,小火慢慢加热,将没加藕粉的红薯酱上锅煮沸,不停搅拌,停火将加了藕粉的红薯倒入,用锅底余火加热至冒泡。

起锅,找了一个平底汤盘装起。

彩云好奇的凑过来瞧!

“小姐,您费了这么大力气,这不还是红薯吗?这红薯泥看着也没什么胃口啊!”

彩云不敢说实话,她怎么看都觉得像黄橙橙的“那啥”一样。

唐萦歌抬手,想再给她一个爆栗子,看了看她那张可怜的小脸还是忍了。

“凡事要看成果,我做的红薯凉糕可是要等了凉了才好吃。”

唐萦歌思忖着,开一个茶棚,只卖凉糕可不行,她要赚得是来往大户行人的银子,得做出点特色吃食来才行。

在记忆里,临安县外还有一座大慈云寺,那里香火很旺,京城的善男信女都愿意去那里求姻缘。

以后在吃食上,尽量也要多做一些女子爱吃的点心才好。

现在家里能用的东西太少了,巧妇难做无米之炊啊!

她喊来彩云,“我出去一趟,你看好家,谁来都不许放人进屋子!”

彩云不放心,要跟着,唐萦歌已经背上篓子,拿上小铲子,又舀了一瓢水,先灌个水饱,没办法,没有水瓶。

“很快我就回来,等着晚上咱们改善伙食!”

本来想弄条鱼回来炖,可眼下没有工具,她改变了主意沿着溪流进了山。

溪云村地少人穷,可不得不说这里的环境是真好,东边有河塘西边有山坡,四月野菜已经长出来了,她要去碰碰运气。

一路向高处爬,山石区域都没走过,就气喘如牛。

唐萦歌气自己这身肥胖的肉,真是累赘。

又走没多久,植被茂盛起来,枯枝泛着青芽,野杏打着花苞即将绽放,早春的欣欣向荣气向让人心情舒爽。

与是心情好了,运气也好了起来,她看到与野杏树比邻而生的树枝虽然光秃着,却顶着风干的花椒未落。

“啊!竟然遇到花椒树了。”她要是没记错,原主记忆里,所有吃食都没有花椒的味道。书上记载,古代花椒是药材,并没有算做调料进入每家灶房当中。

“不管了,我得多采一些,回头能弄到鱼了,做花椒鱼吃。”

拿出帕子兜着,绕开花椒树上的小刺,采了一大捧自然风干的花椒回去。

又走出不远,看到一小片串出一尺高的野蒜苗,别人家是否缺蒜,她不知,这东西可是调味品必须之物,于是蹲下将这一小片的蒜苗连根起了回去。

擦了汗缓了一会又向前走!

不知是这里的人不认识,还是她们不知道有些野菜是能吃的,竟然让她发现了成片鸭儿芹。

唐萦歌兴奋了,“就是来找你的,真让我找到了!”这一次她可没有留余地,直接将背来的篓子装个满满登登。

小说《网红在线:战神的农门肥妃》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