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美文同人 > 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

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

苏小尘 著

美文同人连载

穿越而来的傲娇女,被嫁给穷酸秀才冲喜。奈何穷酸秀才心有所属,竟然对女主各种看不上。秀才最终还是被“啪啪啪”——打脸了,对女主各种甜宠护妻操作!

主角:王小芸柳文升   更新:2024-01-03 04: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小芸柳文升的美文同人小说《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由网络作家“苏小尘”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穿越而来的傲娇女,被嫁给穷酸秀才冲喜。奈何穷酸秀才心有所属,竟然对女主各种看不上。秀才最终还是被“啪啪啪”——打脸了,对女主各种甜宠护妻操作!

《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精彩片段

    第1章

    人声鼎沸,锣鼓喧天,刺耳的唢呐声响穿云际。

    正赶着投胎个好人家的王小芸,不禁捂住了耳朵,可她却感觉到自己不停地下坠。

    她往下面一看,一群低矮破旧的土坯房,坐落在稀稀疏疏的庄稼中央。

    这样的地方,有什么富贵可言?

    她急急地摆着双手:“错了,错了,不是这个地方,再往前走走,去个富贵的大户人家。”

    可负责送她投胎的小鬼却摇摇头道:“太累了,走不动了。就在这下面选一家吧。”

    王小芸却怒目圆睁,呵斥道:

    “投胎可是个技术活,一着不慎满盘皆输,投到个穷困人家连饭都吃不饱。

    我宁肯现在辛苦些,选个好人家,也不愿意现在省事,而苦了一辈子。”

    小鬼却对这个女人的聒噪充耳不闻。

    他这一路选了这么多人家,这个女人都以这样那样的借口拒绝了。

    他现在是真的累的不想动了,也对这个挑剔的女人反感不已。

    只见那小鬼看了看下面的村落,报复心渐生,竟然一脚就将王小芸给踹了下去。

    不料王小芸一挣扎,小鬼踹偏了,直接把她踹到正坐在喜轿的女人身上去了,而不是按他原来想的那般,踹到那个刚出生的婴儿身上。

    投胎到婴儿身上,才可以忘记前世的一切。而王小芸是直接附体了。

    带着前世的记忆,附体到了这个刚刚在轿子里咽气的女人身上了。

    王小芸无声的咒骂着那个早已逃得不知所踪的小鬼。

    她很想出声大骂几句苍天无眼,却碍于虚弱到极致的身体而出不了声,甚至连动一下都动不了。

    她这直接就是正儿八经正大光明的穿越了。

    她知道自己现在是在喜轿里,附体到这个同名的女人身上时,连这个女人的记忆也一并复制到自己的脑子里了。

    原身跟她同名,也叫王小芸。家庭贫困,有父有母有哥哥。

    哥哥已经十八岁,在这个十五六岁就要成亲的年代,无疑算是老光棍一条。

    她哥不成亲,不是因为年少叛逆特立独行,而是家里实在太穷了,根本没有银子给他张罗成亲的事情。

    自己现在要嫁的这个人,本来家世尚可,且还是一个十三岁就考取了秀才功名的神童。

    却不料,得了头名秀才不久,他的祖父和父亲就在一次外出打短工的时候,被过路的马贼抢劫。

    马贼不紧抢了他们的银子,还因两人剧烈的反抗而将他们打成重伤。

    一下子两个重伤人员,为了看病,不光掏空了家底,还四处借债治病。

    古代的医疗条件又差,银子花光了,人也没看好,留下一屁股债,就双双归了西。

    这名年轻的头名秀才,有孝在身,三年不能考科举。

    眼看明年就过了孝期可以考科举了,却因为一场风寒大病一场,眼看着人就要过不了年。

    秀才的母亲听说成亲可以冲喜,就四处托人给儿子张罗娶妻之事。

    可是,人们知道有冲喜一说,却也知道这只是个传说。

    哪家有女儿的人家,也不舍得女儿嫁到一个寒门守寡。

    但是此事,却被王小芸的父亲听说了,便主动找到媒婆,说可以让自己女儿嫁过来冲喜,条件就是把秀才的妹妹嫁给王小芸的哥哥。

    也就是换亲,没有彩礼也没有嫁妆的换亲。

    秀才母亲哪舍得女儿嫁到那样一个穷的叮当响的人家去?

    可是最终,她还是为了自己的儿子答应了下来,同意了换亲。

    而且,事不宜迟。

    既然是冲喜,那就赶紧成亲。

    若是等人死了还换什么亲?

    双方也不讲究什么虚礼,就草草的定了第三天直接用轿子来抬人。

    王小芸虽然才十四岁,可是古人早熟,她深知一个寡妇这一辈子该是如何的凄苦。

    她不愿意这门亲事,不愿意一进门就嫁给一个病秧子然后做寡妇。

    反抗无效之下,竟然绝食三天,到了喜轿来迎亲的时候也只剩了一口气在。

    王家为了儿子能成亲,也不顾女儿的哀求与绝望,任其自生自灭了。

    只要迎亲人来之时,王小芸能上轿就行。

    至于娶回去变成什么样,他们就管不了那么多了。

    王小芸最终在接亲途中,死在了喜轿之中。

    现代的王小芸才得以附体其上。

    两家早就说好的,因为秀才公急着冲喜才匆匆选择这天成亲。

    王小芸的哥哥就不用这么急,定在了下个月成亲,娶秀才公的妹妹。

    王小芸刚在脑中清理着思路,清理着自己附体之人的情况,就觉得轿子忽然一沉,被放在了地上。

    原来是到了秀才家的院子里了。

    “柳婶子,我们把新娘子接回来了。直接让小雪扶着拜堂吧。”

    柳婶子,就是秀才公的母亲了。

    “小雪,快扶着你嫂子,把你嫂子领到屋里去。”

    被称作柳婶子的秀才母亲吩咐着自己的女儿。

    “是,娘。”一个温柔年轻的声音低低地应和着。

    “嫂子,我带你进屋。”还是那个年轻女子的声音。

    王小芸只觉得自己的手被一个冰凉的,和自己差不多大小的手给紧紧的握住了。



王小芸只顾着自言自语,并没有注意到,炕上躺着的男人眼皮跳动了一下。

“咚~咚~”

传来了院门被拍响的声音。

伴着拍门声,还有一个脆生生的年轻女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娘,大娘在家吗?”

王小芸屁股都没离开炕,她没打算去给人开门。

她才刚嫁过来呢,来人肯定也不是找她的。

家里还有小雪在,还轮不到她开门。

果然,小雪从隔壁屋匆忙走了出来,去打开院门。

“小凤姐来了啊。进来坐吧。”

小雪给女子打开院门,并随意拉着家常。

被小雪叫做小凤姐的女子,则亲密地挽着小雪的胳膊,随着小雪进了屋子里。

“其实我不是来找大娘的,我是来看文升哥的。他好些了吗?”小凤有些腼腆地问道。

哟呵,难道是情敌来了?王小芸无所谓地想着。

不过她还是把耳朵凑到门上,听着小雪她们在隔壁的对话。

小凤和小雪是在隔壁屋子里说话的,并没有到柳文升这边房间来。

小凤问完话,也没等小雪回答,就自己抽泣着说道:

“文升哥哥娶了新娘子,肯定会好起来的。她一定会没事的,对吧,小雪?”

如果不是王小芸已经知道了小雪才是自己的小姑子,准会错认为这个小凤才是柳文升的亲妹妹呢。

真是难为她这么替柳文升担心了。

小雪也担心哥哥,又见小凤这么难过,便说道:

“哥哥就在隔壁屋呢,我嫂子今天刚嫁进来,也在屋子里。

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哥哥。

嫂子在屋里,没人会说你闲话的。”

如果屋子里没有其他人在,小凤是不能单独进屋看他的。

孤男寡女的说不清楚。

不过,今日,王小芸嫁过来了,有她在,小凤也不必担心有人说闲话了。

小雪年龄还小,还不知道有了嫂子之后,其他女人更应该回避才是。

小凤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这个不太好吧,让你嫂子见到会误会的。”

“没什么好误会的,你们想看他就进来看吧。”

王小芸眼睛盯着小凤,觉得这小凤,真是有股婊兮兮的神韵哪。

就算是误会又能怎么样,都在隔壁说话了,也不怕隔墙有耳。

还是故意说给她听的呢?

“嫂子。”小雪不好意思的喊了声。

她没想道嫂子就在隔壁听墙角呢,被抓个正着,还真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那个小凤,却打量了起来王小芸。

王小芸也瞪眼看着小凤,撇撇嘴说道:“我好看吗?要不要给你转个圈?”

小凤这时也不哭了,收回了目光,柔柔地喊了声:“嫂子。”

王小芸觉得承受不起,怎么看这个小凤,怎么觉得她心思不纯。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呢?不是要看文升哥哥吗?进来看啊。”

王小芸一侧身,给两人留出来进来的空间。

小雪好像有些犹豫了,觉得有嫂子了,别的女人再过去看哥哥,好像是不太对劲。

小凤却不管那么多,径直走了进去。

她一进去,看到没有任何起色的柳文升,还是那样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又忍不住哭了起来。

王小芸坐在炕头上,像个老太太一样,盘起来腿。

“喂喂喂,人还没死呢。现在哭还早了点。”

王小芸可不会对一个陌生男人有什么好感或者忌讳的,所以说话,可真是一点都不客气。

她可是一心想离开这个穷鬼秀才的,说话当然也不会多婉转。

小凤愣了愣神,没想到这个新娘子会这样说自己的相公。

“你,你,你怎么能这样诅咒文升哥哥?”

王小芸翻了翻白眼珠子,”诅咒?这么心疼你文升哥哥,你倒是嫁给他呀!“

她想着,若是这个女人嫁给了秀才,那她岂不是就解放了?

她可不在乎,把毫无感情可言的秀才“相公”,拱手让人呢。

就怕这个女人,不肯接受呀。

要是这个女人早同意了,她怎么可能有来给秀才“冲喜”的机会呢?

就怕“拱手让人”都让不掉了。

这样说来,秀才还挺可怜的呢。

没人要了,秀才。

小说《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凤也不管王小芸会怎么想,就自顾自的低声的啜泣着。

这时候,柳母提着一包药回来了。

“大娘!你回来了!”

小凤擦了把眼泪,默默走到柳母的身边,接下她手里的药,挽着柳母的胳膊,进了屋。

她做这一切,自然的不能再自然了。

她跟柳母的这一系列动作,比小雪这个亲女儿都亲。

柳母看着小凤如此伤心,也跟着难过起来。

她劝小凤道:

“小凤啊,你别哭啊,你把大娘都哭的心酸了。

你文升哥哥没什么,这不好好的吗?唉!”

小凤眼泪又忍不住的流了下来。

“都怪我不好,若是我没有回外婆家住这么久,现在给文升哥哥冲喜的就是我了。

也许我早点嫁给文升哥哥,说不准他现在已经好了呢。”

听了这话,王小芸可就不愿意了。

她也不想嫁过来,现在对这个男人更是没有感情可言。

可是那小凤话里有话,听到她耳朵里,可就是一根根刺一样。

那可是蔑视的刺啊,把她当什么了呢。

王小芸走到柳母跟前,脸却对着小凤说道:

“小凤妹妹是吧?

听你这话,可巴不得嫁给柳文升呢,而且你嫁给他他就能好了是吧?

那这样吧,婆婆写一封和离书给我,让小凤妹妹嫁过来便是。

反正也不请客也没彩礼的,费不了多大劲。

这样,小雪也不用嫁给我哥哥那个穷光蛋了。”

柳母刚开始听着的时候,还觉得自己这个儿媳妇说的太不像话了。

哪里有新娘子成亲当天就和离的?

可是,说到小雪也不用换亲,嫁给那个贫穷的王小虎的时候,她的眼睛还是亮了一下。

她有些犹豫的看向小凤。

这个孩子,她从小看到大。

她知道自己儿子和小凤,从小也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

两家大人也早就心照不宣,就等到了年龄就让两人成亲。

可惜,柳文升他爹和爷爷去了之后,他是个读书人,更是要守孝三年。

所以这两年,两家也一直都没有人提两个孩子的亲事。

眼看着再过不久,柳文升就要出孝期,可以考科举,也可以成亲了,却是又一病不起了。

一个月前,柳文升身体就有些不对劲,第二天就时而昏迷时而清醒的。

这时候的柳家,也顾不得孝期不孝期了,就指望用成亲来冲喜了。

可是等柳母上门,跟小凤她家里人商量亲事时,小凤的母亲却以小凤外婆病了为借口,和小凤回了娘家。

这一回去就是一个月。

柳母眼看着儿子就要撑不过去,也等不及小凤回来,这才动了给儿子赶紧说亲的念头。

甚至为了儿子,都不惜把女儿给搭了出去,选择了换亲的方式。

这个小凤,是在两家确定了婚期的第二天,也就是昨天,才从外婆家回来的。

去的时间,和回来的时间,也都太过巧合了。

王小芸自是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柳母就算知道,却也没往别处想。

此刻,柳母正用期待的眼神看着小凤。

小凤此时也停止了哭泣,吓傻了一般。

良久,小凤才说道:“大娘,这事,我要回家跟爹娘说一声。”

王小芸可不买小凤的帐。

“小丫头,刚才不是哭的挺凶的吗?

看你那难过的样子,对我相公可是真情流露啊。

怎么了?现在一让你嫁过来,又不敢了?

怂了,还是怕了?”

小凤紧紧握住柳母的手,“大娘,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一定会说服我爹娘的,你要相信我。”

王小芸却在一旁揭穿道:

“你不想嫁,又何必过来假惺惺?

你若真的想嫁,直接衣服一脱,往秀才被窝里一躺。

你爹娘就是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小凤狠狠瞪了瞪王小芸,再次对柳母说道:“大娘,我还是先回去跟爹娘说一声了。”

王小芸斜了一眼,不屑地说道:“怕是这一回去,就再也回不来了吧!”

小说《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还好,自己的灵魂还是完整的,竟然还可以投胎。

只是,她千挑万选投胎人家,阴差阳错下,竟然是直接就附体了。

还是附体在这个贫穷可怜的女子身上。

想想自己这可悲的两世,王小芸竟然觉得老天实在不公。

两世为人,都是如此凄惨。

她从窗台上找到一个很陈旧的小铜镜,只能模模糊糊的照出人影子来。

爱美是每个女人的通病,即使是在这样无语的条件下,王小芸还是情不自禁的照起镜子来。

模糊的影像,还是能够看出来这个原身的大体模样的。

“柳叶弯眉樱桃口,谁见了我都乐意瞅。”

王小芸照着镜子,脑子里竟然蹦出了小品里的一句台词。

原身相貌不差,眼睛大大的,鼻子挺挺得,嘴唇丰润不大不小也正好。

如果营养跟得上,把气色养好,再有银子买些华丽的衣服首饰,把自己捯饬一番,应该也是个美人了。

这一点,王小芸倒是满意。

人是漂亮的就行,以后还能找个好人家当个不愁吃穿的少奶奶,享一享两世都不曾享受到的荣华富贵也不错。

总比附体到一个丑女身上好多了。

王小芸此时,一心做着当个富贵少奶奶的美梦,对自己这个所谓的相公,是完完全全的忽略了。

半个时辰不到,柳母就端着一碗汤药进了屋,连门都没敲。

“草药已经没有了,我再去大夫那里包几服,你给文升喂一下药吧。”

柳母说着,放下药就出门了。

王小芸看着一动不动的男人,犯了难:这可怎么喂啊?

难道学电视里嘴对嘴的喂?

这可万万不行的。

自己还是个清白姑娘呢,初吻都留了两辈子了,可不能随随便便的就献给一个陌生男人。

犯了难的王小芸,这才发现碗里还有一个汤匙呢。

她就说嘛,不管是柳母还是小雪,都不可能嘴对嘴的喂这个男人喝药的。

她试了试汤药的温度,发现有点点烫嘴。

她便用汤勺搅拌着汤药,并不停的用嘴吹着,希望药的温度赶紧降下来,这样她才方便喂药。

就这样边吹边搅拌,不到半分钟,汤药的温度便适合入口了。

王小芸坐到炕边上,瓦了半汤匙药,小心翼翼的喂到这个男人的嘴里。

男人似乎还有最后一丝意识,还知道微微的张了张嘴,“咕咚”一口,就把药咽了下去。

王小芸觉得有趣,这么会配合着吃药的男人,想必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在这个得个风寒感冒都很容易死人的年代,这个男人一直昏迷着,确实跟得了不治之症一样严重了。

她一勺一勺喂完了药,放下药碗,把手贴在男人的额头试了下温度。

似乎也不是很烧的样子。

这要是烧到四十度,连烧这么多天,别说在古代了,就是在现代,也照样不好治了。

王小芸把手从男人的额头上拿下来,这才想着看男人的长相。

按原身的记忆,她的这个相公,应该年龄在十五岁左右,不到十六岁。

在现代的时候,这个年纪,也就刚刚初中毕业升高中的年纪。

可是看这个男人的面相,却是一副成熟男人的样子。

瘦削的面颊,高挺的鼻梁,紧闭的双眼上只看得到长长的睫毛。

嘴唇饱满红润,看着不像生病的样子。

怎么看怎么都是一个俊朗的男人。

难道自己时来运转,白白捡了个“小白脸”?

她在调动原主的记忆,回想了一下原主十八岁的哥哥的样子,也就释然了。

她哥哥十八岁,年龄也不大,可是已经可以用沧桑来形容了。看着就跟前世三十多岁的人一般。

再看看眼前这个十五六岁就一副小大人模样的相公,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本就是庄稼人,天天风吹日晒的,又被生活的重担压着。

人们提前成熟甚至苍老,都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王小芸好像不自觉的被男色吸引了一般,手顺着男人的脸颊滑过。

她摸着这个男人脸部的棱角,竟然觉得一丝异样的感觉在身体里快速划过。

“相公,相公,你醒醒啊,娘子在这呢!”

“你都不想看看你貌美如花风华绝代的娘子吗?难道你想抛下一个美艳娇妻做寡妇就撒手而去吗?”

王小芸拍拍男人的脸颊,轻轻呼唤着。

她是觉得好奇,相公这个词叫起来似乎还挺有意思的。

当然,对于夸自己的那些词,王小芸纯粹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了。

她可没指望说两句话就能把人叫醒。

而且,她说这些话,与其说是想叫醒男人,还不如说自己觉得好玩才说的呢。

前世,人们都是老公老婆的叫。

现在,换成了相公娘子,她觉得跟看古装剧一样,充满了好奇。

若是那个躺着的男人已经醒了,也听到了她的自言自语,她会不会觉得害羞呢?

小说《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小凤的话一出口,柳母脸色就沉了下来。

原本紧紧握住小凤的手,也借机抽了回来。

柳母之前没有多想,不代表她是傻子。

小凤回外婆家的这个时间点,实在让人不得不多想。

她自然知道,让一个身体好好的姑娘,嫁给她连大夫都已经放弃了治疗的儿子,确实有些强人所难了。

可是,这两个孩子,是她看着从小一起长大的。

儿子变成现在这样,小凤却一副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深深地刺痛了她的心。

如果小凤今日不来家里说这番话,柳母还不至于这般难过。

可是她来了,说了这番话,却在柳母也对此抱有极大希望之时,一盆冷水浇了下来。

这怎么不让她寒心。

小凤说回去告知她爹娘,那这事根本就没得商量了。

小凤也不过是借自己爹娘的口拒绝她而已。

柳母看着小凤,叹了口气道:

“小凤啊,此事不必跟你爹娘提了。是大娘痴心妄想了。

哪个做父母的,忍心看着自己女儿往火坑里跳啊。

是大娘贪心了。”

想着自己的女儿小雪,下个月就要嫁给一个穷光蛋庄稼汉子,柳母就又是一阵唏嘘悲痛。

“你先回去吧小凤,你文升哥哥没事了。

他今日才成亲,你文升嫂子也没好好休息。咱们就不打扰她了。”

柳母又跟小凤说了一句。

这就是明晃晃的赶人了。

小凤有些尴尬的跟柳母和小雪辞行。

临走时,还不忘看了一眼王小芸。

王小芸自是无所谓,也回看了她一眼。

小凤这才犹犹豫豫地回家去了。

王小芸又坐到炕头上,跟这个植物人一样的相公说着话。

她也不好好说话,而是挖苦道:

“小帅哥,听见你的小情人说的话了没?你这是被甩了知道不?

人家看你快没气了,就跑的远远的了。

你可真坑苦了我这朵小娇花了。”

柳文升还是一动不动的,自然没法回答王小芸的话。

王小芸与其说是跟柳文升聊天,还不如说是自言自语来的准确。

她也不管柳文升有没有反应,又抱怨道:

“我这朵可怜小娇花哟,上辈子没有父母缘,天生孤儿命。

转世投胎吧,还直接附体了。

倒是有父母了,可是还不如没有。

被逼着嫁给你这个将死之人,我这辈子又要做个没有丈夫缘的寡妇喽。”

想想自己可怜的身世,两世为人,竟然落得两世凄惨。

王小芸想着想着就不甘心了,开始对着这个让她即将成为寡妇的男人发泄道:

“告诉你哦柳文升,你要是真的一命呜呼了,我可就找别的男人去过日子了。

我要找个又高又帅又有钱的大帅哥,给你头顶种一片绿油油的草原。

你要是怕戴绿帽子,就快点醒来吧。”

王小芸说这些话,简直就是威胁了。

她自己都没注意到,为什么这么盼望着这个男人醒来呢?

她不死心的摸了摸柳文升的额头,还是很烫,没有降温的征兆。

再这样烧下去,早晚得烧坏了。烧不死也的烧傻了。

不对,王小芸似乎觉得哪里不对劲。

半天,她才想起来,刚开始她给喂药的时候,柳文升还没发烧呢。

为什么刚喂完药这一会儿工夫,柳文升就全身这么烫起来了?

她有些着急起来。

倒不是舍不得柳文升死。

毕竟她才嫁过来,跟这个男人一丁点儿的感情都没有。

问题是,她嫁过来是冲喜的。

这个柳文升不但没有好转,反而病情更加重了。

她可是会被这些愚昧的古代人骂“不祥之人”的。

她在现代时,可没少看这种电视剧。

她愈加着急起来,可是想来想去,也只好把柳母喊过来了。

柳母心急火燎的跑到了屋里,看着儿子烧的满脸通红,像被煮熟了的大虾一般。

她开始撕心裂肺的哭起来。

小雪听到动静,也紧跟着母亲身后进了屋子,这时也趴在哥哥床头哭泣了起来。

她可是为了给哥哥娶妻冲喜,把自己的后半辈子都搭了进去。

就算哥哥此时一命归西,她也是要嫁给那个从未谋面的男人的。

柳母颤抖着嘴唇,冲小雪说道:

“小雪,快,快,快去请大夫,就说你哥哥快不行了。

娘,已经走不了路了。”

柳母此时全身颤抖着,王小芸去扶她,都扶不起来。

小雪哭着对柳母说道:“娘,大夫早说大哥治不好了,都不愿意上门了啊。”

柳母咬着牙说道:“就是硬拽,也要把大夫拽到家里来,你哥哥不会有事的。快去。”

柳母说完,颤巍巍的从怀里掏出来一个银锭子。

她把银子交给小雪:“有了银子,大夫会来的。”

这是柳母卖了自家的一亩田地,换来的十两银子。

家里这一个月,为了凑钱给柳文升治病,已经卖了四亩地了。

现在,她家里,就只剩下最后一亩地没有卖了。

如果这次柳文升能挺过去,柳母不惜把最后一亩地也卖掉。

就是为了换来救回儿子的最后一线希望。

小雪拿了银子,也没有多说什么,这才抹了把眼泪,急匆匆地跑出去喊大夫了。

小说《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王小芸也不愿意看着一条活生生的生命,在她眼前消失。

虽然她不知道做什么能救柳文升,可是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呆呆的干等着。

现代时,一般的发烧,医生都不建议用药,都是先用物理降温的方式。

王小芸也打算试一下。

做些什么,总比什么都不做要多一份希望。

王小芸把柳文升盖着的厚被子给掀开散热。

可是这却吓坏了柳母。

“你要干什么,文升都这样了,你还不给他盖被子?你要晾到他吗?”

柳母这时候竟然忘记了害怕心疼,开始指责起王小芸。

王小芸自是没法解释物理降温一说,只对柳母说道:

“娘,家里有热水吗?倒上半盆温水,拿个干净帕子来。”

也许是王小芸的镇定,镇住了柳母。

柳母竟然也没有再质疑,而是稳了稳心神,乖乖的去做了。

说句不好听的,就是死马当活马医了。

水打来后,王小芸就把柳文升的外衣外裤全脱了下去。

她打湿了毛巾,给柳文升擦拭起来。

王小芸用温热的毛巾给柳文升仔细擦了擦额头和烧红的脸。

柳文升似乎有些感觉,轻轻的哼了一声。

这是近半月来,他第一次出声。

沉着冷静的王小芸,随后又开始擦拭柳文升的腋下,然后是手脚。

忙而不乱,有条不紊。

柳母似乎找到了主心骨,又见儿子好像有了些动静,如同看到了希望一般。

接下来的时间,柳母也配合着王小芸,烧水换水,擦拭。

婆媳俩配合的越来越默契。

擦拭完之后,王小芸又跟柳母一起给柳文升换了身干净的里衣,然后盖上了一条稍薄些的被子。

最后又把毛巾拧个半干,折成一条,敷在柳文升的额头上。

做完这一切,柳文升好像稍稍降了些温度。

王小芸和柳母这才放些心,便都默默地等着大夫过来。

小雪跑的再快,也是要到镇上叫大夫。

等大夫到了柳家村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大夫进门后,都没来得及看柳文升,就劝柳母道:

“柳嫂子,不是我不给这孩子看病。

你也知道,文升病成这样,你一个月都搭进了几亩田地去,他也没见好转。

这孩子早就药石无医了,你还是把银子省下来,带着闺女好好过吧。唉。”

大夫也是为了柳母好,不想让她为了个治不好的病人,把自己的田地都卖掉了,最后落得个人财两空的下场。

可是,柳母却说道:

“胡大夫,我知道你是好心,可是这个病人不是别人,是我唯一的命根子啊。

就算倾家荡产,哪怕要了我的命,我也得把他治好啊。”

还有一句话,柳母不敢说。

那就是哪怕治不好,她也会治,能让孩子多撑一天是一天的。

只是这话不吉利,柳母怕自己说出来就会应验,因此不敢说出口。

王小芸看了看小姑子,见小雪并没有对母亲的话有什么不满。

好像这个年代,女儿是不值钱的,儿子才是爹娘的命根子。

小雪对此早已见怪不怪。

都是为人父母的,胡大夫自然懂得一个做母亲的心意。

他叹口气,说道:“也罢,我先给文升诊诊脉再说吧。”

胡大夫也坐到了柳文升的炕头上,仔细扒了扒他的眼皮,再用手试试他的体温。

这一检查不要紧,胡大夫面上竟然有些吃惊的样子。

他又赶紧把手搭在柳文升的脉搏处,细细地诊了起来。

柳母和小雪见大夫聚精会神的样子,也不敢打扰,只是心情紧张的等着胡大夫慢慢诊断。

就连王小芸也屏息静气,等着胡大夫的最后宣判。

胡大夫诊脉之后,好像有些不敢相信,又拿起来柳文升的另一只胳膊,继续诊脉。

待两只手腕都摸过脉之后,他又仔细检查起柳文升的身体。

足足一刻钟的功夫,胡大夫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

他脸色缓和,带着笑意,站起来对着柳母拱手道:

“柳嫂子,你都请神医看过了,何必还让老朽白跑这一趟呢?”

柳母不知所以,神色恍惚道:“什么神医?”

小说《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此时的王小芸已经恢复了一丝气力,竟然在那双手的带领下,顺从的起身,迈步,直到进了屋子。

没有想象中的“一拜天地二拜高堂”的繁文缛节,而是直接被领到了一个炕上坐着。

外边的唢呐声也停了,人群渐渐散去。

也没有人留下来吃席面。

柳家也没有准备席面。

比现代的裸婚还裸的彻底。

王小芸因为盖着红盖头,看不清四周,只知道屁股底下的炕硬硬的,炕的一头,似乎还有个模糊的影子躺在那里。

那人,应该就是自己要嫁的男人了吧。

她不是不想逃,而是三天没有吃过一口饭了,实在没有力气逃了。

而且,要往哪里逃,要怎么逃,她还要了解清楚了才行。

反正,眼前这个病秧子,想必也没什么力气碰自己。

那么,自己就忍一段时间,准备好了再逃。

王小芸正百无聊赖的坐在床头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取下红盖头。

只听得屋门“吱呀”一声,便走进来一个人。

“小雪,快给你嫂子端些饭来。一大早就被迎亲的接过来,想必早饭都还没来得及吃呢。”

王小芸听着这个声音,好像就是柳婶子。哦,不,是她的“婆婆”。

原身岂止是早饭没吃啊,是三天没吃了,都已经饿死了好吗?

小雪应了声是,便顺从乖巧的去了灶房端饭。

柳母这才拉着王小芸的手,带着歉意的说道:

“儿媳妇啊,别怪娘啊。

娘就文升一个儿子,但凡有一点点希望,也不能就这么看着他去了。

他若去了,柳家就真的断了后啊。”

王小芸静静的听着,没有做声。隔着红盖头,柳母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柳母见她没动静,又说道:

“小雪也是我的亲闺女,为了她哥哥,这不是也是要嫁到你王家去吗?

你也知道,你们家那条件,小雪去了也是活受罪的命。唉。”

柳母长长的叹了口气。

她所说非虚,若不是只剩冲喜这一个办法,她又怎么忍心坑了自己的女儿呢?

灶房就在院子里,小雪很快就把饭菜端了来,并且轻轻地将饭菜放在窗户下面的饭桌上。

“嫂子,饿了吧,快来吃吧!”

王小芸已经饿了好几天了,现在闻到饭菜的香味,自是坐不住了。

只见她一把就把红盖头掀了下来,然后快速走到饭桌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这一系列的动作,麻利快速的把那娘俩都惊的呆在了原地。

她们还是头一次看到这样一点害羞的样子都没有的新娘子呢。

这是饿了多久啊?

白米饭,配着西红柿炒鸡蛋,想不到竟然如此美味!

王小芸吃的无比满足,很快就把饭菜一扫而光,身上也有了力气。

等吃完饭,她才意识到,自己的“婆婆”和“小姑子”还在屋里看着自己呢。

真是大意了,把这粗鲁的一面暴露在了讲究含蓄的古人面前。

不过,她也不在乎给人印象差了,反正自己也从没想过在此地久留。

她打了个饱嗝,声音响的压都压不下去。

柳母皱了皱眉,又看了看还躺在炕上毫无意识的儿子。

唉,算了,儿子这样子,能娶上媳妇就不错了,希望冲喜有用吧。

“小芸是吧,娘以后就直接叫你的名字了。我跟小雪先出去了,你好好照顾着文升吧。娘去把他的药给熬了。”

柳母说完,就带着小雪出去了。

小雪出门之前,还专门看了一眼王小芸,眼里带着些许的愧疚与无奈。

王小芸看出她的欲言又止,却最终也都彼此没有话说。

等那娘俩走出去了,她才仔细看了看屋里的摆设。

其实,也没什么摆设,屋子里的一切,一目了然。

一个炕,一个半新的衣柜,一个脸盆架子上还搭着一条洁白的毛巾。

再就是刚才她吃饭的桌子和两把半新不旧的椅子。

寒酸的房间里,一个大书柜倒是摆满了书,格外的显眼。

对了,炕上还躺着一个一动不动的男人,也就是她的命不久矣的“相公”了。

王小芸穿越前,可是二十一世纪的现代人。从小无父无母的一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

自从上了初中以后,就靠着勤工俭学,硬是自己把自己供到了大学毕业。

她甚至因为成绩优异,一毕业就被国家科技部门直接特招进了科学实验组。

这个实验组是专门研究一些稀奇古怪的科学实验的。

王小芸进去的时候正赶上他们研究一个穿越课题。

这个时候的穿越小说太多了,尤其是网络小说,十部作品简直有八部都是讲穿越的。

实验组的人,竟然也在研究穿越到底可行不可行。

他们研制出一个光速弹射装置,弹射装置一旦开启,坐在上面的人便会以比光速还快的速度飞行。

这样,人便会随着时光运转,倒退回一定的历史年份,但是能倒退到何时,就不确定了。

当然,理论是这样子的,但是没人保证能成功。

除非有人肯亲自去做实验。

王小芸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便决定由她亲自做这个实验小白鼠。

她孤家寡人一个,人世间本来也没什么可留恋的。

哪怕为科学献身了,也没什么好牵挂的放不下。

结果,她还真是“献身”了,弹射装置失败了。

她以不可思议的大于光速的速度飞出去之后,直接撞在了一颗飞逝而过的流星上面。

死翘翘了。

小说《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胡大夫见柳母不像是装的不知道的样子,也奇怪起来。

他问道:“你们没有请医术高明的大夫给文升看过吗?怎么看他的脉象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呢?除了神医,普通大夫哪里有这等起死回生的医术?”

他之前来过几次,可是已经确定柳文升回天乏力直接等死了。

这几天,他都已经放弃再来看病了,因为他知道,看也白看,柳母除了浪费银钱,没有任何的作用。

今日,小雪过去请他的时候,他也以为柳文升已经油尽灯枯,也只是过来送这个孩子最后一程而已。

却没想到,这孩子的脉象竟然好了起来。

这可真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唯一的解释,就是柳母找到不知是何方神医给看过,才让柳文升起死回生了。

他可是好奇,这个大夫是何许人,为何医术如此高超。

柳母可不管儿子是怎么好起来的,甚至都没在乎胡大夫说的什么,就只听到一句起死回生。

她抓着胡大夫的手,身体摇晃着,也带着不可思议的疑惑问道:“胡大夫,你是说文升好了?可是真的?没有大碍了吗?”

柳母真的激动啊,虽然她一直不放弃给儿子医治,也一直盼着儿子能好起来。

可是请了这么多大夫,各个都束手无策,她也心中有数了。

此刻,听到胡大夫的话,她竟然觉得不真实起来。

胡大夫为了保险起见,便又再次给柳文升把了脉。

这次,他很确定的对柳母说道:“看脉象,确实没有大碍了。只是他还一直没有清醒,我也不能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好了。”

就算是没有清醒,最起码没有性命之忧。

柳母已经非常感激老天了。

“好了就好,好了就好。谢谢胡大夫救命之恩了。”

柳母哽咽着,颤巍巍的就要给胡大夫跪下了。

“使不得柳嫂子。”胡大夫可不敢受此大礼:“我也没出什么力。如果没有别的神医看过,那就是老天爷保佑了。或者这孩子,本就命不该绝,自己就好了。”

胡大夫也觉得此事甚为蹊跷。

可是想来想去,竟然只能说是老天爷保佑。

柳母噗通一声,就跪在了院子里,给老天爷磕了几个头,嘴里还不停的说着感激老天爷的话。

她的儿子有救了。

柳母起身后,又过来抓住王小芸的手,激动地说道:

“孩子,你可真是咱们家的福星啊。看来,娶你来冲喜,确实娶对了。这不,你刚进门,文升这孩子就好了。娘可谢谢你了,孩子。”

作为一个现代人,王小芸不相信什么冲喜,可是面对此情此景,她竟然跟这些古人一样,认为是冲喜缘故,才让柳文升无缘无故的就好了起来。

王小芸也握住柳母的手,激动地说道:“确实是老天爷保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以后柳文升定然是会大富大贵的。”

按说,做妻子的,是不能直呼相公大名的。可是激动的柳母,根本就没注意这些细节。

她对王小芸,充满了感激之情。

小说《穿越农家之双喜临门》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