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版青云红颜香小说试读全集版

全文版青云红颜香小说试读全集版

陈言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流畅阅读的其他小说《青云红颜香小说试读全集版》,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陈言唐曼枝,是作者“陈言”独家出品的,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们几个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来?”陈言揪着他衣领问道。“他们几个被你打怕了,我也不是来报复的”麻三很没出息地说道。他们这些人,都是些欺软怕硬的货色,白天陈言反手一刀,直接见血的狠辣,吓住了他们。“啪!”陈言又是一耳光,抽在麻三脸上,把他嘴角都打出血了。“说说吧,这事怎么了?”他语气平淡地问道。“爷爷,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惹你了。”麻三低声下气地求饶。......

主角:陈言唐曼枝   更新:2024-02-28 11: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陈言唐曼枝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版青云红颜香小说试读全集版》,由网络作家“陈言”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流畅阅读的其他小说《青云红颜香小说试读全集版》,综合评价五颗星,主人公有陈言唐曼枝,是作者“陈言”独家出品的,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们几个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来?”陈言揪着他衣领问道。“他们几个被你打怕了,我也不是来报复的”麻三很没出息地说道。他们这些人,都是些欺软怕硬的货色,白天陈言反手一刀,直接见血的狠辣,吓住了他们。“啪!”陈言又是一耳光,抽在麻三脸上,把他嘴角都打出血了。“说说吧,这事怎么了?”他语气平淡地问道。“爷爷,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惹你了。”麻三低声下气地求饶。......

《全文版青云红颜香小说试读全集版》精彩片段

“哎呦——”
院子里传来一声痛呼。
“有人翻墙进来,我去看看。”陈言仿佛遇到救命稻草,逃一般离开厨房。
“臭流氓!”向之琳气恼地跺了跺脚。
她有心去找陈言算账,可一想到,院子里有不明身份的人,翻墙进来,她又有些害怕。
“发生了什么事?”顾冰夏拿着手机,打开手电筒功能,站在窗户边,紧张地照向院子里。
“你们别出来。”陈言看到院墙边上,有个人蹲在地上哀嚎。
“哎呦,哪个缺德鬼,不仅在院墙上放玻璃渣,还在院墙下面放碎啤酒瓶,太阴险了。”麻三痛苦地捂着脚哀嚎。
陈言洒在院墙上的玻璃渣,让他吃了点小亏,但他忍住了。
没想到从墙上跳下来,一脚踩在碎啤酒瓶上,鞋底子直接被戳穿,脚差点被废掉。
“呦,老熟人呀,这是白天被打不服气,晚上摸过来报复?”陈言看清麻三的脸,一下子乐了。
他没想到自己设置的这些小陷阱,还真派上了用场。
“啪!”
刚骂完,他脸上就挨了一耳光。
“骂谁呢,信不信老子废了你?”陈言匪气十足,反手又抽了麻三一耳光。
“爷爷,我错了,求你饶了我。”麻三这才意识到,这是个出手就见血的硬点子,立马就怂了。
“他们几个呢,怎么就你一个人来?”陈言揪着他衣领问道。
“他们几个被你打怕了,我也不是来报复的”麻三很没出息地说道。
他们这些人,都是些欺软怕硬的货色,白天陈言反手一刀,直接见血的狠辣,吓住了他们。
“啪!”
陈言又是一耳光,抽在麻三脸上,把他嘴角都打出血了。
“说说吧,这事怎么了?”他语气平淡地问道。
“爷爷,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惹你了。”麻三低声下气地求饶。
陈言却不置可否,拿出手机,打开拍摄模式,说道:“你们这种牛皮糖,我见多了,留点东西吧。”
“留什么东西?”麻三心惊胆颤地问道。
“把柄,又或者我在你身上,留点纪念品。”陈言拿起碎啤酒瓶,抵着他咽喉,冷冽一笑。
麻三感觉一股凉意,从后背升起,他干的烂事很多,有些事情抖出来,足够他去坐牢。
他有心不说,可感受到脖子上传来的刺痛,知道今天不交待点什么,是过不去了。
“去年十月份,我妹夫胡大勇,托我买了一批质量不合格的雷管,后来长兴煤矿就发生了矿难。”麻三眼珠子转了转说道。
他十分狡猾,说出来的这事儿,牵涉很广,却又没有真凭实据。
如果陈言真敢抖落出去,不用他麻三出手,自然会有人来杀人灭口。
“胡大勇是谁?”陈言眯了一下眼睛。
“长兴煤矿护矿队的队长。”
“兄弟,我一看你就是个狠角色,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是身上背了案子吧?我麻三在这边,有几分薄面,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麻三眼中透露出狐狸一般的狡猾,打量着陈言。
他从对方身上,闻到了一丝血腥味,只有手上沾过人命的人,身上才会有这种血腥味。
联想到陈言的狠辣,他认为这是一个犯了命案,跑来避风头的亡命徒。
像这样人,在这边有不少,因为这里是山区,黑煤矿众多,不少通缉犯,都藏在矿井里面,警察根本就找不到。
“你走吧。”陈言站起身说道。
麻三在他眼里,只是个小角色,这个人或许会有用,但他还没想好怎么用。
“兄弟,够敞亮,我认你这个朋友。”麻三一脸喜色地爬起来。
如今各个黑煤矿之间,私下斗得很厉害,煤老板们都很需要敢沾血的亡命徒。
麻三把陈言当成了可居的奇货,对他态度自然有所改变。
“赶紧滚!”陈言不耐烦地挥了挥手。
麻三不敢再啰嗦,推开院子门,一瘸一拐地离开。
顾冰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皱着秀眉问道:“他明显知道矿难内情,你怎么就放他走了?”
“顾局,这种小角色,知道的东西有限,动了他反而会打草惊蛇,留着他,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作用。”陈言沉声解释。
向之琳远远站在厨房门口,没有过来,看他的眼神,还带着几分羞愤。
“为了安全起见,我今天睡外面车里,这样再有人摸过来,也能及时发现。”陈言瞥了眼向之琳,指着停在门口的越野车说道。
“那你小心。”顾冰夏毕竟是女人,刚才发生的事情,让她也很没安全感。
陈言爬进越野车,把椅背放平,躺在车里,一时间难以入眠。
他拿出手机,看到上面有一个未接来电,是唐曼枝打来的。
山里信号不好,有时接不到电话,非常正常。
“在省城陪领导开会,过几天回来。”他在微信上留言。
这次暗访需要保密,他没有告诉唐家的任何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