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八零辣妻重生归来

八零辣妻重生归来

桃三月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弥留之际,许卿看清了所有人的真面目。原来她一直当做亲生母亲来看的继母,竟然是一切惨剧的幕后黑手,而素日里乖巧的妹妹也参与其中。她的美好人生毁在了那对恶毒母女的手里,如果有来世,她发誓要报仇雪恨!上天怜悯,真的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次她回到了十几年前,一切惨剧还未发生……

主角:许卿,周晋南   更新:2023-02-20 10:0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许卿,周晋南的武侠仙侠小说《八零辣妻重生归来》,由网络作家“桃三月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弥留之际,许卿看清了所有人的真面目。原来她一直当做亲生母亲来看的继母,竟然是一切惨剧的幕后黑手,而素日里乖巧的妹妹也参与其中。她的美好人生毁在了那对恶毒母女的手里,如果有来世,她发誓要报仇雪恨!上天怜悯,真的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这一次她回到了十几年前,一切惨剧还未发生……

《八零辣妻重生归来》精彩片段

“妈,怎么办,怎么办!公司账务出现五百万的漏洞,我要是补不上就会去坐牢的,瑾轩要是知道肯定会跟我离婚!”许如月急得直哭,拉着母亲方兰欣的手颤抖个不停。

方兰欣也有些慌了,丝毫没注意房间门是虚掩着:“你先别哭,别着急!让我想想,对了,让你妹妹去,让许卿去!”

许如月愣了一下:“她能同意吗?”

方兰欣冷哼一声:“不告诉她就行了,像当年你喜欢周瑾轩,你下药给她让她被人糟蹋,她因为羞愧主动提出跟周瑾轩分手,你看你现在跟瑾轩生活的多幸福,两个孩子又听话。”

许如月心情瞬间被抚平:“妈,你说许卿知道后会不会恨我们。”

方兰欣嘴角浮现出一抹阴毒:“她一辈子都不可能知道,贱人的女儿自然是最贱的,还有她当年那个孩子,我动了手脚弄死她还不是到现在也不知道……”

许卿站在门外,听着门里的对话,整个人如坠冰窟。

原来她人生所有的不幸,都是方兰欣一手策划的!

十八岁时喜欢周瑾轩,却莫名其妙被人下药,还被玷污了清白,后来又被逼着嫁给了周瑾轩的大哥周晋南。

周晋南因为任务伤了眼睛,脾气性格格外冷漠。

就是他们的新婚夜,也是被家里人下了药后才促成。

就那一次,许卿怀了孕,虽然对周晋南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对这个孩子却很期待,怀孕五个月时,又莫名流产还差点儿大出血要了命。

医生说是吃错了东西,周晋南却觉得是许卿不想生下两人的孩子。

许卿看着眼上裹着纱布,周身散发着冷意的周晋南,主动提出了离婚。

离婚后不久,周晋南眼睛突然好了又回了西北,从此再也没有回来,听说是一直没有再娶。

而许卿把所有精力都放在家里的生意上,把许家从一个小作坊做成全国食品行业的龙头企业。

许卿回想这短短的半生,她愿意为许家拼尽全力,是因为她在被人糟蹋后,方兰欣抱着她哭着说,会一辈子留在她家。

她失去孩子时,方兰欣比她哭的还伤心,甚至捶胸顿足的哭着怎么死的不是她。

她离婚时,方兰欣又抱着她哭,说许家是她一辈子的家。

许卿还感动,每天不管多晚回来,方兰欣都会等着她,给她熬一碗粥,现在想想,那一碗粥里恐怕放着要她命的东西!

从来没有想过,所有蜜糖背后,藏着尖刀利刺。

将她的人生戳的千疮百孔!

她却还要感恩于她。

许卿突然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心里像是裹着把利刃般,动一动就疼。

大脑完全失去理智的许卿推门冲了进去,在方兰欣还没有反应时,紧紧掐着她的脖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

方兰欣被掐的面色通红,有些惊惧的看着许卿。

此时的许卿,犹如从地狱走出的厉鬼,眼中散发着冰冷骇然的光,眼角微红迸发着浓浓的恨意。

“你松手,你母亲就是贱人……咳咳……”

许如月吓的尖叫:“许卿,你疯了,你松手!”

许卿真的疯了,她以为是她命不好,人生在接二连三中失去,连唯一的孩子都保不住,却没想到这些全是眼前这个女人的算计。

下手无比狠戾!

这些害她的,害她孩子的凶手,她一个也不会放过……

半年后,许卿因为故意杀人被判死刑。

终审那一天,许卿看见了坐在旁听席第一排的周晋南,二十多年未见,他依旧挺拔清隽却白了鬓角,周身依旧散发着冷漠的气息。

可她却在他的眼中看见了泪光。

许卿有些失神,他那么冷血的人,怎么会流泪呢?

许卿死后在空中飘浮了很久……

看见是周晋南为她收尸,还在灵堂守着她坐了一夜。

紧紧握着她的手,带着太多的不舍眷恋,像是失去挚爱的人一样。

许卿想落泪,如果她不那么自负不那么傻,她的人生是不是就不会过的这么糟糕。

她还隐隐约约听到,周晋南小声低喃:

“卿卿,有来生,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

“卿卿,你回来,我有个秘密要告诉你!”

…………

“老许,我买了只母鸡给卿卿补补,你也别生气了,孩子心里肯定难受着呢。”

“如果不是她胡来,能出那档子事吗?现在周晋南愿意娶她,她还闹什么脾气!我们家的人都要被她丢尽了。”

“那也要好好跟她说,怎么说卿卿也不过十九岁,还是个孩子呢。而且就卿卿的模样,嫁给一个瞎子确实委屈她了。”

“什么瞎子瞎子?那是全国英雄!再说了,她出了那样的事情,能嫁出去就不错了,还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

许卿被屋外的争执声吵醒,睁开眼看着熟悉的小房间,碎花的窗帘和有些破旧的书桌,有些反应不过来。

她不是死了吗?

扭头看见墙上挂着的日历,赫然写着:一九八零年六月七日。

许卿愣了好久,有些久远到已经模糊的记忆又渐渐清晰起来,这个时候,她已经被人下药暗算,周瑾轩和许如月也已经订婚。

就在前天,周家突然托人上门说媒。

要她嫁给瞎了双眼的周晋南。

许卿自然不乐意,并不是她嫌弃周晋南双目失明,而是因为周晋南是周瑾轩的大哥,她和周瑾轩还谈过几天连手都没牵的恋爱。

这么嫁过去,怎么想怎么别扭。

许治国却觉得就许卿现在这样,能嫁出去就不错了,还有什么资格挑三拣四的。

父女俩吵了一架,一气之下,许治国还骂出了:出那样的事,你怎么不去死!

许卿出事后有过无数次自杀的念头,这一次终于下了狠心割了手腕。

许卿想到这里,动了动还有些疼的手腕,唇角浮出一抹冷笑。

她回来了!那些欠她欠她孩子的,她一定要一个一个讨回来!

这一辈子,她要看他们一个个生不如死!

许卿想到这里,从床上挣扎着坐起来,拉门屋门看着客厅里的许治国和方兰欣,目光灼灼,一字一句很坚定的开口:“我嫁!”


方兰欣被突然出现的许卿吓一跳,扭头看了过去。

才十九岁的许卿,眉眼精致如画,皮肤细腻凝白,身段高挑玲珑,模样跟她那个狐媚子妈一样,漂亮勾人。

方兰欣每见许卿一次,都恨不得刮花她的脸。

面上却带着温和的笑意起身:“卿卿怎么起来了?身体有没有不舒服,我刚炖了鸡汤,一会儿盛一碗给你补一补。”

许卿看着突然年轻很多的方兰欣,以前为什么傻,没有看出来她脸上的笑像是带了面具一样呢?

“不用了,我不饿。”

方兰欣也不恼火,眼神温和慈爱:“你这孩子,还跟你爸赌气呢?我刚也跟你爸说了,你要是不想嫁人,咱们就不嫁人,哪怕一辈子不嫁人,我和你爸就养你一辈子。”

许卿同样忍着掐死方兰欣的冲动,笑着陪她演戏:“我想通了,我嫁!只是这两年我存在你这里的工资,你要给我,我好置办嫁妆。”

方兰欣脸色微不可见的沉了沉,小贱人竟然还要工资!

没等她开口,许卿又说道:“当年我上班的时候,你说我年纪小手散存不住钱,工资交给你保管,等我结婚的时候给我,让我置办嫁妆用。”

重活一回,许卿才明白,当年方兰欣愿意让她接替她在公交车站售票员的工作,而坚持让许如月下乡。

是因为那是最后一批知青下乡,下去不过一年时间,却能拿到高考资格。

所以现在许如月是省城大学大一的学生,而她却只是一名普通的售票员,一个月拿着三十八块五的工资。

方兰欣忍着才没有骂出来,当时不过唬小贱人的一句话,她竟然还当真!

一脸为难的看向许治国。

许治国顿时黑了脸:“你想当个白眼狼吗?你妈把工作都让给你,现在天天到处找零工做。还有你住在这个家里不吃不喝?竟然还敢开口要钱。”

许卿笑了笑:“爸,你也别忘了,我不仅把工资交给了家里,我每天有时间就做衣服挣的钱也都交给了家里,那么多钱难道都让我一个人吃了?”

许治国噎了一下,总觉得一向听话的女儿,突然变得不一样了。

方兰欣也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许卿不再受她的控制。

眼圈一红看着许卿:“卿卿,你对妈有什么意见吗?”

许卿目光清澈的看着她:“没有,就是突然想通了一些事情。”

不知道为什么,这句话让方兰欣心里一惊,甚至感觉许卿的眼神像是洞察了一切。

许卿说完朝门口走去,边走边丢下一句:“我出门一趟,不用等我。”

不看许治国和方兰欣的反应,换了鞋脚步飞快的出门。

许家住在省城汽修厂家属院,老旧的楼房,斑驳的墙壁被岁月侵蚀看不出原来颜色。

许治国会钻营,坐上了汽修厂保卫科科长的位置,所以分了一套不足六十平的两居室。

比起很多老少三代挤在筒子楼里强太多,最起码不用挤在楼道里做饭,不用冬天还要往公共厕所跑。

唯一不好,就是要和许如月挤在一个房间里,两人从小斗到大。

但每次方兰欣都会骂许如月,不管对错都让她给许卿道歉。

所以在所有街坊眼里,方兰欣是一个宁可亏着自己孩子的好后妈。

许卿边想着边从楼道里出来,忍不住冷笑,她真是够瞎!

她现在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

她记得当年也是这一天,许如月晚上回来跟她说,已经找周晋南谈过,让他放弃娶她,结果周晋南却告诉她,他并不想娶许卿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只是家里逼着没办法。

现在想想,许如月看见周晋南肯定不会说什么好话,而周晋南也不会说出那种话。

就冲着她死时,周晋南落泪,还葬了她。

她也要还他一份情。

当然,还有她失去的那个孩子。

只有嫁给他,才会回来。

许卿急匆匆朝着省城大学家属院走去,这时候大街上还没有什么汽车,偶有几辆公交车和电车,连自行车都不多见。

街道两边最高不过五层楼,围墙上还刷着各种标语。

最多的是计划生育的口号。

许卿顾不上欣赏回忆,只盼着这会儿许如月还没有放学,还没有去找了周晋南。

周家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周晋南的父亲周承文是省城大学的教授,因为爷爷战功赫赫,所以就算是那个动乱的十年。

周家也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一直都住在省城大学的家属院里。

是一处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门前还一颗郁郁葱葱的核桃树。

许卿看着记忆力已经模糊的小院,她和周晋南新婚夜后就一直分房而睡,不知道是周晋南的刻意回避。

还是因为她的早出晚归,同一屋檐下的两人,好几天都见不到一面。

公婆对她意见也很大,更多的是鄙夷。

许卿放慢了脚步,现在想来,她好像因为太信任方兰欣和许如月,而忽略了周晋南,也从来没想过去了解过这个人。

在她走神时,就见许如月背着军挎书包,脚步轻快的走到小院门口。

准备伸手敲门时,朱红色木门缓缓打开。

一条皮毛油亮的军犬威风凛凛的出来,后面还跟着双眼缠着纱布的周晋南。

阳光漏过核桃树的枝叶落在他脸上,给英挺的鼻梁和略薄的镀上一层浅浅的金光,原本有些黝黑的皮肤都变得明润起来。

肩背挺直,腰细腿长,只是简单的白衬衫黑西裤。

让他却穿出了几分贵公子范儿。

许卿默默藏在路边的古槐后看着周晋南,此时的他鬓角没有白发,虽然清冷却看着那么年轻,又想起他守着自己尸体哭时的样子,不觉泪湿眼眶。

许如月没想到这么巧就能遇见周晋南,看着他面前黑壮的大狗,胆小的退了一步,扬起自认很甜美的笑脸:“周大哥,我能跟你聊聊你和我妹妹的婚事吗?”

周晋南冷漠的脸上有了一些松动,微微侧头表示他在听。

许如月眼中闪过阴狠:“我可能说的一些话会冒犯你,但确是我妹妹的心里话,她说并不想嫁给你这个丑八怪,她看见你这个瞎子就会做噩梦!就算她不干净了,去嫁给一个乞丐,都不想嫁给你……”

“许如月!住口!”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