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离婚后老公总是求复婚

离婚后老公总是求复婚

攻玉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五年前,因为深爱薄景暮,傅晚晚忍气吞声,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去,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却被他幽禁在别墅里,被迫给心机妹妹捐献骨髓。为了心机白莲花,薄景暮一次次的伤害她,一次次的羞辱她,她终于心灰意冷,选择离开。五年后,傅晚晚带着两个萌宝,突然出现,扰乱了大众视野。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心机妹妹还敢找上门来,她定与其不死不休,纠缠到底。至于那个没有心的前夫,她一眼都不想看到!

主角:傅晚晚,薄景暮   更新:2022-07-16 09:5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晚晚,薄景暮的武侠仙侠小说《离婚后老公总是求复婚》,由网络作家“攻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五年前,因为深爱薄景暮,傅晚晚忍气吞声,把自己卑微到尘埃里去,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却被他幽禁在别墅里,被迫给心机妹妹捐献骨髓。为了心机白莲花,薄景暮一次次的伤害她,一次次的羞辱她,她终于心灰意冷,选择离开。五年后,傅晚晚带着两个萌宝,突然出现,扰乱了大众视野。女本柔弱,为母则刚,心机妹妹还敢找上门来,她定与其不死不休,纠缠到底。至于那个没有心的前夫,她一眼都不想看到!

《离婚后老公总是求复婚》精彩片段

“怎么会这样……”

望着手中的化验单,傅晚晚怎么都不敢相信自己怀孕了。

这本该是高兴的事,可是摊在她的身上,却成了尴尬和难堪。

“先生,您回来了。”

听到门口传来保姆毕恭毕敬的声音,她匆忙将化验单藏在抽屉里,小心翼翼地用东西盖好,才转过身,这时,薄景暮推门进来,看到她鬼鬼祟祟的一幕,不悦地皱了皱眉。

“傅晚晚,手术就要开始了,别再想耍花样。”

薄景暮面色沉如寒冰:“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跟你结婚,你也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傅晚晚内心苦涩,失力靠在身后的化妆台上,未免被薄景暮看出异常,她只能用手强撑着身体,抬起头,试探地问他:“景暮哥哥,我最近不舒服,能不能把手术延长一段时间?”

“你是什么意思?”

薄景暮眯了眯眼睛:“你等得起,婉婷等不起。”

傅晚晚黯然地低下头,内心悲痛——

是啊,她早就该知道薄景暮真正喜欢的人,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傅婉婷,因为傅婉婷得了白血病,急需她的骨髓治疗,所以薄景暮才会在她的要求下,娶她做名义上的薄夫人。

一切都是她强求,她只是不甘心。

明明她才是真正的傅家大小姐,薄景暮最初的未婚妻。

就因为傅婉婷来了,一切都变了。

所有的东西,就连傅家大小姐的身份,她都让给傅婉婷了,唯独薄景暮,她不肯放手,总以为能用这样的方式,把薄景暮强行留在身边也好,偏偏这个时候,她有了孩子……

“景暮哥哥,我不是不想救婉婷,是我现在的身体确实不适合……”

傅晚晚咬了咬唇,仍是没敢说出孩子的事,如果被薄景暮知道了,他大概不会有任何初为人父的喜悦吧,他想要的从来都是跟傅婉婷的孩子,而不是跟她傅晚晚的‘孽种’。

更何况他们之间……本就不是薄景暮自愿,他甚至都没有那天晚上的记忆。

傅晚晚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薄景暮上前,狠狠地扼住了脖颈,艰难地抬头,对上他冰冷的眼睛:“傅晚晚,我不管你有什么苦衷,哪怕是死了,也得把骨髓给婉婷留下!”

他用力将傅晚晚往化妆台上一推,嫌恶地像是随手丢掉没用的垃圾。

随后,又看向站在门口的保镖吩咐:“把她给我关在南山别墅,定期给婉婷抽取骨髓。”

傅晚晚猝不及防,肚子撞在化妆台上,疼得冷汗都快出来了。

听到薄景暮的吩咐,不由愣了愣,她艰难地转身,绝望地看着薄景暮,问:“景暮哥哥,你对我难道就没有一点感情吗?我不是不想救婉婷,是因为我有了我们的……”

话还没有说完,再次被薄景暮打断。

眼前高冷清俊如天神的男人,居高临下地宣告道:“傅晚晚,做人要懂自知。”

“我喜欢的人,从来都是婉婷,至于你,只是拿骨髓换来薄夫人的头衔而已。”

傅晚晚的身躯一震,失力跪倒在地上,原来,一直都是这样吗?

……


南山别墅,傅晚晚拢着肚子,因为上次抽取骨髓还没恢复,脸色显得异常苍白。

看到别墅中出现医生和护士的影子,她瞳孔中浮现出惊恐的表情。

薄景暮已经把她关在这里五个月了,因为傅婉婷的手术出现排异反应,她也被不停地抽取骨髓,这样对孩子的发育影响很大,再继续下去,只怕连肚子里的孩子都保不住了。

“陈姨,傅婉婷的手术还没好吗?”

她不安地捂着自己的肚子:“自从上次抽取骨髓以后,我感觉孩子的情况不太好。”

保姆陈姨看了一眼她的肚子说:“夫人,这是薄先生的吩咐。”

傅晚晚面容痛苦:“要不你跟他说,我怀了孩子,他也许会……”

“夫人。”

陈姨面目表情地打断她:“先生说,他只要您的骨髓,其他的,与他无关。”

听此,傅晚晚的身躯一震,悲凉地笑了起来——

“薄景暮,你真是好样的!”

……

五年后,南山区的高速公路上,大雨滂沱,巨石裹挟着泥沙堵住了前路。

助理在前面开车,皱了皱眉:“先生,前面被泥沙堵住,暂时过不去了。”

“我记得您在这附近有座废弃的别墅,不如今晚就先去那里休息吧。”

薄景暮高冷的身姿端坐在车后座上,黑夜,为他冷峻的面容描绘出无限的神秘和威严。

听到‘别墅’二字,他别扭地皱了皱眉。

如果他记得不错的话,那个女人,就住在南山的废弃别墅里。

五年前,将傅晚晚丢在南山别墅,未免她耍花招逃走,他还专门派人看押。

因为傅婉婷的手术出现排异反应,所以傅晚晚被抽取了多次骨髓,手术才算成功,从那以后,除了每个月让秘书给那女人的账号上打钱,他就再也没管过傅晚晚,也不知道……

他定了定神,淡淡地嗯了一声,又吩咐:“去西侧的别墅就好。”

南山别墅很大,足足有三栋大楼,傅晚晚住在东侧,距离西侧的别墅还有一段路。

跟那个女人,能不见就不见吧。

南山别墅中,两道小小的身影穿着可爱的雨衣,站在院中的玫瑰园里。

“哥哥,妈咪怎么还没回来?”

傅星瑶扯着哥哥的衣角,望着黑布隆冬的公路,有些犯怵:“妈咪会不会出事呀?”

傅星羽艰难地撑着雨伞,安慰:“妹妹,别害怕,哥哥保护你!”

远远地,他们看到一辆车开着灯,冲破重重的雨幕,朝向别墅开来。

傅星瑶更加紧张害怕了:“哥哥,妈咪不会开车的,这些人会不会是偷东西的坏人?”

“可能是送妈咪回来的人。”

傅星羽皱了皱眉,牵着妹妹往玫瑰园里躲:“我们先躲起来看看!”

别墅的大门缓缓打开,车子越过大门,朝向西侧的别墅驶去,薄景暮侧眸瞥了眼东侧的大楼,见里面灯火通明,不由又皱了皱眉,这么晚了,那个女人,还没休息?


见车子走远了,并没有向他们居住的大楼驶来。

傅星羽从玫瑰园里探出头,望着车子的尾灯:“遭了,看来不是送妈咪的人。”

“那怎么办?”

傅星瑶软着声音,紧紧地揪着哥哥的衣角:“哥哥,要不我们给妈咪打电话吧。”

“不行不行。”

傅星羽的小脑袋摇成了拨浪鼓:“都跟你说了,妈咪在拯救世界,怎么可能接电话?”

傅星羽拧着眉毛想了想,灵机一动:“瑶瑶,去年万圣节,妈咪给我们买的衣服还在吧?”

他盯着西侧别墅的方向:“我有办法把他们赶出去!”

“先生,房间已经打扫干净了,这是备用的睡衣,还很干净。”

助理将睡衣整整齐齐地放在桌上,正要转身出去,这时,别墅的灯突然灭了。

一阵诡异阴森的声音传来——

“还我命来……”

“我死的好惨啊……都是你们害死我的……”

外面,雷雨声阵阵,衬着滂沱的雨声,显得格外诡异渗人。

助理有些惧怕地看了看薄景暮:“先生,这……”

这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一声巨响,一道闪电直直地劈在别墅楼顶。

傅星羽带着傅星瑶躲在别墅的楼梯间,正要出声,却被闪电吓得啊了一声。

听出小娃娃奶声奶气的声音,薄景暮微微皱眉,吩咐:“去开灯。”

助理咽了咽唾沫,小心翼翼地挪动着脚步朝向吊灯开关的位置靠过去。

傅星羽急了,赶忙喊:“别、别过来,我们是鬼!你们不害怕嘛!”

薄景暮:“……”

他饶有兴致地哦了一声,说:“我是专门捉鬼的。”

傅星羽顿时吃瘪,又支支吾吾地喊:“你骗人!所有人都害怕鬼的!我们是很凶很凶的鬼,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识相的,就从我们家滚出去!不然我就带着妹妹吃掉你们!”

妹妹,他们家……

薄景暮思绪复杂,为何别墅中会突然出现两个孩子,跟傅晚晚是什么关系?

助理终于挪动到吊灯开关的位置,伴随着啪嗒一声轻响,客厅中瞬间灯火通明。

他们朝着声音的来源看过去,瞬间——

助理:“噗……”

连薄景暮都不由低低地嘶了一声。

客厅中,两个小小的身影,穿着万圣节的小鬼造型,猫着身体躲在楼梯的位置。

惊悚效果倒是没有,萌倒是能萌死个人的。

见计划败露,傅星羽气急败坏地扯掉外面的小鬼套装,露出奶凶奶凶的小脸。

傅星瑶也笨手笨脚地脱掉伪装,怯生生地躲在哥哥身后,水灵灵的大眼睛委屈望着。

看到孩子的瞬间,薄景暮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地撞了一下。

为何这两个孩子……他感觉有些似曾相识?

他端着清冷的身姿,居高临下地问:“你们是谁,为何会在这里?”

傅星羽鼓着嘴巴:“这是我们的家,你们怎么可以不经过主人同意,住在别人家里?”

薄景暮静静地打量着两个孩子的模样,内心愈加复杂——

看这两个孩子,才不过四五岁,如果真是傅晚晚的孩子,那……

孩子的父亲会是谁?

当年,他把傅晚晚娶回家门,直到把她送来这地方,都没碰过那女人的。

想到这里,薄景暮的脸都快黑了:“告诉我,你们的名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