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全文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

全文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

笑语晏晏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中的人物谢羡予许婉若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笑语晏晏”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内容概括:父母双亡后,她沦为孤女,被迫投奔世子府。当年的一眼倾心,碍于世子清冷的性子,他默默守护她多年。经年后,一纸婚约书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眼看着心尖上的人要另嫁他妇,世子表哥终于发疯!他清润的眸子染着欲色的暗沉:谁娶她也不行!...

主角:谢羡予许婉若   更新:2024-06-11 19:4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羡予许婉若的现代都市小说《全文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由网络作家“笑语晏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中的人物谢羡予许婉若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古代言情,“笑语晏晏”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内容概括:父母双亡后,她沦为孤女,被迫投奔世子府。当年的一眼倾心,碍于世子清冷的性子,他默默守护她多年。经年后,一纸婚约书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眼看着心尖上的人要另嫁他妇,世子表哥终于发疯!他清润的眸子染着欲色的暗沉:谁娶她也不行!...

《全文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精彩片段


婉若眉心一跳,又认真的道:“表兄选宗妇,定是要从大局考虑,公子喜欢要紧,哪里要在意这些小事?”

婉若走到他的身边,小手勾一勾他的手指:“我不想让羡予哥哥为我费心。”

她手指软软的,划过他的掌心,痒痒的,他喉头滚了滚,反手捏住她的手,将她的手包裹在掌心。

“那你万一受欺负怎么办?”

婉若目光澄澈:“那婉若便乖巧些,不惹少夫人生气,也不想叫羡予哥哥为难,能一生一世守在你身边,我就很满足了。”

谢羡予心口漏跳一拍,忽然有些忍无可忍,直接牵住她的手一拽,让她跌坐到他的腿上,掐着她的下巴抬起她的头便吻了下来。

他大手掐住她的纤腰,重重碾着她的唇,细密的吻顺着她的唇角一路滑到她的耳垂,低哑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婉婉,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婉若睁开眼,视线越过他的脸,看到他身后紧闭的窗户,这才悄悄松了一口气。

我也不会让自己受委屈的。



天色渐暗,屋内的动静才堪堪消停。

婉若陷在锦被里轻轻喘息平复着,潮红的小脸汗津津的沾黏着发丝,身后的人再次把她捞进怀里。

她疲惫的挣扎一下:“很晚了。”

他倾身压了上来,吻她的唇,她偏过头,雾蒙蒙的眼睛看着他:“我要回去了。”

他将她圈在怀里:“今天不回了。”

她连忙撑住他的胸膛:“不行,会被发现的。”

“无妨。”

她有些急了,连忙道:“那怎么行?明日府中办春日宴,听说就是为你挑选妻子,若是传出去……”

“那就提前把你纳进来。”

婉若突然如五雷轰顶,潮红的脸都僵了一僵。

她声音发哑:“少夫人还未进府,表兄怎可先纳妾?”

但凡要脸面的人家,都没有未娶妻先纳妾的,最多偷偷宠幸几个通房丫鬟,正夫人未进门,却先纳了妾室,那这风流名声可就做实了。

且不说谢家要脸,谢羡予如今在朝为官,没准就能被那帮御史参一笔。

这其中的利害,谢羡予当然比谁都清楚。

可就算现在议了亲,谢家规矩多,筹备婚事到正式成亲,至少也得再等半年,他突然不耐烦等了。

不知是不是三个月未见她的缘故,他在江南时就有些后悔,若是早些纳了她,便可以带她一起去了。

他尽快办完了案子,想着可以早日返京,谁知又碰上大雪封路,生生耽误了半月。

后来快马加鞭的赶回来,在厅堂看到她,她一如从前的听话乖顺,谨慎的一眼也没多看他,他心里突然很不是滋味。

他想把她提前纳到自己房里,让她天天就在他眼前待着。

他语气淡然,毫不在意:“纳了又如何?”

他点漆的眸子锁着她,眸中泛着危险的光,按在她腰间的手猛一用力,迫使她逼近他。

“婉婉,你在怕什么?”

婉若垂下眸子强掩住眸中的慌乱,再次抬眸时,眼里已经有了雾气:“可万一被人发现,老夫人也会对我失望,大夫人也会觉得我勾引了你,往后少夫人进门,兴许也会视我为狐媚,往后婉若的日子如何好过呢?”

她说着,伸手环住了他的腰,雾蒙蒙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声音软的不像话:“羡予哥哥。”

谢羡予看着她,周身危险的气势渐渐消散,沉默了片刻才终于开口:“依你。”

婉若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却突然掐住她的下巴,盯着她,语气隐隐有些警告:“婉婉,你要乖一些。”

她还不够乖?

要把他放香案上供起来吗?

婉若眨眨眼,乖巧的点头:“知道了,那我先走了?”

谢羡予到底还是松开了她,婉若强撑着身子从床上下来,强忍着发软的腿快速穿好衣裙,然后匆匆离去。

谢羡予看着她仓促离开的身影,心里莫名的堵着一口气,很不痛快。

过了许久,庆安回来了:“公子,表姑娘已经回到秋水院了。”

谢羡予拿了一本书在看,随手翻了一页,神色不虞:“嗯。”

庆安讪讪的看一眼他的脸色,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往常表姑娘来过后,公子心情都会不错,今日却是怎么了?好像不大高兴?

难不成是表姑娘惹公子生气了?不会是腻了吧?

庆安想了想,又继续道:“大夫人让人传话说,明日春日宴……”

谢羡予不耐烦的将书合上。

庆安立马闭了嘴:“小的多嘴了。”

然后急忙退出去。

-

婉若回去洗了个澡,回到床上却已经没了睡意。

谢羡予最近有些反常。

他从前向来克己复礼,即便是房事也少有放纵的时候,他朝中又事忙,并不能常常想起她。

可这次从江南回来,他对她索求的格外厉害,本以为昨天是他生气了,故意磋磨她,可今天他心情不错,还是把她往死里折腾。

而且还突然说要提前纳她,婉若后背都惊出了一身冷汗。

也不知道是因为他一时兴起随口说说,还是心底里不满老夫人和大夫人对他的婚事太过苛求,他想要拿她做反叛的工具。

婉若眉头拧起,心里越发的不踏实,不能再拖了,得尽快脱身才是。

次日,婉若起了个大早。

素月给婉若梳妆,看着她苍白的脸色都吓一跳:“姑娘这眼下都乌青,是不是昨夜没睡好?”

“嗯,有些失眠了,不妨事的,你多压粉吧。”

素月叹了一声:“姑娘思虑太多了,慧极伤身啊。”

婉若看着镜中这张芙蓉面,抿唇浅笑:“等以后日子和顺了,自然就好了。”

素月习惯性的拿了一只陈旧的银钗为婉若簪上,婉若却在梳匣里挑了一支玉簪:“用这根。”

素月怔忪一下:“姑娘……”

婉若又从匣子里拿出一盒胭脂,指尖点了一点朱红,轻轻抹在唇瓣上。

镜中那张素净的芙蓉面有了颜色,鲜少的显露出几分张扬的美来。

这次春日宴设在桃园里,正是初春,桃林里的桃花开的正盛,寓意也好,二夫人亲自操办这次的宴席,很是费心。

“婉若姐姐!”

婉若刚进园子,听到叫声转头一看,便看到一个穿着浅蓝色罗裙的姑娘正快步走过来。

“秀林。”婉若扬起笑来,伸手牵住了她的手。

“我正想找你呢,婉若姐姐,你今天,好像有些不一样。”

“我们日日都见,难不成我还突然长变了不成?”婉若笑盈盈的道。

谢秀林细看她的脸和打扮,却又觉得好像没什么不一样,她依然那样素净,连裙子都还是去年的,发髻上只一支玉簪,质地也并不好。

在谢家,也只有婉若比她还要寒酸些。

秀林歪了歪头:“我也不知道,就是感觉你好像更好看了。”

“是吗?”婉若眨眨眼。

秀林开心的挽住她的手:“今日这春日宴办的可盛大了,燕京城的名门望族几乎都要来,大哥哥的婚事,当真是让满京城的贵女都望眼欲穿了。”

婉若抿唇笑:“那我们也去看看。”

两人挽着手走进去,却看到一向体面的大夫人难得的发了脾气。

“你说什么?!大公子人呢?!”

那小厮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大公子要事要办,一大早就出门了,也不知,不知什么时候回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