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畅销巨作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畅销巨作

笑语晏晏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古代言情《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由网络作家“笑语晏晏”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羡予许婉若,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父母双亡后,她沦为孤女,被迫投奔世子府。当年的一眼倾心,碍于世子清冷的性子,他默默守护她多年。经年后,一纸婚约书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眼看着心尖上的人要另嫁他妇,世子表哥终于发疯!他清润的眸子染着欲色的暗沉:谁娶她也不行!...

主角:谢羡予许婉若   更新:2024-06-19 08: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羡予许婉若的现代都市小说《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畅销巨作》,由网络作家“笑语晏晏”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古代言情《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由网络作家“笑语晏晏”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谢羡予许婉若,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父母双亡后,她沦为孤女,被迫投奔世子府。当年的一眼倾心,碍于世子清冷的性子,他默默守护她多年。经年后,一纸婚约书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眼看着心尖上的人要另嫁他妇,世子表哥终于发疯!他清润的眸子染着欲色的暗沉:谁娶她也不行!...

《娇软表妹进府:禁欲世子疯魔了畅销巨作》精彩片段


谢家到底不是久留之地,她得早做打算了。

婉若蹙着眉出神的走着,突然听到一个声音:“阿姐。”

婉若一回头,眉眼舒展开来,荡出笑来:“阿谨,你怎么来了。”

许书谨跑到她跟前来,扬着头笑:“我回来见阿姐没在,问了老嬷嬷才知道你来姨母这儿了,就来接你。”

婉若牵着他往回走:“在学堂还开心吗?”

许书谨迟疑一下,又重重点头:“开心,我每天都用功读书呢!”

“也不要太辛苦,你如今还是长身体的年纪,别总熬着读书,我们阿谨聪明,便是不那么拼命的学,也定能比别人强。”婉若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

“可我想要好好读书,快些长大,早日考上功名,我便能护着姐姐了。”

“傻不傻,你还小呢。”

许书谨执拗的板着小脸:“不小了!我很快就长大了,大公子十七岁就中状元了,如果再过十年,我也能考上功名,也能撑起门楣,让阿姐过上好日子了。”

婉若微微一滞,又扬起笑来:“我们阿谨一定可以的。”

她顿了顿,又低声道:“不过在学堂里,也别太出挑。”

许书谨点点头:“我明白的,阿姐教过我,要懂得藏拙,不露锋芒,我在学堂中规中矩,没有抢风头。”

婉若弯了弯唇:“我们阿谨真乖。”

“阿姐,我不会给你惹事的。”

许书谨乖的让人心疼,他也才八岁而已。

婉若抿着唇,若有所思,要离开谢家,第一件事便是要把阿谨安置好。

当然不能回许家的,这一年来他们以表亲的身份寄居谢家,许家族人不敢做什么,但一旦走出谢家家门,定是要把他们生吞活剥。

得想一个万全之策,全身而退。

回到小院里,便见一个小丫头捧着两匹布兴奋的道:“姑娘,方才蔡嬷嬷来了,送来了两匹新料子,说是二夫人给姑娘做春装的。”

婉若这小院里就两个丫鬟,一个素月,一个丁冬,素月是婉若带来的贴身丫鬟,丁冬原先就守这小院儿的。

素月诧异的很:“二夫人怎会突然给姑娘送料子?”

二夫人负责管家,换季的时候给姑娘们裁新衣本是寻常的,但婉若一个不起眼的表姑娘,向来是被忽视的。

婉若看一眼那料子:“可谢过蔡嬷嬷了?”

“谢过啦!蔡嬷嬷说,明日府中要办春日宴,到时候有的热闹呢。”

婉若抬眸:“春日宴?”

“嗯,听说主要是为了大公子办的,怕是满京城的名门千金都要来,但府中的几位姑娘也要择婿,所以公子少爷们自然也会请,而且如今又临近春闱,许多举子们也都入京了,听说很多学生也会赴宴呢。”

婉若眸光微闪,心里有了几分盘算。

才收拾了东西,素月就匆匆进来,压低了声音在婉若耳边道:“大公子让姑娘去一趟。”

婉若眉头一蹙,她昨天不是才去了?

以前至少三五日才见一次,他忙起来十天半个月想不起她也是有的,怎么他现在这么闲吗?

“可阿谨今天回来……”

婉若想要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又想起谢羡予那阴晴不定的脾气来,到底还是作罢了。

他兴许是有要紧事和她交代。

许书谨已经回自己房里温书了,婉若看一眼他的窗户,对素月道:“若是阿谨问起,便说我去老夫人处了。”

“是。”

婉若这才出门。

先到府中花园转了一圈,然后熟练的从假山里穿梭,到了东苑的角门,敲了三声,门就开了。

庆安已经在等着了:“表姑娘。”

婉若进了松鹤居,谢羡予又在水榭书房,他书案上堆了许多的卷宗,他正在翻看批注。

婉若经常出入他的书房,但也鲜少见他这样忙。

“表兄还在忙公事?”

“嗯,江南那案子还没结案,一些证据账册还要整理,这桩案子事关重大,轻率不得。”他头也没抬。

那喊她来做什么?

婉若贴心的道:“表兄既然还忙着,那我就不打扰了,改日再……”

他抬眼看她一眼:“过来磨墨。”

“……”

婉若抿了抿唇,只能上前去挽起衣袖,拿起墨条给他磨墨。

这人越来越难伺候了,松鹤居成堆的丫鬟奴才,就缺她来磨墨了?

谢羡予扫了她一眼,她磨的心不在焉的。

“动作快些。”

婉若这才回神,又嘟囔着:“我力气小,手都酸了,实在快不了。”

“研磨也酸,在床上也酸,你早该练练了。”

婉若呆滞一下,脸倏地红了,脑子里不可避免的浮现出他牵引着她的手做那种事的画面。

他看着她瞬间涨红的脸,那双时刻藏匿着狡黠和心机的眼睛,此时难得纯粹的装满了震惊和羞恼。

还怪可爱的。

心里的些许不满消散了干净,他拉住了她的手,轻轻一带,让她坐到自己的腿上。

他随手拿了块帕子来给她擦手指沾染上的墨汁:“累了就歇着吧。”

婉若憋到嗓子眼的一口气硬生生咽下去,只是脸上的红晕还是轻易消散不开,只能憋屈的开口:“表兄找我来只是研磨吗?”

“不然呢?”他垂眸给她擦手指,他动作很慢,好像精雕细琢一般,一根一根手指的擦拭。

婉若怔忪的看着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个念头,往后他成了婚,是不是也会这样给夫人擦手呢?

“看什么?”他突然抬眸对上她的视线。

婉若闪躲的看向别处:“没什么。”

他唇角微扬,心情愉悦了许多,放开了她的手指:“再等一会儿,我忙完了陪你。”

婉若撇撇嘴,谁要他陪了?

她乖顺的点头:“我知道了。”

她从他腿上起来,他随口道:“你若是无聊就找本闲书看。”

“嗯。”她走到书架跟前转了一圈,视线从一排经史子集上一扫而过。

忽的余光一扫,看到旁边架子上随手放着一本册子。

她好奇的打开一看,愣住了,原来这是京中闺秀们的名帖,大概是送来的太多了,所以才被装订成册,方便翻阅。

她随便翻看了一眼,全是高门贵女,甚至长公主的爱女端敏郡主都在其中。

谢羡予,当真是天之骄子,光芒万丈。

“看什么呢?”

谢羡予见她许久没动静。

她连忙合上册子:“在看名帖。”

谢羡予看一眼那册子,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大夫人让人送来的。”

她将册子小心翼翼的放回去,问道:“表兄可有心仪的人选了?”

“懒得看,你觉得哪个好?”

“这怎么能问我?谢家未来宗妇,定是要表兄精心挑选的。”

“那你觉得选什么样的好?”

婉若恭敬的道:“自然是要出身名门,端方持重,才貌无双的才好。”

他眉梢微挑,笑:“你就不想着选个脾气好的,往后对你宽厚的?”


“那女子是谁?!”

“这就不知道了,夜色太暗了,我也没看清是谁,但我瞧着,应该不是松鹤园的丫鬟,否则何须从外头抱回去?”

“大公子从来端方自持,不近女色,连通房都不曾有的,怎么会突然就宠幸一个姑娘吧?是不是府里新来了什么绝色的丫鬟?”

“兴许不是丫鬟,是外头的,不然为何遮遮掩掩?没准儿……是什么秦楼楚馆里的……”

小丫鬟们惊诧的捂住了嘴巴:“大公子去那种地方?不会吧?”

“你懂什么?男人都会去的,况且那种地方的女人手段高明,惯会狐媚男人的,否则怎么能让一向不近女色的大公子宠幸?”

婉若捏着帕子的手倏地掐紧,贝齿咬着下唇,微微发白。

“难怪呢,那江姑娘突然就来了,看样子不会是听到了什么风声特意赶来的吧?”

“那还真有可能,今儿一早府里就传开了,这婚事还未正式过定,这江家不会因此就作罢了?”

“江家那样的门第,能攀上谢家已经算是烧高香了,她哪儿舍得……”

小丫鬟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起谢羡予和江雪君的婚事来,婉若却已经没了继续听下去的欲望,脚步匆匆的离开。

-

清风阁。

“你今儿来的凑巧,羡儿正好休沐在家,我已经让人去请了,你们这婚事都快定下了,却也没机会好好说说话。”

大夫人语气和煦,她对这个自己亲自挑选的儿媳很是满意。

江雪君笑着道:“昨日诗会,秀珠妹妹说起爱吃我家厨娘做的茶果子,我特意让人做了一盒来,给秀珠妹妹。”

她身后的小丫鬟捧着一个八宝盒上前,打开来,里面满满一盒子各色糕点。

谢秀珠眼睛都亮了,欢喜的接过来:“多谢雪君姐姐!”

大夫人嗔道:“你这孩子,这会儿反应的倒是快,就馋成这样?”

谢秀珠开心的捧着食盒:“母亲不知道,江家的厨娘手艺极好,做的点心可好吃了。”

她好奇的问:“听说还是从江南请来的是不是?大哥哥也才从江南回来呢,他兴许也爱吃!”

江雪君抿唇笑:“我也不知道大公子爱不爱吃,也给他带了一盒。”

大夫人欣慰的笑:“你有心了。”

正闲聊着,竹青匆匆进来,在大夫人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大夫人脸色微变,转头对谢秀珠道:“你好生招待你江姐姐。”

然后起身出去。

大夫人走到了外面才沉声问:“你说的可是真的?”

“方才听到府上的下人嚼舌根说的,说是有人亲眼所见,奴婢特意让人把那说是亲眼看到的丫鬟给抓来了,夫人问话便是。”

两个婆子将一个小丫鬟给拎来了,小丫鬟跪在地上连声道:“夫人饶命,奴婢知错了。”

大夫人厉声问:“你说你昨晚看到大公子了?”

“是,是的,奴婢不敢撒谎,大公子当晚就抱着个女人回松鹤园的。”

“抱着什么人?”

“天色太暗,奴婢没看清。”

大夫人眉头拧起来:“你确定是个女子?”

小丫鬟愣了愣,呆呆的应:“是。”

大夫人神色稍霁,看来他只是单纯的不喜欢家里的女人。

“主子的舌根也是你们乱嚼的,拖下去打五个板子,再有下次,直接拖出去发卖。”

小丫鬟哭着磕头:“奴婢知错了,多谢大夫人饶命。”

小丫鬟被带了下去,便见谢羡予来了。

“母亲。”谢羡予拱手行礼。

大夫人沉声问:“今日府中有不少传言,说你昨晚抱着个女子回松鹤园了?”

谢羡予并不意外,神色淡然:“是。”

“是什么人?”大夫人顿了顿,又道:“给你送去的同房丫鬟你都看不上眼,我倒是不知这是哪家的姑娘,别是什么秦楼楚馆里……”

“母亲多虑了,她出身清白,等来日成婚后,便将她纳进来。”

大夫人看出来他并不想告知那女子的身份,又不好多问,只皱眉:“她竟叫你大庭广众之下抱着回去,未免荒唐了些!”

“是有些骄纵了,我会责罚她的。”谢羡予声音淡淡的,依然没有起伏。

大夫人叹了一声:“也罢,只是你婚事在即,也要给江家面子,闹出这样的事,也不好和江家交代。”

“直说便是,江家若是因此不满,这婚事作罢也无妨。”

谢羡予根本也没想瞒着,真要挑门第,他也不会选江家。

大夫人皱眉:“雪君是识大体的,她应当不至于因为这点事计较,只是你们如今也没能相处一下,今儿她正好来了,你也陪她说说话吧。”

“既要定亲了,按着规矩也不便见面,母亲替我问候吧。”谢羡予懒得应付。

大夫人恼的很:“你这会儿知道规矩了?你昨天抱着个女人招摇的时候怎么没想着规矩?”

话音刚落,却听到里面传来谢秀珠的喊声:“是不是大哥哥来啦?”

随后江雪君和谢秀珠便走了出来。

江雪君看到他,脸颊微微泛红,快走两步到他跟前福了福身:“谢公子。”

谢羡予拱手还礼:“江姑娘。”

江雪君拿着一盒糕点出来,轻声道:“听闻公子才从江南回来,不知喜不喜欢江南的茶果子,我让人做了一些。”

“我不怎么吃,给秀珠吧,她爱吃这些。”

江雪君笑容微微一滞,谢秀珠开心的接过去:“那都给我咯!”

“大理寺刚来人说案子出了些问题,我不便奉陪了,烦请母亲招待了,我先告辞。”谢羡予再次拱手。

江雪君强掩下心里的失落,只好点头:“正事要紧。”

谢羡予转身离去,大夫人也不好说什么,只拉着江雪君的手道:“明日便要派人去你家下定,既然要定亲,的确也不好私下见面,往后成了婚进了门,自然是日日要见的。”

大夫人拍了拍她的手:“羡儿就是这个性子,他心思一向都在政事上,家中的事鲜少过问,但这婚事虽说是我们操办,却也是问过他的意思的,最终选你,那也是他点了头的,你且放心。”

江雪君脸颊微红,轻轻点头应了声。

“你既然来了,不如逛逛园子吧,你之前虽来过,却不曾好好逛过园子,如今提前熟悉熟悉也好。”

江雪君道:“那让秀珠妹妹陪我便是了。”

大夫人顿了顿,看一眼旁边没什么心眼子的女儿,还是点了头:“也好。”

“走吧,我带你去花园逛逛,现在花开的正艳呢!”

谢秀珠拉着江雪君便走。

两人走出了清风阁,丫鬟们都远远的跟在后头。

江雪君想了想,才试探着问:“大公子房中可有什么人?”

谢秀珠立马道:“没有!大哥哥不好女色,他院子里的丫鬟都安分的不得了,但凡有点歪心思的早赶出去了,你放心吧,往后你嫁进来,轻松的很!”

“可我怎么听说,大公子房中有个受宠的女人,还由他亲自抱回去呢。”

“胡说八道!大哥哥哪里会做这种不成体统的事?他最重规矩了!”

江雪君默了默,心道和这个五姑娘是打探不出什么了。

正走着,忽然在一个转角看到一个女子行色匆匆的走出来,打扮的素净,却更衬的那张脸清水出芙蓉一般。

“那位是?”

谢秀珠看了一眼,浑不在意:“是寄居在府上的表亲,三婶的外甥女,叫许婉若,你没见过,她不爱凑热闹。”

江雪君心里隐隐警觉,便走上前去主动问候:“许姑娘。”


“你试试。”

“啊?”她愣了一下,她试什么?

他转头看她,大概是离得近,让她有种他眼里全是她的错觉。

他大概看出她眼里的茫然,又重新示范了一次:“这是抹。”

婉若立刻回神,硬着头皮在琴弦上抹了一下,发出了尖锐的噪音。

她脸登时通红,感觉自己糟蹋了好琴,心虚的转头看他:“然后呢。”

他看着她渐渐涨红的脸颊,顺着那抹红晕看到她红彤彤的小耳朵。

他眸光幽深了几分,手指在琴弦上挑了一下:“这是挑。”

婉若又试了一次,古琴发出了尖锐爆鸣。

她咽了咽口水,强掩尴尬。

“你用力不对,要这样。”他又示范一次,看到她耳朵更红了,像苹果,想咬。

她再试一次,古琴好像断气了,发出一声细碎的呜咽。

她有些不耐烦了,赌气的道:“不想学了,我手疼。”

他却难得的没有异议,反而靠近她,眼神幽若:“那就不学了。”

她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身体已经发烫,清润的眸子已经渐渐被欲念填满,这样的谢羡予,她在床上见过无数次了。

婉若浑身汗毛倒竖:“我说笑呢,我觉得还能继续学。”

谢羡予却俯身便想吻她:“改日再学吧。”

婉若伸手抵住他的胸膛,态度坚决:“说好了今日学,如今你还没厌弃我都懒得教,等日后厌弃我,嫌我蠢笨什么都不会,我又该如何?”

他睨着她,难得见她脸上有这般求知若渴的样子。

他深吸一口气:“行。”

他起身,拿起桌上的一杯凉茶喝下去,勉强解了渴。

“既然要学便认真些,别喊什么手疼脚疼的。”他冷着脸,比学堂的老夫子还要严肃。

婉若老实的点头。

学琴只是手疼,不学就是浑身疼,她又不是傻的,分得清孰轻孰重。

“方才的指法你再试一次。”

婉若又试了一次,依然是刺耳的琴音。

她满脸无辜的看着他,心想他多半要不耐烦教了,她正好也不用学了。

可他却捏着她的手指,又拨弄一下琴弦,沉声道:“用这种力道就刚刚好,不要太重也不要太轻。”

她古怪的看他一眼,他哪儿来的这莫名其妙的耐心?

“看什么?”他突然抬眸看她。

婉若慌忙收回视线,重新试了一次。

他点点头:“这下好多了。”

婉若得了夸奖,唇角溢出笑来,又试了一次,抬起头眼睛亮晶晶的看着他。

看着她突然绽放的孩子气一般的笑颜,他有一瞬的失神:“不错。”

“不过……”

她一愣,以为自己哪里弹的不好,认真的看着他。

他伸手,掐住她的脸:“不许勾引先生。”

婉若:???

这人在说什么鬼话?

他扬了扬下巴:“还愣着做什么?接着弹。”

婉若气鼓鼓的继续练琴。

今天大概将指法都学了一遍,婉若感觉自己手指头都快不是自己的了,一个时辰后,谢羡予才喊了下课。

她累的垮着脸:“那我先走了。”

“走哪儿去?过来。”他往书案后的博物架走去。

她愣了愣,跟了过去。

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瓷罐来,坐在软榻上,拉着她坐下。

打开了瓷罐,一手拉着她的手,一手在瓷罐里挑了一点药膏出来,轻轻抹在她按红的指尖上。

药膏清清凉凉的,刚还疼的火辣辣的指尖顿时觉得舒缓了许多。

他垂眸给她涂抹着药膏,动作不轻不重,神色谨慎,比看那些麻烦的卷宗时还要认真些,好像在精雕细琢什么稀世珍品。

婉若抿了抿唇,移开了眼,他这个人,做什么不认真?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