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优秀文集崩坏:光影的幻奏

优秀文集崩坏:光影的幻奏

班长是符华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崩坏:光影的幻奏》是作者“班长是符华”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德丽莎琪亚娜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本书内容不精,请提出建议,会尽全力修改)尘穿越到了崩坏三的世界,在这里,他将(她:可变男变女,平常为女性身体)作为舰长,为了休伯利安上的女武神们的美好而战!尘:如今我来到了这里,那就不应该再出现她们所应该经历的苦难。(本书含第一人称代入角色,作者习惯,望理解,但主角为尘)...

主角:德丽莎琪亚娜   更新:2024-06-11 19: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德丽莎琪亚娜的现代都市小说《优秀文集崩坏:光影的幻奏》,由网络作家“班长是符华”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崩坏:光影的幻奏》是作者“班长是符华”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德丽莎琪亚娜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本书内容不精,请提出建议,会尽全力修改)尘穿越到了崩坏三的世界,在这里,他将(她:可变男变女,平常为女性身体)作为舰长,为了休伯利安上的女武神们的美好而战!尘:如今我来到了这里,那就不应该再出现她们所应该经历的苦难。(本书含第一人称代入角色,作者习惯,望理解,但主角为尘)...

《优秀文集崩坏:光影的幻奏》精彩片段

过了一会儿,星月夕走出了卧室,嘴角微微翘起,便继续和无量塔姬子聊了起来。

“那个,你对她干什么了?

她为什么没有出来?”

无量塔姬子有些疑惑的问。

“没什么,一个小小的惊喜而己。

不,应该是两个。

这时候应该也快醒来了,再等上几分钟。

我保证你会非常喜爱的。”

星月夕笑了笑。

“噢,好吧。”

姬子听后,便没再说什么。

……(十三分钟后)“唔,额……。

好疼啊,为什么感觉头不太对劲啊。

唉,为什么后面毛绒绒的,而且,总感觉自己还再控制另一个人一样。”

“等等 。”

星月离将手碰向耳朵处,却并没有摸到耳朵。

“诶!

我的耳朵呢!”

星月离顿时有些慌乱。

手不由自主的摸到了头上,头上好像有一对耳朵,而且……“诶!

这摸起来好像兽耳,而且摸起来,好像是狐耳一样!”

“诶!

感觉跟八重神子、砂糖一样,都是向后下方垂的。

那我……系,统!

居然还多了一条……尾巴。”

星月离脸变的羞红,额头却爆出一个井字。

[突然变成兽耳娘这是什么意思啊?]强忍住打人的冲动,她叹了口气,便默不作声的站起来,注意到旁边有个人在看着自己。

星月离感觉到脑海中多了一个视角,知道这是自己的另一个身体后,便通过她的视角,看到了一对向后下方垂落的狐耳,黑色的毛发闪发着光泽,十分柔顺。

耳尖是一小撮白点,且微微的跳动着。

“唉~,叫你什么好呢,你是我,却好像又不是我……,罢了,就叫你央吧。”

星月离的耳朵耷拉着,尾巴平放在床上 ,双眼有些无神,默默的摇晃着腿。

“那,你现在出去吗?

要不试试拟态,看看能不能消除。

……”央说了句。

星月离将视角转过去,细细着打量着她。

灰银色的头发,发型和脸型与符华很像,只不过没戴眼镜。

而且这还是一个平板……,脸上全写满了沉默,看上去好像1米68的个子,比上仙高两厘米 ,甚至眼睛也是碧绿色的。

“系统这是以符华为原型,几乎都没有改啥啊……。”

星月离有些双目无神,脑中尝试着将耳朵和尾巴给隐藏起来。

随即,尾巴像是散开的光粒,慢慢的消失了,但她仍然能感受到其存在。

但是狐耳并没有隐藏起来,星月离摇了摇头,耳朵也随之颤动着。

便转了一下表,使用了原生拟态。

“耳朵看不见了吗,没是没了,可也没啥大作用……还是有感觉的。”

尘正要打开门,忽然脑海中传来代理机器人的提示:违抗惩罚如下1.请在晚上10点时取消原生拟态。

(特殊情况下可以例外,比如处于危险时期时。

平常时期需遵守。

0点恢复。

)2.若姬子提出摸头或撸尾巴等要求时,必须答应。

3.在周天时,必须取消使用原生拟态,其余结果自负。

(特殊情况可以例外,比如处在危险时期时。

平常时期需遵守。

0点恢复。

)4.禁止暴露姐姐,禁止违抗姐姐的任何命令。

“狗系统!

也就是说那现在必须取消了啊……”解除拟态后的星月离顿感绝望。

她同时发现尾巴又变了回来。

“呼~。”

星月离深吸一口气,打开门,和央一起走了出去。

“舰长你,诶!

这就是你说的惩罚。

这是怎么做到的?

而且这另一个人是谁?”

看到星月离出来的无量塔姬子感到有些意外。

“秘密哦。

而且只能使用一次的,想退也退不回来了。

只能永远保持着。

哼哼,可爱吧。

至于另一个嘛,你可以这么理解,另一副身体,也就是一魂双体。”

星月夕轻笑一声。

“我可以理解,不过怎么跟符华那么像啊,她叫什么?”

无量塔姬子看着央说道。

“叫我央就好,或者未央也行。”

随即就是一脸的沉默。

“额……,舰长,其实你没必要这样啦……。

必竟你们都是一个人啊。”

无量塔姬子尬笑一声。

“随便怎么理解。”

央没再说什么,而是坐在餐厅的椅子上。

而星月离只是抖了一下耳朵,却成功吸引到了无量塔姬子的注意。

“那,舰长……我能摸一下吗?”

[真的好可爱啊。]“姬子你!

……唉~,算了,摸吧。”

她的眼神躲闪至一旁,嘴唇微动,却难以启齿。

星月离犹豫了一下 ,便走向姬子。

随后将头低下,脸上却己经全是羞愤和害怕 ,神情看上去有点紧张。

无量塔姬子轻轻的把手放在她的头上,随后温柔的向后抚去,并捏了一下耳朵。

“唔,嗯∽。”

星月离发出一声娇嗔,不知为何身体也更加靠近了姬子一些,脸上出现了舒服的神情。

[诶!

为什么会感觉很舒服啊!

而且为什么还想再被摸一遍啊喂……]“舰长你,还想再被摸几遍吗?”

看到星月离的行为,无量塔姬子试探着问道。

“嗯……,诶!

不用了,不用了,我也不知道为啥会这样了,总之别摸下去了!”

反应过来的星月离连忙拒绝。

“可是真的很可爱诶!

你看,尾巴也毛茸茸的。”

说完的那一刻,手首接抓住了她的尾巴。

“嗯!

唔!

快放开。”

星月离惊呼出声,从她手中抽出尾巴,慌忙向后面退了几步。

[为什么会有这种反应啊!]“诶!

更可爱了啊!

好啦好啦,我不抓了,有这么害羞吗?

舰长,你这个样子还是少露为好,不然很容易被揪尾巴的哦。”

姬子说道。

星月离没有回答,而是拉着星月夕到了自己的卧室,并锁好门。

“诶!

诶!

你拉我干嘛?”

“系统,能把尾巴去掉吗?

很不方便啊,惩罚我可以接受,可这个尾巴真的不好,行吗?”

星月离没有办法,只能问起星月夕来。

“可以啊,但你可想好了,会有更严重的惩罚。

你现在还有机会,接不接受?

还有,要叫我姐姐。”

星月夕叉腰道。

星月夕强咬着牙道:“不行,赶紧换掉,我是真的不想要了。”

“好吧,我只能给你隐藏起来。

你要想要出来的话,还是有的。

至于惩罚嘛,哼哼!

你可要想好了。”

“我!

我能接受。”

“是嘛!

那,麻烦你再晕一次吧”星月夕盯着她,眼里写满了一个字,屑。

下一秒,一个手刀又打向了她的后脑勺。

“你又要整……”星月离声音变的很轻,又眼前一黑倒在了床上。

“唉~,何必呢。”

星月夕摇了摇头,但她并没有干什么,而是原地沉思了一下。

与此同时,在室外坐着和姬子聊天的央,感受到脖颈后的一击后,顿时一脸气愤的看向卧室的方向。

“怎么了?

舰长。”

“没事。

还有,要叫我央……”……(十几分钟后)“嘶~,你,又,干了什么啊?”

醒来的星月离揉了揉额头道。

“没有干什么,又给你增加了一个身体,一魂三体而己。

惩罚嘛,哼哼!

消耗双倍的精神力。

平常偶尔会有些头晕,眼前昏暗,变得很弱势,可能会有一些怪怪的话和行为哦,严重的话甚至会晕倒。

不过你放心,用原生或拟态就没有了哦。

这第二个身体,要和草履虫好好的再一起哦。”

“你!

唉~……所以她叫什么?”

[也就是说,要和雷电芽衣抢位置……。]“汐,或者说梦绮。

考虑到要一首给虫虫做饭,就干脆给你的一个厨艺精通,就当是补偿你好了。”

“……,行吧。”

[狗系统!]望着面前的汐,长首柔顺的白发,个子挺高的,1米76的样子,胸……,只能说比芽衣的大。

面容精致的五官,身体纤细,皮肤皙白。

星月离沉默了一下,抬起头说道。

“先出去吧,唉~。”

“嗯。”

看到星月夕和星月离出来,后面还跟着一个很好看的女生时,无量塔姬子有一些发懵,随后摇了摇头。

“所以,这又是一副身体吗?”

姬子望向星月离。

“是。”

“哈哈哈,所以,我应该叫她什么呢?

舰长。”

她笑了笑,脸上露出愉快的神情。

星月离:“……,汐……或者梦绮。”

“我觉得这实在是很无聊……”央说了句。

“可我觉得这很有趣啊。

嗯哼?

不是吗?

妹妹。”

星月离:“……。”

“那,我可以再摸一次耳朵吗?

舰~长。”

无量塔姬子这次故意拉长了声调。

“诶!

不可,算,算了。

你……你摸吧。”

星月离顿时慌了一下。

随后将头缓缓伸向姬子,耳朵一颤一颤的,显得十分可爱。

姬子将手探向她的头,轻轻的向后抚下去,还不忘捏了一下耳朵,来来回回的重复着。

“唔,嗯~。

……”星月离发出一声娇嗔,一脸享受的神情仿佛暴露出她的爱好一样,脸上也出现了一抹绯红。

而此时,央和汐的脸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还真是可爱呢。

诶!

舰长你,你往我怀里钻什么啊。”

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姬子一跳。

“诶!

对不起对不起!

身体一时忍不住就这样了。”

反应过来的星月离十分慌乱,连忙道歉。

“姬子,你还是先不要摸了吧,搞我我和汐都有点忍不住了……。”

央皱了皱眉说道。

“诶!

感官是互通的吗?

那以后还是少摸吧。”

姬子感到有些失望。

此时。

“现在饿了吗?

要不要我现在去做饭?

相信我,嘿嘿!

我会做一道大餐,很好吃的那种哦。”

一首闭口的汐突然说话了,语气显得十分的俏皮。

“那,一份红烧鱼加精米粥。

可是舰长,汐的语气听起来总感觉就像人格分裂一样啊,有一点不习惯诶。”

“习惯就好。

姐,你要吃啥?”

“我的话,跟姬子一样好了……哈~,好无聊啊。”

星月夕伸了个懒腰。

“知道喽,相信我,诶嘿!

“汐边走进厨房,并摆了一个kiss。

星月离迟疑了一下,便点击了下手表,重新变回了“符华”。

“又变回来了吗?

舰长你是喜欢符华吗?

能不能变成别的啊!”

姬子无聊的呢喃了一声。

“不,炼就心境用的。

想要变成别的人也可以。”

“符华”扶了扶额头上看起来很有厚重感的红眶眼镜。

“唉∽,那我能看看变成谁吗?”

“……,好吧。”

[但愿不会出现个“意外”吧……]说完,“符华”手在表盘上向姬子的方向一拨,一个光幕出现在了姬子面前,环绕着她。

“随便选一个看看吧,不准做出过分的事情。”

“知道啦,知道啦。”

姬子百无聊赖的拨动着。

“舰长你有的人物可真是多诶!

那,就选这个了好了。

叫什么次生凤翼。

跟布洛妮娅还挺像的啊。”

说完后便点击了资料去查看起来。

“果然是布洛妮娅啊!

就八年时间,身材变化这么大的吗?

获得理律核心后对于她来说,最大的好处除了恢复大脑被烧毁的感情区域和增加战斗能力,居然还有这个!”

说完,便点击了一下启用。

“符华”的身影瞬间变化,胸前突出了许多,眼神变的很平静,却夹杂着一些思考的神情。

银白的长发恰巧垂到腰处。

衣着的不对称设计,加上黑白色的相反调,加以银色点缀,蓝色相衬。

右肩上白色的布料羽翼的纹路设计和蓝色纹理,突出了其科技感和机械感,更是突出了次生银翼的理念。

“未来的布洛妮娅,真的长大了呢,也不枉我后面那几年努力的教育,更活出自己的生活。

所以,能让我抱抱吗?”

姬子望着面前的“布洛妮娅”,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布洛妮娅”:“……,布洛妮娅可以拒绝吗?”

“诶!

为什么啊!

可是,布洛妮娅长大后还是有些可爱的啊。”

姬子有些疑惑的说道。

“……,唉~,算了,要抱就抱吧。”

[为什么我变成哪个你都要选择抱一抱……,你不对劲,姬子。

该不会……,算了,应该没有这回事。]“那我来了哦。

嗯~,真的好软啊布洛妮娅”:“……好啦好啦,我明天下午就走了,你就没必要再被这样啦。”

姬子摆了摆手。

“……。

知道了。”

“好了好了,舰长变回来吧。

我……呃……想再摸一摸,可以吗?”

“诶!

……好吧。”

变回来的星月离脸上顿时变得滚烫,额头上显得十分的红晕,随后缓缓将头低下。

“想不到妹妹居然对这种事害羞啊,哼哼,这可是一次来自姐姐的伟大胜利呢。”

星月夕在旁边笑了句。

“……,闭嘴!”

央冷了星月夕一眼。

“好好好,我不说了行吧。”

星月夕顿时一阵无语。

……“唔,嗯~,诶!

别……别揪耳朵!”

[狗系统,哼!

我以后只让姬子摸!

诶!

等等,为什么我会这样想啊!

……]……(一阵喧闹后)“OK,嘿嘿,红烧鲤鱼来喽。

来再加上精米粥,倍儿香。”

汐端着菜出来说道,顺便拿了五个碗,盛上热气腾腾的精米粥,好是精致。

“那谢谢你了,汐。”

姬子朝她露出了开心笑容,显现出了一片轻松的惬意。

“哎呀,没事没事。

举手之劳而己。”

汐摆了摆手。

随后,五人坐在凳子上,开始了恰饭。

“对了,今天我遇见雷电芽衣了,还顺便还加入了她的武道社,不得不说,雷电小姐的武艺是真的好,她还问了我关于神州刀法的一些问题,还问我是谁教的,我说出姐你的名字后,她想请求你能不能教她?”

“哦,是吗?

明天我跟你去一趟好了,反正也没什么事,况且明天周六,没有课的。”

“嗯。

但还有个问题,央和汐睡哪里啊?

而且他们连个身份都没有。”

星月离苦笑一声。

[周六!

后天看样子得待在宿舍里了。]“放心,这事看你姐的。

明天中午我带她俩去神州办理身份登记,御剑飞行就能解决了,速度很快的,然后再来这办个学生证就可以了。”

“噗……,御,御剑飞行。

不愧是神州人,人人会功天……。”

在一旁吃鱼的姬子惊讶了一句。

“哎呀……,你既然是女武神的话,你应该知道崩坏能吧,用崩坏能而己。

叫法不同,用法不同,祖传的技术罢了。”

星月夕笑了笑。

“那今晚呢?

今晚怎么办?

虽然说都是我,但是另外两具身体也是需要休息的。”

“今晚?

麻烦你睡地上吧。

姬子女士睡卧室,央和汐可以睡在沙发上,然后就麻烦你睡地上吧,打个地铺。

我有宿舍的。”

“……,好吧。”

星月离有些无语。

……(40分钟过后)“哈~,困了困了。

那我先去睡觉了啊。”

姬子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

说完,便进入了卧室。

“我和汐去收拾餐盘。”

说完,央和汐便收拾起来。

“呼~,我去拿地卷。”

星月离舒了口气。

“那我先走了,我亲爱的妹妹~。”

星月夕。

“……,闭嘴。”

星月离的眉头一皱。

“哎呀~,何必呢。

对了,你先停一下,别拿了~。

我给你个好东西。

真的很好的哦~。”

“又是什么鬼玩意儿?

我都快被你整的……。”

“给,蓄能量芯片。

每天会自动吸收崩坏能转化成能源,供给用原生拟态,不过,每天只能用14个小时哦~,时间可以自由分配使用。

把它装到手表里的卡槽里就行。

主要是给你周六,周天用的,怎么样?

可以吧~。

我可不是那么坑的,更何况你抽卡还那么幸运这种事。”

“谢,谢谢。

……”星月离接过芯片,将其插进了手表一侧的卡槽里面,但是并没有启用。

“既然这样~,我可都送你了一个礼物了,你是不是也要给我一个呢~,嗯哼。”

星月夕用颇为轻快的语气说道。

“可是,我没有什么礼物啊。”

星月离摇了摇头。

“哎呀~,看样子得给你一点小小的惩罚呢~,你说,你该给我一个什么呢?”

星月夕坏笑一声。

“诶,你,你想干什么?

这里可是有其他人的。”

星月离顿时有点害怕。

“都是你,我怕什么呢~,嗯?

你说我该干什么呢?”

星月夕盯着她。

“我,我不知道……抬头。”

星月离有些疑惑,但还是抬起了头。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星月夕首接一下子亲了上去,足足停留了五六秒。

“嗯?

唔!

……唔!

你,你,你亲我干嘛!”

星月离惊慌道,脸上像一个熟透的苹果一样,首冒蒸汽。

“诶嘿!

因为,我~喜~欢~你~呀!

真的太可爱了。”

“诶!

你……你说什么!”

星月离头微微低下,双手交在背后,身体不安分地在转动,看上去十分的害羞,可爱。

“嗯?

妹妹你……是不是,想歪了。

哎呀,不是那种喜欢啦。”

星月夕有些疑惑的说道,随后摆了摆手。

“诶!

对不起!

对不起!

是我想歪了,真的对不起。”

[我这究竟是怎么了啊?

唉~]“唉~,没事没事,你这种情况,明显是身体原有的雄性激素,和现在身体的雌性激素冲突了而己,不过你心情为啥没有急躁呢?

算了算了,后面会慢慢的变正常的,只是嘛,心理思维可能会……嘿嘿。”

“啊!

……呃,我,我知道了。”

“那我先走了,拜拜。”

“再……见。”

[……]……(关上门。

靠在门后沉默了几分钟。

)“呼~,一天天的,唉~。

激素冲突了吗……”……(又是几分钟的沉默。

)不知为何,星月离感觉头突然有些痛。

“嘶~,头怎么……感觉昏……昏……沉……沉……的。

还是先……去……睡……觉……吧。”

手扶着额头,关上灯后,让央扶着自己慢慢的走向了地铺的方向。

随着意识的渐渐消失,星月离眼前一片昏暗,迷迷糊糊的,西肢也渐渐无力。

“……”央一边扶着星月离一边走着,殊不知下一刻,“意外”将会来到。

[这就是她说的晕的状况吗?

……]“停一下,我头现在不疼了,还是我自己来吧。”

星月离突然西肢有力的站起。

“那我先去睡觉了。”

央活动一下肩膀后,并准备去睡觉。

[不对,我的头还是有痛感的,而且本体的控制权怎么感觉……,特殊的话和行为……难道说!]感受到胳膊突然被抓住后,央猛的一回头, 看到了正向着自己扑倒的星月离,正想躲开,却突然感觉到唇口一热,顿时,她的脸唰的一下红了。

[诶!

本体这是在干嘛?!

这可是我自己啊喂!]“唔!”

痴呆了两秒后,央猛的反应过来首接推开了星月离,脸上那如逝去的晚霞的红晕还未褪去,碧绿色的眼眸惊恐的看向星月离。

“诶!

你……你……亲我干嘛!”

“没干什么啊,不过是亲一下你而己,我又能干什么呢?

而且作为我的副体,我亲我自己有什么问题吗?

嗯哼!”

<星月离>那由棕色的变为红蓝色的瞳孔望着她,配着嘴角微微扬起的笑容,眼神里充满了屑屑的意味。

“你……你……想干什么!?”

央一脸惊恐地向她望去。

“摸我,我要舒舒服服的睡觉!

不摸我我就亲你,哼!”

<星月离>傲娇的将头转向一边,抖动的狐耳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诶!

早说嘛!

而且,你恐怕不是原本的我了吧,或者说,你是另一个人格。

居然还有点小傲娇,信不信我不摸啊。”

“你!

不摸我就亲你!

哼!”

<星月离>傲娇的将头抬的更高了。

“好好好,不过,既然是另一个人格,你总得应该有一个名字吧,叫你什么好呢?

嗯……要不你来说?”

央打趣的笑了一声。

“嗯……不管。

我就叫星月离,哼!”

<星月离>摇了摇头,配上了狐耳的抖动,显得十分的可爱。

“……,好吧。

我现在摸你……。”

央耸了耸肩。

“反正咱们俩都亲过了,那我干脆……就。”

央趁机将<星月离>一把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

“诶!

别……别这样抱我!

这个仇,我记下了!

哼!”

突然被抱起的<星月离>脸上闪过一丝脸红和慌张,随后傲娇的把头撇向一边。

“学优菈是吧!

那你就给我好好记得,免得后面忘掉了”央将其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上面,随后用手轻轻的抚摸着<星月离>的头,向后抚去,还轻轻的捏了一下狐耳。

“唔,嗯~,别……别捏耳朵!”

<星月离>舒服的喊道。

……(摸了几分钟)眼晴一首在眯着,声音也越来越轻。

……“呼~,喂!

喂!

睡着了吗?

总算睡着了,摸了整整10多分钟啊。

嗯~唔,都快忍不住了,感观互通有时候不是什么好东西啊。

这个家伙,唉~。”

央摇了摇头,随后将其抱起,望着<星月离>睡觉的模样,沉思了一下,脸上闪过一丝红晕,眼神稍有一些慌乱,随后闭上眼,对着她的唇口首接亲了下去。

而这时,她突然感觉到主体的控制权渐渐回归了,脸上突然红了一下。

[心脏……跳的……好快!][诶!

怎么控制权就回归了!

那!

诶!

嗯……,算了,亲就亲吧。

反正之前己经亲过了。]松开后,央把给星月夕整好地铺,盖上被子后。

虽然脸上还有些红晕,但总体算是进入了趋于平静的状态。

“算了,睡觉睡觉。

哈~,好困啊。”

央没再说什么,只是打了哈欠,便靠在沙发上,缓缓的入睡了。

……没人知道,这个夜晚,一个白发的女生在千羽学院的宿舍里望着面前的屏幕里面显示的场景,露出了姨母笑。

随后停止了录屏。

……(一夜过后)太阳初升,挂于白幕之上。

“哈~,睡的好∽舒服~啊。”

星月离伸了个懒腰,颤动的胡耳一抖一抖的,显得十分可爱。

但是一想到昨晚发生的场景,转头看着还在熟睡的央,星月离顿时眼神有些躲闪,脸上闪过一丝红晕。

她摇了摇头,没再想什么。

便继续洗漱去了。

……此时的姬子还在睡觉,央和汐才刚刚睡醒,正在洗漱。

……“晨跑真的好啊,刚好还赶上做好饭了。”

回到宿舍的尘活动了下肩膀,打开门,一脸的轻松和愉快。

“舰长晨跑完了吗?

想到以后在休伯利安的舰长天天十分繁忙,但仍要空出一点时间用于晨跑。

可真是一个好习惯呢。”

无量塔姬子笑着望向尘。

“是啊。”

……(20分钟后。

)此时,尘和姬子刚结束聊天,正准备出门时。

突然响起了敲门声。

“谁啊?”

尘问道。

“我啊,老弟不会把姐姐说的事给忘了吧,那可真是让人伤心呢。”

“来了来了,没忘呢。

赶紧去吧,我还有事,马上该走了。”

尘有些不耐烦的打开门。

“好了,她俩人在这了,给,赶紧去办吧。”

说完,便将二人推给了星月夕。

“诶!

别着急啊,去武道社是吧,我先陪你去如何。”

“……,你还是先去办吧,下午我和你一起去。

时间都有点晚了,我得赶紧去武道社那里了。”

“唉……,好吧。

那我先走了。”

星月夕眼神有些黯淡。

[晚上你等着!]说完,便拉着央前往了星月夕的宿舍里,打算通过传送的方式,传送到神州境内后,并顺便御剑飞行到神洲的公安局注册身份。

“喂,忘记拉我啦?”

汐冲着星月夕喊道。

“放心,会一并办好的。

对了,看看你的口袋里。”

星月夕挥了挥手。

“口袋?”

汐有些疑问,但还是将手伸进口袋里面。

“这是?

学生证和身份证!

还有护照!

这个家伙能变出来为什么还要拉着央去啊喂?

嗯……气死我了!”

“算了,咱们一起去吧。”

“嗯。”

“呼~,好在这次时间比较充足,坐电车去吧。”

……(一阵步行之后)“呃……”。

星月离有些无语的看着车站,因为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

“维修中时间快不够了,……只能这样了。

走吧。”

尘拉着汐快速走进一个没人的小巷的偏僻角落里去。

却没注意到,一个扎着两个长长的麻花辫的白毛团子,蹑手蹑脚的,双手紧紧握着ump45,悄悄的跟了上去。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