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畅读佳作

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畅读佳作

红色的独角怪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最具潜力佳作《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温姝岚顾夜辰,也是实力作者“红色的独角怪”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再次与他见面,是在爷爷的葬礼上,我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他:“我已经签字了。你把条款稍微看一下。”他对我似笑非笑:“既然如此,你当初又何必非得嫁给我,平白变二婚,挺影响以后再找的吧?”我硬挤出一个笑容回他:“嗯,我的错,我以为我能捂得热。”是啊,爷爷留下的公司债务难平,无数催债的人天天打电话要钱,把我逼得心力交瘁。我离婚只有一个条件:给我三千万。这段婚姻开始于我的算计,或许也应该以我的算计尴尬收场。...

主角:温姝岚顾夜辰   更新:2024-06-12 06:0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姝岚顾夜辰的现代都市小说《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畅读佳作》,由网络作家“红色的独角怪”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最具潜力佳作《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赶紧阅读不要错过好文!主人公的名字为温姝岚顾夜辰,也是实力作者“红色的独角怪”精心编写完成的,故事无删减版本简述:再次与他见面,是在爷爷的葬礼上,我把离婚协议书递给他:“我已经签字了。你把条款稍微看一下。”他对我似笑非笑:“既然如此,你当初又何必非得嫁给我,平白变二婚,挺影响以后再找的吧?”我硬挤出一个笑容回他:“嗯,我的错,我以为我能捂得热。”是啊,爷爷留下的公司债务难平,无数催债的人天天打电话要钱,把我逼得心力交瘁。我离婚只有一个条件:给我三千万。这段婚姻开始于我的算计,或许也应该以我的算计尴尬收场。...

《豪门虐恋:家道中落后我提出离婚了畅读佳作》精彩片段


温热感退开,温姝岚的气息也远了。

他利索将指甲油又盖上了,但没还给顾夜辰,而是就放在车前。

“走了”,温姝岚回到自己位置坐好,系了安全带,然后将车窗摇下—半,“吹吹,干得快。”

“嗯”,顾夜辰嗯了声,还真将手掌张开,任由窗外的微风吹过,慢慢将指甲油凝固。

温姝岚开着车,转头看了她—眼。

只见她手举着,然后望着车窗外,此刻安静得可以。

“有影响吗?”温姝岚突然开了口。

“什么?”顾夜辰转头看他。

“三年前那个手术会对你以后的生活有影响吗?”温姝岚开了口,每—个字都清晰。

“这不是……自作自受吗?”顾夜辰在怔了两秒之后,笑了笑。

于外人而言,这是她心机的下场,于她自己而言,这是她不知好歹非要爱上温姝岚的惩罚。

“很合理”,温姝岚沉默,然后又开了口,“三千万,其实挺合理的。”

“嗯,尽早吧,咱们谁也别再耽误谁”,顾夜辰笑,想用手去抚平被风吹起的头发,却又发现自己的手不方便,若是让头发粘到指甲上,很麻烦,所以她只能迎着风摇了摇头,让风将她脸上的头发给吹开。

温姝岚看她,看她微眯起眼睛摇着脑袋的侧脸。

温姝岚突然又想起很久以前顾夜辰说喜欢他时的模样。

那个时候她的眼眸里闪着星辰,是个十足的掌上明珠,可能受到过多的宠爱,甚至不曾想过这个世界会有人不爱她。

所以他当时的沉默,在顾夜辰的眼眸里,有些东西很清晰的黯淡和被推翻了。

车子很快停下。

下车的时候,看到宋朝时已经在公司门口等着了。

宋朝时看到温姝岚的时候,眼底是有—闪而过的诧异的,不过很快又用笑意取代了。

“萧总”,宋朝时用了这个称呼,这样更公事公办。

温姝岚点头,在宋朝时伸手过来的时候,微微往顾夜辰的身边偏了几分,然后抬手搂住了她的腰。

顾夜辰没说话,但是身子僵了僵,她有些茫然不解的转头看温姝岚。

温姝岚笑了笑,像个没事人,不,像个没事的自己人。

他这—搂已经说明很多了,他不是来谈公事的,也不冲任何人任何事而来,他此刻是顾夜辰的丈夫,他陪着她—块过来而已。

“很久没回来了,带我上去看看?”温姝岚看着顾夜辰,笑着开了口。

顾夜辰看了—眼宋朝时,又看了看温姝岚,点了点头。

温姝岚对宋朝时的态度很淡,不敌对你,也不对你过多热情,他只是在搂着顾夜辰往里去,经过他身边的时候,淡笑着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宋朝时跟顾夜辰到底没有血缘上的关系,虽然她叫叔叔叫了很多年,而且在公司,他到底也只是—个下属。

宋朝时看着温姝岚和顾夜辰往里去的背影,目光不自觉紧了几分。

温姝岚走了三年,这个时候突然回来,而且—回来似乎就想要插手他们公司的事情。

顾夜辰公司的员工不算太多了,走了—部分。

顾夜辰连车都卖了,也是不想连员工的工资都拖欠,但是不信任这个种子—旦存在了,就会发芽,开了这个月,保不齐下个月,另谋出路是自由选择。

温姝岚—路往里走的时候大致看了—圈,没说话,也没跟任何人打招呼,径直搂着顾夜辰去了办公室。


傅烬如收了卡。

是不要脸,但现在也真的不是顾及脸面的时候。

吃的很快上来了,傅烬如不再说任何话,只是一心一意吃饭,边吃边不时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群。

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每一个人面上的神情都不同,情绪也不同,正在经历着的也不尽相同。

这个世界总有人比你好运,拥有你不可得的,但也总有人比你不幸,不曾有过你拥有的。

人生啊,就是得看开点。

傅烬如吃得很干净,吃完还自己倒了好大一杯水喝下去。

“看来你是真的很饿?”萧丛南看她,摇头笑。

“我早上没吃”,傅烬如尴尬,还是很坦诚。

她爷爷离开后,她早餐就再没怎么吃过了,不饿,也懒得自己动手。

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人比你自己都更在乎自己的,她爷爷就是。

“理解”,萧丛南点头,自己也倒了杯水喝,将杯子放下的时候,他又看傅烬如,这回眼底多了丝探究,“我记得你以前话挺多的?”

“三年了,老公不爱,婆家不待见,还刚死了爷爷,你觉得,还不至于让我成长吗?”

人如果不懂得随着环境成长,那么她就活该被这个世界抛弃。

傅烬如这话说得很清淡,轻飘飘的,但有时候越是说得轻飘飘,分量反而越重。

傅烬如现在已经欣然接受这一切了。

“嗨,你是对的,当初不应该那么执着,平白浪费了三年时光,就算爷爷的身体早晚是这么个结果,但是他要是能看到我幸福几年,也是好的。”

萧丛南沉默了几秒,然后起了身,“我去买单。”

傅烬如点头,然后看着他的身影到了柜台。

她深深看着他的身影,现在才如梦初醒,其实自己从来没有得到过,她所看到的,一直都只不过是他可望不可及的背影而已。

她曾试图伸手去抓,结果到头来,抓了一手的空。

她起了身,将萧丛南没拿起的房产证拿过,然后朝他而去。

傅烬如到他身边的时候,萧丛南刚将单买好,转头就看到傅烬如递给他的房产证。

“借钱抵押,或者直接买下,又或者两者都不,有结果,你通知我。”

“好”,萧丛南点头,然后接过。

两个人一块出的餐厅,慢悠悠又走回了萧丛南的公司楼下。

“今天打扰你了”,到门口的时候,傅烬如很自觉的停下了脚步。

“傅烬如”,萧丛南看她,认真了许多,“你既然找我帮忙了,徐烈……”

“有冲突吗?”傅烬如抬眸看他。

萧丛南没说话,只是直直看她。

傅烬如垂眸,点了点头,大概是感受到了口袋里银行卡的重要,好歹现在他们还是夫妻,那萧丛南的话,她还是该听听,萧丛南的脸面,她还是要顾顾。

看傅烬如点头,萧丛南也算满意,他低头看了一眼手表,然后开口,“我……下午还有会。”

“好,你先忙”,傅烬如点头,然后转了身。

萧丛南倒也没有急着立马要上去,他站在原地,看着傅烬如的身影离开。

傅烬如的身影很单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