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绿色小说网 > 女频言情 > 神医萌宝退婚我撩到摄政王了

神医萌宝退婚我撩到摄政王了

云浅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现代天才毒医云初月,因为一场意外,魂穿古代,穿成了卑微落魄额云家大小姐。原主跟她同名同姓,包子性格,未婚先育,生下的孩子连亲爹是谁都不知道,被云家赶出家门。开局一把烂牌?云初月表示问题不大,她左手萌宝,右手虐渣,凭借一身毒医之术,逆袭崛起,打脸虐渣。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某殿下抬着万两黄金,在门外站了三天三夜……

主角:云初月,赫连逸   更新:2022-07-16 03: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初月,赫连逸的女频言情小说《神医萌宝退婚我撩到摄政王了》,由网络作家“云浅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现代天才毒医云初月,因为一场意外,魂穿古代,穿成了卑微落魄额云家大小姐。原主跟她同名同姓,包子性格,未婚先育,生下的孩子连亲爹是谁都不知道,被云家赶出家门。开局一把烂牌?云初月表示问题不大,她左手萌宝,右手虐渣,凭借一身毒医之术,逆袭崛起,打脸虐渣。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某殿下抬着万两黄金,在门外站了三天三夜……

《神医萌宝退婚我撩到摄政王了》精彩片段

“拍!”

一鞭子下去,长鞭划破大红的裙摆,血珀中倒映着女子狼狈的身影。

手拿长鞭的女子放声大笑,余光间只留阴狠。

“贱人,实话告诉你,与云哥哥定亲的不是你,而是我!”

云初雪手握长鞭,抬起脚狠狠地踩在女子身上。

“不……绝不可能……”

血珀中躺着的女子从无助到彷徨,对着云初月张牙舞爪的嘴脸喃喃自语,“云哥哥说了,他不计较之前的事。”

“他不会和我退婚的……”

许是女子的话惹怒了云初雪,她手中长鞭一甩,朝云初月的脸上打去。

“就你个残花败柳之身,有什么资格顶着嫡女的身份嫁给云哥哥!”云初雪慢慢蹲下身,捏紧女子的下巴,“忘了问了,那夜和那野男人翻云覆雨的滋味妹妹一定很享受吧?”

“是你!”

云初月瞳孔一缩,身体猛得群缩紧,她到死都忘不了那夜的事。

“是我又怎么样?”云初雪放声大笑,丝毫不担心有人发现,“有本事你就去告发我啊?”

“坏女人,不许欺负我娘亲!”

云初雪只感觉脑门一疼,一个小身影飞快往云初月而去,他伸出小小的手臂,将她护在身后。

“小宝,你听娘亲的话赶紧走,赶紧离开这……”

云初月尽可能的将小奶娃往外推,她这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小宝,自打他生下来,就没给过他一丝温暖。

她已经这样了,不能再让他跟着一起受苦。

“不,娘亲。”小宝疯狂的摇头,他紧紧的握着云初月的手,明明只是个只有三岁大小的孩子却有着常人意想不到的坚定。

“小宝不走,小宝要保护娘亲……”

“好一个苦命的母子,既然如此,我就送你们一同上路!”云初雪手中长鞭一挥,往小宝的身上狠狠甩去。

“不!”

地上的女子瞳孔一缩,她用尽所有的力气,奋力往小宝扑去,意识间在逐渐消散……

“娘亲……”孩童稚嫩的嗓音哭的撕心裂肺,他紧紧握着云初月的手,生怕女子会就此离去。

疼……

全身火辣辣的疼,迷糊中云初月感觉有人在不断喊着她的名字,可却始终无法看清那人身影。

“坏女人,是你杀了我娘亲,我跟你拼了!”

小奶娃握紧拳,不顾一切的朝云初雪冲去。

云初雪冷笑一声,看着朝她冲来的小宝,露出不屑一顾的笑。

她再次拿起手中的鞭子,阴狠的凌厉的目光朝小宝扫去,“我这就送你到下面找你娘亲!”

可鞭子并没有如愿落在小宝身上,云初雪只感觉中手臂一疼,鞭子应声落地。

“谁?谁敢算计本小姐?”云初雪眸子一眯,快速往四周看去。

“连个孩子都不放过,好毒的心肠。”

“你……你……”

看到死而复生的云初月,云初雪顿时惊了,许是因为害怕,往后退了好几步。

“你没死?”

云初月捡起地上的鞭子,上面还沾染着层层血迹,唇角间闪过一抹妖艳的笑。

“妹妹都还没死,我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舍得先走一步。”

她本是一个新新世纪纵横两界的毒医,一手医术能救人却也能杀人,素有活阎王之称,可在那次实验中遭遇背叛,再睁眼已是物是人非。

简单来说,她之前死了,现在又活了。

而原主身为丞相府大小姐,本是一呼百应,千娇百宠的娇娇女,可在三年前被人下药,意外失了身,处境可想而知,而顶着和云王未婚妻的身份,受尽屈辱和嘲笑,这才有了如今的一幕。

一个堂堂大小姐能被欺负成这样,这日子过得还真是窝囊。

“姐姐,既然你没死,那可就怪不了妹妹心狠手辣了!”

云初雪从袖子中取出一把利刃,“本来是想让你们走得不那么痛苦的,既然你们这么不识趣,那就只能委屈姐姐了。”

“娘亲,小心!”

小宝看到云初雪手中的东西,好不容易从云初月没死的震惊中反应过来,他冲了上前,拼了命的要护在云初月前面。

只听空气中传来一阵惨叫声,云初雪手中的利刃再次掉落在地,手臂多了好几道伤痕。

“你敢打我?”

云初雪睁大双眼,看着握着鞭子的云初月,有些难以置信。

云初月冷笑一声,她看着手中的鞭子,目光愈发冰冷,“打你?”

“还要分敢不敢的吗?”

“刚才你说要杀了谁?”

云初月幽幽的说着,鞭子拍打着地面,她话语极轻,可浑身上下透露着森寒。

“我告诉你,爹爹还有云哥哥就在府中,他们若是看到绝不会放过你的!”

“啊……”又是一阵响彻云霄的尖叫声,云初雪的手臂又多了好几道划痕。

“妹妹,还是好好想想自己的处境吧?”她看着身上的裙摆,眼底透着杀意,“若是我没猜错,我这一身伤也是拜你所赐吧?”

“你这个贱……啊……”云初雪痛得快要晕过去,浑身止不住的打颤,却没办法彻底昏迷。

“住手!”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匆忙的脚步声,走在最前方的是一个长相极为俊朗的男子,他大步上前,将云初雪紧紧护在身后。

“云初月,你就是这么对初雪的?”

对于此人,云初月并不陌生,正是云初雪口中的云哥哥,大元的三皇子,赫连云。

同时也是个给了原主希望,又跟其庶妹不清不楚的渣男。

“云哥哥,救我……”

云初雪扑到在赫连云怀中,眼眶的泪水哗哗而下。

看着这一幕,云初月都忍不住拍手叫好,好一对渣男贱女!

情深深的戏码演给谁看!

“三皇子,若是我没记错我才是你的未婚妻。”

“就你这个毒妇,也配本王娶你?”

赫连云冷着脸,厌恶的看着云初月,“今日,若是雪儿有事,本王饶不了你!”

云初月轻笑道,她听着往这边而来的脚步声,唇角微微上扬。

“各位想必都看到了,光天化日之下,我的未婚夫对着我的庶妹搂搂抱抱,今日可不是我对不起你。”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齐聚在赫连云和云初雪身上。

赫连云握紧拳,却没想到会出现这么多人,“云初月,你到底想做些什么。”

“不做什么。”

“就是想退个婚而已。”


“退婚?”

听到云初月的话,在场一片哗然,谁能想到好好的一场宴会,居然会看到这么劲爆的一幕。

“不会吧,云家大小姐要休了三皇子?”

这京城上下谁不知道,丞相府的这位大小姐自小就和当今三皇子有婚约在身。

这时候退婚摆明了是打人家的脸。

这下可是有好戏看了,赫连云眯着眸,面对众人的猜测,额头的青筋陡然暴起。

“云初月,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三皇子殿下,莫非听不懂人话?”

她叹了口气,略感无奈的说道,“不过也是,这美人在怀,怎么听得懂人话。”

“在场的各位都做个见证,今日云初月与赫连云之间再无关系。”

赫连云气得快要炸了,这个女人就是个疯子,她到底知不知道这么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况且就算要退婚,也是他来退,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女人开口了。

“我不同意!”

人群之中,传来一阵焦急的声音,只见着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拄着拐杖在下人的搀扶下往这而来。

“皇祖母!”

看到来人,赫连云瞳孔一缩,下意识的放开怀中的云初雪,开口唤道。

谁知,老人匆忙上前,伸手便是一拐杖打在赫连云身上。

“你个混账东西,是要气死哀家才甘心是吗?”

“这婚是先皇赐婚,不能退!”

老人气得脸色涨红,动起手来更是毫不留情,赫连云低着头,怨恨的眸子看向云初月。

“皇祖母,这云初月行事如此心狠手辣,压根配不上三王妃之位,还带着一个连孩子爹不知道的野种,我可不想接这烂摊子!”

“混账东西,这是你能说的话吗?”

皇太后气得脸色通红,捂着胸口,说话喘着大气,像是随时要哽咽过去。

“皇太后,这是怎么了?”

看着这一幕,云初月眉头微皱,隐隐感到有些似曾相识。

“太医之前便说了,皇太后不能动气,三皇子不然你就服个软暂时答应下来,这往后……”

周围的人凑上前,忍不住为皇太后的身体捏了把汗。

“皇祖母,孙儿是真心喜欢雪儿的,比起一个德行有亏的女人,雪儿更配得上这三王妃之位。”

“好……一个……混账东西!”

皇太后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她刚想抬手拐杖,可眼前一黑,直接昏倒过去。

“皇祖母!你怎么了!”赫连云放下怀中的云初雪朝皇太后方向冲了上去。

“不要过来。”云初月蹲下身子,看着躺在地上的皇太后,她这模样,可不像是什么昏迷,而像是极为少见的心梗。

而这期间最忌讳的就是被人移动。

“云初月,你想对我祖母做些什么!”

“本王杀了你!”

赫连云眼眸染上猩红之色,在众人眼皮底下,出鞘的剑已架在云初月的肩头,只要稍微用力就能取其中性命,可对此云初月没有半点畏惧。

“三皇子可是要清楚,将皇太后气成这样的是你而不是我。”

“而且,我劝三皇子还是把剑收好,要不然你这祖母的命可彻底没了。”

“你在威胁本王?”赫连云面色越发阴沉,握着剑的力道加重了几分。

“是威胁也是警告。”云初月目光极为平静,冷冷的开口,她看着四周慌乱的人群,“这是皇太后第几次发病了?”

离得近的下人经云初月一说顿时反应过来,“前段时间有过一次,只不过太医来得及时,这才无恙。”

“大小姐,皇太后的病是不是又犯了?”下人着急的看着云初月,皇太后的病尤为特殊,若不是一贯诊治的太医压根看不出什么来。

“三皇子,莫非还没想好?”云初月抬起眸子,对着赫连云冷声道。

“你能有什么办法!”赫连云皱紧眉,狐疑的看向云初月,语气中有着不确定。

“有没有办法,就在三皇子一念之间了,在晚一些,结果可就不能保证了。”

赫连云有些犹豫,看云初月极为熟练,好像这种事并不是第一次,可她的话真的能信吗?

这时,周围突然传来一阵惊呼声。

“三皇子,老……太君好像快要不行了。”

“太医呢!”

赫连云眸子赤红,朝着这些下人怒喊道。

“已经去请了,可是宫中的太医就要赶来也要时间,皇太后她恐怕……”

“你真能救?”赫连云咬紧牙关,紧盯着云初月。

“绝无戏言。”云初月开口道。

赫连云深吸一口气,虽然不愿看到这个女人,可为了皇祖母,眼下只有这个办法,他将架在云初月肩头上的剑收回,“本王暂且信你,只我皇祖母有一丝差错,我要你一起陪葬!”

云初月勾了勾唇,听着赫连云咬牙切齿的威胁,只觉得好笑,她随即从空间中取出医治的银针。

以皇太后的情况,想要更进一步的治疗不太实际,眼下最为方便的也只有针灸之术。

她将银针扎在皇太后的穴道中,细汗逐渐布满额头,随着银针上颜色的改变,皇太后的病情开始有了转变。

“醒了!”

也不知从哪传来惊呼声,看着皇太后的脸色由苍白到逐渐有了血色,众人提着的心也彻底放下。

与此同时,云初月也微微松了口气,人总算是救过来了。

“常太医来了!”下人将一个背着药箱的男人带了上前,他先是检查了一下皇太后的情况,随后感到无比诧异。

“常太医,我祖母现下如何?”

常太医随即起身,朝着赫连云拱了拱手。

“三皇子,皇太后已无大碍。”

“不知方才医治的是哪位高人,三皇子可否告知?”

“高人?”赫连云冷哼,那个女人就是个疯子,哪里算得上什么高人。

他看了眼四周,可却唯独不见云初月的身影。

“小宝,你将我拉到这里来做些什么?”

好不容易得以歇息一会,却见着小宝拉着自己往府外的转角走。

小宝指了指前方的人,眸中带着几分不忍心。

“娘亲,你既然能救那位皇太后,能不能救救这个帅大叔。”

“他之前在危难的时候救过小宝,小宝不想他死。”

小宝看着云初月,水汪汪的眸子满是期待,让人看了不忍拒绝。

她揉了揉小宝的脑袋,唇角上扬,“既然是救过小宝的,这恩情娘亲替你还了。”

“嗯嗯!”小宝连忙点着头,眼中满是笑意。

透过光亮,云初月看清男子的面容,纵使识人无数,她还是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这男人哪怕处于昏迷,却依旧掩饰不了他的俊美。


可在触上男子的脉搏的一瞬,云初月对他容貌的欣赏顿时消失得荡然无存。

这男人不仅身中剧毒,而且没多少时间可活,一般来说,谁接手这样的病人就是个累赘。

可对上小宝期待的眼眸,云初月微微叹了口气,“罢了,就当是积德行善了。”

“娘亲,这帅大叔还有救吗?”

小宝来到云初月身旁,有些担心的说道。

“小宝,不想让他有事?”云初月挑了挑眉,对着小宝反问道。

小宝点了点头,他看着躺在地上的男子,“这帅大叔之前救过小宝性命,小宝不想让他有事。”

“好。”云初月揉了揉小宝的脑袋,“有小宝的这句话,娘亲绝不会让他有事。”

她从空间中取出银针和一些丹药,这些丹药都是她当初无聊时研制的,只是没想到的事,会在这时候跟着自己一同前来。

有这些丹药在,想要保住这男子的性命并不是大问题。

她极为熟练的银针扎在男子的穴位上,可这伤口处流出的不是鲜红的血液而是不同于常人的黑红。

很显然这男子的伤势以及毒性的扩散,已经到了极为严重的地步,若是晚来一会,怕是彻底没救了。

过了半响的功夫,云初月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

她将银针一根一根的从穴位上取出来,紧皱得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不管如何,这人的命算是保住了。

“大小姐,您在那边做些什么?”

寻着云初月而来的下人见着那儿的身影,往这走来。

云初月皱紧眉头,虽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来历,可会以这种打扮出现在这儿,绝不会是什么普通之辈。

府中的事才刚发生,她可不想再引来不必要的风波。

“小宝,你在这儿乖乖等着,不许乱跑。”

云初月转过身,对着小宝嘱咐道。

她刚才看过了,这儿处于相府内,只要不乱跑,不会出什么太大的问题。

而接下来的事,着实不方便带着小宝。

“嗯嗯,娘亲这儿交给我好啦。”

为了让云初月放心,小宝拍了拍胸脯,对着自家娘亲保证道。

云初月蹲下身子,在小宝的脸上亲了一口,她简直太喜欢这个小家伙了,快要被他这小模样给萌化了。

一想到这是自己的儿子,心中莫名有种欢喜。

在云初月离开不久,躺在地上的男子缓缓睁开双眼。

“咦?帅大叔你可算是醒了。”

见着男子醒来,小宝凑了上前,小小的手掌贴上赫连逸的额头,见他没事才松了口气。

“小家伙,是你救的我?”赫连逸看着四周,他记得隐约间看到一个女子的身影。

只是当时他太过于虚弱,并未看清面容。

“才不是呢,帅大叔你可得好好娘亲,娘亲为了救你,可累了。”

想到刚才的情景,小宝抿了抿嘴,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担忧。

“娘亲才醒来不久,就给那个皇太后治病,如今又被府中的人喊走了,那些人一定会为难娘亲的。”

一想到这,小宝就有些难过,娘亲是为了自己受伤的,他不能让自家娘亲有事。

“你娘亲?”赫连逸看着丞相府的位置,深邃的眸中闪过一丝精光。

“嗯嗯。”小宝点着头,他看了眼赫连逸,又往府中的方向看去,“帅大叔,你既然救了小宝,一定很厉害吧。”

“小家伙,你问这些做什么?”

看着站在身旁的小宝,赫连逸头一次对这小家伙生起几分兴趣。

“若是帅大叔很厉害,就可以将娘亲救出来了。”

“帅大叔,是我拉着娘亲来救你的,你是不是该报恩?”

小宝看着赫连逸,一句一句很是认真的说道。

赫连逸低低的笑着,他揉了揉小宝的脑袋,唇角微微上扬,“这些也是你娘亲教你的?”

“帅大叔,你觉得怎么样?”

小宝眨眨眼,满是期待的问道,这帅大叔刚才能将自己从黑衣人手中救出来,一定有办法救自家娘亲。

若是他出手的话,娘亲一定不会再受欺负。

“成交。”赫连逸轻笑一声,抱起地上的小宝,往府中而去,他也想看看这个自家救命恩人是何模样。

小宝粲然一笑,紧皱得眉头舒展开来,他握着赫连逸的手臂,“我就知道,帅大叔最好了。”

“绝不会忘恩负义的。”

赫连逸勾了勾唇,目光落在小宝身上,“你知道的倒是挺多的,都是你娘亲教你的?”

“才不是呢。”小宝别过脸,在这之前娘亲对自己都是不理不睬,为了不受别人的欺负,这些都是他偷偷学的。

只是这帅大叔看起来虽然不坏,可防人之心还是不可无,还是没必要说了。

丞相府内,还未离开的宾客看着抱着小宝进来的赫连逸,纷纷睁大双眼。

有甚者,更是忘了该如何反应。

“他们没看错吧,刚才走过的摄政王殿下?”

“这位殿下不是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吗,怎么会来地方?”

在赫连逸离开后,在场的人才开始窃窃私语,纷纷好奇这些殿下此行的目的。

正厅内。

“爹爹,你找女儿有事?”

云初月站在离云初澜不远处,目光间极为平静。

云初澜用杯盖轻轻拨动着杯中的茶水,看到云初月前来,眉头轻皱,“初月,你可知道今日是什么时候?”

“爹爹在府中宴请宾客。”

“你既知道,为何还做出这般大逆不道的事,你可知和三皇子退婚会有怎样的后果?”

“又可知皇太后是何许人,你从小到大何时会过医术,怎敢胡乱行医!”

云初澜语气加重了几分,天知道在知道云初月做的这些事时,他有多震惊。

“初月,之前的事情为父已经不和你计较,你到底还要错到什么地步。”

听着云初澜一口一句斥责,云初月目光愈发冰冷。

“错?”云初月冷笑道,“爹爹搞清楚事情的真相了吗?”

“与三皇子抱在一起的是妹妹,而爹爹可知,我这一身伤是因何而来?”

云初月露出身上的伤痕,这一处处的血印触目惊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